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三章 变生肘腋

第十三章 变生肘腋

时间:2015/4/18 21:07:45  点击:1341 次
  九尾狐冷哼一声,道:“你知道什么,岐山位居龙脉宝地‘九龙冲天’之首,姬昌的整个王宫便建在昆吾山龙脉的首尾相顾处,这九龙回首,互相攒簇,无隙可觅,而整条龙脉最厉害的所在——‘龙回头’,便是那座太庙所在。”

  耀阳听得瞠目结舌,却还是有所不解,问道:“那又如何?难道还能难住娘娘不成?”

  九尾狐又恨又怒道:“如果有这么简单,当然拦不住本宫,可恨太姜那死老太婆,不知以什么法术,借气移阳,凭着龙脉地气,竟然在那处结成一道极为霸气的封印,那封印借天地之灵气而成,绝非人力可以抵抗,所以,就算知道那里藏有什么绝世宝物或者试题,也断然不会有人可以取得出来。”

  耀阳听她说是如此慎重,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才知道为什么当日初进太庙时,会感应到那么强烈的气势,原来圣祖母太姜在那里结了一道强绝封印。

  伯邑考听九尾狐说得这么严重,便道:“娘娘,难道我们真的无法可施?”

  九尾狐摇头道:“如果试题真的藏在太庙里,那想也不用想,只有另想他法。”说着向耀阳道:“我们先行一步,有事会与你再联系,不过,有一件事本宫要提醒你一下!”

  耀阳忙道:“娘娘有什么吩咐?”

  九尾狐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艳香阁中那个从鬼方来的美人,你得多加小心,小心大河大浪里没翻过船,反而在小小阴沟中栽个大跟斗。”

  耀阳听了心中也自一惊,那玉璇的元能的确让他感到深不可测,对九尾狐的这句话便听了进去,口中却不肯示弱,道:“哪里,我除了在娘娘手里翻过船外,几时在别人手里栽过跟斗,只是不知娘娘可知那美人的法道渊源,到底是神玄妖魔四大法宗中哪一派的?”

  九尾狐沉思片刻,道:“据我所知,他们鬼方一脉所习之术,均是大异于常,乃是鬼方拜火圣教的法术,其他的我也不大清楚,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耀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九尾与伯邑考随即幻化成一片光华,消失在马车中,感应到二人的离去,耀阳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把最近遇到的所有问题都想了一遍,忽然之间,马车停了下来,耀阳隔着车厢问道:“老于头,怎么啦?”

  驾车的老于应道:“嗯,将军大人,小人尿急,一定是今儿个水喝得多了,所以想向将军请个假方便一下。”

  耀阳笑着啐了一口,道:“滚你的,快点!”

  老于连声应着,下车走到一边,过了一会儿,便又回来跳上车辕,手中长鞭一挥,赶着马车继续往前赶路。

  耀阳继续闭着眼睛想问题,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他都有些无头无绪的混乱,一时是那鬼方女子的诡异,一时又是九尾狐无头无尾的心机,一时又是太姜那威严的恐哧,如此想了一会儿,耀阳猛地一惊,本来,照路程与时间,他早就应该在自己府中了,怎么这个时候马车还在驶个不停。

  当下连忙伸手打开车帘,喝道:“老于头,怎么回事,你晕头啦,难道不记得回府的路了?”却见驾车的人理也不理他,拼命驾车狂奔,耀阳定睛一看,但见此人五大三粗,腰圆膀阔,自然再不是干瘦瘦的老于头,耀阳这才知道自己的车夫不知何时叫人给替换了,现在自己被人带到哪时去都不知道了。

  耀阳环视四周,竟已到了郊外,不由怒火中烧,暴喝一声,便伸手去抓那人,谁知马车忽然停住了,那人已然先一步下车,耀阳身形微动,已然到了车外。

  这时天色已晚,耀阳发现马车停在一个山洞外面,当他下车之际,一女子从洞中行了出来,对他道:“耀将军,我家姑娘有请!”

  耀阳脑中念头电转,认得此女是当晚“艳香阁”跳舞的胡女之一,便问道:“是玉璇姑娘吗?她怎么会约我到这里见面?”

