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六集 第一章 求生的欲望

第六集 第一章 求生的欲望

时间:2015/8/15 8:44:26  点击:1372 次
  鬼虎的精神也振作起来了,还有三里路……两里半……两里……好惊心动魄,柔水的骑兵却只剩五六十丈的距离就要追上了。但鬼虎知道,柔水诸人要超越这五六十丈的距离实在是不容易,而他此刻与自己的战士只剩下一里半地了。

  天魔的眼中也放出了光彩,他从来没有这一刻这般深刻地体会到生命的可爱,从来没有这一刻这般深刻地体会到死亡的可怕,求生的欲望和生的希望让他振奋,让他欣喜,让他快慰。只有经历了死亡挣扎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生的快乐。

  “轰……得得……”突地蹄声更烈,仿佛天地一刹那之间摇晃起来,四面八方都是震耳欲聋的蹄声。

  天魔和鬼虎的脸色都变了,变得如死灰一般难看。

  眼看风魔骑就要接近之时,突地自山丘的两旁各杀出一队速如闪电一般的骑兵,直迎向风魔骑。那如虹的气势在高扬的尘土映衬之下,竟有让天地色变的威势。

  是轩辕的骑兵!是有熊族的鹿骑!这些人竟然截断了天魔与风魔骑会合的道路。

  “嗖……”鬼虎惊骇若死之时,一支劲箭自其背后准确无误地透入他的后胸。

  鬼虎惊天动地吼了一声,一头栽下青牛之背。

  天魔如妖兽一般,痛苦地低吼了一声,他心痛,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徒儿死去,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悲愤,但却知道,此时他根本就不可能有时间去为之伤悲,因为保命要紧!不过,也就在此时,他感到一股强大的气势紧紧地锁住了他。

  天魔吃了一惊,抬头向侧望去,只见一骑骏马背上迎风立着一衣裙飘舞的女子,而强大的气势正是自此女的身上散发而出。

  天魔吃惊的不是这个立于马背之上的女人,而是这个女人手中的一张极为奇异,仿佛注满魔力的大弓。

  弓背晶莹,弯角碧绿,弦丝金黄,弦上之箭乌黑发亮,所有的气势和杀机全都凝集于此箭之上。

  “啸……”那女人一松手,乌黑的箭矢化成一道虚光,仿佛将整个天地撕裂了一般,发出尖锐刺耳之极的弦响。

  在听到声音之时,天魔只感到胸前如被巨雷劈中一般,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透过青鳞甲,直入体内,而后他身不由己地被这股力道带离了犀渠凶兽的背部。

  “魔尊……”一声凄厉的嘶吼和震天的蹄声是天魔在人世间最后所听到所感到的信息。然后,他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一代魔尊便如此不明不白地含恨而去,结束了他一生的正是神族十大神兵的极乐神箭!而那足踏马背、迎风而立的女子正是极乐神箭的新主人——满苍夷!

  天下间,也只有极乐神箭才能够有此威力,穿透天魔的躯体。

  天魔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竟会就这样惨败于一个后生小辈之手,而且还败掉了自己的生命。

  天魔败了,不是败在武功上,更非败在兵力上,他败只是败于轩辕的智慧,败在他的轻敌和大意,这便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仅一时的糊涂而败掉了全部。

  罗修绝并不了解轩辕的性格,事实上,轩辕绝对不会是一个喜欢死守之人,因为他明白,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在轩辕所有的记录之中,基本上都是主动进攻。所以,他绝对不会像蒙络和创世之流那般死守阵地,只是他会巧妙地给人制造错觉。

  只要是正常人,便会以为要设伏兵定是在最险要之地,包括天魔也这么认为。三沟连环峡之中,轩辕却偏偏选择最不危险的一道虎跃谷伏击,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极度的意外。事实上,在轩辕这样安排伏兵之时,连伯夷父和凤妮都不赞同,认为最好的伏击之地是铁门峡,但轩辕却定要将伏兵设于虎跃谷,而且还高深莫测地不予解释。

  事实证明,轩辕的部署是如此的绝妙,简直是无可挑剔,而天魔正是因为轩辕这种反常的部署而尝到了有史以来最惨的败绩。

  天魔之死,那群风魔骑全都看在眼里,所有的人在刹那之间都几乎呆住了。天魔在他们的心目中几乎等同于神,但是这个不死的神居然在他们的眼下死去,可想而知,这对他们的打击是何等的巨大!

