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七章 正面迎敌

第七章 正面迎敌

时间:2015/5/12 14:38:10  点击:1579 次
  杀机不会平空而生,它的来源只有一个,那就是两人手中的刀与锏。

刀与锏居然可以如空气一般弥漫空中,这岂不是一个充满玄幻的神话?但在长街两端暗伏的人眼里,却绝对不会这么认为,因为他们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这简直有些让人难以相信,但每一个人又都不能不信,因为这不是错觉,也不是幻象,这只是亲眼所见的事实。那种弥漫于虚空中挥之不去的锋芒,像是一种虚无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似乎可以在任何时刻成为现实,所以没有人会忽视它们。

至少卫三公子不敢忽视纪空手手中的离别刀,只有在这一刻,他才真正感受到眼前这位年轻人给自己带来的莫大威胁。

离别刀虽是神兵,却未必通灵,但在纪空手手中,它仿佛有了生命的激情,这实在是一个让人心惊的感觉。

卫三公子也不得不将自己更多的目光注视在这把刀上,看着刀锋一点一点渗入虚空的轨迹,他感到了那种无处不在的压力。

虽然他很有自信,但是面对纪空手这样的强敌,已不容他出现任何细小的失误,锏在右手,随时准备着发出致命的一击。

可是两人都没有动,甚至连一点动的意思也没有,因为他们无疑已是高手,懂得选择最佳的出手时机。

在等待中,他们同时感到了虚空中各种不同类型的生命与活力,其中有风,有尘埃,有落叶,有飞虫,甚至接触到了来自对方身上的一股庞大无匹的精神力。

对纪空手来说,卫三公子绝对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峰,看似静止不动,其实深藏活力,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贸然出手的。而让人惊异的是,卫三公子虽然锏已在手,纪空手却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这实在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霹雳……”一声惊响,雷电过后,长街上空黑云疾卷,一时天昏地暗,暴风雨即将来临之前引发的狂风刮起漫天尘土,招幌飘摇,树影晃动,可是纪空手与卫三公子不仅人未动,而且衣衫在猎猎风中也寂然不动,犹如雕刻在岩石之上的塑像。

纪空手眼中锋芒毕露,漫过虚空,与卫三公子的眼神如神兵利刃般悍然交接……

此刻的纪空手,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纪空手了,他不仅充满自信,而且充满活力,纵然面对再大的困难,他也夷然无惧。可是不知为什么,当他看到卫三公子眼睛的刹那间,曾经出现了一丝短暂的失落与惊惧。

他突然感到自己的呼吸不畅,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惊悸,在那一刹那间,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力量如泄洪的水流,消失得无影无踪,浑身乏力,似欲软化一般。

纪空手这一生中,还从来没有见过有谁的眼神比卫三公子更锐利,而更为可怕的地方还在于他的目光看似无神,实则犀利,形如实质,犹如一把无孔不入的利刃般从纪空手的眼中透入,然后穿过其思维神经,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他的心灵深处。

纪空手顿觉冷汗迭出,一种软弱绝望的感觉如电流般蔓延全身,令他感觉到面对这卫三公子,根本就不是凭他一人之力可以扳倒的巨人。

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自他出道以来,不管自己的武功有多么低级,还是遇上的对手有多么强大,他永远是那么地充满自信,从不绝望,惟有这一次,是一个例外!

例外就是超出了常规的事情,也是出现概率极少的事情。有些人一辈子也碰不上一次,但有些人只要碰上一次,就极有可能是他生命中碰到的最后一次例外。

天空一声闷雷从远方的天际遥遥传来,风渐息,空中陡然下起了如注的暴雨。

纪空手猛然打了个机伶,这才发觉自己乱发尽湿,雨珠沿着发丝流下,浑身上下无处不湿。蓦然间,他的心变得异常冷静,就仿佛心中高高悬起一轮明月,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似繁星捧月,围绕着心灵做出有规则的运行轨迹。

