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三章 始料未及

第三章 始料未及

时间:2015/4/18 20:39:28  点击:1909 次
  “九阴幽穴”外,“玄天八卦镜”虚立当空,申公豹与喜媚紧紧盯视镜中,镜面一阵朦胧过后,逐渐显现出耀阳在“九阴幽穴”内的情形。

  喜媚面露狐疑之色,问申公豹道:“申长老,为何这小子中了我们的‘阴阳合欢法阵’,灵台神志还这般明朗,似乎一点反应也没有,难不成归元异能已经历害到不动情欲的地步?”

  申豹公沉声道:“急什么,我就不信这小子能逃过‘阴阳合欢法阵’的诱惑!”

  喜媚四下顾盼一番,不无担忧的道:“如果这小子此时还不肯与妲己的肉身交合,破去她的元阴护体,一旦被九尾狐狸惊觉有变,及时赶来这里的话,那咱们岂不是功亏一篑吗?”

  申公豹面色沉重,他与喜媚二人跟踪耀阳到达此地,却没有一路跟进“九阴幽穴”,一来是被妲己布下的“魅邪结界”所阻,二来是怕被耀阳发现,故而只有以妖法魔功借用“九阴幽穴”的玄阴之气,布下能催动人情欲的“阴阳合欢法阵”,想以此来催动耀阳情欲,使之与妲己肉身交合,让她的本体元阴被破,如此一来,九尾妖狐再也难靠纯阴肉身吸取大量地灵阴气来增强本元修为,谁知“阴阳合欢法阵”发动起来,耀阳却半点异状也没有,怎能不令二人有所担忧。

  当下申公豹一狠心,道:“也罢,且让我拼手一搏!”说罢,他兀自运转魔功,脸上一阵青白魔芒变换,继而幻成一阵暗红,低声一喝,双手魔诀舞动,发出火红色魔能,径直往地下幽穴内射下,催动百十丈的“九阴幽穴”玄阴之气,逐步将“阴阳合欢法阵”的威力催升数十倍。

  此时,耀阳只觉全身发热,脑中各种念头纷杂而至,先还只是想到平日里与梅若冰欢好之状,后来脑中便尽是昨夜与喜媚幻化的妲己欢好时的销魂情形,且一举一动历历在目,无比清晰,腹下更是热如火烤,下部早以硬挺难忍,忍不住伸手想去触碰妲己的肉身。

  好在耀阳在这百欲缠身、放眼即色的情况下还有一丝灵醒,忙提了一口气,催动归元异能,先行压下这情欲之念,谁知他不运转归元异能还好,甫一运转之下立时坠入申公豹彀中,立时脑中幻象已生,石床上的妲己在恍惚间起身坐起,赤裸的身体紧紧抱住了耀阳,耀阳脑中立时一片混乱,那里还管什么归元异能,本能反应下,同样一把抱住了对方。

  原来,耀阳体中的归元异能本为阳极元能,他一直压抑不勃发,再加上身在“魅邪结界”之中,以及“九阴幽穴”所限,故而对外力感应比平时大为迟钝,异能根本无法运转自如,自然无法凝聚五行玄能,以至于申公豹借玄阴之气发动的“阴阳合欢法阵”让他轻易着了道,等他想用归元异能镇压时,已是不及,并且此乃极阴之地,阴阳相亢,潜龙有悔,他一启动归元阳极元能,其情欲在阴阳两极相亢中被激发到无以复加的境界,使他陷入了色欲迷离中——

  耀阳仿佛又回到了昨夜与妲己欢好的那一幕,欲火焚身之下,哪里还有什么理智,身上衣服早已除尽,露出强劲有力的肌肤,一把抱住妲己肉身……

  妲己似真似幻的妖魅身体紧紧缠住他,整个人便像一团火似的依偎着他,让耀阳全身心都沉浸在亢奋之中,妲己那光滑如玉而细嫩似脂的皮肤,微澎的秀峰,暖软的盆地,纤细的蛮腰,以及妲己肉身独有的幽香气息,都让耀阳生起一股平生从未有过的猛烈欲火,急欲破体而出一般,令他忘情在这起伏离合之间的欲望中,片刻过后,他忽然全身一阵悸动,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自心底生起,遍及全身。

