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二章 黑暗计划 下

第二章 黑暗计划 下

时间:2015/5/12 19:20:19  点击:1248 次
  “异变一术,来自于天竺异邦,相传在周武王建国一战中,由其谋臣子牙引入中原,用之于兵,遂得天下无敌之师,灭商立周,功不可没。后来这种异术传入江湖,被人用之于武道,的确有一定的奇效,只是此术过于繁琐,程序复杂,要想精通,十分艰难,而且此术最易走火入魔,一旦受害,轻则功力大减,致人残废;重则一命呜呼,难保性命。是以才在数百年前遭到中原有识之士的禁绝,从此销声匿迹,不复存在。想不到它又在今日得以出现。”龙赓的眉头紧锁,忧心忡忡。

“真有这么可怕?”纪空手将信将疑。

“异变一术,其实就是在某一个时段里,当修练者运用它之时,便可在一瞬间激化人的原始本能,因此修练者不仅可以拥有野兽般的力量和敏锐,同时也有着人类的思维与意识,使其攻击力迅速提升数倍,从而在瞬间决定战局。然而奇怪的是,我明明看到李战狱与东木残狼都出现了异变的迹象,何以并没有看到他们异变之后产生的效果?反而其功力有不增反减的感觉。”龙赓摇了摇头,感到不可思议。

“你可以确定他们所使之术真是异变吗?”纪空手道。

“我虽然从未见过异变,但对异变并不陌生,先生博学多才,藏书甚丰,其中有一本名为《脱变》的手册中记录的正是有关异变的图解说明。当时我甚为好奇,便请教先生,先生言道:”异变不过是旁门异术,讲究速成,妄想捷径,这已是入魔之兆,真正的武者是不屑为之的,因为是魔三分害。当一个人入魔太深时,他最终的结局,只能是遭魔反噬,绝无例外。‘“龙赓点了点头,非常肯定地道。

“这就奇了,异变既是旁门异术,修练者等同于饮鸠止渴,何以李战狱和东木残狼还要修练呢?更让人觉得古怪的是,李秀树曾经与我有过交手,何以在他的身上并未出现异变?”纪空手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团。

陈平一直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直到这时他才想了一想,插嘴道:“莫非李秀树根本不知道异变一术,而李战狱与东木残狼一直偷瞒着他?”

纪空手摇了摇头道:“这种可能性不大,李战狱与东木残狼都是李秀树所倚重的高手,一向在他的身边走动,如果是这两人无意得到异变一术的修练之法,是很难瞒过李秀树的耳目的。”

龙赓的眼神陡然一亮,道:“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李秀树得到了异变之术后,不知其利弊何在,为了慎重起见,他选择了与自己武功差距不大的李战狱与东木残狼作为实验者。”

纪空手一拍掌道:“以李秀树的性格为人,这是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我所感到不解的是,李秀树是从何处得来的异变之术?何以得到之后不敢放心修练?此人既然将异变之术传给李秀树,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然到了一种比较亲密的状态,可李秀树似乎并不完全信任他,像这样的人,会是谁?”

“韩信?”陈平与龙赓同时叫道。

“对,此人很可能就是韩信。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纪空手的眉头一皱,这才是他最终想知道的答案。

△△△ △△△ △△△

纪空手的判断十分准确,李秀树自七星亭一战之后,就像一阵风般消失于空气中,去向不明,无影无踪。

夜郎王也回到了金银寨,一场涉及到夜郎、漏卧两国安危的战争因为灵竹公主的出现而消弥无形。漏卧王虽然野心极大,对夜郎国虎视眈眈,但他也深知师出无名,难以得到将士与国人的拥护,再加上李秀树失败的消息传来,他惟有退兵。

夜郎王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在漏卧王退兵之际,特意邀请漏卧王与灵竹公主再返金银寨,以观摩即将举行的棋王大赛之盛况。漏卧王为示心中无鬼,只得同意灵竹公主代自己走上一趟。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腊月十五,大吉,相书云:诸事皆宜。

棋王大赛便在这诸事皆宜的日子里拉开了开赛的帷幕。

装饰一新的通吃馆内,成了金银寨最热闹的所在。园林广阔,环境优美,其间布置豪华气派,古雅中显着大气,自是出自于名家设计,从点滴间已可看出夜郎陈家的雄浑财力物力,同时也体现了夜郎王对这次棋王大赛的重视程度。

他无法不重视,在这三方棋王的背后,有着中原三大势力的支撑,无论这三大势力最终是谁一统天下,都可以左右他夜郎小国的命运,所以他一个也得罪不起。惟一的办法,就是尽自己一方地主之谊,至于铜铁贸易权,那就各凭天命。

他之所以要举办棋王大赛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相信陈平的棋技!如果没有这个作为保证,万一出现通负的局面,那岂不更是火上浇油?

