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三章 意念烙印

第三章 意念烙印

时间:2015/4/18 22:22:19  点击:1904 次
  面对到身前鹜立如山的黑衣老者,倚弦急步停下,几乎因势将紫菱和土行孙摔了出去。

  黑衣人阴阴冷冷地笑道:“看你小子表面一副老老实实的模样,没想到也是这么滑头,居然懂得投机取巧,但是依你现在这等微末的修为,根本没有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老夫最后再问你一句,从今往后肯否为老夫忠心办事?”

  想不到黑衣老者竟能无声无息地赶到他们的前面,倚弦知道这次再想轻易逃开恐怕不容易了,他挡在土行孙与紫菱公主的身前,在背后暗中向土行孙打了个手势,土行孙愣了片刻,还是明白过来。

  倚弦沉声问黑衣人道:“阁下魔功通天,我根本是望尘莫及,只是我还是不清楚,依你的能力而言,为何一定要我投靠于你?”

  黑衣老者答道:“老夫看中你,是因为知道凭你的资质在将来必有大成,所以对老夫而言,如果不能将你收为己用,就必须要彻底根除,以防后患。就这么简单!”

  语罢,黑衣老者的阴寒眼神紧紧盯着倚弦,眸中杀机极盛,话中含义很明显是在威胁,蓄势待发的无上魔功更预示着如果倚弦的回答是否定,他势必立即出手,以雷霆之势将倚弦三人搏杀于此。

  对于黑衣老者的能力,试过滋味的倚弦绝对不会对黑衣老者的威胁有所怀疑,而现在的他却只能尽量拖延时间,当下思绪有如电转,缓缓道:“阁下的话虽然说得动听,但我又怎么知道,你不是跟神玄妖魔四宗一样,是为了谋取归元异能与龙刃诛神而假意招降呢?”

  黑衣老者仰天大笑道:“放眼当今三界,只要再渡一个劫数,以老夫现在的修为而言,又有谁会是我的敌手?哪还会贪图这些小孩子玩家家的东西,只有像你等这些修为不济之辈才想着用什么奇珍异宝来补后天修为之不足。再则说来,如果真正有心谋取外物的话,何必如此麻烦,直接将你轰个灵元俱灭不就结了,哪用大费周章?”

  这一席话说得倒还算是实情。

  倚弦沉思良久,面色凝重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需要请教你!”

  黑衣老者看着倚弦如此沉重的神色,道:“还有什么事?”

  “那便是……”倚弦猛地喝道:“再受我一剑试试!”

  烈光爆裂,彩芒激射,倚弦拼着朱雀灵力的加倍损耗,以归元异能和冰晶火魄催动龙刃诛神,施展出比以往更强数倍的“寒星变”,龙腾一剑飞一般斩出,无数道冰寒刺骨的锋利刃风形成狂烈的超级飓风,铺天盖地向黑衣人席卷而去,十数株巨树竟被剑势飓风连根拔起,齐齐向黑衣老者砸去,更是平添十分声势。

  剑势斩落,倚弦终还是抵受不住体内强势压力对经脉的瞬间宣泄,“噗嗤”一口鲜血直喷出口,借力道回落的反震,他扯开身形拉起土行孙与紫菱公主,按照先前与土行孙的打出的行动暗号,身形一闪即逝。

  黑衣老者本来心下早有准备,只是刚才被倚弦郑重其事的神情所骗,不由自主有所松懈,却不料就在这时被倚弦摆了他一道。面对如此气势滔天的一击,黑衣人竟先是怔了一下,这才及时反应过来,顿时觉得急怒攻心,顾不得压制旧伤,双手连袖全力挥出,劈出两道强烈的巨型黑芒魔能,尽管在瞬间就将飓风一扫而光,但此时面前的三人再次消失。

  接二连三的被一个小辈耍来耍去,黑衣人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差点连肺都气炸,登时须发尽张,体内魔能前所未有的回旋激荡,已然感应到倚弦三人的位置,身形飞遁,火速赶去,完全不隐藏魔能散发,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定要一举将这个祸根击个元神俱灭。