  这两组横杀而出的骑兵正是轩辕自屯马谷所调来的两百五十骑中的两百骑,由跂云和郎大各领一百骑,自两个方向截杀而出。而这两组骑兵之后,各夹有熊的一百鹿营战士,兵合一处,足有四百骑。而此时柔水诸人的数十骑也自望风沟中杀出,一时之间,气势如虹!而风魔骑则因目睹天魔和鬼虎身死,人人锐气尽精,斗志大减,哪里还有恋战之心,竟被杀得七零八落。

  有熊族也有所谓的鹿营,但只是专门驯鹿的营地,若要组军的话,却还需自各营中抽调人手。

  有熊族因有坚城死守,反而不如东夷和鬼方那般重视骑兵。因此,有熊最怕的便是与东夷的快鹿骑和鬼方的风魔骑在平川丘陵上作战。这一次轩辕自各营中抽调了总数在五百人的兵力充实鹿营听候调动,这些人虽然比之鬼方的风魔骑和东夷的快鹿骑差,但是在紧要时刻却可成为速援之师,而且能够助涨骑兵的威势。因此,轩辕此次也动用了这基本上不怎么重视的有熊骑兵。

  事实上,这些骑兵也起到了许多的作用,他们跟在战马之后厮杀,竟然也勇悍无比。

  风魔骑在郎大和跂云的铁骑冲击之下,阵脚大乱,而有熊鹿骑则乘乱大杀特杀。最为让风魔骑心惊的是柔水等高手可怕的杀戮,几乎是没有人能够与这些高手相抗衡,虽然这些风魔骑中也有高手,但却没有轩辕一方多。而满苍夷是一个根本就不需借助战马的人,简直如幽灵般,自这头战牛背上落到那头战牛背上,她所到之处,根本无人能阻。

  风魔骑大败而退,被柔水诸人苦苦追杀了三十余里,最后仅剩数十骑狼狈而逃,刚好与魔奴那几十骑会合,加起来不到一百骑败逃回鬼方。

  叶皇和柔水两路人马会合,合兵五百余骑,战马共损失了近百骑,战鹿却损失了两百余骑,但骑士的伤亡仅两百余人,可谓是大战告捷。

  “立刻撤兵返回熊城!”满苍夷抖出轩辕的大令,阻止众骑继续狂追魔奴诸残兵。

  叶皇和柔水皆带住缰绳,他们不明白轩辕何以不直接挥军北进,直取荤育。

  军令不可违,虽然众人斗志高昂,更欲长驱直入,但却不能不遵轩辕的号令,此战主帅仍是轩辕!

  “灵鸠!”此时突然有人低呼了一声,同时一声尖啸。

  一声鸠鸣,黑影自天空疾落而下,一只巨鸠落于一人肩头,此人正是始鸠部的一人。

  “有首领的急令!”那汉子忙解下灵鸠脚上所系的帛布,跃下马便递予了叶皇和满苍夷。在龙族战士的眼里,满苍夷和叶皇才是首领,而有熊族的人是附庸。

  事实上,这次战斗的主帅是轩辕,但各组的统领却是分由叶皇、柔水、陶莹、虎叶、蛟梦、叶七与另外一名有熊刀营的统领李季担当。不过,轩辕在事先已经定下密令,骑兵会合后,轩辕不在,叶皇可代理一切。而满苍夷则是特殊命令传达人,若有特急命令,则以灵鸠传信。

  叶皇一看帛布上所书,立刻下令道:“陶莹、剑奴、叶七听令!”

  陶莹、剑奴和叶七神色一肃,齐应道:“在!”

  “你们三人速领两百骑自南面绕过三沟连环峡,伏于熊岭南侧的小道附近,若见鬼方败兵,立即封堵,不得有误!”

