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十六章 龙族

第十六章 龙族

时间:2015/8/15 7:27:48  点击:1466 次
  西宫摘星阁内人人愤然,见轩辕回来,立刻七嘴八舌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轩辕心中也有底了。

  木青的伤势并不重,事实上,他的武功已与伏朗相差无几,但伏朗的身分特殊,没有轩辕的吩咐,他不敢对伏朗怎么样,这才一直处于下风,不过幸亏剑奴出手相助。

  剑奴出手,伏朗只好悻悻收手,他没有把握胜过剑奴。他自然知道剑奴的厉害,便是齐威也不能在剑奴的手中占到半点便宜。

  花战最恨,恨自己没一剑把那个伍老大解决掉,不过伍老大的功夫也不弱,花战想杀他也不太容易。

  轩辕返回熊城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蒙络的耳中,蒙祈迅速来请轩辕进入王府。

  来到蒙王府后,蒙络立刻将轩辕请入戒备森严的密室中。

  密室中,凤妮乍见轩辕忽来,不由大为欢喜。

  “轩辕快来看这幅地图!”龙歌对轩辕也是亲热之极,更掩饰不住内心的欣喜。

  轩辕打量了室内众人一眼,见除龙歌和凤妮之外,其余全都是蒙络手下的得力干将及谋士。

  这几人轩辕都认识,其中学识最渊博的应数段赋,这是一个极有学问的老者。对天文历法似也很精通,便是元贞诸长老也对段赋极为客气。另外一人是段赋的弟弟段艺,这人最擅长绘画,对山河地理兴致浓厚。宗庙的大石上,有很多画都是他所作,后由工匠雕刻而出。因此,这兄弟两人虽然不会武功,但却受到蒙络的重用。还有一个是兰彪,这人武功高绝,心智过人,可算是蒙络手下最得力的战将,更是蒙络的女婿。不过,此刻蒙络的第一谋士贾晓并不在密室之中。

  轩辕挤过去望了望段艺画于羊皮上的一张地图,图中山水极为清晰,颇有几分立体感,一个个红箭头标得地图之上到处都是,倒把轩辕给愣住了。

  “这便是这些天来我们所得的成果!”蒙络也有些喜不自禁地道。

  “神门所在地?”轩辕立刻醒悟,惊问道。

  “不错,正是神门所在地!”兰彪也笑道。

  “我们终于在河洛图书之中找到了这些暗示,这些红色的标记则是一个个暗示,只有找出这些暗示,我们才能够确定一个方位,确定一个固定点,然后以这个固定点为中心去寻找神门所在之地!”段赋分析道。

  “轩辕可有发现这地图所指是什么地方?”凤妮询问道,显然此刻众人都无法从这张地图上看出所画之地。

  轩辕端详了一会儿,突然若有所悟,脱口道:“这好像便是迷湖!”

  “迷湖?”兰彪和蒙络同时目射奇光。

  “经统领这么一提,我倒似也觉得有些印象!”段艺附和道。

  “哈哈哈,这些天轩辕果然没有浪费,我就知道轩辕足迹已踏遍了熊城方圆两百里之地,一定可以记得某块地形与此相似。事实果不出我所料,真是太好了!”蒙络兴奋地一拍轩辕的肩头,大笑道。

  “这些日子轩辕在查看熊城周围的地形吗?”龙歌有些讶异地问道。

  “不错,为了寻找最佳的练兵之地,我不得不踏遍方圆两百里!”轩辕也不否认。

  “这叫天助我们!”段艺兴奋地道。

  “任何偶然的巧合都有其必然的因素!”段赋也道。

  “段大先生说得是,轩辕可算是上天派来助我之人,一切安排得如此巧合!”

