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十九章 声东击西

第十九章 声东击西

时间:2015/5/17 19:39:43  点击:1267 次
  “呼……”就在寒芒掠空之时,那两座重逾千斤的香鼎也拔地而起,飞旋着向寒芒撞去。

  “轰……”劲气撞击在用青铜铸就的香鼎之上,传来令人心惊的瓮音,香灰弥漫空中,如雾般迷离,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张良的脸色变了,陈平的脸色也变了,他们的脸色之所以变,不是因为这两人的剑气之凌厉,竟然突破了香鼎之下四大高手的狙击,而是因为韩立出手了,就在众人分神的刹那,他以又快又准的方式出手了。

  韩立的剑的确很快,快得连陈平也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冰寒的剑锋就已经抵在了蔡胡的咽喉之上。

  一切的惊变都只是在刹那间完成,完成的速度之快,让人咋舌瞠目,更没有留给对手任何反击的机会。

  这种杀局堪称完美,更是心理战中的典范。它先以韩立献剑为名,将对方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韩立一人身上,然后两名高手出击,藉此引开对方的注意力,最后才由韩立击出了这决定性的一剑。这种“声东击西”的战术,原本也算不上什么经典,但这三人拿捏得火候恰到好处,配合得又是天衣无缝,再加上一个“快”字,已足以让这场杀局列入江湖刺杀篇之中。

  韩立一招得手,迅即喝道:“汉王已在我的手中,任何妄动者,就是害死汉王的元凶!”

  议事厅中顿时一片寂然,没有人敢再动半分,只是呆立当场,将目光全部投在了韩立与蔡胡的身上。

  “韩立,你想干什么?”彭超、蔡元、吕政三人显然没有料到韩立竟敢挟持汉王,同时惊怒道。他们身为各路诸侯的信使,眼见惊变发生,却根本不想卷入这场是非圈中。

  “我想干什么,你们耐着性子看下去就知道了。”韩立狞笑一声,将手中的鱼肠剑轻轻一送,立时在蔡胡的颈上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

  “你若杀了汉王,今日这议事厅上,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张良的声音极冷,但谁都听出了话中带出的一丝惊慌。在他的这一生中,这种现象殊为少见,可到了这种地步,他也已是无计可施了。

  “张先生,你虽然精明,但也太低估我们了。你用一个假的汉王蒙蔽我们,以为我就不知道吗?”韩立冷冷地看了张良一眼,不屑地道。

  满朝文武中除了萧何、陈平等几个知情者之外,无不大吃一惊,同时将目光望了过去,不明所以。

  “你如此大放厥词,不过是想混淆视听罢了,这点小人行径,岂能瞒得过在座诸位的法眼?”张良心知愈到这个时候,就愈是需要镇定,是以淡淡地一笑,从容说道。

  “究竟是谁在瞒天过海,到时就可水落石出!”韩立冷笑一声道:“众所周知,汉王乃问天楼阀主,剑术之精,世间罕有,纵是抱有积弱之身,别人要想轻易近得他身亦是不能,然而今日何以我能得手?这只能用一个原因来解释,那就是此人并不是真正的汉王!这几日流传于咸阳城中的谣言也许并不是谣言,而是事实!”

  这的确是一个破绽,也是张良一直担忧的心病,但事已至此,张良确实无话可说。

  “我不是汉王,你猜对了。”有人却说话了,此言一出,众人一时哗然,因为说话者竟是蔡胡,谁也没有料到他会如此平静,更没有人想到他会直承其事。

  “但是,你同样不是韩立。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却知道无论韩立的剑有多快,都绝对比不上你。”蔡胡淡淡而道,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惊慌之色。

  韩立的眉间一紧,不由重新打量了一眼蔡胡,似有刮目相看之意。

  不错,他的确不是韩立,而是凤阳,那两名出击的高手,正是凤栖山与凤不败。他们三人都是第一流的剑客,加上多年来形成的默契,很少有人挡得住三人的联手一击,是以才能构成这个近乎完美的杀局。

  在韩信原来的计划里,扮成韩立晋见汉王的人不是凤阳,而是韩信自己。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韩信临时改变了主意,而是让凤阳充当这次击杀的主力,他自己却与韩立留在了驿馆。

  但凤阳确定韩信来了,而且就在议事厅中,只是其易容术十分高明,是以连凤阳也无法认定到底谁才是韩信。以凤阳之精明,虽然觉得韩信这么做有些奇怪,却始终无法堪破其深意。

  “看来你的眼力不差。”凤阳缓缓说道:“其实,我是谁已不是很重要,只要你不是汉王,那么,今日犯下谋逆大罪的人就不是我,而是你与张先生了!”

  张良的脸色如死灰一般黯然无光,不得不承认自己大势已去,无论他如何辩白,今日议事厅中的每一个人见到这一幕,都会认定是他害死了汉王,以便有所图谋。

  “这么说来,我岂非死定了?”蔡胡在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简直让张良感到不可思议。

  “是的,你的确死定了!”凤阳得意一笑:“没有人会让一个乱臣贼子活着走出去,就连我手中的剑也不会答应!”

  “那么我只有恭喜你了,只要我一死,这除逆平叛之功就自然落在了你的头上。然而我有一件事始终想不明白,你何以敢如此确定汉王已经死了?是你亲眼所见,还是亲手所为?如果你既非亲眼所见,又非亲手所为,何以敢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贸然出手?”蔡胡一字一句地道。

  凤阳一怔之下道:“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还有一句话,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蔡胡冷然道。

  凤阳大笑起来,横扫了众人一眼,道:“事实胜于雄辩,今日之事,在座的大臣将军无不是亲眼目睹,我倒想问上一句,似这等乱臣贼子,当杀不当杀?”

  他的话音刚落,群臣还没有作出反应,突然有一个声音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