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四章 神刀 神剑 神甲

第四章 神刀 神剑 神甲

时间:2015/8/15 7:47:54  点击:1573 次
  轩辕和雁菲菲返回营地,倾营而出的龙族战士夹道相迎,桃红和陶莹更是卖力,且热情洋溢,似乎与雁菲菲是早就熟识的姐妹一般。而小悠远被惊醒后更是众人的焦点,桃红和陶莹尤是无限怜爱,一个个都兴奋异常,这种场面倒让轩辕和雁菲菲好笑不已,云娘和黑豆则干瞪着眼。

  花战、燕绝这几个小子也在其中搅得不可开交,所幸小悠远不认生,见到这么多人反而乐得小脸红红的,一双乌溜溜的小眼睛瞪得大极了,像是看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一双小手也四处乱抓,不时咧嘴一笑,确实是人见人爱。

  “木青已在猎豹养息的营中等候轩辕!”柳庄禀报道。

  “好,对了,你派一人去山海战士营把姬成和姬山叫回来。”轩辕似乎记起了什么似地吩咐了一声,这才排开众人,带着黑豆走向猎豹的营中。雁菲菲则被桃红和陶莹拉着去说女人之间的话去了,那群野性未灭的龙族战士则围着小悠远转来转去。

  同木青一起来的有几名有侨战士和少典战士,还有一名金穗剑士及宗庙派来的两名高手。

  “见过统领!”金穗剑士和宗庙高手极为恭敬地向轩辕点头施礼。

  轩辕淡淡颔首,木青也自仍处于昏迷状态的猎豹身边站了起来,正准备向轩辕施礼,却发现了黑豆,不由大讶,问道:“黑子,你怎么来了?”说着大步走到黑豆的身边。

  “当然是找来的,还有菲菲也来了!”黑豆笑了笑道。

  “什么?”木青一呆,又看看轩辕,突地大笑道:“那太好了,难怪你一脸喜色,是不是白夜和竹山他们也回来了?”

  “不,是黑子和菲菲独自来的,他们在路上根本就没有会着面。”轩辕笑着摇摇头道。

  木青似乎有些难以置信,但又怪异地打量了轩辕一眼,目光却落在那把怪锁上。

  “我把含沙剑带来了,不过你绝想不到我还带来了什么!”木青突然有些神秘兮兮地道。

  轩辕微愕,反问道:“还有什么东西可带?”

  “歧富前辈去过熊城,在你走后不久,他竟送来了一副太虚神甲及一柄尊神刀!”木青一把拉开衣衫,竟露出一件泛着幽光的软甲衣。

  “这就是太虚神甲?”轩辕伸手摸了摸,只感质地光滑之极,更像是一层气流在其表面游动,没有半点受力的感觉。

  “打一掌试试!”木青一挺胸道。

  “我?”轩辕讶然问道。

  “当然是你,不过可不能全力以赴哦。”木青提醒道。

  “嘿!”轩辕笑了笑,运起半成功力出了一掌。

  “啪……”木青只是外衣扬了扬,笑道:“别这么舍不得力气,搔痒也不是你这么轻!”

