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五卷 翻江倒海 第一章 妖虞魔诈

第五卷 翻江倒海 第一章 妖虞魔诈

时间:2015/1/24 13:06:50  点击:1956 次
  只见“万妖魅后”妲己身穿一袭玄黑色衣裙,肩上披着一件粉红色云肩,全身衣着仅将双乳虚掩,胸臂半露,柔肌粉腻,掩映生辉,妙曼身材显现无遗,妖艳妩媚之极。

  妲己甫一出现,妖魅眼光滴溜溜环视一圈,最后看到灵珠子金身时,眼神骤然闪过一丝异芒,旋即敛逝,对着“柔月丝绫”围成的光茧说道:“我是说刚刚淳于公子怎么一脸扫兴而归的样子,原来是因为婥婥妹子到了陈塘关,哟!连姮姮妹子也在呀,真是难得。”

  婥婥与姮姮忙于疗伤,闻言也不理会妲己。

  耀阳与倚弦见妲己的眼光时不时在金身上瞄来瞄去,心中都有些忐忑不安。耀阳心里直打鼓,以思感对倚弦道:“小倚,这骚狐狸来了,不会又是来抓咱们两个的吧?你看她们称姐道妹,狐朋狗友似的,倒很像一家子人,万一她们三个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咱们抓住分吃了怎么办?”

  若不是二人的灵体都在金身内,无法动手,倚弦恨不得在耀阳屁股上狠狠踹上一脚,不知为什么,他深信婥婥姐妹不会对自己有任何敌意,当下对耀阳心道:“看来骚狐狸还没有发现我们躲在金身里,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耀阳哼哼唧唧道:“到有危险的时候咱们还能跑得掉吗?依我看,我们还是借机溜吧。”

  倚弦无奈回道:“谁想呆在这里,可是当着这妖女的面怎么个溜法,还请’耀大智者’教教小弟才行。”

  二人虽然在无声无息地用思感交流,但由于他们同时控制金身,各占一半躯体,两人的表情自然而然地出现在金身的左脸和右脸上。

  姮姮疗伤完毕,收起“柔月丝绫”,转头恰巧看到金身的左脸,正是倚弦静逸的表情,右脸却是耀阳嬉笑的表情。不明所以的她不由心头剧震,让姮姮觉得金身看上去更多出一种诡秘。

  婥婥却没有太过注意金身,因为妲己的突然出现很是让她吃了一惊,心想:这妖女素来不会轻易现身,今天却不知为何出现在此地?但表面故做无事一般,起身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妲已姐姐,听说姐姐做了纣王的宠妃,怎么不在朝歌城享福,却突然跑到这荒山野地里来了?”

  妲己微微一笑,做足了表面功夫道:“宫中生活太过苦闷,我这不是出来散散心哩,适才恰巧遇到魔门西魅共工氏的淳于公子驾了他那辆八翼飞车悻悻离去,他手下的四大魔将又都受了点伤,一时好奇,不知谁人这般大胆,敢与圣门之人做对,于是便过来看看。”说话间妖媚的眼光时不时瞄向金身。

  金身内的耀阳与倚弦给她瞧得浑身不自在,又不敢与之直视,不停躲闪妲己射过来的目光。

  婥婥听了妲己的话心中自是不信,敷衍道:“原来是这样,我只道姐姐是专程来这里的呢。”

  其实,妲已说的倒也有一半实话,当日在冥界轮回殿中,因轮转王的阻搁,加上冥界帝君随后追来,使得她无暇多顾,带着耀阳与倚弦匆忙间随便选了一处轮回道,回到人间。可她也不曾料到自己所选的竟然是孤立于六道轮回之外的“第七道轮回“。

  因为她必须以妖能护住肉身的原因,当她回到阳界,却再也找不到耀阳与倚弦的灵体,便一直在这东海边上、陈塘关附近方圆千里之地仔细搜索,试图找到那两个身蕴“归元魔能”的臭小子。

  正当她无处可寻的时候,无意中淳于琰驾着战车,一脸悻悻之色往东海赶去。妲己与淳于琰本是素识,便上前打个招呼,却发现他手下的四大魔将所受的伤极像"天火炎诀"和"傲寒诀"所致,连忙询问淳于琰发生了什么事。淳于琰碍于身份,随口敷衍了事。

  妲己听他这么一说,只当是发现了二人的踪迹,便飞速赶了过来。谁知来却大失所望,原来淳于琰所说的两个朋友竟然是中正防风氏的掌令二女"风月双娇"——婥婥和姮姮。第三个人虽然不是倚弦、耀阳两人中的任何一人,却也让这身为"万妖魅后"的妲己感到一阵惊讶,因为这人的形貌竟然和千年前神魔大战时天庭四大神帅灵珠子一模一样,于是便想留下来探个究竟。

  这时,妲己见金身左闪右躲,不时回避自己的眼神,而且脸上时不时露出的古怪神情让她老觉得眼熟,不由心中疑窦大生,很想问个明白。于是妲己近前二步,一个媚眼向金身抛了过来,暗自运起"魅心术"娇声道:“不知这位道友是圣门中那族高人?”

