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十四章 圣士

第十四章 圣士

时间:2015/8/15 7:22:17  点击:1448 次
  齐充脸上杀机一闪,轩辕此话之意他怎会不知?那便是表示轩辕说自己赢定了。

  齐充也大笑道:“轩辕公子果然豪气逼人,如果轩辕公子真能胜过齐某,这圣带你就可当之无愧了。”说话间犹如御风般飘落至轩辕身前两丈许静立。

  轩辕不为所动,反向四周此刻鸦雀无声的有熊民众们高声笑道:“众老乡亲兄弟姐妹们,给我加一些气氛和掌声吧!”

  众人先是一怔,旋即全都轰然叫好,为轩辕这份轻松自如而叫好。在这种情况下,轩辕竟仍能够如此惬意。

  元贞也被轩辕那强大的信心所感染,含笑退了下去,同时向北角一挥手,霎时鼓声再次震天响了起来。整个太阳坪都似乎在震动,四周陡壁的回音之声将场中的气氛推上了一个高xdx潮。

  蒙络舒了一下眉头,嘴角边挑起一丝微笑,他也感受到了来自轩辕身上的自信及那股强大的气势。此时他确实感到轩辕这个人极不简单。

  元贞及其他几位长老全都退到一边,场中便只剩下轩辕与齐充两人对峙。

  除鼓声外,场上所有人的声音都凝滞下来,像是被那种山雨欲来的气氛所感染。每个人的呼吸都有些粗重,他们感受到的不是场中的轩辕和齐充,而是两座山岳,高不可攀的山岳。

  轩辕露齿一笑,犹如春风轻拂,有种说不出的惬意和轻松。不过,给齐充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齐充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轩辕的眸子,但是他却发现轩辕的眼睛像一个无比深邃的涵洞,将他的目光全都吸了进去,犹如在看那深不可测的夜空,又如在观摹两颗寄于凄风之中的寒星。可是,他却清楚地知道,这是轩辕的眼睛。他从没有想过,世间会有这么一双眼睛。

  轩辕的眼神深邃得可怕,至少齐充是这么认为的。因为轩辕的眼睛,使齐充觉得天地间一切都不太真实,一切都是那么遥远而不可触摸,就在他强行将目光自轩辕的眸子之中移开之时,轩辕便已出手了。

  刀,划破两丈空间,已到了齐充的面前。

  空间似乎并不存在,轩辕已完全不受距离所限,像是突然自另一层虚空中轻跃而出。

  没有人看见轩辕是如何出刀的,似乎亘古以来,轩辕的手中便握着刀,也似乎是亘古以来,轩辕的刀便在齐充的面前。

  这绝对不是错觉,更非虚幻,一切都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包括那涌动的杀机和高昂的斗志。

  篝火跃动着,使场中的一切都显得极为诡异,包括那刀,还有突然而起的风。

  轩辕一出刀,四下俱惊,每个人的心都牵了起来,或是被轩辕这一刀的气势所慑。

  齐充也吃了一惊,轩辕的刀实在太快,快得让他难以回过神来,而且这一刀所把握的时机也正是他松神之际。他无法可想,惟有退!

  齐充退时出剑,欲阻轩辕这一刀,但他在暴退四丈,连连变换了一百四十七种手法和角度时,才找到轩辕这一刀所切出的弧迹。

  “叮……”轩辕一斩即退,刀锋如同蜻蜓点水般弹起,身子和刀同时扭曲成一团,如螺旋的曲线般倏然到了齐充的身后。

  齐充根本就无法摸清轩辕运动的规律,更无法捕捉轩辕的真身所在。他能感觉到的,便是轩辕对其无处不在的威胁,似乎轩辕能在任何时候自他所意料不到的任意角度攻出,施以致命的一击。

  事实上,轩辕的身法确实很诡异,竟可以螺旋的形式随刀锋突破,仿佛可以自由任意地改变空间和方位。

  齐充简直头大得要命,先机一失竟然处处受制,被轩辕这一轮轮抢攻攻得穷于应付。不过,他也确实了得,在这种情况下,仍能够冷静以对,将自己周身封锁得滴水不漏,虽然险象环生,但轩辕的刀一时仍攻不进他的剑势之中。

