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一章 伏击攻略

第十一章 伏击攻略

时间:2015/4/20 21:02:58  点击:1236 次
  据小千和小风得出的消息,由于粮草方面跟牧场接近的苓城都能提供,淮夷联军只需携带行军所需的简单粮草就够,所以轻轻松松就能日行百里,行动迅速,不过两天的时间,联军就已经逼近牧场范围。

  而这两天内,耀阳在倚弦等人的帮助下也已经做好了迎战准备。战争最忌作战计划泄露,甚是小心的耀阳明确的表示要跟敌军打一场伏击战,却没有透露具体的作战计划,只是秦骊如、莫凌风等一干完全可以信任的将领知道耀阳的计划。

  虽然不知道耀阳的具体计划,但是曜阳军将士上下却无不是信心暴涨,显然大部分都认为只要有战无不胜的耀阳在,那敌军再强也不足惧,这也有一点好处,盲目的信心至少使一干兵士以不平常的士气弥补了战力上的不足。虽然这种士气对于曜阳军长期发展隐有不良影响,但是短期内却可以好好利用,现在正好以此来跟淮夷军背水一战。

  根据两日来的仔细考虑,耀阳终于确定了伏击敌军的地点,那就是淮夷联军前往牧场所必经之地——无风岭。

  牧场大军略作整合,便连夜启程,很快就到了无风岭地界。

  无风岭有如其名,远远从高处看去,可以见到那里的丘陵相对甚是平缓,最高坡不过六七十丈,最低的甚至只有十丈左右,远远看来便像是没有什么风浪的水面。而与之相对的是无风岭周围高峻的山脉,那些地方虽然都是伏击的好地方,但是非常不利于战车前进,而且战略目标过于明显,容易招人猜疑,显然不是伏击的最佳地点。

  耀阳偏偏就决定在这无险可守的无风岭上伏击毛洵。

  “毛洵勇猛悍战,颇有智谋,生性果断少疑,一见战机就能当机立断。算是淮夷之中少见的名将,又爱惜兵士,甚得军心。”耀阳得到的就是关于毛洵这看起来没有一点用处的资料。

  夜风冷清,耀阳听小千和小风回报敌军就在三十里外扎营,防备极为严密,全营警惕,勇猛的毛洵显然也不至于大意,不会给曜阳军任何可以偷袭的空隙。

  耀阳沉吟片刻,问道:“那根据你们所知,毛洵率领的联军是不是已经知道我军已经至此伏击?”

  “那是当然的!”小风抢先道,“我军离敌军不过三十里,他们虽然不知道我军的详细情况,但是按照这么近的距离推断,他们绝对不可能不知道我军就在这里。”

  小千也道:“不错,毛洵那家伙不是笨蛋,自然知道我们大军的到来。只是因为怕夜里被我们埋伏所以才不敢轻进。徒儿推测,恐怕明天日里他们就会主动出击了!”

  “这就对了!”耀阳何尝不知这点,只是想看看两个徒弟的反应而已,此时满意的点点头,道,“现在能进行我们的大计了!”

  耀阳沉思片刻,嘱咐了半天让两兄弟好好准备一下,然后立即拉了倚弦鬼鬼祟祟的去布置一切了。

  无风岭的清晨寒风袭人,此次才是刚一开春,冬末的冷冽还未完全消退。

  临晨之时,这一带便开始起了薄雾,到了东方破晓时,便已见一片茫然薄雾。不过幸好并不很浓厚,只是远近之境略有模糊,视线不是很清楚。

  很早便得知淮夷联合大军已经开动,耀阳抚掌大笑道:“这就好!”

