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二章 上古魔星

第十二章 上古魔星

时间:2015/4/22 12:23:51  点击:1221 次
  还是在那阴气盛然的十涧九洞,阴森深窟之底。卓长风遁风进入山洞,那里血色迷雾已化为黑色的魔气,蚩尤的人影还在里面晃荡,却实在多了,蚩尤渐有实体的双手撑住“百夜魔刃”。血色双眼扫视卓长风,如惊电一般。

  卓长风行礼道:“恭喜尊主即将恢复,长风期待己久。”

  蚩尤满意的点头道:“这有你很大的功劳,本尊主会记得的。对了,现在四宗和人界的形势如何?”他此时的声音逐渐雄厚。

  卓长风说道:“无论是神玄两宗还是我圣妖两宗,现在都不敢妄动。人界的纷争依旧,但是有一点连长风都感到意外,曜扬军在近来短短两个月来竟然连胜七战,实力在幅度提升,已经超过小徒姬旦,隐有成为人界第六大势力之势。

  蚩尤“咦”了一声,愕然道:“这两小子这么厉害?本尊主还是小看他们了。”

  卓长风担忧道:“他们现在已经稳定了阵脚,就算其他五大势力此时想对付他们也不容易。而且耀阳这小子才智过人,即使连小徒姬旦都不如他。这样下去,这人界迟早有一日会落入他的手中,请尊主乘早提防。”

  蚩尤哈哈大笑道:“长风,你莫要担心,本尊主任由他们两小子折腾。一切都在本尊主的控制之下,他们现在做的一切都只是替本尊主扫除拦在前面的石头而已!”

  卓长风道:“尊主英明,看来早有妙计在胸,是长风多虑了。不过还有一件事情,长风想问一下尊主的意见。那祝融氏和慕行云该怎么办?”

  “祝融氏和慕行云的底细,本尊主一清二楚,任他们耍手段吧。慕行云是个难得的人才,但这点小把戏在老夫眼中还嫩着呢。”蚩尤哼道,“慕行云以为他釜底抽薪,夺去祝融氏一族就有资格跟本尊主斗,太天真了。你不要去理会他们。”

  卓长风喜道:“原来尊主对此亦有安排,长风这下完全放心了。”

  蚩尤红色目光一闪,沉声问道:“长风,本尊主吩咐你的事情,你已经做好了吗?”

  卓长风禀道:“一切准备就绪,请尊主放心。”

  蚩尤点头道:“这样就好,哼哼,神玄两宗?天庭冥界?迟早都是老夫的囊中之物。”

  “三界之内,无人能与尊主争锋。”卓长风此话说得真诚,丝毫没有一点拍马屁的意思。

  蚩尤微微一笑道:“长风,今日,本尊主介绍一个多年不见、却又见过好几次的老熟人给你认识。”

  “多年不见、却又见过好几次的老熟人?”卓长风大讶,连尊主都说的老熟人会是何人?为何是多年不见、却又见过好几次?

  蚩尤轻喝道:“出来吧,你们都是同甘共苦的老朋友了,相信不需要本尊主介绍了。”

  “是。”随着一声喝响,一个全身漆黑的老者突然现身,站在卓长风面前。

  卓长风惊道:“你?”

  来人笑道:“就是我,长风别来无恙吧?”看他一片漆黑看不到脸容,赫然就是魔门高手通天教主。

  普天之下,恐怕无人能想到竟连神秘莫测的通天教主亦是蚩尤的属下,无论是通天教主还是卓长风都有惊人修为和不小势力,论修为不再隐瞒实力的卓长风可能略胜一筹,但是论起手下势力来,通天教主又在卓长风之上,这两人合力,若不算上蚩尤,连实力最强劲的九离族都要靠边站。

  卓长风和通天教主的确是见过几次,能算得上老熟人,但多年不见是怎么回事?

  通天教主微笑道:“长风,当年我们并望肩作战,你可记得。”说着缓缓撤去脸上的黑气。

  看通天教主的长相,卓长风不由大震,喜道:“原来是铁臂将军,我还以为你已经为神玄两宗那些家伙害了,没想到你竟然能在神玄两宗的眼皮之下发展势力。”

  通天教主沉声道:“当年我是的确受到神玄两宗围截,差点就被杀得灵元俱灭,不过最后我还是凭着一个口气逃出来了。但当时实在是受创过重,我潜居了数百年才得以恢复一身修为。出世后,我记得尊主之言,隐形匿名创出一个通天教来。当我知道魔星重现,我就知道尊主亦即将重出升天。尊主一切都安排好了。”

  卓长风衷心敬佩道:“果然一切都在尊主的掌握之中。”

  蚩尤问道:“当然,无论是深藏不露的陆压还是自以为是的慕行云甚或是那狡猾奸诈的闻仲,他们背地里究竟在搞什么鬼,本尊主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只是时机未到,随他们去吧。”

  卓长风和通天教主齐声道:“尊主圣明。”

  蚩尤挥手道:“你们下去吧。”

  “是。”两人应声领命,自是领命回去。

  等卓长风和通天教主走了,蚩尤又是一挥手,他后面出现了还是被缚在墙壁上的苦鳖婆婆,只是苦鳖婆婆的面前多了一卷玉简浮动着,正是三界闻名的奇宝《上古魔典》。

  蚩尤问道:“苦鳖,怎么样,已经半年多了,你将《上古魔典》译出没?”

