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禅观正脉研究 >> 化朽腐为神奇

化朽腐为神奇

时间:2015/7/22 9:15:24  点击:975 次
    这第四观膨胀脓血不净想的修法,我想大家文字都看得懂了。在定中从“左脚大指”开始,不是观骨头,而是观我们的肉体,从左腿开始,到右腿,然后到全身,观想自己全身浮肿,然后慢慢溃烂。我们人死了,尸体摆在那里,也都是这样,先浮肿,然后从内部开始溃烂,随后肌肉就青一块,紫一块地变色。接着,恶臭难闻的脓汁污血就流了出来。

这不是浮光掠影似的,随便想一下就算了。要凝下心来,把自己真当成死掉了,尸体烂了,臭得不得了。观得好的话,自己真会闻到自己的臭味。这就是所谓的“一切唯心造”。全身又臭又烂的境相出于之后,自然觉得这个身体没有留恋之处。

“想一成已,复更想二。想二成已,复更想三。想三成已,复更想四……”想了自己之后,再想别人。或者假想自己已死未死的亲人,有这么一天也化成一滩脓血,又臭又烂又脏,比阴沟厕所里的味道都还难受。然后再想象其他的人,乃至于想整个房间,四围上下,再扩而至于所有天下人的身子都是如此。这不是理念上的思想,硬要观想成功,境界现前。真正修持到这一步,注意经文上一句活“念我此身,甚可患厌。众多不净,弥满一切”。平常我们对佛经里的这类理论,差不多是听过了。但是光懂理论没有用,现在要在自己身上,“以身求证”,认清楚硬是这么一回事。

“谛观是已,畏生死患。”观想到这个地步之后,就“畏生死患”,才真正的怕生死。你说现在大家怕不怕生死?我们并不是怕“生死”,一般人只是怕“死”。为什么怕死呢?老实讲,是对身体的一种痴恋,以及对自己现有的一切的一种执著。

我们平常对着镜子,越看自己越可爱。怎么也舍不得让它死了、坏了、烂了、臭了。所以,我们普通的人,并不是怕生死。而是怕这个“色身”死了,一切都把捉不住了,如果这一步观想成功,就会真正怕“生死”。即使死后再来投胎变年轻,变漂亮,到头来也还是这样一堆烂肉。因此对“生”也不希求,也是害怕。到了这一步,“道心”才真正坚定起来了。如经典所说“其心坚固,深信因果”。

到了这个时候,“出定入定,恒见不净。”不论打坐,或者下坐的时候,看到世界上所有的人,就是这样一滩流着脓血的烂肉。于是“欲求厌离,舍弃此身”。很想把自己这个肉体丢掉不要。这时候,你会减肥变瘦了。功夫到了的人,会自然瘦下去,不要害怕,不是病态。

同时也会脱皮,“作此想时,自见己身举体皮肉如秋叶落。这不单单是观想中的境界,工夫到某一阶段,自然会脱皮,脱了以后,会变得更白、更润、更漂亮。

在这一步观想中,不但脱皮,连肉都一层一层剥落下,“见肉堕地,在前地已,即大动心,心生惊怖,身心震掉,不能自宁。”我们现在光看文字,觉得这没什么可怕的。但观想中,这个境界现前时,硬是看着自己的身子连皮带肉,一层一层往下掉,没有不害怕的。就好象我们平常人打坐,都想求个“空”,但是一旦身心空了,差不多的人都会吓一跳。

随着惊恐的心理,“身气热恼,如热病人为渴所逼”。身子燥热,好象发烧似的,口也发干。乃至下了坐,还是这样,“如人夏日行于旷野,渴乏无水,身体疲极。”如果这时候正好是冬天的话,你也会觉得好象走在烈日当空的旷野中,穿不住厚衣服,身子很热,同时觉得四肢无力,很疲劳。这不是病态,也不是因为坐中受到了惊怖,而有了后遗症。实际上,这是心理、生理都起变化的原因。是必然经过的境界,不要害怕。当然可以喝水、喝茶,没有关系。

有一点需要注意,这时候不想吃东西,看到一切东西都很脏,难以下咽,此想成已,乃至食时,见所食物,如膨死尸。见所饮浆,犹如脓血。”这里有一个难关,释迦牟尼佛告诉我们一个经验,“此想成已,极大厌身。观于身内,及子身外,求净不得。”你真修到这一步,会非常讨厌这个肉体。而且发现里里外外没有一点干净的地方。这不是理念上的事,硬是功夫到了的实际感受。“佛告阿难,复当更教,令其易想。莫使弃身,唐无所得。”往往修到这个地步,会不想要这个身体,也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在观念上,认为我已经证到空了,身体本来就是空的,不想活了,没有意思,很想自杀算了。那就糟了。假使在这个时候想办法,把自己生命结束了,那你就“唐无所得”,白修行一场,了无所得,不但谈不上证果,而且又堕人轮回,同时招致更惨的果报。所以,佛再三吩咐阿难:“复当更教令其易想”,赶快调换一个方法。