  陶莹、剑奴和叶七三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喜色,然后大应一声“明白!”,立刻领着人马而去。

  “虎叶、火烈听令,你二人领人马一百,伏于熊岭北侧,遇到鬼方败兵立即冲杀!”叶皇吩咐道。

  虎叶并不会摆任何姿态,事实上,他对轩辕的一切安排几乎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无论是哪一道算计都是那么精准有效,一切的结果仿佛早在轩辕的意料之中,这怎不让他佩服?更为有这样的儿子深感骄傲和自豪。作为父亲,能够鞍前马后地为儿子出力,那也是一种幸福,是以他欣然领命而去。

  “苍夷领五十骑,伏于公羊沟,只要能袭杀对方的主帅,便立刻撤回熊岭!”叶皇又扭头吩咐道。

  满苍夷其实也过目了那帛布之上的命令,因此知道这是轩辕所设下的几路伏兵,只是主将则由叶皇亲自安排,她自不会再有任何异议。

  事实上,此刻无论是有熊战士,还是龙族战士和君子国战士,都似已融为一体,都对轩辕的安排敬若神明,丝毫不加怀疑。试想,除轩辕之外,谁能够以至少比鬼方少一倍的兵力打败鬼方的风魔骑?而且轩辕所布下的是步骑相杂的战士,而鬼方全都是精锐的风魔骑。能以这种良莠不齐、东拼西凑的兵力几乎让两倍于己的风魔骑全军覆灭,而己方却伤亡如此之轻微,这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更何况,便连与太昊、少昊并称三大无敌高手不死神话之一的天魔也惨死于此战之中,如此骄人战绩足以惊天动地,名震洪荒!是以,每个人对轩辕所发布的命令敬若神明,更是斗志昂扬。

  △△△△△△△△△

  熊城之中的气氛非常紧张,谁都在担心涿鹿此战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事实上,有熊族之中,所有的人都不敢真的相信只凭轩辕就能够战胜天魔罗修绝。

  熊城之中虽然对轩辕抱着极大的期望,但他们比谁都清楚天魔罗修绝的可怕,这个不死的魔头简直是一个神话。近百年来,他已很少亲自出手,但今日却亲自出手,这怎不让人担心?

  是的,尽管轩辕也是个极优秀极勇敢而极机智的高手,但没有人会相信,轩辕的武功可以与天魔相提并论,就算轩辕真的能够击杀鬼魅,战刑天,杀奄仲和偃金,但是天魔罗修绝怎是鬼魅、奄仲之流所能相比的?当今之世,只有太昊、少昊、蚩尤堪成其敌,余者皆如何能比?何况轩辕只是应时而起的后生小辈。

  即使是蒙络,创世在世之时也不敢与天魔正面交锋,而轩辕此次调动的人手不过三千,他能够与天魔抗衡吗?

  想到天魔大败轩辕,而后长驱直入熊城,便不能不让人心寒。要知道,天魔对有熊的威胁是百余年来未变的,轩辕所带来的斗志却只是一时的。在许多人冷静下来之后,便不能不思索轩辕与天魔之间的差距。

  其实,不仅仅是熊城之中的人担心,便是熊城之外的有熊子民何尝不在担心?虽然这些人热爱自己的英雄,但是却是无能为力,只能在家里祈祷,甚至有些人已准备好了行囊,以便在一听到坏消息之后,立刻携带妻小远去。与其在此等待凶残的鬼方人来掠杀,倒不如早早离开,他们对十大联城也都没有了信心。

  七大营、八大寨中所有战士何尝不心急?不担心?但是他们早受过轩辕的严令,不能擅自离职,不仅如此,还要对任何出入熊城路口的人严加盘查。七大营虽然各被轩辕调走了三百人,每个寨也调走了五十人,但是七大营仍然有着强大的力量。轩辕交给他们的命令是,任何企图不走八寨而越寨至熊城的人,都要予以逮捕,反抗者格杀,非有熊子民者格杀。

  轩辕给他们所下的两道格杀令,使得七大营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在这种大战前夕,他们确实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轩辕基本未调动熊城护卫军,只是自当中抽调出两百人用于城外巡逻,协助七大营加强熊城的防守。

  熊城之内的一切都依旧,但人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一种外在的假象,人人内心紧张是免不了的。不过,熊城之中有六大长老和大祭司吴回等人坐镇,也能稍安人心。要知道,即使轩辕失手,熊城凭其坚城也可以守住,加上各方的人手,熊城之中至少还有三千可战的精锐战士。可以说,精锐全都在这座重城里,还算是能够安定人心。