  于是首先留下一批人做点表面工作,耀阳立即命令大军潜行而进,趁着迷雾大军前进十里,在小千与小风两个绝佳探子的帮助下,曜扬军在临近淮夷苓城联军前行的路上埋伏下来,欲杀毛洵一个措手不及。

  在这迷雾中伏兵,敌我双方的处境都一样,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总会让人感觉到一片茫然的不安,曜阳军很少遇到此等情景,多半兵士自有些惶惶不安的神情。一群人埋伏在两边等待着联军入套,但也有一部分人心存其他想法。

  毛洵此时高踞战车之上,身旁的伯邑考满腹心事。

  他们早就知道耀阳的布置,立即派出能人查探,从上空看去,伯邑考手下的几个法道好手,将周围的一切都尽收入眼中,这一片迷雾并不能为难这些法道高手,只有些麻烦的手续,不过曜阳军的一切布置都被查看得一清二楚。

  曜阳军的近万兵士全数就在前方八里左右的高坡位置埋伏,那个地方位于这一带的最高处,近十里内也就是那里最适合伏兵。而在原来的营地上还可以见到大批兵士旗帜鲜明的守卫。

  在这一片迷雾中,如果毛洵未能先得消息并让那些法道好手仔细小心查看,定然会以为曜阳军还在原地,如此贸然冲过去,恐怕甚是危险。

  曜阳军一共不过万余兵士,这想必就是他们倾尽全力的实力了。耀阳想得不错,如果依照这样的实力在晨早的迷雾天气中伏击成功,不论是兵力还是士气,的确可以对淮夷联军造成一定的打击。

  毛洵微微一笑,低语道:“毛头小子还算有点能耐,不过,毕竟还是太嫩了,想做本将军的对手还早了点。这次,本将就让你知道一些本将军的厉害。”

  毛洵当即机立断,命令全军谨慎前进。

  不久,就在接近曜阳军埋伏的地点,毛洵心中冷笑几声,轻声对副将叮嘱几声,副将毛勇笑着离开去布置一切。毛洵率军继续前进,伯邑考到了毛洵身边,不无担心的说道:“毛将军,这个耀阳诡计多端,千万要小心一点才是!”伯邑考被耀阳打怕了,总有心惴惴的感觉。

  毛洵沉声道:“你说的不错,那个耀阳的确有点手段。所以才要抓住机会,战机一闪即逝,一旦他们察觉到什么,肯定会就此退走。以后若是让他们退回洪泽城中,我手下的儿郎势必要为攻城而付出惨痛代价。所以现在就是一举击溃他们的最好机会。况且我军兵力占优,打一场有准备的战事根本不惧!”

  伯邑考其实只是害怕担心而已,其余根本想不到什么。他注意到这一带都是沙土石地,根本无任何可燃之物,而且又是雾气缭绕,不怕火燃之物。再说他从前受了教训,也因此防了一手,就算曜阳军真的用火攻,伯邑考自忖也不可能有很大威胁了。

  淮夷联军慢慢前进,看似大批兵马行军,其实在薄雾与法道好手的掩护下,已经有半数的兵马轻装上阵,已经从旁近的山坡摸了上去,无非是想要杀曜阳军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伯邑考所言的确有道理,毛洵仗着兵力优势,真的是太过小看耀阳。对于这一切耀阳其实早就了然于心。

  耀阳一直闭着双目休养生息,很久以来他都没有跟实力相当的法道高手近身相搏,更不要说受伤了,但是他却从未因此停下这等类似五行合一的疗养,因为这样可以让他的思感变得更为敏锐。

  此时,他的身边却不见倚弦和秦骊如等人,因为他们将是这一战胜负的关键。

  身旁的小风一直在凝神细听,良久过后,突然兴奋的说道:“师父,敌军到了,就在两里之外。同时他们想要偷袭我军的人马也到了,应该在半柱香的时间内就能接近我们!”

  “干得好!”耀阳突然睁开双眼,发出炯炯神光,微笑道,“毛洵啊毛洵,你也知道这里是无风岭近一带最高的山坡,但你有没有想过,我真正想伏击的是你所派遣的这批人马。还有一点就是,过于依仗并不是自军所长的法道中人,有时会成了自己的致命伤。小风,你也应该记住这点,知道吗?”

