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五章 无法打开的枷锁

第五章 无法打开的枷锁

时间:2015/8/15 8:03:52  点击:1297 次
  “快传始鸠来见我!”轩辕大步向自己的营中行去,对立于两边放哨的龙族战士吩咐道。

  其中一名战士见轩辕神色不善,忙应声而去。

  轩辕大步进营,陶莹和雁菲菲正在逗着小悠远。

  “莹莹快去备齐所有的战马,我们马上要启程!”轩辕沉声道。

  陶莹讶异地望着轩辕,被他这突然的决定弄得似乎摸不着头脑,愣愣地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何以又要立刻离开这里呢?难道轩辕不准备去查神门吗?”

  雁菲菲也有些不解地望着轩辕,她并不清楚这里的事,对于轩辕的生活和这些事情中间的厉害关系也是一无所知。因此,她选择不说话。

  “我们可能被人耍了!”轩辕脸色有些难看地道。

  陶莹又望了轩辕一眼,见轩辕不欲再多作解释,也便乖巧地立身而起道:“你陪菲妹和悠远,我立刻去办!”

  轩辕露出一丝笑意,陶莹确实是个极为难得的好帮手,更是个贤慧能干的好妻子。任何事情从不会问多余的话,也不会说太多的废话,办事干脆而稳健,也难怪在陶基众多子女之中,陶莹最受他喜欢了。

  轩辕望着陶莹迅速出营,这才转身来到雁菲菲身边,曲起双臂对小悠远笑道:“来,让爹爹抱你!”

  雁菲菲也笑了笑,将小悠远放到轩辕的臂弯中,这才柔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这么急?”

  轩辕亲了小悠远一口,才道:“迷湖可能根本就不是神门所在地,我们被人骗了!”

  “哦?”雁菲菲也未再多语,她知道,轩辕此来迷湖便是为了神门秘址,如果这里不是神门所在地,确不应再滞留此等险地了。

  “哦,你还抓我,小爪子还……”

  “报首领,始鸠到!”营外龙族战士高喊一声,打断了轩辕与小悠远的戏耍。

  “进来!”轩辕将小悠远交给雁菲菲,回头道。

  “不知首领找我有何吩咐?”始鸠大步行入,恭敬地道。

  “立刻给我传信凤妮和壬城外的山海战士,让他们密切监视龙歌的行踪,并随时向我汇报!”轩辕沉声吩咐道。

  “是,属下立刻去办!”始鸠应了一声,便要转身而出。

  “慢,另外通知熊城的兄弟,要他们向壬城和辛城附近移动,随时听候调遣!”轩辕又补充道。

  “明白!”

  △△△△△△△△△

  “难道轩辕不准备让一些人留在迷湖附近?”花战惑然问道。

  “是啊,或者神门真的在迷湖呢?”尤扬也附和道。

  “就算神门在迷湖附近,我们也绝对没有便宜可拣,无论是哪一路人马,都会让我们头疼,或者到时候会成混战之局,还不知道是谁得利呢。因此,无论迷湖是神门秘址所在的说法对与不对,我们都有离开这险地的必要,这是不容忽视的问题!”轩辕断然道。

  “那首领准备让谁留下来呢?”韩雁也插口问道。

  “这个我自有安排!”轩辕淡淡地道。

  “轩辕,难道我们不去找风骚吗?”陶莹也有些忍不住地问了一句。

  轩辕眉头微皱,这确实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他手上的枷锁无法打开,做任何事情都不方便。虽然他说这没什么影响,但实际上已使他的武功无法正常发挥,功力大打折扣。他之所以要那样说,只是想稳住众人的情绪。

  若是以轩辕此时真实的功力,便是面对刑天也不会有丝毫的畏惧,自从龙丹的生机与之相融之后,他自身的功力几乎暴涨一倍。因为此刻他所兼并的不仅有龙丹本身的力量,更拥有龙丹自火山熔岩之中吸纳的力量,甚至还有地火圣莲的力量。这些力量一旦融合,所产生的力量是无可估量的。而在通过万花大阵化开龙丹生机之时,轩辕更学会了利用龙丹的生机去吸纳身边的生机而强化自身。因此,即使让他去面对刑天,他也不会有半点畏惧。可是此刻他双手被锁,如何能够去面对刑天这般高手呢?这使他也有些苦恼。但是想擒风骚也非一时之事,何况风骚身边有着众多的高手。

