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六章 魔门名姝

第六章 魔门名姝

时间:2015/1/23 16:18:50  点击:2276 次
  耀阳与倚弦回首望去,禁不住都看呆了。

  只见缕缕月光映照下,那天仙般从天而降的女子一头乌黑长发曲卷如瀑般披下,一身紫衫裙上覆了一件鹅黄色的披风,银绫彩带随身飘逸飞扬,臂环轻碰叮当作响,秀美绝伦的俏脸上,一对美眸闪烁着野性绽放的魔芒,那种娇柔皎艳与大胆含蓄,不由令人神魂皆醉,无不为之倾倒。

  正是魔门防风氏“风月双娇”之一的风魔女——婥婥。

  在“奇湖小筑”中因惧怕杨戬看破身份,他们兄弟一味躲缩在人群中,所以不曾看到婥婥的绝色美貌。耀阳此时得以近距离地审视她,顿觉头晕脑涨,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喃喃失声道:“乖乖不得了,这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我死了,死了……”

  倚弦也被她的绝世容貌所震撼,目瞪口呆了好半响,才慢慢缓过神来,依稀听声音记得面前女子的身份,赶忙靠近耀阳狠命掐了他一把,尴尬地笑道:“婥婥姑娘,我兄弟向来口无遮拦,还请你不要见怪!”

  倚弦一边说话,一边四处张望,他记得很是清楚,最初是杨戬陪同婥婥一道去得奇湖小筑。如果杨戬此时尾随而至,认出他们兄弟的身份,后果便不堪设想。再则不明白婥婥忽然出现的意图,他心里始终有些忐忑不安。

  耀阳吃痛一醒,再听到倚弦称呼女子的名字,才恍然忆起女子的身份,不由惊得冷汗浃背,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不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小子有眼无珠,冒犯婥婥小姐,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婥婥一脸亲善的微笑,不以为意地轻轻摆了摆手,然后一双美眸紧紧盯着倚弦,眼中异芒流转,深情款款地浅然一笑,问道:“你还认识我么?”

  倚弦被她灼热的目光再次锁定,如同方才在席间一样,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欢悦、悲伤、酸楚、兴奋相互交融的莫名感觉,仿佛心怦然悸动又夹杂着生痛难忍的复杂情绪,让他神思翩然浮想连连,但又茫然无措不知该从何开始。

  耀阳见到倚弦与婥婥二人四目相对,竟如同一对痴男怨女般俩俩相望,根本不像是初次见面的样子,仿佛两人相识已有好多好多年似的,相互之间似乎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说起的意味。一时间,耀阳有种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迷茫。

  婥婥见倚弦一脸茫然,俏颜仰天悲凄一笑,踉跄着退后几步,满蕴神情的美眸一片朦胧,道:“我不怪你,要怪便怪这天地无情,让你我累世重逢,偏又形同陌路……”言语间,晶莹的泪珠悄然滴落。

  顿时间,眼前这一幕黛雨梨花、娇艳欲滴的绝美情景,直看得耀阳与倚弦心神俱醉、魂与之销,再次呆立当场,连大气也喘不出一口来,虽然恨不得立时上前替她抹去泪痕,安抚她悲伤的心绪,但惧于她的身份与地位,谁都只是想象一下而已。

  婥婥好半响才缓过神来,轻抬玉手抹去俏脸上的泪花,见到二人傻呆呆的模样,禁不住“噗嗤”一笑,道:“婥婥一时失态,让你们见笑了!”

  回眸一笑百媚生,让兄弟俩看得更加痴醉,齐声道:“不敢,不敢!”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就让一切再从头开始吧!”婥婥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倚弦身上,道:“我叫婥婥,你呢?”

  倚弦哪里想到会有这种艳福临门,一头雾水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不过脑子还算清醒,毕竟对方始终是魔门中人,他想到申公豹可能已经将他们出卖,连忙抢在耀阳之前应道:“我……叫小易。”说着指了指耀阳,道,“他是我兄弟,叫小阳!”

  耀阳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对着婥婥又是点头又是哈腰,道:“小阳见过婥婥姐!”

  耀阳套近乎的殷勤样子惹得婥婥又是一阵娇笑,道:“看你们小小年纪便能来到轮回集,理应是四宗门人吧!”

