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八章 情债缠身

第八章 情债缠身

时间:2015/4/18 21:52:43  点击:1926 次
  众人浮上水面。倚弦双手探在水中,看着恒恒露出尴尬的神色,不过好在朱雀帮了他一个大忙,就在他这尴尬以极的时候,朱雀已经一蹦一跳来到姐妹俩身前,骇得两人动也不敢动一下,倚弦连忙喝道:“朱雀,瞧你那怪样子,千万不要吓到人家,赶快过来。”

  朱雀听后,又盯着姐妹俩瞧了好几眼,才老大不情愿的蹭回倚弦身边。

  恒恒见这上古的洪荒异兽竟然如此听倚弦的话,心中大感惊诧,但她素来遇事不惊,对婥婥责道:“下次如若你还敢任性,我定不会现身救你!”

  婥婥闻言立时哭了起来,抽噎道:“我……我那里知道师父要对付的人是他,看他当时危险,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呜……”原来两姐妹竟是奉了师命前来杀倚弦,试图取龙刃诛神的。

  恒恒冷笑一声,道:“你瞧他一副冷漠样子,分明没有把你放在心中,你何必为了这种人劳心劳神呢?死心了吧!”恒恒着实也在恼倚弦,方才居然半天不来查看婥婥的伤势。

  倚弦闻言心中愧疚更甚,俊脸一红道:“我……我……”却张口结舌“我”了好几声,也未曾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儿来。

  婥婥看后摇头一叹,道:“姐姐,毕竟他是现在才知道这件事,或许过些日子……唉,姐姐我好累,咱们回去好么?”说完她将头依偎在恒恒怀中,再也不肯看倚弦一眼。

  倚弦心中莫名一痛,宿世的灵犀相通,使他感觉到婥婥此时心中凄怨,但有不知该如何出言安慰。

  恒恒深深望了他一眼,抱着婥婥转身遁去。

  倚弦望着恒恒飞快消失的雪白娇影,看着在她怀中轻晃摇荡的婥婥的雪白赤足,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惘然。好一会才忽然怪叫一声:“不好!息壤……”

  他潜入湖底,见朱雀此时正在旁玩弄着婥婥脸上掉下的那块面纱,庞然巨躯点起面纱不时举到鼻尖嗅上一嗅,神情还颇为写意一般,实在是滑稽到家了。

  倚弦一把抢过面纱,藏在胸中,郑重而严肃地对朱雀道:“朱雀,我现在需要你帮一个忙……”

  此时,早已撤离到岸边的神玄二宗众人,望着渐渐平息如初,不泛丝毫波澜的奇湖水面,表情说不出的复杂,似是惊喜,又似是疑惑,更似乎不可置信……

  他们不是不相信这是不久前那个豪言壮语、大义凛然的年轻男子所为,但是他们随即又打消了想到的这个可能,包括睿智的玄冥帝君与洪均老祖在内。

  可是在场众人中,却有一人确信令奇湖狂猛浪潮销声匿迹者,肯定是倚弦所为,她就是——幽云。

  因为,她看见了此际在岸边趾高气昂等待的土行孙。

  就在众人心中暗自诧异之时,冥日刺眼的光线忽然穿透乌云密布的天空,照射在奇湖之上。千倾湖水眨眼间变得摇摆震抖不息,蓦地从中裂开一条狭长缺口,浪潮齐齐向两旁翻涌开来。一道轩然卓越,孤绝不凡的身影倏然冲天而起,伴着说不清楚是何颜色的柔和光线与莫名气势现身虚空之中。

  水浪在他脚下轰然合壁,扬起万千水线,在冥日的照射下七彩绚丽。隐隐约约中,那人忽然展齿一笑,露出爽朗自信的笑容,更衬托出他潇洒不羁、俊朗脱俗的不世风采。

  ——这人正是倚弦!

  神玄二宗众人与轮回集未曾离开的一些居民,忽然爆出震天欢呼,慢慢汇成一声整齐的呼叫,将心中那无边欢喜、激荡的心情证明给他们心目中的英雄——

  “易公子……易公子……”

  当然,玄冥帝君与洪均老祖等人并未作出如此失态举动,但他们心中却也是无比震惊。仅仅十数日时间,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有炎氏子弟——小易,便已经给了他们太多太多的震惊。

  他仅以弱冠之龄,便将列位天地奇珍的冰晶火魄融于体内,进而得到上古神兵“龙刃诛神”与广成遗物“乾元绫”,福缘之深实在令人咋舌。而且他在冰火炼狱绝顶之上,单身孤刃一击退怯魔宗五大宗主之一的刑天灭。三言两语之间,令魔宗三位宗主哑口无言,解救神玄二宗的一众卧底弟子。

