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一章 大展神威

第十一章 大展神威

时间:2015/4/19 5:37:26  点击:1554 次
  循迹行了不久,倚弦就听到厮杀声连连而起,便全力使出“风遁”到了后山崖。眼前果然是百多祝融氏族人跟随幽云等蜀山弟子与一众祝融氏魔人激战,土行孙和紫菱则分别在照顾一众身负镣铐禁制的有炎氏族民,焦急地看着纷乱不已的战局。

  祝融氏族人出手狠辣无比,甚至抽空便去袭击在一旁无力回击的有炎氏族人。倚弦登时看得大怒,跃身至土行孙旁,不等他们问话,顺手将灯状神器、小异兽和一包菱湟玉尽数交给紫菱。

  紫菱看到正惊奇晃头晃脑的小异兽吓了一跳,道:“‘紫龙神兽’?”转头正欲问倚弦。倚弦已祭出龙刃诛神,飞身向祝融氏众人冲去。

  倚弦将冰火异能摧至极点,龙刃诛神发出震天龙吟,光华暴射,剑气冲天而起,扫去如风卷残云,顿时击退十数祝融氏族人。

  幽云正在跟数名蜀山弟子抵御强敌,此时感应到龙刃诛神的威力,回眸正好瞥见倚弦投来的问询目光,两人相互交替了一个胜似千言万语的眼神,便又投入彼此的战圈之中。

  此时,祝融氏一白发老人大喝一声,叱道:“小辈,吃老夫一杖!”龙头杖挥出烈烈火焰向倚弦猛然袭去。

  倚弦在地宫看到过的那个白发长老正是为首之人,倚弦冷笑一声,“傲寒诀”出,龙刃诛神飞挥,剑气风卷而上。狂风怒起,强大的压力向祝蚺氏长老疯狂窜去,直如无坚不摧的超级暴风雪,将火焰尽数席卷而回。白发长老大惊,舞旋龙头杖成一道罡墙,勉强将剑气挡住。

  此时龙刃诛神已近,强悍无匹的一击向白发长老扑去。白发长老大喝,龙头杖狂舞,炎热火劲蒸得四周闷热无比,在火劲相助下,祝融氏魔功大幅度提升,顿时犹如火上加油,火焰凭空焚烧起来,火势向倚弦疯狂涌去。

  火势之猛连倚弦也不敢小觑,当即收回攻势,异能飞运“寒星变”卷出冰寒风暴向四周扩散开去,瞬间将猛烈火势尽数消融。白发长老也没想过能一举击退他,紧接着就是杖影满天罩下,倚弦也不退让,信心十足地指剑杖影。

  “噼……啪!”交戈之音发出,杖影消去,两人同时后退,双手发麻的白发长老大骇,怎么也想不到以倚弦这样的年龄竟有如此深厚的元能。

  倚弦其实是凭着刚领悟一些的八卦奇法借力加力,论法能修为他毕竟才修行不久,一时似乎还无法与修练了千百年的老怪物相比。不过以倚弦短短时间就有如此修为,进度之快,万千年来还从未出现过,也只有同样吸收归元异能的耀阳能比。这事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白发长老虽然吃惊,手底下却丝毫不敢怠慢,热火冲天,龙头杖带着无边火劲扑向倚弦。但倚弦凭敏锐触觉和八卦奇法早就快一步知道他龙头杖的目的,长腿一弹,身子像是飞燕般飘然而起,闪过这一杖,龙刃诛神舞起剑气飓风,寒气冰冷中晃若万剑齐发,剑气在“傲寒诀”的运行下竟如同成了无数冰剑,飓风卷起万千锐利冰剑铺天盖地般直冲向那长老。

  转眼间所有方位都被倚弦这一剑封死,白发长老惊惧失色,唯有全力舞出杖风如罡,冰火再次交击,寒热交加中气流四狂窜,将周围的祝融氏弟子尽数抛飞。倚弦瞬间又是一剑向白发长老当头斩下,还未缓过气来的长老飞身急退。谁知倚弦却早料到此点,趁早晃身急追劈出龙刃剑气直袭长老身后。

