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九章 我的猿人兄弟

第九章 我的猿人兄弟

时间:2015/7/10 18:54:35  点击:2119 次
  “宗主是想问青玄前辈的下落?”轩辕立刻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地问道。

  “如果你知道他的下落自是更好!”青天似乎并不在意地悠然道。

  轩辕摇了摇头,在他生命的记忆中,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你不是他的传人?”青天又问道。

  “不是!”轩辕想了想,只能将自己在有侨族中的身分说了出来,再将自己与木青木孟的关系也讲了一遍,当然隐过被巨蛇吞噬一节。

  青天只听得脸色变了又变,但后来却并没有表现出愤怒的神情,只是淡淡地问道:“神山鬼剑你会施展吗?”

  轩辕有些尴尬地道:“只会几招,因为木孟叔教我的时候,我尚很小,后来他因练功走火入魔而亡,我就没有机会学全,恐怕连木青大哥也学得不精。”

  “你使几招给我看看。”青天又道。

  “现在?”轩辕反问道。

  “不错,就是现在!”青天肯定地回答道。

  轩辕犹豫了一下,走到一个小兵器架前拾起一柄木剑,“刷刷……”地将自己记忆中的神山鬼剑施展出来。他天资极高,未学全的剑法也能够使得有板有眼,杀伤力极强,只不过其中融入了一些他自己演化之后的神韵,变得更具自己的特色。

  对于这些,青天当然一览无余,他自身便是用剑的大行家。不过,他对轩辕改动后的神山鬼剑并没有什么怀疑,因为一开始轩辕就已表明,木孟传授神山鬼剑时他的年龄很小,现在轩辕长大了,又没有别人再指点,自然就使得有些似是而非了。不过,青天自轩辕挥舞的剑法中看出了他那罕有的习剑天分。

  “由于所学不精,又无人指点,晚辈只能使到这里,望前辈不要见笑!”轩辕收剑而立道。

  青天淡淡地点了点头,吸了口气道:“我知道。你的剑招的确是自神山鬼剑中演变过来的,虽已失去了此剑法原有的神韵,但也可见你天资聪颖!”

  “谢谢前辈夸奖!”轩辕心中暗喜。

  青天的神色间更多了一丝伤感,半晌未语,只是幽幽地叹了口气,自语道:“都是我害了他,都是我!”

  轩辕不由讶异地望了望青天,却不明白青天话语之中是何意。

  “前辈为何要如此说呢?”轩辕小心翼翼地问道。

  青天苦涩一笑,道:“他是因为我才死的,如果当初他不是为我挡了那一击的话,绝对不会死得这么早!”

  “前辈是说青玄前辈?”轩辕疑问道。

  青天吸了口气,道:“不错,身为神族中的一名顶级高手,绝对不可能短命如斯,当初他便是为了帮我挡火神一掌,这才使得自己身受重伤而走!”

  “前辈怎知他已死呢?也许他还活着也说不定呢。”轩辕疑惑地道。

  “如果他没有死的话,木孟绝对不可能走火入魔而亡!”青天肯定地道。

  “这话怎么说?”轩辕吃了一惊,问道。

  “因为他还来不及传授木孟最后一重心法!”青天吸了口气道。

  “最后一重心法?”轩辕心头大动,他知道木孟的剑术之高,比之蛟梦只高不低,如果木孟再学成青天所说的最后一重心法,其武学修为必定更为可怕,想到这里,轩辕不由暗忖道:“如果我能学得这最后一重心法,肯定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

  青天半晌未语,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作太多的解释,虽然他知道轩辕可能并不明白其间内情,但有些话说出来是多余的。

  “那青玄前辈真的是木大伯的师父吗?如果是的话,既然已经教了那么多,难道还在乎将最后一重心法传授给他吗?难道这最后一重心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够学成?”轩辕小心翼翼地问道。

  青天望了轩辕一眼,正要答话,突听得“扎扎……”一阵巨物移动声。

  轩辕和青天的目光同时向声音传来之处望去,那里竟露出一扇高六尺、宽四尺的石门,青云那硕长的身躯自门后踏出。

  “你猜得并没有错,神山鬼剑的最后一重心法不仅仅是口诀,更需要外力相助,否则的话,任谁都逃不出走火入魔的厄运!”青云沉重地道。

  轩辕不由吃了一惊,刚才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四面的墙壁,却一点也没有看出有门的痕迹,但这一刻突然滑开一道石门,可见这之中的机关实在是设计得极为巧妙,再看那高六尺、宽四尺、厚两尺的大石门,其重量少说也有两千斤,自不是人力所能推动的,定是设有滑动机关——这是轩辕的猜测。

  轩辕之所以知道有滑动机关的存在,是在有邑族中根据车轮的辗转想到的,这是一个极为省力的装置。

  轩辕闻言后心中大感失望,暗忖道:“原来即使知道神山鬼剑的最后一重心法也没有用处。”

  “年轻人,我欣赏你的智慧和资质,是以才会留下你!更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你,只是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情!”青云直截了当地道。

  “不知道前辈有何差遣?如果晚辈能够做到的话,绝对会尽力而为!”轩辕豪气干云地道。

  “我要你将来回到自己的族中时,助木孟之子木青一臂之力,帮他练成神山鬼剑的最后一重心法!”

  “我?”轩辕一惊又一喜,反问道。

  “不错,我会告诉你如何去帮助他,既然你是他的朋友,相信你一定不会介意去做这些小事吧?”青云淡然道。

  “这个当然!”轩辕肯定地道,想起木青平时对他的关心,他心中暗自决定,一定要帮木青渡过这一难关。

  在有侨族中,除哑叔一家之外,便只有木青一家对他最好,这也是轩辕为什么不索性编一段谎话来欺骗青天和青云的原因。如果这件事情不是与木青有关的话,轩辕也不怕对不起任何人,此时青云如此要求,他自然不会反对。

  “很好!”青云见轩辕回答得干脆利落,心下甚是满意,那双似乎充满异力的眼睛淡淡地注视着轩辕半晌,突然道:“你愿不愿意拜入我剑宗的门下?”

