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二章 乐得逍遥

第十二章 乐得逍遥

时间:2015/4/20 13:39:32  点击:1569 次
  看着姜子牙回身离去,耀阳叹道:“姜先生始终是玄宗弟子,虽是非常人物,但最终还是身不由己!”

  倚弦道:“各人都有各人的想法,谁都不能勉强别人。三界四宗的观念已定下数以万千年,哪有这么容易就能改变的?”

  “这倒也是!”耀阳自然不会为此而想不开,接受着沿途所有兵士的恭敬行礼与敬慕目光,他渐渐离开西岐的内城宫廷。

  甩了甩头,耀阳的猿臂搭上倚弦的肩头,似是无比轻松的长长舒出一口气,道:“终于要离开西岐了!”

  倚弦笑道:“怎么了,不舍得么?”

  耀阳嗤了一声,道:“他姥姥的,什么叫做不舍得!不如我们兄弟俩就此较量一番遁术,如何?”

  倚弦哪肯示弱,道:“说吧,比试什么?”

  耀阳指了指远远见到的东城门,笑道:“从这里到东城门,看看我们兄弟俩谁先出城,输了的负责扛行李,怎么样?”

  其实所谓的行李不过就是方才姬发赏赐的一袋金铢罢了。

  “好啊!谁怕谁……”倚弦话音一落,身形已经遁空而起,惹得耀阳一通乱骂,从来都是他投机取巧,难得今日居然被倚弦占先,不过好在他也不慢,遁空而起的速度更是深得遁术之精奥,比起倚弦流水行云的身形丝毫也不逊色。

  兄弟俩的速度何其快速,转眼间依然到了城门口,旁尽守卫的兵士只觉眼前一阵怪风拂面,浑然不觉他们兄弟俩已经出了西岐城。

  出了西岐城,兄弟俩仍然不停的遁行了半响,这才停了下来,躺在一处山坡上,静静凝望远处的西岐城,兄弟俩都想起当年在朝歌城外遥想西岐的情景,禁不住会心一笑。

  耀阳感叹道:“其实,朝歌也好,西岐也罢,不过只是地域的变化不同而已,就算究其环境有所不同,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还是一样的!以前一直认为,西岐应该就是真正的乐土家园,现在看来也非是那么回事!”

  倚弦点头道:“是啊,就算当年在朝歌做下奴,我们还有象王奕大哥这样肝胆相照的朋友,反而越是接触越多的世道天道,便越会觉得孤寂,有时候我也在想,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乐土呢?”

  耀阳猛地翻身起来,双目精芒尽射,道:“小倚,我们一直去找,还不如我们去建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乐土家园,你看怎么样?”

  倚弦懒洋洋在坡上打个翻身,笑着点头道:“虽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但总也值得去做的!”

  耀阳像是有了新发现一般,呆坐在那里开始构想心目中乐土的模样,随手将整袋金铢抛给倚弦,道:“你先拿着,让我仔细想想看!”

  倚弦一把接住,道:“你小子少用这一招逃脱罪责,方才明明是你后出城门,这一袋行李理应由你来拿,接住——”说完又将金铢仍了回去。

  耀阳哪肯再接,兄弟俩当下将金铢玩耍般抛来抛去折腾起来,倒也浑然忘了方才那些烦心的想法。

  正当兄弟俩乐此不疲之际,突然听到前面传来喧哗之声,其中尚有较为耳熟的叫喊声音,两人大讶,回首望去,只见山坡另一面走来三道身影,耀阳和倚弦都认识,正是小仙、小千和小风他们。

  “徒弟?小仙?”耀阳喊了一声,赶了过去,倚弦也随后跟上。

  “耀大哥!”、“师父!”小仙、小千与小风三人大喜喊道。

  五人重逢,小千与小风更是有模有样的倾诉了一番离别之苦,并将自己说得如何如何刻苦修习法道,兄弟俩再又仔细一看,小千与小风的身形骨架比之从前已经长高了不少,而且因为法道修为的提升,已经可以完全将本体的妖形完全遮掩起来,看起来更像是两名普通少年。惹得耀阳与倚弦大感高兴,仿佛见到了当年苦修《玄法要诀》的自己一般。

