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四章 心结

第四章 心结

时间:2015/8/15 8:50:29  点击:1395 次
  陶莹闻听轩辕之言一怔,旋又道:“你是该见见她了,她一直都在蛟龙那里,不敢来见你。”

  “为什么?”轩辕一皱眉,心中微痛地问道。

  陶莹望了轩辕一眼,摇了摇头,道:“这个问题你应该亲自去问她,我是无法回答的。”

  轩辕呆了一呆,道:“好吧,我这就去见她。”

  “可是你的伤势?”陶莹担心地道。

  “没事,支撑着走路是没问题的,只是不能够与敌人交手而已。”轩辕吁了口气道。

  “要不要再休息两天再去见她?”陶莹轻劝道。

  轩辕伸手轻轻拂了拂陶莹额际的发丝,叹了口气道:“莹莹应该明白为夫的心情。”

  陶莹幽怨地望了轩辕一眼,不再出声,顺从地点点头道:“好吧,我去给你安排。不过,宫外还有很多人等着想参拜你呢!”

  轩辕不由得摇头笑了笑,他知道陶莹这是提醒他要小心,因为蛟幽曾对蛟龙偷袭过,而他此刻与普通人无异,是以陶莹才会有此担心。但,无论如何,轩辕总要去见蛟幽,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红儿呢?”轩辕又问道。

  “红姐与歧伯他们去采草药了。”陶莹道。

  轩辕怔了一下,也便没再问什么。

  △△△△△△△△△

  这段日子以来,蛟龙每天都在阳光下练功,其伤势正处于恢复阶段,但是他却绝不肯闲着,而且比谁都更勤奋,每天苦练木神的武学,其武功进境极速,几可与木青相提并论。

  此时的蛟龙已无昔日之浮躁,整个人都变得更为稳健和沉默,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副高手的风范,便连蛟梦也老怀大慰。可以肯定,蛟龙的武功定比其父更强。

  蛟龙似乎清瘦了一些,正半闭双目对着太阳静坐呢。

  轩辕的脚步声惊醒了蛟龙,但蛟龙是在听到有人呼喊“大总管”之时才睁开眼睛。

  蛟龙收息而立,若是别人他根本就不会起身,但来人是轩辕。

  蛟龙感激轩辕,尊重轩辕,他已不再是昔日争勇斗狠的蛟龙,而轩辕也非昔日不近人情的轩辕,两人抛开一切成见,可算是最好的兄弟。蛟龙知道,自己有今日之成就,全为轩辕所赐,事实上不仅仅是他需要感激轩辕,甚至整个有侨族也都要感激轩辕。

  “听说你受了伤?”蛟龙急步来到轩辕的身边,打量了轩辕一眼,关切地问道。

  轩辕并不掩饰地点了点头,吁了口气,目光却在别的地方打量了一下。

  蛟龙似乎立刻明白了其意,向里屋努了努嘴,道:“在里屋!”同时也叹了口气。

  “她……”轩辕欲言又止。

  蛟龙望了望轩辕身边的剑奴、木青、花战及凡三诸人,无可奈何地道:“或许只有你才可以解开她心头的结,一切就拜托你了!”

  轩辕双手轻轻搭在蛟龙的肩头,沉重地点了点头,叹口气道:“其实,我也应该为此负一些责任!”

  蛟龙涩然一笑,吁了口气,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轩辕点了点头,这才扭头对剑奴诸人道:“你们在外面等着我。”

  剑奴眉头微皱,但却并未太多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蛟龙也有些讶异,今日轩辕身边的高手似乎比往日多,可能是因为轩辕真的伤势颇重,这才增加了许多护卫。

  轩辕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屋内却毫无动静。

  当轩辕敲了第三遍门时,他再也忍不住,径直推开了木门。

  门没有上闩,屋子之中的光线并不暗淡。

  西宫之中的房子都极为宽敞,而且透光性很好。

  轩辕的目光巡视了一遍内厅,里面并没有人,双目不由投向了厢房,而他心头也微感一阵痛楚,犹豫了一下,举步便向厢房之中行去。

  他依然选择不敲门而直入。

  轩辕微微怔了一下,他看见了蛟幽。此时蛟幽正对着一面青铜镜而坐,静静地,如泥塑一般,背对着轩辕,茫然不知轩辕的到来,抑或她已经知道了,只是不想作声,不想作任何反应。

