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十五章 聪明的选择

第十五章 聪明的选择

时间:2015/8/15 13:18:25  点击:1524 次
  有虞氏比高阳氏要好一些,在得知轩辕领兵两万前来大举相攻,而他们与高阳氏的通道完全被贰负截断的情况之下,明白高阳氏大势已去,他们极为聪明地先下降书,愿意臣服于华联盟,与有熊永世和好,并恳请轩辕不记其过,允许他们加入华联盟,同时还送来了十余车厚礼。

  在这种情况下,有虞氏确实不想与高阳氏共进退,毕竟,他们要为自己的族人着想,而且他们打内心也对魔帝蚩尤有所排斥。在看到天下诸族都在想对付蚩尤之时,他们也不敢强行出头而遭到诸族的孤立,因此才不战先降。

  事实上,在东夷诸族失去了北方的势立之后,黄河以北基本上已是有熊的力量,而这次轩辕一发兵,便连有邑氏这些小部落皆相依附,华联盟向西面扩展已成了定局,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识时务者为俊杰,有虞氏也不得不转移自己的战略。

  轩辕的实力早就伸展到西部诸小部落,因为西部散落的许多小部落本是有熊的后裔,如有侨、少典、有邑、褒氏诸部都是绝对支持有熊的,而有虞氏绝不愿再远程迁徙。要知整个部落迁徙,最费力耗神,许许多多的问题使得有虞氏不敢动此念头。

  对于有虞氏的礼物,贰负自然是照单全收,不过,却让有虞氏的使臣亲自去熊城或是陶唐氏。当然,贰负会派人相陪。

  轩辕北返,他只是带着一千骑兵和众高手快速北上追杀蚩尤。

  灵鸠对蚩尤的行踪追得极紧,因此蚩尤很难逃过这些灵鸠的追踪。

  确实,始鸠族立下了极大的功劳,他们训练出这许多灵鸠,不仅使通信更方便,便连追敌打仗也方便多了。

  蚩尤的功力显然没有恢复,或许是其伤势确实太重。与凤妮那一击,他几乎承受了所有的攻击力,能侥幸得以存活,这已是一个奇迹,当然,这却不能不感谢太昊和少昊两人。

  蚩尤也太小视有熊了,能够与鬼方僵持数百年而不倒,确实有其过人之处。不过,他绝没有想到世间居然会有太阳神盾这么一件神秘而奇异的兵器,竟可接引天外天的力量而发出强大的攻击力。

  轩辕调军七千返回北方,这些多是驻在黄河北岸的。不过,这些将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有熊,听候轩辕的命令。

  蚩尤向北逃遁的速度极快,想必也以坐骑代步,更似乎是毫不停歇,连夜晚都在赶路。

  蚩尤所过之处,那些小部落几乎全都遭到清理,只有少数人逃得性命。余者,无论老少,皆被杀绝,一路上留下了无数的兽行和血债,几乎是无恶不作,只让人看得发指。

  叶皇心中更多了许多酸楚和无奈,这人曾是他的兄长,可是眼下却成了令人发指的凶魔,似乎魔性在蚩尤的伤后完全暴露出来,无法遏制。

  在蚩尤的心中似乎充满了仇恨,对华联盟的仇恨,对有熊的仇恨,对轩辕的仇恨,他恨所有的人!这个世上似乎所有的人都背叛了他,所有的人都与他有仇。

  他感应到轩辕正在追他,他也有着超乎常人的直觉和思感,完全可以感应到轩辕正在他后面狂追而至。不过,他不怕,他要回到他重生的地方,在那里,他将会再一次找到重生的感觉。

  这是凤妮给他的启示,在他沉顿的魔魂之中,似乎存在着天外天的记忆。因此,他这才会选择再一次逃返北方,而且,他要返回釜山!

  轩辕的心中充满了愤怒,愤怒是因为蚩尤的暴行。若是让蚩尤这般一路杀过去,不知将会有多少人会丧生在其魔爪之下。

  轩辕没有睡着,桃红诸人和战马一样极为困顿,毕竟他们已经追了三天,每天只是合一下眼睛,战马也换了两匹。

  轩辕并不想休息,但在这夜里,他根本就不能找到蚩尤所在的方向,因此他只好强迫自己稍作休整。

  半梦半醒之中,轩辕突然感到自己的思感像是乘风而飞一般,向四面八方无休止地扩散,仿佛可以清晰无比地捕捉到方圆十里内的任何动静,即使是风动叶落也不例外。

  倏然间,轩辕一震醒来,心中大喜,他记起了广成子的话:“精神是无限的,所以,梦非梦,醒非醒。当精神与天地融合后,天非天,地非地,我非我,整个人已与天地同在、同感。那也就是说,只要将精神嵌入天地大自然之中,思感便可以触摸天地间任何一个角落了。如果真是如此,那蚩尤又怎么可能在自己眼下遁迹?”

