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二章 绝境逢生

第十二章 绝境逢生

时间:2015/1/23 16:45:00  点击:1892 次
  然而,当玄冥帝君疾身扑向土墼之时,已然为时过晚。

  只见土墼一袭柔化魔能托住土行孙,将其送出五丈开外,并朝耀阳与倚弦大声呼道:“快逃!”语罢,四尺身躯在顷刻间轰然爆裂散开,化为漫天血雾向神、玄二宗一众人等席卷而去,在方圆五丈内形成一个威势足以吞噬万灵的元能场。

  “元灵焚体魔诀!”

  玄冥帝君抽身疾退,无奈因距离太近,一时间无法完全脱开血雾控制,强绝的劲气虽然被她的护身结界一一挡住,但震撼的余波仍然令她运转神能一个周天才尽数化去。

  其他在场众人均按耐不住惊呼出声,纷纷向后急退,希望可以避开眼前血雾所蕴的霸道魔能。只有四五个靠土墼最近的玄门弟子无法逃脱,被血雾魔能罩个正着,因修为尚浅,护身结界根本无法抵御焚体魔能的浸入,几声惨叫声中,数人立时被魔能摧至灵元俱灭,蓬然化为数团血雾,融入整团血雾之中。

  耀阳与倚弦两兄弟曾经见过蚩伯施展此法,知道此乃魔宗自毁歼敌的一门至极魔功,怎会不知此法的威力所在呢?“土墼前辈……”他们一边极快地抽身掠退,一边大声呼喝着土墼,心中感动非常,禁不住热泪盈眶。

  他们自小孤苦无依相依为命,好不容易撑到长大成人,谁知后来被蚩伯、妲己与闻仲之类的妖魔当作傀儡一般使唤,更因此而失了性命……所以一直以来,他们除了相信自己兄弟以外,对谁都存有几分戒心。却想不到今日竟有人为救他们情愿舍弃性命,试问这怎能不让他们感怀倍至、潸然泪下呢?

  正当两兄弟无比感伤之际,一道淡淡的紫魅光影轻掠而至,托起二人身形向外遁去。急速逃遁的过程中,熟悉的体香阵阵传来,耀阳与倚弦不望也知,来人正是万妖魅后——妲己。

  想那玄冥帝君乃何等人物,虽然遭逢异变,却能临危不乱,一直在关注兄弟俩的动静。此时见有人趁乱掳人,哪会如此轻易便放过。只见她双手急速旋舞而动,“玄冥气剑诀”应势射出,来势渐弱的漫天血雾顿时被斩开一道缺口,瞬时间慢慢散去。

  玄银面具后的双眸寒光闪动,玄冥帝君望向已退至绝崖边缘的三道人影,大喝道:“何方妖孽,竟敢在我冥界撒野?”言语间,一身黑漆朝服无风自动,身形跃然而起,划过一道低旋的弧度急速向他们追去。

  此时,牛使者、陆判官以及玄宗游岚炙、慕行云等数名弟子狼狈地从“元灵焚体魔诀”的元能场中脱身而出。当他们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全都醒悟过来,飞速扑向绝崖旁侧,试图切断不远处三人逃遁的路线。

  倏然间,一道犀利而狂暴的赤色魔能呈圆日形澎湃而至,横空直袭冥帝面门,其凛冽气势竟将冥帝与玄宗众人的前路齐齐切断。

  “赤阳诀?”众人大吃一惊,挡住他们去路的不明高手施展的竟是玄门正宗的道法,难道对方也是玄宗门人吗?众人心生怀疑,一时不便出手应对,只能各自顿住身形,静候对方现身,以免错伤同门。

  冥帝身际朝服翩动,袖手挥动之间,半月形的神芒迎击上前。只听一声“蓬”然巨响,巨大的元能碰撞激起漫天尘埃。尘埃落定之时,偷袭者终于现出本来面目,一名黑袍老者驱驾一匹墨玉麒麟出现在众人面前。

  赫然是当今殷商太师,更是魔宗九离门族的宗主——闻仲。

  冥帝冷冷盯视对方,缓缓道:“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冒充魔宗九离氏?”

  此言一出,包括那闻仲在内的所有在场众人都齐齐一愣。

  冥帝道:“阁下虽然可以化身为魔宗九离的闻仲模样,可惜学得破绽百出,仅仅只是形似而已,除了你的本体元能或许与闻仲不相上下之外,但始终都掩饰不住你的本命妖身!”

  “你这妖孽,竟敢在本帝面前使这等卑劣手段,真是找死!”语毕,玄冥帝君双手十指急速拨动,伸、曲、弹、旋的姿势变换中,数十道剑芒如漫天雨箭般飞击射向假闻仲,其势疾若闪电,隐带风雷之声。

  谁知那假闻仲拨转墨玉麒麟勉力避开冥帝的凛冽攻势,径直驱兽踏空而去。同时大声喝道:“玄冥帝君果然好眼光,既然如此,本宗也就不便插手,只好打道回府,不劳冥帝相送……”说完一阵狂笑声传来。

  牛使者与陆判听到假闻仲的话,想到此人如此视冥界如无物,令到他们在玄门元宗众弟子面前失了面子,不由心中大恼,立时驾起云头就要追去,却被冥帝挥手拦住了。

  陆判不解问道:“帝君,恕属下愚昧,为何不让我们去将他拿下呢?”

  冥帝身形掠前,面具后的目光出奇凝定,道:“追他又有何用,你们莫非忘了此行的目的?”

