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十章 心目中的英雄

第十章 心目中的英雄

时间:2015/8/15 8:20:41  点击:1594 次
  熊城捷报所传尽是一些惊人的消息,几乎全城皆震。甲、乙、丙、丁四城之王在两日之间尽数被刺而死,一时之间熊城内外风雨飘摇,人人心寒,仿佛是大祸临头,十大联城战云密布,其他六位城主人人自危。

  刺客是谁?竟没有一人知道。

  这几位城主有些死于冷剑之下,有些则死于利刃之下,只有一人是暴毙而亡,不知何因,这下可把众人给镇住了。

  宗庙听到这个消息也大震,熊城之中各种猜测议论沸沸扬扬。

  蒙络不在熊城,创世不在熊城,一切的大事只好由宗庙一手代办。而在这时候,圣女凤妮却带着数十名高手风风火火地赶回了熊城。她似乎是听到了消息才赶回,于是许多大事便由圣女凤妮和宗庙共同处理,包括选定暂时的城主代理人,对甲、乙、丙、丁四城的安抚等诸事。

  追查凶手也成了一大难题,不过这个难题交给了祭司府的齐充,他领着死士和一些高手追查凶手,这也是齐充自己要求的。因为甲、乙、丙、丁四城之中有三位城主是依附创世大祭司的,如今这三人一死,使得创世大祭司外援力量大减,如果不追查到凶手,他又如何向创世大祭司交待?

  凤妮和元贞也极乐意将追查凶手的事交给齐充,同时,以蒙王府的几名高手为辅。

  事实上,齐充怀疑这件事是蒙络所为,因此为防宗庙在此事上包庇蒙络,这才决定声称自己亲自追查此事,以好向创世大祭司交待。而丁城城主乃是蒙络的亲信,他的死也使蒙王府之人怀疑是创世派人所为,因此也派了高手调查。而在熊城之中,众人多是猜测为东夷或鬼方派人干的,这两股势力在十大联城外窥视已久,奈何因十大联城相阻,无法奔袭熊城,这才选择刺杀之计。因此,整个熊城之内,可谓人心惶惶。

  轩辕派人送来了鬼魅的尸体,像是一场及时雨。

  是的,熊城子民似乎一下子安心了不少,他们还有一个轩辕,众人心目中的大英雄轩辕!杀偃金,除曲妙,斩奄仲,擒鬼三,现在再诛鬼魅,甚至连刑天的两大神将也被其击成重伤而擒。试问谁能够像轩辕一样,在短短的时日之中建下如此多的奇功?

  鬼魅、曲妙、鬼三、偃金、奄仲以及刑天的两大神将,这些人都是何等人物,竟全然在轩辕手中折翅,怎不叫熊城内外为之振奋?怎不让人欢悦鼓舞?

  更有消息称,轩辕重创了风骚击退了刑天,一个个让人振奋的消息如同雪片般飘来,在这人心惶惶的时刻,这些消息如同使人吃了一颗定心丸,几乎让熊城所有人都将轩辕当成了救世之主,似乎惟有轩辕才能够帮他们渡过一切的难关。

  在短短的几日之中,轩辕的声望一升再升,人们再也不会怀疑轩辕在有熊的重要性。

  轩辕之妻雁菲菲在与刑天一战中死去,这个消息也传到了熊城,因为轩辕已让剑奴诸人陪着歧富送来了雁菲菲的灵棺,更通知了宗庙元贞诸长老。

  对于轩辕之妻雁菲菲,众人都感到陌生,但却是举城皆哀。英雄之妻战死,为表示对轩辕的尊重,对死者的敬意,举城之人皆汇于城门口夹道相迎,人人肃立,这比四大城主的死更隆重。人们都来争睹雁菲菲遗容,而后吁声一片,甚至有人为之低泣。

  轩辕没有亲来,这让熊城子民皆为之感动,都在想,轩辕为保熊城子民之安,而只身在外苦苦拼搏,连为自己的妻子送灵回城的时间也给剥夺了,这是何等的感人!轩辕虽来熊城不久,但所作所为,却是那么惊世骇俗,这些战绩是可以看见的,而轩辕的牺牲也是可以看见的。先是两位好兄弟变成废人,再是娇妻身死……而这一切,只是为了有熊族的强大,为了让有熊子民安定,轩辕作出如此之多的牺牲而无半点怨言,这是何等的无私!

