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二章 意外发现

第十二章 意外发现

时间:2015/4/19 6:48:03  点击:1202 次
  倚弦暗自调动体内冰火异能依照疗治之法缓缓运行,总算将翻腾的气血平复下来,自从在牛头山拚尽全力击毙祝蚺之后,他的伤势一直并未痊愈,再加上方才击杀尤浑的一战,虽然可算足慰平生,但体内伤势如雪上加霜变得愈加严重,不过好在倚弦体内的冰晶火魄在归元异能的调和下,对肉身伤势可以产生一种极为独到的功效,这便是倚弦每次在受伤时反而可以发挥更多潜力的原因。

  他缓缓吐出胸中一口闷气,振奋起精神,双目在黑夜中机警的四下了望片刻,腾身掠起,风遁当空,已然在顷刻间下得山来,疾速往西岐城方向遁去,现在的时间已经非常紧急,容不得他再有片刻拖延。

  “风遁”而行,速度极快,倚弦的身影随风而逝晃若流荧一般。

  行不多久,抬头便可见到城坚墙固的西岐城了,然而城下方圆数里之内是连绵数里的营地,营地上方灯火通明、旗帜飘扬,正是此次要强攻西岐城的鬼方军大营。

  倚弦身形微顿了一下,辨明方向正要施展风遁继续往西岐城赶去,却在身形扭转腾空之间思感神识骤然一动,不由凝目往鬼方大营处望去,竟然发现一个略觉眼熟的苗条身影从鬼方营地行将出来,而且施展出法道遁法迅速离开,心中顿觉大为疑惑,当即运足目力仔细看去,依稀从背影中看出那人正是从南域大军营地回来不久的鬼方公主——玉璇。

  倚弦禁不住微微一怔,暗忖:“她为什么半夜里跑出营来?”他心中想到如果她是暗中返回西岐,但此时身形遁空的方向却并非去往西岐,想到这里他心中免不了一动,想起她曾经说过手中握有挟制耀阳的把柄,难道……

  倚弦稍微迟疑了半晌,最后还是决定跟了过去,毕竟如果对方真有什么足以威胁到耀阳的把柄,不若先跟过去探个究竟,说不定还有办法可想也说不定。当即心念一定,倚弦默运异能施展出“千符隐”,身形轻轻落下地来,缓缓跟随在她身后,随她的遁法慢慢追随。

  其实以他现时的修为,即使没有龙刃诛神相助,在三界年轻一辈中除了耀阳之外,恐怕已经无人堪与匹敌,而且再有龙刃诛神启锋之后,愈加激发出本体冰晶火魄的潜能,更可发挥归元异能的无匹魔能,玉璇自是无法发现他的接近。

  玉璇的行动谨慎,一直保持着相当戒心,动作更丝毫不见慢,过不多久就到了一处奇形山谷前,但见入谷口狭窄梗塞,如果一旦人多的话便很难进出自如,尤其奇怪的是谷口前甚至还留有些许残戟断刃,以及焚烧的痕迹,似乎经历过一场战乱。

  玉璇在谷前四下探视片刻,见没有异状,便没有停滞径直入谷而去。

  倚弦紧跟她进入谷内,只见山谷的地形奇特,经过一条狭长的谷中小径,再穿过一个石洞,内中各种石岩千奇百怪,各有千秋,倒也有些不俗的景色,出得洞外,眼前景色豁然开朗,远远望去,在朦胧夜色下,一轮淡淡圆月在夜空中显得异常美丽,而谷形有如一处豁口,恰恰接纳了漫天的淡月神采,而那洁白清月也像是厌恶了天上的冷清,欲坠入凡间一般。

  倚弦心中赞叹之余,想到方才谷口的焚烧痕迹,不由暗中猜测:“这难道就是当日耀阳成名之战——“火烧落月谷”的所在?“

  此时,前行的玉璇在山谷中一处拗口,突然转入乱石岩壁间一棵不起眼的枯树下,摸索了片刻,非常灵巧的移动了几块岩石。倚弦熟读魔门典籍,通晓几宗秘法,如何看不出她在挪移法阵,双目跟随她的动作默默记住了岩石移动的顺序。