  “风骚的事我们可以稍等,龙歌之事我们却刻不容缓,大家出发吧!”轩辕咬咬牙道。

  △△△△△△△△△

  凤妮在轩辕诸人赶到壬城之时,也赶到了壬城外山海战士的营地。

  山海战士虽是新立之师,但在蒙络和宗庙的关照下,颇受看重。壬城城主兰庆乃是蒙络的亲信,但他并不知道轩辕与蒙络之间已经发生了许多矛盾,因此对山海战士仍很关照。而且,蒙络与宗庙之间并无不愉快的经历,甚至有相依的成分,山海战士乃是宗庙的人,壬城城主也不能将之如何。

  再说,有山海战士在城外不远处的山谷之间训练,至少也算得上是一支速援之军,无论是对外敌还是对城内的民心都有所控制。使外敌入侵之时,不能不考虑到这支人马的存在,对民心又有一种稳定的作用。

  当然,山海战士与壬城之间并无多大的联系,他们有自己的体系。同时也是为了保证能让山海战士的内部保持极度的机密。

  凤妮收到灵鸠传书之时,身在壬城不远,又有快马,自然是极为快捷地赶到了壬城之外与轩辕会合。以凤妮的聪慧,自然从轩辕的话意之中察觉出了一些什么东西。因此,她不能不亲自来问一声,这才快马赶来。

  凤妮乍见轩辕的样子,不由得也给愣住了,直到轩辕讲出这些日子以来所发生的事情,这才有些恍然,但也不由得有些忧心。

  “各城城主都对轩辕的印象改观了许多,轩辕居然杀死了曲妙、奄仲和偃金这三大高手,便是熊城之中的创世大祭司和王叔的高手也都被你的气势给镇住了。七大营八大寨中有一部分本来在创世大祭司和王叔之间拿不定主意的人现在都忙着向宗庙示好,表示忠于宗庙。而那些战士们更不用说对轩辕是如何的崇拜了,便是十大联城中的人也全都拿轩辕作话题。我看轩辕若乘势压下创世大祭司和王叔的气焰,并不是一件难事。”凤妮像是汇报一般道。

  “那十大联城和七营八寨究竟有多少人愿意支持凤妮呢?伯夷父究竟有多大的把握能劝服其他各城城主呢?”轩辕吸了口气,并无得意之情,认真地询问道。

  “这个似乎在一两天之中很难寻求答案,因为并没有人敢肯定轩辕的影响力会对王叔和大祭司根深蒂固的影响造成多大的冲击力。但却可以肯定十大联城至少有一大半不会依附我们,八大寨也应是这样,至于七大营就很难说了。或许凭你的影响,能够争取到三大营或更多的人,至少,你可以影响七大营中的战士!”凤妮想了想道。

  “我们很难再等太长的时间,因为此刻熊城所面临的敌人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强大,我担心神门一开,蚩尤魔魂重生,那时候将会发生怎样的变故谁也难以预料。如果熊城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很可能会被击得四分五裂,甚至是被鬼方和东夷所乘。因此,熊城目前最需要的是一个统一稳定的局面,只有所有人齐心协力方能够稳固自己的实力!”轩辕吸了口气道。

  “轩辕认为神门之中真会是蚩尤魔魂?”凤妮不由抽了口凉气,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如此,木神曾向我提起过这些,但我却不相信一个人的肉身被毁后,元神还能封存百年不散。可是自鬼方派出刑天、鬼魅、鬼虎、鬼三及天魔三妃、土计、曲妙等高手来看,应该可以断定蚩尤魔魂仍在的可能性。要知道,天魔罗修绝与蚩尤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他定可感应到某些异常,这才会派出如此多的高手前来。他们的目的也可能不是开启神门,而是毁灭蚩尤魔魂,但我有一个很不祥的预感,那就是蚩尤魔魂定不会那么容易便被毁灭,甚至他们会弄出大乱子来!”轩辕说话时眉头皱得极紧。

  凤妮的神色也很难看,她自然知道魔帝蚩尤的可怕。传说之中,蚩尤之勇比之伏羲都要胜上一筹,若非女娲、伏羲甚至是王母联手,还无法毁灭其肉身封其元神,可见这魔人是多么可怕。昔日之天魔罗修绝和魔神刑天都是蚩尤所统魔族一员,而东夷更是蚩尤的本部,由于在众神与群魔大战之时,天魔罗修绝和魔神刑天突然弃蚩尤而去,这才使魔族大败,群魔尽灭。而天魔罗修绝和魔神刑天却统治鬼方诸部,成为鬼方之主,使鬼方的实力大增。众神也因此一战,死伤无数,再无力灭天魔罗修绝和魔神刑天。因此,如果蚩尤重生的话,很有可能会使鬼方和东夷合并,那样一来,熊城岂不是危矣?何况,谁能是蚩尤之敌?即使是太昊和少昊出手,也不可能独胜蚩尤,而少昊所统之东夷诸部本是蚩尤旧部,情况如何发展实很难说。因此,她也明白了眼下形势之严峻。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凤妮吸了口气问道。

  “首先清理熊城之内的隐患,稳住熊城大局,同时我们也要阻止蚩尤重生!”轩辕断然道。

  凤妮不语,她知道轩辕定还有话要说,否则的话,这个简单的问题谁都知道,还用得着轩辕说吗?