  “这也是父王福德无双呀!”兰彪笑道。

  蒙络更是展颜欢笑起来。

  轩辕也觉得此事确是巧合,这些日子他为了找一个好的练兵场地,跑遍了有熊周围方圆两百里地,便连迷湖那沼泽之地也没有漏掉。当然,这也是因为轩辕对沼泽和湖泊有着比常人更为浓厚的兴趣,这才将迷湖和它周围的沼泽地仔细堪查了一遍,却没想到竟无意间为找到神门所在地而立下了大功。

  轩辕绝不介意在沼泽中练兵,只有在最恶劣的环境之中,才能磨砺出最精锐的战士。何况这里的沼泽比之死亡沼泽又算得了什么?这片沼泽才不过方圆四十余里而已。

  “为了庆祝此次的收获,我们便出去痛痛快快地轻松一下吧。事不宜迟,我们下午便立刻起程前往!”蒙络有些迫不及待地道。

  “我不相信那群贼子会比我们先到一步!”兰彪狠狠地道。

  “我们的行动尤其要保密!”龙歌提醒道。

  “这点我知道!”蒙络自信地道。

  △△△△△△△△△

  “近日,轩辕所做的一切已让人感到耳目一新,看来轩辕还真是个治军奇才!”蒙络举杯赞道。

  “这当是靠蒙王的提拔,轩辕只想为族人尽力而已。”轩辕客气地道。

  “今后有时间,我们多亲近亲近。只看轩辕在选拔人才上的特别之处和那严格的要求,就知轩辕是我辈的楷模,兰彪定要向轩辕多多学习才是。”

  “兰兄客气了。”

  “轩辕是我所见过的最了不起的年轻人之一,你知道近日熊城内怎么猜测你和你的山海战士吗?”蒙络突地笑了笑道。

  “哦,怎么猜测呢?”轩辕也似乎极有兴趣地询问道。

  “众人都在猜测将来你的山海战士都会与你一般神秘莫测!”蒙络笑道。

  轩辕也不由得笑了起来,凤妮和龙歌亦为之莞尔。

  “没有这么夸张吧?”轩辕摇头苦笑,同时也夹上一筷菜。

  “前些日子你的山海战士还是一些新丁,但一旦组成了一支军旅,便立刻变得神秘莫测,外人根本就无法得知一点有关山海战士的内部消息,甚至连训练的情况也仅知一点皮毛,似乎山海战士不是一千人,而只是两三人一般。能够将如此一派人安排得如此了无痕迹,哪能不让人胡猜乱想?有人还说,山海战士比那群由吴回亲训的死士还要神秘,我看也确实如此。”蒙络似乎有些意味深长地道。

  “这只是一种练兵手段,东夷的快鹿骑之所以百战百胜,只是在于一个‘奇’字与‘快’字,它们会出现在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这才能在刹那间杀得我们手忙脚乱,那怎会有不败之理?而我所训练的山海战士便是要对付东夷的快鹿骑。虽然我仍无法与其比速度,但却不能输在‘奇’字之上,惟有以奇制奇,才有可能与东夷快鹿骑一搏。但若要真正做到‘奇’,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就是队伍自身要保持最为神秘的状态,让对方完全无法摸透虚实,这才可起到攻其不备、出奇制胜的效果。因此,山海战士从上到下都必须保证高度的秘密。”轩辕淡淡地道。

  “可是轩辕为何对自己人也要如此神秘呢?”龙歌有些不解地道。

  轩辕不由得悠然一笑,道:“若是对蒙王、圣女和王子及在座的各位自不必如此神秘,因为各位绝对会维护族人的利益,不会拖山海战士的后腿。但轩辕却不敢保证熊城之中每一个人都会这样,谁敢说熊城之中没有鬼方和东夷的奸细呢?秘密对外和对内并无分别,轩辕如此做只是为了使我们的山海战士更具出奇制胜的资本。同时,如果能将山海战士保持一种高度的神秘感,会对敌人造成一种强大的心理压力。敌人在与我军交战之时也会时常担心山海战士突然出现,那会使他们的斗志大减。要知道,事物的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只是对事物一无所知时所引出的猜测和想象!”

