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三章 魔璧秘史

第十三章 魔璧秘史

时间:2015/4/18 17:43:27  点击:1578 次
  “梦冢”大多店铺都是卖些稀奇古怪的玩艺,耀阳东看西看,感到十分有趣,他的肚子虽然饿,但却不敢进酒楼,深怕会端上什么“清炖人脚”之类的菜上来。

  此时,他站在一个卖古董珠宝的摊子面前,正把玩着一颗发出闪闪红光的珠子。

  摊子的老板长得一双死鱼眼睛,绣满福字的衣服罩在一身肥肉上,长得也人模人样,只是头上长出两支奇奇怪怪的角,这时见有生意上门,忙笑脸相迎,对耀阳道:“这位公子,您真是慧眼识宝,非同凡响,一眼就挑中这一样宝贝!”

  “宝贝?”耀阳哈哈大笑,他刚刚便以这两个字把那讨厌之极的黑骚狐摆平了。

  老板连连点头道:“是,是,是!这件宝贝名头可大了,乃是轩辕黄帝所用过的三大至宝之一。”

  耀阳心中一动,奇道:“轩辕黄帝用过的三样至宝?那叫什么名字?”

  老板心中暗喜,看来今天遇到一什么都不懂的家伙,口中更加舌灿莲花道:“公子难道不知道么?轩辕黄帝用过的三样至宝中的其它两样,一是能搜索三界六道秘宝的‘四象指南车’与威力无俦的‘天机轩光剑’,还有一样便是公子手上现在拿着‘混沌一元珠’。”

  古董老板直说得天花乱坠,道:“所以,我说公子真是独具慧眼,一来就挑中了本店的镇店之宝,这‘混沌一元珠’妙用诸多,威力巨大,上山下海,必备奇珍,即然公子一眼便挑中它,这便说明与它有缘,也就是与我有缘,我鹿二郎是个最讲缘纷的人,这样吧,打个八折卖给你如何?”

  “老鹿头,你又在蒙人家卖你的假货了吧?”正当耀阳听得头晕脑胀,不知所以之际,一个声音从边上传了过来。然后又有一人道:“这老鹿精除了捣鼓那些小孩子玩意骗人,还能做什么?”

  耀阳转头看去,迎面走来两人。却见两人都年约十四、五岁,一个身穿水绿色短襟衣服,耳朵尖尖向上,眉毛头发都是碧绿颜色;另一个穿了蓝色长袍,掩住瘦小身材,一双眼睛却大得出奇,足足有常人的两倍大小。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老板鹿二郎一见这两人,一张兴高采烈的脸立时变成了苦瓜脸,道:“千里眼,顺风耳,二位小祖宗,我可没得罪你们,犯不着坏了我的生意吧?”

  “没有?”尖耳朵的顺风耳眼睛一翻,冷声道:“那天你和野猪精在背后偷偷摸摸地说我们‘梦冢三少’什么来着?你可别忘了我叫什么名字!信不信我立刻让你这店做不成生意?”

  “信……信……”鹿二郎张口结舌,心中暗自后悔。

  “而且你的东西明明是假的,我们可不能让‘妖月梦冢’的声誉败坏在你手中!”千里眼更是一脸正义,一把将耀阳拉出佘二郎的店铺,顺风耳紧随其后。鹿二郎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抢走客人,却一声也不敢吭。

  千里眼拉着耀阳走到一条比较僻静的街道,正气凛然地对耀阳道:“这位公子,这老鹿精卖的东西都是假货。所以你千万不要上了他的当。”

  顺风耳赶上来道:“没错,我看公子你相貌堂堂,威风八面,来‘梦冢’必然是为了求取不凡之物。”

  耀阳心里暗笑,看来这“梦冢”和人界也没有什么样,自己和倚弦从前四处逃难之际,就曾这样玩过扮猪食老虎的骗局,想来这“梦冢”的妖怪也喜欢玩这手,心中便起了戏谑之心,做出一幅憨厚的样子,故做惊讶道:“你、你们怎么知道?”

  顺风眼与千里眼相视一笑,道:“这点公子你不就必知道了,总之我叫顺风耳,这是我兄弟千里眼,加上还有一个大……少爷,所以我们号称‘梦冢三少’,俗话说‘货卖识家’,公子即然诚心诚意求取不凡之物,我二人也就当仁不让了。”

  耀阳想起他与倚弦起的诨号“混世双宝”,心中暗笑不已,犹犹豫豫道:“难道说你们有什么不凡之物?”

  “那当然啦!”千里眼傲然从怀中掏出一个黄布包裹,然后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压低声音道,“我们手上的这件宝贝可是非同凡响,三界六道的人只要听到这宝贝的名字,巴不得跪下来求我们卖给他。”

  耀阳见两个家伙的神情,便知道他们在肚子里冒什么坏水,那黄布包着的也多半和鹿二郎店里的货没什么两样,但也配合着傻呼呼地道:“那到底是什么宝贝?”