  “幽!”轩辕轻轻地唤了一声,蛟幽仍是没有任何反应。

  轩辕叹了口气,轻轻地掩上门,缓步来到蛟幽的背后,却发现镜中蛟幽的目光空洞如死,直直的眼神仿佛已经完全失去了灵魂,只剩下一尊美丽的躯壳。

  “幽!”轩辕吃了一惊,双手禁不住紧拥住蛟幽的双肩,低呼道。

  蛟幽似乎倏然吃了一惊,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目光稍稍地有神了一些,但却仍然没有扭身说话,只是眼里缓缓滑下两行清澈的泪水,却没有擦拭的意思。

  轩辕也不语,心中一阵绞痛,他轻柔地将蛟幽搂在怀中,双手紧紧地握住她那冰凉的柔荑,就这样蹲在蛟幽的身边。

  良久,蛟幽开始轻轻地抽泣……

  “哭吧!”轩辕叹了口气,道,“哭过了之后,一切都重新开始,再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我要用一生来疼你、爱你!”

  蛟幽抽泣得更厉害,如一只受惊的小猫,在轩辕的怀中轻轻地抖动着。

  △△△△△△△△△

  当轩辕轻拥着蛟幽行出屋子之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蛟幽的眼圈有些微微发红,谁都知道她刚才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不过,自不会再有人提这些不开心的事了。

  众人刚要簇拥上来之时,却听得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众人扭头一望,只见两名金穗剑士急步而来,一到轩辕身前,立刻躬身道:“太阳请大总管去宗庙议事,范林已有人来我熊城!”

  “哦。”轩辕一听,大喜,道,“好,就说我立刻来到!”

  那两名金穗剑士很快退了出去。

  轩辕望了望怀中的蛟幽,柔声道:“我有事先去一下,待会儿再回来陪你。”

  蛟幽依顺地点了点头。

  “蛟龙,这里就交给你了!”轩辕说完放开蛟幽,在剑奴诸人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直奔宗庙而去。

  △△△△△△△△△

  这段时间以来,虽然熊城内外喜气洋洋,但没有一个人忘了身边的危险。因此,戒备都极为严密,以防止有人乘乱而动。

  轩辕才出现在山道之上,一路上的护卫皆恭敬地行大礼,人人露出崇慕之色,几乎无人不敬服。他们皆为有熊拥有这个用兵如神的大总管而骄傲。

  一路上的熊城子民都大呼万岁,人人竞相行礼,追在后面欲一睹轩辕风采。不过,却被轩辕周围的一干高手相阻,近身不得,否则定会把道路堵个水泄不通。

  “大总管到——”轩辕一上得熊山之顶,便有宗庙卫士高呼,于是声音一直传到大殿之中。

  自大殿内立刻行出一群人,为首者正是头带高冠、姿色绝美的凤妮,她的身后则是六大长老和大祭司吴回,而身旁还有久违了地跂燕、玄计、苦心。

  “轩辕!”跂燕乍见轩辕,欢喜不已,如投林之乳燕般疾奔而至。

  轩辕也大喜,伸出双臂,一把搂住跂燕,却忘了自己功力已受到禁制,差点被冲得一个踉跄,所幸剑奴及时地在后面撑了一下,这才没有使他出丑。

  “你受伤了?”跂燕岂会感觉不到异样?急问道。

  “是你变重了,用这么大力撞我。”轩辕笑道。

  跂燕一听又羞又喜,哪还不知情郎是在与她开玩笑,但仍像个小女孩一般,依恋地挽着轩辕的手,道:“我才不管呢,这么长的日子以来,你都不想我,只撞了你一下,没揍你已是够客气了!”

  众人一听不由得尽皆大笑,便连吴回和元贞也为之莞尔。

  凤妮与跂燕早在癸城见过,自然知道他们的关系,是以并不为怪,而且两女也极为亲密。

  剑奴对跂燕也是极为疼爱,皆因当日柳静提到过跂燕,而他也明白,跂燕才是真正的君子国圣女,又与轩辕的关系极好,因此见到跂燕自然高兴。

  玄计诸人见了轩辕忙都施以大礼,虽然轩辕是有熊大总管,但却是名符其实的龙族大首领,龙族战士无不心服。

  “陶唐氏的陶基大首领也已到了城外,莹妹已与众人去迎接了。”凤妮道。

  “什么?”轩辕一听惊问道,旋即回过神来道:“怎不早说?我要亲自去迎接!”

