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四章 不世人物

第十四章 不世人物

时间:2015/1/23 15:48:06  点击:1563 次
  倚弦又再恢复悬浮半空的姿势,稳定身形后他定睛下望,在九龙柱台中心那样奇形异物的玄光照射下,整座虚空柱台的里里外外都一清二楚,他朝耀阳所处的地方望去,不由一声惊呼脱口而出:“小阳,小心!”

  原来,耀阳所立之地正是奇形异物的顶心位置,除了四周一道有形的玄光罩覆于其外,九根盘龙石柱之间列成一块菱方形状的空间,此时一颗硕大的狰狞鬼头漂浮其中,正缓缓向耀阳游离过去。

  明明相隔不到数尺的距离,耀阳却似乎完全浑然不觉,闻言警惕地四下观望一番,最后忍不住问道:“小心什么?小倚,你怎么还不下来?”

  倚弦闻言一怔,忖道:“不可能看不到吧!”转念一想又觉不对,于是大声呼道:“……就在你旁边有一个很大的鬼头怪物,难道你看不到吗?”正说话间见那鬼头已经晃悠到耀阳身前,倚弦惊急喊道:“快躲开!”

  耀阳怎会不信兄弟所言,虽然眼前什么都没有,但他仍然随着倚弦的话做出反应,就势闪到一旁。倚弦见他恰好避开了鬼头,不由感到一阵欣喜,但刚到嘴边的欢呼声却又马上变成一声惊呼。

  原来,那面目狰狞的鬼头怪物在电光火石间顿了顿,已然幻出一副魁梧如魔神般的巨型躯体,银发苍苍沟壑满面,唯独双目中的赫赫厉芒,丝毫不被苍老的颜面所影响,咄咄逼人的气势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老者转瞬间便欺身至耀阳身旁,将他整个人一把揪起,耀阳身高在常人中已显得高大,但此时却被凌空拎起,脚尖竟达一尺之余,倚弦心中又惊又怒,偏又毫无办法可施,更是不敢出声,生怕一语不合惹恼老者于耀阳不利。

  耀阳此时更不好受,他哪知会遭此袭击,而且是被无形之物一把拎起,同时灵体被一股若隐若现的莫名力量所禁锢,丝毫挣扎不得,然后另一股无形力量探身而入,游离灵体上下,仿佛在探寻什么似的。

  耀阳与倚弦却是不知,眼前老者乃纯以不世气势将耀阳禁锢起来,其中没有搀杂任何邪法魔诀,而此种气势,唯有经千万年修炼达至神魔级数的宗师人物方能拥有。

  “桀…桀……桀……”一阵刺耳怪笑声冲天而起,化入无尽虚空,荡起余音阵阵。

  倚弦直觉这老者的笑声色苍凉、凄厉诡异,似有无尽恨意与怨气待其发泄,而且每一声仿佛都可以将人耳膜撕裂、心肺挖开一般,令他与耀阳感觉好不难受,尤其是思感深处为之郁结的烦躁,直欲让人发狂。

  老者笑声逐渐停歇下来,远远地向倚弦投去一个审视良久的眼神,此时在他那极具威严的目光中,流泄而出的却是似悲还喜的复杂情感,然后一把松开耀阳,身躯如金山倾倒般跪倒在地,一双按地的枯黄手臂仿佛已是全身唯一的支柱,苍老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然挂满泪水,巨型身躯微微颤抖更似在诉说心中的无助与凄苦,看得倚弦心中酸涩难忍,感动不已。

  忽然,一股凛冽的气势自老者身际滚涌而出,他高举双手,昂首仰望虚无空际,一双异芒流转的双目中透出狂热与希望,一阵惊雷般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道:“苍天见怜!苍天见怜!”

  顿时,整座九龙柱台为之微微震颤,深具灵性的九根神龙石柱好似受到什么惊吓似的,玄能罡风四溢狂卷,飙风般冲荡在玄门奇阵之间,老者的嘶吼声不停回荡在九龙柱台之上,余音久久不绝。

  耀阳的眼前空空如也,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听着耳边响起的说话声,大惊失神地问道:“小倚,这到底怎么回事?”

  还不等倚弦缓过神回答耀阳的问话,老者的心情便好似已经恢复平静,喉间一阵梗塞,然后声音晦涩不清地说道:“你们究竟是何人门下?怎么会来到这里?”言语间透出一股慑人心神的不世气势。

  “你是谁?”听着眼前一片空无之处传来的声音,耀阳壮着胆子喝道:“为什么鬼鬼祟祟的,有胆就出来!”

  “我是谁?”老者凄然一笑,仿佛陷入沉思之中,好半响才缓缓道,“老夫蜗居于此应该已有上千余载,老了,记性也差了,我早就忘记自己是谁了!至于你为何看不到我,或许是因为置身在‘九龙玄武大阵’当中,六觉被法阵灵能封印的缘故。像你那位朋友浮于阵外,自然便可以见到我的真身!”

  倚弦听他话中对玄术侃侃而谈,衬上胸有成竹的回答,俨然一副世外高人的不俗姿态,想到心中太多不解的疑惑,忍不住问道:“请问前辈,这是什么地方?”