  轩辕一怔,半晌才回过神来,淡淡地笑了笑,道:“前辈的好意我先心领了,只不过,晚辈并不是一个能遵规守矩之人,恐怕到时会有辱剑宗英名。更何况,我有重任在身,不能在共工集停留太久,入剑宗之门似乎并不合适。”

  青天的脸色一变,青云似乎也有些不高兴,若谁还听不出轩辕语意之中的推托之词那才怪。但轩辕说话不卑不亢,也并非不合情理,是以两人不好发作。

  青云望了轩辕一眼,笑了笑道:“但你已习得剑宗武学,已经属于剑宗一脉,就算让你入我剑宗门下,也只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

  轩辕也悠然笑了笑道:“既然我已属于剑宗一系,前辈又何必再以这些繁文缛节来局限我呢?剑宗之事也可算是我的事,但我的事可以不属于剑宗的事,这岂不是对剑宗更有利?”

  青云和青天面面相觑,轩辕所说并非没有道理,而且更切合实际……

  轩辕不等青云和青天说话,便又开口道:“其实我并非不想加入剑宗,但此刻我身染许多的麻烦,并不想因为自己而为剑宗带来太多的麻烦。首先,如果我加入剑宗的话,你们便不可避免地会受到牵连,与鬼方、东夷部落结怨是必然的,还有,而我并不想这样。”

  青天的目光向青云望了望,显得也有些无奈。

  青云的目光却投向了窗外,半晌才道:“我也不逼你去做你不喜欢做的事,但还有一件事情需托你去办,本来我欲留你十日,可你并不想入我剑宗,我也就不强留你了!”顿了顿,青云从怀中掏出一卷兽皮,抛给轩辕,接着道:“这是老夫一生中研究剑法的心得,现在就送给你,当然老夫要你日后再将之转交给木青!”

  轩辕接过兽皮卷,听完青云的话倒吓了一跳,不由得有些诚惶诚恐地道:“这……这怎么使得?晚辈又不是剑宗之人,如何能受得前辈如此厚爱?”

  “你也可算是我二弟的半个传人,不管他是否教过你‘神山鬼剑’武学,这都已不再重要,毕竟神山鬼剑是我二弟的一生所学。我当初曾发过誓,凡会神山鬼剑之人,无论是谁,我都会尽力照顾他。而你不能在青云堡多呆一些时日,因此我只好让你自行修习,相信以你的资质,一定不会是一件难事,望你好自为之!”青云淡淡地道。

  轩辕心中涌起一丝莫名的欣喜,这的确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却绝对是一件莫大的好事。如果能够参悟出青云所学的剑道,那自己在剑道之上将会有着不可估量的进步,但这一切似乎来得太突然了一些。当然,这其中可能涉及到青云、青玄和青天三兄弟之间的感情恩怨,但轩辕却并没有必要去追究这些问题,既然青云当初发过誓,那自己收下这卷习剑之人梦寐以求的“剑道宝典”也就心安理得了。至于将来把这卷兽皮交给木青那也并无大碍,即使青云不说,轩辕也会将之交给木青的。因为他能有今天的一切,还不是多亏了木青的这柄含沙神剑?是以,轩辕慨然道:“前辈请放心,我一定会将它交给木青的!”

  “嗯,我相信你是个诚实的人,但愿我不要看错了!”青天淡淡地道。

  轩辕大有受宠若惊之感,忖道:“你们只怕真的看走了眼,我轩辕的诚实那要看对什么人,对什么事!”

  “在你未曾离开这里的时候,有什么疑难问题可以向我们询问,不过我要提醒你在这方圆百里之中,有一个地方,你绝对不能去!”青天肃然道。

  轩辕一怔,奇问道:“什么地方?”

  “共工氏的禁地水神谷!”青云认真地道。

  “共工氏的禁地水神谷?”轩辕惑然望了青云一眼,问道:“那在什么地方?”

  “野竹山北十里,共工集东八里,靠近共工氏部落河谷之处,你千万不能擅入!”青天再次叮嘱道。

  轩辕满心的疑惑,却不知道水神谷究竟有何凶险,竟连青云和青天这两大高手也顾忌几分,可见水神谷必定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想到这里,轩辕便记起了那条吞噬自己的巨蛇,暗道:“水神谷之中,该不会有像那条巨蛇一般凶猛的怪物吧?那可还是不要去的好!”想到那巨蛇,此刻轩辕犹自心有余悸。

  “谢谢前辈提醒,晚辈会避开水神谷的。”轩辕诚恳地道。

  轩辕思索着昨日青云所演的那几路剑法,正入神之时,燕琼、褒弱与叶皇敲门进来。

  轩辕望了望二女,心道:“要来了。”思忖间收功而起,刚要说话,便听燕琼道:“你是不是嫌我们没用才将我留在青云剑宗的?”褒弱虽未说话,但也幽幽望着轩辕,神情悲伤。

  原来轩辕与叶皇打算即日动身前去与圣女等人会合,却将燕琼、褒弱留在了剑宗。

  轩辕有些不忍地将她两人齐齐搂进怀里,柔声道:“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但这并不只是关系到我个人的使命,如果只与我自己有关,我何不带着你们一起远行?只是我还必须对圣女他们负责,更不能在途中出现半点差错,所以我才决定将你们留下,多则一年,少则半载,我一定会来接你!我已经与青云前辈讲好了,他愿意收你们做弟子!”

