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十八章 悟道者

第十八章 悟道者

时间:2015/8/15 10:47:56  点击:1337 次
  轩辕跟在五阳身后穿过长长的曲折之极的青石板路,终于算是抵达了一座阁楼前。

  说这是阁楼,是因为它有柱有椽,事实上,这只能算是一扇门,只有几根柱子,而前后无墙,空荡荡的可以看见阁楼后的云气缭绕,紫霞隐隐。

  阁楼内外仿佛是两个不同的天地,外面清明,里面却空蒙得无法看到边际,而且更仿佛深不见底,像是一个深邃之极的巨渊。

  轩辕不由得一阵错愕,抬头望了望那阁楼上的几个巨大金字“紫霞洞天”,不禁心中讶然。

  那几个字虽是闪烁着金光,但应不是金质,而是以指力深深地刻入那几根不知何质地的怪柱的顶部横梁上,气势磅礴又透着一种奇异的生机。

  不用说,这几个字定是广成子仙长所书。当然,并不是说别人就没有这份功力,若说是在这横梁上刻字,当轩辕的功力处于最佳状态之时,也能够做到,但是要让这几个字透出如此的生机和活力,却不是他所能做到的。只看那字体的一笔一画,仿佛都可化为活物飞走一般,这也是一种境界。

  轩辕不由得看痴了。

  “仙长便在里面等你,我们进去吧!”五阳提醒轩辕道。

  轩辕这才回过神来望了望那一片朦胧的另一边,不由得惑然扭头问道:“这里面?”

  五阳一笑道:“不错,紫霞洞天正是仙长修真之地。这些年来,从没有外人进入过。”

  轩辕仍然有些不解,他踏上几步,来到云雾的边缘。这些云雾似乎并不外溢,仿佛是罩在一张奇异的网中,或是有一堵奇异而透明的墙相隔,使那不停涌动翻滚的云雾无法溢出分毫。

  轩辕的眼力竟然无法看透云雾的底下究竟有多深,只感到一阵阵幽风“飕飕……”吹来,他禁不住心头生出一丝寒意,忖道:“难道五阳是要害我,才将我引到这无底深渊中来?这里哪里有什么洞天,分明是一片绝域。”

  五阳见轩辕脸色数变,似乎明白了轩辕心中所想,不由得笑了笑,大步踏入云雾之中。

  轩辕又吃了一惊,竟发现五阳并未坠下去,而是踏在云雾之上,仿佛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托着五阳的身体,飘然若仙。

  “你……你……”轩辕惊得有些说不出话来,这五阳的轻功竟比满苍夷不知好了多少倍,只凭这在虚空之中的站立,便足以惊世骇俗,更何况五阳迈步自若,仿佛闲庭信步,这怎不叫轩辕吃惊?

  五阳笑了笑道:“来吧,这是仙长所布下的九幽青冥阵,你所看到的只是幻觉,这里本是一片实地,但走无妨!”

  “啊……”轩辕这才恍然,但仍有些难以置信,试探着将一只脚踏入云雾之中,果然踏着了一片实地,不由得心头一松,知道五阳并未说谎,禁不住大赞道:“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阵法,真让轩辕大开眼界了。”

  五阳淡然一笑道:“拉住我的手,别以为这阵式只是吓唬人的。这里到处都有可能失足坠入万丈深渊,因为这里只是深渊之间的一道狭长谷地,如果你以为全是实地,则很可能踏入深渊。”

  “哦。”轩辕又吃了一惊,忖道:“这里可真是玄之又玄。”不过他不敢不信五阳的话。

  “记住我走的步子!”五阳拉着轩辕小心地一步步迈出。

  轩辕默默地记着,九步一左拐,九步一右拐,再九步向左拐……如此左九步,右九步,竟连连拐了十数次,轩辕才觉眼前一亮,云雾尽在他的身后了,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平台,而平台倚着的是一堵绝壁。平台的周围全都是云气所罩,而他立足之处,更画着一道奇怪的令符。

  轩辕知道自己已经走出了九幽青冥阵,回头望了刚才走过的云雾一眼,心中不由一阵骇然。他刚才清晰地感觉到自绝崖之底升上来的冷风,知道五阳的话并未骗他,不禁为刚才的险境出了一身冷汗。这个阵式实在是太奇了,奇就奇在你根本就看不见实地,不知情的人哪敢向这之中行走?即使有人知道这里有实地,但是哪里会走得这么好?一个不好只会丧身深渊之中,因此,可以说这确实是一片绝域。