这种铭刻于心中的妙境,恰是他对心道武学的一种彻悟。当这幅天文般的图画一幕幕地在他心中展开时,刹那间使得他将整个人的精神融入于自然之中,透过空气的传递,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与此同时,他的心中不再绝望,反而勃发起无穷的生机,不知所踪的自信在刹那间重新回到身上,比之先前不知增强了几倍,整个人的气质似乎又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层次。

卫三公子目睹着这一切,心中讶异。他以超强的精神力向纪空手发出如浪涛般的压力,就是想在交手之前摧毁对方的斗志,从而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却没有料到纪空手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平空生出一股抗力,使他的一切努力变成了泡影。

他却不知,正是因为他施予的强大压力,激发了纪空手体内玄阳真气的生机,遇强愈强,从而突破了人体本身对它形成的禁锢,达到了一种心道武学的全新境界。这本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但纪空手却能利用外力与天象形成突破,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这一变使得双方在瞬息之间将相峙空间中的压力提升到了极限,两股无匹劲气以沛然不可御之之势相互挤压,有质无形的气流如恶龙般纠缠不清,随时都可能发生爆炸性的变化。

长街上积水愈积愈深,漫天水箭如注,倾盆而下,电光雷声不时地闪烁天边,使得天地变得忽明忽暗,异常诡异。

纪空手站在街心,全神贯注。

他在等待着卫三公子的攻击!

两人相峙以来,纪空手的功力运聚于掌心,如上弦之箭,伺机待发,可是卫三公子的站位与气势丝毫不露破绽,令他失去主动之势。

对他来说,即使未失主动,他也不会急于攻击,因为他需要有足够的时间让属下与朋友顺利地从地道中逃逸,,只有在心无旁鹜、毫无牵挂的情况下,他才能百分之百地发挥出自己的全部潜能。

可是卫三公子显然不想让他有太多的时间从容准备,终于向前踏出了一步。

纪空手只觉心中一窒,赶紧收摄心神,通过心灵感应,寻求对方气机在这一刻间的变化。

在一般高手的眼中,一步之距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卫三公子的这一步跨出,其动作与动作之间,如行云流水般浑然天成,明明在动,但给人的感觉却始终处于一种相对静止的状态,纪空手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乘之机。

从卫三公子现身,迄今为止,他就没有给过纪空手任何机会,自始至终,他都将整个战局的主动权牢牢抓在手中,实力之强,无愧于他一代豪阀之名。

纪空手却夷然不惧,他也许最初有过恐惧,但很快就将自己的心理调节到了最佳的状态,心态更是静如止水,以感官与毛孔去触及周围的一切,将周围十丈之内的一切动静尽数掌握,没有一丝遗漏。

当卫三公子跨出第三步时,他的锏稍稍动了一下,一股类似于虫蚁声的天籁之音蓦然响起,随着短锏的摆幅一点一点地增大,由远及近,直接传入纪空手的耳际。

纪空手眉锋轻扬,只觉心中一片烦躁,初时其声细不可闻,如针尖般钻入,仿似遥不可及,但刹那间便已响彻了自己的整个听力范围,耳膜震颤,耳鼓嗡嗡作响,根本听不到天上的雷声,空中的雨声,还有呼呼的强风之声。

一时间就只听到这种异声,诡异之极,令人心悸。

纪空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离别刀斜指虚空,冷汗湿透了整个手心。

因为他明白,这是敌人要出手的先兆,等待他的,将是比这暴雨更烈,比这狂风更猛的攻击。

周围十丈内的空间里,汹涌澎湃的气流急剧旋转、窜动,一股股犹如利刃般强猛的气锋不断地厮缠激撞,迸裂释放,以纪空手所站之处为中心,形成了一道无形而强力的气流漩涡。

纪空手敏锐地感受着气势锋端的冲击,人在风暴的中心,却凝视着人在五丈之外的卫三公子。

他已全无退路!

