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二章 赌门奇术2

第二章 赌门奇术2

时间:2015/5/30 11:39:06  点击:1249 次
  “我们还要继续等下去吗?”变万千看了一眼纪空手,微笑着向九奴问道。

  这届赌赛既然有七位客人,那么除了变万千与陈平之外,还有五人,所以变万千的问题也正是纪空手所关心的。

  “不必了!小人受命相迎的正是变爷与陈爷,其他的客人是由五奴与七奴接待安排的,想必他们此刻已经上了大船也说不定。”九奴笑着道。

  于是,在九奴的引领下,他们很快地来到码头,码头上船只不少,却并没有纪空手想象中的那种豪华双层四桅大船。此时的大河之水正是洪流多发的季节,水泽浑浊,激流湍涌,水面之阔,当在七八里之遥,从这边的岸上根本望不到对岸的动静。在这种水势之下,他们一行登上了一艘顺流而下的商船,向下游飞驰而去。

  迎面吹来的风,充满着芦花的清香,纪空手目睹着两岸渐黄的景色,心中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他是一个对任何事情都拿得起、放得下之人,虽然明知此行困难重重,却并未绝望,因为他始终坚信,只要不轻言放弃,就有机会。

  这不是一个自大者的狂妄,而是他相信自己有力挽狂澜的实力。当他与龙赓、陈平、阿方卓几人组成一个团队时,他已无惧,就算面对再强大的势力,也不足以让他对未来失去信心。

  “你本不该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打断了纪空手的思绪,他没有回头,却知道来者是谁。

  “是吗?”纪空手淡淡笑了:“在事情没有结束之前,谁也无法预料到最终的结局。”

  “但这是一届赌赛,是一场赌的盛会,只要沾上‘赌’这个字,恐怕普天之下还没有几人比我更有发言权。”变万千傲然道。

  “看来,你并不欢迎我来赴这个盛会。”纪空手淡淡一笑道,言辞却变得犀利起来。

  “不,我只是不想看着当今最有权势的汉王遭受失败的命运。”变万千冷然而道:“如果你一定想赢,就只有一个机会,那便是和我‘易博府’进行一桩交易,一桩亘古以来的大交易!”

  “没有人不想赢。”纪空手的眼睛一亮,道:“不过,我得先知道这是一桩怎样的交易。”

  变万千矜持地笑了,缓缓而道:“当今垓下一战,已到了决定天下命运的时刻,你身为一方的主将,却离开大营,前赴一个与你毫不相干的赌局,这样的怪事实在让人费解。但若是有心人用心去想,未必不能得到一个答案,那就是堂堂汉王目前正遭受粮饷匮乏的困扰,此行不过是一个无奈之举。”

  “不错!和聪明人说话纪空手的笑中带出几分苦涩,全无调侃的意味。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而你恰恰是这种聪明的人。”

  “你能这么说,我感到非常的荣幸。”变万千道:“同时也说明,我刚才的那个答案是准确的,所以此行对你来说,非常之重要,已不容你有半点闪失!”

  纪空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回过头来,望向变万千。

  “‘贝者’的主人是当今十大最为神秘的人物之一,近百年来,真正见过他的人没有几个,就连他手下最忠心的十八奴也无法一睹其真面目。我虽然与之齐名,并且也参加过上一届的赌赛,可是我也和许多人一样,没有见过此人。有时我甚至在想:在这个世上是否真的有此人的存在?”变万千的脸上露出一丝少有的迷惑,沉吟半晌,方一字一句接道:“没有人可以隐身得如此彻底,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现象,就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灯下黑!”

  “灯下黑?”纪空手吃了一惊道。

  “对!人类通常都有一种心理惯性,往往会认为有光明的地方是最危险的地方,要想安全就只能隐藏于黑暗之中。但对于一些聪明的人来说,藏身于有光明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越是危险人们就越是容易忽略。按照这逆向思维,我们甚至可以推断出这‘贝者’的主人并不一定就在我们的身边,但是也许我们都曾见过他,只不过他改变了一种身分罢了。”变万千的眼缝中标出一道精光,闪跃着智者的光芒,就连纪空手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大胆的设想,更是一个思路缜密的推断。

  “在你看来,这个人会是谁呢?”纪空手忍不住问道。

  “我也不知道。”变万千摇了摇头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人,正因为他太有名了,所以谁也不会怀疑他就是‘贝者’的主人。”

  纪空手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彩,瞬间消逝得无影无踪,淡淡而道:“他是谁并不重要,我更想知道的是你要和我进行的到底是一桩怎样的交易!”