  “那你注意了!”轩辕提醒道,于是以三成功力挥出一掌。

  “哧……”木青的外衣裂成碎片而飞,但轩辕心下却是骇然,因为他击在那护甲表面上的劲气似乎全自一旁溜滑开了,木青的身子似乎根本就不受力。

  木青的身形晃了晃,他身后五尺外的两张木椅却“哗……”地裂成碎木。

  轩辕惊讶地望了望手掌,又望了望那太虚神甲,不由得涌起一股莫名的诧异。

  “这神甲的优点是其自身便像是一个高手般可以自动卸开敌人的攻击力,十成功力至少有五成被卸开。因此,它不仅可以避刀剑,更可抗打击,确是不可思议的神物!”木青笑道。

  “的确不同凡响!”轩辕以手指勾起太虚神甲一角,运力一拉,太虚神甲竟似有着无限弹性一般,被拉长三尺,却丝毫无损。

  “哇……”黑豆也禁不住大为惊叹。

  “这能叫甲吗?我看跟衣衫没有多大的区别,怎会这么柔软呢?”轩辕惊讶地道。

  “谁知道,神族当年的强大岂是侥幸?拥有这些神物还不正常?”木青道。

  “嗯,这太虚神甲就给你穿上好了,到时候让那些贼子尝点‘甜’头!”轩辕笑道。

  “这个我可不敢要,乃是歧富前辈给你的,你可是关系重大的人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某天遇上了刑天那样的高手,也好与他大战一场,所以这东西一定要由你穿!”木青认真地道。

  轩辕苦笑道:“我能穿上它吗?瞧我身上衣服,想脱都难脱下来,这锁一日不打开,我就一日不可能穿上这劳什子护甲。”

  “这还不简单?我带了含沙剑,甚至还有尊神刀,这把破锁还不是一劈就开?”木青兴致勃勃地道。

  轩辕无可奈何地笑了笑,道:“没用的,如果含沙剑和尊神刀能够劈开这把锁的话,我此刻已经不用再戴着它了。”

  “哦,难道轩辕试过?”木青讶然问道。

  黑豆似有所悟,望了望轩辕手上的怪锁,似乎发现锁稍稍变长了一些,轩辕的双手也稍稍分开了一些。

  “是的,连昆吾神剑都不能对这把锁有什么损伤,含沙剑和尊神刀也只是徒劳。”轩辕道。

  木青这会儿也呆住了,他拥有含沙神剑,自然对昆吾剑的声名有所耳闻。同时更知道昆吾剑乃万剑之首,是神族十大神兵之中排为第三的利器,比尊神刀只高不低,而含沙比之昆吾则还差上一个档次。

  事实上,神族最初并未列出十大神兵,而只列出八大神兵,分别由上一代神族八圣掌管。后来族中发生了变故,神兵收回由神族圣殿保管。于是天下间另有两件兵刃在八大圣器之外崛起,这便是含沙剑和辟邪剑,没有八大圣器相匹,它们便是最具声名的兵刃,当然也因其主人拥有超凡绝世的武学。再后来神族大乱,圣器失踪了两件,这才将含沙剑和辟邪剑也列入神族圣器神兵之中,却只能勉强入列,仅排末尾两位。于是神族便有了十大圣器神兵之说了,也使得十大圣器神兵中有三件是剑。

  木青不由得怔了半晌,又道:“先让我试试!”

  轩辕笑着伸手而出,淡然道:“试吧!”

  △△△△△△△△△

  含沙剑和尊神刀似乎也并不是众人想像的那么锋利,竟费尽了木青的全身力气也没能劈开这怪异的枷锁,轩辕也累得够呛,手腕差点磨出血来。若非他的功力绝世,恐怕一双手已断了千百次,骨头也会碎得不成模样。所幸,轩辕的筋骨非同常人,咬咬牙就挺过来了。但剑、刀与怪锁交击的“叮叮当当”脆响声却传出老远,犹如铁匠铺里打铁似的,引来了许多人。

  众人见如此结果都禁不住心沉似铁,若是连这神剑、神刀也无法将这怪锁破开,那轩辕岂不是要一辈子戴着这只怪锁度日了?先不说其日常生活是如何的不便,即使武功也将会因此大打折扣。这对刚刚兴盛起来的龙族来说,确实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这些人实难想像,一双手被禁锢之后还能够有何作为?轩辕的盖世刀法没有这一双手,还能存在吗?他的绝世剑法没有这一双手,又能有何作为?是以,所有人的心都变得极为沉重。

  陶莹和桃红更是花容惨淡,愁容满面,本来由雁菲菲到来的欢悦也都散去,反倒是轩辕毫无沮丧之意,朗声笑道:“大家何必如此?就算是神器无法切开此锁,它也会有钥匙存在,只要找到钥匙不就可以轻松打开此锁吗?而风骚一定知道钥匙在哪里!”