  “好!好一个事物的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只是对事物一无所知时所引起的猜测和想象!轩辕公子对人性的了解竟是如此深刻,更让老朽佩服!”段赋忍不住赞道。

  “确实是深刻之极,一语道尽了兵家虚实的精义。有熊得此人才,中兴有望了!来,本王敬轩辕一杯!”蒙络也拍案叫好道。

  凤妮更是目泛奇光。

  “谢蒙王赏识,轩辕实当之有愧,有熊有蒙王这等雄才大略之人,就必定会中兴,轩辕只是为族人再添一片瓦砾而已。”轩辕忙举杯相迎。

  蒙络更是开怀。

  兰彪却似乎是在深思些什么,并无过多地言语,半晌才突然问道:“兰彪想请教轩辕兄弟,若想使己军变得神秘,那该要如何去做呢?”

  轩辕微微讶然地望了兰彪一眼,顿觉此人实不可轻视,竟能够如此客气地相问,定是一个极为好学之人。不由悠然一笑道:“若欲使自己的队伍变得神秘,首先就必须要有可依的纪律,严格约束,使得军中形成一种氛围,以便使每位战士都能严守军中秘密。另外便是尽量不在大众场合之下露面,越少人知道战士们的活动规律越好。只要能够做到这些,外人自然会将这队战士越猜越神秘,越想越想不透,也便会逐渐在他们心中建立起神秘莫测的印象。”

  “哈哈,听轩辕这么说起来,似乎很简单,可是为何自古到今,也没有多少人可以组成这样一支神秘的军旅呢?可想这之中定是有许多细节问题很繁杂,是吗?”蒙络也笑问道。

  “蒙王所说没错,说易行难,怎样把握这之间的‘度’很重要。”轩辕毫不否认地道。

  “说得我都心动了,真想也成为轩辕手下的一卒,去看看轩辕是怎样练兵的!”段艺笑道。

  众人也都笑了起来,而此刻轩辕只觉得身体似乎有些沉重,眼皮也有些重。

  “我想是已喝醉了,头有些晕。”龙歌突然道。

  “我大概也是,有些想睡。”凤妮坐在轩辕的身边轻晃了一下。

  “那我扶你去休息吧!”轩辕倏地站起,但忽觉腿下一软,身子竟滑落至桌子底下,龙歌和凤妮也“砰砰”两声,相继倒于桌上。

  “父王如此一来岂不是留下了后患?”兰彪有些担心地问道。

  “暂时还不能杀他,这小子是元贞那些老家伙所看好的,而且与凤妮似乎关系暧昧,如果杀了他的话,只怕会让创世大祭司那老鬼拣了便宜,乘机与元贞扳倒我。因此,只能先让他睡上五天!”蒙络望了望地上的轩辕,冷酷地道。

  “王爷如此做,我实有些不明白。”段赋皱了皱眉,担心地道。

  “是啊,我们不是决定要让这小子来对付创世大祭司那老鬼吗?说不定去了迷湖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蒙络打断段艺的话道:“段二先生有所不知,这小子奸滑诡诈得很,别以为他真的是对我好,事实上这小子很可能对谁都留有一手。就凭他身为龙族战士的大首领,又是君子国的圣王,就可知道这小子怎肯甘于受制于人?他或许是迷恋凤妮的美色,这才对凤妮好,但他很可能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只凭这一点,就不能让他参与神门之争,那等于引狼入室。说不定这小子还会在迷湖周围布下大批神秘莫测的龙族战士,那岂非要坏我的大事?”