  千里眼和顺风耳看看前后都没人,更加神秘地齐声道:“公子,我说了如果你不卖,可千万不要说出去。”

  耀阳忍住笑意道:“一定,一定,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顺风耳十分感激拍着他的肩膀,道:“我手上这件宝物,便是千古至宝的……”他看着耀阳,故意一字一句地道,“归、元、魔、壁!”

  耀阳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人会说出“归元魔壁”,听得张口结舌:“归……归元魔壁?”

  顺风耳以为耀阳不相信,忙道:“正是三界六道都在寻找的千古至宝‘归元魔壁’,算你运气好,撞到了我们哥俩,怎么样,你身上有什么宝物,统统拿出来吧,虽然也不够交换,但即然相识一场也算有缘,就打个折扣,就当是交个朋友。”

  “哈哈哈……”耀阳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居然有人向他卖“归元魔壁”。

  千里眼和顺风耳面面相觑,不知耀阳在笑什么。顺风耳满脸疑惑地问道:“喂?你怎么啦?是不是听到‘归元魔壁’,所以太兴奋?其实不用这样激动,我们一定会买给你的。”

  耀阳指着顺风耳手中的那黄布包着的“归元魔壁”,哈哈大笑道:“‘归元魔壁’?你们两个家伙骗什么人不好?偏偏来骗本少爷,你可知‘归无魔壁’原本就在本……”讲到这里,猛然打住话头,却笑得更加大声了。

  千里眼脸色一变,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梦冢三少’骗人了?”

  耀阳大笑道:“不是骗人还能是什么?你们……你们……”说到后面,耀阳声音突然变得微不可闻,因为,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他的身前身后黑压压地站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妖怪,百多双眼睛以最凶狠的眼神盯着他。

  耀阳吓了一大跳,嘴边的话立时缩了回去。

  顺风耳冷哼一声道:“你刚才说什么?我们‘梦冢三少’怎么?”

  耀阳看了看前后耸动的妖头,忖道:“他奶奶的,这人也太多了,早知道就不要把黑妞打晕了,本少爷现可是孤身一人,也罢,好汉不吃眼前亏。”他终于明白那个鹿二郎为何会如此惧怕这二个小妖了,当下也只能堆起笑脸,道,“我,我什么也没说!”

  千里眼摆出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道:“我们已经听见了!哼哼,你敢损坏我们的名誉,自觉点把身上的宝贝都掏出来吧,免得我们动起手来,可就难说了……”

  耀阳苦着脸道:“可是我身上什么都没有。”

  顺风耳嘿嘿冷笑道:“这么说,你是要我们大伙儿动手了?”

  耀阳见惯神玄妖魔四宗的高手,此时被这小子一激,把心一横,愤声道:“动手又怎么样?”

  千里以一种不知死活的神情看着他,道:“即然是动手,那么‘群殴’、‘单挑’,任你选一样。”

  耀阳奇道:“‘群殴’是怎样?”

  顺风耳鼻子翘得老高,道:“群殴就是我们打你一个,笨!”

  耀阳吓了一跳,赶紧再问道:“那我选‘单挑’算了。”

  “单挑?”千里眼冷笑道:“单挑,就是你一个人打我们大伙!”

  “那不是一样?”耀阳被气得快晕过去了,居然碰到两个比他还要不讲理的小妖怪。

  千里眼与顺风耳正准备挥手让群妖围攻耀阳之际,一个小妖怪大叫着狂奔过来:“千里哥,顺风哥,大事不好啦,小仙……姐被人……被人欺负了!”。

  “什么?小仙被人欺负了?”顺风耳和千里眼神情大变,再也不管耀阳,转眼间跑得不见了。

  耀阳见其他小妖也跟着千里眼、顺风耳跑远了,便趁机威风一把地喊道:“喂,你们怎么吓跑了,有本事就和本少爷‘群殴’、‘单挑’啊!”顿了顿,又自言自语笑道,“这两个家伙倒是蛮重情义的,还挺有意思。反正妲己那妖狐也不知去向,闲着也是闲着,跟去看看也好。”当下便跟在一群小妖后面,朝事发地跑去。

  倚弦倏然一惊,手中藤盒“哐!”的一声掉在地上。

  少女看到“杨戬”如此紧张,大为不解,问道:“戬少,你怎么了?”

  倚弦这才知道自己失态,连忙捡起地上藤盒,笑道:“我没事,只是刚才想事情想的入神了。”

  少女见到他的笑容,脸上明显浮起一片红晕,小声问道:“素柔听说戬少这次外出受了伤,不知道严重吗?”