  凤妮一听,笑道:“我们准备一齐相迎,是以,马匹已经备好,只等你来了。”

  “好,大家一齐去!”轩辕兴奋地道。要知道,陶基不仅是陶唐之主,更是轩辕的岳父,其身分、地位之高可与有熊上代太阳相提并论,自然比凤妮都要高一辈,是以众人齐出迎接并不为过。

  六大长老和吴回早就听说了陶基这个人的名字,而陶唐氏乃是当年神族五虎族之首,族中高手如云,人丁兴旺,虽不及有熊十万子民,但也是洪荒中有数的大部落,整个部落紧靠太行,甚至已经控制了北太行,无人敢小视。

  △△△△△△△△△

  轩辕诸人迎出城外五里,才见远处一队人马施施然而来,两旁更有庄义的亲兵相护。

  八大寨早就接到命令,作好迎接陶基的准备。

  陶莹却是迎出了熊城近三十里,她的那一群高手正行在前头。

  轩辕忙策马过去,见陶基果然被众人捧在最中间,陶莹正在叽叽喳喳地与父亲讲个不停呢,瞧她那兴奋的样子,不说也知道有多高兴了。

  “小婿相迎来迟,还望岳父大人勿怪!”轩辕来到队前忙翻身下马,跪在陶基马前高声道。

  “辕儿何用行如此大礼?你我翁婿应坦诚相对才是。”陶基忙下马相扶,搭住轩辕的双臂,笑意满面地欢悦道,同时仔细地将轩辕上下打量了一番。

  “岳父大人为何不早些通知小婿?”

  “辕儿受伤了?”陶基吃了一惊,有些惑然地问道。

  “岳父明鉴,小婿确实有伤在身,一切容我稍后细禀。”说着轩辕一让身,指着跃下马来的凤妮道:“这位便是有熊第十一代太阳!”

  “凤妮见过陶伯父。”

  “哈哈哈……”陶基欢声大笑,道:“见故人之女英姿飒爽,实是老怀大慰!果然虎父无弱女,看来有熊中兴定是指日可待了!”

  “谢谢陶伯父之夸,请伯父上马,回熊城再说吧。”

  陶基又与元贞和吴回诸人相继见礼之后才翻身上马,于是,陶基、凤妮、轩辕和陶莹四人并骑于前,余者皆尾后相随,同返熊城。那声势之浩大,不亚于轩辕当日自釜山归返,万民相拥,夹道欢迎……

  为欢迎陶基和龙族代表的友好到来,更是为了共商结盟大计,熊城举行了规模极大的盛宴。这确实是一个空前的盛举,而在此间,君子国的代表也快马前来。

  这正是早已商议好的,四部落率先议定一种新型和平的形式,那便是部落联盟。各部落商议了许多共同进退的方案,相互支援、补给,以共同缔造一个太平安宁的天下为核心目标;互助互利,共对大敌,同时有义务保护联盟范围内的各小部落。

  后来大家一致推举让轩辕作为各部落之间的整体协调之人,也便是遇到危机之时的总指挥,而陶基则成为联盟的总监督。

  轩辕担任总指挥自然不会有人反对,仅凭轩辕转战天下、大败天魔的声势就可以当之无愧。而且陶基也清楚他这个乘龙快婿的分量,且对轩辕的智慧极为看重,又有木神支持,他自然不会反对。君子国、龙族和有熊基本上都由轩辕统领,自然更不会有人反对。本来轩辕是要让陶基做这个联盟总指挥的,但是陶基以自己年龄渐高,不想太过操劳为由,而让位于轩辕。

  轩辕自然知道,陶基受木神影响深重,而且对他又极喜爱,这才让位于他。事实上,让陶基做这个联盟的总指挥也是当之无愧,不过他们都是一家人,也便没有太大的必要去争执什么。

  陶唐氏的高手们也人人心服,他们的新姑爷可是杀死天魔、大败鬼方的大英雄,更是在各部落之中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