  思及此处,轩辕敞开心扉,在吐纳之间将所有的杂念全都排斥身外,思感也逐渐延伸,一切渐渐变得毫不实在起来。

  轩辕恍若进入了一个绝美的梦的世界,心神仿佛是在万水千山之顶横渡、飞跃,便如同乘坐在一只大鸟的背上巡游天地,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挡住他的视线。

  倏然之间,轩辕竟仿佛看到了有邑氏的那条小河,看到了有邑氏的那石殿。

  是的,轩辕的思感竟来到了有邑氏。他看到了凡三,当初是他让凡三返回有邑氏接叶清的,不过凡三此刻似乎睡得极香。他的思感扫过每一间屋子,一切全都毫无遗漏地映射在他的脑海之中,他竟看到了叶清!她的身边还有几个打了结的包裹,显然是欲远行,轩辕的思感扫过她的身上之时,她显然抖动了一下,仿佛有所觉。她没有睡,却瘦了许多。

  轩辕的心中多了许多怜惜和歉疚,他的思感又转到了另一个地方,突地,他浑身一震,差点惊醒。

  轩辕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尸体,死状各不相同,但却与这几天所见到的被蚩尤击杀的死者死状相差无几。

  是的,轩辕看到了蚩尤,他还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正在蚩尤那焦寒躯体下挣扎却又无法挣脱的女人。

  蚩尤的状态已陷入了疯狂,以暴戾的形势蹂躏着身下的女人,而在他的身边更有几具女人的尸体赤裸地摆放着,下身一片狼藉……

  轩辕一下子惊醒过来,额角渗出了一丝冷汗。蚩尤又在做伤天害理之事了,他哪里还有睡意?

  轩辕的惊动让与他相偎的陶莹也惊醒了。

  “夫君怎么了?”陶莹睡意未减地迷糊问道。

  “蚩尤又魔性大发了,我不能再等,我一定要赶去制止他,绝不能让他再乱杀无辜!”轩辕深深地吸了口气道。

  “难道夫君知道他在哪里?”陶莹讶然问道。

  “我的思感刚才感应到了他的存在,我想,应该可以找到他!”轩辕肯定地道。

  “思感?”

  轩辕点了点头,再次闭上眼睛,可是在迷糊中,他思感感觉到的竟是高阳城内的动静。

  轩辕不由有些急了,这思感好像并不由他控制,或者说不全由他控制,总是乱跑,想找蚩尤却找不到,不需找的地方反倒去了。

  轩辕感应了半天,感应到了有侨氏的龙潭,感应到了高阳氏、陶唐氏、有熊氏,可是就是没有再找到刚才蚩尤所在的那个地方,不禁大急之下醒过神来。

  “找到没有?”陶莹轻问道。

  轩辕不由有些沮丧地摇了摇头,道:“没有,思感好像全不听我指挥,只会向我熟悉的地方跑。”

  “那你故意想想蚩尤,说不定便可感应到他的所在也未为可知。”陶莹提议道。

  轩辕苦笑道:“那样更不行,这一切必须顺其自然,方能够融入自然。”

  陶莹听到此处,也是无能为力,不由有些担心地问道:“若是你一人,能追得及吗?蚩尤的武功只怕……”

  “难道莹莹不相信为夫的实力吗?”轩辕微责道。

  陶莹亲了轩辕一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这叫关心则乱嘛。”

  轩辕一笑,道:“我得立刻启程,你们在熊城会合,你去向你爹借来惊夜枪,或将你爹请来,然后再会同木青聚齐十大神兵,我要让蚩尤永远不得超生!”

  △△△△△△△△△

  轩辕别过桃红诸女,不等大军拔营起寨,独自一人携带尊神刀而出。

  轩辕绝对不能让蚩尤继续为祸作乱!他弃马徒步,但其速绝对比马快,只要他能够察觉蚩尤的方位,就定然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

  天刚亮,轩辕找到了那个村落,那是一个并不大的小部落,但是此刻却没有一个活人,鬼气森森,地上的鲜血已经全部冰冻。

  轩辕找到了那间小屋,但是蚩尤已经不在,地上全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女尸,蚩尤杀死了最后一个女人。

  这是他昨晚思感所到过的地方,可是他却没有能力阻止蚩尤作恶,这确实是一种悲哀。

  轩辕看到了一行以血书写的字符,正是蚩尤所留。

  “轩辕,我要你的女人也都落得这般下场!”一串腥红的字符写在一具赤裸女尸那白皙的胸脯之上,更显得触目惊心。

  轩辕的指骨不自觉地发出一串爆响,他知道,蚩尤已经感应到了他的追击,所以才留下这一行血字。

  轩辕一振臂,他所处的小屋“轰”然崩塌。他不想让这些尸体再袒露在世人的面前,是以,便让这间屋子变成一座坟墓了。

  轩辕自尘土之中走出,抬头望了望天空,灵鸠正向北方飞旋,似乎正在搜寻蚩尤的踪迹,显然灵鸠也追丢了蚩尤。

  轩辕闭上眸子,努力地静下心来,思感跟着灵鸠的目光不住地延伸。他知道,一定可以凭借思感找到蚩尤,因为这里是蚩尤作恶之处,仍旧残存着蚩尤的魔气,他的思感便可以在魔气的刺激之下找到蚩尤的所在。

