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二章 各怀鬼胎

第十二章 各怀鬼胎

时间:2015/1/24 16:21:53  点击:2632 次
  陈塘关,总兵府别院。

  由心月狐、尾火虎与太乙真人三股强劲元能连接而成的“玄天三才法阵”之中,广法天尊左手手持黑白拂尘,右手将木剑对准耀阳,一股金色元能将耀阳灵体罩了起来,正准备以玄宗密术"逆天制魂术"来探察耀阳神识之时,元能甫一进入耀阳灵体,便觉异变突生。

  原本耀阳体内受结界之力压制的阳极异能就欲反噬而出,只是因受制于阵心“摄神斗”的神能压制,本体三魂七魄的灵息难以周全,所以一时间根本无法促使异能爆发。

  但是因广法天尊的元能进入耀阳体内,企图探查他的思感神识,反倒是帮助耀阳贯穿了三魂七魄的灵息,有如借力打力一般,瞬间形成星火燎原之势,将归元阳极异能点燃起来。更因耀阳体外有庞大无比的结界之力压制,促使归元阳极异能自灵体各处如水银泻地般涌了出来,产生了一个极大的异能漩涡,将耀阳的灵体撑的扭曲变形。

  耀阳因身体受了这种犹如身体撕裂的莫名痛楚,加之归元异能在身体里流转的同时也将心月狐所下的禁制解开,直至此时,归元异能被单极引发,若不能阴阳相交、互相融合的话,就会对本体产生极大的反噬之力,若化解不好,耀阳最大的可能便是就此灵元俱灭、永不超生。

  恰好这时,广法天尊见耀阳体内异能蠢蠢欲动似是在反抗,还以为自身元能注入不够,左手拂尘连连挥动几下,一股股强大的玄能不断注入耀阳灵体之内。然而,广法天尊的金色异能恰如小石落水般,甫一进入便被耀阳体内异能形成的旋涡吸了过去。

  广法天尊感觉到耀阳体内的异状,大惊之下忙运尽全力企图收回自身的金色玄能。

  金色玄能再次被广法天尊费尽心力收回体内,然而此时修炼多年的玄灵道心突然生出警兆。因为方才他的回吸元能之举,引发了耀阳体内呈漩涡状的归元异能,霎时间如洪流缺堤般自耀阳体内奔涌爆发而出。

  广法天尊心头大骇,哪敢再有丝毫大意,手中木剑一震,体外霞光流转,心道:“魔星体内元能浩大,如不设法退出,必将招致玉石俱焚之厄运!”然而还未等他有所反应,身体业已被归元异能震得倒飞而出,修炼多年的玄能在体内翻江倒海,久久不能平息。

  心月狐、尾火虎、太乙真人三人见状不由大惊,他们原本为方便广法天尊施法,特意在结界里给广法天尊的元能留了条通道。如今耀阳体内的归元异能猛然爆发,三人同样来不及防备,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庞大无比的归元异能顺着结界里的缝隙如江水决堤般汹涌奔流而出。

  太乙真人等三人的玄灵道心互不相通,加之三人又是第一次合作结界布阵。一旦出现异状,三人反应不一。二星宿以除灭魔星为己任,见耀阳体内归元异能爆发,第一反应便是全力推动元能,企图将耀阳灵体束缚在结界之内,将其迸发的异能压制下去。而太乙真人心存慈悲之念,手中元能一缓,首先让过广法天尊的元能,不料那归元异能似有灵性般,就从这结界里唯一的裂缝处全面爆发!

  归元阳极异能何其暴烈,紫色元能从耀阳体内如排山倒海般疯狂涌出,心月狐和尾火虎虽然经过多年修炼,配合也颇为默契,可惜二人不知归元异能的禀性,甫一接触到流溢而出的异能,就被反噬之力齐齐震飞,“玄天三才法阵”立时崩溃。

  太乙真人略为慢了一步,正赶上二星宿被归元异能的反噬之力震飞,连忙将手上拂尘连点,撞上了若云雾般的紫色归元异能。幽云仙子与李靖、哪吒等人一见形势不妙,更是奋不顾身群起而上。同时也被归元异能的反噬之力震得手忙脚乱。

