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十八章 完美布局

第十八章 完美布局

时间:2015/4/22 20:17:53  点击:1453 次
  李君接到拦截的命令时,他就已经意识到了纪、韩二人并不容易对付,否则的话,以朱子恩率领的一帮人马也不会无功而返。是以,他精选了四名精于箭术的好手,为的就是在关键的时刻一用。

  他相信这四位好手的箭术,所以他几乎肯定了纪空手将要面临的结局,更何况在他的手中还有矛。

  是的,李君的手中还有利矛,一个高手的手里如果握着他心爱的兵器,那就表明他随时可以对人构成威胁。

  就在暗箭标射的刹那,李君毫不犹豫地动了。短矛再振,仿如恶龙游动,直奔向纪空手的咽喉。

  这才是画龙点睛式的一杀,有了它,才能使这个杀局更趋完美。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纪空手都已在劫难逃了。他此刻若动,不管从哪个方向突破,都会遭到暗箭最凌厉的封杀;如果不动,等待他的将是李君刺来的咄咄逼人的矛锋。

  纪空手没有动,但是眼神发亮,显得锋锐而慑人。他眼中看到的不是危机,而是一线生机,当暗箭袭来的刹那,他就有一种预感。只要对方以为自己身处绝境,他们在气势上就会有所松懈,此时就是自己与韩信逃跑的最佳时机。

  所以纪空手没有动,甚至连眼睛都未眨一下,看着暗箭与矛锋逼近他身体的三尺范围。

  “纪少,小心……”韩信吓得已是面无血色,仿佛看到了纪空手倒下的身影。

  最得意的当然是李君,他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为自己的深谋远虑感到得意,但是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心猛地被什么东西揪紧了一般,又痛又沉,仿佛失重般掉进了无底的深渊。就在他认为这一矛刺出必定封喉时,他的矛居然刺入了一片虚空,毫不着力。

  这足以致命的一招居然刺空,没有人会相信,李君更不敢相信,但这绝对是一个事实。

  李君还是算错了一点,在他的眼中,他一直把纪空手当成是一个高手,既然身为高手,就应该具有高手的风度,绝不会像一个无赖般就地打滚,狼狈逃窜。

  但是纪空手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是一个高手,而更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无赖,所以他在矛锋及体的刹那,伏下身形,就地一滚,正好躲过了短矛与暗箭的袭击。

  这让李君与他的同伙无不大吃一惊,一怔之下,却听得纪空手翻身起来,大叫一声:“快闪!”与韩信一同向密林冲去。

  等到李君反应过来时,纪空手两人已冲出了一两丈远,身形之快,如箭矢标前。李君惊道:“给我截住他们!”人如一头奔驰于草原之上的苍狼般奋起直追。

  纪空手蓦然一声大吼,左手扬起,天上顿时扑落一层沙土,随风卷向李君,同时他的右手用力一掷,便听“呼……”地一声,一股惊人的劲气扑面而来。

  李君顿觉视线受阻,微一顿足,又听得风声隐起,急忙强提劲气,挥矛一格。

  “当……”一声脆响霎时响彻空中,李君只觉手臂一麻,定睛看时,原来攻击自己的竟是纪空手倒地时随手捡来的一块鹅卵石,与钢矛相撞之后,已成粉末。

  只这么稍稍一缓,纪、韩二人又抢出了一两丈远,李君心惊之下,没想到二人的内力如此雄浑,奔行起来速度实在惊人。

  李君怒气陡生,再不迟疑,一挥手间,率领手下紧追不放!此时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绝不能再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这一逃一追,奔行了数十里远,纪空手与韩信二人慌不择路,逃出密林,沿山势一路狂奔,渐渐地与李君等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两人奔行虽急,但气息悠长,似乎毫不费力,只觉跑的时间越长,速度越快,那股灵异外力在自己体内就越是活跃,让人平生一种无比畅快的感觉。

  逃出一个时辰之后,再回头看时,李君等人的身影早已不见,两人这才放缓脚步,向山腰间的一座自半空横拉的索桥走去。

  这座索桥乃是通往沛县的必经之路,横跨双峰之间,下临湍急流水,地形险峻,过了此桥,只要再行五十里山路,便可踏入沛县地界。

  此时已快正午时分,日头高照,却透不过这密林茂密的枝丫,留下丝丝缕缕的光线,从叶片间反射下来,显得地面斑驳陆离,仿如一张魔鬼狰狞的面具。

  纪空手远远望去,便见索桥虽有二十来丈,但隐于山林之间,难见全貌。此时已是初夏时节,山风呼啸而过,不暖还寒,倒让他心中不自禁地多出了几分沉重。

  等到两人就要接近桥头的刹那,纪空手心中陡然一惊,蓦生警兆,只感到有一股似有若无的杀气竟然来自不远处的桥底。

  这种感觉实在很怪,若不是纪空手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股杀气,他还几疑这是自己一时的错觉哩。