  轩辕感受到了来自那山洞之中透出的生机,便像是那个山洞之中存在着一个生命力无比强大的生命。这种生机,只有轩辕以野兽般的直觉才能够清晰地捕捉到,他知道,广成子一定是在这个洞中,这种生机便是他在山下就可以清晰感受到的神秘力量,而且也像是昨夜在梦中惊醒他的力量。

  不,那或许不能叫醒,但他却清晰地可以感应到这种力量的存在。

  “仙长便在洞中,你自己去见他吧。”五阳将轩辕领到洞口,淡淡地道。

  轩辕望了望山洞,又望了望五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大步向洞中走去。

  山洞清幽,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檀香之味,使人心安神泰。

  轩辕的心情异常平静,仿佛有一种力量在让他全身松弛。

  洞并不深,看上去,却是一个丹室,有鼎有炉,但相对来说,还是简陋了一些。不过,轩辕的目光却并未停留在炉鼎之上,而是落在盘膝于一块方石上的老者身上。

  轩辕禁不住轻震了一下,这正是昨夜他所见的老者,只是此刻老者的眸子紧闭,仿佛并未见到轩辕的到来一般。

  “晚辈轩辕见过仙长!”轩辕恭敬地跪下叩首肃然道。

  “很好,年轻人,起来吧!”

  轩辕吃了一惊,广成子并没有开口,但声音却是自轩辕的心头升起,仿佛广成子的话是通过轩辕的心说出来的一般。

  轩辕惊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站了起来,惑然问道:“昨夜仙长为我施法了?”

  “不错!”声音依然是自轩辕的心中传来,这是一种感应,并不须经过耳朵。也可以说,这并不是声音,事实上根本就不存在着声音,但轩辕知道广成子的确说了这些话。

  或许这只是心灵与心灵之间的一种对话,无须通过口和耳,更不像声波的频率那般,需要经过振动才能产生声音。

  轩辕渐渐地也不觉得奇怪了,事实上,这个世上未知的事物太多太多,他又能够明白多少呢?生命是永无止境的,而他只能算是初生的婴儿,根本就无法明白这之间的奥秘。现在他惟一可以做的,便是以一颗平静的心去对待所有未知的事。

  “晚辈不明白,何以昨夜仙长不同时将晚辈的伤势医好呢?那岂不是要省去许多周折吗?”轩辕实不知道该找些什么话题发问,面对这样一个神秘莫测的长者,他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拘束感。

  “此术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得起的,没有超俗的资质和体质,受此术者,只会自取灭亡!而且昨夜老夫只是与你在梦中相会,也不能齐施此术,因此才留待今日。”

  “晚辈不明白,在梦中相会只是虚无的境界,而晚辈之伤乃是实体,虚实之间,何以存在媒介之物?若无媒介之物,何以梦中疗伤呢?”轩辕微微皱了皱眉头,肃然问道。

  “是的,梦属虚无,伤却是实体。不过,那只是世俗的说法,万物本无虚实之别,虚者心之惑也,实者亦心之惑也。生命,无虚实之别,因其本源相通,是以虚可实,实可虚,梦与现实并无二致。”广成子的声音依然是自轩辕的心中响起。

  “晚辈仍不明白,本源为何物?本源相通又是何意?”轩辕又问道。

  “本源可以谓之生机,也可以谓之精神,无论梦里还是现实之中,生机与精神始终是一致的,因为生命的真实存在,生机便不灭,精神也不灭。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只要让生机和精神完全通畅、旺盛,任何伤都只是无意义的。所谓实者,乃相对而言,对肉身而言,精神和生机为虚,对生机和精神而言,肉身则为虚。所以,我在梦中通彻你的生机和精神,却无法还你肉身的自由。因为梦和生机、精神可联为一体,却无法与肉身并为一体。”

  轩辕恍然,顿有所悟道:“所以蚩尤能封存精神和生机,借助别人的肉体而重生?不知晚辈之言可对?”