  不过,太阳生病却是熊城之人的一大心病,在这种要命的时候,太阳凤妮居然生了病,自然让人有些着急。尽管宗庙解释,太阳只是因为累了,稍染风寒,休息一两天就没事,却仍不能让人释怀。

  十大联城并没有动静,但并不是表示一点也不担心。

  十大联城中的各路人物都心悬得极紧,所以他们在等待结果,等待轩辕战捷的消息。

  伯夷父虽然是一个极为稳重的人,但他此刻也有些不安了。他在等待轩辕的消息,这是他与轩辕所约定的,也是轩辕再三叮嘱的。无论轩辕传回的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他都必须遵行。

  事实上,最担心的人仍是伯夷父,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轩辕此刻身边的力量。熊城内还以为轩辕的身边会有三千人左右,但伯夷父却十分明白,轩辕真正调出城外的人仅一千五百人,而真正与天魔交手的却是千人不到。或许加上一些来自龙族的战士、君子国的战士等外援,十大联城之外的总兵力也仅在两千左右。此刻,有熊真正的人手却掌握在伯夷父的手中。

  整个有熊,最清楚轩辕一切部署的只有四个人,一个是轩辕自己,一个是太阳凤妮,一个是伯夷父,另一人却是叶皇。

  伯夷父身为有熊军事副总管,自然清楚轩辕在熊城外所布下的每一支属于有熊族的战士力量,他惟一不十分清楚的便是来自龙族战士和君子国的战士,因此他比别人更多了许多的担心。

  伯夷父深知天魔的可怕,更知道鬼方风魔骑是如何的凶悍,而且此刻鬼方所动用的兵力数量,他也知道了一个大概:据来自鬼方内部的密探所报,鬼方至少动用了五六千人手,其中仅风魔骑就出动了一大半,足足出动了一千七百余骑,仅有一千骑尚留守在鬼方。另外,鬼方鹿骑增援队也出动了六七百骑,步卒更是三千以上,可见鬼方确实是准备大举进袭有熊,而且是下了狠心,以轩辕这千余战士又如何能在涿鹿之地与天魔抗衡呢?论武功,有熊没人是天魔的对手;论实力兵力,轩辕更不足以与天魔抗衡。虽然轩辕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但伯夷父知道轩辕自己心头的苦处。

  凤妮也很明白轩辕心头的苦处,但轩辕却是不能不赌上这一把,而且伯夷父和凤妮也难以相助。他们明白轩辕之所以不全领三千多战士,而留下伯夷父屯兵两千于壬、辛两城之间听命而动的意图。

  轩辕绝对不是一个好战而无谋的娃娃,更不会忽略任何可能存在的危险,这从轩辕对伯夷父和凤妮的叮嘱便可以看出来。

  轩辕出征之前,再三叮嘱伯夷父和凤妮:如果他有什么不测,则留守的二千战士只能坚守不出,绝不可以分一兵一卒相救和支援,同时立刻下令坚守十城,小心防范东夷和鬼方的进攻偷袭,甚至包括太昊的三苗军,只有死守坚城这才能够暂时稳住有熊。同时再立刻派人联盟陶唐氏,结盟君子国,合兵龙族战士,以解有熊之围,更要极力稳定军心和民心。当然,如果侥幸获捷,伯夷父则应倾所有兵力,结辛、壬两城与甲城三城的兵力,全力出击驻于辛、壬两城城外的鬼方战士,与轩辕预伏于辛城外西北十五里处的八百战士四面夹击悄悄潜伏在辛、壬两外之外的鬼方步兵。

  鬼方的兵力调动自然无法瞒过轩辕,要想探得鬼方兵力的分布,只要以灵鸠去探便可,而且很快就会得到精准的答案。因此,鬼方虽是秘密行事,但是仍然在轩辕的算计之中。而且,鬼方内部已经被成功地按插了轩辕的人手,一些重要的情报早就已经送到了轩辕的手中。

