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野火 >> 野火(下) 第一章 陆拓在办公室接到秀贤的电话

野火(下) 第一章 陆拓在办公室接到秀贤的电话

时间:2015/3/31 22:00:43  点击:1482 次
  傍晚五点钟,陆拓在办公室接到秀贤的电话。

  “今天晚上有空吗?”她主动问他。

  “你想几点见面?”他回答。

  “十点可以吗?”

  “十点?”

  “太晚了?”

  他沉默两秒,然后说:“对我来说,不会。”

  她笑了笑。“林森北路一百三十巷有一间叫做Rain的pub,十点钟我们在那里见面。”

  “好。”

  她挂了电话。

  陆拓沉思片刻,五秒钟后,他才关掉手机。

  ***

  这问pub虽然在巷子里,但还不算难找。

  好不容易在附近找到停车位,十点整,陆拓走进Rain,很快的找到坐在吧台前的秀贤。

  Pub的灯光很暗,他走到她身边,黑暗中的她,看起来很特别。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她对他笑,这么问他。

  “你今天晚上画了妆。”

  “对。”她笑。“到这种地方,素颜很奇怪。”

  “你的打扮也很特别?”

  “怎么个特别法?”

  他笑了笑。“特别诱人。”

  “因为穿低胸装的关系吗?”

  “虽然穿低胸装,但是看起来很复杂。”

  她笑一声。“因为我穿了马甲,事实上,我穿了很多件衣服。”

  他在她身边坐下。

  灯影投射在她脸上,她像湖水一样的眼睛,今夜闪烁著特别迷人、野性的光芒,令他迷惑。

  “有时候我觉得,女孩子的衣服很神奇,”他的嗓音微微低哑。“组合起来可以有上千种的变化。”

  秀贤举杯喝了一口酒。“对,这就是做女生的快乐,但有的时候却是一种烦恼,因为衣服太多,好像怎么买都不够,所以说,女人的衣柜永远缺少一件衣服。”

  他微笑,问她:“你喝什么酒?”

  “调酒,我不喝纯酒。”她问他:“你呢?今夜想喝什么?”

  他想了想,然后说:“我也来一杯调酒好了。”

  她笑了笑,忽然站起来,绕过他身后竟然走进吧台。“那么就来一杯单纯干净,但是辣口的酒。”她笑著,拿起调酒杯放入冰块,然后拿起一瓶威士忌打开瓶盖,动作娴熟地把酒倒进量酒杯里。

  他惊讶,目不转睛,看到她在搅拌杯里面再加入苦艾酒,接著以娴熟的技巧搅拌后滴入不知名液体,然后倒入鸡尾酒杯中,最后再加上一颗樱桃。

  “你的‘曼哈顿’。”

  “你会调酒?”他以惊叹的声调问她。

  “这只是最简单的基酒。”她笑著说:“下一次,我再调口味更复杂,口感更深层的调酒给你。”

  他看了她三秒钟,之后端起酒杯,浅啜一口。

  “怎么样?”她站在吧台内问他。

  他闷哼一声。“你在这间酒吧做paittime?”低笑著问。

  “也可以这么说,”秀贤微笑,从吧台里绕出来。“因为我常到这里,跟老板很熟,客人多的时候我会帮他。”

  “你不是在这里学怎么调酒的?”

  她坐回他身边,故意笑得很狡桧。“我在美国念大学的时候,在酒吧打工,那时候我跟吧台的师傅混得很熟,因为有这样的机会,再加上有心,所以可以偷学到他调酒的技巧。我想,当时他可能也知道我的目的,不过可能是因为看我长得太可爱的缘故,所以他就睁只眼闭只眼,结果我就这样把师傅的拿手绝活,全都学会了。”

  他笑,看她的眼神多了一抹深沉。

  因为这样可爱的笑容,不曾在她脸上出现过……

  奇怪的是,尽管这样的笑容纯真可爱,跟以前有所不同,也一样令他心动。

  “你还没告诉我,我调的酒喝起来怎么样?”托著腮帮子,秀贤横过身把脸凑到他面前,笑著问他。

  “味道很辣。”他看著她,低嗄地形容。

  “你喜欢吗?”她也压低声,故意低柔地这么问他。

  他低笑。“美酒就像女人,是温柔的陷阱,男人,不可能不喜欢。”

  她看著他,慢慢收起可爱的笑容,表情渐渐变得成熟起来……

  但是再成熟,在她的脸上也看不到沧桑,只有漂亮与聪慧。

  “我好像还没有帮你拍照?”她突然这么对他说。

  “拍照?”