  “嗯,能举一反三,歧富果然没有看错人。年轻人,你说得很对,肉身是短暂的,而精神却是永恒的,当生机与精神结合,而摒弃了肉身之时,便可以得到永生,即使是己身腐化,也可寄于外体重新活过来,这便是世人所说的永生之法。”

  “可是有人的肉身也能长生而不老,这又是何故?”轩辕又问道。

  “肉身长生不老是有限度的,那是以生机注助于肉身,而使肌体的能量不加以消耗,或是催发肌体的再生。但肉身终会有死去的一天,诸如女娲肉身活了一千年,伏羲肉身活了八百年,但他们最终还是无法保全肉身,这便是天限。肉身是存在于这层空间之中的实体,永远都无法冲破这个空间的限制,只有精神和生机才是真正存在于每一层空间之中的。因此,无论是谁,最终还是要转化为这种形式存在,包括我。只是有些人能以精神支配生机,而有些人的精神与生机分离,那时便整个地消亡,不再存在,也无法转世!”

  轩辕听了错愕不已,惊讶地问道:“难道在我们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层空间?”

  广成子的脸部仿佛泛出了一丝笑容,轩辕似乎也捕捉到了,但是他却无法明白广成子所说之话的意思,他从来都不敢想像在他所看到的世界之外,还存在着另外一个世界。

  “不错,我们所看到的,所感到的,只是我们所存在的这一层空间,而在这之外,尚有另一层空间,有些人将它比作天道,也是一种境界。许多人认为武学练到最高境界,就可以冲破这两层空间之间的隔膜,而进入另一种形式的世界。因此,世人才这么崇尚武学,而天道更是许多武人追求的目标!”

  “但那层空间是否真是天道呢?他们真的可以通过习武而突破天道吗?而那一层空间究竟存在于什么地方呢?”轩辕越听越糊涂,他都不知道该从何问起,而他心中的许多疑问也便油然而生。

  轩辕向来喜欢静静地思索,但是从未有人给他指点迷津,今日突然遇上这样的奇人,所有的问题也便全都涌了上来。

  “所谓的‘天道’只是一个代名词,就像别人叫你轩辕一样,只是为了给你加一个代号。至于能不能通过习武破开天道之门,那就要看你资质的高低了。有些人一辈子也无法明白那种境界,也有些人用不了多少年就可以领悟那种境界。事实上,无论是哪一行,诸如修心者,也同样可以入道,练气者亦同样可以入道。任何事物抵达一个极至,都会成为一种境界,殊途同归。因为任何形式的终结都是以生机和精神所存在的,也正因为如此,‘天道’并不在什么地方,而是在人心中!”

  “在人心中?”轩辕大讶。

  “是的,天道在人心中,只有用心才能够感应到它的存在。”

  “那它是不是真的就是武学的最高境界呢?”轩辕惑然问道。

  广成子突地吁了一口气,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话:“这魔头也重生了。”

  轩辕吃了一惊,这是广成子第一次开口说话,却说了一句让轩辕摸不着头脑的话,怎不叫他讶异?

  “谁又重生了?”轩辕讶然问道。

  “刑天,不,也可以说是天神据比!”广成子叹了口气,悠然道。

  “啊……”轩辕低呼一声,广成子的话仿佛越说越玄了。

  △△△△△△△△△

  太昊怒,少昊竟然抢走了他自鬼方手中夺得的所有财货,更将他本来已经伤残不堪,正准备撤离的伏羲战士杀得几乎全军覆灭。

  这确是太昊所没有想到的,虽然他已追到了极北绝域,可是此刻的恨意却已转到了少昊的身上。

  少昊所做的一切,也确实够绝!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几乎使太昊血本无归,这怎叫太昊不怒、不气、不动杀机?

  太昊为了夺得这些财货,付出了不少代价,以致招来魔奴疯狂的报复,而损兵折将。可最终却被少昊轻易夺了过去,怎么说太昊也不会甘心。

  少昊并不能将这些伏羲精英全部击杀,以绝活口。伏羲氏本就有许多高手,风须句逃过少昊的杀戮,身负重伤地赶来向太昊报信,这确实是屋漏又遭连夜雨,太昊的心情本就不太好,这样一来,更是不得了。

  太昊再没有对付鬼方的心思,此刻他只想偷袭东夷,让少昊血债血还!

  终于,太昊与少昊两大绝世高手会战于极北绝域之外!