  “这小子真是龙族战士的大首领吗?”段赋也有些惊愕地问道。

  “据贾晓查得情报,这小子就算不是龙族战士的大首领,也会是其首领之一。而此次他来熊城却只带了有侨和少典两部的战士,其中定然有诈,也许这小子只想将熊城弄成一团糟。对此这小子或可以瞒过别人,但却绝对瞒不过我!哼,想跟我斗,还嫩了点!”蒙络傲然道。

  “王爷英明神武,属下等望尘莫及!”段艺敬服地道。

  “不过,这小子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才,如果真能够让他成为创世大祭司的敌人,那确实够老鬼头大。只可惜这小子竟想跟我耍手段!”蒙络仍忍不住对轩辕赞了一句。

  “这小子再厉害也不是父王的对手,他怎么可能逃得出父王的五指山?不过,孩儿以为还是应将他除去,以绝后患。否则,他一旦醒来与山海战士会合,对我们可就大大地不利了。就算创世大祭司和元贞追究起来,以父王的地位应不会有什么影响。”兰彪提议道。

  “彪儿说错了,本王虽然自负,却绝不盲目,创世大祭司是个极富心计的人,早就想对付我,只是一直没有借口而已。另外又因元贞处处助我,这才使得创世大祭司虽势大,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但若本王此刻杀了轩辕,那情况就不同了。首先,元贞绝不会助我,以我的实力仍要比创世大祭司逊一筹,只有等我取得神门之内的神物后,到时即使创世大祭司与元贞联手我也不惧,那时再杀这小子也不迟。别忘了,这小子是有熊族的英雄,更是山海战士的大统领!”蒙络分析道。

  “父王说得是!”兰彪恭敬地道。

  “就算要杀这小子也不能让外人知道,若是能假手于人就更好。否则的话,这小子的身后实力也实在可虑,那神秘莫测的龙族战士,还有高手众多的君子国,都会让人头痛的。当然,若是他死得莫名其妙,定不会有人怀疑本王,因为谁都当本王和这小子之间关系不错!”蒙络道。

  “王爷,你所要的人马已经准备好了,只待王爷传令!”贾晓此时行了进来,恭敬地道,他对厅中所发生的一切毫不意外,似乎一切都在其意料之中。

  “很好,我们就立刻启程前往迷湖,越快越好!”顿了顿,蒙络突然又道:“贾先生可以肯定药力能够持续五天吗?”

  “这个请王爷放心,他们至少要到五天之后才能醒来,此药百试不爽!”贾晓自信地道。

  “如此便好,他们三人及王府里的一切都交给先生主持了!”蒙络说完仍不忘望了轩辕一眼,眼角闪过一缕幽冷的杀机。

  “贾晓明白该怎么做!”

  △△△△△△△△△

  “这小子睡得好沉!”

  “没看到这小子精壮得像头牛吗?他妈的,老子要是有他身上的一半肉,也可以去那些娘们面前卖弄卖弄了。”

  “哎,我说韦权啊,前些日子我还看见这小子与蒙王挺亲热的,怎地今日蒙王却要将他和圣女等人关入密室中呢?”

  “谁知道?反正这密室中环境不错,大概王爷要他们好好休息几天吧。”

  “哎,我说韦权,咱们打个商量怎样?”

  “商量什么?说吧。”

  “你看圣女美不美?”说话的是那个形容极为猥琐的汉子。

  韦权眼神滴溜溜一转,他立刻会意,不由小声道:“孟达,这可是要杀头的!”

  “反正她是昏迷着的,事后咱们替其把衣服穿好,保证她醒过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此事惟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会有第三人知道。我看柳护卫长也没安好心,只是没胆,只要咱们让他先上,他定会同意的。想想,要是能搂着圣女睡觉,那滋味多好,比你去玩那些骚婆娘不知刺激多少倍。”那被唤作孟达的汉子色胆包天地道。

  韦权大大地吞了口口水,望向圣女凤妮,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口中却有些含糊地道:“好吧,一切就听你的。哎呀,她的身材真好,那胸,那臀,要是光着身子……哟,干嘛打我?”