  小风连连点头示意明白。

  毛洵看着前方,浮起笑容道:“看来,差不多是时候了。”

  伯邑考担心之中还有一丝快意,低声道:“耀阳,看你这次怎么逃?”

  毛洵环视四周,突然又皱了皱眉,道:“奇怪,怎么好像那雾气又浓了些。”

  他身边的副将亦道:“不错,属下感觉有些不大对劲。”

  “房隆,你认为我们是不是没有考虑清楚……”毛洵突然惊觉,双眼发出骇人光芒看向前方高处,惊道,“不好。”

  “什么?”房隆还没反应过来,事情已经发生了。

  耀阳突然长身而起,伸手祭出轩辕剑,手腕一转,运足元能厉声喝道:“毛洵、伯邑考,你们上当了。将士们,杀!”猛然斩下,龙吟震天中剑气如狂涛般奔出,金光照彻迷雾,竟还让人感到一丝刺眼。

  这是发动总攻的信号,也是无风岭伏击战的开始。

  庞然剑气正砸在潜行欺近的淮夷军最密集之处,轰然作响,被血肉染红的石块飞溅而起,剑气狂扫起的飞石像是暴雨般落下,将下面纷拥而上的淮夷兵士砸得鬼哭狼嚎。这一击击毙近百的淮夷军,顿时让从未见过耀阳神威的淮夷兵士惊骇莫名。

  接着就是成批的大小石块滚砸而下,曜阳军居高临下不需要箭矢也占尽优势,另一边亦是如此。

  毛洵知道上当,骇然欲做出反应之时,却闻得自己左右两边忽起杀声,滚石飞箭尽数倾下,顿时整个联军一片混乱。箭石如雨倾飞,浓雾中淮夷苓城联军上下都看不清曜阳军究竟从哪里来的,如此突然让淮夷苓城联军根本没来得及做出一点反应。伯邑考手下的五千人本是西岐精兵,非寻常兵士可以相比。可是他们在苓城屈居三年,屡攻牧场不下,早已没了昔日的锐气,又连续两战被耀阳率领的大军以少击多击败,士气大落,而众人更知战无不胜的耀阳手持代表天下新一带英主的轩辕剑,此时又发现中了计,顿时大乱起来。

  先是西岐兵慌乱不堪,立即影响到本来开始军心不稳的淮夷军兵士,天下最容易扩散的就是那种恐慌,何况他们受到伏击还摸不清敌军的位置,甚至根本不知道这批兵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转眼间,整个淮夷苓城联军都开始惊惶不已。

  毛洵也是骇然失色,他根本不知道这左右两边的伏兵是哪里来的,为何己军查探的法道好手根本没看到?而那被发现的埋伏在前方的万余敌军是怎么回事?敌军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兵马?

  毛洵厉喝连声,努力想让全军镇定,但是曜阳军绝对不肯给他机会,乘此绝佳战机,全军冲杀而下,率先赶到的倚弦率领的五千兵士。曜阳军精兵五千仿佛丝毫无视于迷雾的阻扰,准确无比的冲入完全不成阵形的联军之中。

  淮夷苓城联军正是慌乱之际,秦骊如也带兵冲到了,在小千的帮助下,曜阳军完全没有受迷雾所扰,像是一把尖刀堪堪插入联军脆弱的腹部。

  对于淮夷苓城联军而言,曜阳军的将士从看不清的迷雾之中凭空冲出,根本没有让他们有反应和防备的时间。措手不及兼惊惶莫名之下,淮夷苓城联军兵士骇然失措,根本不是士气正旺的曜阳军将士敌手。

  本来想潜近偷袭的淮夷军兵士没想到不知这边受阻,主将也被伏击,顿时军心惶惶,甚至不知是该前进继续攻击还是回去解主将之围。

  领兵偷袭的淮夷军副将见曜阳军已经察觉,他们想攻上去也绝非易事,终于还是以主将为重,撤退援助主将。但他没想到这正合了耀阳之意,就在副将下令撤退,淮夷军开始后退之时,山披上再次滚下一批擂木滚石。

  耀阳毅然喝道:“杀!”

