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十一章 万劫不复

第十一章 万劫不复

时间:2015/5/12 20:02:41  点击:1325 次
  虚空中,三道杀气同时袭来,令拳圣避无可避,他惟一能做的,便是硬拼!

“轰……轰……”他左右拳几乎在同一时间爆发而出,双拳若开合的山岳,向犬马二位使者发出了惊人的反击。

可惜的是,他只有一双手。他能挡得住犬使者的铁爪,挡得住马使者的铜勾,却无法挡住色使者这温柔却无情的美腿。

人在花下死,做鬼亦风流,男人通常用这句话来作为自己寻花问柳的借口,只有拳圣或许是一个例外。

“砰……”色使者的腿居然踢到了拳圣的裆底,如此容易地踢中目标,这让色使者感到了几分诧异,然而便在这时,拳圣的双腿突然交叉一剪,竟然夹住了色使者的这条美腿。

拳圣不仅没有受到重创,而且展开了反击,这种结果显然与色使者心中所期望的结果相差甚远。

色使者花容失色,脸色变得煞白。她没有料到拳圣能棋险一招,敢于硬受自己的一腿,不由得怒叱一声,手从鬓边轻轻滑过,泛出一道凌厉的光弧。

她的秀发很长,挽成一个髻后,总会斜插上一根长长的发钗,显得特别俏丽。但此时的发钗到了她的手中,却平空生出一股如利刃般的杀气,以最快的速度刺向拳圣的眼睛。

她无法不快,因为她已经承受不住拳圣双腿一夹所产生的巨力。她的玉体渗出丝丝冷汗,腿上的关节“喀喀……”直响,原本俏丽妩媚的脸形甚至扭曲得有几分变形。

但拳圣的脸比她那变形的脸显得更加狰狞,更加恐怖,乍一看去,就像是一头处在发情期的大猩猩。那赤红的眼睛活像兔子,一道道颤抖的皱纹若鸡纹般让人恶心,若非此刻是在生死关头,色使者几欲呕吐。

他的眸子里射出疯狂的杀意,紧紧地盯住那飞行正疾的发钗。虽然他双拳击退了犬马使者的攻势,但这只是暂时的,也就为他赢得了一瞬的时间,他必须充分利用这点时间先行将眼前这让他恶心的女人解决掉。

“嗤……”眼见发钗直逼面门而来,拳圣数十年来经历大小战役所积累的经验在这紧要关头见到奇效,时间上已不容许他有任何的迟疑,或是畏手畏脚。他一直在算计着发钗在空中的攻击角度与后续变化,等到发钗只距面门七寸处时,他才运力将身体一闪。

“噗……”发钗刺中了拳圣的左肩,还没等色使者露出惊喜的表情,拳圣的头由下而上,顶中了色使者的下巴。

“呼……”色使者惨呼不及,口中鲜血直喷,几颗牙齿生生撞裂,如暗器般射向拳圣。

拳圣狂嚎一声,双腿一分,同时双拳出击,向犬马二位使者展开了攻击。

可是他的拳只出到一半,速度明显有所减缓。而跌飞地上的色使者,虽然承受着剧烈的疼痛,但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她之所以笑,是因为她知道这个近乎变态的男人完了。在她的发钗尖上,淬有一种剧毒,当它进入到人的神经中枢时,可以产生一种麻醉的作用,让中毒者的生理机能在瞬息间锐减。

“呀……”所以就在拳圣还没有攻到能够给对方一定威胁的范围之内时,犬马二使者的兵器同时刺入了拳圣的身体。一代拳圣惨呼着飞上半空,竟然在空中爆炸开来。

碎肉和血溅飞,喷洒一地。拳圣死也没有明白,自己何以会在刚过险境时就被人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假如这世上真有轮回,他希望自己再死之时不会是这样的糊涂。

然而卫三少爷的脸上并没有露出胜利者的微笑,一个拳圣已让己方人马煞费苦力,筋疲力尽,这种局面是卫三少爷当初并没有想到的,何况对方除了已经现身的棍圣与腿圣之外,还有多少人马在虎视眈眈?这种未知的变数令卫三少爷感到心理愈发沉重起来。

他决定亲自出手,而目标就是这棍圣和腿圣中的一个。

他的意念一动,棍圣就明显地感受到了来自卫三少爷身上的那股杀意。他一棍击飞了紧缠着自己的最后一名影子战士之后,缓缓地持棍上抬,以一道极为优雅、极为玄奇的轨迹前伸,遥点向卫三少爷的眉心。

一个简单的起手式,却生出了无比狂野的气势,就连纪空手也感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

他心里暗忖道:“三圣之中,以这棍圣的武功最高,卫三少爷选择他为自己下手的目标,不仅很有自信,而且有速战速决的意图。只是,这场面对三圣的形势愈来愈不利,何以项羽还不动手?”

