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野火 >> 第三章 新锐总干事来了一通电话

第三章 新锐总干事来了一通电话

时间:2015/3/22 9:09:19  点击:1587 次
  早上十点钟,新锐办公大楼的总干事来了一通电话,说好主委今天下午两点钟有空,可以见她。下午一点钟秀贤出门之前,拿出抽屉里的名片,然后打了一通电话。「喂,请问是陆拓先生的电话吗?」

  「是,请问怎么称呼您?」秘书接起电话,非常客气,因为这支电话是总经理的专线,一般人不会知道。

  「麻烦你跟陆先生说,我是昨天那个一点被他开车撞到的路人.这样他就知差道我是谁了。

  麻烦你帮我转告陆先生,昨天的医药费总共是一千两百元,请他遵守承诺付款给我,我的账号是…」

  秘书虽然惊讶却立刻回复冷静,并且尽责地拿笔记下秀贤交代的事项。「是,呃,我已经抄下您的留言以及账号了,请问我把这个交给总经理就可以了吗?」

  「对,麻烦你了。」挂电话前,秀贤不经意地问:「请问陆先生今天大概几点钟下班?」

  「晚上六点左右。

  「今天晚上陆先生有时间吗?」

  「请问您要预约时间吗?」秘书虽然满腹疑惑,但仍然尽职地问。

  「是。」她回答。

  「很抱歉,陆先生今天晚上和客户在八王子餐厅有约会。」

  「噢。」她故意迟疑地答电话「您要改时间吗?陆先生后天有空……」

  「没关系,以后再约时间好了。」秀贤挂了

  出门后,她直接前往新锐办公大楼会见管委会主委。「江主委.您好,我是常秀。」

  「常小姐有什么问题要问的吗?我听总干事说,您已在网络上把事情查得很清楚了,既然在网络上已经查清楚的事,还有必要问我吗?」

  「采访一定要采证当事人所说的话,才能取信于读者。」秀贤笑着回答对方。

  主委盯着这名在自己面前笑的女子,他仔细观察秀贤的相貌,先不提她谈吐大方得体、充满自信,首先她清秀美丽的容貌,就先让人第一印象有了好感。

  「常小姐,您想昕我说什么?」

  「请主委将近来贵栋大楼与拓扑营建公司之间的建物陈述一遍,我会录下您的说话过程,您介意吗?」

  主委笑了笑。「没有关系。反正管委会已经通过表决,决定聘请本楝大楼住户律师,组成联合律师团,对拓朴营建提起民事赔偿诉讼,所以这件事我可以一五一十告诉你。」

  秀贤笑着点头。「谢谢您,江主委。」

  走出新锐办公大楼后,秀贤站在大楼门口打了一通电话给她的编辑。

  「亚玟?」「我是,是秀贤吗?」「对,晚上你有空吗?」

  「什么事?你要请我吃饭吗?」亚玟促狭地「对,你怎么知道昵?己秀贤笑着说

  亚玟吸了口气。「我是开玩笑的!就算要请吃饭,也应该是我请你才对!」

  「我真的想请你吃饭,顺便右一点事情要拜托你。」秀贤对她说。

  亚玟愣住。「什么事啊?你直接跟我说就好了,不必请我吃饭。」

  「吃饭只是顺便而已情。况且是我很不好意思工作上的事。」

  一起吃饭比较好谈事你都下班了还约你谈

  「没关系啦!你真的不用请我吃饭。」亚玟不好意思起来。

  秀贤笑了笑。「你几点下班?」

  「今天比较晚.一份稿件要清校,晚上赶着输出明天就要看蓝图,大概七点多才能下班。」

  「好,那么傍晚七点,我在出版社附近的八王子日本料理店等你,你下班就过来。」

  推辞「好吧,那就先谢哆!」亚玟笑着答,不再

  挂了电话.秀贤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似乎在想什么……两分钟后她离开新锐办公大楼,回到她的公寓。