  轩辕越攻越快,时左时右,时前时后,时上时下,每招都出人意表,每个角度都让人为齐充捏了把汗,到后来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看得清人影,只能看到一团光华在流窜在移动,已分不清谁是轩辕,谁是齐充。只有像创世大祭司、齐威、龙歌这般的高手,才能够看到场中两人的移动和攻守之势。

  鼓声也停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到场中的比斗之上,那些鼓手也看得痴了,忘了敲鼓。四下的众人也看得痴了,忘了夜空之中已少了鼓声,除了密集的金铁交鸣之声外,似乎万籁俱寂,即使每个人的呼吸声都显得异常粗重。

  创世大祭司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身边看不清轩辕和齐充交手的人似乎从创世大祭司的脸上看出了点什么,而齐威、杜修、杜圣三位护法也是越看越心惊,他们从没想到世间竟会有如此诡异的刀法,如此诡异的身法。

  蒙络那方的高手则目射异彩,蒙络是越看越爱。他当然对场中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轩辕一直都占着主动,施以绵绵不绝的狂攻,更似拥有无尽无期的后劲,永不知疲倦,越战越勇,越战越快,越战越灵活,像是在轩辕的体内正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缓缓释放。

  正当众人有喜有忧之时,场中变化再起,只听轩辕一声低吼。

  齐充闷哼一声,两道人影迅速分开,齐充踉跄而退。

  轩辕状若天神,大刀高举过顶,快步而上,低吼着以最为简洁的方式直劈而下。

  刀未落,那森杀的气势使得太阳坪似成了尸横遍野的战场,轩辕的每一步犹如在敲击着那面沉重的战鼓,让所有人的心禁不住揪了起来。

  “当……”一声清脆而响亮的金铁交鸣声震惊全场。

  齐充再次被震得倒退五步。

  轩辕一声长啸,刀锋再起,大步逼进,强大无匹的气势如一层层天罗地网般将齐充紧裹其中,根本无可逃避。

  齐充根本就没有思考的机会,等他稍稍回过气来,轩辕的刀又以泰山压顶之势直截了当地重劈而下,毫无花巧,与刚才那诡异莫测的刀势竟形成了两个绝然不同的极端。

  “当……”齐充再次被震退六步,此时四下呼声一片,没有人会不知道一切全都在轩辕的控制之中。

  轩辕依然是直来直去的一刀重劈,那刀锋的弧迹犹如流星破空,其步似缓实快,刀势更是疾若流星。

  每一个人都能够清楚地看到轩辕移步,但每个人都不明白为何轩辕那么慢的脚步却能够如此快地越过这么长的空间,而与疾若奔雷的刀势配合得如此亲密无间,这矛盾对立的情形简直像是一个奇迹。

  创世大祭司和蒙络的眼中闪过同样的惊讶,他们同样看不懂轩辕怎会使出这般神迹般的刀法,大巧若拙,快极如缓,举重若轻。那刀锋划过的轨迹,像是绝美的艺术,让人心灵禁不住为之震撼。他们也是绝世高手,只有他们方可欣赏出轩辕刀法之中的境界,那包括在每个细节之中的内涵,犹如欣赏一具躯体背后的生命本质。

  “当……”轩辕在劈出第四刀时,齐充的剑竟裂成了一块块细小的碎铁,而当他的身子在不能自控地退出八步之时,轩辕的刀已经抵在他的额头之上。

  四下呼声俱灭,所有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住手!”创世大祭司这才自轩辕的刀法中回过神来,骇然惊呼。

  轩辕缓缓地撤回刀锋,倒退五步,还刀入鞘。

  “英雄,英雄,英雄……”一阵热烈至极的狂呼声四下响起,对轩辕爆以最热烈的喝彩。

  没有人会不知道这场决斗是轩辕胜了,以压倒性的优势胜了齐充,而给所有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却是轩辕最后那势若君临天下的四刀,犹如一个生命的烙印深深刻在所有人的心中。

