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一章 异度空间

第十一章 异度空间

时间:2015/4/20 18:50:00  点击:1257 次
  在两兄弟的惊疑之中,那道异能真元没有再为归元异能所同化融解,却是顺着他们的体脉巡视了一遍。此时鳖灵圣母对他们体脉可是了解通透,这道异能真元难道也是归元异能?

  耀阳和倚弦惊骇失色,正要出言询问之际,突然感觉到体内异能真元跟鳖灵圣母的那道真元竟起了共振。

  三人同时浑身一震,五官六觉完全被封。但是他们的思感却像是被一股奇特的力量遽然抽离他们的身体,在难以名状的压力下他们的思感仿佛有了一个实体,思感在压力中被任意地挤捏扭曲,又不容他们作主。一瞬间的时间,仅有思感的他们却感觉有如经过千百万年。

  在惊骇之中,压力突消,思感发现已经处于一个莫名的空间。

  接着,他们就看到诡魅无边的景象,开始只有一个广阔无垠的空间,宽广到令人心寒的空间中充满着一种极为奇异的能量,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能量,但是奇怪的是这种能量他们仿佛又感觉略有熟悉,有个应该是很清晰的概念,而仅有思感的他们却难以言表……

  这空间内的能量依照一个玄异的规律缓缓运行,牵动整个空间都在活动,然而他们却仿佛感觉这一切都是静止的,时间在这里并不存在却又在自然运作。

  感觉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发现那看似不变轨迹的能量运行,其实是在逐渐聚集起来,最终聚合达至极限成了蕴含所有能量的一点。经过了一段甚至可称为永恒却又是一转眼的时间,那一点终于猛地爆炸。倾天倒地的爆炸力量竟硬生生将这个空间撕裂,无边的空间一分为二,不断如此反复,二而三,三而四……

  空间被分裂得越来越多,几乎遍布所有方位,骤然所有空间如晶体破灭般碎裂,无数破碎的空间最后又归于空无。

  空间虽然不停分裂和变幻,但是核心始终不曾改变,不断聚集力量,逐渐形成一个封闭的玄体,玄体盈冲虚和的变化导致最后分裂出另一片空间,但是物极必反,核心玄体终于爆裂开来,像是繁星点点般散落在空间四处。

  直到这一刻,耀阳和倚弦终于隐约辨认出这片空间原来就是无极秘境!

  在两人奇异之际,遽然发现爆裂而开的玄体碎片其中有一块竟似拥有远胜其他的力量,以倾天之势竟超越无极秘境的轨迹,最终破出无极秘境。

  两兄弟看得惊讶不已之时,事情已经陡然大变,铺天盖地的阴影猛地盖上玄体碎片,一个充满无限能量的巨大身躯伸出魔掌竟追上玄体碎片的速度,将之牢牢抓住,丝毫不让它有一点脱手而去的机会。

  天地遽惊!

  伸手之人气宇擎天、魔势盖世,山岳般巍峨的身躯顶天立地,傲然而立竟能擎天地,一人之威足以震慑天地三界。

  何等人物?耀阳和倚弦大惊失色,定神循着对方惊人的魔躯望去,哪知对方一双赤焰魔瞳正注视过来,六目对视,兄弟俩的心神顿时如遭雷击,身躯不由自主地狂震起来……

  “啊……”吼声震耳,耀阳、倚弦和鳖灵圣母同时怒吼着恢复六觉,灵识回到肉体,他们还是在这溶洞之中。兄弟俩骇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衫已完全湿透,黄豆般的汗水还在满头满脸地落下。

  鳖灵圣母似乎受了某种强烈的惊吓,浑身战栗不停,本来很有精神双眼充满莫名的恐惧,惶惶难安。

  耀阳和倚弦两人相视,微微点头,都明白鳖灵圣母定然识得此人,耀阳擦擦额头的汗水,便咳了一声道:“圣母似乎认得我们幻觉之中出现的那人,可否见告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鳖灵圣母却仿佛浑然无觉,低着头,嘴里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神态行动极为怪异,半响之后才缓过神来。她抬起头来,耀阳和倚弦顿时大吃一惊,原来本来就枯瘦不堪的鳖灵圣母如同大病一场,骷髅般的苍白面容平添满脸恐惧的铁青色,显得更加憔悴不成人形。

  倚弦惊问道:“圣母你怎么了……没事吧?”

  鳖灵圣母深吸一口气,勉强恢复正常神色,道:“没事,刚才你们说什么?”

