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二章 玄门大阵

第二章 玄门大阵

时间:2015/4/18 16:13:52  点击:1710 次
  “破天阁”四周,风雨交加,猛浪高涌。

  广法天尊见兀官脔语多讽刺,蓄意挑动魔门五族与神玄二宗的怨隙,心中不由大怒,周身玄能流转,整个人大放异彩,法诀指处,一个红球自右掌掌心现出,光芒四射,悬空不停急闪,仿佛一颗小小的太阳。四周空气立时一片火热。

  兀官脔知道这是广法天尊以本身元能转阴化阳,运转离宫之火使出的“三阳火真诀”,威力非同一般。当下也不敢小觑,运起体内魔能,尽量发挥出“碧玉旋光尺”的威力,凝神应对。就在这时,他的魔灵异心忽地一动,一股熟悉的感觉自远及近袭来。

  场中众人混战正酣,只听一声长啸,响自东面天际,声若龙吟,在场众人心中一惊,俱感一股强大的魔能裹着一条黑色人影,已然破空而至,飞速划过正在相斗的广法天尊和兀官脔身边,冲向破天阁。

  广法天尊大吃一惊,“三阳火真诀”积蓄的玄能,立时调转方向,一个大如车轮的红色元能幻化的圆球,不再攻向兀官脔,转而扑向黑影。

  兀官脔见那条黑影一闪而过,所挟带的强大魔能气息,让他的魔灵异心立时感应到,那是东圣九离氏的正宗魔功心法,除了东圣九离氏的宗主、当朝太师闻仲,还能有谁有如此至强的魔能?心中念头电转,暗自打定主意,收回“绿玉旋光尺”,径自扑向破天阁,哪知才飞出不远,一股强劲玄能狂扑而至。

  “破天阁”正门前,东海龙王敖广与西海龙王敖顺以强大无比的龙能结成一个丈许方圆的结界,将狂性大发的敖丙困在其中,任敖丙如何狂叫大喊,也无法冲破结界。

  闻仲的身影破空而至,丝毫不理会身后广法天尊所发的红色光球,而是两手各掐一记“修罗破天诀”,强大魔能临空袭向东海龙王和西海龙王。两人都不曾料到闻仲的魔能在这时袭来,急忙闪身躲避,再还手时,闻仲双手指诀变幻,元能在他身后结成结界,挡住了敖广、敖顺以及广法天尊随后而至的攻击,一声脆响后,魔能结界虽被三人破去,但闻仲却已然无影无踪。

  当魔门五族趁水淹陈塘而来趁火打劫时,神玄二宗便已经商量好,由玄宗诸人对付魔门五族的人,而四海龙王负责驱退海水,制住敖丙,守住破天阁的唯一入口。此时,西海龙王敖顺见竟然有人从自己兄弟二人眼皮底下进入破天阁,龙族颜面何存,他本性暴躁,怒吼了一声,便要随后追去。

  哪知人影一闪,广法天尊在破天阁入口处拦住敖顺,道:“龙王不用再追了!”

  敖顺急道:“可是,广法道兄……”

  广法天尊看着一旁伺机而动的兀官脔以及祝蚺等魔门五族,面色凝重道:“无需担心,玄门大阵以五行玄能运转,阵内参天象地,玄机万变,生克五行,倒转八卦,有无相循,虚实相应,绝非区区数人可以破之。而且,玄门大阵一旦启动,五行依次运转,只余一处入口,而且有入无出,我们只要守住此处入口,便无大碍!”