  轩辕想得没错,他的思感真的捕捉到了蚩尤的所在。

  蚩尤的座骑竟是一只巨虎,白额金精,纵跃如飞,此刻已在五十里开外。

  轩辕恍然,难怪蚩尤的速度会如此快捷,自己诸人在其后日夜不停也追不上他,而且蚩尤还有时间作恶,看来全是因为这只巨虎的功劳。

  有这样一只巨虎代步,蚩尤一路上根本就不用停,而战马要不断地休息补充草料,巨虎却只须蚩尤用人去喂它,它便很快地可以补充体力继续奔跑。是以,如果是以战马追赶这只巨虎,那根本就不可能追得上。虎的速度,在全力疾奔的情况下,比马更快许多,其纵跃如风的去势,战马根本就无法企及。

  轩辕的精神紧锁住蚩尤,他不想让蚩尤再次自他的思感之下走脱。

  蚩尤似乎也已经感受到来自轩辕精神的束缚,向北逃逸得更快。他并不想现在便与轩辕正面冲突,仿佛明白此刻的轩辕已不再是昔日的轩辕,如果返身迎战的话,惟有败亡一途,因为他的伤并未痊愈。

  轩辕极速疾追,他的力气似乎是无穷无尽的。他知道,巨虎的速度不会比他更快,事实上,天下间能比他速度更快的只有飞鸟,但蚩尤所乘的并不是飞鸟,只要蚩尤稍作停顿,他便完全有机会在到有熊势力范围之内将其截住,更逼得蚩尤不敢在中途停下来作恶。

  蚩尤似乎在与轩辕较劲,巨虎也仿佛是后劲无穷,一直以极速奔驰,两人这一日皆一直跑到天黑,这时巨虎才出现了疲怠之像,速度也渐慢了下来。

  轩辕和蚩尤虽可以几天之中不食不饮,但是巨虎却是肉身凡胎,没有食物填肚子,便很难有力气维持原有的速度。

  轩辕绝不停歇,这种结果正是他所估料到的,也是他追到蚩尤最好的机会。

  蚩尤也心中大急,如果这样下去,到明日天亮之前,轩辕就会追上来。那时,他便必须要面对轩辕的正面攻击了。他与轩辕的精神紧锁在一起,所以当轩辕知道他的方位之时,他也自然地知道了轩辕的方位,这是相互的,是以他有些着急。

  蚩尤急,不只是因为轩辕的武功,更是因为再往前便是有熊的势力范围,如果他在那里被截住,不仅将面对轩辕,还要面对有熊的许多高手,所以他必须要甩开轩辕。

  夜已极深,轩辕的速度有增无减。此地已处常羊山麓,地形复杂,山峰林立,奇林怪石极多,正好给轩辕以借力之用。而对于蚩尤来说,地形复杂更增了其行动的不便。

  轩辕便像是夜鸟一般,滑翔于山林之间,思感依然遥遥地紧锁住蚩尤。他明白,此刻他已追近了蚩尤近五十里,只要再有地形之助,明日太阳出来之前他便可以与蚩尤痛快一战了。

  但轩辕正在得意之时,倏觉另一股阴冷的思感气机直切入他与蚩尤紧锁的气机之中。

  轩辕吃了一惊,他感到了那股气机深深的敌意,一时之间竟冲淡了他与蚩尤的联系。

  轩辕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这股异常阴冷的气机他并不陌生。当日他在崆峒山正要出关之时,正是这神秘的思感干扰了他,差点让他走火入魔,若非太乙子及时出手,只怕他极有可能步上广成子的后尘。

  广成子一身修为虽已达天人之境,但是仍然无法逃脱天劫之灾,钻武太深,使其仙心入魔。这一百多年来,广成子不只是在深窥结界,更在强压自己心中的魔火。是以,这一百多年来,他从未出过紫霞洞天,便连那块大石头也不曾离开过。因此,他的身体已与大石被青苔完全结在了一起。

  这一百多年来,广成子一直都在找一个可以继承他精神和武功的传人,他也知道如果不将自己的功力和精神嫁接给别人的话,因最终总难免走火入魔,而为祸天下。而轩辕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对象,是以他毫不犹豫地将一切让轩辕全部继承了,包括他对结界的领悟。而轩辕在消化广成子给他的一切之时,便一直在与这股神秘的思感和精神力在纠缠。而今日,他终于再一次相会这股奇异而神秘的精神力。

  轩辕只好放弃追袭蚩尤,他的思感顿时与这股神秘的思感结集,他找到了对手!

