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四章 结界怪鱼

第四章 结界怪鱼

时间:2015/1/23 16:10:37  点击:2135 次
  耀阳与倚弦一听兀官脔的声音,差点骇得魂飞魄散,试想如果被此人抓住,发现他们体内藏有“归元璧”元能力量的话,或许会再开个什么买卖交易大会,跟一群魔宗五族的人将他们兄弟煮来分吃也说不定。

  当前情形已不容多加考虑,兄弟俩相互对视一眼,自幼形成的默契促使他们互相抓持住对方,退后几步,然后紧咬牙关,齐齐一头冲向窗格。

  孤注一掷的两人只觉头皮一麻,头部首先触碰到结界,巨大的冲力引发结界力量更大的反噬,同样的一股大力迅猛无比地涌现出来,尽数回弹至二人头顶,巨大的力度差些将他们击晕过去。

  结界之力震得二人的灵体霍然一顿,救命的元能终于适时出现。

  元能似乎顺应结界力量的刺激,集中汇流于兄弟俩的头顶之上,温和的包容不但化解了结界反噬的痛苦,而且禀赋殊异的元能力量立时打开了结界的禁制,两人终可破茧而出,径直落向阁楼南侧的小湖。

  只听“扑通”二声,兄弟俩顺利落入小湖之中,静寂的夜里如此大的声响同时也将所有奇湖弟子吸引过来,望着两人沉入湖底,众人大呼道:“盗贼落水了!”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团团围到小湖周畔,探头探脑寻找所谓盗贼的踪影。

  兀官脔排众而出,望着水波荡起的圈圈涟漪,脸色因捉摸不到对方身份变得格外阴沉,他当然清楚内院小湖与奇湖里外相通,受湖底“冥冰寒蝉鱼”与“水魔符”结界的双重保护,三界众灵无有能入水生还者,即便四大法宗的高人子弟也无不忌惮三分。

  不到片刻,湖池水面终于恢复平静,留下一众奇湖弟子空自望水呆立。

  “难得有人竟敢在魔宗五族的眼皮底下捣乱,他们究竟是谁?”兀官脔揣摩其中利害关系,不由怔怔地陷入沉思当中。

  却说耀阳与倚弦齐齐落入湖水之中,幽蓝深蕴的湖水冰凉刺骨,激得两人不由自主打个冷战,闭住呼吸任由湖水将他们吞没,然而安全感持续不到片刻功夫,二人便发觉情况大为不妙。

  湖水明明晃荡一阵就回复了平静,他们却似乎感到水中蕴有暗流一般,一波一波向二人挤迫过来,兄弟俩沉在水底止住呼吸,原本极是辛苦,此时更觉得周身灵体犹如被一层层铁箍慢慢束紧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结界?”

  兄弟俩几乎同时想到土行孙曾经提及的奇湖结界,不由暗暗叫苦不迭,虽然方才有解除阁楼结界的经验,但是如今身处重围之中,即使暂时不惧结界威胁,他们又能熬到什么时候呢?

  好在兄弟二人自幼养成了得过且过的混混观念,本着熬过一时是一时的想法,他们开始努力揣度破除湖底结界的法子。毕竟水中结界不同于寻常结界之法,据《玄法要诀》记载,五行法道以水火为本,尤其水更为万物之源,威力法度包容万有,一旦布成结界或封印,力量只会如同洪水猛浪般遇强愈强,直至彻底摧毁一切阻碍物为止。

  耀阳与倚弦经过“阴阳劫地”中神秘老者的提醒,再加上方才破除结界的经验,他们对体内的“归元璧”元能越来越有信心,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并不惧怕水中结界,而且体内的元能也确实争气,在灵体被禁锢至无力挣扎之际,顺势适时出现了。

  不知从何处聚集而出的元能力量瞬时遍布周身上下,二人体会到流动在体内的超卓元能,心情变得异常亢奋起来。但是不论他们如何试图去主动调用,那股元能依然我行我素,毫不理会二位主人的意愿。

  尽管二人体内的阴阳元能逐渐化解了水中结界的压力,但是随着沉浸的湖水愈深,水底渐渐产生了一些变化,一阵阵水波晃荡带起一股真正的暗流涌动,兄弟俩睁眼顺着暗流方向望去,顿时震骇非常,不由自主都吞下一口奇腥无比的湖水。