  太昊对少昊追击鬼方的兵将进行了伏击,使少昊同样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两大绝世高手更是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杀气弥空,数十里风沙狂涌,乌云密罩。

  这确实是一场好戏,远处的鬼方高手全都在心中暗喜,更惊讶于这世间两位最厉害的高手的绝世修为。

  刑天却是在为另外的事情惊喜,那便是绝世杀气,无与伦比的绝世杀气。

  只有太昊和少昊这等高手交手之时才能生出如此强霸而浓烈的杀气,这比刑天想像的效果更好。等这两大高手斗了个两败俱伤,他鬼方再去拣便宜,自然是大快人心。

  少昊本不想与太昊正面交手,在他对伏羲氏战士大杀一通之后,却发现了太昊与魔奴交手所留下的痕迹,那时他便知道情况不妙。当然,他绝不怕太昊,可是却不想在战蚩尤之前战太昊,毕竟太昊也是世所难遇的悍敌,两人一战,自然无法避免有所损伤,甚至是两败俱伤,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事实也证明了少昊的担心,尽管两人彼此最终不了了之,而且太昊因兵力之上的弱势而败退,但是少昊也是元气大伤,损失惨重,只好带着东夷战士后撤三十里扎营休养。

  少昊本欲直捣黄龙,一举击溃鬼方,而夺得鬼方积留在极北绝域之中让人眼红的财富,但此刻只好取消这一计划。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此时他甚至担心刑天会领兵来攻。

  △△△△△△△△△

  轩辕确实吃惊不小,天神据比居然也重生了,这简直是越说越离谱。

  一个蚩尤已经够让轩辕心惊胆颤了,若再加上一个天神据比,那这个世上的魔头也太多了。

  轩辕自然听说过有关天神据比的传说,知道此人并不输于蚩尤,如果此人再重生,与蚩尤联手,那天下又有谁是其敌?

  广成子自然不会欺骗轩辕,但是轩辕却惊讶,何以广成子会知道天神据比会重生?崆峒山与鬼方相隔何止千里之迢?

  “仙长怎会清楚天神据比要重生呢?”轩辕禁不住问道。

  “我的思感一直都在监视着这魔王的动静,他已经沉睡了一百余年,但终于还是苏醒了。”广成子叹了口气道。

  “仙长难道就不可以阻止他吗?如果此魔头重生,再加上一个魔帝蚩尤,天下间岂有宁日?”轩辕有些企盼地道。

  “天意如此,人力不可违,我也无法阻止。其实,这百余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封锁他的生机,但最终还是功亏一篑!”广成子无可奈何地道。

  轩辕禁不住愣住了,此刻,他倒真的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梦里还是在虚幻之中,抑或是广成子只是在说痴语梦话,全都是一些玄之又玄的东西,仿佛不着半点实际。若非他相信歧富不会骗他,若非他知道眼前的老者就是广成子仙长,他一定会以为眼前之人是一个疯子,一个思维混乱、胡言乱语的疯子。

  广成子依然闭着眼,使人不知道其眼中究竟蕴藏着什么样的玄机。

  “生命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轩辕摇头苦笑着问道。他实在是有些疑惑了,如果广成子所说的是真的,如果那许许多多的境界是真实存在的,那生命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

  是生机,是精神,还是肉体?它究竟是以怎样一种形式发展呢?本来很明显的事情,可是听了广成子一番话之后,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复杂得让轩辕如坠云雾。可遗憾的是,轩辕喜欢思索,喜欢探究这之中的奥秘。

  “生命是生机的延续,是精神和肉体的结合,它只存在于一个有形的世界,却以一种无形的形式支撑着这个世界的平衡,这便是生命。”广成子不假思索地脱口说道。

  “那生命的极限又是什么?它与精神和生机又有何区别?”轩辕再问道。

  “生命的极限是死亡,而精神与生机的极限却是超越,永远的超越,无休无止。所谓的生命,只是狭隘的,必须依附一种有形的物质,这才能延续。”广成子悠然道。

  “那也就是说没有苏醒前的天神据比不能说他具有生命,而苏醒后才能说他是具有生命喽?”轩辕举例问道。

  “可以这么说!”