  耀阳忙不迭地接口道:“婥婥姐误会了,我们兄弟无宗无派,来轮回集纯属机缘巧合,办点私事就走!”随即又满脸涎笑道,“只是事情暂时不太顺利罢了!”

  倚弦始终不敢正视婥婥投向他的热情目光,自小到大他还从未被一名女子如此注视过,尤其是婥婥方才那番表白的语言,想来心中便有如鹿撞,但碍于对方魔门名姝的身份,也不敢过多追问,再说只看奇湖筵席中杨戬、淳于琰以及刑天放的殷勤样子,便知他们都是此女的倾慕者,其中任何一个他都招惹不起,何况他们兄弟现在还是妖魔二道的垂涎对象,稍有不慎便有万劫不复之灾。

  婥婥轻咦了一声,问道:“方才我听你们说,好像是在找一位姓有炎氏的人?”

  兄弟俩虽然明知婥婥方才肯定在旁偷听,但听她此时问起来,仍是感觉愣了愣。好在耀阳很快反应过来,应声反问道:“难道婥婥姐认识此人?”

  婥婥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有些奇怪而已!”

  “奇怪?”倚弦一怔,道,“难道世上没有姓有炎氏的人么?”

  “那倒不是!”婥婥饶有兴致地看着倚弦每一个表情变化,解释道,“有炎氏乃是上古名门望族之一,千数年前更出现了一位无上智者,因品尝百草医治百病,著书《圣元本草经》流传后世,而被诸部氏族尊称为‘圣皇神农’,后来只因牵连到本族利益,不得不率众抗击轩辕黄帝的玄门大军,出于姓氏的关系,后来又被人们称之为‘炎帝’,可惜最后被我宗九离门族‘魔神蚩尤’所吞并,整个有炎氏部族从此销声匿迹,其后人更不复再现!”

  耀阳与倚弦尚属首次听到关于上古神魔宗道的秘闻,禁不住兴趣大生,但是当他们听到有炎氏已经沉寂上千年之后,心中顿时生出无可奈何的失望。

  耀阳不死心地继续问道:“婥婥姐难道也不清楚有炎氏的下落吗?”倚弦也不由将所有希望放在这一问上,目光不自觉望向相隔仅几步距离的婥婥。

  婥婥状似挑逗地与倚弦目光相对,朱唇轻启道:“虽然我在魔门多少有些薄面,但有炎氏怎么说曾经也是三界赫赫威名的门族,他们如果刻意隐藏自身的踪迹,再加上有势力强劲的门族做后盾,相信没人可以寻到他们,何况此事上下已间隔达千年,更是无从查证!”

  婥婥心疼地看着倚弦黯然的神情,不由柳眉轻蹙,欲言又止道:“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们?”

  耀阳苦笑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不能说的!”

  婥婥见倚弦也是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抿嘴轻笑道:“其实有炎氏的后人肯定有,只是找起来比较麻烦而已,但是如果你们用来取信于人的信物不见了,恐怕就算遇到想见的人也是白搭!”

  倚弦闻言一惊,探手往怀里一摸,哪里还有什么信物,只余下一把土渣,立时被气得够呛,恍然明白过来道:“难怪那个家伙急着要走,原来是因为做贼心虚!”

  耀阳恨得直跺脚,咧骂道:“枉我们好心将他从奇湖中救起,没想到最后还要遭他暗算,这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就算找遍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倚弦无奈地叹气道:“可惜我们不知道那个家伙的落脚地方,就算知道也捉不住他,他的土遁术实在比较厉害!”

  婥婥展颜一笑,撒娇地向倚弦征询道:“不如让婥婥来帮你们,好不好?”

  “什么?”兄弟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闻名三界四宗的风魔女竟然会主动提出帮忙的请求,他们一时间不由都愣住了。

  倚弦支吾了半天,脑中思绪快如轮转,最后不解风情地呐呐道:“婥婥姑娘,我们素味平生,实在不好意思接受你的恩惠,所以……就不劳烦你了!”