  众人一听,觉得轩辕此言也有道理,心中又稍缓了一口气,充满了希望。以这里的众多高手,想要擒住风骚并不是一件难事,那个鬼三不也被雁菲菲给擒来了吗?

  鬼三和风骚的武功可以说处于伯仲之间,既然能擒下鬼三,便有办法擒住风骚。于是众人的心又活跃了起来,陶莹和桃红二女双双将目光投向了雁菲菲,她们实难想像雁菲菲竟可擒下鬼三。不过,雁菲菲确实是美得有些另类,那种气质大概只有凤妮可以与之相比。

  轩辕洒然一笑,又道:“退一万步讲,没有双手的人照样可以活得很好,照样可以创业杀人。人,最重要的不是肢体,而是思想,是精神和斗志。只要我们拥有足够的信心,拥有一往无回的斗志,谁能够阻止我们前进发展的道路?真正的高手,真正的武者,他们绝不会因为手足的禁锢而消减斗志或实力!对于他们来说,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都是足以取敌之命的武器!”轩辕说话之间,十指微曲,轻弹而出。

  “噗噗噗……”一串轻响,数丈外几根树枝应声而断,一截截如同剑削。

  众人一看,斗志立刻再度升起,欢呼一声,龙族战士皆向轩辕鞠躬行礼,似乎全为首领的这番表现所感。

  木青和雁菲菲诸人眼中也闪过一丝讶色,轩辕的指劲竟可隔空断枝,那指风明明如剑气一般犀利,难道说……

  “轩辕已修成了禅剑?”木青骇然问道。

  轩辕高深莫测地笑了笑,道:“天下武学,一理相通,一通即百通。所谓禅剑,亦为心剑。刀、剑只是一种形式,真正的武学是一种意志,一种境界,一种精神,更融天地之气为己用,这才是无坚不摧之刀剑。或许,这就是禅,也是剑!”

  众人皆心神大震,而木青诸人尤感震撼,轩辕的分析犹如黑暗中的一道闪光,使他们仿佛看清了遥远而未知的武学之路。

  轩辕和雁菲菲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相别一年的相思和苦楚便如同潮水一般淹没了他们所有的思绪。

  爱,是这个世上最伟大的力量;情,是这个世上最为莫测的东西。爱与情相结合,便足以创造和改变一切的生命。

  轩辕果然没有猜错,雁菲菲确有离奇的遭遇,但这却是外人所不知的。于是轩辕第一次听说了九天玄女门这个神秘的组织,更让轩辕无法想像确是九天玄女门竟然便在姬水之畔的神山之中,而九天玄女门之主九天玄女正是有侨族所供奉的姬水之神!

  这像是梦一般,让轩辕惊讶,而使轩辕更为惊讶的还是雁菲菲此刻已是九天玄女门的新一代掌门人、新一代九天玄女,而昆吾剑正是九天玄女的身分象征。轩辕同时还了解到九天玄女门的来历。也只有此时,他才明白,这个世界是何其的辽阔,是何其的神秘,竟有那么多他从未曾听说过的事。此时,他才知道自己实是极为无知的。

  九天玄女的身分几与女娲、王母一样久远,而且它正是属于王母一支。

  那时候王母、女娲同属一门,乃是母系氏族最巅峰的时刻,直到伏羲和天神据比的崛起强大,后又有魔帝蚩尤的崛起,才使母系氏族逐渐没落,其力量甚至被父系氏族给同化。而九天玄女便是在母系氏族最为没落之时才出现的,她也加入了王母和女娲一门。在强大的神族四分五裂之后,她也便同女娲、王母分离开来,由于王母和女娲系拥有根深蒂固的力量,她们各自组成了三苗中的两大强部。而九天玄女却因没有人拥戴而独行天下,如散仙般游遍天下名山大川,后终定居于姬水河畔。陪伴她的,只有神剑昆吾及几名婢女。