  耀阳正有此问,不由聚精会神倾听答案。

  老者稍作犹豫,答道:“此地乃是天地间三大禁地之一的‘阴阳劫地’,位处三界极阴极阳之地,不接南北不通东西,但凡六道众生皆出不得进不得,你们又是如何来得此处?”

  耀阳心直口快,闻听看不见的高手前辈问起此事,立时将坠入生死河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倚弦见那老者一边听一边连连点头,似乎并不惊讶此中奇异,不由心念一动,再问道:“前辈,这座九龙柱台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被拒于阵外,而我兄弟却可以立于阵中呢?”

  老者双目炯炯注视耀阳与倚弦,神秘莫测地一笑,道:“在老夫解答你们这个疑问之前,两位小兄弟可否先答老夫一个问题?”

  倚弦与耀阳几乎同时应声道:“什么问题?”

  老者期待的眼神望定二人,问道:“你们究竟出自何宗何派门下?”

  兄弟俩倏然一惊,从老者的问话忆起蚩伯给他们兄弟带来的伤害,不由对老者生出一丝戒心,于是答道:“我们兄弟不是任何宗派门下!”

  老者听到他们的答话,先是皱眉低头自语一番,又望着两人摇头思索半响,一副好生奇怪的模样。

  耀阳等待半响却没听到老者的回答,禁不住对漂浮空中的倚弦问道:“小倚,前辈还在吗?”

  倚弦答道:“前辈还在,好象正在思索什么问题?”

  老者闻言抬头注目两人,口吐惊人之言道:“其实没什么,方才只是有些奇怪你们既然没有师门,但为何周身元能充盈,比之任何宗派的法道高手尤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修行潜力之强势更是老夫千万年来所仅见!”

  耀阳与倚弦俱是一怔,惊问道:“元能充盈?”兄弟俩随即想起在参详“轩辕图录”时灵体的殊异感受,还有方才坠入生死河源头后的莫名力量。

  倚弦一直在思索这些灵异的体验,此时听老者说起这事,心中更是好奇想一探究竟,于是稍整思绪,恭敬道:“小子深信前辈所言定然是有所依据的,但我们兄弟生性愚钝得很,有时虽然感觉到一些莫名的征兆,却始终弄不明白其中的关键所在,所以还请前辈解开我们心中的疑惑!”

  耀阳也正有此意,忙应声道:“对啊对啊,请前辈明示!”

  老者负手昂然挺立,微微一笑道:“要老夫替你们解开疑惑倒也不难,只是两位小友必须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全部说与我知道,否则老夫纵然有心想帮你们,怕也是无能为力的!”

  倚弦与耀阳对望一眼,稍作犹豫后细思此事说出也无关紧要,于是便将近些日子的遭遇一五一十尽数告之老者,然后静候一旁迫不及待等候老者的解释。

  老者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侃侃而诉,面色骤然变得阴晴不定、时惊时疑,喜忧参半,直到他们讲完后好半响才回复常态,再度深深凝视两人,黯然一叹道:“老夫已然知悉其中玄妙!”

  耀阳连忙性急地问道:“什么玄妙?请前辈解说!”

  倚弦充满期待地望向老者,他更希望老者能解开这些日子的诸多疑惑。

  老者深吸一口气,娓娓而述道:“其实发生在你们兄弟身上的这一切事情,全部都是因为那面石璧——三界神魔都称其为‘归元魔壁’而起,先是东圣道的蚩伯利用你们吸引妖狐的注意,他然后伺机盗得魔壁,而后妲己将你们从冥界带回人间也是因为魔壁的缘故!”

  说到此处,老者掐动指端,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道:“如若老夫所料不差,你们第一次身亡之时,理应是千年难遇的‘九星连珠、绝阳蚀月’之夜,对么?”

  “九星蚀月?”倚弦与耀阳愣了一下,先是被那块“归元魔璧”的来历所惊骇住,再一回想那晚在淇桥上看到水中倒影的九星天象,不由恍然大悟,便将当时所见到的景象一一详述出来。

  老者听完之后缓缓点点头,移步走到柱台中心的奇形异物旁,微闭双目解释道:“当夜天枢、天璇、天玑、天心、天禽、天权、天辅、天冲、天丙九星连珠,九阳北斗冲月蚀阴,引得天地间的阴阳之气失去固有的平衡,此等天体异象的契机实属罕见,悠悠千年难得一遇。

  而更为碰巧的是,七月十四乃人间界一年当中阴气聚汇最盛的一夜,所以当时阴阳临界之气纷争更甚,阳不制阴,阴不消阳,而处在此时此境的修法入道之人最是难受,稍有不慎便有毁灵灭体之厄,所以类似这等天象劫数,俗称‘天劫’!

