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卷 魔高一丈 第一章 姬氏龙脉

第十卷 魔高一丈 第一章 姬氏龙脉

时间:2015/4/18 21:13:25  点击:1492 次
  玉璇忽闻人声,立时收敛法术,冷笑道:“龙脉乃姬氏一族的命脉,我早猜到此番不会如此轻易破坏龙脉,请阁下现身吧,我倒想看看是哪位高人能拦住本姑娘破坏龙脉。”

  耀阳心知鬼方之人以妲己三人的性命为要胁,自己实在无法阻止这玉璇破坏姬氏一族的龙脉,正担心她会轻易就将姬氏龙脉毁去,现在见有人出面阻碍,他心中也不禁松了口气。

  “哈哈,姑娘要见老夫吗?我老夫可有好久没见过人了。”那声音笑道。

  耀阳与玉璇这才发现那说话人的声音来自龙脉地穴上方,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长得干瘦,面上毫无血色的侏儒老者被锁链紧紧锁贴在岩壁上,一身破烂不堪的黑袍,散披着乱发。

  耀阳还以为此人是被囚禁于此,不禁问道:“老人家,你是因为犯了什么错才被囚禁于此的?”

  那干瘦老者从刚才他抢玉璇法器,阻止玉璇破坏龙脉看出他是被玉璇所迫,又听他方才一番龙脉国运的见解,心中对他倒是极有好感,笑着回答道:“小兄弟,老夫并非被人囚禁于此,而是老夫当年因修炼一门无上法道,由于种种原因,最后差点走火入魔险遭死厄,好在太姜夫人慈悲为怀救了老夫,还让老夫在这龙脉地穴中借脉气缓住本体经脉石化。”

  耀阳闻言点头道:“原来如此!”他看着老者被锁在岩壁,似是无法动弹的模样,心中毫无来由的为之黯然。

  玉璇急于破坏龙脉,见耀阳竟与那老者闲话起家常,怒叱道:“耀将军,你给我拦住那老家伙!”言罢又轻声在他耳旁说道,“别忘了你的三位美人姑娘正等你回去见她们。”

  耀阳见她又以此来威胁自己,不由怒目而向,却又无可奈何,一时不由左右为难起来。玉璇似是知道耀阳不会这么爽快地同意,趁他左右为难分神之际,突然自怀中取出一道魔符印在耀阳背后。

  那侏儒老者见玉璇掐诀驱动魔符之法,立时惊呼道:“摄傀符!”

  原来这“摄傀符”乃魔门九大灵异符法之一,与金傀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虽不能控制人的神识,却能控制受制之人的行为。

  可惜耀阳发现危险时,已是为时过晚,那魔符已化成一道绿芒隐入他的体内。玉璇念动咒诀,耀阳身体不受控制地上前数步,体内元能汹涌而出,手捏“七真妙法指”,“乾天炎龙诀”化作一团烈焰径直向老者击去。

  那侏儒老者右手暗捏一法诀,顿时至强的魔能透体而出,不慌不忙的于身前布下一道魔能结界,烈焰击中结界顿时爆散而开,结界如波一荡,随即卸去化为无形。

  耀阳无奈的叫道:“老人家,你注意防守了,我现在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话未说完,他体内元能再汹涌而至,“乾天炎龙诀”立时又再发出,五道五行玄能由五指散发而出,化作五道烈焰元能,在空中划出道道玄异的轨迹直向那老者袭去。

  一旁的玉璇一边操控耀阳,一边念动咒诀,手持法器布下法阵施起法来,手中钵器耀起一团黑芒,化作一条黑龙直向龙麟山壁击去。只见那条黑龙甫一接近龙麟山壁,龙麟山壁立时自行结成一个金光结界,玉璇暗再施力,黑龙怒喝一声,张牙舞爪直向结界撞去。

  那侏儒老者见耀阳再次身不由己的发出元能攻击自己,体内魔元异能也随之再次迸发,在体外形成一个更为强大的元能结界将耀阳所发五道玄能烈元尽数御去,而结界竟也因那五道玄能的强大而立时分崩离析,化为无形。

  老者心中不由暗暗震惊:“这年轻人年纪轻轻,没想到法道修为竟会如此高深,难得……”