  后来,有熊力量西迁出数千里来到姬水多少也受了九天玄女的影响,因为九天玄女与太阳乃是至交,在有熊子民迁至姬水后,她们便深居神山,神山也便成了禁地,九天玄女更成了众人供奉的对象。只是时日太久之后,人们反而忘了九天玄女之名,称其为姬水之神,甚至后来人们都以为姬水之神是一个传说,但事实上却真有这样的人存在。

  有侨族历代族长的流云剑道,便是来自九天玄女,只不过所学仅为皮毛而已。

  而九天玄女门的延续都是自各地找回一些孤儿,后来那些遭到几大祭司用以“祭天”的女童们也为其所救,收为门人。因此,九天玄女门的人数并不多,更没有去扬名天下,只是默默地过着平淡的生活,并在暗中保护着有侨、有虢两部的安危。这也是鬼三为何在有侨静候了近三十年,却相安无事的原因。因为鬼三是知道九天玄女存在的人,更知道九天玄女的厉害。

  每代九天玄女都生性淡薄,人人自小修行,所以禀性极纯,不会去沾惹是非和滥杀无辜,她们见鬼三并无伤害有侨和有虢两部族人之举,也便与之相安无事。

  九天玄女门中人人皆是高手,但并非每个人的资质都可以继承掌门之位。要知九天玄女可算是王母和女娲的师妹,其武功之高绝不可想像,岂是凡夫俗子之流可以尽得真传的!不过,一代代相传下来,九天玄女门也显得势弱,每一代掌门虽资质不凡,却也有限。但九天玄女的武功仍然能在天下有数高手中立稳脚跟。当然,因其一向与世无争,所以天下没有多少人知道还有这样一群高手的存在,就像轩辕往昔还不知道广成子的存在一般。

  当日蛟幽在姬水旁玩耍被鬼三虏走时,九天玄女便欲出手相救,但鬼三却快了一步,于是也就作罢。后来又见雁菲菲在姬水河畔以泪洗面,她自然对个中情形也有所了解,便破例收下了雁菲菲这名怀有身孕的女弟子。一是因为雁菲菲的善良,二也是因为雁菲菲那千里挑一的资质正是继承九天玄女门门主的最佳人选,三是因为雁菲菲的痴情。

  当年九天玄女爱上了伏羲,但后来伏羲弃情而求天道,使得九天玄女心灰意冷之下远走姬水。因此,九天玄女所找来的弟子要么是孤儿,要么是有一段伤心经历,但每个人都知道祖师和伏羲大神的那一段情缘。因此,上代九天玄女对雁菲菲格外同情,这才毅然招雁菲菲为入门弟子。

  雁菲菲习武是极为神秘的,族人根本就不知道,倒是哑叔和黑豆诸人因天天去照料雁菲菲的生活,才隐约知道一些,但他们也只为雁菲菲感到高兴,根本不会外传。所以,族中很少有人知道雁菲菲今日会拥有如此不世的武学。

  雁菲菲确实没让九天玄女失望,虽然这一年多时间来,她怀胎十月,但武功精进仍是一日千里,加上九天玄女为其洗脉通筋,以各种方式提升她的功力,在一年多时间中,雁菲菲似脱胎换骨般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

  雁菲菲并未正式接任九天玄女之位,但却已被定为其继承人,由于她急欲寻夫,所以九天玄女之位仍由其师所掌,而昆吾剑却在雁菲菲手上。

  雁菲菲确实没有想过轩辕还有可能活在世上,一直都以为他就这样葬身蛇腹,可是后来竟传说有一个叫轩辕的年轻人名动天下,她像是心灵有感一般,便欲看看这个轩辕是否便是那个让她伤心魂断的轩辕,于是禀明师父欲远行。