  只听岩石的摩擦声起,枯树旁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在玉璇的摆弄下自行移开,露出一处黑黝黝一人多高的洞口,此刻洞口处出现一名胡服女子,玉璇嘱咐了几句话,便微微屈身进了洞中,那名胡女则留在洞外,隐匿于错落的岩石之间。

  刚好一阵风起,倚弦趁着洞门虚掩乘机“风遁”而入。玉璇仍然丝毫不知,等倚弦如影随形的刚进山洞,岩石就自动移封开来,将洞口堵得严严实实。

  洞中更是漆黑,不过,这自然难不到倚弦,黑暗中,他仍视觉如常。山洞中的通道蜿蜒漫长,却无任何潮湿感觉,倚弦清楚地感觉到身际的魔能细微波动,看来是有人用魔能法术让通道保持干洁。

  玉璇体姿优雅、轻车熟路的很快前行,不久就在通道中绕过几个弯,这时洞中开始有了光线透出。通道逐渐修整工整,光线也更加明亮。倚弦随着玉璇前进,前面的通道逐渐加宽,最后出现了一道厚实石门。玉璇仅是轻敲了几下石门,石门便慢慢移开。

  玉璇移步轻入,倚弦收敛全身气息,也适时跟着进去。石室里摆设简单,仅是一些日常用品,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用铜栏围成的坚固石牢,一眼望去只见牢房里面关了三名女子,个个都已是蓬头垢面,看不清什么模样。石牢显然被贯注了某种魔功异法的结界,倚弦可以感应到这种魔能的强悍,非玉璇可以施为。

  为了防止不小心被玉璇发现,倚弦忙自镇定下来,将隐匿后的身形挪到房间一个角落上,静静的注视着不远处的玉璇,想看看她究竟在搞什么花样。

  石牢中的三个女子看到玉璇都怒哼出声,显得愤慨异常,其中一名红衣少女更是不客气地挥手一道玄能击出,在空中形成利刃激射。玉璇笑吟吟地也不躲开,只见那道利刃却没能激射出来,而是径直击在铁栏上,引起一阵空气振荡。

  “气剑指?”倚弦心中微怔,不敢肯定自己的判断,但他更明显地感应到石牢周侧魔能激荡,玄能与铁栏成同一平面的水纹状散开,最后被消融无踪,让该女恐有一身本事也无法发挥。不过类似这样的封印结界,虽然看似强劲,但倚弦自认可以凭龙刃诛神破除。

  玉璇得意地娇笑数声道:“想寻我的晦气?先破了这道‘金缚消元术’再说。”

  红衣女子哼了一声,怒道:“臭东西,有本事就跟本小姐拼个死活,使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真是丢了我们女人的脸。”

  倚弦听到她的话语,感到有些耳熟,却想不起在哪里曾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玉璇闻言并没有发怒,只是笑道:“怎么了,这样关着你们没事吧?放心,只要你的情郎肯听本公主的话,你们连毫毛也不会少一根,否则……”却在她说到“情郎”两字的时候,眼中闪烁出极为复杂的神色,如此迥异的神情却是一闪而没。

  石牢中的三女正处在愤怒中自然没有发现,但倚弦却恰巧在玉璇的对面,明显察觉到其中的异样,不由感到有些奇怪:“如果这个玉璇只是为了要拿小阳的女人去威胁他放弃西岐,那为何还会在她眼中看到嫉恨的神色,难道她与小阳之间还有其他恩怨不成?”

  另一名白衣少女此时出言斥道:“你做梦去吧,耀大哥决不会听你摆弄的。”

  玉璇冷哼道:“他当然不会听任我的摆弄,但是他一定会顾全你们三个大美人的,会不会听话就要看那小子的决定,本公主只是要他放弃守城而已,如果他连这点也不肯做,那就说明你们在他心目中根本不重要,哈哈……”

  此时,另一位文静斯文半响没开声的女子柔声道:“男儿当以事业为重,耀大哥岂会答应你们这种无耻的要求,我劝公主你还是放弃这种念头吧,我们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也不会陷耀大哥于不忠不义的地步!”

