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三章 异术整形

第三章 异术整形

时间:2015/5/12 19:21:13  点击:1502 次
  刘邦脸上的表情尽被纪空手收入眼底,这令纪空手心中窃喜,因为刘邦脸上的这种表情,正是纪空手所希望看到的。

他这看似不经意地一眼,其实是刻意为之。他必须知道,经过了整形术的自己是否还能被刘邦认出,而眼睛往往是最容易暴露整形者真实身分的部位,如果刘邦不能从自己的眼神里面看出点什么来,那就证明了自己的整形术是成功的。

这很重要,对纪空手来说,这也许是他的计划能否成功的最关键一步,所以他没有回避,而是直接面对。

从刘邦的表情上看,他显然没有认出这位与自己对视的人会是纪空手,他只是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所以才会流露出一丝惊讶。

随着众人纷纷入席之后,夜郎王终于站在了棋盘之前。偌大的厅堂,倏地静了下来,数百道目光齐聚在他一人身上,期盼着棋赛由他的口中正式宣布开始。

夜郎王目视送礼,与三大棋王对视一眼之后,这才干咳一声道:“三位棋王都是远道而来的贵宾,能齐聚我夜郎小国,是我夜郎的荣幸,也是本王的荣幸。棋分黑白,规矩自定,关于棋赛的各项规矩,三位棋王也已经制定完毕,而棋赛的彩头,相信各位也做到了心中有数,在此本王也就不再多言了。本王想说的是,虽然是小小的一盘棋,却千万不可伤了和气,落子之后,必分输赢,赢者无须得意,输者不必气恼,胜负乃是天定。”

他的话中带出一丝无奈,面对三强紧逼,他的确为难得紧,只希望陈平能一举击败三大棋王,他也好有所应对。

众人虽不明就里,但也从夜郎王的脸上看出了一些什么,正感大惑不解时,卞白已微笑道:“既然棋分胜负,那么裁判是谁?”

夜郎王不慌不忙地道:“至于裁判的人选,此事关系重大,恐怕得由三位棋王公选一位才成。”

卞白淡淡而道:“能够裁决胜负者,无外乎要具备三个条件:一,德高望众,可以服人;二,棋艺精湛,能辨是非;三,不偏不倚,保持公正。在下心目中倒有一个人选,不知房爷与习爷能否同意?”

房卫与习泗冷哼一声,道:“倒想洗耳恭听。”

“所谓求远不如就近,依在下看来,大王正是这裁判的最佳人选,二位难道不这样认为吗?”卞白看了他二人一眼道。

卞白的提议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能让三位棋王可以放心的,也只有夜郎王。

既然裁判已定,陈平缓缓地站将起来,将手一拱道:“谁先请?”

“慢!”卞白一摆手道:“在下心中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陈爷。”

陈平道:“请教不敢,卞爷尽管说话。”

“陈爷乃棋道高人,敢以一敌三,可见棋技惊人。不过事无常势,人有失手,万一陈爷连输三局,我们三人之间的胜负又当如何判定?”卞白话里说的客气,其实竟不将陈平放在眼里。

陈平也不动气,微微一笑道:“若是在下棋力不济,连输三局,三位再捉对厮杀,胜负也早晚会分,卞爷不必担心。”

“好,既然如此,在下不才,便领教陈爷的高招。”卞白本是棋道宗府之主,平生对棋道最是自负,自然瞧不起夜郎国中的这位无名棋手。当下也不想观棋取巧,想都不想,便要打这头一阵。

此话一出,房卫与习泗自然高兴。这第一战纯属遭遇战,不识棋风,不辨棋路,最是难下,照这二人的意思,谁也不肯去打这头阵,想不到卞白倒自告奋勇地上了。

当下卞白、陈平与夜郎王一起上了铁塔,三人各坐其位,薰香已点,淡淡的香味和着茶香,使得铁塔之上多了一份清雅。

在这样的环境下对弈,的确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当卞白缓缓地从棋盒中拈起一颗黑子时,他突然感觉到,一个懂得在什么样的环境里才能下出好棋的人,其棋技绝不会弱。

想到这里,他的心不由一凛,重新打量起自己眼前的这名对手来。

其实在万金阁时,他就刻意观察了一下这位夜郎陈家的世家之主。当时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挺普通的人,除了衣衫华美之外,走到大街上,都很难将他分辨出来。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当他坐到棋几前,面对着横竖十九道棋格时,整个人的气质便陡然一变,眼芒暴闪间,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方寸之大的棋盘,而是一个横亘于天地之间的战场,隐隐然透着一股慑人的王者风范。

“你执黑棋?”陈平望着卞白两指间的那颗黑子,淡淡一笑道。

“难道不可以吗?”卞白心里似乎多出了一份空虚,语气变得强硬起来,仿佛想掩饰一点什么。

“当然可以。”陈平笑了起来:“无论你执什么棋,都必输无疑!”

