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六章 形势危急

第六章 形势危急

时间:2015/4/19 6:23:29  点击:1344 次
  他说话间充斥体内玄能鼓荡,不敢露出丝毫受伤的疲态,只因为他看到崇侯虎身边的一个风度翩翩、俊朗不凡的年轻将领,此人正是当年在奇湖见过一面的刑天放。虽说刑天抗被誉为刑天氏年青一辈中的第一高手,但刑天放此人生性不喜争强好胜,一身修为未必会在刑天抗之下。

  耀阳如何敢大意,此时崇侯虎不敢放马进攻,不过正是因为他独身一人挡在此处,这一出奇不意之举,让人难免会怀疑有诈,担心山隙内有人伏击,所以暂时不敢轻举妄动罢了。

  “胡说什么,本侯哪有见过尔等无名小卒?”崇侯虎一讶,显然记不起哪里见过耀阳。

  内伤牵动血腥入喉,耀阳强压的伤势似要爆发,忙不啻哈哈大笑,借笑声掩盖伤势,喝道:“侯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可记得当日旄山会猎时,小子我还与侯爷好好理论过一回!”

  “你是……”崇侯虎怀疑地看着耀阳,当日形势复杂难料,他不过是想接威喝、暗袭等手段迫使几个诸侯国就范罢了,哪里还记得有个小毛头曾经当众威喝质疑过他的举动。

  耀阳看出崇侯虎的疑惑,知道唬弄对方的目的已经达到,便道:“当日侯爷好像对我颇为看不顺眼,难道这么快就忘了?不过耀阳可不是善忘之人,今日难得再见侯爷一面,为补偿过去的错失,今日我特意准备了一份礼物送给侯爷,望侯爷收好了!”言罢,他手中暗劲一抛,将背上的暗红色葫芦抛给了崇侯虎。

  “你便是火舞耀阳?”崇侯虎从耀阳自称的名字中想到近日连连打击西征士气的主角,心中怒火正要发泄,却见亲弟崇黑虎从不离身的得意法宝竟从耀阳手中抛落,直朝自己劲射而至,心神顿时大震。

  崇侯虎身侧的刑天放身形微动,掌中魔能释出,凭空便将袭向崇侯虎的葫芦吸走,虽然看似轻松写意,但刑天放在接手的瞬时间,仍然可以感受到耀阳蓄意散发出的炙热五行玄能,掌中自然而然生出抵御魔能相抗,谁知魔能甫出,便中了耀阳暗藏葫芦上的元能小把戏。

  只听“蓬”的一声裂响,暗红葫芦已然爆裂开来,化为一阵炎火。

  崇侯虎怒喝道:“小辈狗胆,我弟黑虎被你如何了?”

  刑天放出道以来,哪曾受过这等戏弄,何况今日还当着万千兵马,他的脸色顿时难堪到了极点,掌中魔能逆转,竟硬生生将炎火一寸寸凭空抹灭,双目中煞气巨增,毫不转睛的盯视耀阳,直恨不能生剥了他。

  耀阳虽然最为担心刑天放,但目光始终对此人视若未见,道:“崇黑虎,他犯我西岐,死有余辜!侯爷若是仇恨耀某人,不妨可以现在出手报仇,我们各看对方能耐如何?哼……”耀阳猛地虎目怒睁,冷哼声如霹雳,直震人心。

  崇侯虎震惊莫名,大怒之下,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耀阳:“你……你……竟敢谋害我黑虎兄弟,本侯若不杀你,如何对得起我弟在天之灵,来人啊,快快将这小子拿下!”

  崇侯虎手后一员大将怒喝道:“小辈狂妄,侯爷莫恼,看本将来收拾你!”此人当即从马背上跃身而起,五指宽的后背长刀凌空砍向耀阳。

  耀阳存心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一眼瞥见来将的法能修为薄弱,目中厉芒闪过,看似随手地挥出一道五行玄能,宛若锋刃激出,那刃风顿时宛若狂蟒之势将那人吞没。

  只听铛啷一声,长刀被玄能击中,立时断作二截,那名大将更是惨叫一声,整个身子随着刃风飞起,重重地摔在地上,虽然没死,却也只剩半口气了。

  好漂亮的一招伤敌,当即震慑了现场所有人。

  崇侯虎大为骇然,本对这“火舞耀阳”深有忌惮,此时更不敢小觑,转首问刑天放道:“天放,可否替本侯将此人拿下?”

