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二十章 夜郎之行

第二十章 夜郎之行

时间:2015/5/12 17:15:57  点击:1274 次
  纪空手走出峡谷的时候,正是深冬,天下形势相对平静,就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各地竟成偏安之局,战祸虽无,但几大势力在各个方面的明争暗斗依然有迹可寻,随时随地都有爆发战争的可能。

纪空手孤身一人行走在夜郎北道上。

这条道路一直是夜郎国联系中土的要道之一,一路行去,虽无战乱之祸,但盗寇横行,民不聊生,令纪空手唏嘘不已,心有感慨。

不过,相对于中原军阀割据的乱局,夜郎国倒显得一时发达兴旺,民间殷富。进入夜郎国地界,这种感觉就愈发强烈,也只有在这个时候,纪空手才深深地懂得了百姓之所以视战乱为猛兽洪水的原因。

战争的破坏性之大,远比天灾为甚,是以没有一个民族,没有一方百姓会因为战争而战争,只有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他们才会被人利用,为自己的生存而拼杀。

而这种生存的代价,就是在危及别人生存的情况下换取。这似乎是一种无奈,其实更是一种残酷,世道之无情造就了这一幕幕人间的惨剧。

金银寨是夜郎北道上一个重要的矿区,集市繁华,娼赌盛行,到夜郎国不过一日行程。当纪空手单骑入城时,金银寨里的气氛明显与往日不同,虽然热闹依旧,繁华不减,但却多了不少来自中土口音的游子浪人,从他们腰间鼓鼓的刀套剑鞘中,似乎可以预测到某种正在酝酿的杀机。

这些人无疑都是高手,江湖中少有的高手,人数虽不过百,却显得安分守己,从不惹事生非。纪空手微微一笑,似乎看出了这些人的背景来历,并不惊奇,好像这一切本在他的意料之中,当下寻了一处客栈住下,稍作改装,扮成一个行商,出没于茶楼酒肆之间。

他之所以没有太过惊讶,是因为他知道金银寨正是夜郎国三大世家之一陈氏世家的辖地。陈氏世家富可敌国,又执掌夜郎国境内铜铁矿产的贸易权,在这非常时期,陈平无疑是中原各方势力必须笼络的对象,在他的辖地里出现一些江湖好手,这说明刘邦、项羽、韩信三方已经派人到了金银寨。

虽然当时天下公推项羽为首,号称“西楚霸王”,但刘邦以“汉王”之威统辖巴、蜀、汉中三郡,韩信以“淮阴侯”坐镇江淮,其声势之大,已力压各路诸侯,隐然与项羽、刘邦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在大战当即,兵器奇缺的情况下,他们三方虽然表面上看来相安无事,但暗地里却已经开始了你死我活的争夺。

纪空手在这种情况下孤身一人来到夜郎国,其用心之深,让人无法揣度。当他悠然地在金银寨里转了半天之后,已经对金银寨目前的局势有所了解。

原来自后生无从陈平手中买到一批铜铁之后,这大半个月来,夜郎国便再也没有与任何人做过一笔铜铁交易。因为在陈平的书房里,摆下了项羽、刘邦、韩信三方送来的亲笔手书,书信中都只有一个意图,就是谁都想成为夜郎国惟一的合作伙伴,包揽下其境内的所有铜铁产量。

夜郎国毕竟是一个小国,它的兴衰往往取决于中原的局势,所以在形势尚未明朗之前,夜郎国国王根本就不愿得罪这三方中的任何一方,而是将这个难题推到了陈平头上。

陈平心知这是一个烫手山竽,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给夜郎国带来亡国之虞,于是权衡再三之下,决定在金银寨的铜殿铁塔摆下棋局,以棋局的胜负来决定铜铁的贸易权。

当纪空手闻听这一消息时,大为陈平的奇思妙想而叫绝。惟有如此,陈平才能将自己与夜郎国置身事外,胜者该胜,败者也无话可说,使夜郎国不会轻易得罪任何一方,从而得以保全。

可是当纪空手听说棋赛举办之日时,掐指一算,不由大惊,因为此时距棋赛开赛之日不过七天。

七天,虽然算不上很长的时间,但在纪空手的眼中,却充满了变数,永远无法预测在这七天之中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就是江湖,这就是乱世,只有踏入其中,你才能感受到其中的凶险与残酷。

在不知不觉中,他随着人流来到了金银寨的一条热闹街口,远远望去,便见一座偌大的建筑矗立于一片群楼之中,规模宏大,构造气派,在主建筑群的四周,尚有十余座小型房舍逐一配套,宛如众星捧月,令人顿感富气逼人。

在这套建筑的最高处,立有一杆大旗,上书“通吃馆”。顾名思义,纪空手当然不会不知道这“通吃馆”里面是干什么营生的,所以一时兴趣,又勾起了他在淮阴城中的旧事,毫不犹豫地入门而去。

待他进入主厅时,才发觉这赌场中的赌客很多,更有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根本就不在主厅多作停留,在赌场杂役仆从的引领下,纷纷向内厅雅室而去。

纪空手心中一怔:“如此盛况空前,的确少见,看这些赌客之中,倒是外来商旅居多,难道说其中另有缘故?”