  玉璇脸色一阴,冷冷道:“别以为死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我自然有办法让你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说到这里,玉璇言词一顿,轻描淡写的笑道,“再说,你们在这里一厢情愿的为他受苦,而他呢,现在可能已经将你们彻底忘了,还时不时色眯眯的向本公主大献殷勤,好像对本公主尚有觊觎之心啊,唉,本公主平日里在西岐应付他也觉得心烦……”

  红衣少女叱喝道:“胡说,耀大哥不是这种人,他再怎么也不会看上你这个心如蛇蝎的丑婆娘,你再挑拨离间也没用。耀大哥迟早会救我们出去,也决不会受你们任何的威胁。”

  “是吗?”玉璇大笑出声,突然脸色一沉,道,“那他就等着替你们收尸吧?”

  倚弦听到此处,不由勃然大怒,更担心玉璇此举会对耀阳的守城带来更深远可怕的影响,正待出手救人之际,突然思感灵觉一动,神识中警兆骤生,感应到洞外有高手来到,从魔能波动本身护界异能的程度来看,来人的法道极高,恐怕在自己之上,不由大惊失色,急忙收敛起所有气息。在融合冰火异能之后的归元异能发挥了强大的功效,使施展“千符隐”的倚弦没有丝毫玄能波动或外泄的痕迹,更不要说本身气息了。

  果然,此时守在洞外的胡女行至石室外禀道:“启禀公主,外面来了一个老者,说是一定要见你,奴婢不知他是如何得知公主所在,也不明他到底来意如何,所以还请公主定夺。”

  “老者?”玉璇一惊,诧异的问道,“此处秘洞向来只有本公主跟你们几个姐妹知道,此人如何会得知,来人究竟是谁?”

  玉璇正说话间,便听到一个极是怪异却又雄厚的笑声传来,笑声中一名幻面老者骤然出现在她们面前。就连早有准备的倚弦也大是惊讶,被老者先声夺人的气势逼得思感一紧,再一定睛望去,赫然发现来者正是当日在奇湖小筑与“龙神”应龙合击自己的绝世高手——奇湖小筑之主陆压。

  玉璇见到幻面老者陆压,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挥手对胡女道:“是熟人,你先下去吧,谨记注意四处动静,守住洞口。”胡女应声退下。

  待胡女离去后,玉璇对着陆压立即跪下叩头道:“玉璇见过师尊,不知师尊降临,未能远迎,还请师尊恕罪。”

  倚弦吃过陆压的苦头,知道他是与“龙神”应龙同一档次的高手,自不敢轻动,更小心地收敛着全身气息,平心静气,决不让自己因为不谨慎而让他有所察觉。倚弦感到奇怪的是:“这鬼方公主怎么会是“奇湖主人”的弟子呢?这奇湖主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不仅“龙神”应龙也得给他面子,连鬼方公主也拜他为师。”

  幻面老者陆压点了点头,道:“没什么,你起来吧。”

  玉璇施施然起身,道:“师尊怎会来得如此突然,而且为何上次蟠山之后师尊便不见踪迹,玉璇到处都找不到您,不知师尊去了何处?”

  幻面人陆压语气颇为沉重地说道:“自从归元魔璧现世,魔星寂灭第七道轮回之后,千年秘宝如乾坤弓震天箭、龙刃诛神等纷纷跟着现世,三界形势已经大变。神玄魔妖四宗开始动乱,局势已不由任何人所能控制,即使强如女娲、元始天尊等辈也无能扭转形势。各方势力乘机抬头,不少老一辈潜藏的高手纷纷现身,准备图谋大事。上次蟠山事了,为师正是应通天教主之邀,回轮回集参与一件翻天覆地的大计划,若是成功,怕是连神宗也难以幸免……”

  玉璇讶然道:“那计划进展的如何了?”