  “专访要用的照片。”

  “你还会拍照?”他笑。

  她缩回身体,端坐侧视他,然后问他:“在酒吧墙上看到什么了吗?”

  陆拓转头,慢慢环视店里一圈。

  墙上挂了一排的人物摄像,但是摄影后的照片,用特殊手法处理过,照片上的人物呈现红、黄、蓝、绿等等效果,很时街、很现代。

  “这些全都是我的作品。偶尔也有客人要求酒吧老板,说花多少钱都没关系,一定要买下来。”

  他笑,笑而不语,很有男人味。

  “这样,你相信我会拍照了吗?”她别开眼,问他。

  他还是笑。“也想把我拍成各种‘颜色’的人物?”

  “这些颜色不是摄影的结果,是后制的效果。”

  “后制?”

  “照片拍好后洗成黑白照片,在加框的时候再做手工,利用彩色玻璃纸和双层玻璃片,善用手工技巧,就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他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看著她。

  “你怎么了?”她问。

  过了半晌,他回答:“你让我惊叹。”

  听到这句话,她笑了。“现在已经是初春,截稿之前再拍照好了。那个时候是冬天,冬天的男人穿西装看起来比较稳重,有不一样的味道。”

  他没有回答,表情显得深沉。

  “下个礼拜同样的时间,我们还是约在这里见面。”她对他说。

  “今晚呢?今晚就这样结束?”他低嗄地问她。

  “你想就这样结束吗?”她反问他。

  他笑了笑。

  “为什么不说话?”

  “因为我不想说违心之论,又怕说真心话,会越陷越深。”

  她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对他说:“那就什么都不要说,再喝一杯吧!”

  ***

  午夜,他把车子留在酒吧附近,坐计程车送秀贤回家。

  “明天我打电话给你。”她下车前,他对她说。

  “好。”她对他笑,然后开门下车。

  走进公寓之前,她回眸看他一眼,他坐在车子里,等著她走进公寓。

  秀贤回头,脸上的笑容消失。

  陆拓当然没有看到,她转头后的另一张脸──

  没有了笑容,她美丽的脸庞看起来只有冰冷。

  ***

  秀芸跟沈竹芳约好晚上要见面,所以今天一早上班,她就把稿件交出去,直接寄到主编的信箱。

  “张秀芸,你过来一下。”主编透过分机叫人。

  “噢,好。”放下电话后,秀芸小跑步到主编的办公室报到。

  “这篇文章是你写的吗?”看到秀芸进门,主编立刻拿出两张列印纸,递到秀芸面前。

  秀芸看了一眼列印纸的内容。“嗯,是啊,这是我写的文章。”

  “你是美食线的记者,为什么会写书评?”主编问她。

  “因为……”支吾了几声,秀芸才想到怎么回答:“因为我对写书评还满有兴趣的,所以就叫文珍让我帮她写这个月的书评。”

  “这是文珍的工作,她怎么可以让你来写?”

  “是我拜托她的!”秀芸赶紧说:“本来文珍也不肯,因为我拜托她很久了,她不妤意思嘛,所以才答应让我写的。”她小心翼翌《地,陪笑著回话。

  “可是我们杂志的书香专栏主要是做书籍推荐,应该写一些轻松的内容,你为什么要写这么尖锐苛薄的书评?”

  “尖锐苛薄?有吗?”秀芸瞪大眼睛。“我觉得报导的内容很公正啊!我是访问过很多读者,才决定这么写的,这里面完全没有我个人的评语喔!”

  主编撇撇嘴,叹口气。“你访问过作者本人吗?她对于你采访到的读者观感,有没有什么解释?”

  秀芸移开视线。“作者本人……是没有采访到啦!不过我有打电话给对方出版社杂志部的总编辑,这个人他算是出版界的前辈了吧?他告诉我,他的看法也跟读者一致。”

  “你是说李铁城?”

  “嗯,对啊!”秀芸是透过沈竹芳,故意访问到李铁城的。

  主编眯起眼问:“那你为什么不把总编辑的名字写进去?”有了兴趣。

  “这样不太方便吧?他们是同一个出版公司的人,我觉得不要写得那么明白比较好。”

  主编瞪了她一眼,然后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我知道了,你先出去,这篇文章我会再看一遍。”

  “噢,是。”秀芸赶紧站起来离开主编办公室。

  “主编找你进去做什么?该不会是问你,帮我代写文章的事情吧?”文珍看她从主编办公室走出来,立刻跑过来关切,表情很紧张。

  “没有啦!在报社和杂志社代写文章很普通啊,反正谁有空就谁写嘛!主编又没有规定,书香专栏一定要由你来执笔啊!”秀芸赶紧安抚她。

  “话是没错,可是主编做事情很小心,她本来就不太喜欢我们随便调换工作。”文珍担心地瞪秀芸一眼。“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这样,你偏不听──”

  “好了啦!”秀芸挽住文珍,笑咪咪地哄她:“中午请你吃饭好了,你要吃什么?自助餐还是路边摊?我都可以请客喔!”