  果然,轩辕只是顿了顿,身子向虎皮椅上靠了靠,充满杀意地道:“我们要好好地利用这个非常时期,最先做的就是要清理创世和蒙络的羽翼,对于不愿与凤妮配合的顽固之辈,我们只有让他永远地消失,不管是十大联城城主还是七大营八大寨中的头目,绝不能心慈手软!”

  “轩辕是说要杀了他们?”凤妮吃了一惊问道。

  轩辕望着凤妮,淡淡一笑道:“凤妮说得正是,只有放手而为方能得到最终的胜利!”

  凤妮沉吟了一会儿,定定地望了轩辕半晌,才道:“轩辕认为可以轻易杀死这些人吗?要知道,这些人无一不是族中最顶级的高手,而且他们身边都有亲卫,要杀他们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搞得不好反弄巧成拙,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轩辕也微微皱眉,凤妮没有说错,十大联城城主以伯夷父的武功最高,他是凭真正实力坐上城主之位,余者虽多少靠些关系,但是每个人的武功在熊城之中也是首屈一指,至少也是齐充这个级别的人物,除非轩辕亲自出手,否则谁能够将他们暗杀?何况这些人身边都有亲卫高手?而此刻轩辕双手被锁,即使亲自出手也不一定能够成功,那又有什么人能够担当此任呢?

  龙族战士之中自是找不到这样的人选,如果贰负出手,或许可能有几成希望。当然,那是不可能的,龙族战士的一切事务还得由贰负亲自打理,如果贰负出了差错,那轩辕岂非要遗憾终生?而轩辕身边的高手虽然有剑奴、木青,但这些人仍不足以担此重任,惟一可担此重任的可能只有满苍夷了。

  想到满苍夷,轩辕心中松了口气,道:“如果让满苍夷担此重任,你看能不能行通?”

  凤妮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彩,她可是亲眼见过满苍夷修为的人,自然知道满苍夷的厉害,最厉害的还是满苍夷那神出鬼没的速度,如果由她充当杀手,确是最为合适的人选。何况她还有极乐神箭在手,更是如虎添翼。

  轩辕见凤妮点了点头,便道:“那我就将这个任务交给满苍夷,现在你给我开出一些名单来,我就让这些人永远消失!”

  “可是,如果他们齐心对付我们,只凭我们的实力能行吗?而且到时候恐怕连宗庙也难为我们开脱了。”凤妮有些担心地道。

  轩辕自信地笑了笑道:“这正是我所说的非常时期,我们的行动叫混水摸鱼,此刻蒙络和创世正斗得不可开交,创世所派的死士杀得蒙络在迷湖边四处逃窜,而蒙络更已经杀死了齐威,两人的斗争已经发展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如果此刻十大城主之中有几人有什么损伤的话,他们的脑子里定会联想很多,甚至都怀疑是对方下的毒手,而根本不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一来,他们根本就没见过满苍夷,更不知道我们会有满苍夷这一着棋;二来,他们根本就不会料到我们敢铤而走险,就算是满苍夷露出了一些破绽,他们也不能肯定是我们所为。何况此刻熊城内外风云际会,有这么多的高手出没,甚至会有人想到是鬼方高手或是东夷高手干的呢。”

  凤妮一想,事实或许真是这个样子。

  “这样做只是将伤亡减少到最低程度。而我们也要准备好这群人的合适接替人选,绝不能再让这些城主之位落到创世或蒙络的手中。这些必须与宗庙达成一个默契的配合,方能够趁蒙络和创世不在熊城的时候,将十大联城的力量稳固下来。到时候蒙络和创世即使抽身回熊城也是无回天之术,我们再也不怕蒙络和创世能弄出什么大乱了。因为只要占着一个‘理’字,他们就不可能煽动得了城民。而几股主要实力又控制在我们手中,他们也不可能造得了反!”轩辕又补充道。

  “一切都由轩辕安排好了。”凤妮吸了口气道。

  “凤妮不用担心,这样做绝对不会损伤有熊的根本。这次迷湖之行,蒙络和创世都不想对方返回熊城,而且神门对他们的诱惑极大,他们也绝不会轻易放手。因此,他们两人定会将自己的实力大部分集中在迷湖一带。两大势力这一轮拼杀下来,损失的都只会是他们的亲卫和亲信,反而有利于熊城内部的控制。若是创世和蒙络到时候想反,我们干脆就先下手为强,将他们全部制住。到时,由宗庙和十大联城城主及七大营出面,所有的纷乱必会迎刃而解!”轩辕似乎看出了凤妮的担心,不由安慰道。