卞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道:“你想激怒我,从而扰乱我对棋势的判断与计算?”

“你错了,棋道变化无穷,更无法判断它的未来走势。当你拈起棋子开始计算与判断的时候,你已经落入了下乘。”陈平淡淡而道。

“难道你下棋从不计算?”卞白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匪夷所思的论断,虽然他排斥这种说法,但在他的内心里,却充满了好奇,因为他很想知道别人对棋道的看法。

“我曾经计算,也对棋势作出判断,然而有一天当我把它当作是有生命的东西的时候,我赋予它思想,它回报我的是一种美,一种流动的美。”陈平说完这些话后,缓缓地从棋盒中拈起了一颗白子。他的动作很优雅,棋子在他的手上,就像是一朵淡雅而幽香的鲜花。

卞白的眼里闪出一片迷茫,摇了摇头,然后手指轻抬,“啪……”地一声将棋子落在了棋盘上。

“我不知道什么叫美,我只知道,精确的计算与对棋势的正确判断是赢棋的最有力的保障,我愿意用你认为下乘的手段来证明给你看。棋既分胜负,决输赢,就没有美的存在。”卞白已是如临大敌,再不敢有半点小视之心,手势一摆道:“我已落子,请!”

陈平微微一笑,不再说话,只是将手中的棋子当作珍宝般鉴赏了一下,然后以一种说不出的优雅将它轻轻地放在了他认为最美的地方。

△△△△△△△△△

万金阁,一片寂然。

虽然相隔铁塔尚有一段距离,没有人可以看到陈平与卞白的这一战,但是通过棋谱的传送,这一战中双方的招法已经真实显现于阁里大厅中的大棋盘上。

随着棋势的深入,这盘棋只用了短短的十数着,就完成了布局,进入中盘阶段。观棋的人无不窃窃私语,面对陈平每一步怪异的招法无不惊叹。

房卫与习泗最初还神色自若,等到陈平的白子落下,两人的脸色同时一变,显得十分凝重。

他们敢以棋王自居,对于棋之一道自然有其非凡之处,而且对棋势的判断更达到了惊人的准确。可是当他们看到陈平所下出来的每一步棋时,看似平淡,却如流水般和谐,让人永远也猜不透他下一步棋的落点会在哪里,这令他们感到莫名之下,心生震撼。

“如果是我,当面对着这种惟美的下落时,我将如何应对?”习泗这么想着,他突然发现,陈平的棋虽然平淡如水,却无处不在地表现着一种流动的美,这种美在棋上,更渗入到人的心里。

纪空手不懂棋,却已经知道这盘棋的胜负已在陈平的控制之中。这一次,他不是凭直觉,而是凭着他对武道的深刻理解,去感受着陈平对棋道所作出的近乎完美的诠释。

武道与棋道,绝对不属于同类,但武至极处,棋到巅峰,它们都向人们昭示了一点共通的道理,那就是当你的心中没有胜负的时候,你已经胜了,而且是完胜。

因为心中没有胜负,你已不败。

“你在想什么?”娜丹轻推了纪空手一下,柔声问道。

纪空手笑了笑道:“我在想,当这盘棋结束的时候,这汉中棋王与西楚棋圣是否还有勇气接受陈平的挑战?”

娜丹咯咯笑了起来,眼儿几成了一条线缝,道:“你是否能猜到我此刻在想什么?”