  轩辕的到来,立刻使熊城焕发出一片生机,熊城之中似乎一下子发生了许多年都没有发生过的变化。仿佛本来庸庸碌碌的熊城众高手,因为轩辕的突然到来,而大有作为起来。

  所有的人都愿意见到这种现象,内部的勾心斗角已让人们生出了厌倦,蒙络和创世这些年来都毫无作为,更未见到对东夷和鬼方有什么行动,每次与东夷或鬼方交锋,都是铩羽而归,靠十大联城保命。这让有熊人心中憋了一口闷气,感到有些窝囊。可是因为轩辕的出现,这种局面立改,先让东夷所向无敌的快鹿骑全军覆灭,再让东夷和鬼方的著名高手和重要人物一个个折翅有熊,这种变被动为主动的局势一下子激活了有熊人那颗压抑已久的心,使每人都感觉到,做人便应该如轩辕那般,轰轰烈烈,痛痛快快,大刀阔斧地大干一场。不知不觉之中,轩辕不仅仅激起了有熊族每一个人的斗志,更成了有熊族绝大部分人心中的榜样和偶像,特别是年轻人和那些普通战士。

  △△△△△△△△△

  有熊人还从未如此爱戴和推崇一个人,如果此刻轩辕登高一呼,说要组成一支军队,定能让有熊人全民皆兵,这并不夸张。一时之间,轩辕在有熊子民心中的地位远远盖过了创世和蒙络,只有少数人对轩辕的崛起感到担忧,那就是蒙络和创世的心腹死党。如果照此下去,轩辕终有一天会替代蒙络和创世在有熊族的地位。

  凤妮虽然为轩辕心痛雁菲菲的去世,但却不得不佩服轩辕的安排。一切都配合得如此巧妙,居然造成了如此声势,大概也只有轩辕能够将一切安排得如此妥帖。她自然心知肚明那几大城主之死是怎么回事,不过她绝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元贞长老!她明白轩辕的计划已经逐渐实现,而她所要做的便是全力配合轩辕的计划。轩辕之所以将她自釜山脚下调回,便是这个意思。

  如今蒙络和创世都不在熊城,真正可以作主的便只有宗庙和凤妮,因此她可以作出许多临时性的决定,等蒙络和创世欲改变这些临时性的决定之时,为时已晚,抑或是大局已被凤妮所掌控,到时不怕蒙络和创世不就范。

  轩辕所选的时机的确绝妙,这种机会简直是千载难逢,想必蒙络和创世做梦也不会料到轩辕会偷偷地来上这么一手。

  十大联城的气氛极为紧张,可紧接着是八大寨的寨主出了事,一夜之间,便有三大寨主死得不明不白,这个消息便像一颗炸弹般让人难以接受。

  这凶手也太狂了,不仅对付十大联城,更连八大寨也不放过,而且一口气连连刺杀了七名高手,而且这些人都是有熊族的重要人物,如此一来怎不让人心头发毛?

  当蒙络和创世得到消息之时,已是三大寨主身死的第三天,他们已在釜山脚下。他们终于明白自己上了别人的当,更明白了神门秘址并不在迷湖。

  他们的消息是得自龙歌的亲信,抑或是因为发现轩辕的异常,才使他们产生了怀疑。

  当日轩辕离开迷湖竟选择壬城方向而行,便让他们感到惑然,于是他们派人跟踪轩辕,居然发现轩辕率众直奔釜山,通过密探,自轩辕内部人员口中探得消息,神门秘址竟在釜山之中,更探得是龙歌耍了他们一手。

  蒙络和创世大祭司得知这个消息差点没气昏过去,蒙络是没想到龙歌会来上这么一手,创世是没想到龙歌居然一直在利用他骗他!于是他们派高手探查龙歌的下落,果然发现龙歌在釜山,不仅在釜山,还自龙歌亲信的口中证实了自轩辕处听得的消息千真万确,神门秘址的确在釜山!于是蒙络和创世也便抽身前往釜山,这才使他们没有及时得到熊城内部的消息。等他们得知消息之时,又不能及时抽身,因为谁也不想放弃即将寻获的神门秘址。在此情况下,只好派出重要高手返回熊城,不过他们此时已经不能全心关注神门之事了。

