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十三章 再过沼泽

第十三章 再过沼泽

时间:2015/5/30 12:15:00  点击:1546 次
  在垓下的行营中,纪空手稳坐中军帐,在他两边列队而立的正是各路诸侯和麾下大将,所有人的脸上都显得亢奋异常,其中不乏有几分冷峻。

  这次攻克垓下,大破楚军,虽然在气势上完全压过了对方,但面对勇悍的西楚军,大汉军的伤亡亦不小,几乎付出了与西楚军同等的代价。然而,从将帅到战士,没有一个人会觉得这样的代价非常惨重,毕竟,他们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经过了短暂的休整之后,各路诸侯和大将们便接到了汉王召集的命令,他们虽然不太清楚汉王为什么要急着召见自己,但知道汉王已将下一个目标对准了韩信的江淮军和匈奴铁骑。

  毕其功于一役!谁都明白,只要再打赢江淮军的这一战,那整个天下就是大汉的,而他们都将作为功臣得到应得的赏赐。所以,在场诸将的心情都非常不错,未等三通鼓停,所有人都到齐了。

  “大胜之后,无论是一方统帅,还是一名战士,都难免会有懈怠之心。”纪空手眼芒扫向全场,缓缓而道:“但项羽当年进入关中,正因有了懈怠之心,才导致了今日之败。所以,既有前车之鉴,就需要我们打起精神,面对与江淮军的这场大战,本王希望这一战是我们的最后一战,从此之后,天下太平!”

  众人精神为之一振,纷纷附和。

  纪空手大手一摆道:“我们虽然有这个决心,但韩信未必就肯成全我们,所以明日一战,我们还须努力。”

  樊哙站起道:“末将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纪空手知道最先突破垓下城防的正是樊哙,他能立下如此首功,自然受到纪空手的偏爱。

  “以末将的愚见,我们应该趁胜攻击,此刻我军将士士气正旺,对江淮军实施攻击,必事半功倍。如果将战事拖到明天,万一走漏消息,让江淮军有了准备,或是不战而逃,我们只怕要后悔莫及了。”樊哙清了清嗓音道。

  “你说得并非没有道理。”纪空手点头道:“但发动夜战,需要充足的准备,一旦出现旗号不明之状况,就容易引起大的混乱,反而为敌所乘,这当然不是你我所希望看到的结果。所以,本王认为,只要不走漏消息,天明时分大军向鸿沟推进,才是最佳时机!”

  “可是,谁也不能保证消息不会走漏出去,万一有人通风报信,让韩信得到消息,只怕他不战而逃,据守齐赵,到时又要打一场相持久远的消耗战了。”樊哙有些担心地道。

  纪空手以嘉许的眼光看了他一眼,道:“你能这么想,说明军事才能非凡,颇有大将风范。不过本王已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早有防范,你大可不必担心消息会走漏出去。”

  他转头望向彭越道:“英布的人马有什么动静?”

  彭越道:“他们都在原地待命,没有异常的反应,而我的大军全部布署在他们营地的外围,一有异变,可以在最短时间内作出最快的反应,控制局势。”

  纪空手非常满意彭越的回答,点了点头道:“有罪的是九江王,而不是他的人马,对其麾下的将士,我们必须要以安抚为主,使其为我所用,而不是一味地强压。倒是九江王的一些死党贼心不死,可以采取强硬手段,或杀或囚,以免他们跳出来趁机作乱!”

  彭越不是汉王嫡系,却肩负着监视九江王军队的重任,心下十分感激汉王的信任,当即禀道:“我的手上正有一份九江王死党的名单,共计一千七百二十三名,已经都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大王不必担心。”

  “这样最好!”纪空手拍掌笑道,目光随即又转向周殷。

  周殷站起道:“我奉汉王之命,就在大军攻城之前,率部向鸿沟挺进,密切监视江淮军的一举一动。我可以保证,只要江淮军一有风吹草动,我可以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作出反应!”