  “柳护卫长!”孟达低低惊呼了一声。

  “啊,小的该死!小的该死!”韦权一听来者是柳护卫长,不由吓得魂飞魄散,差点没软倒在地。

  “你们出去给老子把风,待会儿才轮到你们!”柳护卫长轻喝道。

  韦权和孟达初时一怔,随即喜形于色,忙应声道:“是,是。”

  柳护卫长立时如一只发情的公狗般迫不及待地脱下自己的衣服。

  韦权和孟达回头溜了一眼,大感放心,忙走出密室之外为其把风,只听得密室中传来了一阵轻响。

  “老子等这个机会等了好久好久,你这高傲的美人儿就先让老子试试枪,看看是否还是原装货!”柳护卫长发出一阵低低的淫邪的笑声,向躺在床上昏迷未醒的凤妮扑去。而在此时,他突地吃了一惊,因为他发现了一双眼睛。

  一双似乎可以放电的眼睛,亮得让人心寒,或许因为目光本身就冷得让人血液僵化。

  是龙歌。

  柳护卫长顿时欲焰全消,如有一桶冰水自头上淋下,骇然落地时,龙歌已弹身而起,一缕幽芒划过,柳护卫长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便已命丧黄泉。

  “哼,不知死活的狗奴才!”龙歌回头扫了轩辕和凤妮一眼,快步来到密室之外。

  韦权和孟达此时正侧耳倾听密室中的动静,乍见龙歌无声无息地出现面前,几乎一下子吓破了胆。

  “去死吧!”龙歌对这两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杀机狂炽,在这两人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来之时,已重重地捏断了韦权和孟达的脖子。

  龙歌这才返回密室中,望着轩辕冷哼一声,淡淡自语道:“连你也一起带走好了,就让你去顶这个罪!哼,蒙络虽然奸诈似鬼,但怎是我龙歌的对手?可笑你轩辕自以为聪明,却连蒙络也算计不过。”龙歌说完一手挟着轩辕,一手挟着凤妮,便行出密室。

  对于蒙王府,龙歌绝不陌生,甚至连通向府外的地道也知之甚详。如果蒙络看到龙歌如此熟悉其府第的话,定会大吃一惊。

  龙歌挟着凤妮和轩辕迅速遁出蒙王府,却并不行往西宫或东宫,反而向城郊的密林之中奔去。

  半晌,龙歌掠入一个山洞之中,放下轩辕和凤妮。他似乎对这里的一切都极为熟悉,一路上竟没有半点犹豫。

  “就让你们两人先在这里呆一会儿,等我办完一件事情再回来安排你们!”龙歌望着昏迷似沉睡的凤妮和轩辕自语道,说完缓缓退出山洞,向城南方向掠去。

  △△△△△△△△△

  当龙歌再返回山洞时,洞中竟空空如也,凤妮和轩辕已经不见了踪影。

  “怎么会这样?”龙歌大惊,迅速转身而出,在林中四处寻找,却似乎没有任何痕迹留下。

  是谁带走了轩辕和凤妮?是谁在这段时间来了此地?抑或是轩辕醒了还是凤妮醒了?难道贾晓的迷药并不能管用五天?

  龙歌望着山洞的空空四壁,竟呆呆愣神,这里不可能有食人的猛兽,因为此地属于熊城之内,而熊城之内绝不允许存在豺狼虎豹之类的恶兽。当然,如果是这类恶兽的杰作的话,地上定会存在血迹,但是此刻地上却干净得似乎没有任何变化,更没有脚印。

  龙歌发了一会儿呆,心头泛起了一丝阴影,咬咬牙,掠身离去。

  △△△△△△△△△

  蒙王府也乱了套,蒙络已经领着大批高手离去,贾晓虽足智多谋,但是此刻却也乱了手脚。

  轩辕、龙歌和凤妮三人居然不知所踪,负责将三人送入地下密室的护卫长和两名护卫竟全部身死,自那重手法看来,可见出手之人定是极为厉害的高手,但这个人究竟是谁呢?难道是蒙王府中出现了奸细?难道有高手混入了蒙王中?抑或是龙歌、轩辕和凤妮三人中有人醒了过来?这使得贾晓慌了手脚。他对自己的药物极为自信,如果三人真的饮入了下药的酒,定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醒来,可是三人的失踪却让他无法解释。

  探子回来禀报,西宫方面没有轩辕和凤妮返回的消息,东宫也没有龙歌返回的消息,而且三人也未曾去过宗庙,倒是探得伏朗与轩辕手下的高手有冲突,可是轩辕和凤妮及龙歌去了哪里呢?