  “自助餐?巷口那一家啊?”文珍嫌恶地撇撇嘴。“拜托,我每天吃自助餐,早就吃腻了!”

  “唉哟,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娇贵啊?人家我还不是每天吃那一家的自助餐!那好吧,今天中午请你去吃路边摊好了,怎么样?”

  “什么路边摊啊?你不是很喜欢吃义大利面吗?怎么不请我吃义大利面?”

  秀芸皱起眉头。“因为快月底了,现在我哪有钱啊?下次再请你吃义大面嘛,这样好了吧?”秀芸哄她。

  文珍噘著嘴,勉强同意:“好啦!”

  秀芸笑咪咪地把文珍拉走,免得她还有意见。

  ***

  晚上在饭店碰面的时候,沈竹芳一见面就从纸袋里拿出手提包来,推到秀芸面前。

  “喏,这是你要的东西。”沈竹芳说。

  秀芸眨眨眼,看清楚是名牌手提包,马上笑开脸。

  “哇,这个牌子很贵,一手的要好几万块耶!而且你保养得很好嘛!这个还像新的一样,你真的舍得卖给我吗?”她赶紧拿起包包左看右看,爱不释手,还不忘“提醒”沈竹芳:“不过价钱千万不能太高,最好不要超过我的四根指头喔!”

  沈竹芳撇嘴悄悄瞪她一眼,然后笑了笑。“只用过两次而已,你喜欢就送给你,不要再跟我说什么卖不卖的话了。”

  听到沈竹芳这么说,秀芸乐不可支。“真的吗?你是说真的──你真的要把这么贵的手提包送给我?”她乐得嘴巴张开,都闭不起来了。

  “嗯,”沈竹芳端起茶,优雅地轻啜一口。“是啊,因为这样的手提包我的衣帽间里面实在太多,早就塞不下了,所以你把它拿走反而是帮我的忙。”

  秀芸一听,眼睛都亮了。“那好、那好啊!以后你的衣帽间里塞不下的东西,全部、全部都交给我好了!”

  听到秀芸这么说,沈竹芳的笑容瞬间消失。她撇撇嘴,尽量掩藏“受不了”的表情。

  “对了,那件事,你办得怎么样了?”调整心情后,沈竹芳试探地问。

  秀芸想了一会儿,才意会沈竹芳指的是哪件事。“噢,那篇文章,今天早上我已经交给我们主编了!”

  “真的吗?”沈竹芳露出笑容。“你写了什么内容?”

  “你想知道吗?”秀芸从皮包里拿出列印稿。“你自己看吧!”她笑嘻嘻地把稿子交给沈竹芳。

  沈竹芳迫不及待地接过稿子,细读一遍。

  “怎么样?我的文章写得怎么样?有趣又刺激吧?”

  “很好,内容很真实。”

  “对呀!”秀芸哼笑。“今天我们主编还问我:‘有没有采访过作者本人呀?’”她怪腔怪调地模彷主编声调。

  “那你怎么说?”

  “我拿李铁城来压她啊!”秀芸得意地笑。“还好我早就料到会被刁难,所以先叫你帮我介绍那个姓李的老头子。”

  沈竹芳嗤一声笑出来。“你只在电话里采访过他,怎么知道他是老头子?”

  “听声音就知道啦!男人一过四十岁声音就变得不一样,难道你不知道吗?我猜他大概都有四十五岁了!”

  沈竹芳撇撇嘴,不置可否。“那也不算老头子啊!”

  “唉哟,跟我们还青春娇嫩的年纪比起来,他真的很老了嘛!”

  “说得也对。”沈竹芳笑。

  “如果主编没有为难我的话,下个礼拜杂志出刊,市面上就可以看到了。”

  “到时候我一定要一口气买三十本。”沈竹芳说。

  “为什么要买这么多?”秀芸瞪大眼睛问。

  “因为你的文笔好,我要把杂志送给所有我认识的亲朋好友,跟他们炫耀我有一个这么优秀的朋友啊!”

  “喔,”秀芸眉开眼笑。“真、真的吗?”

  “当然!”沈竹芳说:“以后你还要帮我。”

  “当然好啊!”秀芸赶紧点头。“我们是朋友,我不帮你还能帮谁?”