  齐充败了,败得一片茫然,一塌糊涂,静立于场中犹如一株凋零枯朽的树木,半晌他才木然地抬头望了轩辕一眼,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语调沧桑地道:“我败得心服口服!”说完竟软坐于地。

  “大哥!”齐威急忙冲上前来,一把扶住齐充,怒视着轩辕,正要破口大骂,却被齐充制止了。

  “我没事,他已手下留情了。我很累,休息一会儿便没事了。”

  齐威大愕,有些古怪地望了轩辕一眼,随即为齐充把了一下脉象,知道齐充所说没错,只是一时脱力这才坐倒。

  元贞长老和另外几位长老欢喜地围了上来,一把拉住轩辕的手,激动地道:“你果然未让老夫失望,真是我有熊族最优秀的儿郎!”

  元贞再次送上天蓝色的圣带为轩辕带上,郑重地道:“蓝色代表天,你便是苍天的儿子,是有熊族的英雄!”

  四下的数千民众也同时欢呼:“英雄,英雄,英雄……”气氛热烈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再也没有人注意到败将齐充是如何下场的,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到了轩辕的身上。

  无咎长老更端上了一碗烈酒送至轩辕的面前。

  “喝下它吧,喝下它,你就是有熊族真正的英雄!”元贞长老如慈父一般祥和地道。

  轩辕心中涌出一种莫名的感触,他几经磨难,终于进入了熊城,却没想到一入熊城便会有如此变故,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心中一阵感慨之下,端起了那碗烈酒一饮而尽。

  “好啊……英雄……”四下又是一阵热烈的呼声,一些大胆热情的少女们居然捧着鲜花送了过来,一时之间轩辕竟抱了一大堆,甚至有的人还会在他的脸上强行索吻,弄得他这个向来脸皮厚的人也脸红起来,而四下众人却大笑起来。

  元贞和几位长老也都袖手旁观,熊城的少女们竟然都大胆热辣异常,倒也让人大感刺激。

  [注:后世流行的英雄巾实与轩辕今日的际遇分不开,蓝色代表天,英雄则是天之骄子,所以后人所系英雄巾多为蓝色。]

  △△△△△△△△△

  轩辕在龙歌和凤妮诸人的簇拥之下离开了太阳坪。

  轩辕只喝得有些头重脚轻,一来他今日高兴,二来诸人的劝酒使他不能不喝。有熊族的民众的确极为热情,而且蒙络频频举杯相敬,使得轩辕也有些不胜酒力。

  晚会之上表演了许许多多的节目,确让轩辕大开眼界。有熊族的少女们也让初来乍到者受不了,那极尽诱惑的舞姿,绽放着勾魂慑魄的魔力。野性而美丽的火热娇躯一扭一动无不让人想入非非,便连猎豹诸人也都食指大动。

  最妙的是最后千人共舞,那场面之壮观,若非轩辕亲自经历,只怕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会如此妙趣横生。一群男女们无拘无束地旋动,踩着奇妙的拍子,在那堆堆篝火边穿插游走,大胆的女人们媚眼乱抛,甚至主动靠来搂着你的脖子舞几圈后迅速又离开。若是真的被这些少女看中了,她们绝不会吝啬献上香吻,这害得花猛和凡三这群没有见过世面的菜鸟只觉头脑昏昏沉沉,差点没叫娘。

  下山之时,凡三和花猛还在大费口水地争论着刚才香艳的场面,及某某美人的约会,简直是闹得鸡犬不宁。连不喜多争论的猎豹也眉飞色舞地谈起了他的美妹妹萍儿,燕五和燕绝也好不了多少,只有叶七一脸苦相,因为没有美人儿与他约会。

  剑奴对叶七的表现也感到大为好笑,道:“老弟,我看见也有两个姑娘亲了你,为何还这般不高兴?”

  “光亲亲嘴有何用?你看这群小子,唉,真恨不能晚生二十年!”叶七无可奈何地道。

  “嘿,七叔,是不是美人儿嫌你的胡子扎痛了她们的嘴,才不与你约会啊?”花猛没大没小地道。

  猎豹和燕绝也一阵起哄欢笑。

  凡三却道:“这么着吧,七叔,你若把胡子剃了,我给你介绍几个,反正我是消受不了,什么小齐、小薇、小燕、小英的,这一大堆我可不知怎么应付……哟——你别打人哪?”