纪空手压低嗓音道:“这还用得着猜吗?”在他的脸上显现出一丝暧味,似笑非笑,让人回味无穷。

娜丹的俏脸一红,眼儿媚出一缕秋波,头一低,道:“虽然我们苗疆女子愿意将自己献给所爱的人,再找一个爱自己的人相守一生,但是我想,如果他是同一个人,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纪空手伸手过去,将她的小手紧紧握住,道:“这并非没有可能,其实在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当你付出的时候,迟早都会有所收获,爱亦如此。”

娜丹的眼睛陡然一亮道:“你没骗我吧?”

“我对爱从不撒谎,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吗?”纪空手道。

娜丹抬起头来,以深情的目光凝视着他。

“因为你不仅柔美似水,更是一个懂得美的女人。当我走进你的世界里时,你带给我的总是最美的色彩。”

这像是诗,有着悠远的意境,飘渺而抽象,但娜丹觉得自己已经抓住了什么。

△△△△△△△△△

棋到八十七手,卞白陷入了深深地思索。

而对面的座上是空的。

陈平双手背负,站在铁塔的栏杆边上,眺望远方。他的目光深邃,似乎看到了苍穹极处的黑洞,脸上流露出宁静而悠然的微笑,似乎感受到了天地间许多至美的东西。

“好美!”他不经意间低语了一句,像是对自己说的,又像是对别人说的。

卞白却听到了,抬起头来,眼神空洞而迷茫。

“我的眼中,并没有你所说的流动之美,所见到的,只有无休止的斗争,力量的对比。”

“这并不奇怪,因为你是美的破坏者,而不是创造者。你的棋太看重于胜负,具有高速思维与严密的逻辑,所以你的棋只能陷入无休止的计算与战斗之中。”

“你说得如此玄乎,恐怕只是想扰乱我的思维吧?到目前为止,棋上的盘面还是两分之局,你的美并未遏制我的计算与力战。”

“那么,请继续。”陈平轻叹了一口气,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

“这第八十八手是卞白出现的一个疑问手,这一着法看似精妙无比,有着非常丰富的变化,但当陈平这八十九手应出的时候,再来品味整个棋面,卞白的棋已渐渐地被陈平所左右。”习泗的声音不大,却是对着房卫而说的。

这似乎不可思议,两个对立的人为了一盘棋展开了彼此间的交流,这并不是说明他们已放弃了自己的立场,而是这一盘棋实在是他们平生看到的非常经典的一战,人入棋中,已是忘乎所以。

刘邦没有说话,只是皱了皱眉头。

但全场之人的注意力全部聚在了他们二人身上,这两人身为棋王,无疑对这一盘棋的走势有着权威性的评断。

“其实,卞白的棋在布局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问题。”房卫提出了自己的异议,虽然他们都是天下顶尖的棋手,但由于性格不同,对棋道的理解不同,使得他们各自形成了与对方迥然不同的风格。

从地域划分来看,这次棋王大赛汇集了东、西、南、北四大流派的顶尖高手加盟参战,房卫与习泗便是东部与西部的代表,他们能够在各自的地方称王,就已经证明了他们本身的实力。以他们的身分地位,也绝对不会轻易地服谁,所以在他们之间一旦出现分岐,必然会固执己见,坚持自己的观点。

“房兄的认识似乎有失偏颇,在卞白下这第八十八手棋时,盘面上的局势最多两分,谁也不能在棋形棋势上占到上风,如果卞白在这第八十八手棋上改下到这个位置,形势依然不坏。”习泗所指的是在黑棋左下角选择大飞,这手棋的确是当时盘面上的最佳选择,但房卫却凭着自己敏锐的直觉,感到了仍有不妥的地方。

两人站将起来,来到了摆棋的那块大棋盘前,指指点点,各抒己见,争论越发激烈,就好像他们不是观棋者,而是下棋者,置身其中不能自拔。

纪空手的目光看似始终没有离开过这两人的舌战之争,其实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刘邦身上。为了不引起刘邦的警觉,他与龙赓在低语交谈,以此来掩饰他真正的意图。

“什么是围棋?”纪空手对棋道一窍不通,所以看到房卫与习泗对棋所表现出来的痴迷感到不解。

“围棋的起源甚古,始于何年,无法考证,但在春秋列国时已有普及,以黑白双方围地多少来决定胜负,规则简单,却拥有无穷变化,是以能深受世人喜爱。下棋按照过程分为布局、中盘、收官三个阶段,他们所说的飞、封、挖、拆、跳、间均是围棋招式的术语,是用来攻防的基本手段。”龙赓身为五音门下,虽然不是专门学棋之士,但对棋艺显得并不陌生,娓娓道来,俨然一副行家模样。

