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四章 汉军死拼

第四章 汉军死拼

时间:2015/5/30 11:41:35  点击:1282 次
  船在急流中极速地打着旋儿,犹如飘零的落叶,正一点一点地下沉。从生到死,不过只有数丈的高度,船上的每一个人心里都非常明白,当整个船体全部没入水面之下时,他们之中会有几人可以生还?这是一个谁也无法预料的答案,或许,天知道!

  纪空手听着身下传来的惊呼与呼号,心中似乎已感召到死神的气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以何种方式离开这个尘世,当这个结果即将揭晓时,他为自己感到悲哀,感到不值。

  “轰……”船身再一次发出巨响,比之先前,显得更加凶猛,几乎让整个船身倒翻过来。

  “铁索!铁索拦江!”有人忍不住惊呼起来,似乎发现了前方河面的一点异样。

  纪空手凝神看去,只见一条形如儿臂大小的铁索横于江面,黑夜之中,如不细看,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若不是大船撞在铁索上,又哪来的如此大的震动?

  “天不绝我!”纪空手心中一阵狂喜,再不犹豫,双脚在桅杆上一点,人在空中横移数丈,稳稳地站在铁索之上。

  “快随我来。”他高呼一声,船上众人抬头一看,发出欢呼,都为这骤现的生机感到惊喜。

  当所有人踏上铁索时,只听一声怪响,船体终于没入急流之中,下沉处生出一个偌大的黑洞漩涡,风声平空而起,声势吓人。

  众人无不咋舌,都有一种绝处逢生的万幸之感。

  “谁会想到在这里用铁索拦江?难道这真是天意?”纪空手心情平静下来,顿生疑惑。

  这铁索长达百丈,悬于两岸峭壁之间,且不说它的造价不菲,就是这工程也不是人力可以完成,如果说它的用途仅限于交通的话,未免显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纪空手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这铁索从头到尾,带着四十度的倾斜,如果站在铁索上的这些人不是高手,根本就难以立足。

  就在这时,龙赓突然惊叫道:“看,那是什么?”

  众人循声而望,只见一端悬壁顶上挂出数十串大红灯笼,组合成一组一组的图案,竟是“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八个大字。

  这种场景让所有人都感到啼笑皆非,因为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自己刚才所经历的境地竟是“贝者”安排的一个玩笑,那种生死悬于一线的紧张,在这一刹那间变得是如此可笑。

  “这就是‘贝者’一惯的作风。”变万千沉声道:“行事出人意表,让人无法琢磨,它的口号就是让每一届赌赛都成为经典,这也是它之所以能够成功的秘诀。”

  “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纪空手苦笑着摇摇头道。

  “不过,你不能否认刚才的那一幕会成为你今生难忘的记忆。人世间最刺激的事情莫过于生死,那种命悬一线的危机感最能激发出人求生的激情。”变万千的脸色一片肃然道。

  纪空手不得不承认变万千的话有几分道理,因为刚才的那一刻他几乎失去了信心,正因为如此,当他逃过此劫时,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

  沿着铁索而上,终于到达了悬壁的顶峰。一个不过十亩大小的平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红毡毯,八张桌案一字排开,在桌案之后,是上满鲜果的宴席,上百盏大红灯笼高挂半空,亮如白昼,一切显得富丽堂皇,所用器皿物件十分讲究。

  八张桌案分主宾排列,主位之上空空如也,“贝者”的主人似乎还没有出现,倒是除了陈平与变万千之外,其他五个贵宾俱已在座。

  前来迎宾的竟是九奴,谁也不知道他是何时离开大船的,又是何时上了这悬壁顶峰。变万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刚要说话,却见已经入席的嘉宾中有人站起身来,拱手招呼道:“变爷,你也来了,早知道今届赌赛有变爷在,我孙老三又何必来凑这个热闹?”

  变万千认得此人乃塞外骏马行的老板孙超,据说此人拥有十大马场,名下骏马不下十万。在这乱事之秋,发了一笔横财,而此刻被“贝者”请来参加赌赛,一点都不让变万千感到意外。

  让变万千感到意外的是他身边的一位嘉宾,此人其貌不扬,衣饰朴素,一副猥琐的样子,让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巨富。但变万千却知道,普天之下敢与此人比富的,绝对不会超过三个人,因为他就是当年与吕不韦齐名的“铁王”铁不败。

  能够成为“铁王”的人,通常都十分吝啬,铁不败虽不至于如此,却也从来没有一掷千金地玩过大手笔。然而,他今天居然敢来参加“贝者”这十年一届的豪赌,实在让谁都感到非常意外。

  变万千的心情不自禁地向下沉了一沉,忖道:“一个从来不赌的人却赌起钱来,而且出手就是百万巨金,这会不会太反常了一些?难道说他已有了必胜的把握?若非如此,以铁不败的性情,又怎会前来参加赌赛?”

