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章 阴谋诡计

第十章 阴谋诡计

时间:2015/1/24 16:06:04  点击:2458 次
  一直遁去十余里方圆,紫青二色的气芒才逐渐散去,落在一处山阴腹地。

  紫青异芒渐已散尽,只听耀阳怪叫连连,声音中满是喜悦,道:“嘿,我就知道,小倚你不会有事的,他奶奶的,你小子真是吓死我了!”

  倚弦已经醒了过来,脸上神色不再像方才那样黯淡无光,反而变得更有生气,笑道:“我当然不会死,俗话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嘛……”

  耀阳用力捶打着倚弦的肩膀,激动的热泪横流,道:“对啦,你小子是个祸害,死不了的!”

  原来,方才耀阳心里悲愤莫名时,归元异能不觉间由体内狂涌而出,随即引发倚弦体内的归元异能也生出感应,极阳极阴的二股异能相互激发,愈来愈强,瞬间便充满整个结界,最终将四大神将所布的“摩星结界”震破,而且倚弦灵体所受的创伤也被完整的归元异能补救,神识恢复过来。

  兄弟俩此时正为劫后余生而开心之际,却忽然感应到周身再次被一股异能笼罩,而且回环流转,越转越急,衍生出一股奇大的吸力,拨山移海般将兄弟俩径直往半空吸去。

  心月狐凝重生威的说话声隔空响起:“没想到你们竟是天帝敕旨捉拿的祸世魔星,速速束手就擒!”

  耀阳与倚弦仰首望去,这才发现四大星宿神将不知何时已悬浮于他们头顶虚空之上,四人面前浮着一个形如金斗一般的异宝法器,在空中滴溜直转,四大神将分别放出红、白、黄、蓝四道元能,齐齐注入金斗中,形成一股巨大的漩涡异能,将他们吸入斗中。

  兄弟俩赶忙相互握起手来,运转体内的归元魔能,这才勉强稳住身形。

  四大神将齐喝一声,发出的元能光芒急旋,金斗的漩涡之力陡然暴涨数倍,耀阳与倚弦此刻正运转归元异能与之相抗衡,哪知在他们体内激荡回旋的归元异能慢慢开始外溢而出,然后一分分弱了下来。

  耀阳不禁喊道:“糟糕,他们究竟用的是什么鬼法器,竟然可以吸收我们体内的异能。小倚,这里我顶着,你先走!”

  倚弦也感应到归元异能被对方金斗吸收,正迅速在减弱,但如何肯听耀阳的话,气道:“小阳,他奶奶的说什么呢?我们哥俩要活一起活,要死就一起死!”

  耀阳心中一阵感动,咧骂道:“你才他奶奶的,逮住一个总好过逮住我们一双,要是我们都被这四个家伙抓住的话,那谁还会来救咱们?”于是也不等倚弦回应,紧咬牙关运足归元魔能,贴在倚弦背上双双扑向金斗漩涡的边缘处。

  归元异能独有的破除结界之功果然屡试不爽,然而耀阳并未借机与倚弦一起遁出,他知道依二人现在的修为,如果一起遁逃的话,跑不出数里便又会被四大神将抓住,倒不如自己先拖住四将,让倚弦可以跑得顺利一些,于是提起一脚便踹在倚弦身上,将倚弦踹得破空飞离金斗漩涡。

  倚弦怎会不知兄弟耀阳的苦心,想到自己必须找准机会回来搭救耀阳,也就不再坚持,一出漩涡便立时借力施展风遁术,忍着热泪发了疯似的向东遁逃而去。

  四大神将见“摄神斗”竟然制不住耀阳与倚弦二人,反而让倚弦逃逸出去,此时又不便收手,大急之下,众皆爆喝一声:“摄!”全力发动攻势。

  耀阳体内的归元异能在经过方才一激之后,早已被金斗漩涡吸得无影无踪,再也抵抗不住那股强大吸力,被径直往斗中吸去,然后只觉自己身子一轻,好似被什么东西紧紧裹住一般,眼前一片奇光乱闪。

  他咧嘴一笑,道:“还好,小倚没有被他们逮着,他奶奶的……”随即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骷髅山,白骨洞中。