  婥婥脸色微微一变,委屈的神色显而易见,试想她身为魔宗防风氏“风月双娇”之一,绝美的容貌与莫测的修为令她成为众多四宗弟子追逐的对象,所以平素那种呼风唤雨、受人娇宠惯了的性子,如何受得了这种委屈。

  耀阳一见形势不对,忙上前打个圆场道:“小倚……小易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说婥婥姐风华绝代、地位尊崇,我们如果平白无故接受你的恩惠,实在不知应该如何报答才好,所以只能惋拒你的好意,还望婥婥姐千万不要见怪!”

  倚弦刚刚话一出口,原本便有些后悔太过莽撞,担心因此得罪这位魔女。只听耀阳适时的一番话说得进退得体,很是感激地看了自家兄弟一眼,但再回头见婥婥面部阴晴不定的表情,心中不由直打鼓。

  婥婥正是想看倚弦难堪的样子,故作冷漠的闷哼一声道:“我纵横三界六道这么多年,有求于我之人多不胜数,本小姐都从未正眼瞧过他们。今日不过因为……你颇似我从前一位朋友……”言语间目光深情凝望倚弦,眼圈微红道,“所以略觉投缘,想帮帮你们而已!”

  倚弦立时想到若非得到她的提醒,自己连信物丢失都不知道,而他竟然仍在怀疑对方的意图,此时再看婥婥一脸的委屈,心中顿觉愧疚,呐呐道:“方才是我说错话,惹婥婥……姐生气,是我不对,还请你多加原谅!”

  婥婥见倚弦半响才跟耀阳一样叫了句“婥婥姐”出来,欢喜地绽放出娇媚至极的笑脸,正准备说话之际,一阵急促的钟声远远从奇湖方向传来,足足有一十八响之多,令她不由吃了一惊,忖道:“为什么‘奇湖小筑’忽然敲起十八响紧急召唤钟,难道是出了什么大事?”

  婥婥思忖片刻,对二人道:“我想,你肯定是不愿我插手你们之间的事情,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们二样密器吧!”

  语罢,婥婥朱唇微语轻吐,玉手轻摇翩翩,点点魔芒划出流光异彩,一只展翅飞舞如拇指大小的怪虫凭空现形,月光辉映下,一颗大头上三只怪眼格外引人注目。然后她又从怀中拿出一样五寸长短的金刚杵,递给倚弦道:“这只三眼蜂可以带你们找到你们想找的人,而这根金刚杵只要入地三尺,便可封印方圆十丈的土地,专破土遁鼠辈之类。你附耳过来,我教你详细用法!”

  倚弦一听大喜,也顾不得许多,几步行至婥婥身边接过法器。看得一旁的耀阳大生羡慕之心,暗自嗟叹自身福薄。

  倚弦甫一近到婥婥身旁,一缕淡淡的幽香立时袭入鼻际,再一近看这位魔门名姝的绝艳面容,倚弦顿觉头晕目眩,心跳加速,差些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哪还记得起靠近婥婥的目的是什么。

  婥婥知他法道修为太嫩,根本无法抵御自身“魔心结界”的邪力,看他满眼痴迷的模样,婥婥会心一笑,也不过分为难他,于是收敛起结界的威力,附身贴到倚弦耳边,将驾御二样密器的真言法咒一一授予他。

  倚弦但闻耳边吐气如兰,兼之软玉温香近在咫尺,即便没有“魔心结界”之威,怦然乱撞的心神也无法镇定下来,勉力才记住寥寥数字的法咒真言,只听耳边的婥婥温言又道:“记住了么?”

  倚弦慌忙答道:“记住……了!”

  “冤家!”婥婥碎语绵绵,檀口微抿,竟在倚弦耳边轻咬一口,然后舞动身际银绫,腾身飞掠而去,瞬时踪迹顿失,只听到虚空娇媚轻笑之声久久徘徊不去。

  倚弦全身有如电触,麻酥异感令他心神颤动,呆呆怔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耀阳见婥婥芳踪杳无,倚弦仍然呆若木鸡状,伸手在倚弦眼前晃了几晃,戏弄之心大起,狠力在他臂上大掐一把道:“人家都已经走了,还发什么呆呀!”

  “好痛……”倚弦吃痛不住,大呼一声跳将起来,见到耀阳一副恶作剧得逞的奸样,气得哇哇大叫,抬起一脚便踹向耀阳的大屁股。

  耀阳一早就有准备,干笑一声跳得远远的,鸣不平道:“平常只有你掐我,说什么提醒我别让美色迷了神志,今天好不容易轮到我报仇雪恨,你竟然不服气还敢还击……幸好我早有准备。嘿嘿……”

  倚弦不由想起从前发生过的诸般事情,哪里还有心情玩耍嬉戏,禁不住停住脚步叹了一口气,感慨道:“我们一直走到今天,也不知道究竟是运气还是命数?”