  △△△△△△△△△

  让凤妮意想不到的是,结盟消息传出不到四天,便有十余个大大小小的部落闻风而至,小到一个部落数百人,大到一个部落两三千人,都派人来表示愿意加盟,有些人则是干脆依附有熊,可谓是喜事重重。

  这些方圆近千里的各部,都听说了轩辕的威名,才慕名而来。有的甚至曾依附过东夷和鬼方,但在有熊声势大振之下,皆闻风而至,只让有熊人兴奋不已,也让陶基诸人心怀大畅。

  这几天来天天议事,天天制定出一些规章和相关联盟的事宜,倒也是忙得他们不亦乐乎。

  这几日来,轩辕的伤势也渐好,歧富天天采药。不过,歧富终于想出了完全治愈轩辕之伤的方法,那便是要去崆峒见广成子仙长,求得开经破脉之法。

  轩辕本就极想见广成子仙长,自然不会反对。不过,那要稍待一些时日才行,此刻熊城事务使他脱不开身,而且联盟诸事又极为烦琐,还要制定出一些相关条文,让各部落共同遵守,共同合作,因此极为麻烦。不过,能够使事情有个着落,麻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轩辕近日来确实感到极为欣慰,熊城内外,一片繁荣,气象万新,仿佛是全民皆兵地为族中出力,有熊族从未有今日这般如此强大的凝聚力和号召力,对于轩辕和凤妮的命令,这些人是言听计从,不打半点折扣。

  熊城内外各依附的部落也都齐心协力,不仅将熊城内治理得井井有条,便是十城八寨七大营也同样井井有条,每位战士训练起来更有精神。

  不过,有熊的战斗力不再是限于有熊范围之内,因为此际有熊扩展骑兵那是非常必要的,重点也是训练骑兵。在步兵方面,熊城已足以逞一时之强,惟骑兵是其弱项。

  于是,四处寻求战牛、战鹿和战马也便成了有熊急切所面临的问题。

  轩辕并不欲藏私,已自盖山氏调来二十余位已经非常熟知马性的龙族战士,包括两名盖山氏的战士,领着有熊战士去捕捉野马。另外则是强化训练鹿骑。

  事实上,熊城附近的野马极多,只是以前并没有多少人去了解它而已。此时全民行动,又有数百战士相助,一起捕捉野马,这个行动可算是极为浩大了,当然收获也颇丰。

  轩辕已让人赶制了一些令牌和旗帜,以代表“华”联盟的象征。轩辕为联盟所取的名字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同,虽然大家也是第一次听到“华”这个字眼,但是那种象征意义却是极得人心。

  轩辕不仅要制定出条文和一些规矩,更要在各族之中选出一二个身分地位极高的人物代表联盟前来熊城议事。大族大部落则有两至三人,小部落也有一人,这些人代表联盟也代表各部落的利益,直接作联盟和各部落之间的枢纽,在各部落间施行联盟的制度和命令,也可以为各自部落向联盟提出困难,而在联盟中寻求共同的解决方法。

  轩辕则是联盟的总指挥,也可以说是首领,而陶基则是整个部落联盟的监督人,也可以说是大总管。整个联盟的机构由轩辕和众部落的首领连续商量了两日,终于定下来了。以飞鸟作为各部落传书的重要工具,另外,若有大事发生则以快骑相聚。到第五日之时,联盟的一切细则终于敲定,以后若还有加盟者,必须依此细则行事。

  事实上,轩辕对联盟的各部落也作了一番审查,他不希望这些部落之中夹有东夷、鬼方或是太昊的奸细,那样只会非常不利于联盟的发展,尤其在这种紧要的时刻。而前来联盟的诸部对外也是个秘密,只有少数人知道,甚至连熊城也不知道哪些部落加盟了。只有四大部落——有熊族、陶唐氏、龙族、君子国,是众所共知的,其他的部落则是一个秘密。

  轩辕不想泄露这些加盟部落的秘密,以免会在一个特殊的时间内遭到联盟敌人的突然袭击,这一点很得各部落的赞同。知道哪些部落在联盟范围里的人,除有熊、君子国、龙族和陶唐氏之外,其他的诸部诸族只有族中最高的两个首领才清楚,因为只要这些人能够左右全局就行。