  凤妮笑了笑,轩辕说的确实有些轻松,而且条理清晰,不过她知道这之间定然存在着许多凶险、许多问题,弄得不好就可能满盘皆输。毕竟创世和蒙络在有熊族的实力已根深蒂固,轩辕才入熊城不久,虽名声大噪,却无法与创世、蒙络的声望相提并论。

  当然,人生就在于一个“赌”字,生命的魅力也在于一个“赌”字。凤妮不能不赌,除非她愿意坐视有熊一天天没落,除非她愿意看着这种自相残杀、勾心斗角的场面永远延续下去,而有熊族所面临的外敌威胁更是让她不能不赌。所以,她支持轩辕,她也知道轩辕明白这“赌”的意义和必要所在。她相信轩辕,相信轩辕绝不会做太多多余的事,绝不会是个盲目的赌徒……

  而轩辕又何尝不知道这样做的危险性?如果他还有选择的余地,就绝对不会这样做了。蒙络和创世都不是好惹的人,一个不小心,反会被这两人给算计。但除了这个机会,他不可能制造得了更好的机会。时机稍纵即逝,一统有熊是刻不容缓之事。若等到鬼方和东夷的注意力全由神门转移到有熊事务之上时,他就不会再有任何机会,甚至会被外部势力所乘。因此,他此时必须趁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于神门之上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清理有熊内部矛盾。当然,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是以他将龙族战士的实力北移,在必要时,他不惜以武力让龙族战士参战,在伯夷父和宗庙的配合下,将蒙络和创世的余党全部剿灭,甚至请陶唐氏派高手相助。即使最后满盘皆输,也不会出现不能自保的问题,大不了由他领着人去范林或常山。因此,这场赌博若赢便是王者,但输也不会输得很惨,在一个不怕输的赌局之中,谁也敢下大注,轩辕就是这么想的。

  成功固然好,但即使不成也不会亏!当然,轩辕也绝不能不对有熊族负责,就因为凤妮,他就不能放任,不能不对每一步小心谨慎地去考虑。

  有熊是块大肥肉,谁能吞下它,谁就能够有一统天下的资本。对此,轩辕是必争!

  “我找凤妮来,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证实。”轩辕顿了顿道。

  “是不是我王兄的事?”凤妮很敏感地问道。

  轩辕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龙歌之事,同时也是有关河图洛书之事。”

  “河图洛书?”凤妮也有些讶异地反问道。

  “难道凤妮不觉得河图和洛书被盗都有些古怪吗?”轩辕反问道。

  凤妮稍怔,望了轩辕半晌,才试探着问道:“难道这与我王兄有关系吗?”

  轩辕心中也有些欣慰,与凤妮说话似乎不用费什么力气,说了第一句,凤妮便知道了第二句,看来其思绪的确很敏捷。

  “龙歌并没有去迷湖,而是率着自己的亲信直奔壬城方向而来,凤妮觉得这之间可有疑点?另外,鬼方和东夷的高手似乎比我们还要先一步知道迷湖是神门秘址,在我们赶到迷湖之前他们便早已抵达迷湖,这些又说明了些什么?”轩辕淡淡地道。

  凤妮的眉头微微皱起,神色间不无思索之意。

  “如果神门秘址真在迷湖的话,那个盗走河图洛书的人绝对不会将之传扬出去,就算此人盗书之后被杀,那河图洛书也不会被东夷和鬼方同时得到。至于我们更不可能将这个秘密外传,事实上,也来不及外传。因此,鬼方和东夷先我们而知神门秘址,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也非常矛盾的事情。”

  “会不会是有人先一步仿摹了河图洛书?”凤妮一提出这个问题,立刻又自己给否定了,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摹写河图洛书必须用正本,如果这些人有机会接触正本,那还会不盗走?