  “那我们又如何才能够将他彻底毁灭呢?”轩辕沉声问道。

  “问得好,年轻人!”广成子脱口赞道,这才悠然睁开一直紧闭的双眼。

  轩辕浑身一震,仿佛被电击了一般,广成子的目光中仿佛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将轩辕的心神全部吸引住,更仿佛将轩辕的灵魂引入另一层不可揣度的空间。一时之间轩辕竟迷失了方向,只看到广成子眼里那仿佛飘浮着的云彩、耸立着的高山,以及潜藏着的深邃而广阔的大海。

  那哪里还是一双眼睛,完全是一个完整而丰富多彩的天地,有日月的轮回,有群山大海,有蓝天白云,有森林草原……简直是一个梦的世界。

  “轰……”轩辕的心头陡震,广成子的眼睛再一次合上,刹那间山洞之中光线似乎暗淡了许多。轩辕恍若做了一个离奇的梦,震惊得久久不能言语,脑海之中仍然飘着刚才所见到的各种似梦似幻的景物。

  “你看到了什么?”广成子的话又自轩辕的心头升起,与最初一样,不再开口。

  轩辕定了定神,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广成子,发现此老盘坐得如一截腐朽的木头。他的膝上竟生出了苔藓,这些苔藓与他座下的石头连结在一起。可以看出,广成子已经数载甚至更长时间都不曾在这石礅上移动过,这使轩辕更为惊讶。如此看来,昨夜广成子在梦里给他疗伤是一点也不假了。

  “我不知道,或许我只是看到了梦。”轩辕想了想,吸了口气道。

  广成子又笑了,并没有笑容,但是轩辕知道广成子笑了,他的心中清晰地捕捉到了广成子的情绪,或应该有的表情。

  “你的悟性很好,或许,你真的能够完成前人所无法完成的事情,将蚩尤和天神据比完全毁灭,使之无法再生。”

  “愿仙长教我方法,晚辈当倾力去完成。”轩辕也坐于一旁盘膝闭眸,诚恳地问道。

  “要毁掉他们的生命或许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要让他们的生机与精神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以你目前的功力和武功,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轩辕似乎已习惯了广成子用心与他对话,也不反对,只是道:“仙长指点迷津,晚辈的武功虽然仍未能大成,但却甚感进境艰难,若是如此,也不知何时才能追及天神据比与蚩尤两大魔头!”

  “对于你这个年龄来说,拥有如此功力实应骄傲,难得你还如此虚心。事实上,对于你自身武功的开发,你已经达到了极限,若是依常规去发展的话,只怕在二十年间你再无法有突破。但人自身的开发,只是最初的,真正的武学并不仅局限于自身,而是融入自然,融入天地,在自身的基础上作一个巨大的突破,这样方才是一位成功修行者的作为!”

  “晚辈不明白!”

  “你其实早就尝试过,也明白,只是你的体质仍无法跟上步伐,才使得你未能突破。”

  “我已经尝试过?”轩辕讶然问道,他不明白广成子此话所指。

  “那便是借大自然的生机充实自己的生机,而使自己在瞬间强大起来!”

  “啊!”轩辕立刻记起了自己在东山口之时,借龙丹之生机吸纳了来自地底熔岩的生机,而在一招之间击败了鬼三、土计、风绝和童旦四大高手。而他也曾借万花大阵中万花的生机来中和自己的生机和龙丹的生机,因此,广成子说他尝试过,那并没有说错,只是不知道广成子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你想起来了?”广成子的声音顿了顿,旋即又悠然地响起,“你的那些只是小乘,对付一般的高手或许有用,但是对付像蚩尤和天神据比这样的高手,却是远远不够,即使是当今的太昊、少昊,仅凭你所吸纳的这点生机也是难以应付。”

  “那晚辈该怎么做?”轩辕虚心地问道。

  “对于你而言,能做到这样子,已是难能可贵了。不过,你的体质异常好,或许可以承受我的开经破脉大法。”广成子道。

  “或可承受?仙长是说开经破脉大法是需要赌的?”轩辕问道。

  “嗯,如果因体质无法达到要求,轻则武功尽废,重则全身暴裂,化为飞灰。你可愿意赌?”顿了顿,广成子又接道:“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绝不会有人勉强的!”