  让轩辕高兴的另外一个消息则是,东夷果然自东北出兵攻击鬼方,还大败鬼方两阵,而太昊也回复凤妮一封信,赞凤妮是个好弟子,是个好首领。其言下之意,颇有些惭愧,更欲与有熊族休好。

  太昊的表现并没出乎轩辕和凤妮的意料之外,因为打一开始,轩辕便已料定会有这种情况出现,这只不过是轩辕的计划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而已。而且,太昊也没让轩辕失望,率众自西南攻击鬼方。

  太昊和少昊都欲征服实力已大弱的鬼方,乘天魔新丧而动,而且鬼方没有像有熊这般的坚城作依凭,所以太昊和少昊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鬼方的大首领天魔已死,刑天也受了伤,而且鬼方的高手几乎在轩辕手上折损得差不多了,虽然有十大部的兵力,却无少昊和太昊这样的不世高手,自然难是其敌。

  轩辕对这场战争可是关注得极为密切,因为他也欲施行自己的计划。

  鬼方是一块很吸引人的肥肉,无论是对哪一方来说,都是一种诱惑,轩辕自然不会放过。这几日之中,轩辕曾亲自去视察过那群俘兵,更以怀柔手段极为客气地对待这些俘兵。

  事实上,这些俘兵所受的待遇极好,与有熊子民同食,连菜也无二致。这千余人分作数十个地点,夹在一群有熊子民之中,而有熊子民活动的范围又是在七营八寨战士的保护之下。这些人对待俘兵便像是对待自己的家人那般,坦然友好。

  有熊战士并没有太过限制鬼方俘兵的自由,甚至可以让他们自由走动,不过必须有人带路,这使得鬼方战士很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已是俘虏了,因为这种生活比他们在鬼方还轻松。刚开始,他们还担心会如鬼方的那些奴隶们一般,系上镣铐干活,但是数日之后,他们发现自己只是与有熊子民一样干活,一起收工,一点不像奴隶那般苦干,而且活儿很轻松,吃喝也很好,人人都对他们客客气气、亲亲热热的,这使他们心里踏实了许多。他们也不自觉地与有熊人热络起来,干活也特别卖力。而这期间,有熊的重要人物还经常来看看他们,伤病者更是得到了特别的治疗,这哪里像战俘的生活?这种日子简直比在鬼方那苦寒之地的生活更舒适。

  轩辕亲自来看望这些战俘们,还为他们送来了冬衣、皮袄和被褥,甚至与他们一同干活,那种亲切,便连有熊的子民们都有些受宠若惊。这些战俘更是人人心服,心甘情愿地为轩辕卖命,而轩辕更向这些战俘讲了许多关于希望各部落和平共处,有熊愿意接纳任何外来部落的事,更解释了与天魔之战实是不得已而为之……

  轩辕的话更是向这些战俘发出和平的信号,使得这群战俘心神大动,本来心中的忧虑和恨意几乎全都消除。

  要知道,轩辕是何等身分,其名声之响,可谓是一时无两,杀鬼魅、杀鬼虎、杀曲妙、擒鬼三和土计,更战刑天,现又在涿鹿大败鬼方,连天魔罗修绝也在此战之中身亡。试问谁还能够比轩辕更有声望?在鬼方人心目中,轩辕几乎是鬼方的煞星,与轩辕交手仿佛是没有可能取胜。但正是这个不可一世的煞星,此刻对他们这群战俘却如此客气,如此关怀,这确实是太出人意料之外了,更让这些俘虏心中感慨、感激无比。如此人物,能为其效力,实是一种荣耀。

  鬼方的战士哪能没听过轩辕的大名和事迹?而在东夷也是让人心惊,东夷高手在轩辕手下也死伤极重,更曾在轩辕的手中损兵折将。无论是属于哪一方,都不会对轩辕的名字陌生。因此,能得轩辕亲自来嘘寒问暖,确实让这群鬼方俘虏人人感动。