  “啊……”二女听到轩辕这句话,着实吃了一惊。要知道,在“青云剑宗”之中,能够得到青云亲传武功的人便只有几大长老,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有这个荣幸,而青云的武功之高实是燕琼所向往的,褒弱也在想如果真能跟着青云学剑,那将来定可以助上轩辕一臂之力。虽是短暂的分别,可意义却似乎极为重大。

  叶皇深明青云的剑道之精,实已经达到绝顶之境,天下间能胜过他的人大概并不多,却没想到青云对轩辕竟会如此眷顾,连这个要求都已答应。不过,这是一件好事,那是不容置疑的,这样一来,一年后,轩辕就会又多出二位得力助手。

  轩辕和叶皇极为隐密地离开了共工集,知道的只有“青云剑宗”的几个高层人物。

  两人所乘之物乃一张小木筏,所备之物,除了大弓之外,其他的全都是一些利于野外生存的物品,如特产于共工集的天麻绳,这是以一种奇草煮烂后晾干再搓成的绳子,绳子之坚韧和结实绝不下于牛筋,而轩辕的小木筏便是以这种绳子扎结而成的,绳子绝不会在水中腐烂,亦能够抗拒水底岩石的擦刮,这种筏子的质量绝对没有问题。

  轩辕与叶皇每人都准备了三筒箭,包括猎刀、兽夹、长钩之类的必备之物,这一切都是配备极为精良的猎人所拥有的东西,也是“青云剑宗”为轩辕特意准备的。

  黄河之中飘流的感觉很刺激,轩辕和叶皇尚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感觉,若非小木筏之上专门设了供扶手的短木柱,只怕他们也会被抛起来。筏子长两丈,宽一丈五。

  两人之所以选择小木筏,是因为便于操控,轻巧灵便。筏身的造型极佳,虽不大,但对于叶皇和轩辕两人来说,活动范围也够大的了。同时,小木筏更显得刺激,由于体小质轻,经常给抛了起来,让两人大叫过瘾,如果是大木筏的话,就不可能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对于这汹涌的河水,轩辕没有半点畏怯,反而更有回归大自然之感,显得无比轻松和惬意,挥舞着手中的竹篙,左挥右点,在一块块突出的礁石边疾飘而过,两岸的树木飞速后滑,流水声、鸟鸣声、猿啼虎啸声,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怪声杂乱无章,却又似乎有序可循,使得轩辕和叶皇心神大畅。两人轮流操纵小木筏,以他们的武功和眼力,这是极为轻易之事。

  筏行四日,轩辕与叶皇皆是昼行夜歇,到了天黑之际,便将小木筏靠岸,在林间射猎为食,白天在筏上则只吃一些干粮,并非两人晚上不想行路,而是不能行。河水虽然已经缓和了很多,河道宽阔且没有对小木筏造成威胁的礁石,但轩辕并不只是为了赶路,而是为了找寻圣女诸人的下落。如果连夜赶路,只怕会错过圣女诸人,那岂非得不偿失?

  这天,轩辕终于发现了圣女诸人在河边所留下的记号,但这却是两山相夹的狭谷之间,这是一种仅有轩辕和叶皇才知道的记号,对于外人来说,似乎是一堆毫无意义的乱石,更不引人注目,若非有心,定会错过。

  是夜,轩辕和叶皇将空筏拉上岸,藏于灌木丛之间,便开始了寻找圣女的行动,而此地已经接近九黎之地,若再向东北方向飘流两日,便可流入渤海之中。

  山林空寂,轩辕和叶皇的心头却蒙上了一层阴影,顺着圣女诸人留下的记号,终于找到了她们扎营之处。

  不,不能说是扎营之处,只能说这里有扎营的痕迹,却并没有任何东西留下,也许有,那便是一片零乱的打斗痕迹。只要是稍有经验的猎人都会看出,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极为激烈的战斗,才使得枝折树断,连灌木丛都被斩断一片。

  轩辕和叶皇可以清晰地发现一些留于树干之上的掌印,掌印之清晰,似乎是刻上去的,这等功力,连轩辕和叶皇也为之咋舌。当然,想在大树干上留下掌印,那很简单,但若想留下掌印而不损掌缘的一些木屑,却需要一种极为阴柔且霸道的气劲才行。

  让轩辕心惊的,是这棵树的生机尽失,很明显可以看出,这棵大树之所以生机尽失,也全因这一掌。

  这一掌究竟是谁击出的呢?是谁有着如此可怕的功力、如此阴毒的掌法?而这里是不是圣女等人曾经扎营的地方呢?那圣女又为何会不在此地?难道是被这神秘的凶手掳走?

  轩辕和叶皇举着火把四处寻找了一遍,只发现了数具白森森的骨头,显然是尸体被虎狼之类的猛兽所食,这让他们心中的阴影更浓,也更沉重,二人似乎可以感觉到这几具白骨属于自己兄弟的,但是……

  轩辕不敢多想,但他却不得不想,因为他几乎可以肯定,圣女诸人再一次失踪了。而这次的失踪可能比上一次更为残酷,也更为可怕,置身于林中,有种危机四伏之感。

  冷风瑟瑟,轩辕只得找一个可以容身的洞穴暂住,虽然他们也带了兽皮帐,却并没有宿于石洞之中安全,在这种原始而荒绝的林间,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猛兽存在,而轩辕和叶皇又的确需要休息,养足精神去面对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白天在木筏之上东抛西荡也的确极累,而此刻圣女又失去了踪迹,那暗记也就此而断,使得轩辕有太多的问题可想。

  叶皇一直都保持沉默,事实上,他也找不到什么话好说,如果一切都是事实,说话也无法解决问题,不过他相信轩辕会有所安排。

  四更将尽,五更末至之时,轩辕突然被一阵愤怒的怪吼给惊醒,此刻他的疲惫尽去,精神极好,醒来之时篝火仍在燃烧,叶皇也早已醒来,显然是被这一阵愤怒的怪吼吵醒的。

  “是猿人的吼叫声!”叶皇听了听道。

  “还有一大群野狼!”轩辕也道。

  “嗯。”叶皇点了点头,问道:“要不要去看看?”