  石镜发出的光芒渐渐暗淡下来,镜面上显出太乙真人、广法天尊与幽云仙子带着狂性大发的哪吒从龙宫离去,所有影像最终全都消失雾化,只剩下一片磨光石镜。

  妲己纤纤玉臂挥出,妖能涌现,奇光闪过,悬在空中的石镜缓缓落下。她看着一旁面露懊悔神色的石玑,娇声笑道:“姐姐这是怎么啦?一脸的不高兴,虽然太乙、广法几个老不死的稍稍碍了我们的好事,但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石玑见自己好不容易密谋这么些年,精心设下的计划就这么泡汤,正恨得牙痒痒,听妲己这么说,脸色沉了下来,道:“妹妹说什么风凉话,这么一来,咱们岂不是白忙一场,妹妹这‘金傀符’也是白废心机了!”

  “前天我见西魅共工氏的淳于琰出现此地,如今连中正防风氏的‘风月双娇’也插手进来。”妲己心中暗笑,脸上却忧虑重重地道:“看来这件事情恐怕已经传开来了,相信不用多久,魔门五族也会纷纷出现。”

  “都是太乙和广法那两个老不死的坏事。”石玑玉面露恨色,忿然道,“要不是他们,我的计划已经成功。如若神玄魔三宗果真集于陈塘关,日后行事更是难上加难了。”

  妲己笑道:“姐姐真可谓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神玄魔三宗向来是对头,我们何不制造机会,让他们自相残杀,我们亦可从中取利,岂不更妙!”

  石玑疑惑道:“可是哪吒已经让太乙他们救走,要想再挑起神玄二宗自相残杀,似乎已经不太可能。”

  “姐姐,你是当局者迷!”妲己抿嘴一笑,道:“这金傀符既然可以用在哪吒身上,难道就不可以再用到其他人身上么?”

  石玑闻言一愣,又陷入沉思道:“那到底用在谁身上最合适呢?”

  “水淹五行,圣器归一。”妲己胸有成竹的道,“姐姐无非是在打这句话的主意,既是如此,你我又为何老是舍近求远呢?”

  “龙三太子敖丙!”石矶随即恍然大悟,喜道,“我真是老糊涂了,竟没想到这一点,他现在深受重伤,正是最佳的下手时机……妹妹所言极是,所言极是!”说着,二妖相视大笑起来。

  半响过后,二妖将个中计划一一商议完毕。

  妲己道:“姐姐,你且按我们所议计划行事,妹子有事先行一步了,届时在陈塘关汇合便是。”妲己说着,玄黑羽裳翩然飞舞,已然遁空而去。

  石玑看着妲己的身影远远消失在洞门处,才低声骂道:“无知骚狐,难道我不知道你意欲嫁祸于人,借此给我树敌,好从中捞取便宜,哼,真是痴心妄想!”语罢,手掐妖诀,白骨洞两扇石门轰然打开,石玑冷笑一声,亦运起妖能破空飞起,径自向东海方向飞去。

  石玑刚一飞走,白骨洞前白光一闪,立时现出一条娇美身形,全身银绫缭绕,臂上七彩环紧紧束住白玉般的胳膊,不曾发出丝毫声响,正是一直守在暗处的婥婥。

  婥婥美目凝望方才妲己与石玑各自遁去的方向,忖道:“妲己这妖狐看来也不安什么好心,只是破天阁大事为重,此时须得提防石玑有甚阴谋!”略微沉思片刻,银绫舞动,朝石玑飞遁的方向追去。

  跟了半响,婥婥远远便看见石玑急速向前飞遁,到达碧浪滔滔、一望无涯的东海上空,最后行法遁入东海深处。婥婥心下暗忖:“这妖女到东海做什么?”