  看似劈空的一剑却正击在长老必退之路上,白发长老哪想得到倚弦对他行动预测竟拿握如此精确,惊天剑气已迫在眉睫,他顿时魂飞魄散,勉强舞杖来挡。

  “锵!”剑气竟如金铜实体,与龙头杖相击发出金戈之声,风火怒冰滔天,根本不及的白发长老被当场震飞,冰火异能侵入他的身体肆虐,他的白发一半被烧焦一半被冰湿,样子狼狈不堪。

  知道这一击虽然完全占了上风,但没这么容易击伤他,倚弦得势不饶人,加上一脚着实踢在身子一时失去自主的长老胸口。

  “蓬!”满口鲜血喷出,白发长老重伤坠下,被祝融氏其他人救下。倚弦确定那长老已失去作战能力,没有兴趣再次追杀,而身纵身冲动祝融氏人群之中,舞起龙刃诛神,暴射光彩中剑气四飞如激,搅得祝融氏族人个个人仰马翻。

  形势陡然大变,手持龙刃诛神的倚弦纵横战局,凭着把握全局的能力每一次都出现在最关键的地方,任何一剑都有如神来之笔,恰当得无可挑剔。祝融氏越战越惊,加上长老受创,士气大落,被蜀山弟子乘机反击,胜负之机骤变。

  幽云此时俏目望定威势无可匹敌的倚弦,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从殷商皇廷到蜀山剑宗,再由轮回集惊变到现在,她亲眼目睹着倚弦的改变,她同样也是唯一一个看着耀阳与倚弦他们兄弟俩从下奴慢慢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人,她无法想象倚弦的这种进步究竟预示出什么,只能露出无法相信的惊慕目光。

  倚弦独当一面,龙刃诛神剑气惊霄,所向披靡无可抵挡,惊人威力震撼在场众人。祝融氏族人亦是为之震惊,在倚弦的打击下,开始萌生退意。

  倚弦见祝融氏族人斗志皆无,不愿再造成伤亡,暗忖只要将他们逼退就行了,当即猛地大喝一声,光芒耀眼亮起,龙刃诛神幻出紫色光龙呼啸而出,势欲吞天,这正是他的攻心之策,以无边威势将所有祝融氏魔族人骇退。

  果然,祝融氏族人无不骇得魂胆俱丧,纷纷后退,大有一溃千里之势。

  但就在此时,远处蓦地响起一声暴吼,一条人影遽然遁至,火红色的长鞭正中紫色光龙,“轰!”的一声巨响,来人与倚弦同时后退一步,但倚弦所发出的紫色光龙已被击得烟消云散。祝融氏众族人顿时爆出惊天喝声,来人站定,自然就是祝融氏一宗之主——祝蚺。

  倚弦站定身形,没有再行出手,而是退后一步,目光中满含嘲讽地看着祝蚺。祝蚺仍然是那副阴阴冷笑的目光盯着倚弦。

  随着祝蚺来到,形势再度发生变化,蜀山弟子和祝融氏自动地罢手各自退回己方,形成对峙局势。幽云关切的与倚弦对望了一眼,便退到后面照顾有炎氏族人去了。

  倚弦暗暗调整体内元能,刚才击伤白发长老再搅战局,被祝蚺偷袭的伤势略有加重,此时正好乘机调息一下,表面上他却讥笑道:“没想到祝宗主这么快从‘玄武兽穴’出来了,还以为宗主至少要去找找易某的尸体。”

  倚弦是在嘲讽祝蚺在“伏羲武库”里的偷袭,不过狡猾异常的老狐狸丝毫没有一点脸红,反而哈哈笑道:“易公子乃是何等人物,岂会丧命那等地方,所以老夫自是不必为你担心。现在特地来看看可否能关照一下有炎氏,只是没想到易公子这么心急,还未完事就先来要酬劳了。”

  倚弦晒然道:“祝宗主有心,易某若不急,此时早已连尸骨也找不到了。何况有炎氏劳你们祝融氏照顾久矣,实在不必麻烦你们!”