  “反正它们这么叫下去,我们也睡不着,不如去看看。”轩辕说话间迅速背起大弓和箭筒,提剑便向洞外行去。

  洞外,篝火无法照到的地方显得极黑,在白天,像这样的大森林之中也不会很光亮,何况是在夜晚?不过,黑暗并不能对轩辕造成多大的影响,他的眼睛就像是那些野兽一般,在夜晚仍能清楚地看清周围的景物,这是连他自己也不明所以的事情,但也没有必要去深究其中的原因。

  吼叫之声来自两百米处的一个小谷之中。

  叶皇说的并没有错,那是一只受伤的猿人,而此刻已经遭遇数十头野狼围困,这才发出怒吼。

  地上狼尸被活着的狼撕成了白骨,但这些吃了自己同伴尸体的野狼变得更为凶猛。

  战场之上似乎极为惨烈,猿人那如同小山似的巨大身躯已经鲜血淋漓,但却无法突出野狼的包围,虽然被其撕裂击死了十多只野狼,却无济于事。

  轩辕心中暗惊,以这猿人的力量可以撕裂虎豹,但狼群却似是它们的克星,这群古老而凶残的动物那种悍不畏死的斗志的确是值得佩服的。

  “是一只落单的猿人!”叶皇望着那背靠着树干、高有丈余的大猿淡淡地道。

  轩辕当然知道,这种猿人也是属于群居的,只有极个别的是单独行动,而这一只看来就是单独行动的,却不小心遇上了狼群。

  受伤的猿人似乎也更为凶悍,两只巨大的长臂,对攻来的群狼的威胁极大,但在猿人撕裂狼躯之时,便立刻露出了空门,而这时定会有数只恶狼趁机攻至,紧咬猿人胸腹、大腿,然后就像蚂蚁上树一般,数十只狼全都附在猿人那硕大如山的躯体上,如吸血蚂蟥般争先恐后地撕咬,等猿人再次挥动长臂来攻时,这群野狼立即知趣地跃开,一攻一退,井然有序,但却苦了猿人。

  轩辕虽然不介意杀生,但看到这种血淋淋的场面也禁不住毛骨悚然,立刻想到那几堆白骨。

  叶皇向轩辕望了一眼,他虽然没有轩辕那样的眼力,也将这血淋淋的场面看在眼里,更感到轩辕心里升起一股杀机。

  “你要救这只猿人?”叶皇奇问道。

  “不,我要杀尽这群野狼,也许那几具白骨就是它们的杰作!”轩辕想到那几堆白骨可能是叶七或花猛诸人的,心中禁不住升起一团狂热的仇恨和杀机。

  叶皇的眸子里也闪过了一缕杀机,那是因为他对轩辕的怀疑极为赞同,但在他决定大开杀戒时,轩辕的箭已经射了出去。

  轩辕的箭极快,也准确得无可挑剔,他的眼睛根本就不受黑夜的影响。

  箭发连珠,“嗖嗖……”一连四箭,没有一支箭偏离野狼的心脏。

  对于山中猎兽,轩辕只是不想表现自己,在有侨族中,他一直藏而不露,但此刻却根本没有必要如此,是以,他放手射杀了。

  “好箭法!”叶皇的赞赏声刚落,便听到了几声野狼的惨嚎传了过来,那扑向猿人的几只狼全都一箭毙命,冲势未竭的尸体被猿人的长臂扫出数丈。

  “嗖嗖……”轩辕不说话,一边大步向狼群逼去,一边拉弦射箭,叶皇在轩辕这种豪气的激发之下,也长啸一声,劲箭离弦而出。

  那群野狼本来见猿人再也支持不了多久,攻势也就更为紧密,但突然又杀出两个死神般的杀手,狼群不由得阵势微乱,立刻有二十多只野狼调头向轩辕扑来。

  轩辕在射出第十一支劲箭时,狼群便已扑面而来。

  轩辕长笑一声,将大弓向一根树枝上一挂,拳脚犹如奔雷一般,这群野狼根本就没有任何近身的机会,被拳击中的一定会脑浆迸溅,被脚踢中的,也会倒跌而出。

  叶皇却不像轩辕,一开始他便出剑,他的剑快得连凶狼想逃也逃不了。

  狼血奇腥,但却更激起了叶皇的杀机。

  猿人突见来了救星,虽然并非同类,但也精神大振,怪吼连天,竟似与叶皇和轩辕的啸声相呼相应。

  狼群开始撤离,对于真正的危险,这群山间的精灵极为敏感,更知道如何趋吉避凶。因此,它们不得不放弃眼看就要到口的食物,仓皇而逃,更不与轩辕、叶皇相对。

  轩辕两人杀得兴起,虽然狼血满身,却也不怕腥臭,当他们击杀了跑在最后的一只狼再转身时,那猿人竟也跑得没有了踪影。

  轩辕和叶皇不由得相视望了一眼,摇头笑了笑,心中却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在血腥的刺激之下,那本来忧郁的心情竟变得轻松活跃起来,这一阵杀戮其实是一种发泄的绝妙方式。

  轩辕嗅了嗅衣衫之上那腥臭的味道,心中苦笑一声,正要踏入山洞之时,叶皇突然拉了一下他的衣袖。

  轩辕一怔,在叶皇停下脚步之时,便听见“嗖嗖……”一阵弦响,劲箭自山洞之内暴射而出。

  轩辕心中大骇,叶皇却已以最快的速度拖着轩辕向一旁滚开。

  轩辕出剑,出剑并非为了挡箭,而是因为在他所滚过的方向多出了几条身影。

  “叮叮叮叮……”轩辕出剑很及时,也准确无比地切断了那自暗处攻来的六支长矛,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只怕此刻他与叶皇已经被长矛刺出了几个血窟隆。