  呈现在水中黯淡视线之内的是一群模糊的黑影,一路游来的速度煞是惊人,近到身旁数尺距离时,才隐约见到原来是一群体型大如斗状,扁身白鳞长有一双肉翅,头首眼粗嘴阔象极人面,尾部偏于细长极似蛇尾,最可怖的是这一群丑家伙个个尖牙利齿,参差交互,撞碰出声铿铿作响。

  只见这一群怪鱼摇尾展翅,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着实让兄弟俩大惊失色,只看它们磨牙霍霍的丑样,似乎已经预示出很多年尚未饱餐一顿的欲望。耀阳与倚弦哪曾想到此处竟还有如此意想不到的接待,他们虽然有把握应付结界的困扰,但却无法肯定体内元能能否抵御丑鱼的袭击。

  大略一看,怪鱼成群结队竟有成百上千之多,却在靠近二人将近三尺的距离,便都停止了继续前进的势头,似乎早已有所准备一般,群鱼有秩序地游离散开,将耀阳与倚弦围了个内三层外三层。

  怪鱼群布置好围攻的阵势,然后缓缓向前靠拢,无数双凶光毕露的鱼泡眼紧紧盯得他们心头直发毛,无奈身处深水湖底,受结界所困无计可施,只有任其摆布的份了。然而对于怪鱼群的谨慎小心,他们又感到好笑,其实大可不必,直接一哄而上反而省事。

  危险越来越逼近,二人体内的元能已经遍行周身,自动形成一圈防护层,将逼迫灵体的结界力量尽数驱散开来,他们终可在水中获得自由。但为时已晚,两人周围的怪鱼群已将两人身旁数尺距离的水域围堵得密不透孔。

  兄弟俩背贴背紧紧靠在一起,尽管灵体平时对气息呼吸所需甚少,但对于他们而言,在水中窒息太久始终是最致命的伤害。何况此时形势紧张,二人更有种被逼迫得透不过气的感觉,过度的憋闷开始让他们的神志变得恍惚。

  怪鱼群好似已经看出兄弟俩的不支,依然不缓不急地游离在他们身前数尺的距离,一寸一寸向前靠近,每当耀阳与倚弦尝试上浮下潜或且进且退,都会引发它们集体阵形的连动变化,似攻非攻的可怕模样更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仿佛通灵一般的智慧令身处危险中的兄弟俩也不得不惊叹。

  越来越强烈的窒息感频频席卷二人的灵体,他们明白如果再不浮上湖面,后果只能是葬身鱼腹一途,求生的欲望迫使两人铤而走险。他们相互默契地碰了碰肩,首先做了一个上浮的假动作,引得群鱼一阵骚动,齐齐向上游去。

  两人趁机与身下数十条怪鱼插身而过,一口气沉入不算太深的湖底,踏足珊瑚礁石之上,弓身略作等待,只见那百千条怪鱼的反应果然迅捷,此时尽数排成一线尾随而至,搅得水底顿时暗流涌动,群鱼张嘴咬动牙齿哧哧作响,似乎感到受骗意欲报复一般,其势威不可挡。

  耀阳与倚弦憋足最后一口气,只等鱼群一窝蜂袭至头顶上方,足尖便狠力点踏在礁石上,借着水底的浮力,弓身向另一方向一跃而起。孤注一掷的兄弟俩再一次从群鱼侧旁擦身而过,奋力游向湖面。不管湖面上等待他们的又是怎样的危险,总也好过被一群怪鱼啃个魂飞魄散。

  眼看即将浮上水面,他们略感庆幸之际,身形稍显落后的耀阳只觉腿下霍然一凉,刺骨的寒气伴着一阵电流般的麻酥感袭卷上身,一时间灵体浑然失去知觉,惊吓中回头一看,身后数十只怪鱼不知从何处掩袭而至,其中一条更一口咬住他的脚跟处,耀阳禁不住惊呼出声,呛了一口湖水。

  倚弦惊觉不对,立时转身回游,一手及时拉住耀阳,以防他被群鱼嘶咬拖走。哪知不拉还好,一拉之下顿觉一股冰寒的麻酥感自耀阳臂膀处传来,激得他周身颤抖不停,别说拉不动耀阳,连自身也是难保。

  浩浩荡荡的怪鱼群瞬时洄游过来,见到二人受制,哪里还管什么客不客气,立时一哄而上。但见成百上千条斗大的怪鱼将两人团团围在正中,开始你一口我一口地嘶咬耀阳与倚弦的灵体。