  叶七给了凡三一脚,笑骂道:“你这小子没大没小,不打你,还当我是你兄弟呢!”

  轩辕也不由得好笑起来,凤妮诸人亦隐约听到叶七等人的对话,也禁不住有些莞尔。

  太阳战士们已经和他们打成一片,与有侨战士和少典战士们也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惟伏朗和他的伏羲氏之人没有过多的言语。当然,伏朗因为凤妮的原因,而不敢走下舞池,与凤妮、龙歌三人都静坐于看台之上,只有轩辕和他的一帮兄弟皆踏入了舞池。

  伏朗心中却暗暗得意,因为凤妮要他陪着坐在席间,而没有要轩辕相陪,这说明凤妮在意他,他自是不会再稀罕别的女人。而轩辕玩得极了尽兴,似乎与凤妮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感情的纠葛,这让伏朗心头舒适了不少。不过,伏朗向来妒才,心胸狭隘,今日轩辕成为有熊族的英雄,对他也同样是一个打击。他在熊城已有近一年了,但却没有多少人太过在意他,而轩辕一入熊城便大得人心,成为英雄,实让他有些不服气。不过,对于轩辕那惊世骇俗的刀法,他也有些心惊。

  今日的轩辕似乎比三个月前与自己交手时的轩辕更为可怕,在武功上,似乎又有了无法估量的精进。伏朗知道,即使自己此刻与轩辕交手,败阵的多半是他。三个月前,他便不能在轩辕的手上占到半点便宜,甚至被弄得狼狈不堪,三个月后岂非更是如此?

  当然,自凤妮与他独谈之后,伏朗对轩辕的态度改观了许多,那并非说伏朗对轩辕冰释前嫌了,而是说伏朗不再妒火中烧,知道考虑以大局为重,而去笼络轩辕,利用轩辕。

  不过,轩辕却对伏朗越来越不屑,那是因为伏朗心胸狭窄到不能容物之境。虽然伏朗并不笨,有时候甚至精明的骇人,一步步算得让别人毫无还手之力,正如当初轩辕遭遇帝十一般,那种精明确实让人心寒。但两人深入接触后,轩辕才知道伏朗的弱点也大得惊人,这使得他纵有惊人之智,也难逃失败的命运。

  轩辕此刻可谓是对伏朗的弱点洞察秋毫,因此,伏朗已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他有信心将伏朗玩弄于股掌之间,正像凤妮能够轻易地得到伏朗心中的秘密一般。

  太昊派伏朗前来有熊族,实是一个错误,他忽略了感情的力量。

  龙歌也陪同轩辕来到西宫,今晚对他来说是个不眠之夜,因为这一天之中所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

  西宫之中,太阳剑士把守得极为严密,也有有侨战士加入守护的行列。

  有侨和少典的一百多名战士占了西宫人数的三分之一,自然要担当一些守护的责任。而落星阁则由叶七亲自挑选高手把守,至少在忠诚方面,有侨战士和少典战士极为可靠。

  落星阁只是几进套房,惟有轩辕、蛟龙和少典神农、剑奴等人住在其中,其余的战士自是安排在落星阁周围的房舍之中,不过落星阁中也住了三十余人,这三十余人无不是以一挡十的高手。

  龙歌和轩辕及伏朗三人随凤妮在凤宫之中商讨了很长时间,在某些立场上,他们仍站在同一条阵线上。当然,龙歌也不会说出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向轩辕道贺,并对轩辕讲了一些有关“有熊英雄”享有什么待遇之类的。

  轩辕听罢,确实大为欢喜,原来作为有熊族的英雄,有权参加宗庙大会,并且有发言和投票权,其身分与长老平级,但却不用去管宗庙的一些琐事,可以自由地决定是否参加有些会议。还可以有权领导宗庙的义务战士,甚至是指挥宗庙的卫队。