  轩辕洒然一笑道:“有何不可?仙长但请施法就是。若是轩辕命该绝于崆峒,这也是天意,轩辕无话可说;若是让轩辕畏缩而不受法,眼睁睁看着天下群魔乱舞,倒不如身死崆峒。因此,请仙长不用再有任何的顾忌,轩辕一切都听仙长的。”

  “嗯,年轻人能作此想,实是天下苍生之福。不过,先不忙施法,这不必急于一时,你必须先有了充分的准备后,才能够配合老夫施法。”

  “哦,那晚辈需要怎样与仙长配合呢?”轩辕讶然问道。

  “歧富可有告诉你人体之上有哪些气穴?”广成子突然问道。

  轩辕一怔,随即点点头道:“歧伯确实教过晚辈关于人体气穴的东西。”

  “说来听听。”

  “五脏各有井荥俞经,合五俞,五五二十五,左右共五十穴;六腑各有井荥俞原经,合六俞,六六三十六,左右共七十二穴;在头部有五行,每行五穴,五五二十五穴,五脏在背部脊椎两旁各有五穴,二五共十穴;大椎上两旁各有一穴,左右共二穴;瞳子、浮白左右共四穴,环跳二穴,听宫二穴,攒竹二穴,完骨二穴,风府一穴,枕眉二穴,上关二空,大迎二穴,下关二穴,天柱二穴,上巨虚、下巨虚左右共四穴,颊车二穴,天突一穴,天府二穴,天庸二穴,扶突二穴,天窗二穴,肩井二穴,关元一穴,委阳二穴,肩贞二穴,暗门一穴,神阙一穴,胸腧左右共十二穴,大杼二穴,膺俞左右共十二穴,分肉二穴,交信、跗穴左右共四穴,照海、中脉左右共四穴,在两膝关节的外则,为足少阳胆经的阳关左右共二穴,大禁之穴是在天府下五寸处的五里穴。以上诸穴共三百六十五处,不知晚辈所说可对?”轩辕一口气将所有的穴道都念了出来,清楚利落,可见他对人体诸穴的认识倒是极深。

  广成子赞许地道:“你的记性很好,所说一点也没有错,难怪歧富常夸你聪明过人。”

  “谢仙长的夸奖!”轩辕并无喜色,他知道广成子定有下文。

  “那你可知道任督二脉的经气所发之穴有哪些?”广成子又问道。

  轩辕不假思索地道:“任脉之经气所发的有二十八穴:喉部中行有二穴,胸膺中行之骨陷中有六穴。自蔽骨至上脘是三寸,上脘至脐中是五寸,脐中至横骨是六寸半,计十四寸半,每寸一穴,计十四穴,这是腹部取穴的方法。自曲骨向下至前后阴之间有会阴穴,两目之下各有一穴,下唇之下有一穴,上齿缝有一穴。可对?”

  广成子“嗯”了一声。

  轩辕又接着道:“督脉之经气所发的也有二十八穴:项中央有二穴,前发际向后中行有八穴,面剖的中央从鼻至唇有三穴,自大椎以下至尻尾旁有十五穴,自林椎至尾骨共二十一节,这是脊椎穴位的计算方法。”

  “不错,世人皆说,打通任督二脉便能使功力贯通自如,达到极致,但今日我却要破任督二脉而开导经奇穴,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广成子悠然问道,语气平和而肯定。

  轩辕神色微微一变,他实没想到这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他也从未想过有人会破任督二脉而开导经奇穴。半晌他才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按理论,会是气脉俱损,五脏尽枯,六腑不通,那结果自然惟有死路一条!”

  “是的,那确实是死路一条,而开经破脉大法便是要在死里求生,也可以说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惟有如此才能够完全改变一个人的体质,使人与天地相互贯通,甚至是融为一体。”

  “晚辈有些不明白,人与天地是两个不同的整体,而且人只能是天地的一部分,何以只改变人体的经脉,便可以使人与天地相互贯通、融为一体呢?”轩辕惑然问道。

  “任督二脉只是能够将人体内的脉气贯通融为一体,使自身的能力开发到极限,但那始终只限于自身。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而天地的力量是无限的,人之所以无法突破自身的限制,便是因为任督二脉开通之后,自身已浑为一体,与天地所形成的一体相互排斥,这才再难有寸进,即使是偶有所进,也只是昙花一现罢了。”

  顿了顿,广成子又接着道:“比如,人是一个大海边的小池塘,而天地则是大海,在池塘中没有水之时,海水便可随潮的漫涨进入池塘,但是,当池塘之水盛满之后,海水即使漫入了池塘之中,也会全数退出,池中之水仍然没有变化。或者,在涨潮之时,池水会漫一些,但那只是一时的,而任督二脉可以看作是隔开池水与大海的堤岸,只有拆去堤岸,池中之水才能与大海融为一体,池便是海,海便是池。当然,这之中也有凶险,即池中所养之鱼可能被海中之鱼给吞噬掉,因此,在挖堤之时,先要看看池中所养之鱼能不能适应海中的生活。”