  不到片刻功夫,兄弟俩已经遍体鳞伤,或许因为怪鱼本体蕴含某种冰寒之气的缘故,耀阳与倚弦被百千条怪鱼口中那股奇寒熏凝成冰人一般,不但丝毫感觉不到群鱼抢食自身的痛苦,同时也因窒息过久,神志迷钝陷入一片昏沉当中。

  一群怪鱼发疯一般狂啃二人一顿,似乎只是为了泄愤,也不继续吞食二人灵体,便纷纷有秩序地四下游散,如同凯旋一般浩浩荡荡地离去。

  空留下二具冰凉僵硬的灵体缓缓沉入湖底的茵茵水草之中。

  耀阳与倚弦的灵台神志模糊一片,业已陷入混沌不明的状态,极其类似于道宗所指“灵元俱灭”之险——寻常修道子弟唯有置身天劫方能遇到的险厄,若非明师在旁指点扶助,稍有不慎便会沉沦于万劫不复之境。

  此时的兄弟俩哪里知道自身所处是何险境,受怪鱼奇寒蕴凝成冰的灵体,加上窒息昏迷的神志,只能令他们永生永世都沉寂于奇湖水底。

  就在这生灭存亡相差一线之际,或许因为他们的生机即将泯灭,息息相关的关键时刻,二人体内那股超卓的元能力量骤然萌动。

  一阴一阳的元能力量缓缓涌动,不知不觉地充斥于二人灵体内,穿梭在他们各自本体最强的魂魄间隙之间。“归元璧”所藏元能的魔极力量之强,曾几度令神玄二大法宗无计可施,由此可见,二股元能的真正实力远非常理可以推断。

  三魂七魄之间的元能异动果然激起兄弟二人灵台神志的回应,灵光般乍闪即逝的神思令到二人的心神恢复一线清明。恍恍惚惚中,兄弟俩所有的灵识只能忆起印象最为深刻的事物。

  而此刻出现在耀阳与倚弦灵识之中的赫然便是——千百年来被公推为玄门第一人,统御华夏功绩昭著的轩辕黄帝所遗留下来的九幅“轩辕图录”。

  映射在二人灵识中的首先是一片混沌之象,然后飘渺虚无的至深处豁然从中裂开,一道光亮照虚无化有形,再接下来便是清浊二分,摧化三元生成四仪四象,中统五气六合之道,映天地七星之兆,而成八法九宫之形,最后万象归一,重灭虚无。

  随着他们灵识中的图录一一演变衍化,灵体元能似乎也顺应这种变化开始循行周身,在经过几个大周天循行圆满之后,元能流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且每每循行一圈,元能便自行积聚三分,久而久之,充沛的元能力量将二人灵体堵得涨满难舒,无处宣泄。

  当整整九九八十一个周天循行完毕,饱满的元能因为没有气息调度转化,致使无法疏通为本体所用,就像一个封闭的囊球还在不断充气一般,终于撑不住,只听“蓬”地二声闷响,激起湖底一股潜流翻涌,波及数里范围之内。

  耀阳与倚弦身上那层奇寒凝冰应声而解,禀性超卓的一阴一阳二股真能甫一触及对方,便自动相互交织在一起,幻化成一个恰到好处的光影结界,将二人包裹其中,浮浮沉沉地随着水流漂游在湖水之中。

  过不了多少时候,兄弟俩终于悠悠醒来。

  他们浑然不知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只是意外地发现一个巨大的光影水泡将他们包裹其中,水泡外是幽蓝深邃的湖水,内里却是一块自由的小空间,尤其奇异的是此时灵体如同被改造过一般,竟能自主交换气息,丝毫不需要鼻息也能呼吸自如。

  “这是怎么回事?”倚弦苦思不明其中道理。

  耀阳想到昏迷前的怪鱼群,不由突发奇想道:“难道被那些怪鱼咬过的都会享有这种特别优待?”

  “看看吧!”倚弦指了指水泡外的湖底,笑道,“那才是你所说的特别优待!”

  借着水泡散发出的紫青光影,耀阳顺着倚弦所指的地方望去,方圆数十尺的湖底范围内,零零散散到处都是奇寒凝冰的魂灵躯体,不由咋舌道:“刚才我以为会被那群怪鱼吃掉,想不到它们竟还有喜欢收藏的癖好!”