  直到傍晚六点四十分左右秀贤离开公寓,然后搭乘出租车前往八王子料理店。这间料理店就在拓朴营建楼下,是一间格调与消费都非常「高级」的餐厅。

  七点钟,出租车开到大楼附近,秀贤对司机说:「请你把车子开到大楼左边,那里比较好停车。」

  「是。」

  司机依照秀贤的指示,把车子停在大楼左侧隐蔽处,让她下车

  准时七点钟,她走进这间高级日本料理店,身着无袖驼色洋装、长发飘飘的秀贤,一跨进料理店那刻,就成功掳获了店内男客的眼光。

  她素白的脸孔没有浓妆艳抹,但合身的洋装轻巧地拱出女子玲珑的身段,披肩长发柔顺自然周遭仰慕的眼神虽众多,但她迷人的眼眸全未加以青睐,她看起来,优雅从容,既知性又感性。

  陆拓很快就认出这名美丽的女子是谁。这女子从容叉矜持的姿态.自一进门就吸引众多男子的目光,他自然也不能例外。

  昨天在大马路上第一次见面,今天下午秘书就转交她的电话留言,现在叉在料理店遇见这名女子……

  她出现在他面前的机率未免也太频繁,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巧合?

  对于自己在餐厅内引起的骚动,秀贤当然已经察觉

  八王子是一家高级料理髻厅,这里的消费很高,店家的姿态也高,故对于到店里来消费的客人有服装上的规定。因此今晚秀贤已经刻意打扮过,既为顺应餐厅的规定,也为哗众取宠。

  是,她的确是为哗众取宠,因为有此必要。

  然而其它人的眼光都不是重点,一进门,秀贤的目光已经暗中扫过督厅一遍,确定陆拓所在的位置。

  赢得他的目光.才是她刻意打扮的目的。侍者领她坐下,接着经理亲自走过来为客人点餐。

  「请问现在点菜吗?」经理问。「我等朋友,等一下再点菜。」她告诉经理。

  「好的。」经理放下菜单,点头离开

  经理离开后,秀贤抬头环顾餐厅一周,视线掠过陆拓时,他的目光正专注地盯住她的脸庞,然而秀贤的目光扫视过餐厅里其它男人,亦毫不停留地淡淡掠过他,最后敛下眼,拿起水杯若无其事地喝着水……

  她的表情看起来像是根本就没有见过他。陆拓眯起眼,他按撩着,不自觉已从他面前的客户身上分出一半精神,转移到对面那名女子身上。

  五分钟后秀贤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餐厅后方的化妆间。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陆拓对客尸说暗示他的助理代为招呼后。起身离开座位。

  两人在化妆间门口擦身而过,眼眸对望那刻陆拓先开口。「真的是你?」

  秀贤停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认出」他。

  真巧,又见面了。」

  她的笑容很冷淡,口气也如他所料没有喜悦但这代表她已经认出他。毕竟上一回初次见面的情景并不愉一陕

  陆拓看了她片刻,咧嘴一笑道:「这正是我想说的话。」她挑眉代替询问。

  「确实很巧,昨天我差一点撞到你,今天你打电话跟我要医药费,现在我们又在我的公司楼下遇见。」

  他咧开嘴。「世界上的巧合,好像都在这两天内让我们遇见了。」

  秀贤当然看得出,他的笑容里没有善意

  收起笑,她正色说:「首先,我相信陆先生跟我一样,都不希望昨天那件车祸发生。第二,今天下午我打电话给你,是困为昨天我的膝盖擦伤了,事后我到医院包扎,虽然当时钱已经付过但是我认为医药费应该由你来支付,所以才会打电话给你。至于此时此刻的现在,会在餐厅遇到你,我认为这才应该算是巧合。」