无论是进还是退,他都很难摆脱眼前的困境,更何况对手是卫三公子这等强者,只要自己稍有不慎,随时都有可能卷进这急流的气旋之中,遭受巨力的毁灭。

气旋愈转愈疾……

压力不断增强……

“嗤……”纪空手眼见刻不容缓之际,终于出手了。

他右手所握的离别刀并没有动,所动的只是他左手的飞刀。刀并不止一把,有三把之多,以一种惊人的高速陡然升空,攻向了卫三公子如山般移动的身形。

每一把飞刀都化为一道虚幻的弧迹,自玄奥莫测的线路攻出,看上去是那么地弱势,是那么地渺小,可是当它们强行挤入横亘于它们面前的气流中时,那因劲气布下的气场竟然不可思议地出现了裂纹。

而更惊人的是,当飞刀划出的同时,雨线骤然在这一刻间截成两段,两段的中间泛出一道白光,雨珠激扬四溅。

卫三公子一声长啸,裂云而出,再也无法保持原有的沉默与平静,身形在一片雨幕下淡化为一段虚无的影子,向虚空直进。他手中的有容乃大锏幻化无数锏影,呈扇形般横空扫出,如一头庞大的巨兽,张开血盆大口,似乎要吞噬挡阻在它面前的一切生命。

五丈之距,在两位高手的眼中,这已不成为距离。

瞬息的时间,在高手的眼中,却可以做很多事情。

飞刀在刹那间发出的攻势,竟然在无声无息中消失于雨幕中,消失于锏影里,卫三公子的眼芒死死盯着雨幕之后的那双眼睛,企图从中看到那种对生命绝望的神情。

他无疑是这场决战的强者,在举手投足间将敌人发出的攻势尽化无形,这份从容不迫的态度,决定了他在实力上保持的那份优势。

可是他失望了。

他看到了纪空手的那一双眼睛,却没有看到那眼眸中有任何的表情,没有惊骇,没有讶异,更没有他想看到的绝望……什么都没有,他甚至感到对方就像是一潭墨绿无波的静水,令人根本无法揣测其深浅。

无风无浪,无喜无忧,这是否是纪空手此刻心境的一种表现?

在运动中对峙,眼芒于虚空中交触,虽只一瞬时间,但对卫三公子与纪空手来说,却感觉很长很长,仿佛进入了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这风,这雨,完全不能融入其中,从此与世隔绝。

就在此刻,纪空手的人影终于开始了移动,他既不向前,也不后退,而是撞破了一堵墙,突然消失于长街之中。那一堵墙上留下了一个人形的图案,仿佛是人为雕刻而成。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不算快,扭身、踏步、破墙、闪入……都显得异常清晰。

但不可思议的是,当这几个动作组合一起形成一段运动时,却快如闪电,浑然天成,根本就不给对手任何可乘之机。

卫三公子没有追入,而是通过心灵感应来监察纪空手的动静,可奇怪的是,他没有感应到纪空手的存在。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卫三公子的耳目,十丈内的任何动静根本逃不出他的掌握,惟一的可能性,就是纪空手平空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真实的情形当然不会是这样的,只要是人,就有形神,就不可能如空气般突然消失。纪空手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也许是他找到了自己与这个空间隔离的办法,换而言之,就是他体内的玄阳真气来自于补天石异力,补天石吸收天地精华,自然与天地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卫三公子心中大惊,只有等待,却并不着急,因为他明白纪空手蛰伏的原因,只要纪空手一有动作,依然逃不过他的掌握。