  耀阳看看鳖灵圣母,道:“我是问圣母可是认得幻觉中的那人。”

  鳖灵圣母遽然变色,但马上又再度恢复正常神色,长叹一口气,缓慢地道:“他是三界六道之内无人不知,致使神玄魔妖四宗分立,神玄魔妖四宗闻之变色的三界第一人——魔帝刑天!”

  “魔帝刑天?”耀阳和倚弦不由骇然,难怪有如此威势能惊得他们冷汗如流,竟是那魔帝刑天。他们赫然想起,竟没记住刑天的长相,他们只记得刑天那覆盖三界的磅礴气势。

  “没想到他竟然会是刑天。”两兄弟沉思半晌,心有所悟。

  耀阳沉声问鳖灵圣母道:“如果说那人是刑天,那么请问圣母,那落在刑天手中的玄体碎块是否便是后世让三界疯狂的归元魔璧?”

  鳖灵圣母沉沉点头道:“你们猜得不错,那块碎片就是最后被你们得到的归元魔璧。由三界之源无极秘境分裂出来的归元魔璧拥有天地三界六道最神秘的力量,魔帝刑天正是悟通这归元之力而才能跟至高无上的盘古上神对抗。”

  耀阳和倚弦为之咋舌,耀阳道:“这个刑天真是厉害,竟然能夺得这含天地之源能量的归元魔璧,还能从中得到力量,难怪当年三界会被他搅得一片混乱。”

  鳖灵圣母缓声道:“三界六道的平衡在于那由天地能量核心形成的无极秘境,三界六道之事都在无极秘境的包纳之内。故而来自无极秘境的异数归元异能也能同化三界六道的元能真元。除了归元异能,现今天地间还没有其他有此等功用的元能。老身体内这一线归元异能便是当年魔帝所赐,所以老身才能用以炼化万千妖魔输入体内的元能,可惜这一线的归元异能太过薄弱,而且老身经历数次天劫的妖身已经大损,还是要被体内的无数元能反噬。”

  倚弦奇道:“根据圣母所言,那你的徒弟苦鳖婆婆岂非也有归元异能,否则她怎么能吸纳这么多的元能真元维持她的性命?”

  鳖灵圣母摇头道:“老身当年根据归元异能的禀性自创了一套法道秘术,所以苦鳖能够吸纳其他妖魔精元,她不过是经历两次天劫,只是损了一身修为和性命而已,妖身受创尚不是很严重。她的妖身还能不断地消耗吸纳的元能,体内从未同时积蓄四五种的元能,冲突情况极少。不像老身体内数十种元能不能消耗,最终导致冲突反噬,迟早会要了老身的性命。”

  耀阳又好奇地问道:“为何刑天会赐你一线归元异能?”

  鳖灵圣母神色突然一变,冷冷盯了耀阳一眼道:“这是老身的秘密,不关你们的事情。”

  耀阳和倚弦哪想到鳖灵圣母的脸色变得这么快,顿时一滞,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鳖灵圣母枯瘦的脸上显得很是阴冷,异样的眼光一扫两人,冷淡地道:“老身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已经没有什么可问的。做为回报,如果你们兄弟俩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问,但是每人只能问一个问题,如若不然就请回吧。”

  这不是摆明了过河拆桥吗?耀阳心中大骂,刚才还客客气气的,一旦问完就脸色全变了,什么东西。不过,耀阳也不会意气用事,就算不满也没表现出来。

  倚弦对此倒不怎么在意,沉吟半晌,问道:“圣母,易某是有一个问题请教。”

  鳖灵圣母闭目养神:“说!”

  倚弦道:“圣母也知我们身负归元异能,如不解决,事情绝对不可能完结。那圣母可知我们的将来会是如何?”

  鳖灵圣母深深地看了倚弦一眼,闭眼吸气,沉声道:“你们能拥有归元异能,出入无极秘境,本就偏离了应有的轨迹,不再受三界六道控制,最终的结局并不能完全预见。但是有一点,是你们的始终是你们的,不是你们的就算得到了还是会最终失去的。不过不管怎么样,你们的将来肯定会影响三界局势。因为三界六道的平衡,自你们携归元异能进入无极秘境后,就已经将这个平衡打破。老身所知的就是这些,你的问题完结,该他问了。”说着指了指耀阳。