  那女子却不答他,只是径直进洞而去,耀阳心中好奇,再则仗着艺高胆大,见女子不答也不多说,跟随入洞,行过一段幽暗的洞道,来到内洞中,原来里面竟有许多人,借着洞壁上方的火把亮光,正是鬼方使者以及那胡服女子玉璇,他们后面便是那一众跳舞的胡女。

  但耀阳吃惊的还是在场的梅若冰、人儿、妲己三人,只见她们都紧闭着眼睛,被一众舞女挟持着,也不知是死是活,一见如此形状,耀阳生平难得像今时今日享受这般幸福温馨,所以最恨有人胁迫家室女人,不由急怒攻心,恨不得立时出手将一众人等杀得一个不留,但偏又投鼠忌器,咬呀切齿道:“你们将她三人怎么了?”

  胡服女子玉璇的一张绝美容颜在洞中焰火衬托下,显得格外妩媚动人,笑道:“看来耀将军对她们三人还不是一般的关心嘛。”

  耀阳眼露精光,体内五行玄能蒸腾透体而出,狠狠地盯着她道:“如果她们三人出了什么事,我耀阳发誓,你们这些人今天全别想活着离开这些!”

  鬼方使者蒙浩虽然感应出对方的强劲元能,但仍是冷哼一声,白他一眼道:“好大的口气!”

  玉璇挥手阻止蒙浩说话,不知为何,心中却隐隐升起一股说不出的妒意,向耀阳道:“耀将军放心,我们没有对她们三人动任何法术,再说,她们当中也有法力极为出众之人,所以最好的方法自然是用迷药将她们迷晕,才带到了这里。”

  耀阳见蒙浩竟对玉璇言听计从,不由暗自揣测此女的身份,但心中还是松了口气,叱道:“你们这么做,竟是想要怎么样?”

  玉璇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道:“也没什么,只是想要耀将军为我们做一件事而已。”

  耀阳冷声道:“要是我不答应呢?”

  玉璇轻笑一声,一指梅若冰三人,道:“他们三人还在我们手中,从刚才我们就可以看出,你对她们十分重视,我想你不会不顾她们吧?”

  耀阳叹了一口气,知道玉璇早就查清自己底细了,但这些人到底有何意图,他却怎么也想不通,只好道:“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

  玉璇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昨日见你身手不错,修为非凡,因此想请你助我一臂之力,去探视姬氏祖祠罢了。”

  “什么?”耀阳一惊,忖道:“她也要去探姬氏祖祠?”心中念头百转,却不知玉璇为什么要去探姬氏祖祠,“她总不会是与九尾狐一样想去偷试题吧?”

  玉璇不答他的话,反问道:“我只问将军,答应与否?”

  耀阳眼见梅若冰三女在她手中,不答应也难,何况经九尾狐一说,他对姬氏祖祠也充满了极大的好奇心,却故意装作思索了半晌,这才咬牙点头答应:“你必须现在将她们先放了再说,我答应的事情便不会反悔!”

  蒙浩冷笑一声,道:“我们只讲手段,不想跟你谈什么诚信!”

  玉璇挥挥手,道:“耀将军无须担心,只要你帮我们这个小忙,我们必然会放了你的家室女人!我们这就去吧,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将军应该可以在天黑之前见到她们活泼可爱的容颜!”

  耀阳眼见梅若冰三女仍然昏迷不醒的模样,心中一痛,回过头狠声道:“走吧!”

  玉璇点头,向鬼方使者蒙浩点了点头,蒙浩领会她的意思,低头领命率着一众跳舞女子押着梅若冰、妲己与人儿三女隐入内洞。

  耀阳与玉璇两人这才双双出了洞,径直施展遁法朝西岐王宫奔去,耀阳偏头望着身边一直紧跟自己不放的妙人儿,不由心中震惊非常,原来玉璇的御气飞行遁法居然不下于他的风遁术。

  不一会儿到了王宫,凭着两人的身手,自然不会惊动任何人便潜入内宫之中,玉璇对王宫地势的熟悉程度显然比耀阳高的许多,根本不用耀阳领路,已然轻而易举找到了姬氏祖祠。

  耀阳心中暗忖:“她们今日此举,必是策划许久,只是今次竟将我一起连累进来了!”