  △△△△△△△△△

  近日,有熊各村落、各寨之人都将太昊和少昊如何进攻鬼方描绘得有声有色,这些自然也在鬼方俘兵中传开了,于是许多俘兵的心神不定,有时候发呆,有时候叹气……

  轩辕自然知道了这个消息,战俘们的反应没有一点逃过他的掌握,而轩辕也知道时机已到,他实没有必要再去等待。

  于是他立即下令,召集所有的鬼方战俘,将之领入熊山之顶的平台聚合。

  轩辕的命令传达下去,很快就把近千鬼方战士集合在一起。

  这些鬼方战士有些疑神疑鬼,不知道熊城之中的人究竟想干什么。不过这是他们第一次进入熊城,而熊城的子民和战士也没有对他们有任何的歧视。

  轩辕并未对鬼方战俘如何,他只是依照自己最初的计划,释放这群鬼方战士返回自己的部落。当然,这些人中愿意留在有熊的,自可留下,若想回部落接家人和族人同来的,有熊族也表示欢迎,更愿对这些人予以保护。不仅如此,每个回部落的战俘还可以得到有熊族赠送的干粮和武器。

  所有的战俘都未曾想到轩辕竟如此好说话,而且如此体谅和理解他们的心情,禁不住尽皆三跪九叩地感谢大恩,更发誓要与有熊和平共处。这些人算是真正地服了轩辕,服了有熊。

  有许多人对轩辕的做法有些不解,但却无人反对。对于轩辕的决定,有熊族的子民和各城战士都绝对不会怀疑其重要的意义。至少,到目前为止,轩辕的任何决策都没有让人失望,取到的成效是众所共睹的。因此,就算有人不解轩辕的做法,也会予以强烈的支持。

  事实上,轩辕意识到的东西若不经反复提示,别人很难理解。因此,表面看上去,轩辕似乎是东晃一招,西晃一招,毫无章法可循,但是等众人明白过来之时,他所办的事情已经有了很好的效果。因此,在熊城中的人,总是频频看到轩辕所取得的成绩,而忽视了轩辕在很早之前便埋下的伏笔。也因此,轩辕也便在所有人眼中显得更为高深莫测。

  所谓的圣人,便是一个思想远远超前的先导,拥有着别人所没有的智慧和先见,而轩辕便是有熊的圣人。

  或许,轩辕的武功不足以盖世,更无法与许多人相比,但是生存在这个世界,正如轩辕所说,并不仅仅需要武力,更要智慧和运筹帷幄的能力。在许多时候,集体的力量才能够发挥出外人所难以想像的作用。

  洪荒之中,诸族散落如星缀天幕,无论是与大自然相搏还是部落之争,所需要的都是集体的力量,只有当集体的力量强大到无人可比的情况之下,那才是真正的强大。正如雄狮虽勇,虽然强大,但是却无法逃过猎人之捕杀,这便是集体力量与个人力量的区别。

  轩辕对洪荒的法则掌握之透彻,远远超过了他的年龄,他深刻地了解如何才能够让自己生存得更好。

  这群鬼方的俘兵竟有两百余人愿意留在有熊不再返回鬼方,另外愿意回到鬼方的,轩辕便送给他们一些干粮和刀箭之类的兵刃,基本上是这群人最初作战时的装备。于是这近八百人的鬼方战士在许多有熊人的相送之下离开了熊城,更有百余名战士为其开道,准备将之送出十大联城。

  战俘们临出熊城之时,再向轩辕和凤妮跪下行了大礼,这才与那些和他们相处了近十日的有熊子民挥手道别,倒是颇有一种背井离乡的味道。

  轩辕将之看在眼里,却喜在心头,因为他知道这件事的影响一定会加速各部落的依附,甚至争取鬼方诸部最有力的支持。到时候就算少昊和太昊征服了鬼方,他们也会惊讶地发现,其实鬼方已有大部分实力全都投向了有熊,他们只是做了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只要想到那种结果,轩辕便想大笑一场。

  △△△△△△△△△

  轩辕致书高阳氏和有虞氏,希望能得这两大部落的加盟,如果能够争取到这两个大部落加盟的话,那么这个部落联盟将会更稳固和强大。

  轩辕并不会与夏后氏、高辛氏勾通,因为这两个部落都已分属太昊和少昊,如果他再横插一脚的话,与太昊之间肯定会很快翻脸,而且夏后氏和高辛氏也绝难同意联盟之事。

  轩辕派出有熊和陶唐氏两名极有身分的长者尚九长老和陶庸长老亲自前往,更带了二十余名亲随高手。

  高阳氏与有熊乃是早就相好的兄弟部落,施妙法师便是高阳氏的人。只不过,施妙法师却身死有熊,又有偷河图洛书之嫌,使两部落之间多了一层阴影。不过,如今有熊主动前去稍加勾通,应该不难和好。而有虞氏与高阳氏早已联合,能说服高阳氏自可说服有虞氏。