  声名鹊起,振动三界,威扬八荒。

  继而,他又连败蜀山剑宗首席弟子桓冲,魔道五宗十数位高手!就连邪心修为之深,智慧超绝的通天教主,都铩羽而归,而且智计超群,周旋于奇湖筑首陆压与“龙神”应龙这两名几可与玄宗三大宗主相比肩的魔头之间,最后仍可全身而退。

  更于今日驯服上古异兽朱雀,深入险地取回神宗至宝“九土息壤”,平复上古水道的滔天水势。如今不但安然现身,而且在短短数个时辰之内,他的法道念力与元能等诸般修为又飞速提升,无意之间流溢而出的灵力剑心,引得几位修为高深者倍受震撼。

  试问,他们怎能不惊?

  倚弦此时身在虚空之中,也自体会到自身改变,但他却深知这全拜朱雀万年灵力所赐。

  方才在水底时,他求助朱雀帮他收回“九土息壤”,却因这神器自主之性甚强,导致朱雀耗尽灵能重回上古水道之中,再次陷入昏睡。更加令他愧疚不安的,却是朱雀为了帮他这个“朋友”,竟然不惜付出自身万年苦修的灵力。让他在旁也是大受裨益,虽然几日之后这些灵力就会消散在天地之间,但也足够他感悟出可将体内归元异能与冰晶火魄融合归一,化为己用的修行之法。

  他环目望向四周山脉,天际留白,淡然自若地缓缓朗声道:“你等妖魔宵小听着,今日我不再与你等计较,如若你等胆敢再次心怀不轨,企图掀起腥风血雨……”说到此处,倚弦言语一顿,左手负于背后,右手蓦地扬起,幽紫神龙光影忽然出现,绕在他修长身躯上翩然舞动,龙刃诛神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我必登门造访,届时尔等便注定成为‘龙刃诛神’的剑、下、亡、魂!”

  随着他清明淡定的声音,神龙傲然长吟,冲天而起,万千剑心灵能四散开来,化作青蓝剑芒透射空际,锵锵震响,正是蜀山“凤鸣九天”中的最具威势的“剑气洞彻九重天”。

  其剑吟声龙啸声未毕,但见四周忽然冲起数十道身影,仓皇逃窜,已然纷纷远遁而去。

  神玄二宗众弟子方才被倚弦赫赫声威所震,这才醒转,知晓那些定是魔宗的人,当下就要追去,却被玄冥帝君与洪均老祖等辈份高绝之人喝止。

  倚弦也从空中缓缓落到玄冥帝君与洪均老祖身前,躬身道:“帝君、老祖,小易幸不辱命!”

  玄冥帝君还是首次细观这位三界新贵,心下也不由暗赞一声,笑道:“这次多亏易公子,方能稳定残局,不然我这无用帝君还真不知该如何收拾残局哩。”

  洪钧老祖更是感慨万千,道:“小友方才剑势如潮,虽说用的是蜀山剑诀,但却融会诸家之长,别具一格,独具威势,老夫真是后悔蜀山当日不能将你留下!”

  倚弦知他所说是指不能收自己为徒的事,连忙客气的再次致歉,然后心不在焉地与其他人相互客气两句,暗自揣测怎样才能将自己答应应龙的事情说出,毕竟九土息壤乃是神宗之物。

  正在他不知如何开口之际,洪均老祖却对他笑道:“易公子,两月之后的今日是我神玄二宗每千年一次的盛典——蟠桃盛宴。老夫与帝君在此代表天帝、王母邀请易公子赴宴,希望易公子万勿推托。”

  玄冥帝君也在旁颌首道:“易公子只需到昆仑山西麓即可,本君自会遣派神宗弟子去迎接。”

  这两人话一出口,登时引得旁侧神玄弟子一阵喧嚣,试想,曾几何时有人会有如许大的面子,让一帝一宗接连发出邀请,参加千年一度的蟠桃盛宴?

  倚弦心中更是感怀倍至,他想起自己兄弟俩当日做下奴时,那等受人欺凌的日子,心中也不由陡起扬眉吐气之感,思量再三,道:“承蒙帝君与老祖厚爱,小子届时定如约而至。”

  倚弦接着有所犹豫的拿出“九土息壤”,道:“启禀帝君、老祖,方才小子能够顺利拿到神器阻住水势,实乃与一位朋友的鼎力相助分不开,所以这‘九土息壤’小子暂时不能奉还,只因他需要此物去救助一位亲人,不知可否通融?”