  此时因为闻仲的闯入,“破天阁”四周的情况又起变化,神玄二宗除了南北二海龙王去拦阻水势外,其余人都聚到广法天尊身边。而兀官脔与魔门五族祝蚺、杨戬、刑天放、淳于琰和四大魔将、“风月双娇”婥婥和姮姮也聚成一团,双方遂成对峙之势。

  姮姮与婥婥姐妹俩原本无心与魔门众人联手,但是此时“乾坤弓”和“震天箭”即将出世,这是中正防风氏数千年来一直想寻回的圣宝,魔门五族都得知此宝来历,看他们此时的样子都是心存欲望,无不想趁机占为己有,她们姐妹俩力量微弱,所以此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兀官脔本想尾随闻仲之后进入破天阁,谁知被太乙真人在侧挡了一挡,慢了广法天尊一步,心中恨得要命,暗暗揣度了一下场中情形,虽然两方暂成对峙之状,但神玄二宗即然能守住破天阁入口,那进去抢夺“乾坤弓”和“震天箭”的机会也就微乎其微了,心中顿时萌生退意。

  魔门众人均感应到闻仲侵入“破天阁”,同时将质问的目光投向杨戬。相反杨戬将犀利如常的魔眼异芒迎向众人,神情中并无丝毫惧意。魔门众人心中着恼,但眼前面对神玄二宗的威胁,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又哪有工夫去质责杨戬。

  当闻仲甫一进入破天阁,便觉眼前奇光耀眼,魔灵异心浮动不已,浩大无形的玄能已经扑上身来,一股火热气息笼罩全身。闻仲丝毫不惊,他虽然无法知悉玄门大阵内的情形,但心念到处,强大的魔能已然护住全身。

  但那火热玄能并没有与他体内的魔能产生冲突,而是在他魔能运起之初,就化成另一种重似山岳、凝如实质的玄能力量,闻仲刚想转动魔能再加以反击时,却又感应到玄能化为如锋锐如刀,再转成轻顺柔和,最后化为青灵纯正之气。

  闻仲这般感受破天阁内的五行玄能,但被他封印在“八封云光石”内的耀阳和倚弦二人,在被他带入玄门大阵,经历五行玄能时,却又是另一番感受。

  耀阳被闻仲封印“八封云光石”的“坤地阵”内,他感到自己就那么飘浮在空中,四周是一片无穷无尽的漆黑空间,身体一丝一毫也不能动弹,神识却感应到空间里布满冰一般的寒意,将自己全身包住。忽然,他感应到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暖意,脑海中的虚空里,现出一道微微的黄光,黄光渐渐转盛,渐渐转成白色,白光慢慢转成黑光,黑光又转成青光,青再转红……

  被封印在“乾天阵”中的倚弦,虽然所处的空间是充满火热的一片黑暗,但神识所感应到的一切与耀阳一样,只不过光芒颜色变幻依次是青、红、黄、白、黑、青。这似乎只是片刻间的功夫,又似乎漫长得不可计数,就在这种莫可名状、奇诡之极的世界中,耀阳与倚弦整个人都沉浸在平和、柔顺、欢悦、兴奋、舒适的思感神识中。

  两人并不明白,这是闻仲带着封印他们的“八封云光石”进入破天阁,触及五行玄能发动所产生的反应。此时大阵内的五行玄能顺运而生,对被封印在“六合云光石”中的兄弟俩却只有微弱的影响。

  闻仲身为魔门五族东圣九离氏的宗主,自然知道这是五行玄能依次顺生,同时也明白过来,破天阁内的玄门大阵以五行玄能运行,而无论神玄魔妖哪宗的人修炼元能,都会按五行之质分别来修炼,所以只要踏入阵内,玄门大阵立时自行探测出来人的元能属性,以先天相生之序将人引入阵心。

  他所修的本命魔能属五行之木,所以玄门大阵以木行玄能所生之火行玄能为引,转为土行玄能,依次生出金、水玄能,最终生出与自己同源的木行玄能,将他慢慢吸入玄门大阵的阵心之中。

  果然,不出他所料,五色玄能一一相生之后,眼前一亮,闻仲便发现自己已经踏足阵心,置身在一个奇异的空间中,四周是一片红黄相间的雾气,似乎无有边际,并且时不时有五色奇光闪现,让闻仲隐隐感到一股奇大的压力降身。