  沈竹芳咧开嘴笑。“这餐我请客。”

  “噢,那多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们是好朋友嘛!”

  两人相视而笑。

  她们彼此都明白,在人与人都疏离冷漠的都市里,能做得成“好朋友”,当然得有实质的利益。

  ***

  周五晚上八点,孙致远准时到达俱乐部,他走进包厢的时候,沈广源已经在里面等他。

  “你很准时,没有迟到。”沈广源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站起来迎接孙致远。

  “这是当然的,”孙致远不以为意,笑咪咪地在沈广源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跟沈董见面,怎么能迟到呢?”

  沈广源咧开嘴,皮笑肉不笑。“既然你还记得,我说过暂时不要见面这句话,那么我就长话短说──听说,你有意要卖掉你的公司?”他直接切入正题。

  孙致远挑起眉。“这个,目前只是有这个意思而已,沈董是从哪里听来的?”

  “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我现在知道已经是太迟了!”沈广源沉下脸,口气严厉。

  孙致远撇撇嘴。“其实还没有这个决定──”

  “怎么可以擅自决定?!”沈广源突然大声喝斥。

  孙致远脸色微变,没说的话哽在喉头。

  “当初利用过这家公司做什么事情,现在你竟然要把公司卖了,这样一来,公司的转存汇款、帐册明细你要怎么处理?难道一并交给新的买主,把我们的秘密也一起卖出去吗?”

  “这、这样的情况当然不会发生,”孙致远解释:“帐册我会处理,汇存明细可以用其他名目替代,只要交代得过去就可以了──”

  “愚蠢!”沈广源非但不买单,还毫不留情面地痛骂:“你是不是舒服日子过久了,脑筋不用所以变笨了,竟然这么糊涂!”

  孙致远瞪大眼睛,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你公司里的人呢?!那些人难道是哑巴,不会说话的吗?”沈广源握著拳头似乎气得想拍桌。

  “这些人拿了好处,不会出卖我!”

  “那么你呢?当初你也拿了不少好处!我三令五申叫你几年内不可以轻举妄动,现在你还不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孙致远答不上话,索性把脸撇开,低头不语。

  “敢这么做,我看你一定是疯了!”沈广源忍不住再骂一遍。

  “我不是疯,我是被钱逼急了!”孙致远终于反口辩驳:“要不是缺钱,我怎么会出此下策?何况我也不一定要卖公司,我可以跟银行借钱──”

  “跟银行借钱得提供公司财务报表,何况你借的是大钱,想跟银行举债联贷,要经过政务单位拨款,这样一来每一笔帐目都要审核,跟卖公司的意思是一样的!你难道不清楚,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可以冒险!我最后一次跟你见面的时候,跟你说了什么,难道你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当、当然没有,”孙致远畏畏缩缩地低声道:“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而且我找的那姓陆的也是你的人,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任何人都不可以相信!”沈广源斥责他:“以前的事情只有你知、我知,直到我们两个老死带进棺材,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孙致远垂下头,表情却不以为然。

  “你到底需要多少钱?以前我给你的钱,难道你都花得一干二净了?!”

  “公司开销太大,我又有几笔投资收不回来,所以就……”

  “好了!”沈广源沉下脸。“把数字说出来,以后这家公司就跟你没有关系了!”

  孙致远挑起眉。“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叫你说,你就说!”

  孙致远咽了一口口水。“大概,最少也要五亿……”

  “五亿?!”沈广源冷哼一声。

  “这还只是小数字,”孙致远挺起胸,硬著头皮把话说完。“事实上,我需要十亿的资金才够周转。”

  沈广源冷冷地瞪著他。

  孙致远被看得不自在,一声都不敢吭。

  沈广源站起来。

  “你、你要离开了?”孙致远也跟著站起来。

  “三天后我的助理会跟你联络,到时候文件会一起准备好,这几天你给我安安分分的等在家里,谁都不能见面!”

  没料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孙致远愣住了。

  沈广源不给他时间回神,很快就离开包厢。

  如果可以不必见面,沈广源永远都不会再见孙致远这号人物──

  但现在他还待在台湾,还不到退休的时候,只要不离开这个是非圈,就不能不处理孙致远的事!

  沈广源很清楚,任何一点小错,都有令他身败名裂的可能。
 

 
分享到:
这也是一种幸福
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 (唐)李白
日本艺妓的“露乳装”
揭秘成吉思汗一生中最成功的一次突袭
此二篇 在礼记 今单行 本元晦 四书通 孝经熟 如六经 始可读40
武圣关羽不可回避的十大耻辱纪录
曹操与东汉美女蔡文姬的一段情
古代夫妻关系处理得最好的一位皇帝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