  耀阳只觉得仿佛陷身在一个微烫的泉水之中,整个人的身心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松柔舒畅,全身毛孔都散发出每一丝每一毫的快感,又像是一个燥热已极的心身沉浸在万丈寒潭之中,舒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当欲火渐息,所有一切都平静下来,耀阳的思感神识猛地一颤,整个人立时清醒过来,看着石床上的一切,立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耀阳起身穿起衣物,难以置信的望着石床上那鲜红点点的落红,他心头巨震,九尾狐妲己的肉身竟然还是处子之身,这让他感到无法思议,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有违伦常的事,他自是全然不知是被穴外的申公豹与喜媚以“阴阳合欢法阵”催动了情欲,才与妲己肉身合体交欢的。

  耀阳正自怨自哀之际,“啊……”身边一直闭目不语宛若死去的妲己竟然发出一声呻吟,令耀阳不由自主被吓了一跳,急忙运转元能,转身细细查看,见妲己仿佛又没有什么动静一般,于是他壮着胆子轻轻用手触碰了妲己一下,这才蓦然发现——

  此时的妲己竟然再也不似刚才那般冷冰冰,那一身肌肤竟然如同常人一般温暖,正当他不明所以时,妲己再次轻声呻吟了一遍,居然已经醒转过来,一双如星美眸缓缓睁开,尽是一片迷茫之色,叫道:“阿芬,我渴了,快些端茶过来……”

  耀阳不知所措的望着妲己,不知她为何会做出此等反应,一时间愣住了。

  当妲己看清楚眼前所站着的不是侍婢阿芬,而是一个从未见过的男子时,蓦地发出一声惊怖尖叫,指着耀阳道:“你……你是谁?好大胆子,竟敢闯入我的房间!来人……”

  却当她抬头看时,才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个奇怪的洞穴之中,而不是自己的闺房之中,再一低头看到自己赤裸身体的样子,且下部隐隐做痛,她更是羞怒难当、惊慌无措,立时缩成一团,大声哭叫道:“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娘……娘……爹……你们在哪里,女儿好害怕……”

  耀阳一向见惯妲己笑时风情万种,怒时杀气汹汹的样子,这时居然见到她惊恐万分、梨花带雨之态,不由大感诧异,而且妲己不时发出的尖叫声,更是令他头痛,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再一瞥见处子之身被破才会有的点点腥红,心中不由疑惑万分:“妲己一早就成为纣王宠妃,才使纣王荒淫无度,听任她的魅惑……但眼前女子却仍然是处子之身,她难道不是妖狐妲己,可谁又会出现在这‘九阴幽穴’中呢?”

  听着妲己的哭泣声,耀阳不由心烦气燥,干脆装出一副恶恨恨的样子,问道:“说,你究竟是谁?”

  妲己被耀阳凶狠的样子吓了一跳,只有战战兢兢地道:“我……我是翼州侯苏护之女苏妲己,我怎么会在这里……你到底是谁?”

  耀阳见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来不象在撒谎,便忖道:“难道她真的不是九尾妖狐?”当下便收起一脸凶相,脱下外衣给她披上,柔声道:“你别怕,也不要乱动!为了证实你的身份,我要验正一番,不过,你放心,这时没有危险的!”

  妲己看着脸色忽然变得和气的耀阳,脸上还是有些惊恐不安,但也只能委屈的点了点头。

  耀阳轻轻握起妲己的纤纤玉手,妲己不由脸上闪过一阵绯红,耀阳看着她娇羞万分的样子,心头不由一荡,连忙镇定心神,运转体内的元能自妲己腕脉上透过,去试探她体内到底有无妖能,谁知一经试探,这个妲己的体内果然毫无半丝妖能。

  耀阳根本不明白妖灵寄居人体的奥妙,心中不禁大是疑惑,忖道:“眼前之人如果真的是翼州侯苏护之女妲己,而不是那九尾妖狐,那么她被妖狐占据肉身这么久,元神为何会丝毫无损,而且还能再次苏醒过来呢?”他转念又忖道,“妖狐如果得知归己苏醒,不知会怎么样?”