  玄冥帝君闻言点头道:“理当如此,‘九土息壤’既是小友寻回,而且又是为救人而用,那自然是可以的!”说罢含笑望向洪均老祖。洪均老祖与她对望一眼,也自点头在旁扶须微笑不已。

  倚弦这才放下心来,躬身道:“多谢帝君与老祖!”

  玄冥帝君与洪均老祖两人又对倚弦交代一番昆仑山去向,以及怎样联络神玄两宗人间弟子之事,告诉他如果有所需要,这些弟子定会鼎力相助。然后这才吩咐冥界兵士善后,二人先自返回天庭复命而去。各宗弟子紧随其后,不多时即消失在眼帘之内,幽云却依然站在原处,未曾移动分毫。

  倚弦隔着丈许远的距离,望着她立身泥泽,仿若圣洁莲花一般的幽丽身姿,胸口刹那间涌起复杂情绪,万千言语,却仿佛齐齐堵塞在喉头之处,使他不知该怎样倾吐。

  幽云又何尝不是呢?

  两人就这样四目交视,依惜对望,似水柔情自在不言之中。好半响,两人蓦地齐声道——

  “我……要走了。”

  “你……要走了。”

  两人话一出口,在听到对方相同的言语后,相继一怔,又同时道——

  “那……你保重。”

  “那……你保重。”

  说到此处,两人不由相视而笑——

  或许,这便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吧。

  幽玄看着陷入昏迷中耀阳,摇头道:“真是个麻烦的小子。”一晃身就到了耀阳身前。

  此时,耀阳竟遽然双眼一睁,归元异能急迫而出,紫光冲天而起,一道长达十丈的巨型紫色炎刀凭空出现,毫无预兆地从天而降,猛逾雷霆怒击。同时耀阳双手各卷起炽白色炎龙呼啸着向幽玄急窜而去,幽玄顿时陷入腹背受敌的窘境。

  不过,幽玄毕竟是非一般的高手,情知受骗之下,勃然大怒,丝毫不留力地拂袖一击,卷起捣天狂风,风中两道凌厉无比的巨大气剑崩然震出。

  “砰!”

  震天而响,耀眼的光芒照彻天地,炎刀、气剑与炎龙同碎,气流急窜如激流冲撞,山石轰然爆裂飞溅。

  耀阳刚才凭“牵机引玄法决”卸去幽玄一拳的元能,但还是被击成重伤,只是他见机诈晕,果然引得自信的幽玄上当。耀阳知道没这么容易击伤幽玄,也没有被这冲撞的光芒迷眼,早已暗捏《幻殇法录》中的“万刃同归诀”,配合最基本的“天火炎诀”,乘机纵身击出。

  幽玄身周蓦地冒出直冲云霄的赤红火焰卷向幽玄,炽热无比的气息将其中的刃锋隐藏。

  “小辈,这点东西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幽玄显然已经动了真怒,浑身气势磅礴压出,元能运转,气劲激出仿若替他建起一层屏障。

  耀阳喝道:“这样就够了!”他不依不饶的运起归元异能,渡化五行玄能,予养于战的元能运转之法交替循行至极限,浑身炽白的火焰急窜,竟然以整个人作雷霆之势向幽玄冲了过去。

  幽玄一愣,再次为耀阳不可思议的举动摇头,喝道:“白痴的家伙,找死!”伸手随意挥出一道凌厉的巨型气剑,狂猛无比地向冲来的耀阳击出。

  耀阳岂会傻到自己去送死,他全身炎热异能脱身而出,让异能正面迎上气剑,自己则身形跃空而起,双手合握成拳状,狂吼声中用尽全力砸了下去,瞬间体脉龙气爆发,集合所有五行异能于双手,原本手上炽白的火焰骤变成金光四射。

  晃若在空中划过一道绚丽的金光,满含全身异能的拳头砸在幽玄不屑举起的枯瘦拳头上。

  两拳对击,毫无声响,耀阳却遭到了更强的元能反弹,就像狂潮怒冲,威力无比地侵入耀阳体内。耀阳大喝一声,借劲后跃的同时,再次使出“牵机引玄法决”,勉强卸走部分元能,只是浸入体脉的元能仍觉强悍过分。

  “蓬!”压不住的鲜血满口喷出,斑斑艳红随着满天爆发的气劲激射出去,触目惊心。

  幽玄此时的脸色却是极端的难看,他只顾得耀阳的后两次攻击,注意力分散,却小看了这一式“万刃同归”,一时没察觉到熊熊火焰之中隐藏的元能刃锋,这就是耀阳拼着自伤也要达成的目的。