  他觉得今夜的悬壁顶峰实在是有些古怪,但到底古怪在哪里,又难以说清,只是顺着孙超的话哈哈一笑道:“你孙老三不来,这届赌赛岂非失色不少?谁都知道,孙老三的赌技虽然一般,可口袋里的钱两可着实不少!”

  “变爷说笑了,说到银两,我孙老三可不敢班门弄斧,在座的诸位拔根汗毛也会比我的腰粗。不过,能够参加这十年一届的盛会,一睹赌坛豪客的尊容,我花上百万两黄金绝对值得。”孙超的脸上泛起一层油彩,在灯光之下,闪闪生辉,显得非常亢奋与激动。对他来说,能够成为“贝者”举办的赌赛所邀请的嘉宾,显然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

  变万千冷然一笑,没有说话,在九奴的引领下,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各位大爷能够如期而至,成为今届赌赛的嘉宾,实是我‘贝者’的荣耀。我谨代我家主人向各位表达最诚挚的谢意!”待众人一一归座之后,一个与九奴穿着一模一样的中年汉子来到平台中央,满脸堆笑,连连作揖道。

  纪空手环顾四周,只见平台上除了受邀嘉宾以及各自随从有数十人之外,其他人等只剩下“贝者”旗下的十八奴,他一心渴望想见到的那位“贝者”的主人,竟然根本不在这悬壁顶峰。

  “这可奇了,以‘贝者’举办赌赛的规模,‘贝者’的主人原本不该如此怠慢才对。”纪空手这么想着。

  那中年汉子团团作揖之后,依然不紧不慢地道:“按理,今天在此恭迎各位的是我家主人,而不是我这样的奴才。不过事不凑巧,我家主人正好有要事待办,此时尚在数百里之外,他老人家吩咐小人,要我尽力以愉宾客,不能缺失半点礼数,最多不过明晨日出时分,我家主人必在这里与诸位见面。”

  他的话印证了纪空手的猜测。纪空手微微一笑,却见身边不远处的变万千脸色霍然一变,冷然道:“对你家主人来说,还有什么事情比赌赛更重要?”

  “小人也不清楚,在小人看来,实在是没有什么事情比赌赛更重要了,但主人既然如此吩咐,自然有他老人家的道理。”那中年汉子上前一步,显得谦卑地道。

  “他当然有他的道理。”变万千冷笑一声道:“因为赌之一道与武道同理,高手相争,仅争一线,争的就是气势!也许他迟迟不来,就是想甫一登场时给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头都留下先声夺人的气势!”

  众人一片哗然,对变万千的话他们无法不信,如果事实真如变万千所料,那么赌赛就失去了公平公正的原则。

  在场中每一个人客人的心中,“贝者”这十年所举办的一届赌赛是一个品牌,它的刺激性、观赏性与它的公正性一样,一直是它能成为一个品牌的重要因素。百万巨金的豪赌,是要在公平公正的原则下进行,才具有坚强的生命力。否则,它就只是一个闹剧,一个不能取信于人的荒诞闹剧。

  那中年汉子却淡淡地笑了:“变爷对赌道的认识之精深,普天之下,少有人及。不过,变爷这一回确实多疑了,我家主人对赌赛一向看重,简直视若生命,若非情不得已,是绝对不会怠慢诸位的。”

  变万千没有说话,只是向纪空手瞟了一眼,不知为什么,他突然觉得“贝者”的主人此次姗姗来迟,也许与纪空手有一定的关联。

  这只是他的一种直觉,一种在日前还不能确定的直觉,也许到了明天日出时分,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