  不久之后,两兄弟带着小仙、小千与小风三人离开了西岐城不过十里,虽然他们其实还是在西岐势力的中心地带,但耀阳仍感觉到一片轻松。

  眼前的管道平坦得很,舷伦笥医允乔嗌铰趟⒗短彀自啤R艨醋耪馄斓兀凶糯游从泄母写ィ衷诘乃丫耆杂桑牙肓宋麽热嘶蛭锏氖俊U馐且恢趾芷嫣氐母芯酰粑抛杂傻目掌僖膊皇苋魏问掠胛锏脑际?

  虽然路过郡镇的时候,耀阳替每人都买了一匹骏马,但是大家都没有骑马,尽在享受一下走路的闲逸。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耀阳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道。

  小风问道:“师父,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耀阳哈哈一笑,道:“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

  小仙一双秀眸紧紧注视此时神采飞扬的耀阳,应声道:“耀大哥去哪里,我们就跟着去哪里!”

  耀阳回望楚楚动人的小仙,心中怎会不知小妮子的一番情义,再又看了看小千与小风,无奈的摇头一笑,行步上前一肩撞在倚弦肩上,道:“小倚,你说是也不是?”

  “是!”倚弦回身会心一笑,他们兄弟俩已经不是当年四处逃荒的患难兄弟,也没有当初四处为奴的悲惨境地,更不是往日东躲西藏的魔星,天下之大的确何处皆可去。

  倚弦对小仙三人道:“我们现在去的是吴侯属地。”

  “吴侯属地?”小千惊讶道,“那里很远啊,我们去干什么?”

  “过年,拜祭!”耀阳说完,又对倚弦道,“拜祭完花子爷爷,我们去一下蜀山剑宗,看看我的妲己和人儿,你也顺便见见旧情人嘛。”

  “师叔的旧情人?”小风和小千同时讶问道。

  倚弦闻言为之气结道:“什么旧情人,别听你师父在那里胡说。”

  耀阳笑道:“再怎么说,幽云仙子跟你也算情投意合,又是跟你早就认识了,那若还不是你的旧情人,是什么人?”

  倚弦笑骂道:“去你的,幽云跟我只是朋友一场,而且你小子也认识她。”

  耀阳大笑连声,调侃道:“我的确认识幽云仙子,不过认识归认识,感情可不一样,怎么能跟你与她的感情相比哩,你就别否认了!”

  倚弦没好气的摇头道:“你别胡说,去什么蜀山,况且你对神玄两宗又没什么好感,我们又何必特意去蜀山剑宗呢?再说,你家人儿是冥界的小公主,在剑宗自是不会吃什么亏的,相对来说,我们更没有必要去那里!”

  耀阳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对,我的确很讨厌神玄两宗的人,当然,这并不包括幽云仙子,小倚你可以放心,所以千万不要为了我这个兄弟,而放弃了眼前的大好姻缘!”

  倚弦无奈道:“你这家伙,是不是存心玩我?”

  “玩你又怎样?”耀阳哈哈一笑,早已闪身躲过倚弦一肘。

  两人绕着小千、小风与小仙三人打闹了一阵,倚弦问道:“既然这样,你为何不先接了两位嫂子来一起走?”

  “现在三界并不安定,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化,我俩的目标太过明显,未必能保住人儿和妲己,她们还是留在蜀山剑宗是最安全。”耀阳的考虑还是比较周详。

  倚弦点头道:“这倒也是!”

  小千问道:“我们一路上听闻师父和师叔大展雄风,克敌制胜。一时名声无二,师父、师叔,你们说说当时保住西岐,取得轩辕剑的情况吧,让弟子们也见识见识你们的神威。”

  耀阳哑然失笑道:“你这家伙就会拍马屁,哪有你说得这么神?”