  △△△△△△△△△

  “我们现在可以撤离了!”轩辕听着探子来报蒙络和创世的行踪,对身边的陶莹笑了笑道。

  “撤离?”陶莹讶然反问,叶皇和柔水也有些不解。

  “我不想对龙歌下手,但我想,蒙络和创世一定不会放过龙歌。因此,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出手,留在这里反而让蒙络和创世有所顾忌,不敢出手对付龙歌!”轩辕淡然解释道。

  “轩辕想要对付龙歌?”柔水有些讶异地问道。

  “一山不容二虎,若想真正地控制好有熊,龙歌就必须退出二线!他始终是有熊正统,有他一天,我便不能明正言顺地融合有熊族和龙族,这是不可逆转的命运。而龙歌的为人阴险、狡猾、自私,更不会屈于人下,终会成为我们的阻碍。我们若想一统诸族,首先必须逼走龙歌!”轩辕对这几人并不想隐瞒什么,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陶莹、叶皇、柔水对轩辕是绝对忠心,这一点轩辕比谁都明白。

  “但如果神门被龙歌开启了呢?”陶莹担心地问道。

  “即使他开启了神门,也得不到任何好处,甚至可能成为他致命之因。神门,绝对不是一个好地方……”轩辕说到这里,突然有些惊异地望了叶皇一眼,他发现叶皇的脸色倏地发青,而且青得可怕。

  “你怎么了?”轩辕吃了一惊,问道。

  陶莹和柔水也立刻注意到轩辕的异样,但当她们发现之时,叶皇已双手抱头痛苦地蹲下了身子。

  “你怎么了?”轩辕忙一伸手,扣住叶皇的双腕。

  “嗷……”叶皇如野兽一般发出一声低吼,抖手竟甩开轩辕紧扣的手腕,痛苦地嚎叫起来,仿佛有千万根钢针在扎着他的脑袋。

  “叶皇……”柔水的手也被叶皇甩开了,叶皇力道大得惊人。

  “是不是火神传功时出了问题?”轩辕急问的同时,双手连出,直取叶皇胸前大穴,他看叶皇的样子似欲发狂,看来是必须强行制住才能够检测原因。

  “不知道!”柔水也慌了手脚,如果是火神祝融传输功力给叶皇时出了问题,那她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与轩辕一样,出手先制住叶皇再说。

  原来,叶皇和柔水当日赶回共工氏,等待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七月十五的决战,却是另有一番际遇。

  水神破了数十年来的先例,见了叶皇这个外人,而他所见的人是三个,柔水、叶皇和柔水之兄共工氏。

  水神仿佛已知道自己的大限已至,竟将水神真诀传给叶皇、柔水和共工氏,而后才领着叶皇和柔水同去战火神祝融。

  火神与水神这一战足足战了四天四夜,犹是不分胜负,但却似乎在同时之间大彻大悟,罢战不打。

  当时观战者尚有青云,于是三人相视大笑,火神与水神这两大宿敌最后握手言和。火神与水神皆知大限已至,在大彻大悟之后,便想将自己的一身武功留于后人以造福万民。火神深感罪孽深重,渴望有人能代他向世人还一点心债,而叶皇的资质正合他意。他不仅将成名绝学火神真诀传给了叶皇,更将毕生功力也尽数传给了叶皇。这才使得叶皇在一夜之间成了神族八圣之级的高手。

  水神共工见火神如此彻悟,于是也将毕生功力传给了柔水,而后与火神握手大笑而逝。其武学在叶皇和柔水身上得以重生,而叶皇也便成了祝融氏的新主,可代火神号令整个祝融氏。

  轩辕自然听叶皇和柔水讲过这件事,是以他才会有此怀疑。

  柔水和轩辕同时出手,叶皇自然没有反抗的机会,倒将陶莹吓了一跳。

  轩辕为叶皇把脉之时,青天和火烈也闻声赶了过来,对眼前的事不由有些莫名其妙。

  柔水见轩辕眉头微皱又稍舒,禁不住问道:“怎么样?”