  幻面人陆压叹道:“原本计划一切都甚是顺利,而且几乎可以让神玄两宗陷入深渊,却不料这时莫名其妙的跑出一人,让为师与魔门五族合力的心血尽数白费。”

  玉璇诧异道:“谁能破坏师尊的好事?难道是女娲和元始天尊出手?”

  幻面人陆压哼道:“那两个老家伙躲在家里哪肯随便出来,何况为师早料到他们根本没有时间赶来,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为师才肯出手的。但谁知局势最后被那名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手持龙刃诛神的小辈搅乱,这该死的小家伙甚难对付,一身修为不但在小辈中出类拔萃,借龙刃诛神之威更可以说是无人能比,为师下次见到他非将他除了不可,以免留下后患。”

  玉璇惊道:“何方小辈有这么厉害?难道是神玄两宗刻意培养的年轻高手?”

  幻面人陆压摇头道:“应该不是,培养这么一个高手,没百八十年的时间绝对不可能,何况他们做得再隐秘也早应被人察觉。何况前些日子,魔族冰火炼狱被破、蜀山剑宗龙刃诛神出世闹出多大风波,谁都知道玄宗至宝落在外人手中,神玄二宗竟没有人有任何办法。据说蜀山剑宗曾提出愿意接纳这小子为徒,却被他拒绝了!”

  倚弦自然知道他说得是在轮回集遭遇朱雀异兽的事情,当下对自己能破坏他的好事不免有些得意,不过念头一闪而逝,当他听到幻面人这样看重自己,倚弦真不知该惊还是该喜。

  玉璇更是惊讶,问道:“那这个小辈究竟是何身份?既不是神玄二宗的弟子,又四处跟我们作对?想来此人有如此本事,来头肯定不小。”

  幻面人陆压缓缓摇头道:“最奇怪的也是这点——神玄魔妖四宗竟无人能知其来历,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这怎么可能?难道除了四宗外其他还有别人能教出这样的青年高手不成?”玉璇骇然,虽然三界之中还有不少独行特立的高手,但说到底无论是“邪神”幽玄还是“龙神”应龙或是从不参与三界纷争的“妖师”元中邪,根源都是出自四宗的。如果不是来自神魔玄妖四宗,怎么可能还有其他的来历?

  幻面人陆压苦笑道:“现在各方对这个小辈的来历都各有不同意见,有说他是玄宗弃徒一脉的,有说他是‘冰火炼狱’中各宗派被关押的人经过数百年时间教出来的弟子,还有人说他是有炎氏隐藏百数年的高手,或是伏羲嫡传弟子都出来了。更有无稽的人认为他是龙刃诛神的化身,认为是龙刃诛神千年成妖。”

  倚弦听了不由暗自好笑,想到自己不过是个孤儿出身的下奴,哪有什么奇怪的来历。百数年,数百年……这个幻面人也太看得起他了。自己一共才活了二十年不到,就算再加上兄弟耀阳的年纪,也不过是四十岁而已,哪来的百多年甚至数百年的修练时间。

  虽然他是如此想,但再一回顾从前,倚弦心中难免感慨万千,命运真是曲折离奇,一块“归元魔璧”竟然将兄弟俩的生命变幻得如此多姿多彩,以至于他常常在午夜梦回中醒来,朦胧中总是分不清楚哪个是梦境,哪个是现实……

 

 
分享到:
孝庄皇后清算老相好多尔衮的隐情
兔子新娘5
泰国奇异性风俗:男子私处植入塑料珠子
嫦娥是个风流寡妇吗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前秦皇帝和美色姐弟的荒唐爱情
曹操与东汉美女蔡文姬的一段情
20 扼虎救父    杨香,  晋朝人。十四岁时随父亲到田间割稻,忽然跑来一只猛虎,把父亲扑倒叼走,杨香手无寸铁,为救父亲,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急忙跳上前,用尽全身气力扼住猛虎的咽喉。猛虎终于放下父亲跑掉了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