  小千与小风定是要听,耀阳自是不会拒绝,当即五人边走边讲,说起来自是神采飞扬,耀阳的自信和气势让小千和小风钦佩不已,小仙则更被耀阳谈吐间的飒爽风姿所迷。

  几人就这样一路向吴侯属地而去,耀阳起初说得并无夸张,但小仙三人仍是听得惊呼连连,为耀阳和倚弦的经历所感慨。倚弦生性并不张扬,听耀阳后来添油加醋的述说,免不了摇头轻笑,自然惹来小千与小风的连串追问,最后又不得已只能为耀阳圆谎,搞得小千和小风自然是更加佩服两人,而小仙的一颗芳心已经完全扑在耀阳身上。

  耀阳和倚弦一边说着他们的故事,一边从西往南而去,纵马前进。经过西岐、南域周边诸侯镇,几人一路放马且走且游,顺便看看风土民情、赏奇景名胜,兴趣甚高,两兄弟发现自己从未有这么轻松休闲过。

  当然,他们不会一路都平安无事,当时世道甚乱,常有不平之事,他们只要看不惯的事情就会横加插手,对付一般的毛贼鼠辈自然没什么问题。直至有一次,耀阳和倚弦领着小千、小风与小仙三人联手剿灭上百作恶多端的山贼,让他们在民间的名声大噪,而他们所表现出来的超人法道修为,更被民众称为“冰火大神”,恭颂为神明一般。

  由于倚弦对《圣元本草经》的熟悉,耀阳闲空之时也和小仙三人一起学了点皮毛,只要几人遇到病者,完全是免费救治,加上法道修为的辅助,几人的医术提升得很快。倚弦更几乎成了神医,疾病、瘟疫和疗伤无不精通。

  兄弟俩和小仙三人也可算行侠仗义、济世为怀,由于他们治病从不收费,到出了西岐领地后,他们已有“仁义五侠”之称,这个称号直到他们将出南域的时候才知道。

  小仙、小千与小风三人听到后甭提有多兴奋,耀阳和倚弦自不会在意,只是耀阳多少有些埋怨道:“怎么取了这么难听的称号,还不如我的‘火舞耀阳’哩。”引来众人一阵大笑。

  当然,由于传谣毕竟跟事实有较大差距,所以谁也不知所谓的“冰火大神”和“仁义五侠”都是他们一行五人。

  小千和小风的资质还算不错,在法道修为上逐渐有了不小的成绩,耀阳与倚弦都看得出假以时日定然有所成就。耀阳严令两人不能将千里眼和顺风耳的天赋丢弃,必须勤加练习,毕竟这两大异能在任何时候都很有用处。

  想到能扬名立万,这无疑令小千和小风高兴非常,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耀阳和倚弦这样在三界名声在外,小千和小风也想有出头之日,现在能有如此成就,他们由此也更加感激耀阳和倚弦,当然他们也从未放弃对小仙的爱恋,总在小仙面前努力表现自己,在这方面他们绝对不肯相让给作师父的耀阳。

  耀阳对此一笑置之,他就是喜欢性格爽直又不乏小聪明的小千和小风。

  西岐与南域边镇,至吴侯属地之间有一个极大的湖泊,名为大洪湖。

  大洪湖有千百亩之大,水草丰盛,湖周围有上百里平原草地,是南方少见的大面积肥沃草原,最善养马,而名震天下的三大牧场之一——“大洪牧场”就在此围湖而建,这里也是唯一供应南方战马的大型牧场。

  由于南方马匹相对矮小,论起马匹剽悍耐力,“大洪牧场”培养出来的马匹自比不上北方两大牧场——“雁赤牧场”与“云山牧场”,但南方战马的灵巧亦非北马可比,短距离的爆发力并不比北马差,而且南方气候寒暖适度、草料肥沃,战马更加容易生存,所以“大洪牧场”的战马产量远比其他两大牧场多。