  耀阳想到这里,猛地心中一动,禁不住大叫一声,暗道:“他奶奶的,惨了,惨了!妲己既然现在已经是常人,那刚才自己对她所做一切,岂不是犯下大错了?”他看着妲己惊慌无助的神情,心中愧疚难当,不由冷汗潸然而下,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间情欲大发做出这种事情,正在他万分悔恨之际,心中神思猛地一动,已然有所感应,不由怒喝一声。

  妲己怯生生地看着他,被他这一声大喝吓了一跳,再定睛一看,耀阳已经化成一阵清风,径直往九阴幽穴外遁去不见。

  耀阳的元能由散到聚,间或猛地感应到“九阴幽穴”的结界外有极强的元能浸入,便立知有人搞鬼,转身疾速遁飞而出。当甫出穴底的“魅邪结界”,耀阳便豁然惊觉两个人的存在——正是申公豹与喜媚。

  申公豹与喜媚一个此时正在观望玄天八卦镜中耀阳的动静,却没想到耀阳竟然这么快便发现他们,并以如此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他们面前,不由一时惊得呆了呆。

  耀阳见两人副狼狈为奸的样子,回想起方才做出的荒唐事,登时明白过来,定然与这二人脱不了干系,心中怒愤填膺,大喝一声,归元异能化合五行玄能于一线,双手“乾天龙炎诀”全力发动,一道炽热火线铺天盖地般直袭申公豹与喜媚二人。

  申公豹与喜媚大吃一惊,二人合力催动“九阴幽穴”玄阴之气发动“阴阳合欢法阵”,才使耀阳坠入情欲之关,破了妲己肉身的真阴之体。他们这时已经精疲力竭,哪里还有余力挡得住耀阳挟愤出手的全力一击。申公豹眼明手快,一把拉住喜媚的手,暴喝一声:“走!”二人偏身躲过“乾天龙炎诀”的攻击,借机飞遁而去。

  耀阳见二人见机遁去,立时便想追上去,但一转念想到苏妲己还在“九阴幽穴”之中,担心有他人趁机打鬼主意,届时岂不更糟,于是只有忍住怒气,冲着申公豹与喜媚离去的方向咧骂几声,这才飞身遁回到“九阴幽穴”之中。

  苏妲己见耀阳怒气冲冲地回来,芳心大乱,丝毫不敢做声,用惊怖的眼神看着他。

  耀阳搔头搔脑思忖了半晌,才红着脸道:“妲己……姑娘,对不起,刚才是我误会你了!”当下也不隐瞒,将他如何与九尾妖狐结怨,如何与之相斗的事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昨晚与喜媚颠龙倒凤的事实,含含糊糊的说明他中计,以致于使她失身之事。

  谁知苏妲己在听完以后,竟然摇头说她并不知道耀阳在说什么,尤其对他所说的九尾狐之事更是一无所知,耀阳细细询问之下,才知道妲己只知某一日在花院里散步,不知为何忽然头晕眼花,就此失去知觉。谁知一觉醒来,竟然会是现在这样子,她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怎会出现在“九阴幽穴”中。

  耀阳心知定是九尾狐将她肉身占去,不知用何妖法将她元神禁锢,谁料鬼使神差,想不到在他与其交合后,妲己的元神竟然复苏了,不由在心里将九尾狐骂得狗血淋头,道:“苏姑娘,你千万莫要惊恐,你之所以会在这里出现,是因为你被一条九尾妖狐上了身,然后……”

  耀阳说着便将妖狐妲己如何做上皇后娘娘与纣王荒淫无度,如何唆使纣王造炮烙之刑残害忠良等等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凭他的口才自然将九尾狐的恶行说得淋漓尽致,极为传神。

  苏妲己被耀阳的一席话说得惊惧不安,颤声道:“你是说,那妖狐还会回来找我?”