纪空手尚自沉吟之间,忽然有人在他的肩上轻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四旬左右的汉子正笑眯眯地冲着他毕恭毕敬地点头哈腰道:“这位客官一定是头一遭来我们金银寨,实在面生得紧。”

纪空手一眼就看出这人是专门混迹赌场、靠赌客吃饭的老手,并不生厌,反而多了一丝亲近之感,忙拱手还礼道:“这位兄台好眼力,居然一眼就看出在下不是本地人。”

“这不稀奇,像客官这般英俊挺拔之人,我夜郎国一向少有,加之你一脸风尘,必是远行而来,是以不难猜出。”那人受宠若惊似地拍着马屁道:“在下夜五,最爱结交朋友,若是客官不嫌弃,小弟愿作东道,请客官小斟几杯。”

纪空手明知他是欲擒故纵,套的是自己口袋里的铜钱银子,也不说破,当下与他来到主厅外的一间酒舍,两人谦让一番落座。

“在下姓莫名痴人,江淮人氏,一向做些跑南闯北的行商买卖。”纪空手既已改扮,便随口说出了他在淮阴时用过的化名。他虽然知道像夜五这种人并不可靠,但消息灵通,只要重赏之下,必然可以得到一些自己需要的信息,是以对他显得亲热得紧。

“怪不得,怪不得,莫兄除了英俊挺拔之外,还分外多了一丝清秀,原是只有江淮人氏才独有的风范。”夜五一脸谄媚道。

纪空手拍了拍他的肩道:“我们既是朋友,你就无须奉承于我,只要今日玩得尽兴,我一定少不了你的一份报酬,也算有福同享吧。”

“那敢情好!”夜五随便叫了几碟下酒菜,一壶本地产的“小烧”,装出大方的模样,连连斟酒让菜。

纪空手并不忙着喝酒,而是望着“通吃馆”人山人海的场景叹道:“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开赌场的生意竟有这般好!集赌、酒、色为一体,规模之大,绝非是一般人可以办得起来的。如果我所料不错,这赌场的主人只怕非富即贵,必是大有来头之人。”

夜五立时翘起大拇指赞道:“莫大爷果然好眼力,不错!这通吃馆的主人的确是大有来头,集财权于一身,乃是我夜郎国第二号人物,此人虽然不在朝中做官,但大王对他宠信有加,比及朝中百官更是风光显赫。”

纪空手并不觉得有丝毫诧异,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淡淡一笑道:“你说的是陈平吧?”

夜五“嘘”了一声,霍然色变,向四周张望一下,压低嗓门道:“这里正是陈公的地盘,莫大爷说话还需注意分寸,须知祸从口出,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多谢提醒。”纪空手的眼芒从主厅攒动的人头扫过,耳中尽是蛊摇骰响,人声鼎沸,皱皱眉道:“此人既然有这等权势,也就难怪他的生意会这么好了。自古以来,沾上‘嫖、赌’二字的生意,想不发达都不行,可见龙有龙道,蛇有蛇路,活该他赚个钵满盆满,笑逐颜开了。”

夜五道:“莫大爷所说虽有几分道理,但通吃馆的生意之所以突然火爆起来,却另有原因。就在前两天,通吃馆的生意虽然不错,但来往的赌客也只有今日的一半。”

“哦?”纪空手故作诧异地道:“倒要请教。”

夜五轻啜一口酒道:“再过七天,陈公将在铜寺铁塔摆棋设局,迎战来自中土的三路棋王。据说棋局的胜负关系到矿产的贸易权,内中的详情,便不是我这等小民百姓可以闻知的了。不过我夜郎国自古赌风盛行,任何事情只要可以分出胜负,便可开赌设局,国人当然不会放过这种大好机会,这通吃馆便投其所好,开盘坐庄,开出了每局棋的******。而今天便是三日下注的头期,捧场的人当然不会少了。”

纪空手显得颇有兴趣地道:“这赌棋我倒听说过不少,但有人开盘坐庄却是头一遭闻听,不知这又是怎么个赌法?你能否细细道来,让我也开一回眼界?”