他的目光再一次瞟向那坐卧在街边的老丐,不由怔了一下,那哭哭啼啼的小丐居然不见了,只剩下那个老丐兀自悠然地微笑着,仿佛周围的一切与他都没有太大的关系。

纪空手之所以认定这老丐就是项羽,并非是空穴来风。这两人放在一起比较,除了相貌上略有不同之外,身材的大小与高度几乎完全一样,更让纪空手感到吃惊的是,这老丐表现出来的那份冷静,完全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风范。

王者之所以能成为王者,就在于拥有非凡的气度,这就是纪空手怀疑这位老丐的根据。因此,纪空手将自己的目光紧紧地锁定住此人,绝不容自己有任何分神的举措。

而犬马二使者已经缠上了腿圣,双方展开了最激烈的力拼。倒是卫三少爷和棍圣之间,双方在静默中形成了僵持之局。

双方都心知对方是高手,所以都没有采取冒进的策略,只是一点一点地提聚着自己的内力,等待着一个爆发的时机。

“三圣,已去其一,看来你们这次的行动注定要以失败告终!”卫三少爷的声音极冷,就像他的人和他所表现出来的气质一样,非常的冷静。他将一件没有结束的事情说得如此斩钉截铁,仿佛是在讲述一个事实,对自己显然极具自信。

“这件事情远远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你就敢如此断言,未免太狂妄了。”棍圣的神情肃穆,似乎已经意识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敌人是何等可怕的人物。

“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我敢这么说,当然就有这个自信。”卫三少爷淡淡而道。

“幸好用嘴是说不死人的,否则我真的有点害怕。”棍圣不屑地笑了。

“嘴的确说不死人,却可以咬死人。”卫三少爷并不为棍圣傲慢的神情而发怒,依然保持着一惯的说话频率。

“难道嘴就是你杀人的武器?”棍圣那形似扁担的长棍在虚空中震颤了一下,连空气也为之颤栗。

“不,它只是其中的一种。对我来说,我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是武器。”卫三少爷冷冷地道。

“那么,你为何还不动手呢?”棍圣冷哼一声道。

“我已经出手,在我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出手了,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卫三少爷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毫无疑问,他在这僵持之局中已经占到了一点先机。

说话之间,棍圣果然感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意紧逼而至,正如卫三少爷所说,他已经出手了。只不过,这是一只无形的手,是用气机凝成的锋锐之手。

“呼啦啦……”棍圣不再犹豫,也无法再等待下去,手中的棍一抖之间,破开数丈空间疯狂地出击,如点点繁星没于虚空,逼向卫三少爷的面门。

卫三少爷的眼中露出一丝惊诧的神情,一闪即没,同时十分优雅地扬起了自己的手,双指紧靠,如拈花般弹向空中。

围观的人群虽然站得很远,被数百军士隔阻在数丈之外,但仍然感到四溢的劲气所带来的压力,无不在这冰寒的杀气中体会到了那最为残酷的无情!

卫三少爷的手,修长而素白,乍眼看去,仿如少女的柔荑。正当众人怀疑这看似柔弱的手怎会有与人抗衡之力时,那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抓,竟然平空多出了一把长剑。

卫三少爷当然不会狂妄到用空手应战棍圣长棍的地步,他也从来不轻视自己的任何一个对手。他始终认为,对敌人的轻视,往往就是对自己的无情,他可不想让自己一世的英名就此付诸流水。