  “可这能说明什么?”凤妮又问道。

  “这个问题可大了,因为这只能代表两个结果。要么,迷湖真是神门秘址所在地,而鬼方和东夷各得了一份河图洛书或者是摹本,且他们先我们而破译了河图洛书的一切;要么,迷湖是神门秘址所在地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虚渺的说法,而且是有人故意引导我们认为迷湖便是神门秘址所在地,更向鬼方和东夷传出谣言,将鬼方和东夷的注意力全引向迷湖,而真正得到河图洛书的人便可以轻松地去独得神门之秘。除了这两种可能之外,再难找到第三种说法。”轩辕认真地分析道。顿了一顿,又接道:“可以想像,如果鬼方和东夷都获得一份河图洛书的摹本,这是不现实的,几乎不可能。对于一个从未见过河图洛书的人来说,想如此精确地仿摹出河图洛书最少也需要六天时间,而按摹本之上的图样找出迷湖,没有几天时间也是不可能的,而东夷和鬼方更不可能就着一个真本同摹两份。因此,前后没有二十天时间绝无法让东夷和鬼方集于迷湖,二十天是最少的估计,但是龙歌的河图失踪至今仍不到二十天。可想第一种假设是不成立的,那么东夷和鬼方只可能是自别处听到的谣传,也就是说第二种可能性是完全能够成立的!”

  “那这又与我王兄有何关系?难道说王兄会与施妙法师合谋,但是这又怎么可能?王兄与我们一同研究河图洛书,而那地图乃是由段赋和段艺兄弟两人所画,那地形经你证实是迷湖,难道这会有假吗?”凤妮仔细一想,又觉不对,不由讶然道。

  “凤妮说的是,但是如果仔细深思,这之间也有许多漏洞存在。”轩辕提醒道。

  “漏洞何在?”事关龙歌,凤妮也不能不将事情弄清楚,虽然她对轩辕不抱任何怀疑,但血毕竟浓于水,她只有这个哥哥,世上也只有这惟一的一个亲人,她自然不希望龙歌出现任何差错。

  “漏洞所在,一是,谁也不知道你的洛书是谁调了包,龙歌的河图究竟是谁偷的,而对凤宫和卧龙宫最熟悉的人想来还不能将施妙法师算进去。如果真是施妙法师所盗,他欲出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当时你和你身边的人正受蒙络和创世的监视,所以他想出入熊城不被人发现确实很难。要知道,你入熊城之后,所有你身边的人的活动都受到了限制,因此即使施妙法师有心想去查探卧龙宫的秘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他又怎知龙歌能回来?如果想探查卧龙宫定会在龙歌回返之后,可是这段时间龙歌实早已回到了熊城,岂会不对自己所住之处在意?当然,这不必细说。我说的漏洞,是在找神门之时的漏洞。第一,谁能够肯定河图是完全真实的?”

  轩辕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望了凤妮一眼,微带歉意地接道:“或许我不该如此猜测,但事实却不能不让我将许多事情联想到一起,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龙歌在绘出河图之时,定将最重要的一部分稍改了一下,因此使所有人的目标都聚集于迷湖附近,而我们和蒙络甚至还有创世都被这更改的结果给迷惑了。而龙歌甚至在决定这件事情之前就已经想好了以迷湖作为幌子,因为真正得到河图洛书的人正是他!”

  凤妮脸色大变,她自不会去反驳轩辕的这些话,但是轩辕这番猜测让她有些难受,也不知是因为龙歌还是因为轩辕。

  “凤妮或许不知,龙歌其实至少是在云英诸人进入熊城前的一个月便回到了熊城,而这一个月时间,足够他将一些秘道和地形了解透彻。是以,他能够带着我们如此娴熟地进出蒙王府的秘道。其实还有些问题,我仍未对凤妮说,那就是龙歌在出了蒙王府之后,就去了创世的祭司府,神门秘址在迷湖便是他告诉创世大祭司的,而且他与创世之间的关系更非同一般,他去祭司府所走的便是绝对机密的秘道。当然,你应该知道龙歌是绝对不会轻易依附蒙络和创世的……”

  “我知道,但我们也不能凭这一点就断定王兄便是那个得到河图洛书之人呀?”凤妮打断轩辕的话道。

  “或许我的话是有些武断。不过,龙歌此刻不往迷湖而去了釜山,这是我刚在路上收到的鸿雁传书,此刻已有人跟去了釜山。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神门秘址应该在釜山附近,因为龙歌绝不会无故去釜山。当然,我也可能猜错,不过,凤妮此刻的心情我十分理解,我也不想事情变成这样。其实,就算我说的变成了事实,这也不能代表什么,龙歌如此做法也是为了有熊族的强盛,在这种局势之中,他根本就没有选择!”轩辕淡淡地道。

  “王兄真的去了釜山?”凤妮吃了一惊,问道。

  “自然不假,我早已下令壬城方向的所有兄弟注意龙歌的行踪,这绝对假不了。这也是我为何要将人马全体调出迷湖沼泽的真正原因!”轩辕肯定地道。

  凤妮沉吟了半晌,她终是聪慧之人,有些事情一旦冷静下来深思一番,便立刻会洞察秋毫。她也清楚龙歌的性格和手段,如果龙歌真的是远离迷湖而去釜山的话,这之间还确存在问题,也难怪轩辕有些怀疑,而结合前后所发生的事,龙歌确实无法摆脱嫌疑。