  未等他再做多想,耀阳又已发出一道更为强厉的烈焰玄能,直向他袭至。老者面上微是一讶,体内魔能运转不息,已然如海涛般汹涌而发。

  趁着这瞬息间的工夫,玉璇所施法的黑龙已渐占了上风,将龙麟山壁所发之结界撞破,张嘴咬住山壁,开始不断吸收山壁所流之水,龙麟山壁如有灵性一般,开始颤抖起来。玉璇见成功在望,不禁喜上心头,再次加强法力,定要将这龙麟山壁的流水吸干,令这龙脉再无生气就此毁去。

  耀阳一边身不由己地向那老者攻击,一边却也注意到玉璇那边的进展,见山壁颤动甚而出现一条条裂逢,龙脉之气喷之而出,心中也是大急,却又感无能为力。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耀阳体内的“归元异能”在魔符强行驱动之中骤然觉醒,身形曳然一顿,一时间脱开了玉璇的控制,那老者的魔灵异心立时感应到他的变化,忙腾身而起,运体内无匹魔能贯入耀阳头顶,耀阳顿觉到那股强大魔能在体内寻经导脉,知道是那老者想要助自己破除“摄傀符”的控制。

  他忙运转五行玄能随魔能而行,两股强大的元能立时发生作用,只见隐入体内的“摄傀符”被老者及他的体内异能齐齐驱出了体外,身体顿时感觉一松。却不再多想,“乾天炎龙诀”骤然发动,无匹异能化成一条火龙直向玉璇施法所放之黑龙袭去,黑龙立时被击得支离破碎,化成黑色粉芒散落无形,及时地制住玉璇意欲破壁涸水的举动。

  玉璇大怒,还未及敛法之际,老者已飞身将她制住,令她动弹不得,呆立当场,只是怨恨地瞪着耀阳,竟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虽然阻止了玉璇破壁涸水的举动,但龙脉之气却已溢出,池中真龙感应到不平常的危险气息,早已在池中焦急而慌乱地流动,忽地发出一声龙吟飞腾欲出。

  耀阳见状急道:“老人家,龙脉已经破损,不知可有解救之法?”

  侏儒老者见状也是着急,道:“年轻人,唯今之计只有你依我之法去做,也许……还能挽救龙脉……”言罢指引耀阳以身为本,运转体内异能飞至龙麟山壁,双手撑住整块岌岌可危的龙壁。

  耀阳依言而为,体内元能倾尽而发,飞身扶持着整块龙壁,但扑腾而出的龙脉之气何其强悍,令耀阳呼吸几乎为之一窒,但他抵着强大莫名的压力拼死扶着龙壁。喷之而出的龙脉之气实是太过强悍,耀阳虽拼尽全力却仍是渐渐不支。

  被制住的玉璇见此心中大喜,只要毁了龙脉,她此行的目的就已达到。

  老者焦急万分地看着耀阳,却见耀阳脸上露出豆大的汗珠,浑身竟开始颤抖起来,应是无法再抵抗强悍的龙脉之气,眼看便扶持不住欲毁的龙壁,心中顿时升起绝望的念头,想不到姬氏数百年的龙脉竟会就此毁于一旦。

  就在耀阳也以为龙壁难保之际,体内的“归元异能”如梦忽醒般活动起来,如涛般汹涌而起,五行化一,那种予养于战的元能运行之法自行运转开来,耀阳立时全身耀出玄异紫芒,那异芒在体外循环而行,引导着龙脉之气遁一诡异的轨迹运转不息。

  耀阳体内的“五行玄能”被牵引立时也迸发而出,与“归元异能”一起导引着龙脉之气先是流入体内再又缓缓逸入耀阳脚下的龙池,此情此景直令人震惊莫名,叹为观止。

  池内本欲飞腾而去的真龙再次感应到龙脉之气的柔和,如鱼得水般恢复原状不再躁动,欢快地又在池中欢腾游曳起来。龙壁在龙脉之气回归之际,也在短短时间内自行修复起来,逐渐变得如初时一般完美。

  剑宗众弟子地上三位活宝自是怒目以对,冥界兵将却个个面色古怪,只有幽云与秦广王面露忧虑之色。

  倚弦尴尬地对众剑宗弟子笑了笑,猛对地上三个不知检点的家伙打了个眼色,那三人却对他不理不睬。倚弦无趣地摸摸鼻子,望着奇湖水中玩的不亦乐乎的朱雀异兽,忖道:“这个大鸟看来并无伤人之心哩,不过玩腻了就难说了,还是尽快想个办法为好。”