“哧……”长剑以无比精确的准度触在棍尖之上,激起一溜耀眼的火花。棍圣手中的长棍竟然是用精钢铸就,若非卫三少爷目力惊人,也以为它只是外表古朴的一根木棍。

如此骇人的准度让棍圣感到吃惊,直到这时,他才知道,眼前的敌人的确有狂妄的本钱,容不得自己有半点失误。

长剑如一颗殒落的流星,划出一道玄奇而深邃的弧线,在剑与棍一触之时,弹向了棍圣的咽喉。

那流泻于剑锋之上的杀气,给这静寂的长街带来了一片肃杀,没有生机,没有活力,空气中涌动的,是沉沉的死气。

卫三少爷的剑招固然集精、准、狠于一体,有着极具创造性的想象和精确的计算,但棍圣的身法同样快得让人不可思议,他也趁着棍剑一触的刹那,身体呈三百六十度地四旋,滑至卫三少爷的身后。

长剑不可避免地落空,刺中的,只是棍圣留在虚空中的幻影。

但卫三少爷并不惊讶,身形前冲之际,反手撩出一剑,竟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挡住了棍圣袭来的势在必得的一棍,同时借力旋过身体,又与棍圣面对。

“好!”两人似乎互为对方精彩的表现喝了声彩,并且战意勃发,无不想着将用何等招式把对方置于死地。

棍圣口中在说,手底下可丝毫不慢,整个人突然滑退数步,棍尖在街面上拖出了一道深达数寸的青痕。

青痕有迹,但棍中所带出的劲气却是无形的。他这一拖之势看似是怯阵而逃,可卫三少爷却已感到了那先抑后发的攻势。

卫三少爷骇然之下,竟不追击,只是将剑点地,竟在身体的四周划了一个圆弧,而他的目光正捕捉着那深藏于幻影之中的那双眼睛!

无论是棍圣,还是卫三少爷,他们无疑都是当世之中少有的高手,所以直觉告诉他们,决定胜负的一刻已经到了,他们没有理由不去全力以赴。

“呀……”棍圣刹住后退的身形,陡然一声暴喝,惊震四野。他这一退,只是想拉开一段距离,以利于自己的冲刺。当他完成了自己的意图之后,陡然发力,身形甫动,手中的长棍拖起一道风雷之势,沿着青痕的轨迹爆射而出。

棍若长龙,迅即在地面疾冲,刚猛的气劲冲激着青痕两边的尘埃,扬上半空,搅出一团乱窜的暗影,而棍锋过处,厚厚的青石板“轧轧”而裂,在街面上留下了一道道如龟纹般的裂缝。

一棍之威,竟如此霸烈,显见棍圣出手,已尽全力。

卫三少爷的脸色骤变,长剑急旋,每旋上一圈,就有一道无形的劲力如浪潮般向四方急涌而出,那剑气便若产生电流的漩涡,一浪紧接一浪地向外围辐射。

两人的脸都变得一片铁青,仿佛都感受到了沉沉的死亡气息。衣袂向后飘飞,就像是迎头面对着一股强势的飓风,呼呼作响。

“轰……”两股气流同时以无匹之势撞击一起,震出一声惊天暴响,紧跟着交汇成一股更大的气流冲天而起,碎石、沙尘齐齐扬上半空,一时间昏乱一片。

“希聿聿……”数百匹战马不堪气浪的冲击,嘶叫起来,更为这乱局平添无数声势。

纪空手不由自主地回过头来瞟了一眼,只见烟尘之中,两条人影伫立不动,但在他们的四周,无数股气流疯狂窜行,到处都是晃动的光影。

当他再回头时,浑身陡然一震,只这一瞬功夫,那老丐竟然不见了!

“小心——”纪空手近乎是出于本能地惊叫了一声,话未落音,他已感到了一股浓烈无比的杀机突然惊现于虚空。

在弥漫的烟尘之中,一道修长的身影在光影的晃动下若隐若现,如雾凄迷,却又是那般清晰。一点寒芒就像是天空深处坠下的一颗流星,由小到大,最终幻成了一团暗云,逼向了刘邦的王者车驾。

如此飘忽而从容的身影,就像是纪空手刚才在老丐脸上看到的那种神情,或者,这两者之间原本就有必然的联系。

但对纪空手来说,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问题,他只能在最快的时间内作出反应,同时选择一个最好的方式实施狙击。