  “奇怪,经脉很顺畅,无半点阻滞之象!”轩辕道。

  叶皇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倚在椅子上闭着眼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像是感到极为痛苦,但很快又恢复正常。

  “我没事了!”叶皇开口道,语气之中有些疲惫,但却已变得十分平静。

  “那刚才怎会这样?”柔水讶然问道。

  轩辕解开叶皇的穴道,却有些小心地注视着叶皇,似乎害怕叶皇又突然发作起来。

  叶皇再次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但愿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知道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而且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感受到了叶帝的痛苦、惊恐和绝望,这件可怕的事情一定是发生在他的身上。”

  “啊……”众人无不惊愕。

  轩辕和柔水虽然惊愕,但却相信叶皇并不是在说谎。

  叶皇和叶帝之间有着一种极为奇妙的心灵联系,这是一种外人完全无法明白的感应。当一方遇上灾难之时,另一人便可以感应到对方的存在,这也是当初何以叶帝极力要保护叶皇的原因之一。

  叶帝和叶皇是一对奇异的孪生兄弟,轩辕和柔水是见识过的,而其他诸如花战、燕琼、燕绝等人也明白,是以并不奇怪。

  柔水和轩辕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叶皇是因为这才痛苦,那便并无大碍,至少不用担心他会出问题。

  “叶帝也在釜山附近!”叶皇睁开眼淡淡地道。

  “哦,那我们要不要去找他,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轩辕问道。

  叶皇的目光微扫了一下众人,不由道:“不用了,他的脾气我最清楚,若贸然找到他,只会引起误会!”

  “他怎会到釜山来呢?难道他也是为了神门之秘?”柔水有些不解地问道。

  “是呀,这就奇怪了,他是如何知道神门秘址在釜山的?”陶莹也有些惊讶。

  轩辕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我有个不祥的预感!”

  “蚩尤已经重生!”叶皇也脸色微变,脱口呼道。

  “你也有此预感?”轩辕骇然问道。

  “啊……”众人一听,轩辕和叶皇竟然同时拥有了同一个预感,这确实让人惊讶,但蚩尤重生的论断更让人心神大震。

  叶皇神色凝重地点点头道:“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开启神门秘址的人便是叶帝,而释放了蚩尤魔魂的人也是叶帝!”

  “是他?这怎么可能?难道是他盗走了河图洛书?这怎么会呢?”陶莹难以置信地道。

  “蚩尤是没有肉身的,他只有魔魂,如果他要重生的话,那便必须借一个躯体肉身,这才能够重临人世。如果真是如此,那岂不是说……”说到这里轩辕突然打住,目光投向叶皇。

  叶皇苦笑道:“轩辕说的没错,这很可能已经成为现实,我刚才便已想到了这一点,我感到有一股异常的精神力侵蚀着他的脑域,那种痛苦,我也同样感受到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柔水也有些担心地问道:“如果叶帝真的成了蚩尤,我们会对付他吗?”

  “这是宿命的安排,没有人可以逆转,任何凶邪之徒都只会有一个结局,那便是死亡!如果叶帝真的变成了蚩尤而为害天下,我们岂能纵容凶徒?”叶皇斩钉截铁地道。

  “好!”青天和一干人等都听得大为鼓掌,为叶皇大义灭亲的决心鼓掌。

  轩辕笑了笑,拍了拍叶皇的肩头,赞赏地道:“不愧是我们的好兄弟!”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陶莹想了想问道。

  “当然是在这里看看戏了,不过我们不要与任何一方发生冲突,只要能保证所有人安然而返,便是最大的胜利!”轩辕笑道。

  正在这时,“报——”一名龙族战士迅速赶入帐中呼道。

  “报首领,龙歌诸人似已在釜山西首发现神门秘址,已有大批高手赶往!”

  “报——”又一名龙族战士迅速奔入帐中,禀道,“蒙络和创世已经调集大量高手奔往西山,目的不明!”