  刑天放何尝不想,只是他为人向来谨慎,盯了耀阳半晌,在崇侯虎耳边低语道:“此人前些日子在‘落月谷’极端不利的情况下扭转形势,并出手将我族兄刑天抗击伤,足见他才智过人,法术超群。而他此时却胆敢以一人之力抗阻侯爷大军,况且三番两次蓄意激怒侯爷,天放以为其中必定有诈,况且这小子既然已经到了此处,想来姬发的兵马也已不远,如若此时南宫适再重兵下山……”

  刑天放才一说到这里,崇侯虎已经惊得四下张望,道:“天放是说,这小子布置了一个圈套,等着本侯往里钻,对么?”

  刑天放悠然点头,道:“否则,他便是有通天之能,也断然不会独守此处,试想天放与众将一起出手,难道还不足以将其击杀吗?所以方才他故意激怒侯爷,怕是期望能跟我等交手拖延时间,等待兵马汇集!”

  崇侯虎大呼有理,问道:“天放认为,本侯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刑天放顿了顿,道:“天放认为,侯爷应该快快返回主营,调集兵马前来围剿才是上策!”

  此时,伏龙山北麓山径山忽然惊起一滩宿鸟,崇侯虎纵横沙场多年,岂会不知这是大批兵马行进的痕迹,当即点头道:“天放说得是!”

  耀阳见二人商议半响,他却始终没有搭腔,那是因为方才一击全力出手,伤势已经达至一个无力徊转的程度,他只能运转五行玄能化合归元异能,强制调理命脉,缓了好半响,这才稍有起色。

  耀阳回了一口元气,大声喝道:“怎么了,堂堂一个威辖二百镇的大诸侯,竟然凡事都要向一名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请示,你就不觉得脸臊,还作甚么北伯侯,干脆连伯侯之位也干脆让给他算了!”

  崇侯虎果然是老奸巨猾,得失利益权衡的非常清楚,竟丝毫不受耀阳话中之意挑拨,道:“既然你喜欢逞这口舌之利,本侯就不奉陪了!”话说到最后,可见他心中仇恨仍是难消,恨恨地盯着耀阳咬牙切齿道,“他日你若是犯在我手,本侯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崇侯虎单手一挥,已然下达撤军的命令,万余大军在面对耀阳单人匹马的情况下,竟始终不敢前进一步,不但任由耀阳大肆辱骂一番,还灰溜溜的撤兵离去,果真好笑之极。

  耀阳见目的已经达到,自然心中愉悦,最后仍然不忘大声嘲笑一句,道:“侯爷既然这次既往不咎,耀阳下次定要再送你一份大礼才是!”

  看着崇侯虎大军远离视线而去,耀阳摇头洒然一笑,终于放松下来,却再也抵制不住伤势发作,一口口的腥血喷将出来,全身虚脱无力,眼前一黑,竟径直从马上跌落下来。

  “耀将军……”

  关键时刻,金吒风遁而至,一把接住耀阳,见耀阳伤势甚重,立即从怀中掏出一个洁白玉瓶,倒出几粒红色丹药喂给耀阳服下。

  耀阳在模糊中看清是金吒,自然知道玄宗素来对丹药之道甚是精通,也不推辞,丹药下腹,便感应到一股玄元之气产生,很快扩散全身,让他感觉无比舒畅,原本体内受损部分更是加速痊愈,而五行玄能也不断吸收丹药元气来恢复自身。

  呼出极为浊闷的一口长气,耀阳悠悠醒来,看着金吒微微一笑,道:“崇侯虎退兵了么?”