“易观法者,当于远处臭秽之外,作一净物,教其系心,想一净物。在视线范围之内的远方,或者观想金身的佛像,或者观想美仑美矣的极乐世界。如果观想佛像,譬如观世音菩萨、阿弥陀佛的像,最好把这个佛像想成中空的琉璃体,透明光亮,佛像观成之后,随着外境的庄严清净,再打入内境界,转化自己的身心。最后,就如实证到阿弥陀佛所讲的净土境界。把这个婆娑世界的不净——身、心、物等种种不净,转成极乐世界的净土——心净,佛土亦净。

老实说,这个“易观”由不净想变成净土,就是念佛法门的基矗这样把净土的境界,随时观想起来,就是修持。大家没有研究净土的观无量寿经,一般人念阿弥陀经,木鱼一敲,就念过去了,经中所说的那些境界,没有放在心里,当然更不会用心去想。殊不知,这个“想”成功,就是观想的大秘法,就能够“净土现前”。这个时候,身上不会再发热、也不会再厌恶自己的身体、生命。这个时候不但“心念”清净,“身体”也清净。那么,身体上有病的,病也好了。随着前面观想脓血的阶段,都化掉了。各种病都痊愈了,人也变了,可以说是脱胎换骨。

我们现在都知道,这一观里有两大步骤:先从生命的实际状况观起,不净想的功夫做到了;赶快转换方法,变成净想——也就是净土的观法。那么,到了这一步,你悟了道没有!下面就是有关禅观——见地方面的东西——“当知此想,从颠倒起。皆由前世颠倒行故,而得此身。”这就是后世禅宗所谓“参”的功夫了。

白骨观和禅

当我们起心动念要做不净想的功夫,使身体硬是呈现出这种烂臭的样子,只要心念专一,“不净观”就会现前,因为一切唯心造。如果我们再一转念,要作净想时,对自己马上又反映出菩萨的神态,身心立刻又有一种变化。此中道理好似禅宗公案里,一位屠夫的悟道偈“昨夜夜叉心,今朝菩萨面。菩萨与夜叉,不隔一条线”。这是屠儿悟道的偈子,普通人只当作文学作品看。至于悟个什么道,这里面就大有机关,很难懂了。或许有人会说现在这里告诉我们的是“渐修”的方法,而那首偈子是“顿悟”后的见地。两者似乎不必扯在一起。其实渐修与顿悟一点都不冲突。你把这两种观想功夫作成功了,由不净观变成净观,然后就要参了——“净”与“不净”不隔一条线,都是由我心念而起。

人没有悟道以前,没有一个是聪明人。当年达摩祖师到中国来,就是要找一个“不被人欺”的人。我们普通人都经常被欺,那么是谁骗了你呢?其实没有人骗你,都是自己骗自己。我们前面说过,一般众生的心理状况有八十八种结使,归纳而言,就是见思二惑。见解观念和思想形态两方面的颠倒迷惑。所以说“当知此想,从颠倒起”。

由一些颠倒错误的心行,引发了许多颠倒错误的实际行为,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我们这个痛苦烦恼的生命就是,“皆由前世颠倒行故,而得此身”。有了这个身体,我们又被这个身体所骗,以为这个身体就是我,这就是“身见”,始终要抓住这个身体,舍不得离开它,认为它既可爱又宝贝。其实“如此身者,种子根本皆为不净”。

你们研究过这个生命,这个“身”的种子是什么呢?照现代医学常识来说,我们这个身体是由女性的卵子和男性的精子结合而成的。光从这一点上看,这当然是不净的。再加上多生累劫种种颠倒不净的心念、行为,于是就形成了现在这个污秽不净的身子。

但是一般人并不以为然,通常是对着镜子,越看自己越可爱。现在因为修持这个“膨胀脓血”的不净观,所以“实见此不净”。通常我们只是理论上知道身体不净,这是理论,而不是真看到了自己身体上的种种不净。经过这个观法的修持,我们身体不净的本相就会如实呈现心中。

说到这里,顺便讲个小说故事,轻松轻松。故事归故事,轻松归轻松,里面可有很深的道理哟!唉!不要说你们学佛学不好,你们啊,连小说都不会看。

我们晓得佛经上那位有名的哪吒太子,在封神演义上的记载,他“剖腹剔肠,剜骨肉还于父母。”而后魂魄飘荡到他师父太乙真人那里求救。他师父教他托梦给妈妈,为他建个行宫,塑个金身,使他受些香烟,便好去托生天界。

“剖腹剔肠,剜骨肉还于父母”,就代表他放下了不净的身见,把这污秽不净的身体彻彻底底的放下了。“接受香烟,便好去托生天界”,就表示修练真精之气,以超凡人圣。但是有一点要注意,这时候他需要一个“金身”,也就是说,虽然他放下了不净的身见,但又执一个净的身见。他还没参透“净”与“不净”不隔一条线。