  “报——”在前两人之后再赶入一人,大声禀道,“报告首领,釜山西首传出异啸,有大批鬼方高手赶去,似乎仍有另几批神秘的高手也赶了过去。

  叶皇和柔水诸人不由得面面相觑,轩辕所设下的探报速度确实快极,竟将整个釜山的动静全部掌握不漏。

  众人不由得将目光全都投向轩辕,似乎等待他作出决定。

  “既然有如此多的高手都汇集在釜山,我们若是再插上一脚,只怕场面会更乱成一团糟,看来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去趟这趟浑水。不过,我却不介意对这些可能铩羽而归的人再来个雪上加霜!”轩辕悠然道。

  “那我们只须在下山的各个路口伏击便行了,没有必要再上山去。”叶皇道。

  “对,正是此意。不过,我们怎能不去看看那热闹而精彩的场面呢?”轩辕向叶皇笑了笑道。

  “七叔,山下诸事便由你和尤长老安排;莹莹、琼儿和褒弱及桃红就留守下方。而叶皇、柔水和青天、火烈两位前辈与我一道上山去看看!”轩辕迅速安排道。

  △△△△△△△△△

  釜山,确实灵气逼人,与群山相连,似是有熊族北面的一道屏障。山势并不十分陡峭,但却草木丰茂,在这临冬的季节,山上的色彩鲜艳之极,红、黄、绿、白、灰……这些色彩夹杂一起,确实令人赏心悦目。

  红的为枫之叶,黄的为枳、棘之叶,绿为松柏,白为桦之杆,灰为藤之茎,还有各色四季不谢之小花,香色俱全,再伴以小溪流水,怪石鸟鸣,幽涧奇洞,便连轩辕也不能不为之惊叹。

  不过,此时轩辕并不想欣赏这些风景,他心中所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果如探报所说,釜山之上,各路高手众多,轩辕有灵鸠引路,凭其超常的灵觉,尽量与上山的众高手错开。不过,他并没有听到探子回报的异啸,或许那声音已经停竭,但轩辕所预感的事情可能真的已经发生了。

  釜山西首,是一个巨大的山谷,谷中有几道溪流所汇成的小河,河水却不知是流向了何方,难得的是谷中尽是松柏,郁郁葱葱。

  正因为松柏郁郁葱葱,才使视线无法尽览谷中之景,隐隐约约之间,仿佛有人穿行。

  “轰……隆……”轩辕等人刚到谷顶,便听得一阵巨响,整个山体都在震动。

  “哈哈哈……”一阵怪异的笑声仿佛是自地底而出,震得整个山体“嗡嗡”作响。

  轩辕不由得停下脚步,与青天诸人骇然相视。

  青天诸人的表情也有些古怪,他们岂是不识货之人,一听这笑声便知此人功力已达通神之境。

  “轰……隆……”山体仿佛是空的,巨大的回音竟是来自山腹之中,如有千万吨巨石在山腹中滚动、撞击所发出的声音。

  “他们在山腹之中!”火烈吃惊地道。

  “难道这些人已在山腹中打起来了?”青天讶异地自语道。

  “看来的确如此,此地真是神门秘址,蚩尤魂魄大概便是一直被囚于山腹之中了。”轩辕悠然道。

  “山腹之中究竟是些什么人呢?会有些什么东西呢?”叶皇似有些神往。

  “我们要不要进去看一下?”柔水提议道。

  “不!”轩辕摇了摇头,道,“如果照这样下去,山体只怕会支撑不住,倾塌下去,如果我们贸然进去,恐怕会得不偿失!”

  轩辕禁不住想起了在君子国之时东山口封神台上的一战,结果却是整个君子国沉陷入地下。因此,此刻遇到这种情况,他也有了一种不安的预感。

  好奇之心人人都有,便是轩辕也不例外,谁不想去看看那神秘莫测的神门之中究竟有些什么东西呢?

  对于神秘的事物,世人总会禁不住向往,就算明知这对生命有威胁,有些人仍禁受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总想去尝试,即使是如青天之辈也有去看看的冲动。

  神门乃是数百年来最为神秘的传说,也是最为神秘的去处。

  传说谁能打开神门便能够统领众神,拥有上通天地、下赴九幽的绝世武学,但事实是否真是如此呢?很快就会出现答案。又传说神门乃是众神复活之门,当年神魔五帝大战,施以毒咒,咒封天地众神,纳众神之元神于神门之内,这才使神族旧部一蹶不振,盘古氏子孙几乎灭绝,本来列强分驻之势分化为千万小部落林立于洪荒之间。

  想当年,神族的诸神多达千余众,盘古氏一死,立刻拥立各地自成一系,将神族弄得四分五裂,使魔族得以迅速膨胀滋长,这才触怒了五帝,天下灭神咒现世,引来神族最大的劫难——万神劫!