  倚弦听了一愣,低首深思方才圣母所说的似是而非的答案。

  耀阳淡淡地道:“我的问题很简单,圣母可否将如今三界最为神秘的黑衣老者的身份告诉我们?”现在那黑衣老者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威胁。他耀阳绝对不愿受任何一人挟制,如果不能知道黑衣老者的底细,以黑衣老者的通天修为,加上掌握两人之身份,他们兄弟俩想对付他简直是难比登天。

  “黑衣老者?”鳖灵圣母睁开眼睛,神色微讶,道,“老身并未见过此人,恐怕不能给你一个明确答案。”

  耀阳淡笑一声,道:“圣母听我说来,再告诉耀阳答案也不迟,此人是我们在冥界的阴阳劫地见到的,那时……”他将黑衣老者的模样和一言一行一一道出,曾跟这黑衣老者作战的倚弦也有补漏。

  鳖灵圣母听到这里,双眼精光一闪,神色再次大变,喃喃道:“难道是他?不会吧……神玄两宗竟没有杀他……应该不是他……”

  耀阳眼中神光迥然直逼鳖灵圣母,沉声问道:“此人究竟是谁?圣母不妨直白见告。”

  鳖灵圣母抬头看向耀阳,道:“虽然你说得清楚,但是老身始终未曾见过此人,不能妄下定论。不过老身可以告诉一件事情,此人不管是谁,都不是你们所能惹得起的。”

  耀阳毅然道:“圣母此言差矣,若我们的身份泄漏,连神玄两宗也不会放过我们。三界之中还没有我们兄弟惹不起的人物,不管这人有多厉害,圣母尽请将实情道来。”

  鳖灵圣母扯起一丝不知是嘲讽还是自嘲的笑容,摇头道:“若有人是连老身也连惹不起的人物,那三界之中没有一人能惹得起他。本来这千百年来,老身已无可畏惧,但你所问的那个人却刚好是老身所不敢惹的,没想到这样的人物会再次出现在三界,你们自己想清楚。话已至此,不必多言,你们请回吧。”

  耀阳和倚弦骇然相视,鳖灵圣母说得如此严重,容不得他们不信。如果那个黑衣老者真有鳖灵圣母所说这么危险,那他们该如何对付此人。

  耀阳突然冷声道:“老子不管他是谁,只要敢对我耀阳不利,天王老子,我耀某人也要将他拉下马来。”

  鳖灵圣母叹了口气,再次闭上双眼,不再说话。

  铜门结界为兄弟俩缓缓而开,显然鳖灵圣母是要送客。

  耀阳和倚弦客气的揖礼道:“多谢圣母赐教,告辞!”

  耀阳与倚弦正要出门而去,倚弦却蓦然回头,道:“不管是否遵从圣母的训示,倚弦只想再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鳖灵圣母睁开双目,黯然无光,叹息一声,却不言语。

  倚弦知道这是一种默认,便将心中一直来的疑问说出来,道:“为什么一个活着的人跟死去的人可以完全相像,就如同一个人一般!”

  耀阳清楚倚弦所问的是关于素柔与素儿的事情。

  鳖灵圣母缓缓道:“死去的人若是灵元俱灭,则化生为天地微尘,永不得超生!当然若是死去之人心存极强的心念,又或是曾经修持过精神异力的法道秘术,则可以偷生一念于三界六道之外,一旦碰触到极强的精神异力,便会融归一体,被另一位法道修持者所吸纳,虽然从前记忆已经不再,但是潜移默化的确可以令到生者愈来愈跟死者相同,尤其是当死者从前的友人或亲人见到生者,自然而然会被其精神异力所影响,生出觉得完全想似的感念!”

  倚弦心中黯然,道:“圣母的意思是说,死者已矣!”

  圣母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天地有情,世事难料。凡事存乎一心,在乎各自面对的态度罢了!”

  倚弦心中明悟,揖身一礼,便与耀阳出门而去。

  鳖灵圣母一声不吭,闭着眼睛,对两兄弟的离去仿佛完全不在意。

  不久,苦鳖婆婆进来问道:“他们已经离去,师尊不知还有什么吩咐。”

  鳖灵圣母还是没有睁开双眼,只是道:“没事了,苦鳖。为师要好好休息一下,你走吧,记住小心点就行。”