  至于事实上有熊是否真能说服高阳氏和有虞氏的加盟,轩辕不敢抱太大希望,但是拉拢高阳氏和有虞氏却是势在必行的。无论是采取何种手段,如果无法让高阳氏和有虞氏加盟的话,有熊和部落联盟则很难再向南方推移,否则势必与高阳氏、有虞氏的利益发生冲突。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又难免要发生战争了,而这是轩辕所不希望看到的。

  当然,战争总是难以避免,但是能够尽量少发生战争那自是很好。因此,轩辕仍会极力与高阳氏、有虞氏交好,这也是对抗东夷的一种战略部署。若能争取高阳氏和有虞氏,则能够对东夷的整个西北面进行环绕封锁。若再自阪泉出击三阿,则又完全可以把东夷隅封一角,切断其与北面的联系,再逐步吞食东夷。

  如果有熊能得到高阳氏和有虞氏的加盟,则南抵河水,侧控济水,与夏后氏隔济水相对,再加上有共工氏相辅,有熊联盟完全可以隐固西部防线。而有虞氏则与共工氏隔太行相辅,可对轩辕的部落联盟控制西方诸部落大有好处。因此,高阳氏和有虞氏实是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价值。

  △△△△△△△△△

  “我觉得此刻我们应该乘少昊倾力争夺鬼方之际,向他的后防出手,让他首尾难以兼顾!”凤妮认真地道。

  “太阳此话有理,此刻我们有熊已经与外界结盟,已无后顾之忧,应该是倾力对付东夷的时候了。”元贞长老点头赞同道。

  “以我们的兵力,快速征服东夷的一些小部落应该是手到擒来,我们可与他们速战速决,即使是少昊回返,但一些事情已成定局,他也无可奈何。不知轩辕的意下如何?”凤妮向轩辕询问道。

  轩辕含笑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想法,昨天我还与伯夷父商量了这个问题,我打算分出两路战士出击,再以一路接应,外合龙族战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去对付东夷诸部!”

  “哦,大总管真是有熊之福,竟早就想好了策略。”元贞由衷地敬服道。

  八寨之主也不禁大为敬服,不过七大营显然早已知道轩辕的决定,因为对外之战,主要作战的兵力乃是来自七大营和山海战士,轩辕欲对外动武,首先就得与七大营商量。不过,七大营的几位统领对这位有熊军事大总管那可是心悦诚服,没有一点异议。

  此刻的有熊名震天下,比之百余年前的声威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至少当时仍有神族抢了有熊的风光,而且有熊只能算是神族的一个附属。但是,今日的有熊却绝不相同,神族四分五裂,瓦解成大大小小成千上万的部落、氏族,已无再可与有熊声势相比的部落了。但是在几个月前,有熊族却只是处处受制,低调得让人有些泄气,一切的斗争仿佛都只是在内部发生,一旦对外,立刻大败,这几乎让这个大族的子民失望颓丧之极。但是当轩辕一出现在熊城之时,每天都似乎有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

  轩辕一入熊城,便力擒杜圣、齐威两大高手,让熊城内外子民耳目一新,更为死寂的熊城平添了许多的激情。而后大战齐充,成为有熊英雄、太阳圣士,再便新成立山海战士,这也吸引了有熊所有人的注意力。后来,杀偃金、杀奄仲、伤风骚、杀曲妙、擒鬼三、杀鬼魅、擒刑天的胖瘦两神将、战刑天……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激动人心,而最让所有人激动和振奋的却是轩辕以少量的兵力大破风魔骑,诛杀天魔罗修绝,让鬼方步卒全军覆灭,这便定下了轩辕在有熊不可动摇的地位。有熊人从未有此刻这般激情四溢、斗志昂扬过,无论老少妇孺,仿佛只要一声高呼,便可以拿起刀剑冲锋杀敌一般。不过,此刻有熊的武风极盛,人人习练骑射搏杀之技,仿佛他们将要走上战场与敌人大战一般。

  这种欣欣向荣的景象让每一个人都大为欢喜。

  有熊子民们白天劳作,晚上和早晨操练,两不相误,这好像成了一种流行的风气,这是因为有熊子民听从了轩辕的话:“强族先强民!”只有每一位子民都自强起来,这个部落和民族便会自然强大。

  如果一个部落的每个子民都能上阵作战,而且英勇无匹,试问哪个外族能不畏之三分?哪个外族能轻挡其锋?如果每一个人还擅于劳作,那这个部落又岂有不富有之理?