电光暴闪,半空打下了一个惊雷,天地间一片煞白,可以看到卫三公子那道人影伫立于长街,脸上一片严峻。

△△△△△△△△△

刘邦站立在城楼之上,脸上依然保持着那种高深莫测的笑意,只是那笑中略带了一些忧郁。

侍卫们张开了一张面积不小的罗伞,高高地撑在他的头上,为他挡风遮雨。如注的雨水沿着伞沿而下,就像是一幕水帘,很难看清远距离外的任何情形。

乐白已悄然来到了刘邦的身后,肃手而立,任凭雨淋。虽然他在问天楼中的地位已经十分尊崇,但在卫三公子与刘邦的面前,他依然不敢有半点放肆。

他不知道卫三公子与刘邦究竟是什么关系,也不敢问,因为这是问天楼的规矩:不该你问的事情,你就最好不要去问。

但他知道刘邦绝对是问天楼的下一任楼主,也就是说,只要卫三公子一死或是退隐,那自己的主人就应该是刘邦。对于这一点,问天楼的战士们从不怀疑,因为他们都可以从卫三公子的表情中看出这里面的玄机。

不过纵然没有卫三公子的恩宠,刘邦此刻的身分依然显赫。这数月来,沛公之名,已轰传天下,其声望大有直追项羽之势。从一个微不足道的亭长做起,直到成为十万大军的统帅,这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更何况刘邦不仅具有文韬武略,而且其本身的武学造诣,似乎也并不在五大豪阀之下。

这只是乐白的一种直觉,不能确定,但乐白每次看到刘邦的背影时,总觉得有一股无所不在的压力抑制着自己的呼吸,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可以归类于一个人本身的气质,也许这就是刘邦不同于常人的王者之气。但要让乐白这等高手感到压力,仅凭气质还远远不够,所以在刘邦的身上,最让人感到可怕的是他拥有的一代高手的自信与霸气。

当乐白又偷偷地打量了一眼刘邦的背影之后,刘邦并没有回头,而是眼望前方的天空道:“你失败了,申帅也失败了,你们都是我问天楼的精英,尚且不敌纪空手,难道说此人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乐白趋前一步道:“此人的确可怕,属下两次与他交手,都感到自己丝毫没有必胜的把握,这种情况在属下的这一生中并不多见。”

“哦?”刘邦诧异地道:“他的武功真的到了高深莫测的地步?”

“这倒还不至于,但是属下每一次与他交手,明明已经寻到了其破绽,可是一旦出手,总是栽在他露出的破绽上。”乐白的眼中现出一丝迷茫,显然他也不能理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也就是说,他的武功不是没有破绽,而是太多,所谓虚虚实实,反而让人无从判断他的破绽到底会在哪里出现?”刘邦眼芒一亮道。

“沛公所言极是,这也正是属下心中困惑的原因。属下虽然懂得他的破绽有些是故意摆出的迷魂阵,意在让属下临阵之时生出轻敌之心,但饶是如此,心中已有警觉,最终却仍不免上当。”乐白的表情极是懊丧,连连摇头道。

“这不能怪你,只能说纪空手太过狡诈,这也许与他的习武经历有关。据本公所知,他涉足江湖以来,从来就没有拜过师,一身武功全是凭着个人的悟性与后天努力而成,是以他与人对敌,从来就没有一定之规,往往讲究随机应变,临场发挥。”刘邦淡淡地道,口中不经意地流露出一丝欣赏之意:“也许他对你的性格极为了解,知道你忍辱负重,潜进入世阁卧底数十年,必定小心谨慎,所以才针对这一点来迷惑于你。日后你若与之对敌,凭你的功力,如不受其破绽的诱惑,只管一味抢攻,应该不至于总是处于下风。”

乐白一听,豁然醒悟,拱手谢道:“这可真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沛公所言,字字珠玑,属下受益非浅。”脸上尽现钦服之色。

刘邦一挥手道:“你我同是一楼之人,不必客气。不过按本公所想,只怕你再也没有与纪空手交手的机会了。”

乐白好不容易明白了刘邦话中的深意,点头道:“有阀主亲自出马,自然是马到成功,何况韩信的剑法端的精妙,有他相助,纪空手纵有十条命只怕也难以活在这个世上了。”


 

 
分享到:
石榴赋
出塞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一幅
兔子新娘3
宋太宗赵匡义杀兄夺位的历史真相
弟子规
揭秘中国最早的太监是怎么来的
敕勒歌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