  “如果有人想向韩信通风报信呢?”纪空手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除非他有翅膀,从天上飞过,否则要想通过我们的防御线,只怕比登天还难。”周殷非常自信地笑了起来。

  樊哙听了这一问一答,才明白汉王早对自己有所担心的问题作了周密的布署,提前作好了应有的防范,当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原来大王早就有所准备,看来末将多虑了。”

  “不!”纪空手一脸肃然道:“身为一方统帅,事务繁忙,日理万机,凭一个人的精力,是很难做到面面俱到、不出现一丝纰漏的,要想做到滴水不漏,他的身边就需要一批敢于上书直谏的谋臣将军,随时提醒他的错误所在。惟有如此,才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错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所以,本王身边像樊将军这样人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如果人人都能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那么,这个天下早晚都是我们的!”

  张良点头道:“这也许就是大王之所以胜、项羽之所以败的主因吧!项羽只有一个范增,尚且不能容人,将之放逐,可见注定了他最终不能成事。”

  众人无不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大多数人心里冒出一个这样的问题:“项羽之所以能够无敌于天下,范增功不可没,假如范增不死,依然被项羽奉为亚父,这楚汉之争又会是怎样一个结局呢?”

  纪空手此时在大汉军中的威望,已经高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特别是攻克垓下一役,在所有将士的眼中,这本是一项不可完成的任务,但纪空手却在一夜之间大败西楚军,这不能不被人视为奇迹。

  纪空手最大的好处,在于放权,他相信张良的军事才能、战略眼光,所以总是将排兵布阵、指挥作战的权力交到张良手中,而他自己却躲于幕后,审视战争的每一个进程,每一项步聚。他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在大战之前,首先做到知己知彼,其实就是通过考虑敌我势力的对比,从中找到突破口,最后果敢地发出致命一击。他坚信,以自己最强势的兵力攻击敌人最弱的地方,往往可以做到无往而不利。

  当所有人领命而去之后,大帐内只剩下纪空手、张良、龙赓三人,纪空手的脸色再一次显得冷峻起来。

  “是谁担负着追击项羽的任务?”纪空手的目光投向张良,一切行动计划虽然出自纪空手之手,但真正实施者却是张良,是以纪空手才有此问。

  “陈平,他率领一万精锐骑兵自南门追击,按照大王的吩咐,我已严令他们不得过于靠近,只要随时让项羽感到压力即可,如有冒进贪功者,杀无赦!”张良谈吐清晰地道。

  “吕雉、红颜她们是否已经到了预伏位置?”纪空手道。

  “应该到了。”张良的眉头皱了一下道:“我现在担心的是项羽会不会如我们所愿选择那条路?如果他自另外一条路上逃走,那我们此举无异于纵虎归山!”

  “这就只有听天由命了。”纪空手淡淡而道:“如果项羽这一行人中真的有人识路,就是天不该绝项羽,我们也无法可想,但假如他们之中无人识路,那么这一次,项羽必死无疑!”

  张良的脸上露出狐疑之色,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主动一点,就在南门外设伏,也不至于有这份担心。”

  纪空手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之笑,缓缓而道:“项羽若是真的这么容易被人击杀,我又何必要用尽如此心机?他能够无敌于天下,就必然有无敌于天下的实力,尽管此刻他正拼命逃亡,但就算陈平与红颜她们前后夹击,也不可能将项羽置于死地!”

  张良吃了一惊道:“难道你与龙赓联手也不敌一个项羽?”

  纪空手与龙赓相视一眼,道:“以我二人之力,只怕要想杀他犹难。所以,早在两年之前,我就精选了九名高手研究一套阵法,专门用来对付项羽,这套阵法的名字就叫‘十面埋伏’!”

  “十面埋伏?”张良怔了一怔,念道。

  “不错,这套阵法就叫十面埋伏,而我们此次的行动也叫十面埋伏!所谓埋伏,就是采用隐蔽的方式攻击敌人,而我们这次行动,所用的乃是攻心战,针对项羽的性格心理对症下药,从而让他不战而亡。”纪空手显然对自己的计划充满信心,精神一振道。

  张良听得一头雾水,道:“你与九大高手研创的这套阵法难道还不能击杀项羽吗?若事实如此,这项羽岂不成了不死的妖怪?”