  伯夷父怎会不知道轩辕所分析的问题呢?若是轩辕有失,东夷定也会乘机来偷袭有熊,至少也会是与鬼方平分有熊,那时熊城人心大乱,军心动摇,伯夷父若不及时安排的话,有熊很可能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被瓜分。若那时伯夷父领兵而出的话,或许能够将鬼方驻于辛、壬两城外的军团击败,但那时恐怕也来不及安排后事了。

  这也是轩辕为何会抽调七营八寨的兵力而不动十大联城的原因。轩辕不动十大联城的实力,是怕东夷偷袭不动熊城护卫军,是想在万一失利的情况下,熊城仍有稳守的力量。在这种四面危机的情况下,根本就不能够作大的调动,更不能顾头不顾尾。这就使得轩辕若想痛快地打一仗,却不能调动太多的兵力;不痛快打一仗,又无法完成雁菲菲的遗愿。这便是轩辕的苦处。

  伯夷父和凤妮都明白轩辕的这些无奈,但是他们也无法改变这种局面。因此他们只有企盼,并为轩辕祈祷,也是为有熊族祈祷。他们害怕听到坏消息。如果把轩辕此刻兵力分布情况告诉宗庙的六大长老,那熊城只怕会翻了天。所以,轩辕只让有限的四人知道了他这次兵力的部署,这也是一种保密的手段。

  “灵鸠传信到!”

  伯夷父如触了电一般弹了起来,而其身边的另一人比他更紧张。

  “快,拿给我看一下!”伯夷父身边那名打扮成卫士模样的人急不可奈地叫道。

  伯夷父望了他一眼,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冲进来报信的人正是龙族战士韩雁,他讶异地看了一眼伯夷父,又看了看那护卫模样的人,手中的竹筒不知道给谁,因为伯夷父没说,而那卫士也有些奇怪。

  “先给他好了!”伯夷父道。

  韩雁讶异地打量了那卫士一眼,有些不服气地将信筒递了过去。

  那卫士接过竹筒,迫不及待地抽出竹筒中的布帛抖手一看,霎时兴奋得几乎是欢呼道:“是轩辕的字,没错,是轩辕写的!”

  伯夷父和韩雁顿时傻了,像是在梦里一般,只剩下那卫士有些激动地将帛书送到伯夷父的面前,重复着“是轩辕写的,这是真的”这句话。

  半晌,伯夷父方捋须放声大笑起来,像是突然如获至宝一般。

  韩雁一时也兴奋雀跃,但他却有些骇然地望着那卫士,疑惑地问道:“你是圣女?不,不,你是太阳!”

  伯夷父和那卫士突然相视望了一眼,原来凤妮高兴之下,竟忘了掩饰声音。半晌,两人才再次开怀大笑。

  “传我命令,点烟为号,立刻出击!”伯夷父大喝一声。

  辛、壬两城城门大开,两城各分出一半兵力合而自西侧翼进袭。辛城只留下伯欣以一百人留守城中,而杜修则率四百早已安排好的战士自东侧翼而出。于是,伯夷父领兵两千,全力冲杀而出。

  狼烟升起,自数十里之外也看得清清楚楚,鬼方的步卒也自然都看清了,同时更明白有熊有变,也禁不住都紧张起来了,他们不清楚有熊究竟在弄什么鬼,但是却在小心戒备着。

  鬼方战士确实估对了,片刻之间他们便已看到壬城和辛城方向尘土飞扬,显然是有大批人马杀来。正当他们准备应战之时,蓦地,在他们营地的后方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同时更是蹄声四起。两路快骑如旋风般地杀了出来,一路是叶皇的快马回袭,另一路则是轩辕早已安排好的那八百战士之中的二百骑快鹿。他们与叶皇自两个不同的角度,如一把剪刀般直入鬼方战士的营地。

  叶皇和柔水犹如猛虎出闸,见人就杀,见营就挑,不作丝毫的停留,只让鬼方兵卒措手不及。鬼方虽然也在营地周围布下了警哨,但等警哨将消息传出之时,叶皇的劲骑与有熊鹿骑已经杀到。