  金吒眼眶一湿,差些落下泪来,点头道:“崇侯虎万余大军敌不过将军一席话,已经退兵回营!”

  “好,好,好!”耀阳连道三声好字,差些因为说得太快缓不过气来,金吒慌忙帮他舒胸通气,再次掏出几颗丹药,准备喂耀阳服下。

  耀阳惋拒道:“药是好药,不过不宜多服,还是留给更需要的人吧!”

  金吒忙道:“耀将军,你的伤要紧……”

  耀阳推开金吒的搀扶,勉强立起身来,再次舒出一口气,道:“你看,我已经没事了!”他体内的五行玄能果然卓绝非常,在短短时间内已经自行运转几个周天,伤势被体脉勃勃气机压制下去。

  耀阳默运元能调整体脉,然后轻松自若的行前了几步。

  金吒难以置信的望着耀阳,试问他如何肯信,方才他所探查到的严重伤势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行动自如,纵算师门的“三清丹”有起死回生之妙,也断不可能这么快恢复本命创伤。

  耀阳摇头轻笑,他已经习惯了自身体脉的异常,道:“走吧,金吒将军,说不定崇侯虎改变主意再折回来,那就大事不妙了!”

  言罢,耀阳持住缰绳,翻身跃上马背,大力一夹马腹,径直往伏龙山深处驰去,只看那勒马回缰的飒爽英姿,再没有丝毫重伤难愈的模样。

  金吒只能目瞪口呆的祭起风遁跟了上去。

  当耀阳策马行过狭窄的山径,看到已经避入其中的西岐大军,黑压压的一片兵马尽数跪倒在他的面前,他可以感受到此刻马下这数千热血男儿的崇敬与拥戴,他同样再次被感动得哽咽难言,原来所有的兵将并没有趁他一人独挡崇侯虎大军之际上山,而是全都躲匿在山坳之中,只要听到任何不利的动静,便会奋不顾身冲杀出去,哪怕因为实力悬殊而战死当场。

  耀阳率领数千兵马再次押运粮草等物事上路,临出山坳之际,耀阳回头对金吒道:“请金将军将这个山隙捷径毁了吧,以免日后被崇侯虎利用来偷袭。”

  金吒称是,当即飞遁而去,运起全身玄能,在附近几个关键的石脉上连击数下。顿时,山隙上方大片石块坠落,砸在山隙之内,声响直若天崩地裂,整个山脉都在微微颤抖。

  耀阳大笑道:“崇侯虎恐怕已经知道我刚才是在装腔作势,现在恐怕被气得半死了?”

  金吒跟着笑道:“只要想到崇侯虎这家伙气闷的样子就觉得爽!”

  一众偏将纷纷爆出开怀的笑声。

  山路崎岖,登不了一半,马匹辎重便无法再往山上搬运,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山间连绵成营的西岐大旗,不同山崖上更有成群营寨,想来南宫适大军也察觉到这边的动静,聚集了大批将士早已严阵以对。

  耀阳率先前行,大喝一声道:“龙翼将军耀阳奉姬发公子之命护送粮草物资,前来与南宫大将军策应,恳请求见大将军!”

  对方军中不少人曾经经历“落月谷”之战,更有见过耀阳的兵士,闻言凑前看清了耀阳的样子,立即大喜道:“真的是耀阳将军!我军终于可以脱困了。”顿时间,全军喜得沸腾起来,不少人大呼“龙翼将军”之名,原本萎靡的士气在这时突然高涨起来,就如溺水将沉的人终于遇到了一条牢固大船一般。

  不到片刻间,各个营寨的兵士们纷纷打开坚守的寨门,将众兵将迎入寨中,并迫不及待的帮忙众人将粮草辎重搬入寨中,人人兴高采烈,一扫阴晦不宁的情绪。

  在将士带领下,耀阳来到山间一块崖地前,面对崖前阵营的守卫将领,问道:“请问各位将军,耀阳为让各位脱困而来,不知大将军何在?末将求见!”

  中年将领迟疑一下,还是恭敬地将耀阳接上了营寨,道:“请将军随我来!”