  此时,地面三尺之内,骤然一阵浮动,一条不足三尺高的身影突然从地下钻了出来,将手中一个黑色圆球就势一扬,强大的旋流便倏地出现,将正在清醒过程中的耀阳灵体化作一道清烟,吸进球体之中。然后那道身影再度一头扎入地下,消失不见了。

  心月狐、广法、太乙等在场众人虽然都看到那矮小身影的所作所为,但无奈此时自身玄能在体内翻腾不息,痛苦万分,根本无法立刻出手。幽云仙子与李靖正运足全身元能对抗归元异能带来的余震,虽然尚有余力,然而因为守在结界外围,反应始终慢了半拍,所发出的元能、剑气都击打黑影消失的土地上。

  众人眼睁睁看着那三尺黑影抢走了耀阳的灵体,最后只能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广法天尊灵元充盈,功力深厚,没用多久便回复过来,太乙、二星宿三人也渐渐恢复过来,只听外边海啸声声,震耳欲聋,狂风四起,天色顿时无故暗了下来!

  众人大惊正想查看出了什么事,一道红光挟狂风带着三人从天而落,高声狂呼:“大事不妙!”

  陈塘关外。

  土行孙迅速来到那处荒野小丘,对着那层黑雾结界行了一礼,道:“小的已将太师要的人吸入摄魂黑球之内,请太师查收。”语罢,土行孙从袖中拿出黑色圆球,垂手立于旁侧。

  闻仲突然负手现身,站在土行孙面前,只手一招,便将那颗摄魂黑球凭空摄入手中,然后对土行孙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挥了挥手,土行孙察言观色,不敢再多说话,径直退了下去。

  闻仲将耀阳的灵体自摄魂黑球中放出来,再以"修罗封魂诀"将其制住,然后再将其封印在"六合云光石"的坤地阵中。这才收了荒林周围的结界,正欲施法唤回杨戬之时,却见眼前人影一闪,杨戬现身跪在跟前道:“启禀师尊,兀官脔与魔门四族的人此时正在野马岭附近聚集。”

  “他们倒是来得挺及时的!”闻仲目中精芒隐现,道,“兀官脔这人恐怕不像是表面这么简单,屡屡扰动圣门安宁。不过,也好在他这次通知我,否则本太师也不可能在阴错阳差之下便成功得手。”

  闻仲仰天长笑,却忽觉魔能异心骤然一惊,耳边听到异响连连,不由大惊失色道:“不好!”

  杨戬很少见到师尊如此模样,急问道:“师父,什么事?”

  “我们最好快些离开此地!”闻仲说完便掠身遁飞而去。

  杨戬运起魔灵异心仔细盘查片刻,果然感应到一股强劲至无以阻挡的力量远远而来,当下哪敢延误,腾身跟随闻仲身后,遁空而去。

  野马岭南麓。

  淳于琰、姮姮、婥婥三人站在竹林前的一片空地之上,身后竹林摩挲,竹影摇曳。

  兀官脔上前半步,拱手为礼,笑着对祝蚺和刑天放说:“淳于公子和’风月双娇’都在这里,那真是太好了。不过,还请各位再稍等片刻,只待东圣九离的客人一到,老夫立刻坦诚相告。”

  刑天放见了淳于琰与婥婥姐妹在一起,神情有些不太自在,道:“原来是淳于兄和‘风月双娇’在此,小弟这厢有礼了。”语罢,他还对着婥婥和姮姮点头示意。

  淳于琰见刑天放有所误会,心里也是窃喜,道:“是啊,我们正等着三位哩。”遂吩咐手下侍从搬来坐席,让众人坐下议事。

  姮姮玉容冷绮,坐在席上一动不动,甚少言语。倒是婥婥却对大家有说有笑,面若桃花绽开,声如黄鹂鸣谷,忍不住对兀官脔问道:“不知兀官大叔今日再次汇聚五族,究竟是为何事?”