  “项羽号称天下第一,其武功的确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我曾经与他有过交手,所以深知其厉害。”纪空手回想起来,犹觉心有余悸,缓缓接道:“其实,在很早以前,我就认识到凭武功是不可能征服项羽的,之所以要研创十面埋伏这套阵法,是因为它只是我所用的攻心战中的一种。而真正的十面埋伏,是我针对项羽的心理设下的十个障碍,他只要绕不过去,就惟有自杀一途!”

  张良和龙赓面面相觑,似乎谁也没有参透纪空手话中的玄机,惟有将目光紧盯在纪空手脸上,想从他的表情上读出一些东西。

  “你们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何要给这次行动取名为‘十面埋伏’呢?”纪空手悠然问道。

  “书中有云:四合八荒,意指天下。八方是指东、东南;南、西南;西、西北;北、东北,以八方替代八面,再加上天、地,合称十面,一旦人入其中,自然无处可逃。”张良似有所悟道。

  “不错,我当初将这套阵法取名为十面埋伏,就是要让项羽无处可逃,受困于此。然而我很快就发现,当世之中,无论是武功,还是阵法,没有一种是真正可以制服项羽的,以这套阵法来对付项羽,只怕也是徒劳。”纪空手微微一笑道:“不过,有所失必有所得,当我在研究项羽这个对手时,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那就是项羽的行事作风与性格上存在弱点,只要加以利用,未必就不能收到奇效。”

  “在世人眼中,项羽是一个强者,他不仅是流云斋当代阀主,也是纵横天下的西楚霸王。按理说,他的心理素质应该远胜常人才对。”纪空手继续道:“可是,我却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一个故事,故事的发生就在淮阴。有两个大户人家,在江淮城里都小有名气,他们之间惟一的不同就是各自的出身:一家是子承父业,依靠祖宗财产过活;另一家则是从小穷苦,依靠自己的双手打拼才挣下了一份家业。他们毗邻而居,两家相处得也不错,然而不幸的是,有一天他们所住的那条街遭遇了一场大火,竟然将这两家的财产烧得一干二净。”

  张良和龙赓心中生奇,不明白这个故事与项羽的心理有何关系。纪空手的眼神却变得深邃起来,缓缓接道:“这两家遭受了同一劫难,按理说他们今后的命运应该相差无几,可是十年过后,这两家的命运却各不相同,甚至有着天壤之别,其中的一家沦为乞丐,而另一家则重新成了江淮城中小有名气的富户。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直到这时,张良似乎才悟出了什么,眼睛一亮道:“我想,这位重新富了起来的人,一定是那位从小穷苦、依靠自己双手打拼挣下家业的人。”

  “不错!”纪空手微笑道:“正因为他是白手起家,所以在遭到劫难之后,可以调整心态,重新来过。而那位世家子弟显然不能承受这种劫难带给自己的刺激,心态失衡,最终只能沦为乞丐。”

  龙赓拍起手来,笑道:“你所说的这位世家子弟我听起来怎么这样熟悉?细想一下,此时的项羽不正是落魄的世家子弟吗?”

  “其实,这就是项羽心理上的最大弱点,一旦外部环境发生急剧悬殊的变化,他没有迅速适应这种变化的承受能力。”纪空手似是有感而发道:“由‘穷’入‘奢’易,而由‘奢’适应‘穷’则难,这最能说明人性的弱点。当一个纵横天下、傲视群雄的西楚霸王突然在一夜之间沦为丧家之犬,谁都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

  “你说的固然不错,可是,就算项羽不擅于调整自己的心理,但他对武道的领悟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意志坚韧,只怕不会如我们所愿绝望至自杀吧?”龙赓的眉头一皱,似想到了什么道。

  “所以,我才布下这十面埋伏,看他能不能突围而去!”纪空手淡淡地道:“这十面埋伏,其实是箍在项羽心里的十个心结,将他的心一点一点地缠紧,无法突破,最终感到一种绝望,一种对生的绝望!惟有如此,他才会亲手杀了自己。”

  “何为心结?”张良与龙赓近乎是异口同声地道。

  纪空手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仿如佛唱般沉声道:“心结是一张网,一付枷琐,抑或是无数看不见的尘埃,当你无法突破它的时候,它就是一条要命的绳索。”

  △△△△△△△△△

  项羽喃喃而道:“我可怜吗?我真的很可怜吗?”