  两人心知肚明方才的异变应该是自身归元异能在作祟,虽说不是很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既然能再次逃过一劫,心中都禁不住暗自庆幸不已。

  随着水流的助力,兄弟俩身不由己地在水底飘荡,过了良久才发现,四面水域逐渐显得广阔无边,幽邃的湖底深不可测,原来他们已经飘出最初的庄园小湖,估计应该飘至奇湖水域之中。

  不知是否因为他们所处结界幻出紫青光影的缘故,吸引了大批怪鱼从他们身旁穿梭往来,甚至张开血盆大口尾随他们身后,看得两人头皮发炸,恨不得立时上岸逃之夭夭才好。

  怪鱼似乎对他们身周那层结界颇有顾忌,只是在附近穿梭游离了片刻,见到无机可乘,也便慢慢散去了。

  “乖乖不得了,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丑鱼?”耀阳想起方才被怪鱼咬中的滋味,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不无担心道,“它们会不会咬破这层水泡,然后……”

  倚弦也是心有余悸,赶忙打断耀阳的话,道:“呸,呸,真是乌鸦嘴!”口中说着话,心里直打鼓,不由感叹道,“如果这水泡能和船一样划动就好了!”

  “是啊,我也这样想!”耀阳连连点头,指了指右前方,道,“那边漆黑一片,不但没有水流袭来的迹象,也不见有怪鱼浮游,我估计应该可以从那里上岸。”

  倚弦沿耀阳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如同耀阳所说,心中顿时也有了迫切的上岸想法。就在两人几乎同时想着从那里上岸的时候,身周的水泡竟然蠢蠢浮动,缓缓朝着那个方向游离过去。

  光影结界带动二人很快便接近目的地,只见那里礁石遍布,水势愈浅,前方果然是一处岸地,两人大喜过望,忍不住齐呼万岁,借着结界光影再看身旁虎视眈眈的怪鱼群以及迥异的水底世界,他们首次尝试着以一种欣赏的眼光观望身旁的一切。

  转过几处礁石,远远可以见到几束光线从岸下的礁岩处投射出来,兄弟俩不明所以,不由齐齐怔了怔。

  “莫非是什么宝贝?”耀阳脑中“灵光”一现,碰了碰倚弦的肩头。倚弦虽然不太相信宝物的说法,但受好奇心的驱使,也不约而同生出想去看看的念头。

  想法一动,光影结界立时像忠实的奴仆一样,默然向光束来源处驶去。耀阳与倚弦此时才明白过来,这个水泡原来是受两人想法所左右的,尽管想不明白其中道理,但他们都感觉应该跟体内的元能有关。

  距离越来越近,兄弟二人才发现那几束光线是从礁岩壁上投射而出。

  光影结界缓缓在岩壁的光线处停了下来,原来透出光线的岩壁上被人凿开七处巴掌大小的圆形漏孔,恰好排成北斗七星的形状,岩壁下是一个中空的偌大石室,室内壁墙对应漏孔的位置上,悬着七颗相同大小的夜明珠,光线正是由它们投射而出。七个漏孔处似乎布有一层结界,控制湖水无法渗入石室之中。

  耀阳与倚弦透过漏孔往里看去,石室里的一切都一目了然——

  在壁墙七颗夜明珠的珠光辉映下,石室亮如白昼,天花顶壁及四面石壁皆镂空如网状,其中镶嵌无数颗细小珍珠,以北斗七星的夜明珠为中心,用金缕线相互串织成形状各异的版块,使人宛若置身于漫天星辰的包围之中。

  除了五口黝黑箱子,室内再无任何其它物件。

  其中一口黑箱业已被人打开,各式各样的珍宝、法器被翻腾得处处可见,旁边一名矮小猥亵的人正拼命往手中布袋里塞东西,贪婪的脸庞挤出得意非常的神色,还不时贼兮兮地偷笑片刻。

  只看那老鼠般尖刻无良的表情,耀阳与倚弦已经在一旁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时将其人拆骨分筋拿来喂狗,方能消了心头一股恶气。

  不错,那人正是害得他们背负盗贼之名陷入重围,最后更差点永沉奇湖水底,相反自己却趁机混入阁楼重地窃取其中珍奇宝物的土行孙。

 

 
分享到:
1小魔怪的树
2公主与乞丐
1公主与乞丐
2一棵神奇的树
1一棵神奇的树
2热心的小蚂蚁
1热心的小蚂蚁
2小黄鹂与大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