  是的,轩辕找到了对手,他从未见过这个人,但是直觉告诉他,此人便是天神据比,也就是真正的刑天!

  刑天竟然在这里,而且正朝轩辕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奔来。

  轩辕明白,追杀蚩尤的事只能放在一边了,他根本就不可能在同一时间中能对付蚩尤和刑天两人,更不想这样面对这两大无敌凶魔,而天下间也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对这两人以一敌二,即使是当年女娲和伏羲重生,也是无能为力。

  轩辕不追,他只是等,静静地等,他的位置便在常羊山的主峰之上。

  山风凛烈,轩辕的心却平静得难以形容,仿佛整个天地全都装在他的内心,抑或他便是山风,山风便是他,天与地与他,三者一体,随天地动而动,随天地静而静,所以他的心有着难以形容的平静。他知道,刑天一定会来的,而且这是不可能躲得过的,再说他根本就不想躲。

  △△△△△△△△△

  夜色,并不能挡住轩辕的思感,更不能束缚他的思想。生命,便像是存在于虚空任何角落的空气,随一呼一吸之间不住地流转。

  轩辕知道,刑天来了,就在山峰的另一面,于是他缓缓地转过身来,神色依然静如五岳。对于他来说,黑夜与白天没有什么区别,至少,他已经看清了刑天的所在。

  阴沉的杀气顿时弥漫了每一寸空间,气机随着凛烈的山风不住地爆炸变异,虚空之中似乎无端地多出了无数的鳞火,诡异之状莫可形容。

  鳞火之下,刑天身上泛着惨绿的光泽,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所造成的,不过,轩辕并不在意这些,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道:“你终于来了。”

  “宿命定下的一切,你必须以血偿还我弟弟的血债!”刑天的声音嗡声嗡气,但轩辕仍听得清这只是通过腹膜振动发出的声音,也可以算是一种腹语。

  “刑地?”轩辕反问道。

  “还有刑月,你不该杀他们!”刑天的脚步缓移,声音更为沉郁地道。

  轩辕看见了刑天脸上的表情,但看与不看都一样,对于这种人来说,他是不会产生什么异样表情的。

  “或许正如你所说,这是宿命,即使没有他们,你我今日仍会相遇的,因为正邪不两立!”

  “何为正?何为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广成子那老儿会这么庸俗吗?”刑天冷哼着反问道。

  轩辕笑了,他不想与刑天纠缠太久,淡淡地道:“出手吧!”

  刑天踏前一步,倏觉地上的草茎将脚绊了一下,不仅如此,四周的生机以无法理解的形式疯长,本来枯萎的草、凋零的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生枝长叶。

  刑天一声低吼,身子拔地而起,他知道轩辕已经出手了。

  刑天身子飞起之时,地上的草茎如千万条灵蛇一般向天空中狂长,仿佛欲追上刑天食其筋骨皮肉。

  大树的枝丫上突地长出许多的长枝,直延向刑天。

  所有草木全都活了,以难以理解的方式活了过来,仿佛是有了灵魂有了思想,而且它们似乎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袭击刑天!

  常羊山的草木全都疯了,全都变得野性而狂暴,连缠于古树上的长藤也离树而出,直射向天空中的刑天。

  刑天大大地吃了一惊,他知道,这个世界最为实在而强大的力量便是生机,而常羊山上的草木之所以在突然之间疯狂起来,正是因为刑天的生机无休止地向常羊山聚敛,可此刻这一切并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的对手轩辕。

  刑天狂吼着向轩辕扑去,在空中掠过的躯体引下八道电火,而后整个人如一团冰焰般迎向轩辕的面孔。

  “锵……”一道冰电划破长空,轩辕划出的刀与冷电交接,身子推移之中,这道冷电仿佛是一柄直插天顶的神刀,将夜空划分为两半。

  “叮……”龙吟凤鸣般的轻响传遍了整个常羊山麓,震天彻地。

  刑天的身子随着八道电火一齐被切成两半,但这只不过是一道光影而已,刑天并非已成两半,而是化出了两道身影,依然速度不减地直袭向轩辕。

  “来吧!”轩辕一声轻嚎,手腕翻旋的同时,一道浓烈的紫色火气升天而起,在刹那间化成一条巨龙,吐着电火直撞向刑天。

  “轰……”的两道身影同时幻灭,只是带着一道电火又坠落回原来立身之处。

  刑天一落地,所有的植物,包括花草树木,全都如一条条蛇一般在刹那间缠住了他的四肢,每一种植物都如饥渴的蚂蝗抽吸着他体内的生机。

  刑天骇然大惊,这些花草在刹那间变得凶残无比,全都似乎成了食人之物,而且越缠越紧。

  刑天冷哼一声,那些草茎、树枝、花藤在顷刻间爆散成飞灰,而此时轩辕的刀已经劈至!