  婥婥正要追踪而下,猛觉体内元能乱窜,全身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火烫,大惊之下,连忙运转体内元能,却又丝毫无异,魔能异心不禁一颤,惊道:“难道姐姐出事了?”她和姮姮自幼相依为命、姐妹情深,当下再也顾不得跟踪石玑,随着感应所来的方向往回疾赶,正是陈塘关外的方向。

  悬崖壁立,孤高千仞。

  崖前白云翻滚,成团成絮,天风吹过,如浪起伏,这是一处不知名的悬崖。崖上是一块数十丈宽的平地,怪石嶙峋,灌木丛生。凌冽山风从崖上刮过,发出极其刺耳的尖锐啸声。

  一位老者正迎风傲立,只见其人一身盘龙缕金的朝服,予人排风激云的不世气势。他身后立着一头浑身墨黑、犄角龙头的怪兽,正是三界异兽墨麒麟。

  崖边上正坐着一个绿芒人形光影,整个人影不停在地上扭动,试图挣扎出体外一圈暗金色的光圈。

  孤傲背影转过身来,银眉凤目,魔芒湛然,赫然便是魔门五族东圣九离族宗主、当朝太师闻仲。他受人邀约前来陈塘,谁知恰巧见到海滩上四大神将与耀阳、倚弦之间的争斗,心中窃喜,于是潜伏在左右,伺机而动,果然坐收渔翁之利。

  闻仲瞥了一眼正在封印中挣扎的光影,冷哼道:“不要妄图挣脱,我已经将你的三魂七魄用‘修罗封魂诀’锁住,你虽有归元圣能附体,此时怕也用不出半分来,至于刚刚来追你的箕水豹与蝠女也被本太师引开,你还是乖乖呆着吧!”

  绿芒光影正是身中“玄光法引”的倚弦,他心中一阵发苦,想不到自己才被兄弟耀阳舍身救出虎穴,便又落入了这太师闻仲手中。他叹了一口气,放弃挣扎,忖道:“不知小阳现在怎么样了?那四个家伙自称是神宗神将,应该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你现在一定在想着你那个兄弟!”闻仲哈哈大笑道:“你放心,那小子迟早也会落在老夫手上,到时候,你们再慢慢叙旧团聚吧!”

  便在这时,破空之声骤起,一人落在倚弦和闻仲面前,只看那一身黄金龙鳞战甲,便知此人乃是闻仲的得意弟子杨戬。杨戬甫一落地,便向闻仲跪下行礼道:“弟子参见师尊!”

  闻仲微一颔首,沉声道:“戬儿,打探得如何了?”

  杨戬恭声答道:“启禀师尊,弟子已然探到心月狐与尾火虎的下落。”倚弦听了此话,心中一震!

  陈塘关,总兵府别院。

  一个身着黄金盔甲的虎目浓眉汉子正紧张站在那里,正是总兵府的主人陈塘关总府李靖。他身边站着蜀山剑宗的幽云仙子。

  李靖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众人,太乙真人、广法天尊与两个天庭神将正分东南西北四方站定,各人将双掌平举,元能涌处,显现一个由四种颜色组成的光圈,圈中正端坐一个面目英俊、身着红衣的少年,正是他的第三子——哪吒。

  哪吒面上显现出的邪恶气息已减弱了不少,脸色也逐渐回复红润。

  只听太乙真人急喝一声,周围四人各掐一记奇特法诀,元能神光暴涨,如惊涛拍浪般向哪吒压去。哪吒不由狂吼一声,玉脸发黑,周身肌肉如波浪般起伏不定,额头处显出一点血一般的红痕,紧接着一道金黄色符叶自哪吒体内飞出。

  广法天尊面色一凛,屈指弹出一点火炎元能,那道金黄符叶轰地一声燃烧起来,化成万道金星,转瞬即逝。“灵睿剑”所化寒光也自哪吒体内穿出,围着幽云仙子略作盘旋,便自消失不见了。

  哪吒回复正常神情,闭目跌坐在地。

  众人收法而立,李靖赶紧趋前一步问道:“真人、天尊,小儿到底怎么了?”虽然哪吒自出生以来便诸多异常,令他大为不喜。但今日忽见太乙真人、广法天尊与幽云仙子竟用"灵睿剑"将狂性大发的哪吒押回来,紧跟着二十八星宿神将中的心月狐和尾火虎亦来到陈塘关。毕竟父子连心,这让他如何能不担心。

  太乙真人向他点了点头道:“哪吒已安然无事,他体内所有魔符都已清除干净。但想要拨除灵珠子金身,恐非短暂时日内可以办到,且待几日再说吧。”

  语罢,太乙真人又转头向心月狐、尾火虎及幽云仙子道:“这次要多谢几位相助小徒脱离魔难!”