  “砰……噗……”叶皇横腿一扫,那几名矛手全都立足不稳,仰面跌倒。

  轩辕和叶皇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更没有时间去分析这群人是怎样进入他们刚才所住的山洞之中,并作好埋状的,甚至连这群人究竟属于哪一路,与他们有何怨仇也不知道,一切的发生,都显得有些稀里糊涂的不明所以,但这些人想要杀他们,这是事实。

  那一轮劲箭自轩辕和叶皇的头顶掠过,若非叶皇反应得快,只怕难以逃脱厄运。在险之又险的情况下,轩辕和叶皇已挺身而起,他们没有半刻停顿,在起身的刹那间,手中的剑拖起一道光弧,自下而上,毫无阻隔也毫不留情地各自切开了一人的小腹。

  “哧……”一支不知自什么角度刺出的长矛在轩辕一扭身之时,刺破了他的衣衫,自他的腋下穿过。

  轩辕一声低吼,手臂一紧,将这支长矛夹住,足下以无比快捷的速度踢出。

  “砰……呀……”那矛手一声狂嚎,在轩辕这愤怒的一脚之下,竟然腰折骨裂。

  “去死吧!”轩辕再度暴吼,以腋下夹住长矛,手握矛柄,借腰肢猛扭之力,狂挥而出。

  “裂……呀……”长矛那坚硬的木柄与另外一名横向攻来之敌的脑袋一齐碎裂。

  轩辕意犹未尽,将这碎裂的矛柄猛地贯出,同时一拉叶皇向刚才杀狼的那片谷地跑去。

  “呀……”矛柄犹如利箭一般,结结实实地洞穿了一人的胸膛。

  叶皇也立刻与轩辕配合,以其快剑割下攻至近前几人的脑袋,迅速向那谷地跑去,他们并不想久战。刚才他们抬起头来四顾之时,才知道敌人竟比想象中还要多,最让他们感到心惊的是面前的刑月——那个阴魂不散的刑月,所以轩辕立刻就想跑。

  轩辕岂有不明白之理?以他们两人之力,欲与刑月七八十人硬撼,岂有胜算?惟一可做的事情便只有先避其锋,再另谋对策。

  “别让他们跑了!”刑月似乎没有想到叶皇和轩辕如此机警,自己的精心布局竟仍然无法将轩辕和叶皇诱入包围圈的中心,反而让轩辕和叶皇连杀六七人,突围而出,怎叫他不惊不怒?也更坚定了诛杀轩辕和叶皇的决心!

  轩辕头也不敢回,那些劲箭似乎全都是追着他的屁股射,若不是因为林子太密,只怕他和叶皇两人早成为刺猬了。

  “有种的就来追吧,刑月老儿!”轩辕仍不忘向后喊了一句。

  叶皇却惊呼起来,因为一张大网已从天而降,直向两人罩来。

  轩辕也一惊,黑暗中他清楚地看清了这张大网的形状和拉网的四人,他们若想一下子脱出这张网的范围是根本不可能的。但人一着急,脑子也会转得更快,只听轩辕低喝一声:“托住我的脚!”

  叶皇一愕,轩辕已经双手举剑冲天跃起,他立刻明白轩辕的意思,双掌平出在轩辕的脚底用力一拍。

  轩辕犹如一柄带刺的弹丸一般直向网顶冲去,手中的剑幻成一道长弧。

  “裂……”那张大网如何能够承受得住含沙剑如此强大的冲击力?竟然裂开了一道大口子,轩辕的身子借自身的冲力和叶皇一送之力,竟自这个裂口冲了出去。

  “蹲……”叶皇在轩辕跃起之时,便已经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是以当轩辕挥剑之际,他也选准角度,轩辕自裂口冲出后,他也相继而出,当那张大网尚未能完全罩落之时,两人在虚空中出剑,斜掠而过。

  “哚哚……”利剑并非刺向四个拉网的人,而是刺在一旁的树干之上。

  轩辕和叶皇的身体全都悬于树干上,犹如灵猿一般借身子一荡之力,翻至树脊上,他们并不敢落足破网上,以防网眼缠住了足踝。

  “哚哚哚……”一阵疾箭追射而至,全都钉在轩辕和叶皇刚才落脚之处,也就是此刻轩辕与叶皇身子所在的另一面,险之又险。

  轩辕和叶皇惊出了一身冷汗,双腿在树干上一撑,倒射而出,又与刑月诸人拉开了一些距离。

  轩辕再不敢开玩笑,全神贯注地审视着四周的环境,每一点细节都不敢漏掉,甚至连回头放箭都不想,只是希望再跑远一些,离开这个遍布陷阱的地方。

  当两人摆脱刑月的追踪时,已是五更之后,天空已经微显鱼肚白,这当然并不影响轩辕的视线。

  “他娘的,这老儿可真快!”轩辕将身上那沾满了人血和狼血的衣衫一脱,扔入一条小溪中,大骂道。

  叶皇也吁了一口气,脱下满是血迹的衣服,却没有说话。

  “我们快把衣服洗干净,否则这老儿定会跟着这股血腥味找到我们!”轩辕自己也跳到溪水之中,将沾血的衣服揉了起来。

  “他怎么会这么快就跟上了我们呢?”叶皇心中充满了疑惑地问道。

  “谁知道……”说到这里,轩辕突然一顿,接着道:“快,我们去上游的地方看看是否有他们的筏子,奶奶个儿子,我们的东西全被他们弄丢了,咱们也去将他们的筏子捣个稀巴烂!”

  叶皇的眸子之中也升起一股狂野的斗志,狠声道:“不错,要让他们看看咱们的厉害!”

  轩辕将湿衣服拧了一下便搭在身上,杀气上涌地道:“走!”