  倚弦这次改变策略,早已示意土行孙准备“土遁”逃脱,而他在施出最后一剑迷惑黑衣老者后,三人便立即钻入地下急遁逃窜,对于“土遁”土行孙当然是再熟练不过了,与他平时在地面上的畏缩来比,此时意气风发的模样,令人不由得不刮目相看。

  甫一遁至地下,土行孙就遵照倚弦的吩咐,带着倚弦“绝龙壁”结界护卫的一行人,像是地鼠一般没有任何规律地到处乱窜,为的便是让黑衣老者摸不到头脑。倚弦也正好趁这段难得的时间,专心想办法解除那该死的意念烙印,否则他们迟早逃不出黑衣老者的掌心。

  还好倚弦刚才已经想到“意念烙印”的要点,现在再继续细想下去,显然容易多了,他长长吁出一口气,默运归元异能在体内循经倒脉细细查找。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在自身冰晶火魄所铸就的经脉上感应到一线异常,一直延伸到印堂处,那是一缕几乎微不可见的黑暗魔能。

  如果不是神奥异常的归元异能,以及本体冰晶火魄的体质,倚弦决不可能这么快就会发现结果。但接下来就麻烦了。倚弦曾经遍阅魔道典籍,怎会不知印堂部位本是身体三魂七魄出入之所,如果使用元能硬生生将这一线魔能驱散,一不小心就可能将本神灵识损伤。

  由此可见,黑衣老者的这一手“意念烙印”可谓阴毒之极。

  倚弦先是缓缓以归元异能轻缓驱赶魔能,哪知连试几次都无法成功,或是轻动不了魔能,或是施功太重引起印堂微疼,灵识混淆,一点也容不得疏忽。如果换作是耀阳,怕是早已没有耐心气得直跳脚不可,但倚弦却没有失去耐心,而是强行以体内残留的朱雀灵力来试,尽管效果相差不大,但朱雀灵力的强悍,恰恰在魂灵魄体上表现出来,堪堪压制住了魔能,却不能将其彻底拔除。

  不过,土行孙已经没有多少耐心和耐力了,气喘吁吁地道:“你好了没有,我快后力不继了……”刚说完,地面上循迹追来的黑衣老者已经将一个个充满爆炸力的黑色魔能疯狂砸落入地。

  “你别打扰他,很危……”紫菱还在说着,地层已经爆裂开来,幸好有厚实的大地做掩护,迟了一步后再波及到他们,威力自然也小了许多。土行孙急得到处乱躲,更是忙得气都难以喘上一口,更别说回嘴了,只能在心中问候黑衣老者的祖宗,当然难免也对倚弦有些埋怨。

  倚弦屡屡尝试皆是以失败而告终,继续以最初强硬的方法化解魔能,也因为归元异能驱散魔能之前必会伤及灵神而作罢,不由叹了一口气,忖道:“到底如何才能将这魔能驱走?”

  倚弦心中默思往日所学,从《玄法要诀》、《阴阳法要》、“圣元本草经”到“轩辕图录”,最后猛然想起方才在黑衣老者魔能挣扎下的领悟,心中隐有所觉,“如果以轩辕图录来解……”

  然而“轩辕图录”表面上看来是何等简单的物事,岂是说运用便可以完全运用到的。

  倚弦只能换个角度来想,观望着四周擦肩而过的土层,听着耳边土行孙的唠叨,他屏息静气,将一切扰乱思绪的干扰尽数排出脑海之外,思感中蓦地想到一副画面,那是九幅“轩辕图录”中的第七幅——以混元一气为中心,五行周天融会合一,合久又分,再从中多化生出一道气极,并五行气机而成六合之势,广至虚空上下左右前后等六方范围……

  倚弦脑海中接连浮现出剩余的那些图录画面,思感神识愈来愈清晰的感觉出解决方法就在其中。此时,一团魔能恰巧从身旁擦过,强悍的震撼余波波及到“绝龙壁”结界,三人同时感到庞大的压力依附在结界之上,身形禁不住同时一震。