  偏偏就在这时,一条黑影骤然腾空而起,出现在朱雀身侧,澎湃汹涌的元能激荡而出,直袭朱雀。

  朱雀怎会感应不到,挥翅便将他的妖能悉数格开,又挥翅将装了桓冲的光球弹出,直看着桓冲在轮回集撞倒两所民居,光球才破裂开来,朱雀这才转过头来,仿佛发现新鲜玩具一般兴奋,盯着黑衣人左瞅右瞅。

  蜀山剑宗弟子之中立刻飞出两人,进轮回集将桓冲救起,架回山上。

  倚弦、幽云却都在盯视着朱雀与黑衣人的举动,倚弦瞧出这人正是方才与自己交手的黑衣人。

  秦广王在旁面色凝重,喃喃自语道:“他想激怒朱雀,无非会引发洪灾,水漫轮回集而已,这对他来说有何好处,难道还有什么企图不成……”想到此处,他不由向轮转山方向望去,顿时想到一种让他惊骇莫名的可能性,令他浑身巨震,大呼道:“不好,难道他意在驱使异兽捣毁轮回六道!”

  他此言一出,顿时震惊全场,众人都不敢预料轮回道被毁将会引发怎样的可怕后果。

  但为时已晚,朱雀果然被黑衣人拼着两败俱伤的方法击伤,震天嘶鸣冲天而起,其中饱含的怒意摄人心神,而黑衣人业已负伤逃遁。

  朱雀振翅掀起漫天水浪,袭向轮回集,如此折腾一阵,轮回集的结界业已被浪涛轰然撞破,房屋倒塌,人群拥乱。朱雀又自发出一阵吟鸣,蓦地钻入水中消逝不见,倚弦站在山顶,与一众人面面相觑,均不知这朱雀下一步会作出什么可怕的动作。

  果然,奇湖湖底喷出的水柱倏地变大,四处喷射崩暴,直将四周礁石冲碎,又直奔轮回集而去。水浪骤然掀起,冲天激射,漫天红芒射出,朱雀破浪而出,仰天怒鸣一番,振翅落到轮回集,抬足肆意践踏,每次拍翅举足均扫倒一片房舍。

  而这时早已隐去的魔宗众人,纷纷现身,袭击朱雀。

  远处观望的神玄二宗众人暗自诧异,暗道:“这却奸邪妖孽这次怎会如此好心?”

  土行孙、小千与小风三人却齐齐欢呼道:“这次好玩了,咱们不用出手,只管看他们狗咬狗好了!”

  倚弦却知事情肯定并非如此简单,他脑中念头未定,就听秦广王不以为然地凝重道:“非也,他们并非存有好心,而是志在引朱雀前往轮回道!”

  众人极目望去,果如秦广王所料,魔宗人边打边退,正蓄意将朱雀引往轮转山方向,众人相继骇然之时,秦广王又道:“幽云仙子,你与剑宗弟子前去阻止魔宗中人,本王去将朱雀引开。”

  众人也不多话,依言而行,兵分两路直扑轮回集。

  由于此事极为凶险,倚弦吩咐小仙三人与土行孙留在此处,然后才紧跟幽云身侧而去。

  此次情况危急,倚弦再不隐瞒实力,未到人前,已经唤出龙刃诛神,直劈魔宗众人其中一人而去,意欲一招败敌,那人也感觉到倚弦剑上所附浩浩异能,不敢大意,举起手中兵刃全力还击。

  双方短兵交接,尘土飞扬。

  劲道旋风骤起,轰然发出一声巨响,暴出青蓝光芒,耀射漫天,风消尘散后,对方露出一副倚弦极为熟悉的面孔,正是共工氏后起之秀——淳于琰!