  轩辕倒没想到这根蓝带子竟有这么多好处,不过他也觉得有些侥幸,似乎他这个英雄当起来有些牵强,因为数年来,他是除了上代太阳之外有熊最年轻的英雄,连创世大祭司也是在三十多年前才成为有熊族的英雄。这几十年来,有熊族便再未出现过众望所归的英雄,而轩辕此刻却拣了个便宜,但他岂会不知元贞长老诸人也是孤注一掷,在他身上所下的重注?他们之所以推出他这个劳什子英雄,还不是为了伏下一颗对付创世大祭司的棋子?只有轩辕一跃成为英雄之后,方能够在创世大祭司那里争得民心,进而起到牵制创世大祭司的作用。

  轩辕今日一来便大挫创世大祭司的威风,这确实是一招好棋,如果不是如此,六大长老绝不敢在他身上下注,而他再次大败齐充也便使六大长老更有信心。或许因轩辕的横空出世,使得那群见风使舵的人不得不重新估计太阳之正统龙歌和凤妮的势力。而那些本来对创世大祭司敢怒而不敢言之人,也都看到了希望,对轩辕另眼相看,甚至是支持,宗庙的人犹是如此。

  宗庙可以说是除创世大祭司和蒙络之外的第三股力量,不过,这股力量比起创世大祭司和蒙络的力量却薄弱很多。但也有它的优势,那便是极得民心,是有熊正统权力的代表。因此,宗庙大会也有指挥太阳战士的权利。当然,宗庙也有自己的卫队,不过只有数百战士,但宗庙可以向民众召集许多义务战士。因此,这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也是创世大祭司一直都不敢明目张胆对付凤妮和龙歌的主要原因。否则,只怕凤妮早已不能安坐西宫了。无论是蒙络还是创世,都有意除掉这两个正统的威胁。

  轩辕对熊城内部的情况了解得越多,心中便越是轻松,他已经基本上可以把握到事情发展的方向。不过,他对创世大祭司也越来越感到高深莫测,这个人的确很难捉摸,对其了解得越多,反而越迷糊,使得轩辕不能不把他例入最难对付的人物。

  龙歌欲与轩辕抵足而眠,是以同返落星阁,伏朗则回他的摘星阁。

  当轩辕和龙歌回到落星阁时,圣女凤妮竟出现在轩辕的客房门口,只让轩辕和龙歌吃了一惊。

  “你是从哪里来的?”轩辕讶然问道,他们刚才自凤宫中分别,而凤妮竟先一步赶到他的落星阁,怎叫他不惊讶?

  龙歌虽然惊讶,但却明白凤宫底下定有许多秘道。不过,他却不明白凤妮为何要如此神秘兮兮地自秘道内潜来,难道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凤宫之中说明吗?

  “当然是自地下而来!”凤妮笑答之时,已优雅地推开了轩辕客房之门。

  “快进来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与你们商量。”

  龙歌望了轩辕一眼,刹那间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又似乎更为糊涂了。

  轩辕轻轻一笑,拉着龙歌行入客房之中,房内灯火立刻亮起,这里所点的是浸了地龙血的火把,因此光线特别亮。

  凤妮已经稳稳当当地坐在一张大椅之上。

  “妮妹弄什么鬼?”龙歌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们必须快点找出神门所在,否则定会被人捷足先登!”凤妮突然道。

  龙歌脸色一阴,有些懊恼地道:“河图已被人偷去,如何能再找到神门?”

  凤妮望了龙歌一眼,高深莫测地笑了笑道:“我相信哥哥定留下了副本残篇!”顿了顿又道:“实不相瞒,我的洛书也被人调包了,刑天所抢去的只是一部假货。”

  “什么?”龙歌不由得失声低呼。

  “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龙歌怔了半晌才问道。

  “但愿我知道。在凤宫之中出了奸细,而且这个奸细对我的行动了若指掌,这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洛书调包。不过,这部书应是在前天晚上至昨天才被调包的,因为前晚睡前我尚翻看了洛书。”凤妮吸了口气道。