  倚弦脑中灵光闪过,淡然的笑容挂在了嘴角上。

  他立即运起朱雀灵力将那一线魔能团团包围起来,缓缓将灵力渗透入魔能之内,因为魔能占据的是灵体神识的门户所在,而朱雀灵力早已溶于倚弦本体经脉,自然不会受到魔能的排斥,在不带丝毫强迫性的融入之后,倚弦心中大喜,知道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倚弦小心翼翼的继续将归元异能纳入印堂左右,丝毫没有去理会那一线魔能的存在,而是径直跻入本体的朱雀灵力之内,冰晶火魄全力护卫着一线灵脉,以防有所意外的发生,待到万事俱备,倚弦按照刚刚领悟的元能运行之法,将元能、异能、冰晶、火魄按照“轩辕图录”所示的特定轨迹运行而动。

  稍顷过后,四象之能在印台周围形成一圈元能场,再慢慢将灵力纳入其中,合并成五行归一之势,连环转旋周天完毕,倚弦思感一念骤生,立即将魔能也纳入整个五行灵元当中,不到片刻工夫,循环交替的六股不同灵元终于达至“中元坤离,五行蕴空,天地人合,方为六合”的境界。

  魔能完全被融解在五行灵元之中,再也无分彼此。

  大功告成!

  此时此刻,土行孙与紫菱公主无不感到身旁的倚弦发出强大念力,却在回首看时,都不由惊呆了,只见此时的倚弦须发无风飞扬,神态举止焕发出无比英姿,尤其是双眉中心的印堂处现出一道半鱼形的青芒符印,湛射无比耀眼的傲然神芒,令人不由自主生出崇敬之心。

  倚弦欣喜难当,赶忙顿住身形,趁着五行灵元的效力,先将身中“意念烙印”的事情一一说明,然后以同样的方法将紫菱和土行孙身上有可能的魔能统概拔除掉了。三人躲开由地面快速袭来的爆炸式魔能,土行孙好不容易喘了口气,筋疲力尽的对倚弦无奈道:“我已经不行了!”

  倚弦点头表示知道,坚毅地道:“看来咱们要搏一把!”

  黑衣老者自持身份,哪会也跟着三人鼠窜入地,只是在地面上狂追猛打,务必想将几人逼出地面,又或者直接将他们击毙在地下,庞大的魔能已然将方圆十里内的山林都一一尽毁。

  然而,仅在片刻过后,他感到植种在三人身际的“魂灵引”突然烟消云散,失去了感应,不由心神大震。就在他感到震惊之时,大地上猛地爆起滔天土尘,无数道冰寒的龙刃剑气破土而出,从四面八方向他立身之处疯狂击来。

  与此同时,三道人影倏地从地底疾遁而出,黑衣老者浑身魔能遍布,轻松挡住剑气袭击,加速追去。

  而在黑衣老者刚追出去不久,地底下寂然不动的倚弦三人却连连掠出地面,倚弦全力使出“风遁”,带着耗尽元能的土行孙、紫菱公主朝着黑衣老者追击的不同方向逃遁。

  土行孙边喘气边笑道:“这个头脑简单的老不死,想不到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倚弦为了维持风遁的最大速度顾不得说话,倒是紫菱道:“你不懂就不要乱说,那老家伙只是失去‘魂灵引’的指引,一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下次恐怕就没那么容易骗倒他了。”她外公“龙神”应龙也敌不过这名黑衣老者,如果对方真像土行孙所说的这么白痴,那岂不是显得应龙更无能,所以她自然会有所申辩。

  土行孙从来糊涂,哪里想到这关节,显然是对紫菱竟为敌人说话而惊异,不过心中担心黑衣老者回头追近,顿时让他失去了斗嘴的兴趣,却是不停的催促起倚弦来。

  倚弦非常清楚三人现在的处境,既然已经解除了意念烙印,他们当然不会跟黑衣老者拼速度,所以一路带着紫菱和土行孙窜入莽莽深山之中,靠着林中的黑暗和连片高大树木的遮挡,加上此时他对身际各种灵能的掌握能力,他已经有把握摆脱黑衣老者的追踪。