  祝蚺道:“哪会,易公子修为过人,哪需要老夫担心。至于有炎氏可是我魔门五族的功臣,我祝融氏怎么能小气,能照顾的时候自然得全力关照了。”言语间,祝蚺突然眼神一闪,看向倚弦身后。

  倚弦识机的回头看了一眼一众有炎氏族人,见到土行孙正用极度仇恨的眼神死盯着祝蚺,眼中杀意正盛,相信如果他有能力的话,恐怕已经扑上去了,显然是土行孙看到有炎氏一个个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对祝蚺更是仇视万分。

  倚弦眼神示意土行孙不要冲动,回头指着有炎氏族人,略带悲愤地道:“有炎氏族人被你照顾成这样,难道还不够吗?”

  祝蚺哼道:“有炎氏当年之功可不止于此,那可是轰动三界之事。”

  倚弦明白他说的是当初有炎氏反对蚩尤之事,冷笑道:“此事除了九离族外,恐怕其他魔门几族反而会拍掌庆贺的吧?祝宗主恐怕还在为此而自喜吧?”以魔门五族自私自利的性格,定是不甘曲居人下,被蚩尤号令必然多是不服之人。

  祝蚺断然道:“易公子此言差矣,那时由蚩尤大人引领我魔门是何等昌盛,若非有炎氏背离魔门,此时早将所谓神玄两宗取而代之。岂会有人因魔门之落而幸灾乐祸?”

  倚弦淡淡一笑道:“此事已过去千年,至于魔门各族有何想法,事过境迁不说也罢,此时既然祝宗主目的已经达到,何不就此离去?”

  祝蚺嘿然一笑,道:“此事岂有这么容易解决的?就这样让你们把人带走,我祝融氏岂非太没面子?”

  倚弦打量一下祝融氏的阵容,道:“祝宗主若以眼下这些人与我方继续缠斗下去,定是两败俱伤之局,宗主何必要自寻烦恼?”

  祝蚺双眼精光一闪,道:“你以为凭你们现在这些人,能挡得住我祝融氏几个回合的攻击么?”

  倚弦针锋相对,丝毫不让地道:“难道宗主想试试不成?”

  祝蚺眼神一冷,道:“未尝不可!”

  倚弦沉声道:“易某不想做到如此地步,但那也得看宗主是否肯网开一面?”

  祝蚺突然大笑起来,连道:“好,好……”

  倚弦冷然看着他,没有吭声。

  祝蚺眼中厉光一闪,道:“好,老夫给你一个机会!我魔门一向以强者为尊,这样吧,你我以十招为限,谁能胜就听谁的!生死不论!”他对倚弦亦是很忌惮,心中已下定决心要将倚弦当场诛死。

  倚弦爽然长笑道:“如此甚好,不必废话,就让我好好领教领教宗主的高招!”

  祝蚺回头扫了一眼,祝融氏族人马上后退。

  倚弦向幽云微笑一下,幽云心领神会立即率众蜀山弟子纷纷退后,当地就空出了一大片场地来。

  倚弦手持剑光如洗的龙刃诛神,淡然道:“宗主请!”

  祝蚺眼中杀机大盛,一勒“火神鞭”,喝道:“小辈,今日就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倚弦眼神迥然,龙刃诛神凭空一轮,剑光暴闪,刃锋惊人直指祝蚺,滔天压力向迫了过去。祝蚺暴喝一声,“火神鞭”蓦地惊起化成火蛇抽向倚弦。

  龙刃诛神挥舞如雷,剑气如狂风暴雨倾出,寒风飙出剑气更冷。现场仿佛就是冰天雪地,将“火神鞭”的烈焰尽数压灭。倚弦使出“风遁”,身如疾风,剑影化万千,剑气成海浪涛震天,剑剑直逼祝蚺要害。