  玉璇轻轻推开祖祠大门,两人同时感应到那股逼人的压力,各自提起元能抵抗,闪身进了里面。

  这时的祖祠里一个人都没有,耀阳却不敢大意,因为他也不敢确认那个深不可测的圣祖母太姜何时会出现在,但玉璇却没有这方面的担心,言下之意似乎对太姜的作息时间非常清楚。

  当二人潜入内祠,发现此时只有一个宫女正在为诸多牌位一一上香。

  玉璇躲在暗处,趁那宫女低头点香之际,一指虚空探出,“真一诀”元能激射而出,射在宫女后背心要穴之上,那宫女连哼都没哼一声,便晕了过去,软软瘫倒在地。

  玉璇立时拉着耀阳窜了出来,一把扶住地上宫女,把她拖到内祠的供桌下,然后娇躯一扭,霍然腾空而起,到了众多灵位的上空,俯身便要去触碰那些灵位。

  耀阳吃了一惊,刚想喝问她要做什么,玉璇遍布元能搜寻一番,已经将姬氏第一代祖先的某个灵位触动,并将之左转三下,又右转三下,然后又接二连三地转动其他灵位,最后飘然而下。

  耀阳看不明白她在做什么,正想低声询问,忽听得一阵轻微的机关扎扎声,祠堂中心位置忽然出现一个极大的洞口,耀阳还来不及震惊之际,洞中一股热气忽地蒸腾而上,紧接着一股火红脉气冲空而上,整个姬氏祖祠中,仿佛有一条若隐若现的巨龙在盘旋。

  黑衣人的强劲袖风元能亦被龙刃诛神的剑气消融,消失得无影无踪。

  倚弦长啸一声,龙刃诛神挥出,剑光如虹,顿时晃若银河倾泻的惊天剑气向黑衣人狂压而去。黑衣人低哼出声,双手张扬,全身元能运起,整个人仿佛都鼓涨起来。双袖合起仰天一托,劲气倏地集起形成一团,又立即爆发,气劲像是火山喷射一般向天狂冲,竟将倚弦惊人的龙刃剑气尽数挡住。

  这一交击强悍之极,光芒万丈暴射,耀眼的程度竟如同实质,激发的余劲已冲得四周土飞石激,周围房舍一片狼狈。幸好土行孙等人机警,已经见机躲远,才免受了池鱼之殃。而朱子真等人在黑衣人的庇护下虽然满头飞灰,却没受什么伤。

  半晌过后,倚弦突然闷哼一声,背后的墙壁被元能潜劲崩然震飞,再次扬起烟尘满天。

  很明显还是黑衣人略胜一筹。

  黑衣人虽然占了上风,却仍是吃了一惊。即使龙刃诛神再强,如主人修为如果不到家,也发挥不了多大的威力,此时对方竟能劈出方才这一剑,令到他不得不鼓起九成元能才可抵御,这是近五百年来都不曾遇到的事情,可见这少年的修为超卓已经超出他的想象。

  黑衣人感到因倚弦而带来的威胁,心中杀机大盛,正要加快行动杀了倚弦,突然神色一动,冷哼一声对朱子真道:“我们走!”言罢转身带着众妖飘然遁去。

  剩下的小千、小风、小仙与土行孙愣住了,不明白对方为何会就此退走,还以为是倚弦骇走了敌人,都兴奋的向倚弦围拢过去。

  黑衣人等前脚刚走,一众人影就已经赶到,为首的正是翩然若仙的幽云和高傲的桓冲。他们是感应到龙刃诛神的剑气威力而赶来的。

  倚弦看着强敌远遁,心中紧紧支撑的意念顿时土崩瓦解,身上隐蕴的伤势再也压抑不住,顿时发作起来,直立的身躯就此软倒下去,正好偎在飞驰而来的幽云娇躯之上。

  幽云俏颜一红,随即素眉一蹙,她看清倚弦脸上死灰般的虚弱面色后,立时将倚弦抱在怀中,焦急紧张的神情尽现无疑。

  桓冲却在见到幽云对倚弦关切的神情后,嫉妒不已,重重地冷哼一声。

  小仙终于看到了幻术褪去后倚弦的原来面目,辨认半响,终于恍然惊觉,如不是及时掩住一张樱桃小口,只怕惊呼之声早已脱口而出。她连忙唤来小千与小风,示意他们附耳过来,两个宝贝讶然对望一眼,以为有何好事,你争我抢的凑过大头,却听小仙道:“你们两个知道救我们的人是谁么?他便是你们师父时常挂在嘴边,在朝歌四处找寻的兄弟——倚弦师叔!”说着纤指指向已经陷入昏迷中的倚弦。

  小千与小风对望一眼,震惊当场,连忙跑到幽云身边,护在倚弦身侧。

  桓冲此时正暗自恼火,见到两人凑过来,立时喝道:“你们两个是谁?干嘛跑到这面来!”