  倚弦瞧得他真面目,更加不会留手,冷笑一声抬剑狂猛攻击。淳于琰被其凛冽气势以及浑厚元能所骇,一招受制,先机尽失,只得挥动姹女魔杖,护住周身,疾风般奔走,觅机反击。

  就在这时,一直不离他左右的四象魔顾不得隐去面目,已经纷纷赶来加入战圈,各施手段围攻倚弦,更列起四象魔阵,淳于琰立时嚣张起来,大呼绝不可放过倚弦。

  一时间,彩光异芒,流离飞溅。

  倚弦的身侧,四象魔将如影随形,窜下跃下,弓身弹旋,穷追不已。淳于琰在旁白衣飞舞,面露得色,手臂屈弹,魔杖挥舞,直逼得交手经验不足的倚弦险象环生,步步危机。

  就在倚弦逐渐不支之时,耳中忽然传来清丽娇声:“夫剑者,万器之灵,内蕴识神,神与神通,以心御之,心乃神念,以剑合神……”他知是幽云暗中襄助,所述正是蜀山剑宗上乘剑术“凤鸣九天”的秘诀要义。

  百危之中,倚弦四下寻觅,终于在百千身影之中,看到了那道孤傲而纤细的身影。他的心中登时升起一股豪情壮志,体内异能成倍飙升,心念电转之间,已然悟通其中道理,然后右手持剑,左手五指接连舞动,拇、食、中三指闪电般交错点舞,龙刃诛神也随之舞动,惊涛骇浪似的异能鼓荡而出。

  四象魔将的阵法立时受制,不由怒叱连连,念诀不断,魔能激荡如狂风疾舞般流溢而出。四人仿佛狂性大发,对倚弦发起一连串的猛烈攻击,淳于琰蓦地放声大笑,不再嬉戏,挥动魔杖,将他不知为何一直隐藏的真正实力爆发出来。

  倚弦此时不再束手束脚,耳边听着幽云传音的剑诀,不慌不忙的展开龙刃诛神,四象魔将与淳于琰根本近身不得,忽然间,倚弦抖手一震,叱喝一声,施展出“凤鸣九天”所载的上乘剑技,紫芒暴亮,神龙再度出现,昂首睥睨,怒吟出声,化作漫天剑势将几人卷入其中。

  刹那间,四象魔登时身躯巨震,淳于琰也是受势不住身形微晃。

  倚弦突然弹跃而起,紫色神龙倏然消失,龙刃诛神带着幽紫剑芒电扫而至,狠狠扫过四象魔将。

  四象魔将只觉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射出来,身子被震得朝后飞出,重重撞在十余丈外房屋上,淳于琰也不好过,精雕细琢的脸庞一派狼狈之色,匆匆退后,引着四象魔将转瞬消失不见。

  此时,秦广王阻挡不成,已被朱雀击伤,也被魔宗中人缠上。而那朱雀又再度陷入被魔宗妖孽围攻之局,它接连被人伤害,不由凶焰更涨,咆哮怒嘶,却又不肯就此离去,蓦地周身燃起火红焰火,一举震退身旁魔宗高手,庞大身躯携带无匹劲势扑入人群当中,左冲右撞,扎眼间即有数十人丧生在它翅爪之间。

  幽云不忍本宗弟子惨死,娇吒一声挥剑冲上,朱雀看也不看,遮天盖日的巨翅拍砸而下。眼见幽云即将香消玉陨,倚弦在旁看得睚眦欲裂,怎奈距离太远,根本由不得他及时扑救。

  却不料此时桓冲横里冲出,布起一道金光闪耀的结界挡在她的身前。但这怎能挡住朱雀饱含异能的一击,顿时金芒四散,鲜血冲涌,桓冲立时身负重伤,瘫倒在地。

  幽云心神巨震,她从未想到桓冲师兄竟然愿意为她而——

  死!

  朱雀仿佛认出被自己所伤的人,正是方才被自己玩耍的人,登时发出一阵得意鸣叫。却不料幽云含怒一击已近在眉睫,祭起的灵睿剑划过虚空,遥刺朱雀巨目,猝不及防,朱雀虽躲开致残一击,却也直中眉心,鲜血长流。

  朱雀虽先前曾被人击有小伤,但怎及此处伤势,朱雀登时大怒,扬爪振翅,直攻幽云而来,丝毫不理会冲上前来的剑宗弟子,幽云终于再次陷入险境。

  倚弦业已及时赶到,悄然挡在已经彷徨失措的幽云身前——


 

 
分享到:
14世纪欧洲妇女肉体解放过程揭秘2
狼和狐狸1
中国最后一位为皇帝殡葬的妃子
熊乃瑾版阎婆惜
长歌行
荒淫错乱废帝刘子业姐弟恋秘史
貂蝉之死揭密 是否被关羽斩杀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七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