  祝蚺将“火神鞭”舞得铮然作响,火焰熏天,几丈周围内热浪如火山爆发,瞬间将倚弦击出的剑雪冰寒全部蒸腾。

  冰寒热火交接而起,剑气鞭影碰撞而爆。倚弦身如飘絮,龙刃诛神挥击如电,冰冷剑气强悍飞袭,剑气刚出身形已幻,倚弦已将“风遁”使得出神入化,伤势未愈的他面对法能远比他深厚的祝蚺,不得不依靠遁法躲开攻击。

  不过,此时的倚弦却更能精确把握到祝蚺的行动轨迹,当时在轮回集的奇湖湖底遇袭令他首次领悟到攻守节奏的运用,此时再对部分八卦妙法的领悟令他的感触更加敏锐,清楚地预测到祝蚺的下一步,龙刃诛神挥洒出惊天剑气,强劲地冲击祝蚺必守之处。

  祝蚺身为祝融氏宗主,一身魔能修为非同小可,岂会死守,一脚虚踩,身形陡然加速提起,堪堪避开倚弦的攻势。祝蚺展出“火神鞭”,轰然爆出烈焰狂炸,火红乃至炽白的极度烈焰在空中围着倚弦,并发出一连窜爆炸,从未有过如此高温的焰火有如岩浆崩裂般爆开,以铺天盖地之势包围倚弦所有方位。

  自从“伏羲武库”跟“麟焱艴螭”一战以来,倚弦一直戒备祝蚺是否还留有几手,攻守之间无不留有余地,此时只是微惊而已,自然也不敢小看祝蚺的修为和“火神鞭”的威力,避无可避之下,同时全力使出“寒星变”和“绝龙壁”,龙刃诛神舞起天地寒霜爆散,骤然四周冰雪连天,与“火神鞭”发出的烈焰刚好相反。冰冷和狂热在那时发生迸裂,虚空之中惊心的迸爆声连片而响。

  冰火同消,倚弦行动如风,毫不犹豫趁早挥出龙刃诛神,“灵悟剑诀”荡起剑气成冰浪状,直涌向祝蚺而去。无数剑锋交织成网,锋刃锐利冰寒,仿佛能割裂一切。

  祝蚺没想到倚弦动作如此之快,来不及吃惊,“火神鞭”迅速展出幻成火龙,怒腾在剑浪之中,剑气迸消,“火神鞭”如狂蟒出穴般忽地窜出,鞭身化成三条巨型火龙数个方向奔腾而出。

  焰火如滔,猛烈非常,倚弦自是不会硬接,体内元能激荡,龙刃诛神舞起寒风起时,他已风遁而避。冰晶火魄的异能疯摧而起,冰寒剑气勃然而发,将祝蚺的再一波攻击抵消。

  祝蚺暴喝一声,“火神鞭”脱手砸出,双手张扬身子飞舞,魔能散发有如实质,凭空而现的烈火倏地狂扬飞旋,炎热的气流猛然爆发,从未有过的强势让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祝蚺不再保留实力。

  魔门五族之一祝融氏的宗主面对一个小辈已不得不使出全力,无论结果如何,这点就足矣让倚弦名扬三界。

  在祝蚺魔能的控制下,“火神鞭”像是活了一般,化成一条炽白色的巨大炎龙,张开巨嘴向倚弦奔腾而去,飞过之处无不焰火焚烧。

  炎龙来势有如奔雷,倚弦不及躲闪,大喝一声运足“傲寒诀”,配合蜀山剑宗“凤鸣九天”的无上剑势,龙刃诛神向着巨龙劈出满天剑气。剑气覆盖了十丈方圆,巨龙无法绕开躲闪,“蓬!”响声震颤山崖,火焰飞溅四处激射,寒风呼啸而开。

  倚弦借劲后退,但还是被震得气血沸腾,强大的炎热魔能让他差点无法控制身体,加上身体在“伏羲武库”中所受的两次伤,他在空中勉强站稳身形,但仍然似是摇摇欲坠一般。


 

 
分享到:
1跛脚的孩子
1瓦尔都窗前的一瞥
1新世纪的女神
1兔子奶奶的生日
2小白兔和大灰狼
1小白兔和大灰狼
2母鸡和鸵鸟
1母鸡和鸵鸟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