  “我说这些不是无聊的闲话,只是想说明既然我们都无法确定这‘贝者’主人的身分,那么他对你来说是敌是友还是一个未定之数,至少目前而言,你还无法断定此行是凶是吉。再联想到他把这赌赛移到只距垓下三百里的黄河上举行,只怕其用意多少和你有些关系。”变万千的话不无道理,其中的疑虑也正是纪空手心中所想的,这引起了纪空手的警觉与沉思。

  “你的假设倘若成立,就必须有一个重要的前提,那就是‘贝者’的主人必须要十分了解我的情况和心理才行。”纪空手缓缓而道。

  变万千点头道:“我说出这些话当然并非毫无根据,其一,既然连我都知道汉王军中的军需粮饷已难以维系下去,相信别人也同样知道这个消息;其二,陈平虽然是夜郎三大家族之一的宗主,旗下拥有庞大的赌业,但他此时远离夜郎,在大汉军中效力,‘贝者’的主人按照常规是不会下谏邀请的。如此违反常规之事,只能证明我的猜测的正确性。所以,如果你想在此行中有所收获,就必须要与我‘易博府’合作才行!”

  “请说!”纪空手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变万千,肃然道。

  变万千沉吟半晌,这才悠然而道:“这个合作是互利互惠的,而且十分简单,那就是我可以提供给你足够的粮草军需,而你得到天下之后,明示天下,让‘易博府’一统江湖!”

  这看上去的确是一个公平的交易,至少目前而言确实如此。因为谁都清楚,若在一月内大汉军不能攻克垓下,置项羽于死地,那么粮草的问题就是数十万大汉军重中之重的问题,一旦不能很好地解决,这天下最终落入谁手还将是一个悬念。

  换作他人,也许会一口答应变万千的要求,毕竟只有争得天下之后,才有资格说其它的事情,但纪空手却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变万千,过了良久方问道:“你真的有把握可以在这届赌赛中取胜?”

  变万千摇了摇头道:“不,我一点把握也没有。能够参加赌赛的人,其实力当然不俗,谁也不敢保证可以从这些赌坛精英的手中胜出!”

  “既然如此,你又怎能为我提供足够的军需粮草?”纪空手提出了自己的置疑。

  变万千笑了:“我从来不把自己的命运放在赌之一道上,尽管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赌徒。我之所以敢答应你,是因为我‘易博府’近百年来所挣下的雄厚财力足够你一年的挥霍用度,只要你我击掌为誓,十天之内,我保证第一笔巨金可以运到大汉军中。”

  “你就这么信任我?”纪空手略带调侃地问道。

  “我与你一样,别无选择。”变万千的眸子里闪出炽热的光芒,接道:“因为我已经意识到,这是‘易博府’能够称霸江湖惟一的机会,一旦错过,不仅要懊悔一生,更会让我无颜去九泉之下面对‘易博府’的列祖列宗!”

  能够一统天下,能够一统江湖,这是每一个热血男儿都憧憬过的梦想。身为“易博府”现任主人的变万千,当然也不例外。如果不是他事先洞察到一些蛛丝马迹,断定汉王必来赴会,他原本是没有兴趣参加这样一届赌赛的,因为对他来说,钱财已不是他想要追求的目标了,惟有权势,才可以让他拥有激情。

  纪空手冷冷地看着他道:“其实,你还是在赌,即使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因为你非常清楚,只要赢了,你所得到的东西远比付出的要多得多,‘以小博大’是一个非常划算的买卖,甚至在你的心里,一直认为我也别无选择,惟有与你合作才可以夺的这个天下。”

  “难道不是吗?”变万千诧异地看了纪空手一眼道。在他的心里,始终认为这是一个双赢的双卖,纪空手理所当然不应拒绝自己的要求。

  纪空手摇了摇头道:“你是否听说过关中免赋三年的消息?”

  变万千怔了一怔道:“这与我们所谈的话题有什么关系吗?”

  “关中免赋三年,是我大汉朝为了得到天下百姓拥戴才实施的一项举措,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你身为‘易博府’的主人,算数想必不错,不妨为我算一算这三年来单是关中一地所收赋税应有多少,如此庞大的一个数目尚且不能动摇我不扰民的决心,一旦你我合作,日后你若大肆搜刮民财,垄断江湖营生,岂不违背了我当初争夺天下的初衷?”纪空手的话虽然声调不高,却自有一股凛然正气,顿时将变万千说得无言以对。

  顿了一顿,纪空手继续道:“你能凭我的一句话而相信于我,我当然不想玩弄过河拆桥的把戏,这是我做人的原则。如果你我不是因为道不同而不相为谋,我真想把你当作我的朋友。”

  变万千的眼中闪烁出一丝淡淡的火花,轻叹一声道:“这是天意,上天注定了我‘易博府’不能一统江湖,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不过,就冲着你最后的那一句话,我有忠告一句,希望你能听得进去。”

  纪空手望着他,听他一字一句地道:“前途莫测,及早回头。”


 

 
分享到:
美国第四十五位总统特朗普的创业故事1
末代皇后婉容两个情人的最终结局
王婆当年承受的“骑木驴”是什么样的刑罚
2死神的使者
松鼠的暖房子1
11岁时光绪画像,这效果跟照片基本上没有什么两样
不爱江山爱美女:盘点中国著名的花痴皇帝
吴三桂与陈圆圆居住的王家大院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