  黑豆与雁菲菲的关系特好,便像亲姐弟一般,因此黑豆知道雁菲菲习武之事,而九天玄女也不时指点黑豆的武功,使得黑豆这些日子来武功也一日千里,进步快速异常。是以,今日轩辕再见黑豆之时,顿觉他有着一派高手的风范。

  雁菲菲要寻轩辕,自会与黑豆商量,于是黑豆便与之一起离开姬水,向东寻找那个轩辕的行踪。云娘乃是九天玄女门的人,可算是一路照顾雁菲菲的生活,更充作小悠远的奶娘。毕竟,带着一个小孩满天下的跑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黑豆一路上以打猎为生,供云娘和雁菲菲两人的食住。

  一路之上,关于轩辕的消息似乎是满天飞,像是轩辕身上有演不完的故事,但轩辕所在的具体地址却无人能真正说清。黑豆几人只好一个个地方跑,后来终于有准确的消息说轩辕到了熊城,于是他们也便迅速赶到熊城附近。恰巧一路上遇到众多高手赶来迷湖,他们猜轩辕也应会来此,于是也随之赶到了迷湖,却没想到竟真的在此找到了轩辕。

  雁菲菲找到了轩辕,但却也发现了轩辕身边的女人,满心的欢喜霎时全都凉了。若非黑豆苦劝,只怕她早已转身返回姬水之畔了。

  雁菲菲对轩辕大战鬼三、曲妙看得很清楚,因此她擒下了鬼三,因为她去擒鬼三,便对后来发生在轩辕身上的事不太清楚了。直到有人将奄仲的尸体运走,这才知道轩辕还杀了奄仲,却不知道何以轩辕双手被锁。

  雁菲菲认识鬼三,当日鬼三与歧富大战,而轩辕被吞于蛇腹,所以她一眼就能认出鬼三来,也便知道此人就是虏走蛟幽的人,这才让她心生欲擒鬼三之念。不过,如果她没有去抓鬼三,或许花猛和猎豹就不会受如此重创,说不定也能抓住风骚而获得钥匙。当然,世事总不是想怎样就怎样,那些只是假设而已。

  轩辕的经历也让雁菲菲心神震颤不已,在那些险恶的环境之中,轩辕能坚强地活下来的确不容易,雁菲菲也便释怀轩辕何以未回姬水见她了。

  △△△△△△△△△

  “轩辕,蒙络的人已经迁入了这沼泽之中,我们要不要给他来一手?”花战禀报道。

  “不必,可有创世大祭司的动静?”轩辕问道。

  “那老家伙很鬼,不知道他会否亲自出手。到目前为止仅发现一群神秘人对蒙络穷追不舍,像是与蒙络有深仇大恨似的,却不知道这是一群什么人物。”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创世大祭司的死士,有没有鬼方和东夷人的行踪呢?”轩辕又问道。

  “是有几股神秘人物,但仍没有探明对方的身分来历!”花战想了想道。

  “首领,木青求见!”帐外一名龙族战士禀报了一声。

  “请进!”轩辕回应道,花战扭头向帐门口望了一眼。

  木青与柳庄同时跨入帐中。

  “木大哥有事吗?”轩辕讶然问道,他已吩咐木青带着花猛和猎豹去熊城治伤,却没想到木青这时又到这里了。

  “我有一件事忘了说,总觉得其中有颇多可疑之处,是以才回来跟轩辕说一声!”木青想了想道。

  “哦,何事?”

  “我在前来迷湖的路上,发现了龙歌,我本以为他也定会赶来迷湖,但我却发现他竟是向壬城方向而去,似乎要出十大联城似的。他的身边只有秃奎、云英及十几名随他自西来的高手,行踪极为神秘!”木青禀道。

  “他向壬城方向而去?”轩辕眉头大皱。

  “他想干什么?难道说他会舍神门而不顾?”花战也有些讶异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所以我觉得这之中似乎有很多古怪和可疑之处,以龙歌的性格,怎肯将神门之秘拱手让人呢?”木青思量着道。