  轩辕的刀,拖起一抹紫电,以开天劈地之势直斩刑天!

  刑天竟无法感觉到轩辕这一刀会自什么方位劈来,这是一股绝不同于寻常的气机。

  不同寻常之处便在于,你根本就感觉不到它力道的中心究竟是在哪里,仿佛天地每一个方位,每一个角度都是它的出刀点,尽管那一道紫电是自上空而至,可是刑天并不知道,他根本就无法看,他只是一个凭着知觉而活的人,对敌时全都凭着思感去对敌。眼、耳、口、鼻全都已经在一百多年的休眠中退化,他靠肌肤去感受周围空间的振动而判断对方的方位,靠腹腔的振动来说话,可是此刻的轩辕无论是思感还是精神,都已与天地融为一体,刑天对轩辕的气机与思感的敏感度也随之下降。

  而常羊山的生机在不断地狂升之际,那些草木的生机也与轩辕的生机逐渐融为一体,使刑天对轩辕生机的触觉了变得薄弱起来,甚至是感受不到轩辕所在的方位,辨不清哪是草木,哪是轩辕。

  面对轩辕的攻击,刑天骇然,他知道自己已陷进了轩辕所设下的圈套之中,轩辕故意选择这个草木繁茂的常羊山与他交手,正是因为这里可以更利于他自己的发挥,更利于他自己隐敛气机,而轩辕也知道他只是一个凭思感和精神去察敌的人,正是利用他看不见、听不到的弱点来对付他。

  刑天明白,世间知道他弱点的人只有广成子一人,因为这一百多年来,他的精神和生机一直被广成子的思感和精神所催眠,这才使他根本就不可能自己苏醒过来。

  广成子乃是除伏羲之后的天下第一奇人,即使是蚩尤和他刑天也绝不敢轻易上崆峒山挑战,百年前是如此,百年后依然是如此,而此刻广成子的许多思想和精神已与轩辕结合,是以轩辕也明白了刑天的致命弱点。

  此刻轩辕将自己的思感、精神和功力全部融入天地之间,他的功力本就是借用天地之力,这使他无法辨清哪是天,哪是地,哪是自己。而轩辕的生机与常羊山的花草树木结合,共同吸敛天地的生机,化为另外的一种神秘莫测力量,这使得刑天分不清哪是常羊山,哪是轩辕。因此,刑天只会处于绝对的下风。

  刑天的头发蓦地炸开,根根倒竖而起,山风似乎在一刹那之间变得更疾、更狂,地面之上似乎有无数道邪火直冲向刑天,所过之处,地面便出现一道焦灼的痕迹,花草如剧毒的大蛇行过一般,由远而近,自四面八方各分开一道焦黑的道路。

  八股邪火的力量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刑天的脚下汇集。

  “轰……”刑天的衣衫尽裂,整个人都化成一团狂暴的邪火,犹如地底激射而出的熔岩一般,直冲向轩辕迎头砍下的刀!

  “尝尝我的九幽罡劲吧!”刑天腹语有若雷鸣。

  “轰……”轩辕的刀与刑天的邪火相撞,两人皆向不同的方向暴射而出,犹如弹丸流星一般。

  常羊山的主峰一阵摇晃,整个山头几乎铲平了丈许,在天空雷电的交舞之下,仿佛是森罗地狱世界的末日。

  轩辕暗惊,刑天竟可借九幽的力量来抗衡他天地的生机,这确实可怕。

  刑天更惊,他只感到轩辕的力量浩瀚之中却又带着仿佛来自地心热力的力量,这种力量,几乎将他的九幽罡气冲散。

  九幽罡气乃是地底至寒之气,而地心热力乃至阳之气,因此,可谓是九幽罡气的克星。那当然,轩辕若没有另一股来自天地正气和生机的力量,仅凭那具有地心热力的气劲自然无法对刑天造成影响,可是轩辕的真气似乎分成数种不同的气劲,更分成数波,一浪高过一浪,那使刑天极为难受。

  刑天一落地,那些被气劲灼焦了的草木似乎又活了过来,并极速生长。

  刑天确实恼火之极,他知道这是轩辕捣的鬼,可是他根本就想不到根除的办法。轩辕所借的生机无穷无尽,除非他能断绝轩辕生机的来源,但是这有可能吗?