  耀阳吩咐金吒在此安排军士物资事宜,自己则随那将领前去。

  进入营地后,很快便到了主帅大帐,中年将领请耀阳进帐。

  耀阳甫一进去,就闻到一股混杂着血腥的药草味,一眼看去,却是南宫适躺在床上,苍白的老脸上酝酿着一片不正常的红晕,样子甚是憔悴,比耀阳上次在宫中见到他时老了不少。

  耀阳奇问道:“大将军他……”

  “末将纪中成!”中年将领答道:“回耀将军,大将军在率军突围的时候背上中箭,由于药草缺少,未能得到很好的医治,导致伤势恶化,已有好些日子,着实令人担心啊!”

  南宫适缓缓睁开眼睛,当他看到眼前的耀阳,顿时眼神一亮,虽然甚是虚弱,却略带有一些兴奋和振作,断断续续地道:“耀将军……你来了……”

  耀阳忙安慰道:“大将军,你一定要好好休息,这里的事情我们一切都会搞定。”

  “这样……就好……”南宫适勉强一笑,眼睛微微闭上,又陷入昏迷之中。

  耀阳忙对纪中成道:“将军好好照顾大将军,我去给大将军拿点药,马上就回来。”

  “耀将军……”纪中成还没说完,耀阳早已遁飞不见人影了。

  耀阳自是向金吒讨了几颗丹药,回来吩咐将领赶快和水给南宫适喝下去,这玄门丹药果然不同凡响,很快南宫适就开始退热,由原来的昏迷转为熟睡。

  耀阳和一众将领大为欣慰,这才放心下来.

  纪中成道:“耀将军,大将军受伤后的昏迷前就下命让副帅拓拔震方代为主帅,但拓拔副帅近日也因重伤不治身亡,现在既然是耀将军来了,这主帅之职自然是要由你来担任。”

  耀阳知道此时不是客套的时候,点点头问道:“不知现在我军情况如何?相比敌军又如何?”

  纪中成沉吟道:“我军现在尚余八万四千多将士,伤者一万三千,药草用完,粮食几近告罄,能用战车不到三百,近三万将兵士器装备残缺甚至没有,士气低落。至于崇侯虎兵马,在我军山下布了三万装备齐具的兵马,另外左右及后方各有一万兵马,剩下的兵马则是将‘伏龙山’重重包围,士气高涨。不过既然现在耀将军带了必备粮草等物支援,我军的情况便大是不同了。”

  “既然如此!”耀阳道,“事不宜迟,请将军麻烦知会所有将领进行紧急议会。”

  “好!”纪中成当即出营下达命令。

  耀阳、金吒、纪中成等众将齐聚一堂,开始就当时的情形分析。

  经过一番讨论后,耀阳指着正中的兽皮地图道:“我军现有八万八将士,其中伤者一万三千,但是现在药物已经运到,至少能让五千人恢复战斗力。武器装备都已齐备,此时我军唯有等到明日午时,正面配合姬发公子的行动,再则说来,敌军主力大将崇黑虎已死,这对敌军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我军没有崇黑虎这个隐患,胜算更大,加上与公子有了策应连成一线,两面攻击之下敌军定是首尾难以兼顾。所以此战我军只要谨慎小心,便绝不会输的……”

  此时,门外突然传来探子急报,那名兵士进门激动道:“禀将军,崇侯虎大军退兵,现在已退至二十里外,‘伏龙山’之围已经不战自解。”

  众将难以置信地呆了一会儿,问清楚此事确属千真万确之后,大家都忍不住欢呼起来,而率军策应并击杀崇黑虎的耀阳自然又成了英雄。

  不过即使如此,耀阳还是按照正常布置,以免崇侯虎再施诡计,否则一旦先机顿失,后果难堪设想。耀阳安排金吒回去给姬发禀报消息,耀阳则留下主持大局。

  结果一夜无事,等到第二日耀阳起床后才发觉伤势竟然好了大部分,五行玄法竟还胜之从前,可见与崇黑虎一战,他实是获益非浅。

  辰时,探子来报:“崇侯虎已退至五十里外驻扎。”