  他眯起眼。「听起来很合理。」他沉吟片刻然后才回答,显然有所保留。

  「不管「听起来」台不合理,事实就是这样:」她转身,准备回座:

  「只是还有一点很奇怪,」他突然转身,沉声对着她的背影说:「我们每次见面好像都在附近?难道你在这附近上班?」他这么问。

  秀贤转身直视他。「不是。」冷淡地回答。

  「那么,这算第二个巧合?」他定睛回视。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就算是吧!」

  他咧开嘴。「是吗?那就真的太巧了。」眼底却没什么笑意。

  秀贤瞪着他,半晌后反过来问:「请问你在怀疑什么吗?」

  他挑眉。

  「体的话听起来很奇怪,好像在怀疑什么!」

  她直截了当地说。

  「我不认为人生会有这么多巧合,我们以前见过面?」他直接问。

  「没有。」她干净利落地回答

  「那么,」他再问:「你认为,这两天我们连续见面真的是巧合?」

  「要不然呢?难道是缘分吗?」她从容地反问,带一丝嘲弄。

  他不动声色。「你相信缘分?」

  秀贤停顿片刻,然后回答:「我相信巧合况且陆先生刚才不是已经说过,这只是巧合而已。」

  陆拓面无表情。秀贤已经转身走开

  秀贤回到座位同时,亚玟刚好走进料理店「我在这里。」秀贤抬手,低声招呼亚玟。

  「为什么要选这里?这家餐厅很贵耶。」入座待服务生离开后,亚玟就悄声对秀贤说。

  秀贤笑了笑。「我还没请你吃过饭,头一回吃饭贵一点没关系。」

  「既然王人都这么说了,我这个客人只管吃饭就是了。」亚玟促狭地道。

  两个人相视而笑

  亚玟这时候才注意到秀贤。「你今天打扮过了?这样很好看。」可能因为一起吃饭的缘故,亚玟不像平常那么拘谨。

  「只是把头发放下来而已。」秀贤笑着说。

  「这样真的很好看!你不要常常把头发挽起来,应该要放下来,这样会显得年轻很多!」

  「你是说我老吗?」

  「不是啦一」「你不要紧张,我跟你开玩笑的。」秀贤抿嘴一笑。

  亚玟瘪瘪嘴。「我是说真的,你应该把头发放下来,还有,像你刚才那样笑就很好,你笑起来很漂亮,看起来也不会那么严肃,否则我老是觉得你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是她心底的感觉。

  秀贤敛下眼,拿起桌上的水杯。「我知道了以后跟你见面,我会记得把头发放下来。」

  「唉,我的意思是说,不管是不是跟我见面都要保持这样才可以。」亚玟继续说:「你长得这么漂亮,不要老是把自己弄得那么严肃。」

  秀贤只是笑一笑,没有回答上菜的时候,亚玟突然说:「好奇怪喔!」

  「什么事?」秀贤问她。

  「虽然我可以感觉到很多男人都在注意我们这一桌,可是有一个人的眼光特别奇怪?」

  「你在说什么呀?」秀贤笑出来

  「虽然平常我也很严肃,不过因为今天一起吃饭,所以比较放松。」亚玟绕着圈子说话。

  「难道你一点都不知道,这家餐厅里的男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在注意你吗?」

  「男人看女人.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秀贤撇起嘴笑了笑。「我也觉得有男人在看你啊。」

  「百分之二十以下是正常,超过百分之二十就是不正常。」亚玟纠正她。「这么多男人在看你,我不相信你认为这很正常。而且我发现其中一个男人的目光,几乎从一开始视线就没有离开过你。」

  「真的吗?是谁?」拿起筷子挟了一块生鱼片,秀贤似不经意地问。

  就是坐在你右后方那个男人啊!」亚玟说秀贤收起笑容,回头看了一眼她的目光与陆拓正对

  「真的很奇怪,我觉得这个男人看起来好面熟……」亚玟继续喃喃自语。

  然后,她蓦然倒吸了一口气。「我的天啊他是一」

  「陆拓。」秀贤代她回答,同时回头,把目光转回她的餐盘上,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