  天已渐亮,太阳仍未升起来,露水甚重,幸亏没有结霜,但寒意甚浓。

  黄河,浪滔依旧汹涌,浪滔拍岸之声依然动人心魄。

  刑月的大木筏共有十张之多,而且每一张长达四丈、宽约三丈,这些大木筏全都串在一起,便像是一个巨大的平台。大木筏之上居然还有帐篷,也有巡逻之人,戒备极为森严。

  轩辕禁不住向叶皇苦笑了笑,低声道:“他们可比咱们气派多了,竟用了这么多的大木筏,即使载两百人也没有问题。”

  叶皇也有些无可奈何地道:“照我看,这些大木筏上至少还有四五十人之多,我们只怕讨不到半点好处!”

  轩辕点了点头道:“这之中还有很多高手,咱们只好收心了。不过,既然来了,就要闹上一闹,也不在乎多杀这么几个人吧!”

  叶皇肯定地点了点头,他完全赞同轩辕的主意,杀一个少一个,杀两个少一双,自然是对自己有利了。

  “如果给它放上一把大火就好了!”轩辕若有所思道。

  “没用的!”叶皇也笑了笑,回应道。

  轩辕不由得摇了摇头,他岂有不知之理?这种大木筏虽然能烧,但绝不是一时间可以点燃的,即使以外物引燃它,也会很快扑灭,根本不可能在水中让它们燃起来,是以轩辕刚才所说的话,只不过是一句牢骚之语,并不想真的用火攻。

  “刑月!”叶皇的眼角处出现了一列人影,迅速向大木筏这边移来,显然是因找不到轩辕两人才折返而回的。

  轩辕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变,手掌稍稍用力,折断一根枯枝,扭头向叶皇道:“咱们就向他开刀,奶奶个儿子!不信玩不过他!”

  叶皇见轩辕一脸杀机的样子,不由笑道:“以咱们的速度,想耍他们并不难,咱们就来耍耍他们也好!”

  轩辕向百步外的刑月望去,突见刑月也向他这边望来,不由得吃了一惊,忙收回目光,低声道:“这老儿好厉害的功力,他竟似乎觉察到我们的存在!”

  “事不宜迟,先下手为强!”叶皇认真地道。

  轩辕也觉得有理,大弓一竖,在长长的矛草丛中,大弓犹如一根枯萎的灌木,在远处根本就无法辨认,叶皇也老实不客气地张弓搭箭。

  “嗖……”一支劲箭在轩辕尚未射出手中之箭时已经先一步向他的藏身处射来。

  轩辕大骇,弦一松,手中的箭也飞射而出。

  “叮……”两支劲箭竟在虚空之中相交,同时跌落。

  叶皇哪敢怠慢?迅速连射两箭,轩辕身子一滚,指间剩下的三支劲箭也飞速射出,所取的目标并不是刑月,而是那些喽啰们。他自然知道,以自己的箭,根本就不可能射伤刑月,与其浪费箭支,倒不如多给对方造成一些伤亡。

  刑月也开弓连续射出数箭,虽然不能射伤轩辕和叶皇,但却逼得轩辕和叶皇不得不现身而出。

  刑月身后的那群喽啰的队形顿时大乱,只因轩辕和叶皇那几支必杀的劲箭。

  “走!”轩辕低声轻喝道,他知道自己两人必须立刻走,否则若想脱身的话,只怕很难,刑月的可怕比他想象中更甚,居然能相隔百步之遥而感应到他们两人的存在。

  轩辕知道,是自己刚才不小心将杀机通过眼神送了出去,这才引起了刑月的注意,能够在百步之外感应到对手气机的人,其功力绝对比轩辕高。对于这一点,轩辕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叶皇在轩辕叫出“走”之时,便迅速掠起,向密林深处逃去。

  箭雨如蝗而下,落在轩辕和叶皇最初伏身之处,刑月身边的人立刻开始反击,幸亏轩辕见机得早。

  “刑月老儿,再见!”轩辕掠身而起之时,仍不忘向刑月挥手告别,不过却引来了刑月致命的一箭。

  这一箭自轩辕的耳垂之下擦过,若是轩辕的脑袋移慢半拍,那么此刻只怕便成了一具尸体,不过仍将耳朵擦破了一块皮,只吓得轩辕冷汗直冒,迅速自矮木之间穿行。否则,只怕会被刑月射个对穿,那可就不好玩了。百步的距离刚好是最佳的射程,大弓也最易发挥其作用,因此,这些劲箭的威胁性极大。是以,轩辕和叶皇的行动只能用仓皇逃命来形容。

  轩辕心中苦不堪言,如果照这样下去的话,不仅找不到圣女的行踪,只怕他自己也会如老鼠一般受到无穷无尽的追杀。

  刑月绝对不会放过他,这一点轩辕心中很明白,不过也没有办法,谁叫他当时没能杀死刑月?以至于给对方留下了这样一个报复的机会。而刑月能够如此快地追来,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早已将造好的大木筏藏于那条地下河之中,只要一发现轩辕诸人顺水而去,便立即跟来了,而他对十张大木筏也肯定花了一番时间,是以在圣女匆匆离开之时,他还来不及监视河面,因此也并不知道圣女实际已经早两天就出发了。不过,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如今圣女已失踪,刑月又带人追杀了过来,这对于轩辕和叶皇来说,的确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所幸,轩辕和叶皇的速度比刑月诸人都要快,又是提前起步,这百步之差并不是一个小距离,在山林之间,则更容易甩掉敌人。不过,对于刑月来说,如果顺着断枝进行追踪,也不是一件难事。只是,他又不得不顾及轩辕和叶皇那神出鬼没的暗杀,在没有任何把握的情况下,刑月也不敢轻举妄动,他自然不会忘记曾经伤在轩辕拳下的事,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一拳。