  贾晓只好无可奈何地派出鹿骑将这件事情通知蒙络。凭他估计,轩辕、龙歌和凤妮可能会赶去迷湖,因为三人都知道神门便在那个传说通向大海的湖泊附近,所以他必须派人通知蒙络所发生的一切。

  △△△△△△△△△

  熊城之内的一切,仍是风平浪静,只是剑奴领着数十名好手亲上宗庙,向元贞请求出城协同轩辕去训练山海战士引起了小小的震荡。不过,因为剑奴的手中执有轩辕亲笔所写的调令,宗庙自然安然放行。

  宗庙对轩辕在最初能够将山海战士训练得如此有声有色而感到非常满意。

  元贞是最支持轩辕的一人,轩辕竟将山海战士所有的计划尽数跟这个长者说了,包括自己所制定的制度也不隐瞒。元贞在得知轩辕这一系列的安排和计划后,禁不住大为欢喜。从这一些制度和训练管理的方式中,元贞看到了轩辕那深不可测的智慧,甚至为轩辕的能力所折服。

  轩辕对元贞几乎是不加怀疑地相信,也使得元贞大为感动,更对轩辕关心备至,简直像是将轩辕当亲子一般看待。当然,他们之间暗通关系并没有太多的人知道。而元贞听从了轩辕的叮嘱,仅向最可信的尚九和阳爻两位长老透露了一些情况,余者对山海战士也是一片茫然。正因为如此,元贞对轩辕也是不遗余力地信任和支持。

  轩辕当然是个极富心计,而且看事情也极准的人,他知道元贞只会忠心于正统,忠于有熊族的利益,绝对不会做有损有熊利益的事情。在熊城之中,轩辕惟觉此老最可信,加上元贞对他本身所存在的好感,他绝对可以征得元贞长老的全力支持,这样便等于获得了长老会的支持。

  当然,轩辕总不能将山海战士的情况瞒住熊城中所有的人,否则,他可能完全失去熊城的支持。因此,他才会选择元贞长老作为知情者,由长老会来支持他。

  元贞自然知道剑奴的剑术高绝,竟能与齐威难分上下,若由他去训练山海战士自是一件好事。而有着如此多的高手去训练这一千战士,自然可让每个战士身手不凡,他也就批准了。

  剑奴等高手出城当然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首先是伏朗,他伤了木青,听说轩辕赶了回来,却没有去找他的晦气,反而让剑奴等人出城,这自会引起他的怀疑。另外便是贾晓,剑奴出城的时间似乎有些巧合,使他不得不注意。


 

 
分享到:
拿破仑死后惨遭阉割 “龙根”至今保存完好
23 弃官寻母    朱寿昌,  宋代天长人,七岁时,生母刘氏被嫡母(父亲的正妻)嫉妒,不得不改嫁他人,五十年母子音信不通。神宗时,朱寿昌在朝做官,曾经刺血书写《金刚经》,行四方寻找生母,得到线索后,决心弃官到陕西寻找生母,发誓不见母亲永不返回。终于在陕州遇到生母和两个弟弟,母子欢聚,一起返回,这时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
马年大吉
农夫和蛇的故事5
武圣关羽不可回避的十大耻辱纪录
古代皇帝性体验的第一次给了谁
大肚子蝈蝈比肚子的故事1
凡正史 廿四部 益以清 成廿五80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