  耀阳显然低估了幽玄的修为,那凌厉的刃锋也只是在幽玄的长衫破了十几道口子。不过这已经够了,“邪神”幽玄是何等人物,数千年来何曾被一个小辈割破过衣服。

  “小辈该死!”幽玄暴怒之下,一拳击出,远比之前强悍数倍的元能崩裂冲出,势若山崩海啸,狂风怒摧,威不可挡。

  耀阳伤上加伤,落地时踉跄了几步,满口鲜血再次喷出,面对幽玄愤怒击出如雷霆狂奔的惊人元能,根本是避无可避,耀阳刚稳定身子,强大无匹的元能已迫在眉睫。

  在这生死一刻,已遗忘许久的轩辕图录突然跃然脑海……

  “阴阳混元,三才合一,环环相生,四象乃成……”

  “四象周天,充虚盈实,乾一而分,乃生五行……”

  “五行化物,以应四时,顺逆阴阳,生克有常……”

  他心中仿佛突然知道些什么,但是又不清楚,像是一团迷雾中模糊地看到一点亮光,不是很确定,但至少有了一个方向。耀阳只是一时微悟,像是灵光乍现,但对于幽玄的强大元能,却有了应付之策,归元异能逆运,额头紫色的半鱼隐纹骤然闪亮起来,耀阳隐含霸气的虎目爆出从未有过的神光。

  逆运的归元异能引导入侵元能在体内运转,强大的元能像是洪水怒冲,几乎将耀阳的身体像堤防一样冲垮,耀阳额头汗流如注,忍受着这非人的痛苦,暴喝道:“给我出去!”

  “啊!”在耀阳的嘶喊中,侵体的元能被尽数排出,猛烈的气劲带着皮肤爆裂的血滴向外冲出,激起一阵激烈的风暴。驱走入侵元能只是瞬间的事情,耀阳仍被那元能再次重伤,但即使身子裂痛如被扯散骨架,他也还是坚持着没有倒下。

  幽玄本料想这一击耀阳非得重伤昏迷不可,却没想到耀阳顽抗至此,此人他日必是非常人物。幽玄心中杀机大起,双眼含煞,元能集起,双手齐齐挥出,顿时风云色变,强猛劲气如潮冲垮一切,无数道凌锐剑气织起满天剑网凭空怒斩。

  幽玄含怒使出这招,耀阳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脑中闪过《幻殇法录》中记载的上乘法道秘术“驭器藏真诀”,立时从怀中掏出一些细碎物事,凭借最后的力气急运归元异能,大声念诵法咒:“元、奎、末、臾、敕令!”随即满手撒出一片紫芒,喝道:“看我——降魔封天印!”

  幽玄耳中明确听到对方驭使降魔法宝的咒决,再看漫天紫芒浮动,不由大吃一惊,哪还顾得上攻击对方,急忙闪身避出数丈开外,掌中早已擎出独门秘宝“修罗袋”,准备只要对方修为不到,便可将其秘宝收为己用,谁知等了片刻,漫天紫芒散去,却发现原来是一地的金银碎铢。

  幽玄几时被人如此耍弄过,气得哇哇大叫,回头准备再找耀阳算帐之时,才发现那小子早已不知去向。幽玄见竟然无法找到耀阳,忙急急四下找寻,可惜脱离他魔灵异心锁定的耀阳,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搜索良久,幽玄遍寻不到耀阳踪迹,只能悻悻离去。

  原来耀阳在使出诈术后,紧接着便以新近初修而成的“无间遁法”,在瞬间将整个人骤然遁失当空。

  其实,若是以耀阳现在仅存的实力来讲,他不可能逃得过幽玄的追杀,所以,聪明的他并未走远,而是附在附近崖壁的裂隙之中,屏去周身任何气息,藏得十分隐秘。

  耀阳耐性极好,一直等幽玄离去三个时辰之后,才笑着从崖壁缝隙中遁了出来,然后立即朝幽玄离去的反方向遁去,顾不得重伤,到了下山的路才渐渐放慢下来。

  当他到了涓涓不断的蟠溪旁,耀阳仍感应不到任何危险,见过了这么久还不见幽玄出现,耀阳知道那老家伙是真的走远了,这才终于吁了口气,谁知心神一松,几次累加的重伤再也无法忍住,胸口一闷,猛地再喷出一口鲜血来。

  耀阳知道无法再压制伤势,暗叫一声不好,再也坚持不住,踉跄一步,整个人便摔倒在地,人事不知了。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