  刑月并不知道轩辕那一拳根本就不是自己功力的体现,而是体内的潜能被激发之时,才能够发出的。所以轩辕那一拳只能算是神乎一拳,并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发出的。不过,刑月并不知道实情,是以他并不敢与轩辕正面交锋,也不想去冒这样的险,至少在援兵赶到之前,他根本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直到日上三竿之时,轩辕和叶皇才敢肯定已经摆脱了刑月的追踪,至少一时不会追来。但两人经过这一阵猛跑,也累得够呛,在一条小溪旁喝了几口山泉,倚于一块石头上直喘粗气。两人速度极快,这一阵猛跑至少已跑出了近百里路,此刻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身在何处了,禁不住相视苦笑。同时也感到肚子实在饿得厉害,于是就地射下几只鸟来,烤熟饱食一顿。

  轩辕并非没有想过在林中进行暗袭,以阻止刑月的追杀,不过,他却有更重要的事必须去做,那就是查出圣女的下落,然后再慢慢找刑月算帐也不迟。如果主次不分的话,可能会导致其它变故,那就麻烦了,毕竟解决有些事情宜早不宜迟。

  不过,一旦停住身子,轩辕和叶皇顿觉一阵茫然,又该去哪里寻找圣女等人的下落呢?又是谁将圣女诸人掳走了呢?这本来就是一件茫无头绪的事情,且此刻轩辕两人又无援兵,更没有人能够相助,只能依靠两人的经验在原始森林之中摸索,这的确有些残酷。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叶皇问道。

  轩辕抬头望了望天空,无奈地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先在这附近探听一下消息吧,要么凶手是这附近的部落中人,要么凶手乘着大木筏离开了这里!”

  “对了,我们何不去河边找找圣女留下的筏子呢?也许他们的筏子仍在这里呢!”叶皇提议道。

  “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就算圣女的大木筏在这里,敌人也有足够的力量将它们运走呀。”轩辕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举目四望,突然道:“走,我们到那高山的顶上去看看,附近是否有什么部落?”

  叶皇顺着轩辕手指的方向望去,果见不远处有座插入云霄的高山,立时赞同道:“好吧!”

  黄昏的缩影之中,山下的湖泊似乎更多了一种脱离世俗的美,晚霞倒映于湖面之上,有种说不出的凄艳。

  轩辕和叶皇的心神有些激动,因为他们发现了在湖心有一座石头筑起的堡垒,而湖的四周也似正在建造石墙。

  山下是一片谷地,依湖而成的谷地,轩辕和叶皇甚至可以看到谷底那一群正皮鞭下在劳作的人。

  这是一群奴隶,应该是这样,否则怎会活在皮鞭之下?

  叶皇在注视谷中的一切时,突然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忙抬起头来,而轩辕也向他望来,他立刻明白了轩辕也同样意识到了,于是两人同时转身,隐约发现有人自林间涌来,不禁同声轻喝:“走!”

  但跑不多久,他们便傻眼了,眼前已无路可走,乃是一片高达数十丈的绝壁,唯有几根藤蔓垂于其上,只怕是猿猴也难攀爬而上。

  轩辕扭头望了望隐隐约约的追兵,又望了望那几条藤蔓,一咬牙,道:“上!”

  叶皇正与轩辕同样的心思,二话不说便纵向绝壁上的藤蔓。

  “他们在这里……”树林间传来了一阵追兵的呼叫声。

  轩辕和叶皇相视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惊骇,如果追兵赶到,以劲箭激射他们的话,那他们只好做箭靶子了。在这种绝壁之上,要想避过乱雨般的箭矢,只怕很难很难。而且,在这群追兵之中,更有神箭手。以他们百步穿肠的准确度,要射断巨藤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因此,轩辕和叶皇心中并不乐观,但仍是以最快的速度向崖顶爬去。

  “嗖嗖……”几支箭矢自轩辕和叶皇的耳边射过,真是险之又险。而此刻轩辕和叶皇已经上升到十余丈高,如果这个时候被射断了巨藤的话,自绝壁之上摔下,那两人惟有死路一条。即使不被射死,也会摔死。

  “呼呼……”几颗巨大的石头破空而过,自绝壁之顶抛落,在虚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直向绝壁之底砸去。

  “轰……轰……”巨石砸落绝壁之底的声势极为骇人,那几个箭手也被这莫明其妙的大石惊人的声势吓了一跳,忙掠身闪避,竟忘了张弓射箭。

  巨石砸落绝壁之底,溅起一阵尘埃,树枝树叶全都被砸下一大片,谷底一时枝叶翻飞,尘土飞扬,视线一片模糊。

  轩辕和叶皇心头一畅一惊,欢喜避过一劫,惊疑这天外来石出自何人手笔。

  “不要让他们跑了,都给我放箭!”

  轩辕和叶皇再惊,不过他们此时距崖底已经很高了,敌人若想射断巨藤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不过,对于“人”这种大目标来说,却显得极为不利,轩辕两人禁不住恨起这绝壁太高了,眼见仍有十数丈,这可不是一段小距离,虽然两人的动作如猿猴一般灵巧,但绝对快不过百箭齐发。

  “嗖嗖……”力量弱一些的箭手对这种高手便失去了准头,因为半空之中的风极大,那些向上射的箭矢被风吹得歪了一些,这使得轩辕和叶皇侥幸逃过了一劫,又继续攀上两丈,不过幸运之神并不是总眷顾他们。

  轩辕的巨藤被箭射中,几乎就要断裂,但由于藤条比较粗,一时之间竟然没断。

  “小心!”叶皇忍不住吃了一惊。

  轩辕也无可奈何,抓住一颗小松,再用力向上升了半丈,巨藤便发出了“吱吱”两声轻响,似乎随时可能会断裂。

  叶皇脚尖在一边石壁上轻点一下,身子朝轩辕荡了过来,急道:“快抓住我的手!”