  声如霹雳,再次震得敌军兵士心神慌乱,对此耀阳已经运用熟练,在非常时候如此惊喝,效果非常明显。

  紧接着跟随在石块后面冲杀的——是曜阳军士气涨到顶峰的将士仗戟冲杀而下,一片迷雾中,淮夷军兵士只感满山遍野都是冲杀而下的曜阳军。

  转身撤退的淮夷军兵士顿时慌了手脚,那副将立即知道自己在慌乱之中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没有组织一批人手断后。这时根本来不及转身的淮夷军兵士面对顺坡滚下的山石,他们唯有逃得更快。

  兵败如山倒,淮夷军单兵作战能力虽然极强,但是他们也有很大的缺点,那就是军形不整,配合不足。此时在这种情况下,淮夷军万千兵士显得纷乱不堪,难以整合。

  曜阳军气势如虹,目标明确,联军军心涣散,士气低落,甚至还不知曜阳军来自何处。两相比较,相差何止千万里?两面的战况都对曜阳军甚是有利。

  耀阳乘机再次喝道:“轩辕剑出,天下归心。”

  “轩辕剑出,天下归心。耀阳仁心,降者不杀。”曜阳军将士不失时机的也配合耀阳齐齐大喊,这次改了口号,上次借了轩辕之名,此时正是树立耀阳仁心形象的好时候。喊声震天,随之曜阳军兵士仿佛也平增了些力气,杀敌更是勇猛。而联军却如是心魂俱裂,再无一点斗志。

  率先跪下扔了武器投降的是几个曾经降过一次的苓城兵士,一人投降十人如此,十人已降就有百人效仿,被一下子打蒙了头的联军更是惶惶难安。

  而经过这么些时间,淮夷联军并没听到主将毛洵有什么指识,众人看去却见主将毛洵身边一片混乱,倚弦一个人将让毛洵身遭淮夷精兵铁卫一片混乱,毛洵哪有机会做出什么指挥。

  伯邑考没想到在兵力的绝对优势下,仍被耀阳打得无还手之力,心中惊骇莫名,此时一见不对,哪里还敢抵抗,虚晃一下,竟是先带领残余兵马向后撤退。

  本来联军就已经阵脚大乱,人心思散,现在更是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这一来淮夷苓城联军立即支离破碎。如果说原来还有一些重整军队的希望,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已经完全绝望了。

  淮夷苓城联军溃不成军,再无力抵抗曜阳军的攻击,随着战局变得越来越难以挽回,一批批人开始投降,不只是苓城兵,还有一向悍猛的淮夷兵士。再悍不畏死,也并不代表他们愿意白白送死。

  轩辕剑天下闻名,即使是化外之民也有所知,连淮夷军亦有不少人知道。这无疑是更进一步的催使联军投降。伯邑考没有说耀阳手上有轩辕剑之事,此时毛洵亦是骇然大惊,知道大势已去。

  这个时候耀阳御风而起,纵身跃入人群之中,立于毛洵面前,沉声道:“毛将军,大局已定,你为何还不投降。”

  毛洵横目怒瞪,厉声道:“毛洵深受王上大恩,岂肯投降与你,污辱我一世英名。本将宁死不屈。”

  耀阳手一扬,指了指真正腥风血雨的战场,道:“毛将军既然深受你们淮王重视,为你淮国出力,那么为何要了你一人之声誉,而累得三军将士枉死?将军爱兵如子,为何连这一点也想不通。”

  毛洵浑身一震,一时没有说话。

 

 
分享到:
井底之蛙3
海的女儿
傻瓜汉斯5
道光皇帝补一条裤子怎么花了三千两白银
何谓天堂1
11.传统男人,不堪束缚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5
古代历史上的跨国恋情:明成祖朱棣与“权妃”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