  “你为什么不早说呢?”龙歌有些懊恼地问道。

  “早跟谁说?”凤妮反问道。

  龙歌哑口无言。

  “对了,凤妮,施妙法师难道不在熊城吗?找他问问或许便能知道凤宫之中谁值得怀疑了,因为他是个极为细心之人。”轩辕提醒道。

  凤妮一震,脸色忽地大变。

  轩辕也蓦地身躯轻震,凤妮的脸色让他意识到了某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难道这个奸细会是法师?”轩辕脸色沉了下去,试探着问道。

  凤妮脸上血色尽褪,涩然一笑道:“如果不是轩辕提醒了我,凤妮还真不敢相信会是他,但事实上可能被轩辕猜中了。”

  “法师现在哪里?”轩辕问道。

  “但愿我知道,前日他说要回高阳氏请高手来助我,我见你已到了熊城,想想有你相助,也可让他休息一阵子,于是答应了。后来他便独自走了,但我肯定他仍在熊城之中!”凤妮苦笑道。

  轩辕和龙歌没有说话。

  “他太了解我了,对凤宫的一切也了若指掌,都怪我平时太过信任他,连地道密室也告诉了他,如果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盗走洛书,他绝对是其中之一!”凤妮叹了口气又道。

  “那卧龙宫的火也可能便是他放的!”龙歌似想起了什么,杀机上涌地道。

  “确有可能!”凤妮并不否认。

  “那就是说,高阳氏可能已派来了高手。”轩辕肯定地道。

  “这老贼好狠!”龙歌一拳捶在几上,只将木几击得四分五裂,而他仍懵然未觉,可见此时龙歌心中确实是极端愤怒了。

  “这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若天意如此,我也只好认了。不过幸好,我早已将洛书尽记脑中,只要哥哥能再想法弄一分河图来,我们便能很快可找到神门,希望不要比他慢!”凤妮苦笑道。

  “好,我连夜将河图画出来,这些东西我也已深记于脑中!”龙歌爽快地道。

  “那我便来充当二位的护法好了。”轩辕说完转身便向外行去。

  “不,你就在房中护法,让剑奴和木青诸人守在门外便行了。”凤妮吩咐道。

  轩辕一想也对,立刻便着手安排,更在房子四周布下了十六名高手,剑奴和木青一个守住院门,一个守住房门,连屋顶之上也派出花猛和凡三把守,可谓是稳如铁桶。轩辕这才放心地为凤妮和龙歌抱来了大捆羊皮和油墨,而他自己则盘膝于一扇窗边。

  龙歌望了轩辕一眼,见凤妮对轩辕毫不见外,他也不好意思怀疑轩辕,只好放下心事专心作图。

  凤妮微微一笑,对于轩辕,她绝对信任,甚至比信任龙歌更信任轩辕,或许只是因为轩辕能给她一种极度的安全感吧。

  △△△△△△△△△

  这是一个不眠的夜晚,却并没有出什么大的意外,或许是因防范实在太过严密吧。

  龙歌和凤妮不休不眠地根据自己的记忆终于将河洛图书给描绘出来了。两人已有些精疲力竭,在日上三竿之时,两人终大功告成。

  “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早点,你们也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轩辕微笑道。

  龙歌和凤妮对望了一眼,看着满地的羊皮却露出了一丝苦笑。

  “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不妥吗?”轩辕问道,他也看出了龙歌和凤妮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就算是我们有了这些,也顶多只能找到神门所在,但却绝不能启开神门!”凤妮无可奈何地道。

  “这又是为何?”轩辕奇问道。

  “河洛图书是绝不可能仿摩的,当年伏羲祖师之河图乃是以羊皮自灵龟背上翻印下来的。因此,河图之上有许多弯曲的天然龟纹,而这些龟纹是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凭空想象的。而洛书因衔于灵龟之口,也有龟涎所浸,留下了一些神奇的印迹。这看似偶然,却是上天所注定的必然,真正的秘密正是藏于龟纹和龟涎的印迹之内。不知情者即使得到河洛图书,也难以悟出其中的真义。”龙歌叹了口气,解释道。