  看来崇侯虎知道西岐军胜局已定,所以才会撤除“伏龙山”之围,到了巳时三刻,听到探子再报:“崇侯虎退到八十里外。”耀阳终于确信这非是崇侯虎的计谋,当即下令全军开拔,离开“伏龙山”。

  当耀阳整合兵力到了伏龙山下,就见数万军容鼎盛的西岐军前来接应,为首的正是姬发。

  终于,西岐大军的合军解围计划成功,旗帜飘扬连成一片无边的汪洋大海,将近十数万兵士的欢呼声足以震慑一切。

  姬发亲自前来,问候了伤势刚转缓的南宫适,南宫适自表轻敌之罪,姬发当然不会予以追究,反而好好安慰,之后更大肆赏银慰问被困大军兵士,各种手段做得面面俱到,倒是得了不少人心。

  兵马会合后的第一件要事便是整编,经过将近三日时间,最后终于决定在“伏龙山”留守三万兵马,以对应崇侯虎军进行监视,其他人马则赶回“望天关”。

  途经“东吉岭”,耀阳独自放马上山,却发现姜子牙和云雨妍居然也在此处,三人偶遇自是一番客套,看到秀美脱俗的云雨妍,耀阳心情大好。姜子牙更是对耀阳此次的诸多行动赞赏有加。

  云雨妍在一旁笑道:“耀将军,可不要因此得意忘形,你需要学的还多着哩!”

  耀阳连忙道:“是,是,耀阳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幸好有云姐姐在一旁,所以平常云姐姐一定要多多教导耀阳才好啊!”

  云雨妍俏目中神采流转,道:“难道我雨妍不在,耀将军就不能学到东西了么?”

  “哪里……”耀阳连忙辩解道,“只是有姐姐在可以看管纠正着,那么耀阳犯错的机会就相对少一点。所以,姐姐对耀阳可是很重要的!”

  云雨妍娇笑连连,哼道:“就会说些哄人的话……”那娇容如画让耀阳看直了眼,免不得又被云雨妍轻责一番,耀阳也怡然接受了。

  耀阳适时向姜子牙问了一些有关于《龙虎六韬》的问题,姜子牙慢慢向他诠释了一番,耀阳自从经过这次“伏龙山一战”之后,对兵法谋略的认识更上了一层楼。

  回了“望天关”之后,耀阳暂住将军府后院。

  他先回房休息,坐在一旁松了口气。

  然而不等他多歇一会儿,便听门外兵士通传:“耀将军,主帅有急事相请!”

  耀阳心中咯噔一下,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来到议事厅,一众将领竟全都到齐了。

  姬发将手中的急报帛书递给耀阳,道:“耀将军看看吧!”

  “什么?”耀阳看完帛书,当即大惊失色道,“鬼方国偷袭西岐城?”

  “不错!”姬发苦笑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耀阳冷静反思道:“这可能不是偶尔的,而是本来就制定好的阴谋,若非当日除去了在‘落月谷’的埋伏兵马,或许鬼方早就发难了。”

  众将顿时纷纷被惊出一身冷汗,若是在被崇侯虎压制之时出现此事,整个西岐危矣。

  姬发沉吟道:“现在西岐城被鬼方五万兵马威胁,父侯着令我派一万人马赶回西岐助援。本来此事甚是重要,应该由我亲自出马才对,但是此时大将军伤病尚重,一时无法行动自如,面对虎狼一般的崇侯虎,我不得不留下来,所以此事必定得劳烦耀将军了。”

  “又是我,连喘口气的时间也没有……”尽管耀阳心里犯着嘀咕,但他心中还是想回到西岐城,尽管进来的军情战况扰得他全身心都铺在上面,但是他始终对仍然遭受劫持的冰儿、人儿与妲己放不下心来。

  耀阳领命,时间无多,耀阳来不及歇息,就匆忙点兵一万,径直赶回西岐城。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