  只是,他已然无暇顾及这些。因为这里已经先有两人在内。

  两条人影在虚空中缠绕飞舞,强大的妖能在空中相击,一个黑衣长发,妖冶魅艳;一个青衣青裙,披头散发。闻仲的眼光何等锐利,自然认得相斗的二人正是妲已与石玑。

  但见妲己双手掐诀,凌空扑落,发出股股紫黑色妖能攻向对方,而石玑手持弯月石刀,右手五指急弹之下,发出道道银光反击妲己。

  闻仲心下忖道:“原来这水淹陈塘之事,是这两个妖女搞的鬼。不过,现在看来多半是因为分赃不均而反目成仇,而且石玑已经不是妖狐的对手,还受了些轻伤。”

  闻仲猛然想到什么,额头横眼猛睁,魔芒暴射,抬头急看,果然发现在整个空间的虚空正中,玄光劲射之处,悬浮着一把弯弓,弓身幽黑,由两只两头蛟龙双木缠绕组成,两只蛟首紧紧咬住弓弦,四眼发出雪红光芒,怒目相视。而双龙之尾缠绕在一处,结成一颗血红珠子。整张弓发出黑青色的异芒,一眼望去予人异常沉重的感觉。异弓旁还浮着一卷状若竹简的帛册,从质地上来看应是玉石做的,放出五色毫光,兀自旋转不停。

  “乾坤弓!”闻仲大喜,身形一晃,右手“修罗破天诀”,左手“修罗灭神诀”,祭起二道强大魔能,疾扑向浮在空中的大弓和玉册。

  正打得昏天暗地妲己和石玑惊见闻仲抢进玄门大阵,扑向“乾坤弓”,不由都尖啸一声,各自飞退三丈。

  两人施展心计以“金傀符”制住东海龙王三太子敖丙,盗得水界至宝“天一玄水珠”,发动四海之水淹没陈塘,破除盘古禁制“乾坤弓”“震天箭”的封印,才使得“乾坤弓”与“震天箭”出世。这时又岂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抢先下手?

  妲已十指屈张,祭起“紫魅缠丝诀”,十道紫色妖能化作奇异手臂一般从侧旁无声无息扑向闻仲。石玑则脸上青光大现,手中弯月石刀急弹挥出,五道刀劲破空而出,闪耀着阵阵银光,发出丝丝刺耳的破风之声,射向闻仲背后。

  闻仲还未扑到大弓前,二股妖能已从背后袭至,心中早有防备,左手“修罗灭神诀”往后发出,强劲魔能竟同时挡住妲已的“紫魅缠丝诀”和石玑弯月石刀的攻击,更借两人的妖能推动身体,更加快速飞向“乾坤弓”所在。

  此时,闻仲右手“修罗破天诀”眼看便要触及“乾坤弓”,不由发出一声得意长笑。然而就在这时,他的魔能异心警戒大动,发现自身魔能所及,被一股无形玄能挡住,那看似毫无阻碍浮在半空中的“乾坤弓”竟然被一个个无形的玄能气团环环包围,根本无法拿到手。

  闻仲当下爆喝一声,运足全身魔能,将整个包围“乾坤弓”的无形玄能包在魔能中,在瞬息之间,所有魔能都聚无形玄能气团的周围,无上巨力的挤压下,他感应到无形气团眼看就要被压破了,忽然耳边听到一声震天大响,“修罗破天诀”发出的魔能全被震散,五色奇光急旋,将整个空间划成两个大小不同的空间,外边大圆依然是淡淡的红黄色,内中小圆却是五道强大奇光,不停闪烁。

  “乾坤弓”和玉册却不见了踪迹。

  石玑见状大惊,急啸一声,尖声叫道:“五行玄门大阵已经逆转!”

  闻仲在魔能被震散之前,魔灵异心已然感应有变,立时身躯急退数丈,尽管他仍然被五行玄能的爆炸之力波及,却未曾因此受伤,只是袖中的“六合云光石”被卷入五行玄能之中。

  此时,“破天阁”之外“轰”地一声大响,笼罩破天阁的五色五行玄能在异芒明灭之间,围着破天阁急转而下,白光融入红光,红光化入黑光,黑光投入黄光,黄光被青光包围,青光化为淡白色,最后五色光芒齐齐闪耀,同时不见,只剩下薄薄一层五行之气包裹“破天阁”。

  见此情景,广法天尊骇然失色:“玄门大阵已然逆转!”