  “成了。”苦鳖声音嘶哑,显然这几日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蚩尤道:“你将魔星的内容说出来!”

  苦鳖婆婆看了看蚩尤显得有些犹豫,蚩尤叱道:“还不快说来。”

  苦鳖婆婆叹了口气,缓缓道:“《魔典》上说,九星蚀月,魔星始出,三界异变,六道无常。”

  “什么?”蚩尤大震,以他对耀阳和倚弦的注意,如何不知九星蚀月真是耀阳和倚弦吸取归元魔璧之时,难道他们真的就是魔星?

  苦鳖婆婆谓然道:“《魔典》中说了的事情,定然不会有假,三界六道的大难将至。”

  蚩尤厉喝道:“我蚩尤就要逆天改命,什么魔星,全部都在老夫的控制之下。我蚩尤就不相信三界之中有什么可以逃出老夫的手掌心。”

  到了龙宫,耀阳和倚弦隐身去找紫菱,施法进了龙宫,刚摸索一会,便见有个房间两个虾兵狼狈跑出,还满脸淤青,不由大是好奇,稍微呆了一下。

  其中一个虾兵摸摸脸上的淤青,咬牙道:“好痛啊……”

  另外一个虾兵嘘声道:“小声点,别让公主听到了。”

  喊痛的虾兵郁闷道:“公主怎么这么会发火?”

  嘘声的虾兵拍拍他的肩膀,叹道:“老弟,你刚进龙宫办事不久,自然不知道。我在龙宫几年了,三太子闯出大祸的时候我就在了。那个时候公主就娇蛮得很,龙宫上下没有一个不怕她的,就算是骄横的三太子也不敢轻惹他。何况这半年来她的心情很不好。”

  新虾兵问道:“她一个公主,金枝玉叶的,怎么会心情不好?”

  老虾兵道:“听说公主要出去找个人……对……好像叫什么倚弦的,听说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不过龙王似乎对那人没什么好印象,不准她这么做,还让人将她好好看管起来。你说她一个公主被禁足,心情能好起来吗?唉,苦就苦我们这些当兵的了。”

  耀阳和倚弦一听就知道前面那个房间应该就是紫菱的房间了。

  新老两个虾兵唉声叹气的离开,耀阳和倚弦便摸进了那个房间,站在门口守着的两个虾兵毫没发觉。进了房,却见紫菱正拿起琉璃瓶就丢,俏脸上满是怒气。另有两个伺婢蚌女呆在一边,不敢阻止。

  倚弦悄悄传声给紫菱:“紫菱”我是倚弦,你叫她们走。”

  紫菱一听是倚弦的声音,不由脸上大喜,转而又忍住喜色,哼声道:“你们两个出去。”

  两个伺婢神色悔忸怩,一人道:“公主,是王爷要我们伺候公主的,我们不敢擅离。”

  紫菱大怒道:“本公主让你们出去,你们竟敢违抗本公主之命?是不是连本公主想安静一下都不信?”

  两个伺婢吓得跪了下来,连声道:“奴婢不敢。”

  紫菱喝道:“那还不退下?本公主在房间里还能跑到哪里去不成?”

  两伺婢迟疑一下,便应声退出了房间。

  等伺婢出了房间,耀阳和倚弦才现身出来。紫菱喜道:“倚大哥……”眼中晶盈闪烁,似有泪下之色,如不是因为有耀阳在旁,可能马上便扑了过来,现在只是急窜到倚弦跟前仔仔细细的将他看了个清楚。

  倚弦这次倒也不是很尴尬,只是轻声道::紫菱,近来过得还可以吧?”

  紫菱点点头道:“还好,你呢?”

  倚弦微笑道:“过得挺好。”

  耀阳嘿然道:“紫菱公主啊,你似乎太厚此薄彼了吧?我这么大一个人在这里,你连眼角都不瞥我一眼。”

  菱俏脸一红,嗔道:“耀大哥你瞎说什么?”

  耀阳哈哈一笑,突然惊讶的问道:“紫菱,那雷阵子去哪里了?它应该是跟你在一起的吧?”

  紫菱无奈的回头看看内房,哼道:“这个懒惰的家伙,整天就知道睡觉,现在就占了我的床睡着呢。”

  正说着,一条紫影从紫菱的房间内窜了出来,挤开紫菱,就扑到倚弦的怀中,就是紫龙神兽雷阵子,这小家伙看来活得挺好,现在是整整大了一倍。

  紫菱大恼,伸手就给它一个爆栗,斥道:“死雷阵子,臭雷阵子,枉我平日对你这么好,怎么从来不见你这么关心我的?”

  耀阳也拧拧雷阵子的鼻子道:“对啊,忘恩负义的雷阵子,你这个名字还是我替你取的,你怎么也学紫菱公主一样厚此薄彼?”