后来被他父亲发现了这座哪吁行宫,恐怕会遭到“妖言惑众”的罪名,因此叫随从士兵把哪吁太子的金身打个粉碎,又放火烧了行宫。

哪吒太子的魂魄只得又飘荡到太乙真人那里求救。好,这下子,连净的身见也打破了,于是就得了莲花化身。他师父着仙童取了荷花,权充面部,又取荷叶以为躯体,再拿荷叶梗作成骨节,然后把他魂魄罩位,往这上面一推。好了,莲花化生的哪吒太子出来了。这时候他手拿火尖枪,脚踏风火轮,好不威风啊!这“风火二轮”就代表了生命的真精(阳)之气,生生不已的生命能。

小说的故事讲过了,让我们再回转来看看“禅秘要法”。下面接着说“虽见不净,于外见净,当知此净及不净,不可久停。”都是因缘生法,唯心所造,“随逐诸根,忆想见是。”许多人修持作工夫,到了清净境界,一心不乱,或者观想佛像现前,乃至观想到佛像与我无二无别,以为这就是了。哈!这就是,是什么?是“随逐诸根,忆想分别。”啊!这就是《楞严经》上所说的“内守幽闲,犹是法尘分别影事。”是第六意识专一,所呈现的境界而已,所以说,当知此净及与不净,不可久停。

接下来就发挥了一些佛学的理论:“此不净身,属诸因缘,缘合则有,缘离则无。尔所见事,亦属缘想,想成则有,想坏则无。如此想者,从五情出,还入汝心。诸欲因缘,而有此想。此不净想,来无所从,去无所至。”

凡是佛学理论,有此理,就一定有此事,是事理合一的。所以我们学佛,除了研究教理外,还要真修实证。如果没有配合实证的功夫,那些佛学的理论,讲好听一点就是“干慧”,没有定水滋养的聪慧;讲难听一点就是瞎吹,抵不住事的。病来抵不住病,生死来抵不住生死。你佛学理论再好,经教再通,都没得用。

我们可不要因前面刚说了“当知此净及与不净,不可久停,随逐诸根,忆想见是”。这里又说什么“想成则有,想坏则无”,“诸欲因缘,而有此想”。既然不净观和净观,都是因缘生法,经过第六意识的“作意”,使心念专一而有的境相;那我们又何必把大好的时间、精力花费在这上头?

我们不要以为因缘生法,不可久停,就不好,就不是道。你们大概都听说过“因地而倒,因地而起”吧,我们这个“种子根本皆为不净”的身子,固然是由“宿世颠倒行”而来,将来成佛作祖,也还是颠倒“想”——这个“想”的功能的发挥。我们前面曾经提过,这个“想”就是观想法门的诀窍,“想”成功了,到了心一境性,观想就成就了。

我们那个颠倒杂乱的第六意识,不经过“诸欲因缘,而有此想”的锻练,不经过不净观、净观的修持,它就永远是那么一团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这个臭皮囊也就只好永远在生死烦恼中轮回。经过了专一瑜伽的训练,使杂乱的第六意识制心一处,这样就能转识成智,也就是六祖说的“转其名,而不转其实”,而后才谈得上转凡成圣,超凡入圣。

现在释迦牟尼佛告诉我们,利用这个颠倒想的“想”,使心念专一,如实见到我这个身体的不净本相,工夫到了这一步,就要配合见地了,“汝当一一谛观不净;求索彼我,了不可得”。

当不净观现前时,所谓尘归尘,土归土,这一滩滩的脓归脓,血归血,然后“我”在那里?这也就是禅宗要我们找的“念佛的是谁”?总不是那滩脓,也不是那滩血吧!这本经典虽然讲了一大堆白骨观、不净观的方法,但是却以“禅秘要法”为名。什么原因?你们现在可以看出点道理了。

二祖当年“觅心了不可得”,于是达摩祖师说“我与汝安心竟”。如今在不净观中,“一一谛观不净,求索彼我,了不可得”之后?悟了道之后呢?

“世尊说我及他皆悉空寂,何况不净。如是种种呵责其心,教令观空,见发毛爪齿一切悉无,豁然舍诸不净之物。如前住意,还观骨人。”你们看,悟了道以后,还是要修持,所谓“悟后起修,方是真修”。见了空性之后,才正好修持妙有万行,所以再“还观骨人”,以白骨观为基矗
 

 
分享到:
岳飞刚出道时干过的两件“蠢事”
古代夫妻关系处理得最好的一位皇帝
汉景帝刘启
徒手打虎的武松,无疑是梁山上最能打的
鳄鱼与小鹿的故事1
小红帽6
揭秘古代著名美女为何多是少妇
玉真公主画像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