  “是的,师尊,弟子告辞。”苦鳖婆婆恭敬地离开。

  铜门结界再次关上,鳖灵圣母却猛然睁开双眼,眼中骇然幽光黑暗,冷汗再次汩汩沁出,她的脑海中始终浮现出方才最可怖的预感,那种感觉比在此承受这无边痛楚还可怕。

  遽然,不知哪来的魔能迎面袭来,在她的惊骇莫名中,那让耀阳、倚弦兄弟俩感到无限威胁的黑衣老者凭空出现在她的眼前。

  鳖灵圣母骇然大惊,从刚才耀阳所言,她已经知道此人是谁,哪敢有半点不敬,恭敬地道:“鳖灵见过尊主,请尊主恕鳖灵困身于此不能行礼。”

  黑衣老者看着被缚在冰眼上的鳖灵圣母摇头道:“可怜,当年的三界第一灵媒鳖灵圣母的晚景竟是如此凄凉,真是可悲可叹。”

  鳖灵圣母不敢对黑衣老者的嘲讽有什么意见,低头闷声不吭。

  黑衣老者盯着鳖灵圣母,神色逐渐阴冷下来,突然质问道:“当年听闻你受天劫而死,怎么现在还活着?为何要如此作假,想躲开谁?嘿嘿……若非你找了耀阳和倚弦这两个小子,连本尊主也无法知道你竟然还会活在这里。”

  鳖灵圣母辩解道:“鳖灵实是因为泄漏天机太多,遭此惩罚,所以才借此脱身。但是尊主也见鳖灵这个把老骨头还是逃不了这上天的惩戒,搞到现在这副模样,实是罪有应得!”

  黑衣老者嘿嘿冷笑道:“是吗?这是你活该。哈哈……你鳖灵圣母虽是三界第一灵媒,但也绝对想不到本尊主居然还活着吧?”

  鳖灵圣母道:“尊主非常人物,自非鳖灵所能推算出。”

  黑衣老者突然喝道:“本尊主也不跟你废话,这次,本尊主想要知道的是关于上古魔典的秘密,想你这三界第一灵媒断不会不知吧?”

  鳖灵圣母虽有准备,但闻言还是一惊,沉声答道:“鳖灵知道这魔典是藏在刑天族地之中,但是想进刑天族地却绝非容易。所以……”

  黑衣老者眼光如电逼射鳖灵圣母,哼道:“这魔典算得了什么,本尊主丝毫不稀罕。本尊主只想知道三界六道由来已久的魔星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魔星?”鳖灵圣母眼中突然间露出极度惊怖的神情,竟是结结巴巴地道,“这……这个魔星……鳖灵也不知道。”

  黑衣老者哪会相信,看鳖灵圣母那副模样更是大疑,蓦地大喝道:“你会不知道魔星?死老太婆,你骗谁?”

  鳖灵圣母神色异常,惶然道:“我真的不知魔星是为何物,真的不知道……”

  黑衣老者勃然大怒,甩手魔能狂涌而出,隔空打了鳖灵圣母一巴掌,厉喝道:“老东西,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啊?竟敢欺瞒本尊主,是不是想尝尝本尊主的手段?究竟那该死的魔星是什么?”

  鳖灵圣母的神色变得更是怪异,看着黑衣老者的眼神也由恐惧惶然逐渐变成疯狂憎怒和嘲讽,却像是疯了一般,蓦地仰天大笑起来。

  黑衣老者被她如此轻视,更是怒不可遏,挥手又是一掌将鳖灵圣母打得吐血,他厉声道:“该死的老东西,本尊主问你话,你敢不答?”

  鳖灵圣母的狂笑声被这一掌打得截然而止,鳖灵圣母的神情却像是着魔了一般,阴沉而讽刺的双眼盯着黑衣老者,咬牙切齿地道:“你这条老狗是自作自受,活该你一番辛苦尽付东流,以前是这样,以后也一定是同样结局。老身虽死又能如何,你这匹夫也同样会不得好死,最后更将死无葬身之地,哈哈……”

  黑衣老者怒极,额头青筋暴起,连连点头道:“好,很好,有胆气。没想到现在连你这老东西也敢辱骂本尊主?哼……”

  鳖灵圣母却仿佛已超脱于恐惧之外,完全不将黑衣老者的狂怒放在心上,只是冷笑着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什么魔星,什么颠覆三界六道,全都是假的,本来就是用来骗神玄魔妖四宗像你这样的白痴而已。”

 

 
分享到:
欧洲发现的人祭古庙遗址
吕太后的丑行
毛泽东勤学故事1
青蛙王子3
娶妻当得阴丽华
中国历史上“色”服两代君王的最强势女人
让宋太宗胆寒的一个契丹寡妇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