  雷阵子不满的挪开头,鼻孔中哼出声音来,显然是表示对耀阳的不屑,又讨好的看看紫菱。

  耀阳摇头道:“真是,雷阵子,本来想找点菱煌玉给你的,现在……唉……”

  雷阵子一听,眼睛一亮,忙示好的向伸伸前爪抓抓耀阳的衣服,两眼汪汪的做出可怜像。

  耀阳笑骂道:“贪吃的小家伙。”

  三人坐下,笑着聊了一会,耀阳便问道:“紫菱公主,倚弦交给你的那些东西还在吗?”

  紫菱道:“当然在,倚大哥的东西我怎么会弄丢呢?就在我的房间内,我去拿来。”

  很快紫菱便将倚弦交给她保管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放在桌上。

  倚弦拿了乾元绫细细看了一遍,但始终年不出什么名堂来,只是乾元绫银纱微波,的确不是凡物。

  耀阳却拿了“异水元珠”一看,啧啧称奇道:“这个珠子很不错啊,看来是个三界少有的宝物”

  倚弦随口道:“这个是神宗十大名器之一的‘异水元珠’,你说是不是好东西啊?”

  “异水元珠?”连紫菱也为之一惊,眉目间似有所思。

  耀阳奇道:“你拿这珠子这么多年,难道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正在此时,倚弦突然神色一动,沉声道:“有高手来了。”

  “的确。”倚弦刚说完,耀阳也感觉到了。

  紫菱忙道:“你们进我内房。”

  两兄弟有些尴尬,倚弦迟疑道:“这样不好吧?我们隐身就行了。”

  紫菱道:“别不好意思,雷阵子这家伙也是天天躲在我房中,有什么不好意思,隐身术一不小心容易泄漏元能,不是很安全。”

  两兄弟对视一眼,便依了她的话。

  两人立即收拾东西进了紫菱的内房。

  “波王侯。”此时,外面就传来了虾兵蚌女的尊称声。

  在内房的耀阳和倚弦同时一怔,立即想起来这波王侯不正是四海龙王之弟敖扃吗?他们当初以灵体之态还见过他几面。耀阳和倚弦立即小心敛起气息,敖扃的修为不是常人可比,他们一不小心就可能被他发觉,还是小心为妙。不过他们还是有办法看到外房的情况。

  那敖扃问了公主睡没,蚌女回答说没。敖扃便大笑道:“紫菱,为叔的来看你了。”说着敖扃便大步踏入房间。

  波王侯敖扃还是那样的挺拔轩昂,气势非凡,进来看到紫菱坐在桌旁似乎还堵着气,便笑道:“紫菱,怎么还生气呢?”

  紫菱哼道:“我才没这个心情生气呢。”

  敖扃讶道:“那你是为什么?”

  紫菱叹了口气道:“我是担心爹这样子不行,他……”

  “大哥……”敖扃微微皱眉,转而又笑道,“没事,大哥只是一时糊涂,他会想明白其中关节的。”

  紫菱黯然道:“希望是这样。”

  耀阳和倚弦对视一眼,都清楚敖扃的话是言不由衷,看来龙族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能让敖扃也解决不了。

  敖扃轻敲紫菱的额头,道:“丫头,你别想这么多了,这次我替你带来一些好东西。”

  紫菱好奇道:“什么东西?”

  敖扃笑着拿聘个盒子递送给紫菱,紫菱打开盒子不由轻呼道:“幻颜珠?”

  敖扃道:“喜欢吗?十二颗应该够用些时间。”

  “喜欢。”紫菱笑得很甜,但转眼又有些伤感的道:“当初灵姐姐也是给我十二颗,可惜现在灵姐姐……”

  敖扃劝道:“都过去这么多年,而且珠灵最后能跟心爱的人共聚也算得偿所愿,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紫菱点头称是,但还是有些哀愁。

  其实敖扃再聪明也懂不了紫菱的心思,与其说紫菱为珠灵哀伤还不如说她羡慕紫菱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好了,紫菱,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不要再生气。”敖扃站了起来。

  紫菱点头道:“七叔慢走。”

  等敖扃出去一段时间后,耀阳和倚弦才轻轻出来。

  坐下后,倚弦便问道:“紫菱,龙宫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担心。”

  “的确,我们龙宫出来很多事情。”一脸哀愁的紫菱突然恳切的对倚弦道,“倚大哥,我希望你能帮帮我们龙族,我不希望我爹一念之差毁了我们整个龙族。”

  倚弦忙道:“紫菱,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我们一定会帮你到底的。”

  耀阳也道:“对,我曜扬大将军说的话绝对可以保证。”

  紫菱因为耀阳的话而嘻嘻一笑,以肃然神色,说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我龙族可能重归妖宗!”

  “什么?”耀阳和倚弦手上拿着东西,听到此话经不住惊吓,手上的东西全部“啪”的掉在地上了,张大嘴一时哑口无言,两人脑中难以转过思绪来。


 

 
分享到:
蝴蝶4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6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1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4
诸葛亮十名接班人的人生结局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6
山楂
中国古人为何把房事称为“云雨”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