  在战车驰骋的这个时代,马匹的重要性自是不言而喻。要知道铸造一辆战车只要有工匠有材料就行,但是拖车的战马却易死难有,而天下的战马几乎就是全部出自三大牧场。“大洪牧场”就凭这些战马生意,祖祖辈辈长年割据一方,各大侯镇的势力虽然强,却也不敢得罪他们。

  原本“大洪牧场”素来为殷商的兵马所倚重,可惜此时殷商愈渐势弱,各方都有反意,牧场自然成为各方势力觊觎的对象。“大洪牧场”见殷商未必靠得住,亦是态度暧昧,在将战马输送给殷商之余,也不拒绝其他侯镇势力的购买,显然是有保持中立之意。朝歌之内本就纷乱,一时间自然也管不了“大洪牧场”。

  这一日,耀阳和倚弦带着小仙三人一路进了大洪湖的势力范围之内,因为沿途打听多了,对“大洪牧场”的情况多少有了些了解,不过他们也只是感觉牧场周旋在各大势力之间的波折听来有些意思,其他的并没什么在意。

  其实说起来,战马对于战场征战的作用性极为重要,只是现在耀阳根本没有心思想这些,毕竟他自己都还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又怎会想到这些常识性的作战装备问题。

  进入大洪湖平原范围,一行五人发现这里的治安明显比其他地方好多了,看来“大洪牧场”对这里管辖的政绩还是不错的。

  大洪湖周围松柏竹梅不少,虽是冬日,看起来也不至于太过荒凉。可惜还是少了分生机昂然,始终显得有些不足。昨晚两日大雪才过,路旁的积雪压松,看起来别有一番景致。此时还有些小雪偶尔飘入行人的脖颈,给人分外清新的凉意。

  耀阳、倚弦等一行五人顺着官道,看着这些冬日景色,纵马而行。

  小千果然不愧是千里眼,老远便见到前方一个岔路口有座凉亭,凉亭旁有个茶档,专门供应过路人饮热茶驱寒,当然也有酒菜之类的东西填肚子。走近了看小小茶档居然有十来张桌子,三三两两的也有不少人在此歇脚。

  小风大喜过望,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道:“师父,师叔,赶了半天的路,估计大家都饿了,不如我们去吃点东西,顺便歇一会儿吧。”

  耀阳和倚弦点头同意,几人就在凉亭旁停下来。茶档伙计见状立即出来帮五人将马匹牵到一旁的拴马桩上系好缰绳,并放了些草料喂马。

  耀阳、倚弦等人围桌坐好,茶档伙计急忙过来擦了桌子,问道:“五位客官辛苦了,请问要点什么?”

  耀阳自称喝过几次云雨妍煮的茶后,对其他人做的茶水再也没有兴趣,便要了些酒菜。倚弦自然是陪兄弟喝酒,小仙、小千与小风三人妖宗出身,根本不喜喝茶,只求能吃饱而已,也跟着要了些点心和菜肴。

  等到伙计将酒菜拿来,小千和小风也争着要喝酒,耀阳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冷哼道:“你们小小年纪,喝什么酒?等法道修为让我满意了以后再说。”

  小千和小风不敢顶嘴,委屈中又带着无奈,只能跟在一旁暗笑的小仙一起吃些不称口的菜肴充饥。

  倚弦心中暗笑,因为如果说起年龄与阅历,身为妖宗所属的小仙、小千与小风比耀阳和他大百十年还不止。

  “耀大哥……”小仙看着小千和小风沮丧的心情有些不忍。

  如果说天下有什么是耀阳和倚弦两兄弟都抵挡不了的,那就是女人了。特别的柔顺无害的女人,无疑是两人的克星。别看耀阳平时似乎极为霸道,但真正遇到女人要求,只要是在一些小事上,他都没法拒绝。

  此时见到小仙开口求情,耀阳便松口了,道:“好了,你们喝少些,待会儿还要赶路,其实不是不让你们喝,就怕你们酒后乱性,显出妖形吓到寻常百姓!”