  耀阳点了点头,道:“那妖狐即然占居你的身体这么多年,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一定会想方设法再次夺回去的,而且说不定会因此残害你父母双亲!”

  苏妲己想到其中可怕之处,登时被惊吓得再次低声缀泣起来。

  耀阳看着她悲伤惊惧的样子,尤其是晶莹的泪水滑落在娇媚无比在脸庞上,心中一软,语气顿了顿,脑中再又不争气的想起方才欢好之际她那一身粉嫩柔滑的肌肤,以及……

  耀阳抬头见苏妲己正哀求的看着他,老脸不由一红,索性做了决定道:“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不如干脆跟我去西岐吧,我现在大小都是一个虎贲将军,而且自信完全可以保护你!”说到这里,他心中却忖道:“他妈的!本公子真是命犯桃花,府里两个女人已经够让我头痛了,这回又多一个。不过……”他一想到自己占了九尾狐的肉身,多少都算是为从前报了仇。更何况,这苏妲己是冀州侯苏护的女儿,无论哪方面比起梅若冰与人儿,那都是丝毫也不遑多让的。

  妲己玉面一红,犹豫再三道:“可是,那妖狐要是没找到我,会不会去害我的爹娘呢?”

  耀阳早已想到答案,语气肯定的说道:“你放心,只要你没有出现在朝歌,或是揭穿她的身份,那妖狐便舍不得放弃娘娘的地位,所以她目前的身份还是冀州侯苏护之女苏妲己,也就是你!她暂时是不会对你父母亲下手的,反而会帮你父亲。而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跟我去西岐躲一躲,等我除掉妖狐之后,再把你送回苏侯身边!”

  妲己低头仔细想了想,目前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虽然眼前这人凭空出现在她面前,甚至还对她做了那种事,但是耀阳总让她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加上贞节已经失于此人之手,她想了半天,终于通红着脸答应了。

  耀阳大喜,当下用自己的衣物帮妲己的身体裹抱起来,然后让她伏在自己背上,妲己那一身仅仅罩了耀阳一件外衣的妙曼娇躯紧贴着耀阳的裸背,若有若无的摩擦触碰让他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冲动感觉,这是他与梅若冰在一起的感觉完全不同。

  妲己趴在耀阳背后,本已娇羞万分,这时又被耀阳强有力的大手紧紧将腰锢住,另一手则轻捧起了粉臀,初经人事的她不禁又羞又恼,加上耀阳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轻力揉捏,她忍不住娇嘤了一声,对这位有些滑头的小子,心中却也隐隐不知是欢喜还是认命。

  耀阳见小动作得逞,不禁哈哈一笑,驾起“风遁”出了“九阴幽穴”,这时已近后半夜,满天的星光灿烂无比,耀阳稍一注目,便辨明方向,径直朝西岐方向飞去。

  遁至西岐城之时,天色已然大亮。

  在遁飞经城门时,耀阳赫然发现北门外正张灯结彩,礼乐齐备,一众文武官员正将一群穿着皆为奇装异服的人迎接入城,不由感到有些好奇。但无奈身上背着妲己,且如果让人在大白天看到有人在天上遁飞,毕竟不是件好事,于是匆匆一瞥便没管什么,一会儿便飞到了自家将军府邸上空,落在院中。

  耀阳将妲己放下,道:“好了,已经到家了,你不用害怕,我立时让人给你换身衣服!”