这的确是夜郎立国以来少有的一件大事,是以全城百姓与邻国的王侯公主着实来了不少,在这些宾客之中,既有懂棋之人,为欣赏高水平的棋赛而来,也有对棋一窍不通者,他们大多是抱着凑凑热闹的心情而来,更主要的是对棋赛的胜负下注搏戏。

有赌的地方,永远不会寂寞、冷清,这是一句名言,也是至理。

所以通吃馆内气氛热烈,人气十足,也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通吃馆在热闹之余,却戒备森严,数千军士与陈府家丁穿上一式整齐的武士服,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把守着通吃馆内的所有建筑与通道,随时保持着在最短时间内的应变能力。

一切事务均是井井有条,闹而不乱,仿如过节一般。

棋赛的举办点被安排在铁塔之上,一张棋几,两张卧榻,置两杯清茶,布置得十分简单,在棋几的中间放一张高脚凳,由四方棋王公选出来的德高望重者入座裁判,以定胜负。

然而距铁塔不过数百步远的的万金阁,却不似这般清静。整个阁楼全部开放,摆座设席,可容数百人同时就位,在正门所对的一方大墙上,摆下一个长约四丈,宽四丈的棋盘,棋子宛如圆盘,重叠一旁,在棋盘的两边,各放一条巨大木匾,左云:静心;右云:黑白。正是道出了棋之精义。

在万金阁入座之人,不是持有千金券者,就是有钱有势的主儿。其他无钱无势的客人只能呆在通吃馆前的大厅里,观棋亦可,赌钱也行,倒也其乐融融。

纪空手等人到达万金阁内时,除了三方棋王未至之外,其余宾客早已入席闲聊,吹牛谈天,闹得万金阁犹如集市。

今天果真是诸事皆宜的大吉之日,天公作美,阳光暖照。茶树随清风摇曳,送来阵阵花香,使得这盛大的棋赛更如锦上添花。

纪空手似是不经意间地向大厅扫了一眼,微微一笑,这才挨着娜丹坐在陈平席后。

他心里十分清楚,虽然李秀树已经去向不明,但在这三方棋王中,斗争才刚刚开始。面对这喧嚣热闹的场面,他似乎看到了潜藏其中的危机。不过,他充满自信,相信无论风云如何变幻,尽在他大手一握之中。

他的眼光落在了棋王大赛的主角身上,一看之下,不由一怔。

在这种场合之下,又在棋赛即将开始之时,陈平的整个人端坐席间,一动不动,闭目养神,显得极是悠然。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参加的是一场关乎他个人荣誉和国家命运的棋赛,倒像是等着品尝素斋的方外之士,给人以出奇的镇定与自信。

“龙兄,依你所见,陈爷的棋技与另三大棋王相比,能否有必胜的把握?”这个问题一直藏在纪空手的心里,如鲠在喉,现在趁着这份闲暇,终于吐了出来。

龙赓并没有直接回答纪空手提出的这个问题,只是笑了笑道:“你猜我刚才进来之前做了一件什么事?”

纪空手摇了摇头,知道龙赓还有下文。

“我把我身上所有的钱财都押了出去,就是赌陈爷赢。”龙赓压低声音道。

娜丹奇道:“看来你还是个赌中豪客。”

龙赓笑道:“可惜的是,我口袋里的银子只有几钱,一两都不到,******拒绝我下注。”

纪空手哑然失笑道:“我虽然对棋道不感兴趣,但若是要我选择,我也一定会选陈爷赢。”他看了一眼陈平,接道:“其实世间的很多事情都是相通的,所以才会有‘一事通,万事通’的说法。真正优秀的棋手通常也与武道高手一样,每到大战在即,心态决定了一切,只有心中无棋,才不会受到胜负的禁锢,从而发挥出最佳的水平。”

龙赓深感其理,表示赞同。

鼓乐声喧天而起,随着门官的唱喏,在夜郎王的陪同下,三大棋王依次步入厅堂,坐在了事先安排好的席位上。

随着主宾的到来,万金阁的气氛变得肃穆起来,嘈杂的人声由高渐低,直至全无。

纪空手的目光紧盯住房卫身后的一帮随从,除了乐白等人,刘邦扮作一个剑手赫然混杂其中。

只不过一年的时间未见,刘邦变得更加可怕了,虽然他的打扮并不起眼,但稳定的步伐间距有度,起落有力,显示出王者应有的强大自信,顾盼间双目神光电射,慑人之极。若不是他刻意收敛,在他周围的人必定会全被他比了下去。

当两人的目光在无意中相触虚空时,有若闪电交击,一闪即分,刘邦的脸上有几分惊讶,又似有几分疑惑。


 

 
分享到:
神医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的真相
中国造纸技术传入欧洲竟因唐军一次战败
古中国腐败记录 清朝官员黑色收入是工资的19倍
 《三国》中的小乔像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8
小青蛙3
1女巫扫帚排排坐
吃人肉取乐的齐恒公最终被活活饿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