  “嗯,确实有些古怪。难道他也想学凤妮一样,游说各城主来对付创世大祭司和蒙络?”轩辕猜测道。

  “的确有这个可能,否则他去壬城干什么?”花战附和道。

  “谁说他的目的便是壬城?也许是别的地方也有可能。或是城外,或是城内。”轩辕又否定道。

  “城外城内又有什么地方好去?”花战惑然道。

  “先不用管他,木大哥带花猛和猎豹回熊城时一路上要小心,这里风云际会,说不定会遇上东夷或鬼方的高手。”轩辕提醒道。

  “木青知道该怎么做,不会有问题的!”木青自信地道。同时又望了望轩辕的双手,道:“我倒是担心轩辕手上的这东西。”

  “别没事瞎操心,你先去吧!”轩辕没好气地道。

  望着木青两人行出,花战道:“要不要我们全体出去去寻找风骚的下落?”

  轩辕苦笑着摇摇头道:“没用的,如果我所猜没错,他应该与狐姬在一起,试问你们谁能够对付得了狐姬?”

  花战笑容尽去,愁容又来。的确,对于狐姬,他可是闻之色变,那个女人实在太可怕了,或许只有轩辕才能够逃出其魔掌。如果风骚真的与狐姬在一起的话,他们只怕是有去无回了,没有男人可以抗拒得了狐姬的魅力,而他们当中又尽是男人,又有谁能够在狐姬的手下对付风骚呢?何况风骚是何等人物,乃是东夷有数的几大高手之一,能成为九黎之王,自有其过人之处。除非轩辕亲自出手,否则只怕没有人能是其敌。

  “那我们该怎么办?”花战望了望轩辕,顿了顿又道,“我们已四处布下了眼线,别说神门,就是连可疑的地方都没有找出几个,难道我们真要在此等下去吗?”

  轩辕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确实,迷湖虽然有方圆数十里大小,包括沼泽面积约有近百里宽广,可是这里还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他们的手中又没有地图,要想找到神门的所在简直难比登天,除非他能够在蒙络的手中夺得河图洛书所译出来的地图。否则,他们只能跟在蒙络屁股后面跑,而且就算到时候找到了神门所在地,能不能打开还是另外一回事。而他却将如此多的高手屯留在此岂不是一种浪费之举?且人多容易暴露目标,对己方是极为不利的,这岂会不是失策之举?

  “我看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不如我们干脆就将人马屯在沼泽之外,只留下一些人在此监视各方的动静。反正我们有战马相助,若是流动起来也快捷异常,到时更不用担心有人跟踪,而且有什么急事也能够迅速赶到!”花战提议道。

  “嗯,这也是一个办法。不过,我想我们一些实力可以留在迷湖之上,建一些大木筏,以备急需之用,这样双管齐下可能会更好一些。”轩辕想了想道。

  “这样更好,反正他们的水性足以应付任何突变,让一些人留在水上也好!”花战附和道。

  △△△△△△△△△

  雁菲菲亲审鬼三,她审鬼三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知道蛟幽的下落,而鬼三是绝对的知情者。仅以他在鬼方的身分,就有资格知道鬼方的一切。因为他是天魔罗修绝的第三大弟子,虽然并未掌权,却绝没有人敢小视。即使是曲妙和土计这一部之主也有许多时候要看鬼三的眼色行事,皆因天魔罗修绝在鬼方是至高无上的,鬼方之中惟一敢与罗修绝正视的人就只有魔神刑天,而刑天却是罗修绝最信任的人。

  在鬼方之中,惟一可以继承天魔罗修绝之位的人也只有刑天,虽然罗修绝座下几大弟子的武功也都高绝无伦,但无论是智慧、武功和声望,仍要比刑天差上一筹。

  这次鬼方确实出动了许多高手,罗修绝的三大弟子,鬼魅、鬼虎、鬼三全都出动了,就连刑天也亲自出手,另有沚曲族的曲妙、土方部的土计,几乎是倾巢而出,甚至连罗修绝的八妃也出动了其三。

  这个消息让轩辕惊愕莫名,为何罗修绝如此不惜人力?他究竟想干什么?是什么让他如此重视?难道说就只是为了神门?