  原来,叶皇在下令安置好一切后,立刻领着一百五十骑飞速赶回,路上并没有半点停歇。而此时,刚好看到壬城之外燃起的狼烟,也便立即挥军杀到。

  鬼方虽然在十大联城外驻扎了两千余步卒和五百鹿骑战士,但是他们根本就未曾料到自己的背后竟会杀出这两路奇兵,而且速度如此快捷,等鬼方那五百鹿骑战士反应过来时,叶皇和另一组有熊鹿骑已经杀入了鬼方战士的阵营之中。

  鬼方五百鹿骑大惊,迅速追截叶皇和有熊鹿骑,他们不追还好,这一追截,立刻更将鬼方战士的阵营搅得大乱。

  叶皇一看,哪还不乐?于是一带马首,领着一百五十骑在鬼方战士的营阵之中横冲直撞。这些鬼方战士哪里能挡!叶皇所到之处,敌人纷纷走避,本来这些鬼方战士还在防备有熊方面的袭击,此刻几乎是乱了套,虽然仍然对有熊方面防守着,但已人心大乱。

  “杀杀杀……”伯夷父跨乘青牛首先杀到,跟在他身后的是五十名伯夷族的勇士,人人跨乘青牛,见人就杀,如同凶神。

  “杀……啊……”四面八方全是有熊战士,有熊的战士如潮水般涌来,鬼方已乱了阵脚的阵形哪里经得起这四面八方强烈的冲击,一时之间不知究竟是应付哪一方好,在气势之上顿时蔫了一半。几路主帅一时之间也调整不过来,虽然他们极力想呼喝鬼方的战士镇定,但是,哪一方刚镇定,叶皇的劲骑便冲向哪一方,几乎让那几路统帅气得鼻子冒烟。而叶皇和柔水的联手之击,根本没有人能够相阻,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直来直去。

  “天魔已死,降者不杀!天魔已死,降者不杀……”一阵巨吼再次自鬼方营地的后方响起,一队百人左右的骑兵再冲过来,为首之人竟高举着一根大竹竿,竹竿上再横绑一个竹杈。

  鬼方战士不看则已,一看全都魂飞魄散,只见竹竿之上所挑的不是天魔罗修绝的袍甲又是什么?包括天魔那顶形似麟角的头盔,这怎不叫鬼方战士魂飞魄散?他们怎么也没有料到,被他们敬为神明的天魔竟然也死了,若不是死了的话,怎么会被别人取去盔甲?

  再次杀来的人正是少典神农,他们所乘的坐骑全都是缴自风魔骑的战牛,只看这声势、这架式,纯粹便是欲惑乱鬼方的军心。

  “天魔已死……天魔已死……天魔已死……”

  呼喊之人不再只是少典神农那一百骑,叶皇诸人立刻明白少典神农这一手的用意,也不由得跟着高呼起来,一边高喝一边冲杀。

  “天魔已死,降者不杀……”这声音便如空气一般,在战场上空弥漫开来。

  有熊战士无不精神大振,斗志狂升,人人喊着相同的口号,一路狂杀过来。相反,再看鬼方战士,所有人的斗志几乎已经消减了大半,连天魔都被人给杀了,他们哪还有心思再战!有些人立刻不战而逃!而且,有熊的兵力比他们强大,人数比他们多,他们哪还有心恋战!

  那几路鬼方的统帅也一个个心凉了半截,这次他们之所以来此埋伏,便是等候天魔调遣的,可是此刻对手连天魔也杀了,那他们还在这里呆着干什么?当然,他们知道如果这样败下去,只怕很难逃过被追杀的命运,于是他们大呼让属下镇定,稳住阵脚,但此刻队形已被叶皇所领的劲骑冲得七零八落,哪里还能够再稳住阵脚!这些鬼方战士自顾着逃命去了,甚至有些鬼方战士也惊慌地呼叫:“天魔死了,天魔死了……”仿佛天魔死了便是世界的末日一般。

  兵败如山倒,哪里还能够挽回?这些鬼方统帅也只好暗叹一口气,领着自己部落的人逃命为上了。也有些人便索性弃械投降,反正天魔一死,鬼方已算是完了一半,何必再苦守那苦寒的塞北呢?