  有人竟然躲在桥下!这让纪空手感到莫名其妙,更明白对方必是来者不善。可是当他静下心来时,却生出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

  对方的杀气好像不是针对自己,而是另有其人。

  纪空手的眼芒缓缓地从虚空划过,掠过密林,掠过山石,最终落到了索桥的另一端尽头。在一棵古树之下,一人盘坐在树根上,头戴一顶青竹笠,一手端酒,一手拿着一只香味扑鼻的狗腿,自顾自地一人独饮。

  如此荒郊野地,竟然有如此的一个人,这本身就显得十分诡异。

  而更让纪空手感到惊奇的是,一阵山风吹过,竟然带不动他身上的衣巾,可见此人的功力之高,已经让人咋舌。

  “这人是谁?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与桥下的那人究竟是什么关系?”纪空手心中一跳,顿感眼前的一切让人匪夷所思。

  静,实在是静,静得仿佛不染一尘。

  在这宁静之中,有徐徐而来的山风,有奔流湍急的水流,有斑驳陆离的倒影,还有缓缓流动的杀气。在宁静中孕育的动,仿佛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沉闷,让人心中产生一种悸动。

  杀意,如寒风中飘来的雪花,漫过了这索桥之上的每一寸空间,即使是纪空手与韩信这样的局外之人,也深深地感受到了那漫舞虚空的气息。

  这种气氛带来的压力,令纪空手的心神为之一紧,他感到无论是桥下的人,还是那喝酒之人,无论他们是动是静,其实都在等待机会,一个可以让他们出手的机会。

  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磅礴大气,当属世间一流的高手,虽然纪空手无法看到他们的面目,但却知道这一战一旦爆发,一定十分的精彩。

  “幸好他们的目标不是我,否则我就真的死定了。”纪空手吐吐舌头,拉着韩信躲在桥边一块大石之后,目光关注着整个事态的变化。

  这两人的耐性都不错,似乎在较劲比试一般,就在纪空手等得脖子都有些酸痛的时候,一阵山风吹过,卷起了树上的一片枯叶。

  风卷残叶,实在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可是这片枯叶如蝴蝶般翻飞了几转之后,突然向树下那人的酒碗坠落。

  枯叶之轻,几无重量,但是在这静寂的空间里,杀气实在是太过浓重,似乎已经难以承受这枯叶的下坠之力,两位高手长时间维持的平衡竟然就在这瞬息间打破。

  “轰……”一声惊天巨响,从索桥中央炸出,桥板裂成块块碎片,向四处激射,气旋翻涌间,一杆丈二长矛平空而出。

  桥下的人终于动了,他以超强的敏锐捕捉到了落叶的坠势,就在对手心神一分间,他抢先打破了这种沉闷的均衡。

  人影疾飞间,他的手腕一振,矛锋扫过索桥上所有铺设的木板,木板应声而起,如波浪般震入半空,同时他的人若大鸟般掠起,竟然向纪、韩二人藏身的大石扑来。

  这一招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纪空手明明感觉到自己身在局外,陡然间却被卷入这场杀局之中,的确令他感到莫名其妙,可是当他望向来人时,眼神禁不住跳了一下,顿感一股恐惧漫卷全身。

  因为他没有料到,伏在这桥下的杀手,竟然是莫干!

  莫干当然是为了纪空手才会现身这荒野,而桥的那一端,那位以竹笠遮面的神秘人又会是谁?难道说纪空手刚才看到的一切只是莫干与那神秘人串通的一出戏?

  纪空手不知道,也已不想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考虑问题,面对莫干这惊天动地的一击,他必须作出反应。

  “快闪!”纪空手不敢有一丝的犹豫,猛地一推韩信,两人如鼠般向两边飞窜。

  “轰……”莫干的长矛带着沛然不可御之的劲力,撞在那块重达千斤的大石上,大石顿裂,迸出无数粉末石尘,弥漫了桥头整段的空间。

  纪空手人还未稳,见得莫干如此凶悍,目瞪口呆之下,脸色俱变。

  烟尘渐散中,莫干的整个人如标枪挺立,眼眸中闪过一丝讶异和震惊。

  他没想到纪空手竟然能在自己的这一击之下全身而退,虽然他接到手下的报告,知道纪空手闯过了朱子恩与李君两关围截,可是他仍然不相信这两个小无赖有多大的能耐,反之将他们的成功逃逸视为运气。