  神门之中究竟有什么东西?有什么力量?是让罗修绝向往还是惊惧?这才会派出如此多的高手?要知道,天魔罗修绝的武功几乎登入仙境,名与利及手中所掌握的权力几乎已是无人能及。除少昊所掌管的东夷族可与之相抗衡外,便是太昊部下的力量也要比他逊色许多。一个拥有如此力量的人,为何还要对神门如此重视呢?

  若说神门之中藏有什么盖世武学,那绝难对罗修绝造成多大的诱惑,若说神门之中藏有什么大的宝藏,这也许可以对罗修绝产生一些吸引力,但是他为何要派出刑天、鬼魅、鬼虎、鬼三、曲妙、土计及三妃如此众多的高手呢?无论这宝藏是何等的庞大,也用不着动用如此众多高手啊。当然,这也让轩辕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狐姬曾说,少昊也会亲来,这是为何?

  少昊亲来这将意味着什么?是什么有这么大的魅力?这也是无独有偶的异常。或者可以说,他们对神门的在乎并不是有什么东西诱惑他们,而是有什么东西让他们害怕。因为他们害怕,所以他们才会倾出众多高手,甚至是少昊亲来!

  如果事情真如轩辕所猜,那么木神曾说的神门之秘或是真的,只有像罗修绝和少昊这样的枭雄才真正明白神门之中会出现什么——那就是魔帝蚩尤!

  只有魔帝蚩尤才会让天魔罗修绝担心,让少昊担忧,他们才会倾力而出,也可以说这次所要对付的乃是魔帝蚩尤。若是蚩尤一旦重生的话,罗修绝、少昊,甚至是太昊都难轻迎其锋,甚至要再受蚩尤的统治。

  所谓的天魔罗修绝、魔神刑天都只是魔界一员,而蚩尤才是真正的魔中之王,因此天魔罗修绝绝不愿蚩尤的重生威胁到他的地位,这才派出如此众多的高手前来迷湖。

  让轩辕疑惑的还有另一个问题,也便是为何鬼方和东夷会对神门在迷湖的秘密知道得如此清楚,而且似乎比他自己这些人还清楚?狐姬早一步来到迷湖,其实便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要知道轩辕诸人乃是一知道这个秘密就动身而来,且距迷湖如此之近,这之间究竟是出了什么差错?

  难道说河图洛书有另外的摹本?若真是如此,这些摹本又是自哪里来的呢?来自龙歌和圣女凤妮?这似乎有些不太可能。

  如果东夷和鬼方之人能够摹出河图洛书的副本,何以不盗走真品?他们还会害怕什么吗?这当然不可能。因此,若有副本也绝不会是鬼方和东夷人或奸细所摹。若说是人误传,那也不可能如此巧合,而且东夷和鬼方之人先到一步。

  退一步讲,如果是施妙法师盗走了真正的河图洛书,他也绝不会想让太多的人知道神门的秘密,这样对他也会少一分危险和威胁。真正知道神门秘密之人,自然不会告诉别人神门真实的地址,那么这个秘密的地址是谁传扬出去的呢?还会有谁知道?

  龙歌、凤妮、蒙络、创世这些人也是两天前才知道神门所在地,他们身边的人亦是如此,而他们是绝对不会将之传出去的……

  那么,将有关神门的消息传扬出去的人只可能是熊城以外的人了,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轩辕的思绪有些混乱,许多问题都似乎找不到确切的答案。想到这里,轩辕心中也禁不住自问道:“迷湖真的是神门秘址所在吗?他们真的就能根据记忆中的河图洛书找到神门准确的地址吗?而这记忆中的河图洛书就一定精准吗?”想到这里,轩辕心头不由大震。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