  轩辕也知道这根巨藤大概是完蛋了,哪敢犹豫?伸手便拉住叶皇,双脚向叶皇那根藤上一缠,陡听“哗”地一声,轩辕原先所在的那根粗藤如死蛇一般落了下去。

  轩辕和叶皇心中暗叫一声好险,虽然逃过了这一劫,却无法避过随之而来的劲箭。

  轩辕身上本就注满了劲气,但仍然中了三箭,全都在背上。叶皇的肩头也中了一箭,只痛得两人叫苦不迭,但却又不得不咬牙苦撑。

  “轰轰……”又是几块大石头砸了下去,这次却传来几声惨叫。

  轩辕和叶皇再爬高一丈有余,又将身子一荡,轩辕又迅速回到自己那根断了只剩下上面一截的巨藤上,这一跃一坠之际,轩辕几乎无法把握住粗藤。

  “坚持住!”叶皇鼓励道。

  轩辕向叶皇苦笑了笑,沉重地点了点头。

  轩辕正感一阵乏力之时,突然感到自己在迅速上升,他所攀的那根粗藤被一股巨力向上拉去,心中禁不住大喜。

  叶皇也是如此,这粗藤上升的速度比他们攀爬的速度还快,但叶皇和轩辕心中又多了一些疑惑,“难道上面竟有高手襄助?”

  “哚哚……”绝壁之下的乱箭根本就射不中轩辕和叶皇,两人上升的速度太快,而粗藤也似在左摇右晃,便那些人的箭矢全都失去了准头。

  轩辕和叶皇正在大感得意之时,突然同时发出一声惊呼:“猿人!”

  他们居然发现绝壁之上有一个凹陷的大洞,而洞口两只巨大的猿人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收着粗藤。

  轩辕和叶皇立刻明白了一切,但几乎昏了过去,只差没一松手跌落绝壁之底。

  轩辕和叶皇看着两只巨大的猿人龇牙咧嘴地向他们发出一阵古怪的笑容,禁不住毛骨悚然,连手指头都变得有些僵硬了,如果不是他们两人的胆量过人,只怕已经昏了过去。若这里离绝壁之下不是太高的话,他们肯定已松手跳了下去,可是此刻跳下去必定会粉身碎骨,他们只好咬牙硬着头皮面对这两只巨大的猿人。

  依照轩辕和叶皇的估计,此刻离崖顶只不过两三丈高而已,但就是这两三丈却成了另外一个世界。

  两只猿人伸手各抓起轩辕和叶皇,如同抓住两个小孩一般。

  轩辕和叶皇的手臂已经变得麻木不堪,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力量,只好眼睁睁地望着两只猿人把他们拖进山洞之中。而在这一刻,他们立刻又放下心来——其中有只猿人他们竟认识——正是他们自群狼的口中救下的那只巨大的猿人!

  而此刻两只猿人对他们似乎没有一点敌意,只是将他们放在地上,欢喜得又蹦又跳,搔耳挠腮,样子极为滑稽,并无可怕之处。

  轩辕和叶皇禁不住相视望了一眼,笑了笑,终于吁了一口气。

  猿人向叶皇和轩辕“叽咕”着,比划了一阵子,又捧出一大堆野果、灵芝之类的,还有人参和一些生的兔肉,放在轩辕和叶皇面前,然后又“叽咕”比划了一阵子,便坐在轩辕和叶皇的对面,十分安静地望着两人。

  轩辕和叶皇禁不住想笑,两只猿人坐在他们面前,像两座肉山,而他们与猿人相比,如同小孩比大人。但两只猿人与他们一对一的对面而坐,中间便放着野果、灵芝、兽肉,倒像是在与贵宾交流。

  轩辕也向猿人打了个手势,然后在叶皇肩头拔出那射入肉中的劲箭。

  两只猿人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迅速走开,不过一会儿竟捧回一大堆草叶草根。

  其中有几样轩辕和叶皇并不陌生,平时受伤时他们经常用来嚼成糊涂在伤口处,有生肌、止血、镇痛之效。

  两只猿人将那些草放在嘴里嚼了一阵,然后便把糊糊硬要为叶皇和轩辕抹在伤口处,即使轩辕和叶皇想反抗都不可能。

  那只曾受伤的猿人在给两人抹上了草药之后,又指了指自己身上已涂得满是草药的伤口,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说:“你看,我也受伤了,正是用的这种药草。”身处猿洞中轩辕和叶皇不由得心中一阵苦笑,但却又不得不领猿人的这份好意。

  轩辕和叶皇相视而笑,不由得向两只猿人点了点头。那受伤的猿人似乎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龇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搔耳挠腮地傻笑着。

  轩辕和叶皇为之捧腹,不过那草药涂在伤口之上后,伤口处再也没有火辣辣的疼痛,而生出一股清凉的感觉,两人不由得对这猿人刮目相看。可见两只猿人并不笨,也挺懂得生存之道,更知道感恩图报,两人也不觉得它们怎么丑陋和可怕了。

  轩辕和叶皇曾是猎人,自然知道猿人的可怕和凶悍,那种野性便连虎豹和大黑熊都不是其对手,更是力大无穷。没有猎人听到猿人而不为之紧张的,但此刻这两只猿人却如此乖驯,知恩图报实在是极为难得。

  轩辕不禁友好地伸出手与猿人那毛茸茸的大手相互拍了拍,将两颗大野果分别塞到两只猿人手中,然后又拾了两颗,与叶皇一人一颗,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两只猿人傻傻地笑了笑,极为高兴地望着轩辕和叶皇,然后滑稽地学着轩辕两人的样子把野果吃了下去,但他们吃的速度比轩辕和叶皇快多了。

  轩辕两人看得禁不住笑得直打颤,猿人见两人笑了,又是一阵搔耳挠腮的傻笑。


 

 
分享到:
陆游最经典的一首情诗为何送给表妹
2卡卡和魔镜的故事
小和尚怎样成为学霸,老师父这5
查郎与白妹2
山雀和熊
玉兔捣药的传说
十跪父母恩3
狼和狐狸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