  自然是不可能抑止的!另一个让刑天吃惊的还有轩辕手中的刀,轩辕手中之刀乃是神族十大神兵中的刀中至尊,此刀之神锋,便是以他的不坏之躯也无法硬抗。如果依照这种形势发展下去,他今日之战有败无胜。

  这或许是因为轩辕得到了广成子的记忆,而广成子又太了解刑天和天神据比了,所以刑天的弱点全为轩辕所知。但是,刑天对轩辕的弱点一无所知,他对轩辕所拥有的只是仇恨,因为轩辕不仅将鬼方的势力化为乌有,更连他最亲的两个弟弟也杀了。他无法摒弃仇恨,本就是一大错误,而此刻又是先机尽失,那结果连他也不敢想像。

  △△△△△△△△△

  陶莹诸人追丢了蚩尤,她们只好寄希望于轩辕,她们对轩辕极有信心。

  陶莹在既失去了与轩辕的联系又找不到蚩尤的踪迹之下,只好返回熊城。

  蚩尤并没有再作恶,他似乎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因为这里已是有熊所辖范围,高手如云,以他眼下的状态,根本就不宜再与有熊的那一群高手冲突。是以,蚩尤也收敛了很多,这也便是陶莹等人找不到线索的原因。

  由于蚩尤是连夜赶路,一个夜晚奔行了数百里,早在灵鸠的搜捕范围之外,而且又借助密林之助,竟让他摆脱了灵鸠的追踪。当然,这也是因为蚩尤极为狡猾的原因,使用种种疑兵之计,分散了灵鸠的注意力。

  蚩尤不敢行凶的原因之一还是因为轩辕已经追得太近,虽然暂时他甩开了轩辕思感的束缚,却不敢保证,轩辕是不是仍在身后紧追。是以,他根本就不敢停下来,这也便使得他侥幸逃过了有熊在北方的封锁。

  △△△△△△△△△

  陶莹等人返回熊城,木青、剑奴诸人也早已归返了熊城,众女相聚自有一番欣喜,但是此刻熊城已物是人非,一些人的逝世,使得熊城往日喧闹的气氛难以恢复。

  熊城之内的许多人仍然戴孝挂白幡,为自己死去的亲人,也为敬爱的凤妮太阳及元贞长老。

  熊城要为凤妮和元贞戴孝一月,这是有熊的习俗。

  陶莹得知轩辕尚未归返,不由得有些急。燕琼和褒弱诸女也都十分担心,因为她们明白蚩尤的可怕,但却并未真正见过轩辕出手,是以她们比任何人都着急轩辕的行动。

  不过着急当然没用,陶莹按轩辕的吩咐,聚合十大神兵以备对付蚩尤之用。

  以狐姬的话说,只有聚集十大神兵,方能让蚩尤魂飞魄散,所以在轩辕没有回来之前,最要紧的便是聚齐十大神兵。

  其实,十大神兵并不难聚齐,因为在熊城已经有了七件,还有三件分别在少典神农、轩辕和陶基的手中,只要此三人一聚集,十大神兵也便可以轻松聚齐了。

  陶莹飞鸟传书,嘱父亲亲带神兵来诛除蚩尤,另外传回在外采药的少典神农,嘱其带回无量尺,只等轩辕一回来,或是一找到蚩尤的位置,便即发起强大的攻势。

  伯夷父已发出全面搜索的大令,整个有熊与君子国那一带全都全面戒备,寻找蚩尤的行踪,只要有任何关于蚩尤的消息便立刻传报。

  灵鸠也尽皆放出,希望通过灵鸠的眼睛而发现可疑之人的行踪。

  而在此时,轩辕却突然回来了。

  轩辕归返,是在戊城战士的相护之下,而早有探马报进了熊城之中。

  陶莹诸女大喜,城中众将纷纷远出相迎,但他们见到轩辕之时,不由得都吃了一惊。

  轩辕受伤了,看其状态,显得极为疲惫,衣衫零乱,更是血污模糊。

  “怎么会这样?”跂燕诸人都相拥而至,惊讶而关切地道。

  轩辕似乎并没有多大的焦虑,只是伸手自马鞍处递出一个包裹。

  “是不是与蚩尤交手呢?”桃红和狐姬也赶了过来,或吃惊或疑惑地问道。

  轩辕摇了摇头,跂燕却接过了那个包裹,包裹被血染得腥红,直觉告诉她,这是一颗首级。

  “这是一颗首级?谁的?”跂燕没有打开包裹,却只是向轩辕问道。

  “你可以拿它去祭女王和圣王的在天之灵了。”轩辕淡淡地道。

  “刑天?”跂燕尖叫一声,问道。

  轩辕沉重地点了点头,道:“不错!”

  “你杀了刑天?”桃红诸人全都大喜,有熊前来相迎的众人也都大喜过望。谁也没有想到,轩辕居然能够力杀刑天!要知道,刑天乃是可与蚩尤相比拟的绝世凶魔,当年,此魔足可与伏羲大神相抗衡,可是今日却死在轩辕的手中,这怎不让人心神振奋?