他绝不能让刘邦在这个时候死去,不能,绝不能!此时此刻,刘邦的生命在他看来弥足珍贵。

要想让这个愿望成为现实,他必须集中精力,凝神以对,如果这老丐真的如他所料,是由项羽易容而成,那么他将面对的是一场今生最大的挑战。

“呼……”暗云越来越大,也愈来愈清晰,就仿若一团飘忽不定的影像,突然间定格虚空,旋即拉近放大。随着这暗云的每一点变化,那呼啸空中的气流亦增强一分,当它与车驾不过七尺之距时,仿佛这车驾四周的范围全在他的笼罩之下。

便在这时,纪空手出手了,龙赓也在同一时间内出剑,两人近乎天衣无缝的配合,证明刘邦确实有独到的眼光。

他们的配合十分默契,这种默契不是经过训练而成的,而是基于他们对武道的深刻理解,达到了相同的境界所产生的一种相通的意念。当惊变发生的刹那,相同的形势与环境让他们两人不约而同地作出了相同的判断。

这也说明,他们出手的时机,无疑是最恰当而及时的。只有在这个时候出手,他们才有一定的把握让对方陷入一个无法脱身的绝境。

可是,对方既然是身为流云斋阀主的项羽,其一身武学几乎可以说已达到了武道的巅峰,凭纪空手与龙赓的联手一击,就真的能化去他这势在必得的一击吗?

这是一个无法预测的结果,就像谁也不能预测自己的未来一般,充满了无尽的悬念。只有当这一切都发生之后,别人才会说:“哦,原来是这样的结果。”如此而已。

不过,即使这是无法预测的东西,纪空手也并不认为就不可把握,他不信命,只信自己。他能走到今天的这一步,不可否认,的确有机遇和运气的成分夹杂其中,但若是没有个人的努力和非凡的智慧,他也许早已不在人世了,已经埋身黄土,化作一堆白骨。

所以他的手出,如掌,更形同一把锋锐的刀锋,横亘于虚空,犹如一道山梁,封锁住暗云前行的去路。

他出手的角度之妙,与龙赓的剑形成了一个夹角。这种夹角的形成,蕴含了至少一百三十一种变化,可以在任何形势下构成一个完美的绝杀。

绝杀的把握到底有多大?这是不可预料的,但纪空手这一次出手,并没有用自己身上那三把飞刀,这足以证明他已全力以赴。

自从在夜郎舍弃了离别刀之后,他甚至连原有的飞刀也一并舍弃,而是重新选用了三把由陈平提供的飞刀。世间的事总是充满了太多的巧合,纪空手之所以敢在刘邦的眼前使用飞刀,而不怕遭受刘邦的疑忌,只因为夜郎陈家本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暗器世家。

从来没人看过陈平的出手,但只要是真正的高手,当他看到陈平手拈棋子的那份从容,那种充满力度的感觉,就应该可以看出陈平的可怕之处。

刘邦当然是真正的高手,所以他并不因此对纪空手有任何的怀疑。他相信纪空手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他始终认为,如果纪空手想在他的面前化装成另外一个人,就绝不敢再用飞刀。既然敢用飞刀,就不会是纪空手,就算有人想到了这么去做,也绝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勇气。

这无疑是非常聪明的一种逻辑,通常只有聪明人才会想到,但刘邦万万没有料到,纪空手设的这个局,本就是针对聪明的人所设,因为他远比一般的聪明人更聪明。

不过此时此刻,纪空手面对项羽这等绝世高手,却无法使出自己的飞刀。因为他十分清楚,对付项羽,他就必须全力以赴,一旦全力以赴,他就只能毫无保留,在这种情况下,以刘邦的聪明,当然不会看不出他的飞刀绝技来源于何处。

而且樊哙就在身边。

纪空手只能以掌代刀,幸好在他的眼里,有刀与无刀的区别并不大,却可以让他在这种紧要的关头全力施为,而不露丝毫破绽。



 

 
分享到:
山楂
鬼门关4
西门庆如何性贿赂蔡京之子
周总理
1花心里的小象
19 恣蚊饱血    吴猛,  晋朝濮阳人,八岁时就懂得孝敬父母。家里贫穷,没有蚊帐,蚊虫叮咬使父亲不能安睡。每到夏夜,吴猛总是赤身坐在父亲床前,任蚊虫叮咬而不驱赶,担心蚊虫离开自己去叮咬父亲
迨成祖 迁燕京 十六世 至崇祯 权阉肆 流寇起 自成入 神器毁78
安妮·莉斯贝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