  谁也不知道卧龙宫失火是不是龙歌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而故意挑起蒙络和创世之间的嫌隙,让他们之间相互猜疑,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

  龙歌绝对是个聪明人,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他只能巧妙地利用创世和蒙络之间的一些问题为自己的行动作掩饰。或许一直以来,众人都低估了龙歌这个人的智慧。

  说到用诡计耍手段,伏朗比之龙歌似乎还差了许多,虽然伏朗也很聪明,但他的心眼太小,目光更没有龙歌那般高远;说到心狠手辣,龙歌则更胜一筹,只是龙歌平时颇有大将风度,待人接物比伏朗更是厉害多了,更不会感情用事。

  龙歌是自私的,这一路之上,便可清楚地看出,他确实是个极为自私的人。为了不让自己多受一点威胁,他宁可多牺牲那群尊敬他的各部战士,更背着凤妮认贼作父。实则,在他的心中只有自己而不会容纳他人,为成就自己的事业,不惜牺牲任何人,更会不择手段。对于这一点,轩辕也不能不承认龙歌确有过人之处。

  轩辕虽也有些不择手段,但比之龙歌,仍有些差距,至少他没有龙歌狠,更不会牺牲自己无辜的兄弟。

  凤妮岂会不知道,龙歌怎么可能放弃对神门的寻找?如果神门真在迷湖,龙歌绝对不可能不去迷湖而往釜山。而在迷湖竟出现鬼方、东夷各部的高手,这很明显是有人故意安排的一切,他是希望这些人借此机会相互大杀一通,而这些人的实力大减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件极好的事,最好是几路人马全都元气大伤。

  轩辕所有的分析都极为有理,虽然没有太多的证据,但在这种环境中,许多事情本来就不可能存在太多的证据,也不可能去讲求什么证据之类的东西。因此,这个世界是智者和勇者的天下,只有身具大智慧方能看透一切,身具大勇者才能控制一切。

  所以,这个时代,崇拜英雄!

  英雄就像神一般受人所尊重!

  △△△△△△△△△

  熊城近些日子来发生了几件大事情,首先是祭司府出现了神秘高手,竟然破了祭司府的大牢,放走了其中的许多重要嫌疑犯,这使得杜修诸人的脸面大失,甚至连向来神秘的死士教头吴回也发了一通脾气。当然,关于吴回的消息只是传闻,谁也不会真个当真。不过,杜修、齐充大发雷霆倒是真的。

  没有人知道在祭司府中关着什么重要的人物,也没有人知道这神秘的高手究竟是哪路神仙,竟能在祭司府中进出自如。也因此许多人都知道创世大祭司已不在熊城之中了,至于上了哪儿,没人敢问。

  另外一件大事却是蒙王府中的几位客卿高手竟在城外暴尸,其尸体是八寨之中巡视的战士发现的。同时发现的还有伏朗身边的两大高手风际和风游,这可确实不是一件小事情。

  伏朗几乎恨得牙痛,他心中寻思着究竟是什么人干的,但是他又能怎样?根本就无法找到证据。何况凤妮、轩辕、龙歌似乎在突然之间消失,而且这件事与蒙络大有关系。听说轩辕和凤妮是在蒙王府内失踪的,这使他也产生了许多的疑惑。在倏然之间,伏朗发现自己竟然是极度的孤立,根本就没有外援,他所有的计划因为轩辕的出现、凤妮的失踪而成为泡影。

  伏朗恨,恨轩辕,也后悔当初没有一下子结束轩辕的命,而种下了今日的后患。可是此刻他后悔也已来不及了,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轩辕的对手,对于这一点他还有自知之明。而且此刻轩辕属下高手如云,他却人单势孤,只要凤妮不再向着他,熊城已不再是他久留之地了。

  伏朗要走,他知道自己永远地失去了凤妮,可是这能怪谁?怪凤妮?怪轩辕?还是怪他自己?只有老天才知道。但不可否认,伏朗绝不甘心,绝对不甘心!他居然会败给轩辕,以他的心高气傲,怎咽得下这口气?