  ‘归元魔璧’乃天地造化之物,自然也难免受天劫相冲,恰巧蚩伯又焚尽元身引来天雷拼死一击,殊不知天雷乃极阳之气所凝,如此一来,正好达至冲开‘归元魔璧’的本元封制,使其中蕴藏的元能阴阳交替、互抵互消,终于破壁而出,融入你们兄弟二人的体内。”

  听到这里,耀阳与倚弦顿时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正准备问话之际,只听那老者又再继续说道:“可惜当时你们的肉身哪里堪受天雷一击,早已百脉俱焚神仙难救,所以魔璧元能尽数融入你们灵体之内,然而灵体不比肉身,古往今来能驱使本元灵身修真合道之士闻所未闻,因此包括狐妖与那闻太师在内,谁也没办法从你们肉身中取为己用,魔璧元能隐而不现藏而不露,这才有了你们二人重历阳界发生的诸多事端。”

  看到兄弟俩似懂非懂、半信半疑的表情,老者仰观柱台外一片虚无之象,晒然一笑,道:“老夫也不必多说,稍候片刻便立见分晓!”

  倚弦与耀阳两人还未来得及思索老者的话中之意,便立即同时感到一股大力忽然间从身体周围出现,将他们兄弟的灵体齐齐卷起。两人在巨力的左右下擦肩而过,奇迹般互换了各自所处的位置。

  倚弦踏足奇形异物的顶端,站稳身形环顾整座柱台四周,一片空荡荡的浓雾迷朦,目光及不了眼前三尺之地,这才体会到刚才耀阳的感受,同时也对这处奇异的地方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耀阳悬浮到半空中,俯视柱台全景,瞪大了眼睛盯着距离倚弦不到数尺距离的老者,诧异非常地大声问道:“咦!老前辈,为什么刚刚我在你面前什么都看不到,离你这么远反而可以见到你呢?而且为什么我们兄弟俩会在这里出现这种怪异的现象?”

  老者笑道:“‘归元璧’蕴藏天地至阴至阳的本元奥秘,所以汇入你们体内的元能分属一阴一阳,而此处又是三界禁地,极阴极阳的罡流自始至终环绕流动于此,至于眼下这所柱台正处在禁地中心,所以阴阳罡流与你们的灵体元能才会产生相吸相斥的反应,至于你们看得见看不见老夫想来也是因为这个的缘故。”

  兄弟俩听得如此一说,想到终有一天也能达至一定玄法高手的境界,立时欣喜若狂,相互投以激励的眼神,浑然忘了自身所处何处了。

  倚弦压下心中雀跃的情绪,略一思忖,向老者问道:“小子还想再请教前辈一个问题,既然我们兄弟体内拥有那么强大的两极元能,那么究竟要怎么样修炼才能随心所欲地施展玄法呢?”

  耀阳一听之下也是心痒难当,连声催促老者说出个中因由,直恨不得立时将体内的元能发挥到极至,一展玄法高手的威武英姿。

  老者笑而不答,反问道:“你们可知归元魔壁的来由?”

  倚弦与耀阳茫然无知地摇摇头。

  老者缓缓道:“‘归元壁’乃是万千年前一位纵横天地三界、旷古绝今的盖世人物在飞升时,集所有肉身圣体的精元所化,故名之为‘归元’,你们二人各继其一半元能已可达至灵神不死不灭,但这毕竟不是你们自身苦修而来,自然无法融会贯通,又怎能对它如臂使指般运用自如呢?这需要时间与法度的无间结合,总的说来还是一句话,努力去磨炼吧!”

  倚弦与耀阳两人闻言顿时信心大增,同时摩拳擦掌做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老者谓然一叹道:“这天地间一啄一饮皆有定数,你们兄弟二人既然有此机缘运数,也就注定将来不平凡的作为!老夫在此沉寂苦修千年,感悟天地阴阳造化之神奇,却都不曾象今天这般心潮澎湃难以平定下来!也罢,你们既然与我甚是有缘,索性就让老夫助你们一臂之力吧!不过……”

  兄弟俩一听老者有相助他们的意思,大喜过望之下不由同声问道:“有什么问题,前辈尽管指教便是!”

  老者饶有深意地望了两人一眼,续道:“老夫也只是尽己所知略加指点而已,最后能否有所成就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去争取的!”语罢,老者双目中霍然闪过一道厉芒,高抬的双掌中射出两线紫色异芒,分别射向位置不一的兄弟二人。

  倚弦与耀阳只觉眼前光芒一闪即没,还没来得及反应,两人业已被异芒力量包裹在其中,无力动弹半分。甫一触及那股异芒力量,他们仿佛再次感受到肉身窒息般的痛苦,更让他们产生一种无力抵制也无心抵抗的感念。

  就在他们坚持到最后一刻,即将沉沦昏迷的刹那时,几乎同时生出一个很清晰的概念——在他们遇到的诸如蚩伯、申公豹、妲己、闻太师、姜子牙一类的法道高手中,这位不知名的老者无疑是最厉害的。


 

 
分享到:
木版画吴刚伐桂
小熊睡不着4
这是一张未公开的合影,看上去溥仪和婉容两人貌合神离
中国第一裸模因让人画玉体惨遭凌辱
吴三桂与陈圆圆居住的王家大院
牛郎织女传说是西方情人节的源头
香九龄 能温席 孝于亲 所当执7
八仙过海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