  牛使者、陆判与游岚炙、慕行云一众玄宗弟子猛然醒悟过来,原来那人只是为了掩护两个小子逃遁的帮手而已,立时齐齐回头望向耀阳与倚弦方才遁去的绝崖方向,已然见不到任何影迹。

  牛使者颇为自信地说道:“帝君请放心,现在整个冥界包括轮回集在内,都已经在我们二宗的严密监控之下,所以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搜查冥界的每一寸疆土,逼使他们无所遁行。”

  话刚一到此处,冥帝忽而心念一动,禁不住惊咦了一声,猛然打断牛使者的话,大呼道:“不好!”话未落音,她便翻身向绝崖之下飞去。

  所剩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均自猜想究竟是何事竟能令威镇三界的冥帝如此大惊失色,急忙率众随后追去。

  顿时间,绝崖之上变得空空荡荡,只余下阴风阵阵,呼啸怒号。

  此时,一阵嗦嗦声响传来,不远处的崖土一阵松动,土行孙自崖壁之上滚落出来,停在绝崖边上。

  他怔怔地望着苍茫虚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无声的泪水自那张丑脸上滚滚而下,双手抓起崖土用力抛向空中,目光中竟透出往日从未有过的坚毅。

  扬起的粒粒尘土飞散在虚空之中,最终尽数落入犹如待物而噬的幽暗绝崖之下,直至再也不复丝毫存在的痕迹……

  且说耀阳与倚弦被妲己挟持救走,直坠绝崖而下。

  兄弟俩只觉风声呼啸,身下大雾层层叠叠,霜风如刀,扑面袭来,眼前只有白蒙蒙的一片,冷飕飕的雾气如大浪般从身旁轰然袭过,汹涌上冲。恍惚间,他们有了一种如坠梦魇的感觉。

  三人下坠之势越来越快,愈往深处这深渊愈是幽黑混沌,烟白雾气已逐渐变为淡绿色,显得诡异非常,邪瘴毒气更是四处飘离,冰寒而阴湿。阴风呼啸声中,野兽凶狂的吼叫和众多混淆难辩的嘶厉、呻吟如浊浪排山倒海般响彻四面八方,愈渐清楚分明。

  两人同时想到这渊底不知究竟是何种地形,生怕纵使妲己妖功盖世也要失足,连累自己兄弟。毕竟此处乃极冥之地,诀不同于寻常人间地界,就算灵体不曾跌落高崖,哪怕稍有不慎遇上意料不到的危险,也会落至魂飞魄散灵元俱灭的下场。

  就在倚弦与耀阳两人惊恐莫名之时,妖后妲己骤然鼓动妖能,一双玉腿莲足急速挥舞踩踏,将他们身周的邪雾瘴气一一劈卷开来。

  兄弟俩借机虎目凝神,四下探望。这轮转山孤悬三界之间,本就上大下小宛如倒壶之状,此刻二人扫望,竟已浑然不见边际,再一向下俯视,幽暗无底深不可测,直令二人叫苦不迭。

  蓦然,妲己的左脚朝右脚面上借力轻点,一股妖能跃然荡出,美眸默测虚空距离,紧揪倚、耀两人,抄足飞掠,向幽暗某处御风冲刺过去。到近一看,原来那里正是一处悬凸空际的尖崖险石,嵘然孤立于此。

  三人甫落崖岩之上,尚未立稳脚跟,忽听雷鸣怪叫,瘴雾被劲风扑开,几只碧翼怪兽轰然冲出,双翼拍打着向他们立身之处扑来。

  “蓬……蓬……”几声闷响,它们口中喷射出数道幽绿赤红的炎火与毒雾,气势汹汹地袭向他们,诡异幽灿的光芒照得四周一片惨亮。

  妲己似是毫不在意地冷哼一声,粉背紧贴崖壁,不急不缓地单手挪开手中的兄弟二人,口中念诵法咒,双手各捏出一道“玄阴九姹诀”,体内妖能集聚于五指之间,然后葱玉般纤纤玉指翩舞,澎湃妖能已应势旋飞而出,紫芒电舞,瞬间将袭来的炎火毒雾尽数破除,紧接着只听数声悲鸣惨叫声过后,漫天的残羽肉屑便飘散于重雾之中。

  “想不到这堂堂冥府重地,竟也养这些无用的扁毛牲畜!”

  妲己蓦然转首,对骇然相视的倚弦与耀阳两人厉声喝道:“你们两个小子现在最好老实点,你们现在已经成为三界神玄妖魔人人得而诛之的猎物,恐怕也只有本宫才会救你们,所以你们最好合作一点,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兄弟俩面面相觑,根本搞不懂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他们只是进那个所谓的“无极秘境”走了一遭,什么甜头都没尝到便遭人四处追截声讨。虽然他们很想清楚地问问“救过”自己的冤家对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只能暂时忍住不说,无比听话地连连点头。

  妲己满意地抓起他们兄弟,调整了一下妖能气息,纤纤足尖急点峭壁,想也没想便跃身跳入浓厚至伸手不见五指的惨绿雾气中,飞似地朝下疾速坠去。

  “啊……”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兄弟俩吓得惊叫一声,闭上双眼,只听到耳边呼呼风响,根本不敢想象就此跌落下去的结果是什么。


 

 
分享到:
古代女人的“守宫”之物是什么东西
井底之蛙1
弟子规
末代皇后婉容两个情人的最终结局
人世间有种情感叫“喜欢”,另一种叫“爱”1
清朝最痴情的两个皇帝是谁
卖火柴的小女孩
13 扇枕温衾    黄香,  东汉江夏安陆人,九岁丧母,事父极孝。酷夏时为父亲扇凉枕席;寒冬时用身体为父亲温暖被褥。少年时即博通经典,文采飞扬,京师广泛流传“天下无双,江夏黄童”。安帝(107-125年)时任魏郡(今属河北)太守,魏郡遭受水灾,黄香尽其所有赈济灾民。著有《九宫赋》、《天子冠颂》等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