  “那你……”陶莹担心地望着轩辕,她并不是不欢喜,可是轩辕想要杀刑天,自己都成这样了,她担心轩辕身受重伤。

  轩辕笑了笑,他明白陶莹这两个字的意思,道:“我没事,只要休息两天就会好的。”

  跂燕却眼圈一红,差点哭了出来。

  [注:据《山海经》海外西经所载:刑天与黄帝为了争夺神位,发生了一场厮杀,最后,黄帝砍断了刑天的头,把他埋葬在常羊山麓。刑天虽然做了断头将军,但仍不死心,他用乳头作眼睛,以肚脐为口,手操盾牌大斧,继续挥舞着,要与黄帝再一决雌雄。]

  [另注:刑天,是神话传说中一个没有头的神·刑·割·杀之意,天是巅顶之意,指人的头。刑天就是砍断了头,所以此神原本无名,在被断首之后才有了刑天神的称谓。古书所载,多用形天,但形天即是刑天,其意皆只指一人而已。]

  △△△△△△△△△

  当晚,轩辕与刑天一战确实是大耗元气,但他最终凭借神兵尊神的神锋斩下了刑天的首级!

  那一战一直战到日上三竿,这才真正的结束。整个常羊山的主峰几乎都因此而踏平了,没有人能够想像那种激烈的场面有多么火爆。

  刑天之所以败,便是因为他的躯体本已残缺,战到最后,两人都几乎将功力耗得差不多之时,思感和精神都很难保持在最佳的状态,而此时,眼睛和耳朵就要取到绝对性的作用,遗憾的是,刑天既不能听又不能视,因此他便注定惟有败亡一途了。

  轩辕斩杀了刑天,便将其埋于常羊山,仅将首级带回来给跂燕。可是他却也耗费了极大的元气,也被刑天所伤,但不管如何,轩辕最终还是杀了刑天。

  正如广成子所说,只有他才是真的是属于自己的,而刑天与蚩尤却是各有缺陷,他们有永远都难以摒弃的阴影,而这便是他们致命的弱点。是以,轩辕绝对有信心战胜魔帝蚩尤!

  轩辕回到熊城后并没有闲着,而是以最快的速度调集了五千战士直奔釜山。

  蚩尤在釜山,轩辕在斩下刑天首级的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了蚩尤心中所想,同时之间,他又感应到了蚩尤的所在,所以轩辕调集五千战士包围整个釜山所有的路口,绝对不能让蚩尤逃出釜山的范围。

  在这一天之中,自高阳而回的战士已经赶返了熊城,这次回返的都是步兵,共计七千余人。

  这批人一归返熊城,轩辕便再一次调出五千熊城战士奔赴釜山,而这回归返熊城的七千战士则负责有熊的守护工作。

  事实上,此刻熊城四面根本就不再存在着什么强大的敌人。

  鬼方可以说是彻底被清除,剩下的也全都依附了有熊。

  鬼方连刑天、刑地这两大巨头也都死去了,便没有谁能够再一次威胁得了熊城的安危。

  东夷也没有这个能力,因为黄河以北的东夷力量几乎已全部被有熊征服,剩下的只有少昊所居的黄河以南的穷桑之地。

  而东夷想进军北上的话,就必须与轩辕布防于黄河与济水之间的兵力相面对。

  轩辕之所以只领数千战士归返,仍留下一万余战士在济水之地,一是为了防止东夷和伏羲氏借机再向北扩展,二是为他再次远征南方埋下伏笔。只有让那许多人在那块地方扎下根,立稳足,轩辕才能更轻易地南征伏羲氏和东夷,而达到天下一统的局面。

  轩辕绝对不会做一些无聊却又浪费人力物力之事,每一步都是经过精心考虑后才作出决定的。

  在外人看来,轩辕这支大军南征,又很快地将几乎是一半兵力立刻调回熊城,这一来一回,不仅浪费力气,又耗了很多物资,使得人疲兵乏,但事实上这是出于一种战术上的考虑。

  太昊在济水对岸设下了关卡和哨寨,也便是说,太昊和少昊对轩辕的大军极为在意,如果轩辕一直在那里踞下那么多大军,那太昊和少昊绝对明白,轩辕已经决意南征。那时,他们就定会想法破坏,而轩辕又不在那里,很可能会弄出很大的乱子。

  当然,南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轩辕征讨高阳之所以带着几乎两万战士,便是要借这个机会将势力根植于济水那片土地,为将进军南方作一个跳板。

  如果不是有征讨高阳这个借口,轩辕无故地调集一万多战士至济水,一定会引起太昊的强烈反应,甚至在自己未稳住阵脚之前,就被伏羲氏攻击,但是现在的情况却已不同。

  现在轩辕留一万多人在济水附近,看似是在监视高阳,暗中却是要在那里稳固势力,所以带回一半人,减缓太昊和南方诸族的猜疑,使他们不再感到有太大的威胁,同时也是让齐充和唐宽、蛟龙诸人在那里自由发展,而太昊在没有多大的外压之下,自不必无故地去惹华联盟的大军。

  轩辕这一进一退之间,也便名正言顺地将自己的中坚力量留在了济水等地,现在只等时机一到,便立刻出兵南方诸族,一统天下!