  英布的话让韩信大吃了一惊,因为向匈奴借兵,此举不啻于引狼入室。匈奴大军的野蛮与残暴天下皆闻,其吞并中原的野心人皆尽知,如果英布的话属实,无异玩火自焚。

  “这……”韩信沉吟而道,似乎正在权衡此举的利弊。

  英布的目光如利刃般直射韩信的脸上,意欲看透对方的心思,显得极是咄咄逼人。

  其时匈奴屯兵塞外,早对中原虎视眈眈,大秦始皇甚为苦恼,征兵百万,修筑长城以拒匈奴军士的骚扰,可见当时匈奴的气焰已是十分嚣张,而且匈奴铁骑一向赫赫有名,数十年横行塞外,所向披靡,战力之惊人,比之项羽的西楚军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英布真的能够借得这二十万铁骑,对垓下战局将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但韩信却在犹豫,对他来说,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他有太多的理由让自己冷静地思考,权衡其中的利弊。

  在中土百姓的眼中,匈奴是一个蛮夷民族,它的军队曾经给中土百姓带来了太多的灾难。韩信尚在很小的时候,就体会到百姓对匈奴那种刻骨铭心的仇视心理。所以,如果他与匈奴合作,不论最终是否能得天下,他都将成为民族的罪人,为天下百姓所唾弃。

  这是韩信之所以犹豫的一个最大的理由。平心而论,韩信的智慧与远见并不在他人之下,尤其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他不得不为自己将来的声名多加考虑。

  “如果我换作是侯爷,就绝不会犹豫,因为,这是你我惟一可以夺得天下的机会。”英布看到韩信眼中游移不定的目光,不由为他打气道:“我可以为侯爷算算这笔账,汉军在垓下的兵马共有五六十万之众,一旦攻破垓下,歼除西楚军这十万人马,所损兵力最少也在十万到二十万之间,而此时,侯爷与我的兵力共有四十万人,加上匈奴二十万铁骑,无论在人数上,还是在战力上,我们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既然如此,我们若不动手,更待何时?”

  “幸好你不是我!”韩信似乎拿定了主意,冷然一笑道:“你只看到了事情的一面,却没有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在我们家乡有一句老话,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匈奴铁骑从苦寒的荒漠之地来到土地肥沃的中原,你想他会轻易地离开吗?也许我们忙活了一阵,最终只是为他人作嫁衣。”

  “这不可能!”英布犹豫了一下道:“我与冒顿单于有言在先,他不可能失信于我。当然,他也绝不会毫无好处就答应出兵,我已承诺,一旦事成之后,割燕赵五郡之地作为他出兵的酬劳。”

  “五郡之地,实在不多,比之整个天下,五郡又算得了什么?”韩信冷冷而道:“但问题在于,匈奴人未必守信,得寸进尺的事例也多得不胜枚举,如果他们出尔反尔,请问大王将如何应付?”

  英布顿时哑口,他的确没有考虑匈奴人一旦得胜,会不会撤出中原的问题。在这个关键时刻,能够从冒顿单于手中借得二十万铁骑,他认为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成就,又哪里去想过更深层次的东西?

  这倒不是英布缺乏见识,生性愚笨,实在是急功近利的思想让他一时迷了心窍。此时冷静下来,他觉得韩信的推断出现的可能性不仅存在,而且很大,的确是值得自己深思的问题。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他们正在赶往垓下的路上,最多不过七日,他们就会出现在垓下附近待命。”英布的眉头紧皱,忧心忡忡地道。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韩信显得十分深沉地狠声道:“其实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有的事情看上去是大祸临头,只要你操纵得当,未必就不能将它转化成为一件好事。”

  英布被韩信的话吓得一惊一咋,渐渐地已没有了自己的主张,目光紧盯在韩信脸上,问道:“依侯爷高见,我们究竟该怎么做?”

  “一句话,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能让天下人负我!”韩信的脸上似乎多出了一股狰狞,在烛光飘摇下显出几分鬼魅之气,令英布冷不丁打了一个寒噤。

  “侯爷的意思是……”

  “只要我们把握时机,充分利用战场的纵深,就能够让这二十万匈奴铁骑为我所用,先行与大汉军死拼,然后,我们在适时加入战团,就可一举坐收渔翁之利!”韩信冷然道。


 

 
分享到:
韦后母女毒死唐中宗是千古冤案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1
难以启齿的宋史:男人不想打仗用女人抵押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1
马牛羊 鸡犬豕 此六畜 人所饲22
《金瓶梅》作者为何把西门庆塑成性疯狂
光绪皇帝宠爱的珍妃
盘点那些成功与和尚偷情私通过的皇宫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