  伯夷父领着人马一路追杀二十里,鬼方战士不死即降,那些步卒根本就难以逃逸,自然大多数降服,只有少数脱离了大部分散而逃。

  而鬼方那些鹿骑战士因速度快,他们逃在最前面,后面又有步卒断后,因此一口气跑了四十余里,奔到了公羊沟。正当他们刚要松一口气时,突然自沟中杀出一队人马,一阵乱箭之后竟不战而退。

  鬼方的鹿营战士大惊,已成惊弓之鸟的他们,哪还敢自公羊沟逃走!而三沟连环峡似仍有狼烟,他们更没有胆量自那里逃,于是只好带着两百余残兵向熊岭方向奔逃,而此刻鬼方也只有这条路可逃了,他们别无选择。

  但是,这些人刚到熊岭脚下,自侧旁又窜出百余轻骑,狂杀而至,只杀得他们又是措手不及。虽然对方只有一百余轻骑,但是人人气势如虹,横冲无忌的战马,正是虎叶和火烈的一百战士。

  鬼方鹿骑不仅是疲兵,更是斗志全消,哪敢交战?双方一触之下,便立刻败走,此刻他们只想快点逃离这个鬼地方赶回荤育部。

  但火烈和虎叶又怎会放过这些人呢?尾随急追,一路杀到熊岭,这群鹿骑只余一百五六十人。而正在此时,又是一阵高呼,在熊岭前往荤育的必经之路口横立十余骑,而在路两侧的山坡之上有近两百余骑人人手持大弓瞄准了正狼狈逃来的一百余名鬼方鹿骑。

  道路之上,一老一少正是剑奴和陶莹,二人立马横枪,神态大有不可一世之状。在他们身边各立了五名手持大弓的龙族战士,人人箭已上弦,不仅如此,人人皆作好了连珠出箭的架式,每个人的手上至少夹住了三支利箭。

  一时之间,熊岭上杀气冲天。

  “踏踏……”那些仓皇逃命的鬼方鹿营战士皆带住缰绳,事态发展到这份上了,他们哪里还会不明白已到了绝境?对方早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呢,也早就算好了他们会自此经过。

  “来者下鹿,降者不杀,反抗者格杀勿论!”

  “希聿聿……”一阵马嘶自鬼方鹿骑后面响起,正是虎叶的那些追兵。

  鬼方战士不由得放眼四望,根本就不可能再有退路了,已被有熊战士四面包围,而且自剑奴和陶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也可以知道这些人全都是高手,如果不降的话,这一阵乱箭将会让他们变成刺猬,不由皆相视苦笑。

  “我降!”不知是谁最先跃下鹿背高呼道。

  “降者扔下兵刃走到一边去!”剑奴轻喝,声若洪钟。

  “哗,叮,当……”立刻有数十人响应,皆弃兵刃,下得鹿背投降。

  “谁降,我杀了谁!”其中一人怒吼一声,挥刀便将身边那降卒斩死。

  “嗖嗖……”“呀……”那人正欲再斩第二人,便已如同刺猬一般被射落鹿背。而这些人箭一出,第二支箭又上弦,上弦的速度之快,确实是惊人之极。

  鬼方战士更是骇然,哪里还敢再反抗,便尽皆下鹿背而降。

  △△△△△△△△△

  伯夷父与蛟梦合兵一处,完全把欲逃返荤育的鬼方步卒给包围了,蛟梦所领的人正是三沟连环峡中伏击天魔的步兵,这些人虽然伤亡极大,但仍有三百余可战之人,而且这些人全都是严格训练的精锐战士,对包围这些鬼方残兵败将还是绰绰有余的。何况,鬼方战士到了这份上哪里还有多少人?哪里还有多少战斗力?在性命受到威胁之时,他们只好乖乖地投降了。而后陶莹等人与蛟梦会合,方知轩辕受伤不轻,根本就不能亲自来参战,而是被人抬着发号施令督战。

  陶莹又是心痛又是怜惜,差点没急哭起来,直到歧富说没事,她才稍稍放心。


 

 
分享到:
吴三贵为小妓女陈圆圆“叛国”投敌的隐情
荷叶伞7
易诗书 礼春秋 乐经亡 馀可求42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4
揭秘“肉弹”西施的生死之谜
汉贾董 及许郑 皆经师 能述圣84
唐高祖 起义师 除隋乱 创国基72
关于跑鞋和跑者的不屈不挠的耐克创业故事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