  轩辕不由得傻了,他哪里想到会有这样的内情?同时也立刻明白为何凤妮一眼便看出了刑天所抢去的只是假洛书,因为上面并无龟涎之印迹。

  “只要我们能够找到神门所在,我相信那位得到真正河洛图书之人定会在那里出现,到时我们再从他手中夺回河洛图书不就可以了?”轩辕提醒道。

  龙歌和凤妮眼睛同时亮了起来,轩辕所说的确不失为一个极好的办法,也是最简洁的方法。那人既得河洛图书,定不会放弃去开启神门的机会,他们便可守株待兔。

  “如此甚好,还是轩辕兄弟思维敏捷。”龙歌忍不住拍了拍轩辕的肩膀,赞道。

  “那是因为你们已经够疲惫了,使得脑子也不太好使了。”轩辕笑道。

  “好吧,我们一齐去用早点吧。”凤妮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他们至少还拥有夺回河洛图书的希望。

  “我想,如果把这个消息告诉蒙王会更妙。”轩辕一边收拾羊皮,一边道。

  “告诉王叔?”凤妮和龙歌的目光全都投向轩辕。

  “不错,我们必须取得他的帮助,才能够在熊城活动自如,更不用担心某些不必要的问题。”轩辕道。

  龙歌面有难色地道:“让我想想。”

  “当然,这件事情是该从长计议,好好想想。”轩辕笑了笑,将羊皮交给龙歌道。

  龙歌也笑了。

  △△△△△△△△△

  “轩辕认为有告诉王叔的必要吗?”待龙歌返回东宫之时,凤妮突然拉住轩辕问道。

  轩辕笑着望了凤妮一眼,欣然道:“我的好凤妮果然心细如发,不错,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凤妮微感娇羞地白了轩辕一眼,问道:“为什么?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吗?”

  “错了,如果这样,我们便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多了一个朋友!”轩辕肯定地道,顿了顿,又接道:“首先,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在熊城之中来去自如而不受人监视,除非神门便在西宫。当然,监视之人可能会是创世大祭司和蒙络。因此,我们若是找到了神门,他们自会跟踪而至,到时候我们就会面对两大内敌,而外敌且不说。当然,如果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或者我们可以制造出一个让人无法跟踪的局面,甚至让创世大祭司和蒙络无抽身之机,但我们没有时间可等,必须尽快行动,哪怕只有半点耽误,我们都可能错失先机。是以,我们必须与创世大祭司或蒙络中的一方合作,才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进行寻找神门的事情。”

  凤妮微然颔首,因为轩辕所说确实是实情,熊城之中无处不是蒙络和创世大祭司所布的眼线,要想在熊城之中快速找到神门而不被发现,那是绝不可能的。既然如此,倒不如交由蒙络主持,明目张胆地干。

  “另外,如果我们把这件事情跟蒙络说了,由蒙络去主持,更可挫一挫创世大祭司的气焰,使蒙络不自觉地卷入与创世大祭司公开对干的漩涡,到时蒙络和创世大祭司的注意力定可自我们身上移开,甚至在找到神门之后,能够齐心协力地去对付外敌,这岂不妙哉?若时机一到,我们便以有熊正统的身分接手熊城大权。别忘了,我们所需要的是时机,是有熊族将来的真正发展,而不是什么神门之内的东西!”轩辕道。

  “嗯,你说得也对,只要王叔支持我们,我们便可借机在城中加以布置。”凤妮也恍然。

  “至于龙歌的工作,便由你去做,我可仍是个外人哦。”轩辕笑了笑道。

  △△△△△△△△△

  轩辕、龙歌、凤妮三人来到蒙王府,将有关河洛图书之事禀明,蒙络大喜,对轩辕可还真是立刻另眼相看,盛情款待。

  显然,凤妮已跟龙歌谈过轩辕的打算和计划,已得到了龙歌的同意。当然,有些问题凤妮仍没有完全告诉龙歌,也不会!