  妲己见耀阳的家竟然真是达官贵人才有的府邸,略感惊讶,再听耀阳这么说,再看看自己穿着耀阳的衣服,不由脸色再度泛起红潮,便点了点头。

  耀阳正想招唤下人,便听得人儿的声音从大厅里传了出来:“耀大哥,你回来啦?”跟着人便飞身而出,正想扑向耀阳跟前质问他一番,却猛然看见妲己竟然站在耀阳身边,大吃一惊,也来不及想,口中便喝骂道:“大胆妖狐,竟敢来此生事!让你瞧瞧本公主的厉害——”

  人儿双手灵诀挽就,发出十道诡丽万般的“幽冥剑气”,急射向妲己。耀阳还未说话,便见人儿突然向妲己出手,这才想起当年他与倚弦二人魂魄坠入冥域时,妖狐为追回二人魂魄曾经与牛使者及人儿交过手,人儿定是因此对她极为不满。后来再听他时常说起妖狐的种种恶行,更是对之痛恨入骨,这时必然将妲己当成九尾狐,以为她来此寻衅,所以才会痛下毒手。

  妲己骤然受此一喝,再看到眼前劲气横飞,早已被吓得连惊呼都喊不出来了。

  耀阳知道但这当儿不是解释的时候,稍迟半刻,妲己便要丧命在人儿的“幽冥剑气”之下。他忙运转体内元能,在妲己面前幻出一道异能结界,将人儿的“幽冥剑气”震开三丈之外,连带猝不及防的人儿也被他充盈的劲气元能震退了好几步。

  耀阳这才松了口气,道:“人儿,你先别胡乱出手,且听我说,这位妲己姑娘……”

  话还未完,人儿已经飞身过来,“啪”地一声,在耀阳脸上重重打了一巴掌,耀阳一不留神,给她带愤打了一把掌,只觉脸上火辣辣的,哭笑不得的听人儿气愤道:“臭耀阳,你忘了这妖狐当初是怎么对你们兄弟的?你,你还要拦阻我杀她,你……”

  耀阳抚着红肿的脸颊,只有苦笑,连忙道:“人儿,你听我说,她不是九尾狐!”

  人儿看着耀阳认真的模样,半信半疑的转首望向惊慌未定的妲己。这时,府中的管家及下人们听到动静,都四散涌了出来,梅若冰也趁机赶了出来,在人群中惊讶地看着妲己。

  耀阳忙挥散众人,叫过两个侍女先去服侍妲己梳洗,然后送到大堂中来,这才对人儿和梅若冰道:“我们进去再说吧!”

  三人回到大堂坐下,耀阳这才一五一十将整个过程说出,想来在“青鸾楼”上的际遇与“九阴幽穴”中与苏妲己的欢好之事,自然是能省则省,能简则简,几句话含含糊糊一句话带过了。

  梅若冰阴着脸听他说,却一言不发地看着耀阳,耀阳被她看得心中老大不舒服,心下不由直犯嘀咕,暗忖:“难不成她知道我和妲己……”猛然间,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是裸背,而且再一想到妲己方才的装束,梅若冰又不是瞎子,岂会看不出其中的蹊跷。想到这里,耀阳搔搔头,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二声。

  人儿却哪里猜得到这个中隐情,她听完耀阳的叙述,这才明白整件事情的经过。她为人天真善良,虽然对九尾狐深恶痛绝,但对苏妲己本身却并没有什么偏见,便对耀阳嗔道:“……都怪你,害得我差点伤了人家,早点说我就不会误打了嘛。”

  耀阳有苦不好说,忖道:“你一出来就动手,根本不等我把话说出口!”他正想说话之际,却见妲己在侍女的扶持下走进大堂来。

  这时的苏妲己已经梳洗完毕,已然完全不像刚才那般憔悴不堪的模样,而且披在她身上的外衣也换成了一身雪白云裳。只见她甫一踏进大堂,略带娇羞的脸上浮现出一酡红晕,眉如远山,轻秀而英挺,一双眼睛眼波四溢,令人如饮醇酒,不知不觉中有种醺然欲醉的感觉,琼鼻高挺,青丝轻盘,整个人竟然散发出一种圣洁皎媚的光芒,让人一时之间不敢仰视。

  不仅人儿与梅若冰心里都升起一股自惭不如的感觉,就连看过她赤身裸体后的耀阳,这时再看妲己,心里也不敢生出半丝亵渎的念头。



 

 
分享到:
2面条人的故事
1面条人的故事
1怕冷的小女巫
1好沙发不怕坐
2机智的小猴
1机智的小猴
2池塘蛙声
1池塘蛙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