夜五见他如此热心,心中暗喜,笑了笑道:“这次棋局,是由陈公一人分别与三路棋王各下一局棋,每局棋的******虽由通吃馆开出,但下注者可以根据双方的棋技选择注数的大小与多寡,随你投注多少,通吃馆都会接单开赌。我平生最爱相人气色,看人财运,莫大爷印堂发亮,隐现红光,当是旺财之命,若是你有兴趣,何不下手一搏?”

纪空手摇了摇头道:“赌棋一道,要熟谙双方棋技,全盘运筹,逐一分析,才能有所收获。而我只是一个外地客人,对陈公与这三路棋王都陌生得很,哪里敢贸然下注?”

夜五笑道:“其实今天来通吃馆下注的人谁又识得那三位棋王的棋技如何?就连陈公的棋艺也未必有人知道深浅。但正是因为如此,才显得精彩刺激,悬念迭生。而这些赌客最看好的一点,就是棋局绝不会有假,根本不容人去操纵棋赛结果,谁也不可能为了区区几万金赌码而丢失了铜铁的贸易权。因为任谁的心里都非常清楚,这贸易权一旦到手,便是日进斗金,财源滚滚而来,只有傻子才会去拾了芝麻丢掉西瓜。”

纪空手见他说得来劲,微微一笑道:“你如此热心地怂恿我下注,难道真是帮我这么简单?我倒想听听你能得些什么好处。”

夜五脸色一变再变,忙道:“莫大爷老于江湖世故,真是一点事情都瞒不过你。不错,所谓无利不起早,莫大爷一进通吃馆,我就看出你不是一个平凡之人,所以尽心结纳,是想赌一赌运气,看你是不是一掷千金的赌场豪客!”

纪空手笑了起来道:“是与不是,与你有什么相干?”

夜五一脸谄笑道:“我绝无歹意,假若莫大爷真是赌场豪客,那我夜五也跟着你沾沾光,去万金阁见识一下,顺便瞧瞧漏卧国公主的模样儿长得是否像传说中的那般勾人魂魄。”

纪空手打量了他一眼,见其眼神虽然飘忽,却有一股诚实的味道,知他所言非虚,顿时来了兴趣道:“这万金阁又在哪里?而漏卧国公主又是怎么回事?你一五一十说个明白,用不着这般吞吞吐吐,让人听着难受。”

“是!”夜五望了纪空手一眼,忙道:“这万金阁就在通吃馆中,与主厅仅有一墙之隔,若想进入万金阁,必须先在主厅买足千金筹码方可入内,是以常人根本无法踏足一步,而万金阁里的客人,除了那三大棋王之外,听说还来了不少异国的贵宾,其中就有漏卧国的灵竹公主。”

纪空手心中一动,暗自寻思道:“这倒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这三大棋王敢来夜郎国应战,想必棋艺极是了得。不过以项羽、刘邦、韩信三人的性格,都非良善之辈,绝不会消极等待棋局的胜负来决定自己的命运,他们肯定会在棋赛之前有所动作,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思及此处,纪空手立时心生进入万金阁打探虚实的念头,更想知道这三大棋王身边到底有哪些护驾的高手。经过了上庸大钟寺一役,纪空手已经深刻体会到了“知己知彼”的重要性。

他尚自沉吟间,却听得夜五笑道:“莫非莫大爷也曾听说过灵竹公主的艳名?”

纪空手摇摇头道:“这倒未曾,我此次南来,只知有夜郎国,却不曾听说还有漏卧国,真是孤陋寡闻,让你见笑了。”

夜五道:“这也怪不得你,但凡中土人士,知道夜郎国的已是不多,更不用说夜郎国之外的相邻小国了。我夜郎国国土虽小,却北靠巴、蜀、黔中三郡,南依漏卧、句町等国,西临邛都、嗔国,实是各国通往中土的必经之道,如果莫大爷有心与这些国家做些买卖,不妨趁今日这个大好机会,进入万金阁,结识几位贵宾,肯定对你的生意不无裨益。”

他一心怂恿,显然对这漏卧国的灵竹公主心仪已久。对他来说,能见佳人一面便已足矣,绝无非分之想,充其量日后在人前吹嘘几句,聊作谈资。毕竟这万金阁不是普通人可以自由出入的,夜五当然不肯放过这个一长见识的机会。

纪空手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便听你一句,快点吃吧,吃完我们就上万金阁去。”

夜五大喜之下,将酒菜一推道:“真要上万金阁,里面的美酒佳肴丰富得紧,谁还吃这些东西?”