  一旁的幽云仙子闻言只是轻颌螓首,仍是不愿多言片语。

  心月狐微微笑道:“真人何必客气,神玄二宗本是一家,这等小事自是理所当然。不过,这一道从令高徒身上逼出来的符叶充盈魔能,看来此事多半与魔门有关。”

  广法天尊颌首道:“不错,那符录正是魔门九大符诀之首的‘金傀符’!”

  "什么?”李靖闻言大惊失色,他自然知晓"金傀符"的厉害,忙问道,“究竟什么人如此恶毒用心,竟用‘金傀符’对付我儿?”

  “这还用说么。”尾火虎应声道:“‘金傀符’乃魔门不传之秘,此事自然是魔门之人干的!”

  心月狐看了在场众人一眼,道:“心月以为,此次事件恐怕是有人居心叵测,想借此挑起神玄二宗的的争斗,此人心机深沉,居然想出这种毒计令神玄二宗自相残杀,然后坐收渔利,想来定是魔门的厉害人物。”

  太乙真人沉思片刻,道:“待我将哪吒唤醒,问问他便知。”

  语罢,太乙真人挥动拂尘,一道元能立时透入哪吒体中,哪吒"啊"地一声醒了过来,见到院中众人都满面肃然的看着自己,所有事情蓦地从脑中一闪而过,额间立时冷汗直冒,跪在地上道:“师父,弟子该死!”

  太乙真人慈声道:“起来,吒儿,这件事错不在你。你且将事情的所有经过详细道来!”

  哪吒哪敢有所隐瞒,便将几日来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心月狐当即说道:“照哪吒这么说,这魔门贼子先附身哑姑冒充真人的徒弟,骗取哪吒的信任,然后盗取天帝敕封在乾元山的金身,再以魔法化身成广法天尊助哪吒融合金身,最后用‘金傀符’制住哪吒心神,让他去龙宫搅乱婚典,以此挑动神玄二宗之争!”

  说到这里,心月狐心头大震,失声道:“盗取金身之人?难不成会是他们两个?”

  太乙真人见以心机沉稳闻名二十八星宿神将的心月狐竟然会当众失声惊呼,连忙追问道:“谁?”

  心月狐道:“今日我们四将在龙宫参加婚典,当时听到金身被盗之事,当即我便暗施玄法,想感应一下盗取金身之人,谁知一番感应之下,果然被我发现两人,而且这二人竟然就在龙宫之中。于是我们一路跟踪而去,并在半路布下摩星结界,逼他们现形,谁知这二人竟然是灵体附身……”

  心月狐还未说完,太乙天尊和广法天尊齐齐咦了一声,幽云仙子也是面色一动。

  李靖更是奇道:“这怎么可能?一般修道之人必须灵元合一,方能有所成就。虽然灵体可暂时脱离肉身,但绝不能长时间以灵体存在阳世。若是身死,无论修道之人,还是凡人俗子,都必将经冥界六道轮回,重新投胎转世!”

  心月狐皱眉接下去说道:“所以,我们布下结界打算将他们擒获,谁知二人竟然在危急关头爆出无与伦比的强大元能,将我们的结界破去。直到我们动用天帝所赐的‘摄神斗’,才只抓住其中一人!”

  听闻连三界闻名的"摄神斗"也困不住这二人,众人不禁骇然。

  “更为令人惊讶的是——”心月狐神色凝重道,“这两人竟然便是此次天帝下旨捉拿的祸世魔星!”


 

 
分享到:
1海乌姆城众长老和盖嫩德尔的钥匙
1魔法师的小猫
1陈勇细说6年创业史 一元擦鞋的大喜大悲
2面条人的故事
1面条人的故事
1怕冷的小女巫
1好沙发不怕坐
2机智的小猴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