  他无法在心里回答自己,因为他始终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只是觉得,这一切的发生就像是一场梦,让人无法相信它的真实。

  昨夜所发生的一切来得是那么突然,那么紧凑,那么连贯,根本没有时间让他静心地想上一想。也许,他压根儿就在回避现实,即使有这个时间他也不会认为地深思下去。

  让一个失败者面对现实,总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情,尤其是这个人曾经从未败过!

  但让项羽最不能接受的是,一直被他视作大敌的刘邦,竟然是纪空手所扮!这实在是太出乎他意料之外,让他有一种被人玩弄于股掌间的感觉。

  项羽讨厌纪空手,更讨厌纪空手的出身,如果纪空手不是一个无赖,说不定他的这种厌恶感会减轻不少,这只因为,当年的红颜竟然选择了纪空手而并非他,他绝不能容忍自己输给一个无赖,不管是在哪一方面!

  对于项羽来说,他出身于名将之后,又是流云斋的阀主,如此的出身养就了他天生的优越感。所以,在他的眼中,无赖只是一个遥远的名词,可以将之视为粪土,然而就在今天,红颜的出现告诉了他,他不仅在情感方面输给了这个无赖,就是在战场上,他也不是这个无赖的对手。

  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他已不敢再想下去。

  一阵寒风吹过,项羽缓缓地回过头来,却见萧公角、龙且等二十八人正默默地站在自己身后,敌人早已退却,沼泽密林之中横躺着数百名尸体,乍一看,犹如地狱。

  敌人来的突然,去的也快,就像一阵狂风吹过,大地显得极为零乱。若不是鼻间还依稀留着红颜身上的那缕丝丝幽香,项羽几疑这只是一场恶梦。

  他的心中禁不住狂躁起来,脸上的青筋突起,倍显狰狞。此时的项羽,就像是一头曾经肆虐横行、为所欲为的魔兽,突然陷入到牢笼之中所出现的反应,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一般,让萧公角等人看得无不心中生惊。

  在萧公角的记忆中,项羽永远是镇定、冷静、无所畏惧的强者,即使在他十余岁的时候,给人的印象也是少年老成。当年新安一战,最初的形势并非对西楚军有利,甚至还有腹背受敌之虞,但项羽却临危不惧,只率领数百骑连夜闯入大秦主帅章邯的营帐,说服了章邯率部投降。此举一出,天下哗然,无人不赞项羽文武双全,胆量更可包天。

  “这两个项羽是同一人吗?”目睹着项羽如此巨大的反差,萧公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甚至从项羽狂乱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惊惧,这让他在心里情不自禁地问着自己。

  “大王,我们此刻是退……是退?”龙且面对项羽有些失常的表情,忐忑不安地问道。

  风吹过,让项羽的头脑顿时清醒了一些,寒光扫出,从身后二十八人的脸上一一扫过之后,这才冷然望向龙且道:“按你的意思,我们是该进呢?还是该退?”

  龙且似乎没有料到项羽会有此问,呆了一呆道:“如今大家非常疲累,再过沼泽,只怕体力难支,所以后退显然不成;但是若要向前,谁也预料不到敌人还有多少埋伏正在等着我们,看来这进也绝非良策。”

  项羽的表情缓和了一些,轻叹一声道:“你说的对,我们现在的确是有些进退两难了。”

  他的情绪显得消沉,从一字排开的二十八人身前缓缓走过,步伐很慢,慢得近乎有些沉重,就好像他的身上背负了一个重重的壳,让他几乎难以承受其重。

  当他艰难地从最后一个人的面前走过时,霍然转身,整个人如山岳般挺立,一字一句道:“既然进退都难,我们就原地等待,不是等死,而是等待战斗!”

  萧公角等人无不精神一振,高呼道:“战斗!战斗!”


 

 
分享到:
慈禧看淫戏养男妓致怀孕的可信度有多高
中国唯一由军妓所生的皇帝是谁
古代夫妻关系处理得最好的一位皇帝
唐太宗放三百死囚 约定来秋自觉领死
每天我都了解到一些关于小王子的星球3
小熊睡不着6
越南人为何放弃用汉字
熊猫村长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