  自始至终,蒙络对轩辕的印象都极好,而轩辕也是处处让蒙络感到舒服。

  轩辕对创世大祭司的那种态度与对蒙络的态度可说截然不同,好像蒙络是活神仙,而创世大祭司便是恶魔一般,这种反差蒙络自也看在眼里,甜在心里。也正因为这个反差,使得蒙络感到轩辕的作为皆是明智之举,让他更有面子。

  蒙络便是这种人,爱的是面子,狂傲之极,而轩辕正是投其所好,这当然也因为轩辕自身的身分不同,才使得他每一句恭维更有力,更让人觉得难能可贵。

  昨夜轩辕一战,可算在熊城之中竖立起了自己高大的形象,更被元贞长老一阵造势,使得轩辕声威一下子植入了全城民众的心中。这使得眼高于顶的蒙络也欲将轩辕招为己用,因此才对轩辕倍加客气,甚至连龙歌都没享受到轩辕这么好的待遇。

  席间,蒙络突然问道:“我虽与轩辕一见投缘,但轩辕为何像是极看得起本王而对创世大祭司有些成见呢?”

  凤妮一惊,哪想到蒙络如此直接发问,连龙歌也都有些意外,为之色变。

  轩辕淡然自若地笑道:“轩辕乃有熊后裔,所忠的只是有熊正统,而王爷体内流淌的乃是王族血液,若轩辕连王爷都不看好,又何必千里迢迢前来认祖归宗呢?至于与大祭司之间,其实也并不算是什么成见,只是可能因为有些传闻在轩辕心中梗着挥之不去,且经历的某些事也让轩辕心有不快。轩辕可是个直人,谁对我好,我定会加倍奉还,谁若在背地里对我使坏,我也不会客气,有些事情轩辕不便直说,还请王爷原谅才是。”

  蒙络一听,顿时展颜欢笑,举杯道:“轩辕这番话本王爱听,难得轩辕这么坦白,本王先敬你一杯!”

  “谢王爷!”轩辕客气地举杯相迎。

  龙歌和凤妮脸上也泛出了笑容,禁不住都暗赞轩辕的应变能力,凤妮更是为轩辕叫绝。

  “轩辕身为有熊族的英雄,却身无职务,不知轩辕可有意操些俗务呢?”蒙络饮罢望着轩辕悠然问道。

  “听凭王爷吩咐,值此四方动乱之际,轩辕自不能独善其身,愿为族人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轩辕心中大喜,知道刚才那番话已打动了蒙络,使蒙络正式欲笼络自己,更视为自己人了,这才会提出要让他去掌管某些职务。不过,他却不能将欢喜写在脸上,只是装出一副极为诚恳的样子道。

  蒙络对轩辕的回答极为满意,捋须欣然道:“轩辕的事情包在我身上,如你这般人才,绝不能闲着。近日,我们被东夷快鹿骑大败了几场,目前我们正准备组建一队专门对付快鹿骑和鬼方风魔骑的战士,我想,没有人比你更合适担此重任了。”

  “轩辕惟王爷之命是从!”轩辕装出一副诚然受教之状,心中却暗呼:“太好了!”事实上,轩辕还真怕蒙络将他安排其它的职务,他也不知道那些职务的手下有多少蒙络和创世大祭司的亲信,办起事来缚手缚脚,但如果是新组起来的战士,则可以挑选和整合,那种风险便要小多了。

  “王叔,我看咱们还是先来仔细研究一下河洛图书,这些事是一点也不能耽误的,否则若被人捷足先登,就迟了!”龙歌心中所急的只是神门之事,至于轩辕的职务那还是其次。

  “这件事可以分头进行,我可派几名熟悉有熊族地理的人与你们共同研究,更会派高手保护你们的安全,你们只须全心全意去参悟河洛图书的秘密就行了,这自不必我亲自参研!”蒙络淡然一笑道。

  “这倒也是,而一时之间也不可能完全悟透河洛图书之秘,我们必须一边研悟,一边正事照做,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轩辕也附和道。

  “嗯,王叔和轩辕所说甚是,那我们吃完饭便进行。”凤妮道。

  “好,我会让人安排好一切。待会儿我要与轩辕去一趟宗庙,这支初定名为山海战士的队伍也要尽快组建起来了。”蒙络淡然笑了笑道。


 

 
分享到:
智者神偷1
黄泉路1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五幅
三国中最幸福的一个女人
郭德纲用笑声赚了15亿的创业历程1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3
中国历史上最没有文化的流氓皇帝是谁
卖火柴的小女孩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