纪空手听得云里雾里,一脸迷茫,不过他从双方的棋艺中似乎看到了一股气势,同时也感到了这黑白两分的世界里涌出的流畅之美,让人仿佛驰骋于天地,徜徉于思想的张放之间。

“这岂不像是打仗?”纪空手似乎从这棋中闻到了硝烟的气息。

“这本来就是一场战争,围棋源于军事,兵者,诡道也,下棋者便如是统兵十万的将帅,可以一圆男儿雄霸天下的梦想。其中的无穷变化,暗合着兵家诡道之法,虚虚实实,生生死死,让人痴迷,让人癫狂,是以才能流行于天下。”龙赓道。

纪空手心中一动,道:“我是否可以将之理解为能在棋中称霸者,必可在世上一统天下?”在一刹那间,他甚至怀疑,陈平除了是五音先生门下的棋者之外,是否会与那位神秘的兵家之士等同一个人?

这固然有些匪夷所思,却未尝就没有可能。

龙赓只是轻轻摇头道:“不能,在行棋与行军之间,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这棋道无论具有多少变化,无论多么像一场战争,但它仅仅只是像而已,而绝不是一场战争,充其量也只是智者之间的游戏。”

说到这里,龙赓的身体微微一震,道:“凭我的感觉,陈平与卞白的这场棋道争战应该是接近尾声了,最多五手棋,卞白将中盘认输!”

果然,在铁塔之上,当卞白行至第一百四十七手棋时,他手中所拈的黑子迟迟没有落下。

“卞爷,请落子。”陈平的脸上依然透着一股淡淡的微笑,优雅而从容,显得十分大气。

卞白的脸色变了一变,额头上的根根青筋冒起,极是恐怖,眼神中带着一份无奈与失落,喃喃而道:“这么大的棋盘上,这颗子将落在哪个点上?”

“你在和我说话吗?”陈平淡淡而道。

卞白缓缓地抬起头来,整个人仿佛苍老了许多,茫然而道:“如果是,你能告诉我吗?”

“不能。”陈平平静地道:“因为我也不知道棋落何处。”

卞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缓缓地站将起来道:“我输了。”

他说完这句话时,脸上的紧张反而荡然无存,就像是心头上落下一块重石般轻松起来,微微一笑道:“可是我并不感到难受,因为无论谁面对你这样的高手,他都难以避免失败一途。”

“你错了,你没有败给我,只是败给了美。”陈平说了一句非常玄奥的话,不过,他相信卞白能够听懂这句话的意思:“美是无敌的,是以永远不败。”

△△△△△△△△△

卞白败了,败得心服口服。

他只有离开通吃馆,离开夜郎国。

随着他的离去,韩信的计划终于以失败而告终。

铜铁贸易权之争,就只剩下刘、项两家了。

然而无论是房卫,还是习泗,他们都是一脸凝重。虽然他们对自己的棋艺十分自信,可是当他们看到陈平与卞白下出的那一盘经典之战时,他们谁也没有了必胜的把握,更多的倒是为自己担起心来。

的确,陈平的棋艺太过高深莫测,行棋之间完全脱离了攻防之道,算计变化,每一着棋看似无心,全凭感觉,却在自然而然中流动着美的韵律,感染着对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左右了整个棋局。

不过,这并非表示房卫与习泗就毫无机会,随着夜色的降临,至少,他们还有一夜的时间准备对应之策。

一夜的时间,足以存在着无数种变数,且不说房卫与习泗,就是那些押注买陈平输的豪赌之人,也未必就甘心看着自己手中的银子化成水。

所以,人在铜寺的陈平,很快就成了众矢之的。夜郎王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派出大批高手对铜寺实施森严的戒备,以防不测。

就在纪空手与龙赓为陈平的安全苦费心思的时候,陈义带来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消息——习泗不战而退,放弃了这场他期盼已久的棋赛。

 

 
分享到: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2
老北京妓女与八国联军在一起
捉住了太阳的小水珠1
陆游最经典的一首情诗为何送给表妹
大乌龟1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2
爱挑食的小老虎1
牡丹花仙8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