  后有传言,打开神门便可解开灭神咒,使众神复生。当然,这只是传说,事实是否真是如此?

  轩辕回头望了望叶皇和柔水几人,不由得笑了笑,问道:“你们是不是很想看看神门内究竟是何玩意儿?”

  叶皇不否认地笑应道:“如果没有这一点好奇心,只怕也枉为人了,但想归想,现实总与想像有极大的差距!”

  “叶皇所说极是!”

  “看——”火烈突然指向山谷的对面一处山壁之间的一道裂缝。

  △△△△△△△△△

  “是龙歌!”轩辕大讶,他居然发现龙歌自那山壁之间的一道裂缝中飞速仓皇而出。

  “蒙络、创世……”轩辕大讶,自那道裂缝之中,竟一连飞窜出十数位高手,这些人全都是轩辕认识的,居然包括刑天、鬼虎、风骚诸人,这怎不叫轩辕吃惊?也便是说,这些人全都已经进入了神门,但这些人何以都如此狼狈仓皇而出呢?究竟神门之中有何可怕之事?何以这些人都已找到了神门的秘址?不过,轩辕仔细一想,也觉得并无什么不可以理解,因为只要找到这山谷,自然能找到神门秘址。

  “轰……隆……”一阵沉闷的巨响自山腹之中隐约传出。

  裂缝之间尚有人继续冲出,但却是一些功力稍微薄弱的,如云英之类的人物。

  “轰……隆……”整个釜山全都摇晃起来,轩辕诸人所立之地也似乎即将塌陷。

  “不好!”青天低叫了一声。

  “呼……”众人眼睛一亮,又一暗,只觉一股强烈的热浪扑面冲到。

  轩辕诸人也被这强烈的气浪冲得差点立足不稳,再回过神来时,山谷之下已是一片火海。那些松柏、草木竟在一刹那间同时燃烧起来,更夹着飞溅的碎石,使得虚空一片混乱。

  火舌是自神门裂缝之间喷出,那整面山壁似乎在一瞬间变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刚才那强光几乎灼伤了众人的眼睛,使青天的眼前仍似有一片朦胧的白花在闪烁。

  山谷之下的龙歌诸人皆惊呼,全力向四面而逃,刑天以其绝世的功力在火海之中劈开一条道路竟冲了出来,云英诸人因冲在最后,离神门太近,竟然化为飞灰或零星的火块,自空中落下。

  神门裂缝之中,仍有燃烧的尸体喷射而出,如着火的石块一般,自空中坠落,成了火炭。

  鬼虎和蒙络等高手,也有些人被灼热的气流冲得飞出数丈,但这些人离出口已远,又因功力深厚,侥幸逃得一死,却狼狈不堪,甚至身受重伤。

  轩辕和叶皇禁不住面面相觑,他们怎也没有料到,神门秘址之中竟具有如此可怕的毁灭性力量,潜藏了如此恐怖的杀机。如果龙歌诸人不是先逃出来,只怕也会成为一堆堆火炭,死无葬身之地了,这也难怪龙歌诸人逃得如此仓皇而狼狈。

  “我们去干掉风骚和刑天,如何?”叶皇突然说出一个极为大胆的提议。若以他们的实力,击杀刑天和风骚应该不成问题,因为风骚此刻已受了不轻的伤,而刑天也因要劈开火海虚耗不少。因此,对付刑天和风骚此刻是最好的时机。