  「你、他一他知道你是谁吗?他干嘛这样看你?」亚玟突然结巴起来,因为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许多可能而感到诧异。

  陆拓是秀贤想要采访的对象,目前秀贤应该开始着手搜集他的资料,也许因为如此,亚玟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他是男人.你不是说这家餐厅里的男人.有百分之九十都在看我?所以他看我并不奇怪。」

  秀贤说。

  「可是,他看你的眼神很特别,不纯粹像荷尔蒙作祟。」

  秀贤笑出来。「荷尔蒙作祟?你的形容词很好笑。」

  亚玟愣了一下。「现在不是笑的时候,」她凑过去对秀贤耳语。「那个男人,可是你未来要做专题报导的对象。」

  「那又怎么样?

  「我听说他有未婚妻了!」

  秀贤皱起眉头。「你想到哪里去了?」

  「唉呀,我讲得太快了!己喝了口水,亚玟继续说:「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访问他以后,他对你有好感,这本来是一件好事,而且你的访问一定可以因为这样进行得很顺利,可是他已经有未婚妻的话就麻烦了~」

  秀贤微微张开嘴,表情惊讶

  「我是认真的。有一些女记者,都因为这样找到未来的老公人选,难道你没听说过吗?亚玟却很认真。

  「你这样说,如果被其它女记者知道的话会写文章骂你。」

  「哈!」亚玟大笑一声。「我说的只是事实而已。有多少人真的能公私分明?如果我长得漂亮一点,也会用这种方法找老公,何必樽在编辑室里整天暗无天日的编审稿件?」

  秀贤看她一眼。「其实你没说错,只是不太中听。」她笑说。

  亚玟也笑出来。「我知道。」她撇撇嘴。

  「不过说真的.他的眼神真的很奇怪,他干嘛那样看你?看吧、看吧,他还继续在「瞪」着你呢!」亚玟又说。

  秀贤根本不以为宣

  但接下来亚玟看到陆拓突然站起来,跟着直接走向她和秀贤一

  亚玟还来不及跟秀贤示意,陆拓已经站在她们桌边。亚玟不知为何突然紧张起来,但是陆拓显然没有恶意,他不忘对亚玟点点头,态度出乎意料地好。「您好。」亚玟也露出笑容打声招呼

  她的表情看起来右点羞涩,不过这只是一般女人的反应,因为直到近看她才发现.这个男人远看体面,近看五官长得还真不是普通的迷人

  「原来真的是巧合。只是「碰巧」跟朋友约在这里吃饭?」他咧开嘴笑容十分迷人,措辞却不怀好意。

  秀贤瞪着他,气氛一时间有点疆滞…

  「噢,因为我在这附近上班,就在对面那幢大楼里的出版社,我们都在那家出版社工作,所以约在这里吃饭比较方便。」亚玟浑然不党周遭凝结的空气,愉快地插嘴。

  陆拓挑起眉。

  秀贤没有笑容地移开眼,然后拿起筷子挟了一块生鱼片放进口中咀嚼,仿佛把他当作空气一样的存在。

  陆拓僵住。亚玟看着这个再看看那个……

  感觉到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劲?陆拓沉下眼,瞪着秀贤,目光停留在这个毫不给自己面子的女人身上。秀贤依旧我行我素,自顾自地挟菜吃东西可是亚玟却快要沉不住气一

  「我忘了,早上你打过电话告诉我的秘书,说我必须付给你多少医药费?」陆拓终于开口打破沉默。

  秀贤抬起头。「一千两百块。」面无表情地回答。

  陆拓盯着她的脸看了三秒钟,才从皮夹里取出足数的钞票,放在秀贤面前。

  亚玟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直接付钱给你好了。」他继续盯着她看然后忽然问她。「小姐,原谅我接下来的问题,因为我实在很好奇一未来我们「巧遇」的机会还有几成?」