  “多谢师父!”小千和小风大喜,忙不迭地点头。

  几人吃喝了一会儿时间,邻桌几个客人陆续结帐离开,见到暂时没有生意上门,耀阳便叫过伙计来问路,顺手给了伙计一点银铢。

  伙计本就没事,在耀阳给了他一点银铢后更是大为兴奋,侃侃而谈,将前面岔路的方向一一说了个清楚,过了这个茶档,官道分路二条,其中一条是通向“大洪牧场”的势力范围,还有一条是绕过“大洪牧场”路经宋境,可通往吴侯属地。

  可能是银子的作用,这个伙计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耀阳趁机问了些关于牧场的事情,伙计便将所知道“大洪牧场”的来历都一一说了出来。

  原来“大洪牧场”在当年成汤伐夏桀之时就已经存在,当初的牧场场主还捐赠过战马给成汤,为成汤反夏立商立下不少功劳。正因为这层关系,没有被裂疆封侯的“大洪牧场”也能经过风风雨雨,屹立数百年而不倒。

  现任场主秦天明,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其女秦骊如巾帼不让须眉,不但出身玄门法宗门下,十五岁后就协助其父将“大洪牧场”治理得井井有条,让秦天明深叹秦骊如本应是男儿之身。而这个秦骊如不只是才能胜过男儿,亦是方圆百里闻名的大美女一个,更兼可能继承“大洪牧场”的祖业,以至于前来提亲的人数不胜数,当然,这个秦骊如眼高于顶,自是没有一个能看得上眼。

  还有一点,“大洪牧场”虽然不是殷商八百镇之一,但是实力却是不弱,自有将士成千上万,远比一般割据一方的小诸侯镇还强,这也使得附近势力不敢跟“大洪牧场”正面冲突。

  耀阳好奇的问道:“秦骊如真有那么美么?”

  “这是当然!”伙计急道,“你不想活了,在牧场百里范围内,大小姐的名号岂是你所能随便叫的。”

  耀阳不曾理会伙计的提醒,暗忖道:“秦骊如是吧?我倒还真想看看这个女人有多美!”

  倚弦适时轻拍了一下耀阳肩膀,道:“你小子是不是色心又动了?”

  “去你的……”耀阳道,“你看我像这样的人吗?”

  “像!”倚弦还没出声,小千和小风就异口同声道,即使耀阳现在是他们的师父,他们也不忘适时出言戏弄一番。

  耀阳没好气地一人给他们一个爆栗,道:“你们倒是心灵相通啊,不过既然是对为师不敬,该罚!今晚你们两人加练几个时辰法道,看谁能躲过我三击。”

  小千和小风齐齐惨叫道:“不要啊,师父,那会出人命的。”

  耀阳邪笑道:“放心,我一定担保你们不死。”

  正在说笑着,突然小风轻咦了一声,道:“咦,怎么会忽然有很多人来?吹拉弹唱的,好像还挺热闹,是不是哪家姑娘成亲啊?”

  耀阳与倚弦等人知道小风就算不运功的时候,也足以听到附近数里外的异常声响,再说寻常百姓家难免婚庆喜宴,所以并不感到意外。

  因为小风说话的声音挺大,一旁的伙计听了,仔细寻思片刻,讶然道:“不可能啊,就算再推前退后七八日,方圆百里内也应该没有一家成亲的哩。”

  小千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伙计得意非常地说道:“方圆百里之内,凡属大洪牧场周边郡镇的事情,我可是什么都知道的,我可是这里的本地人,而且你不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每天那么多人打这经过。咦,奇怪我怎么听不到声音呢?”

  “废话,你能听见那还了得。”小风鄙视地看了看伙计,以他现在的能力,即使只是随意运用一下天赋,这个声音也至少是在数里左右的距离,连耀阳和倚弦都没这么好的耳力,更何况是平常人。



 

 
分享到:
宋高宗赵构为何要用十个处女选接班人
七夕节牛郎和织女失约的七个理由
岳飞其实是个大地主拥有地产千余亩
揭秘中国史上死在厨子菜刀下的那些皇帝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1
感遇·其一 张九龄4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3
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