  小千与小风两人立刻笑嘻嘻地指着倚弦异口同声道:“他是我们的师叔,所以是来保护师叔的。”两人看出他的醋意,一起向他做个鬼脸,调笑道,“免得某些人‘谋情害命’!”

  小仙听后立时娇笑连连,桓冲俊脸气的煞白,就要上前去教训两人,却听幽云道:“桓冲师兄,算了,别跟小孩家一般见识,我想方才那人该是妖宗的不世高手‘通天教主’,倚……易公子此时身受重伤,我们不宜久留此地,还是尽快赶回蜀山,师兄觉得如何?”

  桓冲当然不会对幽云的话作出质疑,连忙笑道:“师妹所说甚是,我们立刻赶回蜀山。”但是心下仍然对她将倚弦带回蜀山感到不大为满。

  幽云招呼本宗弟子做了一副简单的担床,然后将倚弦交与土行孙、小千与小风三人,与桓冲带领一干剑宗弟子紧随其后。

  一行人正要施法启程向轮回集外遁去,哪知异变倏生——

  七彩斑斓的浩浩元能如海潮一般从四面八方涌荡而来,十数名隐去本来面貌的法道高手蓦然出现,将众人团团围住,片语不吐便立时发动猛烈攻击。

  蜀山剑宗众弟子猝不及防,登时已有两人受伤,幽云与桓冲由他们本体汹涌的元能看出,这一众围攻之人均是魔宗之人,立刻想到他们定是为倚弦手中龙刃诛神而来,娇吒一声,吩咐蜀山弟子围列剑阵阻挡来敌。众弟子闻言齐齐祭出各自剑器,分行错位,各色玄芒闪烁间,名闻三界的“昊天无极剑阵”已然成形,熟练的法阵威势暂时阻住来敌,不至有太大伤亡。

  魔宗中人哪会就此干休,各施绝招,以期速战速决。一时间,双方相互紧攻死守,各色元能汹涌澎湃,四散激飞,“蓬蓬……”、“咝咝……”等劲爆之声不绝于耳。虽然蜀山弟子人数不多,且修为不如对方,但依靠紧密无间的剑阵配合,勉强缓住了对方的第一轮的如潮攻势,不过伤亡损失颇大。

  魔宗众人有数名宗主级数的绝顶高手牵制剑阵走向,令到才一交手不到几个回合,蜀山弟子与幽云、桓冲等人逐渐感到不支,魔宗众人却越战越猛,小千、小风与小仙三人守在倚弦身侧,虽然被护在阵心,但却焦急不已,忐忑不安,更不用说土行孙了。

  此时,忽然远方一声震天笑声传来,一把雄浑声音隔空传来道:“吾乃玄冥帝君麾下秦广王是也,魔宗奸邪胆敢在冥界地域逞凶么!”随着声音远远传来,一名气宇轩昂的金甲男子领着一队冥兵急急飞掠而至。

  魔宗众人闻听此声,立刻默契的分出八九人迎上秦广王与他手下的冥兵,将其拦住。

  幽云、桓冲两人与一众蜀山弟子大喜望外,尽管他们见有人来援分去魔宗多半的攻击力量,但他们想要反击,却怎奈已心有余而力不足,情况虽未危急起来,但苦于伤亡过多,能否继续撑下去实在是未知之数,而秦广王也被魔宗众人苦苦拦住,困在结界之外一时半刻脱身不得。

  不多时,又有两名剑宗弟子死伤,剑阵抵御的威力登时大减,形势岌岌可危。

  当是时,一声震天嘶鸣骤然响起。

  水浪滔天、翻涌难平的奇湖水面,忽然卷扬起比往常更狂猛数倍的浪涛,如沸水之湖,滋滋崩暴,浪花连天。奇湖小筑七彩流离的防护结界轰然合壁,在风浪之中飘摇不定,若隐若现。滔天水浪波波冲击着环绕轮回集的结界,轮回集中老老少少,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齐齐涌出,目瞪口呆的望着业已平静千数年,此时却声威骇人的奇湖……


 

 
分享到:
懒媳妇1
揭秘西方情人节的由来
《红楼中》鲍二老婆被泄欲而死的启示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幅
9.帅气潇洒的,嫌没素质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7
羊年大吉1
郑和下西洋线路图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