  倚弦看到她的样子,心中喊糟,暗道:“这丫头不会与杨戬有一腿吧……惨了,惨了!”口中却道:“不妨事,我的伤基本已经好了。”

  少女素柔奇怪地望了他一眼,又问道:“戬少,听说你去过轮回集,那应该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还听说陈塘关的事情也不小,魔门五族和神玄二宗的人都去了,戬少能跟素柔说说这次都见到、遇到些什么吗?”

  倚弦听到她这么问立感一阵头痛,说道:“是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一面说话又一面踱步上前,将藤盒放回青铜架上,借着这点时间脑中飞快整理在轮回集的经历,以便小心应付素柔。

  随即倚弦将轮回集的见闻,换做杨戬的经历讲与素柔听,当然话语当中倚弦小心翼翼,尽量避免说出当时心中的感受,以免露出马脚。

  不知为何,倚弦总是觉得素柔表情有些古怪。尤其当素柔追问陈塘关的事情时,倚弦只能含糊其词的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告诉她。

  素柔听到陈塘关当时居然这么危险,担心地道:“戬少的伤真的好了么?素柔最近医术又有长进,可以为戬少把脉查看一下伤势。”说罢,素手轻探就要为倚弦把脉。

  倚弦慌忙躲开,强笑道:“真的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素柔听到倚弦这句话,心中一酸,心道:“他终还是和我保持距离,但他的本命灵识虽然较之以前强盛太多,可他为什么不让我帮他查看伤势呢?”一念及此,素柔又忽感不对,杨戬虽然从未对她有过任何表示,但也未曾对我如此冷淡过,今日为何一反常态。她不由疑惑地望向倚弦。

  倚弦被素柔瞧得难受已极,心想:“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免得被她纠缠不清,到时候看出破绽就糟了。”

  倚弦主意打定,就要借故离开,却听一声嘶哑长笑声骤然响起,申公豹不知何时已经缓缓走了进来,道:“戬少与素柔姑娘真是好兴致,竟然躲在这等秘密的地方谈情说爱。”

  苦鳖婆婆苦笑数声,道:“哎,要不是老婆子看你是诚心相问,加上你乃是近千年来我所见到过最杰出的妖宗新人,不然这段密闻是不会告诉你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时日尚有多少,许多关乎我妖宗生死的密闻,若不告诉给你们,以后只怕就没有机会了。”

  妲己闻言心中惊喜,欣然道:“婆婆抬爱,晚辈不敢。”

  苦鳖婆婆接着道:“盘古上神重新开天辟地,天地重归混沌。女娲娘娘更是重塑万灵,于是大地才有了无限生机。但魔帝刑天的剩余势力,仍存在于天地之中,其行迹隐秘,如今被称为魔门五族。其时,天下万妖也有不少仍然有所传承,以及后来天地自然繁衍的妖物,如今就被称为妖宗。”

  妲己追问道:“婆婆,你是说现在的魔门五族,就是当年第一次神魔大战时魔帝刑天的剩余势力?那为什么神玄二宗却不将他们赶尽杀绝呢?”

  苦鳖婆婆冷哼一声,道:“魔宗势力大减,神玄二宗还不是也势力大减。你可知道当时战况激烈,几乎所有的超绝高手全都死光了,盘古上神一方虽胜,却也是惨胜,更要重新维护天地三界六道之间的平衡,根本无力顾及魔宗的剩余势力。为了防范魔宗势力反扑,当时有高明之士提议将修为高深之士集中在一起,组成神宗,主管监察三界六道,其中选出天帝负责调度,称为天庭,而负责主管冥界则称之为冥帝,而叛出我妖宗的龙族更被神宗吸纳,主管天下水脉,统领四海水族。剩余一些修为不够或不愿在天庭为官的散仙,则被组成玄宗。玄宗乃以黄帝轩辕之师广成子为宗主。”

  说到“玄宗”,苦鳖婆婆冷哼几声,道:“当时有一神秘传说,魔帝刑天曾将他体悟天地本源的秘密以及自身本命元能注入’归元魔壁’之内,为此神魔玄妖四宗更为此展开了长达千年的争夺。这是‘归元魔壁’第一次为世人所知,不过其来历却无法考证。老婆子我也是苦思良久,记得我师曾经说过,‘归元魔壁’可能出自天地源头,亦有可能是当年最超绝天下的魔帝刑天所创造。皆因魔帝之前,无人知道‘归元魔壁’。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归元魔壁’中蕴涵着可改变天地,颠覆三界六道的巨大力量,更有魔帝刑天的一身灵元精华。”



 

 
分享到:
4阿拉丁神灯
武则天
舞台照片:清朝时期的京剧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1 
小猪画狐狸的故事1
芭蕉女
1巨人的花园
西门庆如何性贿赂蔡京之子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