  风骚只须交给火烈就行,而以轩辕、叶皇、柔水和青天四人之力合战刑天,绝对是稳操胜券,便是面对罗修绝和太昊、少昊也有一战之力,此际的柔水和叶皇已远非昔比。

  “好,这的确是个大好机会!”轩辕也大为赞同。

  “那风骚便交给我好了!”火烈很自觉地接受任务,当日他人单势孤在东山口被风绝和童旦给戏耍了,今日也想在风骚身上找回面子。

  “如此正好!”轩辕点了点头。

  “看!”柔水突然低声惊呼,指向山壁间的裂缝。

  “叶帝!”叶皇刹那之间呆住了,他看见了叶帝,一个活生生完整的叶帝,不仅仅是叶帝,在他的身边还有两个身穿怪异铠甲的人物,犹如两只铁铸的异兽。

  是的,正是叶帝,轩辕已看清了,叶帝竟然踏着火舌自神门秘址中悠然而出。

  火舌竟然自动分开,给叶帝和那两个铠甲怪人让开一条大道。

  山谷之间顿时似弥漫了一股无边的魔气,一股让人心头禁不住颤栗的魔气。

  叶帝行入山谷之中,便悠悠转身,信手一挥,一道亮彩直撞向神门秘址的裂缝。

  “轰……”又是一阵山摇地动般的巨响,那整个山壁顿时四分五裂,化成千万块巨大的岩石溃塌而下。在山壁溃塌的同时,千万道五彩的豪光自石头裂隙之间射上天空,随着石块的迸裂,五彩豪光更亮更耀眼,异象也同时出现在五彩豪光所照射的天顶。

  五彩豪光竟在天顶凝出了一个巨大耀眼的先天八卦图,卦图几乎遮掩了整个釜山之顶。

  叶帝竟在坍塌的崖壁之前一动不动,所有砸向他头顶的巨石全都化成了碎末四散而去,居然没有一丝尘土沾上他的身,而那燃烧的强烈火焰也被乱石压灭许多。

  轩辕诸人只看得呆住了,哪还记得去对付刑天和风骚?他们不仅仅惊于这狂野暴烈的气势,也被这异象给镇住了。

  那倾塌的山壁之下五彩豪光成柱,仿佛是来自深不可测的地底,光柱牵连着天空那浮动变幻的先天八卦图,如同一只怪异而硕大无比的蘑菇。

  “滋滋……”五彩卦象每一条卦线都闪烁着电火,仿佛要将整个釜山包裹于其中。

  “不好,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轩辕一看那先天八卦图,骇然道。

  “轰……”卦象中的一道电火直击向远处的一座山头,那山头竟应电火而炸裂,石木全都化为火光乱飞。

  叶皇和青天诸人的脸色也变了,这电火的威力竟是如此强大,要是击在他们这里,那他们是否能够抗拒呢?

  “快走!”轩辕想也未想,他似乎已经预感到可能会出现什么后果。

  “伏羲小儿,来吧!我要向你证明,天地万物只有我蚩尤才配主宰……哈哈哈哈……呵……”一阵刺耳的怪笑竟自叶帝的口中传出。

  叶帝便像一个丧心病狂的魔物,双手齐张,竟射出两道暗黑色的气旋,直撞向悬于天顶的先天八卦图。

  “轰……轰——滋……滋……”先天卦象一阵浮动,无数的电芒直射向叶帝,也有一些散落于附近的山头之上。

  天地一下子变得无比混乱,火头四起,石木狂溅,山崩地裂。

  电火击在叶帝身边,他竟如同没事人一般放声狂笑,同时推出两道乌色光柱,撞向天空中卦象与地面相接的五彩光柱。

  “轰……轰……”电火如雨点一般落下。

  轩辕诸人狼狈逃窜,他们所立的谷顶已经是千疮百孔,崩塌倾陷,若非他们逃避得早,只怕会坠入谷中。所幸大部分电火是集中在叶帝的身边,但叶帝身边的两名铠甲怪人挥舞着一对奇异的兵刃,竟将电火全部接纳、击散,这确实令轩辕诸人惊骇不已。

  叶帝果然已与蚩尤魔魂融为一体,这是轩辕和叶皇最不想发生的事情,但事实却不可逆违地发生了。

  叶帝已不再是昔日的叶帝,他已经拥有了无可比拟的力量,这或许便是神门最大的秘密。开启神门者,将可统领众神!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当一个人拥有了魔帝蚩尤的力量后,他自然拥有统领众神的力量,这是丝毫不用置疑的。