  伏朗带着自己的亲信要离开正值多事之秋的熊城,这也是一件大事。不过,熊城之中已没有多少人对他有太多的好感,或许轩辕的光芒在一夜之间已使得伏朗黯淡了,更使人遗忘了伏朗的存在。因此,伏朗走时,几大长老只是稍稍客气了一番,便任由他走了,走时竟连相送的人也没有,这确实是一种悲哀。

  伏朗是个聪明人,他也想等凤妮回来之后再辞行,但却知道那样会更难看,他可不想再与轩辕并肩由人去评论。

  熊城的另一件大事却是由轩辕所创下的,东夷的不世高手奄仲、鬼方的第六高手曲妙两人的尸体被运回熊城,使得熊城内外军心和民心大振,轩辕的名气扶摇直上,在军民心中“英雄”的地位更是牢不可破,也是第一次让人亲见他真才实料的本领。熊城之中对东夷、鬼方有几大高手都听说过,却没有料到轩辕一出手便干掉了两人,还有一个偃金。一时使得熊城许多原本对轩辕不屑的人,也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

  蒙王府和祭司府的高手更是心下骇然,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轩辕所杀之人的分量。更何况,还盛传轩辕重创风骚,生擒鬼三的消息,若事实真是这样,只怕连蒙络和创世也给比下去了。

  宗庙之人和太阳战士更是对轩辕万分推崇,皆因轩辕就像是熊城的救星,尽管熊城仍未到岌岌可危的地步,但也已是风雨飘摇,难以长久了。而轩辕的到来如夏天的习习凉风,给他们服了一颗定心丸。在鬼方、东夷与有熊交战的漫长日子中,有熊何曾主动攻击过?何曾能够让鬼方和东夷同时损失这如此多的不世高手?这实是有熊族多年来从未有过的胜利。

  七大营八大寨的战士也无不欣喜,当然也有人忧心忡忡。

  宗庙迅速将消息传遍十大联城,元贞长老自然明白,这正是为轩辕大造声势的最好时机,只有轩辕的声势越高,才有更大的本钱助宗庙取得有熊的控制权。轩辕的山海战士实是一着奇兵,也是对许多人的一种有力威胁。

  元贞也明白,此时正是宣扬轩辕的最好时机,而轩辕将几具尸体送回熊城也便是这个意思。此时蒙络和创世都已离开熊城,宗庙办起事来根本没人可阻,这一点元贞和轩辕心里都明白。而且此刻六大长老都对轩辕极为看好,包括无咎长老在内,都极为卖力地为轩辕宣扬。

  △△△△△△△△△

  轩辕知道这次的烦恼来了。叶七负伤而至,竟告诉他,两百山海精锐战士竟被一个疯子杀了八十余人,剩下的一百余残兵也伤势轻重不一,全都赶到了壬城外蛟龙的营地之中。

  一个疯子在杀了八十多名好手之后又扬长而去,就连叶七也受了伤,这到底是什么人?

  轩辕和凤妮心中都禁不住大为惊骇,究竟是鬼方的高手还是东夷的高手?谁有如此可怕的修为?

  山海战士的这两百精锐战士乃是自七大营中抽调出来的,以两百人战一人仍无法取胜,可想而知那人的武功是何等可怕,连轩辕的头也大了。

  “如果这个人不是疯疯癫癫,在我们败亡之时不加追杀,只怕我们这些人能够赶来见你的没有几个了。”叶七苦笑着道。

  轩辕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带着人来巡视剩下的一百多名拖伤带血的残军,只见人人面如土色,显然是被那个疯子给吓破了胆。

  “那疯子用的是什么兵刃?”轩辕不由得问道。

  “赤手空拳!”叶七无奈地道。

  “赤手空拳?”轩辕身边的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不仅是赤手空拳,而且我们的兵刃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我的剑刺入距他身体三寸之时,就再也刺不进去了。这人的功力之高几已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叶七吸了口凉气,摇头苦笑道。

  “这疯子简直不是人,而是个魔鬼!”一名幸存的山海战士脸色极为难看地道。

  “的确是个魔鬼!我们从未见过那样的眼神!”几名山海战士也响应道。

  轩辕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神秘的疯子究竟是谁?当世之中拥有这般功力的人,除了太昊、少昊、罗修绝之外,还有谁?只怕刑天也无法让叶七的全力一剑无法近身吧,这是何等的功力?

  如果说这人是敌人,为何不对山海战士继续追杀,如果说这人不是敌人,为何又要对山海战士大开杀戒?难道这人真是疯子吗?当世之中又有哪个疯子身具这般可怕的力量?又有哪个疯子能够做到这一点?对于这些常识,轩辕也觉得自己极为欠缺。天下的高手太多,而他所知极为有限,如果有歧富在此,或许会知道这个疯子是什么人了。

  “我还得亲自去一趟迷湖!”轩辕吸了口气道。

  “首领要去找那个疯子?”有人担心地问道。

  “那疯子自然要找,但迷湖的动静必须要监视!”