  阁外,轰然急转的海浪仿佛失去了屏障似的,立时倾然倒下,将整个破天阁全然淹没。一时间,破天阁只剩下小半截置立在这万丈洪波之中,巨浪涛天,雷电交加,仿佛随时会被毁灭一般。

  魔门众人亦是呆立当场,饶是阅历颇深如兀官脔、祝蚺之辈,也不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恒怛和婥婥对望一眼,两人心中都明白眼前破天阁这种情形,必然是因为有人触动玄门大阵,使原本顺转相生的五行玄能变成逆转相克的五行玄能,整个大阵也在这种逆转五行之中全然封闭,再也无法任人出入。再者神玄二宗业已守在破天阁前,其后恐怕尚有援军赶来。

  姐妹俩权衡利弊之下,只有死了夺宝之心,准备先回羿射山禀明师尊。于是,姐妹俩同时展动“柔月丝绫”,也不与魔门众人打什么招呼,便急速向南方破空遁飞而去。

  兀官脔见“风月双娇”一声不响遁走,心中不由大诧,想这“乾坤弓”与“震天箭”乃中正防风氏的本族至宝,她们怎么如此轻易便放弃呢?当下追身上前,问道:“婥婥、姮姮姑娘,你们怎么能走呢?这‘乾坤弓’和‘震天箭’可是你们防风氏的本族至宝?”

  谁知婥婥与姮姮头也不回,也不答话,径自飞走。这时,由于东海龙王已经将敖丙制服,天上风雨渐渐停歇,两姐妹身形飞动,身上异芒闪现,配合二条丝绫的翩然舞动,在空中划出美妙轨迹,诡魅亮丽之极。

  其他魔门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留下来好,还是退出为妙。此际,东面天空传来阵阵遁法破空之声,数十条人影掠空而至。

  兀官脔心中一叹,知道神玄二宗的援兵终于来了,口中说道:“老夫今日有事,恕不奉陪各位!”身形晃处,便自遁飞而去。于此同时,祝蚺、邢天放、淳于琰等人都发现东方天际的异状,知道暂时无法抢夺“乾坤弓”,各自打了个招呼,一气之下尽作鸟兽散了。

  只有杨戬心下暗暗担心最后闯入破天阁的师尊闻仲,但看到神玄二宗援兵瞬息便至,也只有遁飞当空,俊伟身形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心月狐、尾火虎等星宿神将见魔门五族四散而去,便想尾随追去。

  广法天尊连忙阻拦道:“穷寇勿追,此时五行大阵已经逆转,出入皆已封闭,恐怕需要大阵重启,才能恢复原状,况且援兵已至,尚有许多事情要做!”

  说话间,天际飞来的一众天将已经降至“破天阁”之前,共有二十五人之多,每个人身上都穿了一件奇形盔甲,尾火虎等星宿神将喜道:“你们都来哩!”一众神将正是二十八星宿神将中另外二十五人。

  众人一一见礼,身着金色战甲如同金龙盘旋的亢金龙向广法天尊道:“广法道兄,天帝已然得知封印‘乾坤弓’和‘震天箭’的‘破天阁’出事,特命我等二十八星宿神将来援,听侯广法道兄的指示。”

  “玄门大阵已然逆转,五行玄能相克循替,外人无法进入,里面的人也无法出来。”广法天尊看着眼前波涛滚滚的海水,又看了东海龙王一眼道,“如今局面已经稳定下来,首要之事,就是将已经漫延的四海之水驱退。这事要借重龙王了,‘天一玄水珠’想来定然在三太子敖丙手上。”

  在场众人齐齐看向被结界困住的敖丙。

 

 
分享到:
孟姜女的传说
黄泉路1
汉朝给皇帝当“二奶”为何结局都悲惨
激情人生,真心真意爱自己1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三幅
美国第四十五位总统特朗普的创业故事2
光武兴 为东汉 四百年 终于献67
牡丹花仙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