  龙歌,众人之所以仓皇而逃,是因为他们已发现自己来迟了,叶帝已捷足先登,使其愿望落空。而蚩尤重生,怨气积压了数百年自然会是大开杀戒,这群自认是超级高手的人,在蚩尤的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抑或是因为神门之中本身就蕴藏着外人无法明了的力量,当蚩尤重生后,或是因谁触动了其中的机关,使得神门秘境之中释放出了一股毁灭性的力量,这才让刑天诸人仓皇逃出。

  以刑天的武功,自然不应该比蚩尤相差太多,但蚩尤在神门秘境之中伏藏了数百年,对其中的一切自是熟悉不过,岂是刑天可比……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没有谁能够真正地证实这个推断的正确性。

  轩辕更是不会知道,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进过神门秘境,甚至连里面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或许,这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悲哀。当然,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因为神门秘址已毁,这将永远成为过去。

  事实上,还有许多事情是外人所难以明白的,比如,叶帝是如何找到神门秘址的?叶帝又是如何开启神门的?没有河图洛书的帮助,不可能有人能开启得了神门,因为河图洛书才是真正开启神门的钥匙,如果是这样,那叶帝又是如何得到河图洛书的呢?

  若说叶帝能够自凤宫之中偷出洛书,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以昔日叶帝的武功,充其量不过与一个金穗剑士相若而已,甚至还不如一个金穗剑士,别说是入宫调换东西,就是进入西宫大门都没有可能。而且,能够将洛书绘出摹本的人,绝对是凤妮身边的人,且对凤妮极为熟悉和了解,更能得到凤妮的信任,叶帝自是不可能成为这个人。何况,开启神门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凤妮的洛书,更有龙歌的河图。因此,叶帝绝不可能是夺得河图洛书之人。惟一的解释那便是他在那盗走河图洛书之人的手中夺得了河图洛书。

  “轰……轰……”叶帝仿佛是发了疯一般,狂击那五彩光柱,虽然有强大的反击力和威力无匹的雷电不停地冲击着他的身体,但是他并没有半点退却之意。

  五彩光柱在叶帝挥出的乌色气柱的冲击之下,色彩渐暗,也渐弱,而叶帝的身子也被电火击中数下,他身边两个铠甲怪人似乎有些吃不住电火的力量,疲弱下来。

  叶帝所挥出的乌色气柱也不如最初那般强猛霸烈,但那毁灭破坏的气势却是有增无减。整个釜山之顶几乎已经被削平,到处崖塌坡崩,林木火起,野兽四处奔窜,死伤无数,仓皇逃命的野兽竟全都互不相侵,兔子与豺狼共奔,虎与鹿并肩而逃,仿佛这些猛兽已经戒荤吃素了,这种场景只让人看得目瞪口呆。

  当然,山上的人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去看这些情况,也都只顾着向山下逃命,包括龙歌这样的高手,只有少数几人站在远处的山头正观望着那新生的魔帝蚩尤与天大战。

  谁都没有料到这魔君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而这些,也同样证明了伏羲八卦那接天毁地的杀伤力。

  此刻蚩尤所战的仅是伏羲所布下的一个奇阵所蕴含的一种怪异力量而已,并非伏羲亲自出手。只由此便可以想像,当年伏羲和蚩尤交战是何等的惊天动地,也难怪传说蚩尤与伏羲大战,苍天五日不明,周围一百里化为废墟,天降沙尘三月未绝,单看今日便可猜知当年。

  不过,今日的蚩尤也非昔日之蚩尤,只不过是被蚩尤魔魂附身不久,得了一部分来自蚩尤神秘力量的叶帝,虽然他代表了蚩尤,但是却绝不能与当年的蚩尤相比。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蚩尤魔魂与叶帝完全融合之后,那才是蚩尤真正重生之日了。那时,天下谁能成为蚩尤之敌?实是没有人可以料到!


 

 
分享到:
王迹息 春秋作 寓褒贬 别善恶48
狼和狐狸2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2
迨成祖 迁燕京 十六世 至崇祯 权阉肆 流寇起 自成入 神器毁78
千古美人西施被沉江底之谜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包养男人的皇太后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3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