  但在这一刻,他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也许纪空手躲过自己的这一击有些狼狈,甚至笨拙,但却有效。虽然自己只看到他这一躲的姿式,以他莫干的眼力,当然不会看不出纪空手身上具有非常雄浑的内力。

  “一个小无赖,短短的数十天里变成了一个内家高手,这似乎太不可思议了。要出现这种奇迹,惟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玄铁龟。”莫干灵光一现,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他终于看到了玄铁龟的神奇,喜的是自己距离玄铁龟已是如此之近,几乎是唾手可得。

  不经意间,他的目光瞟了一眼对岸,却见那位神秘人依然是一副悠闲地端碗饮酒,似乎对眼前的一切视而未见。

  莫干似乎对此人有所忌惮,刚才相持之中,他已经估量出对方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而且此人一直跟着自己,由沛县至此,显然不怀好意。

  不过玄铁龟的诱惑对他来说已经大于一切,所以瞟了一眼之后,他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纪空手的身上。

  相距只有两丈,纪空手已经清晰地感受到了莫干身上那种势在必得的气势。也就在这时,当他领略到莫干这一击的威胁时,他的眼中才流露出了一种无奈,一种技不如人的无奈。

  他缓缓地从韩信的手中接过一把来自于轩辕子兵器铺里的长刀,这把刀是韩信在凤舞集时顺手取来的,一直带在身边,直到此刻才算派上用场。

  但有刀无刀,已不重要,当纪空手面对像莫干这样强大的对手时,他需要的是一种高手的自信与勇气。

  这也正是此时此刻纪空手身上最缺乏的,如果说在经过了朱子恩、李君两关后他已经培养了一点自信与勇气,那么刚才莫干的那一击已将这点自信与勇气摧毁得荡然无存,留给纪空手的,只有怯懦与惊惧。

  自信,其实就是一种心态,一个人惟有自信,才能超常发挥出自己的能力与潜能,这也是高手往往自信的原因,纪空手没有自信,所以未曾出手,已落下风。

  莫干看出了纪空手的弱点,反而更加冷静,并不急于出手。因为他在看到纪空手弱点的同时,同样也看到了纪空手身上的优势,那就是高深博大的内力。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莫干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很清楚自己此时的处境,一旦动起手来,必须在五招内解决战斗,否则就有可能腹背受敌,所以在出手之前,他决定进一步摧毁纪空手本已不坚定的信心。

  “我一直在找你,没有恶意,只是想与你谈一笔交易,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呢?”莫干尽量松弛着自己脸上的肌肉,微微笑道,似乎不想给纪空手留下一个恶人的形象。

  “我也很想相信你,可是直觉告诉我,你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出自内心的,很像是在演戏。”纪空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似有一股暖流窜升,渐渐地缓和了自己紧张的情绪。

  “我花间派位列七帮之一,我莫干又贵为一派掌门,虽不敢说一言九鼎,但说过的话还是算数的,只要你交出你身上的那件东西,我可以包你享尽荣华富贵,一生衣食无忧。”莫干并不为纪空手的话生气,而是晓之以利。他相信自己开出的条件已是十分丰厚,绝不是纪空手这种小无赖能够抵挡得了的诱惑。

  “不!”纪空手断然的回答显然出乎莫干的意料之外:“我承认你开出的条件很具诱惑力,也的确能让我动心,但是时间上已经迟了。轩辕子一死,在我们之间就不可能再有任何的交易,惟有仇恨!”

  莫干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

  “你知道这座桥叫什么名字吗?”莫干指了指身后的索桥,淡淡笑道。他深知自己越是装得轻松惬意,就越可以给对方造成紧张的情绪。既然利诱不成,他只有选择武力解决了。

  “不知道。”纪空手没有想到莫干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怔了一下道。

  “在此之前,我也不知道。”莫干眼芒一寒,死死地盯着纪空手道:“但是,如果你执迷不悟的话,过了今天,别人就会称它为奈何桥!”

  这句话并无奇特之处,却激起了纪空手心中的狂傲之气,道:“是的,也许是你,也许是我,今天恐怕必有一人要入地狱!”

  莫干哈哈一笑,傲然道:“没有也许,今日要在这里入地狱的,只能是你,因为我已经决定,三招之内,必取你性命!”

  莫干这么说,并不是托大,而是自有他的道理。一来对岸的那位神秘人始终是个无形的威胁;二来纪空手的内力雄浑,倘若不能速战速决,必将制人不成,反受敌制。有了这两点原因,他才敢这样狂妄地自限三招。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