  轩辕此次对付蚩尤却调出了一万精兵,以这一万人施行对釜山的全面封锁。

  一万人分十路,一路分两组,每组之中至少有五名顶尖高手。因此,轩辕对蚩尤此战是志在必得!但这些人却不可以行上釜山与蚩尤交手,必须等待轩辕到来后,才可听候调令。

  这一万人的总指挥则是伯夷父,不允许山上的任何人行下山来。

  部署妥当之后,轩辕这才安心地休息。他要在两天之中养好身上的伤,恢复到最佳状态,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这一点,同时他也明白,在这两天之中,蚩尤的伤势绝对难以全部恢复,这是一种直觉,也是他精神的一种思感。

  △△△△△△△△△

  釜山,被一层冰雪给封盖了,这两天来,天气似乎极为寒冷,天上下着鹅毛般的大雪,所有的道路全都在雪封之下。

  雪原中的釜山脚下,随处可见营帐关口,有熊大军早已封锁了每一条上下山的路口,天空之中,更有数只灵鸠四处盘旋。

  无论是天上地面,都布下了有熊的眼线,蚩尤绝对没有可能逃得出伯夷父的包围。此刻,他们只等轩辕的到来,然后便发动最强烈的进攻,这些人完全可以踏平釜山!

  四处而出的探报,已经发现了盘古智高的行踪,他也在釜山之上。

  当日帝大遭花猛和猎豹所杀,但是盘古智高却杀出了重围,后不知所踪,四处探寻都没有结果,却没想到他居然也跑到了釜山之上。

  盘古智高的武功比帝大要胜上一筹,即使是伯夷父也难是其敌手,之所以败北,却是因为陶基那神鬼莫测的枪法。

  蚩尤大概也只剩下这个战将了,不过,在釜山之上并不只有盘古智高,更有花蟆人和渠瘦的残余力量,但也仅只数百人而已,不足为虑。

  这些人在有熊大军进驻釜山脚下之时,都极为紧张了一阵子,甚至忙在山上各处设关口,似有意在釜山之上与有熊大军负隅顽抗。

  伯夷父却并不理会这些人,因为轩辕下过命令,在他未曾到来之时,不可轻举妄动地去攻击釜山上的任何人。

  轩辕既然这样说了,自有其道理,即使是伯夷父,也只能遵令而行。毕竟,这是在对付蚩尤,而不是对付其他的普通高手。天下间,只有蚩尤是伯夷父最不敢轻举妄动的,这个魔王的一身武学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揣测。

  当然,伯夷父也不会闲着,每天总要像是做游戏一般地对山上那几个关口攻击一阵子,让对方紧张紧张,那种感觉至少不会显得太过于沉闷,这也使得盘古智高辛辛苦苦建成的寨口毁于一旦。

  伯夷父毁了他们的寨子,也不追袭,反而退回山脚之下,再继续扎营。

  第三日一早。

  伯夷父调集人马,正准备再上山骚扰盘古智高,但却见远处旌旗飘展,一队骑兵拖起高高的雪尘飞扬而至。

  伯夷父见之大喜,他一看便知道是轩辕赶了过来,不禁一挥令旗,高喝道:“儿郎们,快去欢迎太阳!”

  号角声顿时四下而起,有熊的大军迅速向一面汇聚而至,如潮水般在雪原上滚动,旌旗避日遮天。

  一时马嘶声、鹿鸣声、牛吼声……在飞扬的雪花之中此起彼伏,每个人都涌起了无限的斗志。

  近万有熊战士以最快的速度汇聚,以最快的速度列开阵式,十队人马,队队整肃,战意昂扬,旌旗在风中轻舞,杀气却腾空而起,整个釜山都似乎在颤栗。

  伯夷父一马当先,直迎轩辕的队伍。

  来者不仅仅是轩辕,更有陶基,而陶基也带来了五百名骑兵。

  轩辕与陶基并骑而行,在其左右,桃红、跂燕、狐姬、陶莹、褒弱、燕琼、蛟幽竞相斗艳,在雪光相映之下,尽皆超凡脱俗,让人叹为观止。

  燕琼、褒弱诸女紧随轩辕而行,似乎一个个都变了样,从外到内,无不焕发出惊人的生机,更多了一层莫名的气质,有着一种透自骨子里的娇媚。但此刻,众女皆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犹以陶莹、跂燕、狐姬三女最为惹眼。



 

 
分享到:
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1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1
农夫和蛇的故事8
二十传 三百载 梁灭之 国乃改73
揭密岳飞身边的两个神秘女人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狐狸和马2
揭秘《金瓶梅》真实作者到底是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