  “晚辈明白了。”轩辕不由得大为惊叹,深感广成子的比喻实在是太贴切了。

  “但人终究是人,池终究是池,大海与天地也绝然不同。人体与天地相融难道会像池水融入海水一样?那岂不是将自己完全袒露给天地,又如何能成其个体呢?”轩辕又问道。

  “这就要看开经了,人体与天地相融,只是借天地之间那无尽的生机和阴阳之气,而化为己身的能量,从而达到一种足以抗衡天地的境界!”广成子又道。

  轩辕睁开眼来,他不明白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境界,而抵达那种境界之后又会是怎样。不过,他却更关心另外一件事,于是问道:“那这样可以战胜蚩尤和天神据比吗?”

  广成子吁了一口气道:“天神据比和蚩尤也早已获悉了这种提取能量的方式,即使是你掌握了此法,也只能够抗衡他们的攻击,如要击败他们,那便要靠机缘巧合了。”

  轩辕不由得呆住了,如果这样仍无法击败蚩尤和天神据比的话,他不知道天下间还会不会有人杀得了天神据比与魔帝蚩尤。

  “那岂不是说,这个世间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战胜魔帝蚩尤和天神据比了?”轩辕有些泄气地反问道。

  广成子半晌未语,想了想才道:“可以这么说,这个世间没有人可以真正战胜蚩尤和天神据比,因为他们已经代表了这个世界的两个极限,除非有人能够突破这个世界,找到结界之秘!”

  “难道连仙长出手也不可能战胜他们吗?”轩辕仍存着一丝侥幸地问道。

  “是的,即使是我亲自出手,也仅能是两败俱伤,他们的修为并不下于我!”广成子毫不掩饰地道。

  轩辕的心不由得落入了深谷,可以说,广成子是他惟一的希望,如果连广成子也仅能与他们战个两败俱伤,那天下间又有谁能制住蚩尤与天神据比呢?如果有这两个人存在于世,那他轩辕若想统一天下,绝对只是妄谈。

  轩辕亲眼目睹了蚩尤破坏那先天八卦图的威势,别说是一个轩辕,只怕是五个轩辕也无法与之相斗,此魔不除,他确实是没有信心能够摆脱对方的阻扰。突然间,他仿佛记起,广成子刚才所说的话之中,好像还有一个方法可以对付蚩尤,不由得再问道:“仙长刚才所说的突破这个世界,找到结界之秘,又是何指?”

  广成子悠悠沉默了一会儿,道:“据我的精神和思感所探,在这浩瀚的天地之中,并不只有我们所存在的这个世界,我们所存在的这个世界就像是一间房,而这房子的隔壁还有一间同样的或者不同的房子,或是更多。一间房子的能量是有限的,如果我们能突破一间房的局限,借用两间房子里的能量,或是更多,那自然就可以战胜蚩尤和天神据比了。”

  “可是我们又如何去破开这个世界呢?难道就是仙长最初所说的天道吗?只有破了天道之门,就可以通往另外的几个世界吗?”轩辕不解地问道。

  “不,并非如此,突破天道确实需要超人的智慧,但那只是小乘,更是毫无用处的,甚至是武者的悲哀!”

  “仙长何以如此说?”轩辕讶然问道。

  “如果说登入天道,蚩尤和天神据比早就已经进入了天道,包括我,但是我们却发现那是全无意义的。尽管在你悟出这个境界之时,刹那间便可破开虚空,进入天道,但你只是到了一个不同层次的空间,在这里,你或许天下无敌,但在那里,你或许便是最差劲的一个,人人都可欺负你,因为你将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包括气候及一些无法说明的东西。因此,所谓的破开天道,只是一些不明白天道的人,对陌生事物的强烈好奇心所驱使,当你发现天道竟会让你痛苦之时,你已经无法再重返我们这个世界了!”

  轩辕·绝6终


 

 
分享到: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5
关于跑鞋和跑者的不屈不挠的耐克创业故事2
幼儿园的故事
弟子规
唯一让曹操伤感落泪的女人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6
牡丹花仙9
“年”兽的传说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