纪空手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当下在夜五的引领下,来到主厅柜台前,用千两金票兑换得一块通吃馆特制的“千金券”,大摇大摆地向万金阁走去……

万金阁。

虽以阁为名,却如花园式的殿堂,屹立于主厅之后,以宽大的走廊贯通,廊道两边是水池假山,花草盆栽,此时虽是冬季,但夜郎国地处南方温热地带,是以丝毫不影响到草木的生长。

纪空手缓缓而行,一面欣赏着眼前的景致,一边观察着这美景中暗伏的危机。看似闲散宁静的廊道,其实埋伏了不少暗哨,戒备之严,就连纪空手也暗自心惊。

身后的夜五虽是本地人氏,却哪里见过这等气派的建筑?忍不住啧啧称奇。两人走到廊道尽头,便见四名战士横作一排,拦住去路。

纪空手递上“千金券”,验明之后,便往里走。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夜五在身后叫了起来。

纪空手回头一看,原来是武士将夜五拦在了门外。

“这位大爷,此人是本地的一名无赖,并非大爷的随从,按照规矩,他是不准入内的。”一名武士拱手作礼道。

“想不到夜兄爷这么有名。”纪空手见夜五一脸猴急相,并不着急,反而打趣道。

夜五顿时哭笑不得道:“还请莫大爷看在咱们朋友一场的面子上,替我美言几句。”

纪空手一摆手道:“放他进来吧,他的确是我雇请的跟班。”

他既已发了话,那几名武士不敢违拗,让夜五进入门去。两人说笑几句,沿着一排彩灯而行,老远就看到了万金阁的宏伟建筑。

那是一座可比宫廷的广阔殿堂,两旁各有四根巨木柱,撑起了横过殿顶的四道主梁,分一楼一底,中间搭设了一个偌大的平台,让人一入其间,顿觉自己的渺小,感受那万千气象。

在平台的四周,各排了三列席位,大约一数,应有数十席之多,看席间布置,当是贵宾所坐。

与贵宾席相距五丈之外,便是拥有“千金券”赌客的席位,密密匝匝,紧然有序,恰设百席之数,而楼上的十数个包厢,则是为本国权贵与邻国贵宾所设,场面之大,令夜五目瞪口呆,啧啧称奇。

这时大半数的席位上都坐有宾客,纪空手选了一个靠南的席位坐下,眼见贵宾席上空无一人,不由奇道:“怎么这酒宴还不开始?”

夜五凑到他的耳边道:“这不叫酒宴,而是歌妓会,是陈公专门答谢三大棋王远道而来设下的表演。这样既可让三大棋王欣赏到我夜郎美女的万种风情,又可让持有‘千金券’的赌客观察几位棋王的表现,作好下注的准备。这三日下注之期,每逢酉时便在万金阁内举行一次,赌客可以随意尽兴,一律免费。”

“这就是你要跟着我进来的目的?”纪空手似笑非笑地问道。

夜五一脸兴奋地道:“进入万金阁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梦想,凭我的这点本事,一辈子也挣不到一千金,更不要说将它豪赌一场了,难得今日遇上了你,总算遂了今生的心愿。”

纪空手相信夜五所言非虚,因为他在淮阴的时候,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像那些富人一样赌十两银子一注的筹码,喝一两银子一坛的美酒,娶个小家碧玉式的邻家女孩……这些在现在看来都是随手可及的事情,可是换在当时,却是难以企及的目标,所以纪空手理解夜五此刻的心情。

“一个人的欲望真的是没有止境的吗?若非如此,我何以实现了少年时候的理想之后仍不知足,竟然想到的是争霸天下?”纪空手霍然心惊,陡然之间,当他从夜五的身上看到自己往昔的影子时,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变了,再也不是昔日街头的无赖。

“难道世事如棋,真的不是人力可以掌握?若非如此,自己何以怎会身不由己?”纪空手的眼中闪烁出一种迷茫与困惑。

“哇,这莫非就是灵竹公主?”夜五一声低呼,令纪空手头脑清醒过来。他顺着夜五的目光朝左边楼上的一间包厢望去,首先入目的是肉光油亮、健康美丽的玉臂与美腿。

穿着如此大胆的美女,令纪空手联想到张盈与色使者,但是这位美女虽是袒胸露臂,身材毕现,却没有一丝下流的感觉,反而浑身上下充满着野性的美感与青春的活力。当她斜凭栏杆,流波顾盼时,甜美的笑意犹如灿烂的阳光,顿时吸引了全场人的注意。

如果说红颜如幽谷的芝兰,虞姬似绽放的牡丹,那么这美人便如大山深处的一朵野玫瑰,一切都那么清新自然,令纪空手的眼睛为之一亮。

《灭秦记》卷八终


 

 
分享到: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7
揭秘雍正弑兄屠弟最终暴亡前后
三国猛将排行榜:关羽为何仅排第九位
真实关羽 因被曹操抢走小老婆而动杀机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木兰辞10
小周后是怎样被姐夫骗上龙床的
木兰辞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