  “我们也去!”陶莹和桃红道。

  “不,莹莹要助凤妮去釜山看看,那里的事情更重要!”轩辕断然道。

  “就让菲菲陪夫君同去吧。”雁菲菲突然出言道。

  轩辕望了望众人,神色间微微露出了一丝温柔,点点头道:“有菲菲相助,定会顺利很多。这次返回迷湖的人数不能过多,只须十余人便足够,多了反易暴露目标,不便行事!”

  “报,外面有个自称蛟梦的人求见!”一名山海战士前来禀道。

  “哦,快请!”轩辕大喜,看来定是满苍夷未负所托,而此刻轩辕正盼着满苍夷的到来。

  “是梦伯父!”雁菲菲也有一种他乡见亲人的感觉。

  “通知蛟龙。”轩辕向身边的花战吩咐道,同时领着大队人一起出营相迎蛟梦。

  蛟梦瘦了很多,看来这些日子确实吃了不少苦头。当蛟梦再次看到轩辕之时,仿若隔世,而当他发现轩辕身边立着的英姿飒爽的雁菲菲之时,更是惊讶不已,而雁菲菲及黑豆诸人立刻上前施礼。

  轩辕带头施礼之下,众人自然全都施礼。

  “你们怎么也在这儿?”蛟梦一把扶住雁菲菲,望了望黑豆。

  “容侄女待会儿再向伯父细禀,还请伯父先入帐休息吧!”雁菲菲欢喜地道。

  蛟梦放开雁菲菲大步来到轩辕的身边,重重地拍了拍轩辕的肩头,感慨地叹了口气道:“你真的已经长大了,能见到你有今日的成就,我死也无憾了。”

  “梦伯何须说这话?今后大家都会好好地活着!”轩辕心情也微微有些激动,毕竟蛟梦仍是他不折不扣的长者,而此刻蛟梦似乎老了很多,两鬓都有些花白了。

  “爹!”蛟龙闻声快步奔跑而至,大声呼道。

  “龙儿!”蛟梦放开轩辕,扭头望向蛟龙。

  “爹!”蛟龙在来到人群中时刹住跑势,大步而行,眼中竟欢喜得闪动着泪花。

  蛟梦乍见蛟龙,心中不禁微微有些震动,蛟龙变了,无论是气势还是脾气都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从那自信而稳健的步子之间,他可以感到蛟龙再非昔日轻浮躁进的蛟龙,而已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爹,你回来了就好!孩儿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爹爹!”蛟龙紧攫着蛟梦的双手,激动地道,那一片赤子之情流露无遗。

  蛟梦乍见亲儿,这些日子来的感慨一时之间竟塞到一块儿,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紧紧地拥着儿子那宽厚的肩膀,眼中闪烁着泪花。是的,他重生了,自由了,可是这几个月之中,一切都改变得那般快,他身边的每个人都似乎在改变,而且改变极大,甚至包括他自己。如今他也老了,这个天下已完全属于年轻人的了,不过他能看着这一辈的年轻人成长起来,这也便成了一种享受。

  父子二人相拥半晌,蛟龙才推开蛟梦来到轩辕身前,深施一礼,诚恳地道:“谢谢轩辕!”

  “我们之间的任何话都是多余的,难道不是吗?”轩辕扶住蛟龙意味深长地反问道。

  蛟龙望了轩辕一眼,不由得笑了起来,轩辕也与之相视而笑。黑豆此刻一下子插到两人中间,一手揽一个,笑道:“我们进帐吧!”

  蛟龙确实变了,但蛟梦知道,这是因为轩辕。能看着这对曾经的冤家和好,大概是他重获自由的最好礼物。于是他便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入了大帐,而轩辕似一句也没提起他如何被创世收押之事,他也知道轩辕不欲在这种情况下提起,也就闭口不谈。

  得知近日来所发生的一切,蛟梦不由得感叹不已,对雁菲菲所作的一切更是大感欣慰。而他所听到的消息几乎都是高兴的事,虽然惊险不已,但却皆无不利之处。更感欣慰的却是轩辕竟能将族人带着渡过难关,在熊城之中能占一席之地。

  由于蛟梦的身分特殊,所以在这里极受尊重,不过许多人并不知道他便是从祭司府中所逃出的人之一,这之中的情由只有少数人明白。当然,所有人都知道蛟梦就是有侨族的族长。


 

 
分享到:
韩愈
月下独酌-书法作品
爱因斯坦
小王子爬上一座高山1
九族者 序宗亲 高曾祖 父而身 身而子 子而孙 自子孙 至玄曾29
慈禧罕见老照片1
陈圆圆墓
小鸭子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