  秀贤瞪着他。「原则上,「巧遇」是上帝决定的。」面无表情地回答

  陆拓眯起眼,数秒钟后他咧嘴一笑,深深看她最后一眼才转身走开。

  秀贤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回来,才发现亚玟的眼睛瞪得很大。

  「不是你想的那样。

  说:「先吃饭好了.等一玟撇撇嘴,揶榆道」秀贤轻描淡写地对她下我再跟你解释。」亚

  「看来,等一下你可要好好,「解释」

  了。」她看了亚玟一眼

  秀贤刚拿到嘴边的水杯顿了一下然后安静地敛下眼。

  「所以这算是巧合吗?」听完秀贤的解释亚玟的表情有一丝惊讶与疑惑。

  「对,是巧合。」秀贤的表情依然冷淡。

  「难怪他刚才口口声声说「巧合」,」亚玟回头看了眼已经空无一人的桌子,早前陆拓一行人已经离开餐厅。「不过,说真的,这种「巧合」还真让人羡慕。」

  秀贤看她一眼。「你很羡慕吗?」

  「不是我很羡慕,是每个女人都很羡慕。」

  亚玟意有所指地说:「你当然比我清楚陆拓的条件如何,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秀贤笑出来。「你不是说他已经右未婚妻了?」

  「那又怎么样?没结婚前大家都有机会

  「如果你想要这个「机会」,采访的时候我可以带着你,只要告诉他,你是我的助理就可以了。」秀贤故意说。

  我才不要!」亚玟笑出来。「你以为我没有自知之明吗?站在你旁边,我就像丑小鸭一样就不必出去献丑了!何况他注意的人是你,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至少你引起他的注意了啊!这样要采访他也比较方便。」

  「说不定因为这样,会让采访更困难。你不知道,刚才在化妆问门口遇到他,他还质疑昨天的车祸是我故意制造的。」

  亚玟瞪大眼睛.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干嘛?原来他有被害妄想症啊?」

  「可能有钱人都这样。」秀贤悠悠地说:「特别是这种钱来得莫名其妙的男人,可能特别敏感。」

  哈哈哈!」亚玟忍不住大笑

  「嘘,你还没有老公,要保持形象。」秀贤故意提醒她。

  亚玟笑得更大声。「因为你不常笑,以前我还以为你很严肃,没想到你这么幽默!」

  秀贤笑出来。「以后我们常约出来一起吃饭好了。」「好呀,我觉得跟你一起吃饭很好玩,下一回我请客好了!」「不要,你到我家来,我煮好吃的菜给你吃。」「真的,你会煮菜?」

  「对,你不相信吗?」

  亚玟老实地点头。「我以为作家都很邋遢根本就不会做饭!」

  秀贤笑出来,她喜欢亚玟的直率。「可能有一些是,不过就像编辑有很多种,作家也有不一样的个性。」说完话,她低头喝自己的海带味噌汤。

  亚玟看了她半响,然后问:「秀贤,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她抬起头。「当然可以。」

  亚玟笑了笑。「你从来没有提起过,还没当作家之前……你是做什么的?」

  秀贤愣住。

  「噢,如果你不想告诉我也没关系一」

  「我在医院里。」秀贤回答

  「医院里?」亚玟睁圆眼睛。「你在医院工作吗?你是护士?还是医生?」

  「都不是,我是病人。」「病人?」「嗯,秀贤的表情很淡然,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我发生过很严重的车祸.所以在医院里,度过很长的时间。」

  亚玟的嘴巴张得大大的。「真的……真的吗?可是,那到底是什么样的车祸?