  婥婥听她如此一问,倒也愣住了。因为她们从出现解了此人之围到现在,还没来得及问清楚这人的来历。而姮姮见妲己居然对毫不相识的人用上妖宗密法"魅心术",更是一脸不屑之色。

  耀阳与倚弦见妲己虽然没有认出自己来,但看她的眼神便知道,这妖女八成又打上自己兄弟俩暂住金身的主意,均想到如果再这样下去不穿帮也难,于是心中生出趁机溜走的想法。

  耀阳先用金身开了口,说道:“三位……三位仙子,哈,你们老友重逢,不如慢慢聊,慢慢聊!至于二位仙子援手之恩,小的一定谨记在心,日后定当厚报,今日就先行告辞了。”

  二人连忙运起自己体内的归元魔能,施展出风遁术。谁知他们心中一急,便容易出漏子,合作稍慢了一些,“风遁”功诀运行不合拍,结果归耀阳控制的右半身子先离地升空,而倚弦控制的左半身子却往下沉,然后整个身体像风筝一样扎手扎脚往上升,在空中停了一停,一声惨呼之后,像只大螃蟹般左一晃右一晃,跌跌滚滚地向前飞去,眨眼间便不见了。

  只剩下三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前所未见的飞行之法。

  姮姮见金身飞走,素来极为讨厌妲己烟视媚行的样子,更不喜妲己为人,此时自然不愿与她多加交谈,望着金身逝去的背影,心中一动,对婥婥道:“妹妹,我有事先行一步。”

  婥婥与她本是孪生姐妹,同出一宗共修一法,早已心念互通,转瞬便知道姮姮想去追那个奇怪的"人",便微微点了点头。

  姮姮施法催动护身秘宝"柔月丝绫",相互交缠环绕,护住全身,径直破空而去。

  妲己见姮姮自始至终对自己恍若未见,心下甚是恼火,暗暗咒骂几句,正想向婥婥说句客套话,然后寻思着去跟踪那奇怪的"人"。谁知婥婥却抢先开了口,笑道:“对了,姐姐来得正好,妹子尚有要事请教。”

  妲己笑嘻嘻道:“妹子何必跟我客气,有什么事情尽管问姐姐我好了。”

  婥婥想起姮姮和她说过石矶曾夜探破天阁的事,而这妲己妖女向来人面颇广,何不借此机会向她探听一二,便问道:“请问姐姐,可否知道石玑此人?”

  妲己给她问得一怔,略为沉思一下,道:“妹子问的可是骷髅山白骨洞的石玑?”

  婥婥见妲己知道石玑此人,忙追问道:“正是,姐姐可知此人来历?”

  妲己心细如发,将婥婥的神色尽收眼底,不动生色道:“说来这个石玑倒是和我颇有些渊源,我有个结拜妹妹叫柳琵琶,就是石玑的师妹……”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婥婥一眼。

  婥婥心知妲己犯疑,故做神秘道:“姐姐应该知道石矶的来历吧?”

  妲己微微一笑,道:“石玑与我妹柳琵琶是师姐妹,她们的师父磐石老妪在第二次神魔大战时便死了,只是石玑此人一向没有大作为,长年隐居在骷髅山白骨洞,深居简出,独自修行,甚少与人交往,就连我也只是从琵琶言谈之中才知晓此人来历。琵琶曾跟她同修一段时间,后来受不了深山清冷,才跑了出来。不过我听琵琶说她所修的乃是五行灵元中的土灵玄法,修为倒也不俗。”

  妲己顿了一顿,见婥婥还要发话,赶紧道:“我知道的也就是这些。对了,妹妹是圣门中正防风氏后人,怎会与石玑这样的人物扯上关系?”

  婥婥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道:“妹妹我只是随便问问,因为有一朋友正托我打听此事。”

  妲己心中如何肯信,不过她对石玑的事本来没多大兴趣,唯独对刚才那个貌似灵珠子的人念念不忘,当下也不反驳,转过话题道:“我倒是对方才那‘人’的来历蛮感兴趣,不如妹子给我说说,如何?”