  倚弦三人尽量隐藏气息元能,速度虽然慢了,但失去“魂灵引”感应的黑衣老者反而一时间难以尾随,只能尽其所能四处狂搜,只要听到略有动静就以惊人魔能猛击,只是山林猛兽惨遭其毒手破坏,到处狼藉一片。

  三人一路急逃,直奔出数百多里地,才敢停下身形来。

  紫菱偎在倚弦身边,满眼崇敬的神色,拉着他的手兴奋道:“咱们终于逃走了,没想到你还真厉害!哇,糟了,人家衣服全被刮坏了,你要陪人家去买衣服。不然……不然人家就让外公……”说到这里,她偷偷看了倚弦一眼,想起方才他与黑衣老者战斗时的模样,再又想起当日在轮回集中为了幽云苦战应龙与幻面人二大绝世高手的情景,尤其眉目间的傲然英气,像极了东海海面上见过的祖姑夫,不由下意识的又觉得,他不太可能败给自己外公,于是原本想借外公去压他的话说到一半便不说了,只是不依不饶的说道:“……不管了,反正就是要你去买……”

  倚弦叹了一口气,想到应龙曾经拜托自己的事情,点了点头,问道:“其实,你外公的修为虽然比这位老者稍差一筹,但绝不会输的毫无还手之力才是,再说此人还有一些旧伤未愈,怎么会……”

  紫菱不听还好,一听之下当即脸色一变,眼圈闷然红了起来,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哭诉道:“外公陪我去救我娘……谁知会碰到那个老不死的……而且……而且他是为了我才会被那个老不死的要挟的……现在仍然被困在无量山上……”

  “无量山?”倚弦虽然很想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想到当时应龙说过,这是他的家务事,所以只能忍住详细询问的念头,问出另一个心中疑惑难解的问题,“那你知不知道,又或是你外公有没有提到,这位老者究竟是什么人呢?”

  紫菱迷茫的摇了摇头,道:“我自然是不认识的,至于外公开始也不认识,只是后来等到因为我受制于他之后,外公在答应帮他做三件事情之后,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哦!”听到这个关键时候,倚弦心中一震,继续等待紫菱口中说出答案。

  紫菱回思片刻,不解的摇头道:“那老不死的真面目让外公看了,外公显然是认识他的,只是外公好像根本不相信什么似的,只是很震惊的说什么,原来你这个老不死的还没死……那个老不死的后来大声笑了起来,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倚弦心中更觉得迷茫了,他无法想象到谁人可以知道他的身份,甚至对自身体内的归元异能如此熟悉,再加上他对这位老者下意识的熟悉程度,都让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倚弦安慰的轻轻拍了拍紫菱的小肩膀,回过头正看到此时茫然望向远方的土行孙,从他少有的面部表情上看出他的心情也已糟糕透顶,便转身走到满脸凄切的土行孙身边,道:“老土,唉……”

  他本想好好安慰他几句,哪知张口之后却没了下语,心下暗自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耀阳那般好的口才。

  土行孙听到他的声音,终于从悲凄的回思中醒过神来,轰然跪倒在地,仰首呆呆望着他,问道:“我是不是很没用?我连自己的族人也保护不了……”

  话还未到尽头,土行孙再也说不出什么,屈辱的泪水已经潸然而下。

  倚弦在轮回集再见土行孙,原本是为报答土墼老爷子与素柔两次恩情,哪知这段时间与土行孙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相处下来,着实已经把他当作了自己兄弟。此时见他忍着心中悲痛,无声落泪,心中百般滋味起伏跌宕,好不难受,苦苦压制的伤势,更在瞬间爆发,只觉体内如冰天雪地,酷寒难耐,又如烈火焚身,痛苦难当,“噗……”的喷出一口鲜血,轰然倒地。

 

 
分享到:
揭秘康熙跟苏茉儿到底是不是情人关系
我在红尘,而君在天涯,何时共眠
水浒第一二奶李师师的风月政治学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
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过春节
一百多岁的日本最老艺伎“小金姐姐”
3小熊找彩虹
贾宝玉深爱的女人竟然是大清皇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