  你到底在医院里住了多久?」

  「很久,久到右一度我还以为,自己永远都无法出院了。」回想起住在医院的那段时间,秀贤的眼神变得很迷蒙。

  「我的天呀。」亚玟不敢相信

  秀贤突然笑出来。「时间是很好的朋友,它会帮助我们把痛苦忘记。现在我已经回想不起来那个时候的伤口有多痛了,我记得的只有漫长的等待,等待着医生宣布我可以出院的那一天到来。」她淡淡地往下说:「我想,精神上的痛苦会比身体的痛苦还要持久。现在是因为我的心想要保护我,所以让我忘记了那时候身体上像凌迟一样的痛苦,可能因为这样,所以我觉得住院那段时间心理比身体还要痛,因为心理要一并承受身体上的折磨,然后把痛苦封住,不让它轻易被打开,这样生病的人才会产生求生的意志.才可以继续活下去

  亚玟怔怔地听着,她想安慰秀贤,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都已经过去了。」

  「现在我很好.有事业、是过去我没有的东西。」

  秀贤终于露出笑容。

  存款和自己的生活,这

  听到秀贤这么痛苦的过往,亚玟也不好意思再问秀贤住院前的事。「我不知道你曾经有过这么刻骨铭心的过去,难怪你的作品每一部都可以轻易触动读者的心灵。」

  亚玟说:「做了这么多年的编辑,我越来越相信一部作品的水平跟作家的生活阅历有很大的关系。虽然我一直相信写作需要天分,有天分的作家才能精确掌握文字、营造情境,可是除了天分外,如果作家的生活像一张白纸,那么他所写出来的作品只能让人暄腾一时,不能永久保存在读者心中,长久地被感动、回味着。」

  秀贤笑了。「你果然是专业的编辑。我也一直相信,一位真正专业、有能力的编辑,必须跟作家一样,要有纤细的感受力。因为一名有天分但是寂寞的作家非常需要伯乐!如果编辑的情感丰富、性格细腻,就会真正理解作家想要呈现的作品内涵,不会只注意到一部作品的文字花巧或者商业操作的痕迹。」

  亚玟也笑出来。「不过我认为现在的文学创作都要贴近生活,那种形而上的人生哲思在文章里最好不要太常出现.否则就会太沉闷了!看起来,像我这种编辑还是比较喜欢商业作品,虽然琐碎的生活语言在文学评论家眼中就像垃圾一样通常都被称为「媚俗」。」

  「没什么不好,纯粹艺术与商业艺术各有所需,都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一样被需要。」

  亚玟笑出来。「堕落与性灵并驾齐驱,就是人类的原罪。」

  「对,酒吧旁边就有教堂。人类纵使再修行数亿年,也只能洗涤不及亿万分之一的罪恶。」

  秀贤笑着说。

  「啊!我的天,这样听起来当人实在太痛苦了!」亚玟叫出来。

  「你这叫做艺术家的呻吟,从人类有文化以来,艺术作品表现的就是这件事。

  我们周末到酒吧狂欢,周日早上再进教堂忏悔,周而复始,天使跟恶魔一直在内心交战,从来没有停止过。」

  亚玟两眼发直。「天呀!我们怎么会说到这里的?太严肃了!」

  「需要放轻松了吗?」秀贤窃笑。「你内心的恶魔在呼唤你了。」

  亚玟噗嗤一声笑出来。「我的老天口牙,你真的很有趣,我以后一定要常常跟你起吃饭!」秀贤笑着跟她说:「好呀!」然后低头继续喝完自己的汤

  那段过去……那段过去,有多遥远?已经遥远得让她再也想不起痛苦了吗?当然不是。

  痛苦一直强烈地留存在她的记忆里,因为痛苦.才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分享到:
易诗书 礼春秋 乐经亡 馀可求42
西门庆吃春药死的最后一次床战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4
小青蛙2
出塞
清人记述曹操墓被盗经过:发现众多殉葬女尸
兔子新娘5
《金瓶梅》里男女“品箫”指的是什么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