  耀阳面对这样的问题,习惯性都是大大咧咧地笑一笑,摆出一副浑不在乎的表情,道:“不是通常都有人说,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所以呢,咱们什么都不用想,要来的迟早会来,哪还管它什么命理运数!”

  说到这里,他长长吁出一口气,嘴角轻扯起一丝悠然自得的笑意,道:“其实,我越来越喜欢现在这种日子了,比我们混迹朝歌更加刺激,最起码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贴近小时候的梦想!”

  “原来你始终想着建功立业?”倚弦自嘲地跟着笑道,“我看我们现在这样的光景,倒最像是穷途末路!”

  “我呸你个穷途末路!”耀阳应声淬了一口,一把抢过倚弦手中的金刚杵,晒笑道,“如果真是穷途末路,看这根金刚杵也应该值点本钱,加上这只古灵精怪的三眼蜂……”说着举起金刚杵去点了点飞舞在旁近的三眼蜂,“或许可以足够我们在轮回集娶个老婆,耕几亩烂地,然后舒舒服服地颐养天年!”

  耀阳偷瞄一眼倚弦的反应,继续装出一脸迫不及待的神情,道:“对了,还有那个什么《玄法要诀》,只要我们默背抄写出来,卖个好价钱应该没问题,这样的话,咱们隔三叉五去逛逛‘冥月楼’的本钱也有了!”

  倚弦果然按耐不住,气得再次跳将起来,骂道:“你怎么不干脆把我们一起卖了,申公豹搞这个什么大会,不就是跟妲己、闻仲一样,想……”说到这里便自顿住,知道自己差点一时说漏嘴,左顾右盼半响,好不容易吁口气,又看耀阳一副奸计得逞的嚣张模样,气不过立时直指耀阳,缓缓念动刚刚学会的法咒。

  耀阳一看不对劲,马上留意到身旁的异动,只见刚刚避过自己点击的三眼蜂嗡嗡作响,三只怪眼瞄向自己,盯视片刻,呼地一声冲了过来,吓得他连忙抱头鼠串,大声求饶道:“大兄弟……不,不,应该是倚大少爷,被婥婥小姐垂青的倚大少爷,求你高抬贵手,你知道我最怕这些东西的……救命啊!”

  倚弦心头暗笑,他当然知道这小东西只能用来引路和跟踪,根本不具任何攻击力,于是坐在湖旁一块岸礁上,翘起二郎脚看耀阳满场狂奔的窘样,吁吁吹起口哨,时不时抛出二句风凉话,乐得看个热闹。

  耀阳绕着旁近跑了几圈,感到自己实在跑不动了,一头扑倒在地上,高举金刚杵哀求道:“小倚,我知错还不行吗!”正说话间,嗡响已经扑面而至,骇得他一手挥舞金刚杵,一手掩面不敢再看,口中早已哀嚎不止。

  等了半响不见动静,耀阳睁眼一看,三眼蜂停在身前三尺远处,仿佛也被他的过激反应所震惊一般,偏着头嗡嗡飞舞,停顿在半空中。

  耀阳回头一看,只见倚弦靠在岸礁上,已经笑得捂着肚子直呼痛,将耀阳气得吹胡子瞪眼,大呼不甘心,但又无可奈何,只能苦笑道:“看在婥婥大美人的面子上,今天就算我输了吧!”

  倚弦念动法咒伸手一招,三眼蜂应势回归倚弦身前,然后正色道:“别闹了,正事重要!趁着还是夜里,咱们偷偷行事也方便。”

  耀阳终于有机会喘口气,连连点头称是。

  倚弦神色肃穆再次念动法咒,指向方才土行孙遁去时带起的一小滩尘土,三眼蜂应势飞至尘土上盘旋几圈,发出嗡嗡一阵闷响,径直向怪木林的西南方向缓缓飞去。

  兄弟俩心中同时一喜,知道三眼蜂已经确定土行孙的位置,忙随后跟去。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