  七大营的战士和八大寨的战士每日都有半天劳作之时,这是轩辕的规定。使战士与群众相结合,半天操练半天劳作,这样甚至不用宗庙分派粮食,他们自己也能够自给自足。

  熊城护卫却是分成两组,两组轮流守城。不守城的一组则出城开荒、种地,而且也与七营八寨的战士一样,劳作半天训练半天。只有十大联城的战士的劳作时间短一些,因为他们要防御外敌。

  轩辕的这番安排,确是一种极为大胆的改革,但这也使得战士子民之间联系得更紧,相处得更融洽,也同时使宗庙的负担减轻了至少一倍。

  当然,这些战士随时都可以调集起来对付任何突发之变,皆因这些人劳作和操练都是同时进行的,只要将每一营之人分成两组就行。若在非常时期,甚至可以分为三组,时时刻刻都会有至少是有熊总兵力五分之三的人在紧张防备着,余者皆在劳作,亦或是休息。

  轩辕有时候以身作则,过去与战士们共同劳作,这更激励了战士们的劳作热情。在轩辕的带动之下,熊城中的一些重要人物,比如像长老、大祭司之类的也偶尔会与战士们同作同息,除凤妮因身分不同不会去劳作外,余者皆会偶尔出巡一次。而在熊城之中,由齐充为首所训练的死士是根本不用劳作的,他们甚至都不必与外人相见,只有有熊几个重要人物才有权对死士进行检阅。但能够支配死士的却只有四个人,他们是凤妮、轩辕、伯夷父和齐充。而元贞长老和吴回都无权直接支配死士,必须经过凤妮的同意方可让齐充调人。

  这批死士是直接由凤妮和轩辕支配的,而在熊城中不用劳作的还有宗庙卫队和太阳战士,这些人时时刻刻都得保护城池安全,因此便有了他们的特权。

  此刻,轩辕却是要分出三路作战人手,有熊又立刻处于特殊状态。

  “那轩辕准备调用多少人手呢?”凤妮问道。

  “三千!每组一千精兵,各配四百骑兵!”轩辕淡淡地道。

  “我们的骑兵属于弱项,这样能行吗?”凤妮有些担心地问道,她是有自知之明的,说到鹿骑,有熊战士比之东夷和鬼方就要逊色许多。

  “凤妮不必担心,虽然我们的鹿骑相对比较薄弱,但是我们有新得来的战马。这些战士昔日有骑鹿驾牛的经验,对新得的战马掌握速度极快,尽管尚不熟练,比龙族战士有着极大的差距,但是若对抗东夷的快鹿骑,绝对有过之。因此,在前攻的两路人手的骑兵之中,我准备各布下一百骑战马、五十骑战牛,余者皆以鹿骑相应。而后方接应的则配以一百骑战牛、五十骑战马,余者皆以鹿骑辅之。外有龙族战士的骑兵接应,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何况,东夷的快鹿骑大部分已调至塞外追杀鬼方了,应不会有多少快鹿骑留下。就算有,又如何是我们这一千余骑的对手?怕就怕他们不出动,只要一出动,我们就可让其全军覆灭!”轩辕自信地道。

  每个人都绝不会怀疑轩辕所说,他们最厉害之处便是有龙族战士这一支神出鬼没的战士相助,这可是一支比东夷快鹿骑更可怕的精锐之师。


 

 
分享到:
风流女皇武则天长寿秘笈 养面首采阳补阴
1各得其所
“年”兽的传说
鲜为人知 一度让唐玄宗神魂颠倒的“洋贵妃”
自羲农 至黄帝 号三皇 在上世56
昔孟母 择邻处 子不学 断机杼3
青赤黄 及黑白 此五色 目所识25
安妮·莉斯贝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