  淳于琰跟着插话道:“事关重大,早点得知,我们亦可早做准备。既然现在闻仲宗主和杨戬兄都不在此,兀官大叔不妨直言,待闻宗主或杨兄到来后,我们再告诉他便是了。”

  刑天放神情坦然不变,傲然而立。虽然没有说话,但眉头却微微跳了跳,观其颜色,似乎也默认了祝蚺和淳于琰二人所言,深邃的双眼正紧紧盯着兀官脔,只是经常有意无意的瞟向婥婥和姮姮。

  祝蚺拈了拈下巴上的三寸胡须,开口问道:“兀官兄,如今我圣宗五族已然到了四族,剩下东圣九离氏也已通知到了。闻仲兄可能近来事务繁忙,而且他的徒弟杨戬现在也不曾来此,不如就先说了吧。”

  众人齐齐称是,目光向兀官脔望去。

  兀官脔干笑数声,道:“上次在‘奇湖小筑’,我已经告诉过各位有关圣宗神物‘归元圣壁’被两个无名小辈所得的消息。此次,兀官前来也是为了此事。原本想等东圣九离的客人一到,便合盘托出。只是既然祝宗主发话,小弟怎敢不从?”

  兀官脔眼珠转了转,笑着对众人说:“既然如此,在下就将事情先给各位说明。上次大家只知道圣壁被两个无名小子所得,今次我却已经得知这两个小子的具体下落。”

  淳于琰闻言眼睛一亮,问道:“可知这两人相貌如何?现在何处?”

  刑天放,婥婥、姮姮三人也不由一动,看来心中甚是关心那圣壁的下落,唯有那祝蚺仍是面无表情,一副漠不关心之状。

  兀官脔环视四周一眼,道:“各位不必着急,如今这二人……”说着又高深莫测的一笑,接着说道,“如今这二人应该就在这陈塘关附近。”

  “陈塘关附近?”众人不禁齐声惊问道。

  兀官脔正声回道:“当然,否则我怎么会凭空要求各位前来陈塘呢?”

  淳于琰脸色一变道:“兀官脔,陈塘关临近东海,如今又是东海龙王三太子的婚礼大庆,神玄二宗之人纷纷齐聚东海,而你偏巧说得了‘归元圣壁’之人就在陈塘关,莫不是想趁机挑起神魔两宗之间的事端?”

  此话一出,祝蚺等人心中剧震,脸色大变,齐齐望向兀官脔。

  兀官脔不禁心中暗惊,忖道:“看来一直小看了淳于琰这纨绔小子,虽然他贪花恋色,倒也不是无能之辈。我只是推测出那两个小子现在可能在陈塘关附近,想借此机会挑动神魔两宗的恩怨,居然一眼被他看穿,看来以后对这西魅共工氏可不能小看。”

  兀官脔脸上仍面不改色,大笑两声,道:“‘归元圣壁’关乎圣宗荣辱兴衰,我如何敢轻怠此事?得宝的两个小子现在确实是在陈塘关内,各位如果不信,可亲往陈塘关一探。为免行迹泄露,各位还是独自前去为好,也免神玄二宗之人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婥婥应声道:“如今东海、陈塘皆有不少神玄二宗的高手,兀官大叔为何不亲自前去,在探明结果之后,再告之我们?又或者可由大叔带我们前去,毕竟我们都不知道确实位置,也无人曾见过这得宝之人。”

  此话一出,祝蚺等人心中皆暗赞婥婥心思玲珑,等待兀官脔如何回答。

  兀官脔心知一个回答不好,便会惹人生疑,更会坏了他意欲挑起神魔二宗恩怨的大计,遂苦笑道:“其实小弟也是得到同门旧友相告,才知此事,自然也没见过得宝之人。当然,如果各位不信,小弟也没有办法。不过,各位应该知道我奇湖想来最重信誉,我亦断不敢拿‘归元圣壁’之事跟各位开玩笑。”

  祝蚺老奸巨滑,虽然此时心中还是半信半疑,但仍是出言开解道:“各位,如此大事,小心谨慎也是应该,不过既然是为了‘圣璧’,我们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若现在我们便各自前去打探一番,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刑天放略一沉思,道:“兹事体大,天放以为还是去探察一番为好,祝宗主之言,天放亦觉得可行。”

  淳于琰见祝蚺、刑天放等人都答应了,知道不必再过于探究兀官脔的用心,也道:“既然二位都这么说了,小弟也同意,却不知道婥婥姑娘和姮姮姑娘意下如何?”

  姮姮对婥婥点了点头,婥婥应声答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东圣九离的人还没到,我想大家还是听听他们的意见为好!”

  蓦地,众人的魔灵异心同时一震,齐齐起身向东望去,但见茫茫东海之上,忽然海啸连连,狂浪滔天。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