  “姐姐是问刚才那个像螃蟹一样飞走的人么?”婥婥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妹妹也是刚刚才遇到他,正想打探他的来历。本来还想问姐姐是不是也知道他的来历,原来姐姐竟也不知道。即然如此,妹子还有要事在身,就先告辞了。”

  婥婥说完揖身福了一礼,不等妲己来得及反应,身形便幻化成一道蓝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空飞去。

  妲己见自己被婥婥摆了一道,气得娇身发抖,银牙紧咬,背后黑发有如箭一般地伸得笔直,双手一挥,怒叱一声,全身妖元倏地爆发,只听"轰"地一声,不远处一座小山丘便被妲己所发妖能炸得粉碎。

  尘土飞扬之中,妲己的美目中射出狠毒凌厉的妖芒,咬牙切齿恨恨道:“该死的丫头,竟然敢耍本后!你们等着,不给你们点厉害尝尝,本后就不配称为‘万妖魅后’了!”在阵阵狞笑声中,她的身形化为一团玄黑光芒,远远遁去。

  就在妲己走后,十丈外一块巨石忽然幻化成一道身影,倏地凭空冒了出来,一双诡异的眼睛环视着四周,暮色中依稀可见竟是石矶。石矶远望众人离去的方向,妖冶的脸上现出疑惑不解的神情,喃喃道:“奇怪,那控制金身的人究竟是谁?”

  “管他是谁!反正这一切都是天助我也!”石矶想到心中盘算已久的计划,口中发出森冷至极的桀桀阴笑,然后她的身形卷飞漫天风尘,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塘关,总兵府。

  总兵府后院临近的一条大街,此时天色已黑,四周朦朦胧胧,早已亮起点点灯光,街上没了行人。

  忽然从半空中传来一阵破空之声,接着便是一阵"啊呀"、"哇呀"之声,一人从空中掉了下来,“碰"地一声重重摔在大街正中,几乎将结实的街道砸出个大坑来。

  好半晌,那人才大叫一声,爬了起来,居然是红甲男子,只是灰头土脑,很是狼狈。

  他立定身形,拍了拍身子,破口大骂道:“他奶奶的好难受!小倚,你就不能配合我一点吗?为什么我要收功降落的时候,你总是要慢上我半拍,起飞时这样,落下时还这样,都把摔得晕了!”

  紧接着,他马上又转为另一个较为清朗的声音说道:“拜托,老大,叫你看准了再收功的,我还没发动,你就已经先动了,现在能飞回陈塘关已经是天大运气了,摔一下算什么,也没见得摔死你了!”

  要是这时有人看到大街上有这么一个人在自己对骂,非以为来了个疯子不可。

  从天上掉下来的正是耀阳与倚弦灵体附身其中的灵珠子金身。两人靠着配合半生不熟的"风遁术"从乾元山一直逃回陈塘关,只是在降落时一不小心从空中摔落下来,幸得灵珠子金身坚固无比,才不致有所伤害。

  倚弦挥了挥金身左手,说道:“好了,不要闹了,我们赶快进总兵府找哪吒,将金身还给他!”

  耀阳听到这话,心中忽有感触,自从兄弟两人成为灵体,一路行来,都是跌跌撞撞,自己的肉身都还没有着落,还要忙着帮别人寻找金身,沉默了半晌,死皮赖脸道:“金身这么好用,连被魔门那么多高手围攻也不怕,不如咱们别将金身还给哪吒,索性自己用算了!”

  倚弦笑骂着道:“去你奶奶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耀阳嘻嘻一笑,不再多言,二人遂齐齐发动归元魔能,轻轻跃入总兵府的高墙之内。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整个总兵府华灯初上。

  耀阳与倚弦因寄身金身之中,可以运用体内能,在漆黑的夜色中依然看得见府中道路。两人轻巧躲避偶尔出现的婢女和侍卫,在总兵府中左转右转,直奔内院而去。

  因为他们直接从后院跳墙而入,所以进到内院必须经过“破天阁”。

  当兄弟俩经过“破天阁”,正欲迈步踏入内院之际,异变猝生——

  猛然间,两人同时感应到一股奇绝异能向金身涌了过来。尚未等他们有所反应,金身便自一颤,极短暂地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开始一步步地向破天阁走去。

  倚弦急道:“小阳,你干什么?去‘破天阁’作甚么?”

  耀阳也叫了起来道:“你是不是晕了头?我哪有往那边走,明明是你自己要往那边走,干嘛赖在我头上?赶快停下来。”

  二人说话之间,金身已经转过院墙,走入阁前的花草坡地。

  “我也没有要往那边走!”倚弦用尽全力也阻止不了金身向前走的步伐,急得金身脸上直冒汗。兄弟俩这才发现,根本不是他们俩要往前走,而是有一股强绝异能牵扯着金身往“破天阁”行去。

  这股异能充满一种霸绝的气机,似乎与金身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金身每往前走一步,那异能给两人带来的感应便愈强一分。任凭耀阳倚弦二人再如何努力,也无法阻止金身向那股异能接近。兄弟俩体内的归元魔能甚至忽然敛去无踪,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所寄体的金身往前走去。

  转眼之间,一座高耸入云的五层塔楼出现在了两人面前,雕梁画栋,四角诡异倒折,赫然正是——

  破天阁!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