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四章 归元魔璧

第十四章 归元魔璧

时间:2015/1/23 14:55:31  点击:2318 次
  申公豹立于商灵山颠,脸色变得阴晴不定,摇头自语道:“怎么会发生这种变故呢……”沉思片刻后,对身前柳琵琶和喜媚二女沉声说道,“你们两人现在速速回宫监视那只骚狐狸,她不会无缘无故拿走那两个小子的尸体,这其中定然有蹊跷!”

  两女应声答应,柳琵琶贴身问道:“那你呢?”

  申公豹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神秘笑容,道:“蚩伯既然已经灵元俱焚,我现在必然要去找一个人来牵制那个贱人,至于他是谁,到时你们自会知道!我先走一步了!”

  “慢着!”柳琵琶娇嗔一声,道,“小妹有一事相求,不知申公能否满足我的一个小小要求呢?”喜媚不知她究竟有何要求,有些意外地瞥了柳琵琶一眼。

  申公豹虽然略觉诧异,但表面仍是一副淫笑的样子,道:“柳妹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我们现在可是一家人了!”

  柳琵琶行前二步,故意将丰腴的身体再度贴了上去,声音几乎柔媚到极点,道:“小妹方才见你弄得那面镜子和几张小符,好像很好玩似的,不知可否借与小妹玩上几日?”

  申公豹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这妖妇想试探自己,虽然他对这“金傀符”也是不舍得,但毕竟还是大事要紧,当下心里暗骂着将符巾拿出,硬摆出一副豪爽的样子递给柳琵琶,道:“这‘金傀符’我就送给妹妹了,但那面‘玄天八卦镜’却是取信某人所必须用到的,所以暂时还不能借,还望妹妹不要见怪才好!”

  “没关系,正事要紧嘛!”柳琵琶接过“金傀符”,心情兴奋之余,当然不忘送上香吻一个,还不断以身子在申公豹身上似有似无地上下摩蹭,极尽妖媚惑神之能事。

  申公豹借机大逞一番手足之欲,然后口中念动咒言,仅只片刻间,黑虎“天乌”腾空而至,神情悲凄地朝申公豹呜鸣了几声,显然已经感应到主人蚩伯之死,申公豹故作安慰地轻拍了拍它的额顶,轻声道:“既然你的主人已经不在了,以后你就跟我继续修炼吧!”

  天乌通灵地颌首以示答应,趴低身躯让申公豹坐上自己的背脊,申公豹一脸得意之色,朝柳琵琶与喜媚挥手示意,骑着天乌驾空而去。

  “姐姐果真好手段!”喜媚极是羡慕地看了看柳琵琶手中的符巾,望着申公豹远去的踪影,向柳琵琶投以一个疑惑的眼光,问道:“姐姐,你说他会去找谁呢?”

  “还能有谁?”柳琵琶冷哼一声,道:“如今整个朝歌城有能力可与妲己那个贱人相抗衡的,除了你所说的那个姜子牙外,便只剩下一个——闻仲!”

  “对啊!”喜媚恍然大悟道,“九离魔族的宗主闻仲闻太师,我怎会忘记了呢?”

  说到这里,柳琵琶满意地看了看喜媚,望向申公豹离去的方向,一脸不屑地说道:“咱们就让申公豹先得意一阵再说,待到妲己与闻仲俯首之日便是他受死之时!哈……妹妹,咱们也走吧!"

  各怀鬼胎的两姐妹兀自祭起妖法向朝歌方向遁空而去。

  夜已经很深,风雨渐弱,静寂的阳明山上还是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一头鹿角牛首、马身驴尾的道兽驮着一位道袍老者悠然而至,老者似乎有备而来,径直驱使坐骑来到方才被天雷轰为平地的山神庙处,喝停坐骑然后跃下身来,仔细查探遗留的杂乱迹象。

  借着夜幕中偶尔闪过的霹雳电光,可以见到那老者原来是来自天命异馆的姜子牙。他看着破碎不堪的庙宇残垣,乱糟糟的土层泛出清新的泥土气息,已然看不出任何从前的痕迹,怅然若失地说道:“还是晚来了一步!”

  姜子牙俯身找寻了半天,依然毫无所获,唯有摇头立起身来,遥望那隐藏在天际之中的星月异象,久思不得其解道:

  “九星蚀月,虽说是天心异象,难免会有与常不同的事出现,但七月十四始终乃是至阴至牝之夜,怎都不会无端爆出天雷袭世之兆!如若不是妖魔应天劫而亡,便应该是异宝现世才对!”

  姜子牙再次环顾四周,玄灵道心蓦然感到一阵莫名浮燥,不由念头一动,至强道法由心而发,他玄袖挥舞,袖中手指迅疾划出一道金光“引”字,掌指玄能迅速在身前布成一层灵光感应阵势,盈盛的光芒四射而出,紧接着姜子牙左手五指掐出“浩然法印”,口中闷喝一声:“赦!”体内玄能化散开来,将面前的“金光法引”燃点更甚。

  只见山间十余丈范围内,在金光映照下恍若白昼,依稀可见飘浮在夜幕中的一团晶莹玉粉,在数尺虚空中浮浮沉沉、时聚时散,始终不会因风雨浸袭而漂移散乱。

  姜子牙感应到粉状之物所散发出的异样气息,不由长眉紧皱,玄袖随手挥拂一圈将那团晶粉尽数囊于掌中,低头细细审视那些晶莹剔透呈现紫青二色的粉尘,玄灵道心可以深切地感知到它们的天生异禀。

  姜子牙沉思良久,喃喃自语道:“看来是拜见师尊的时候了!”他心念一动,旁侧的坐骑便来到他身边,俯身让姜子牙上座。姜子牙轻拍怪兽的牛头柔声道:“老友,又辛苦你陪我走一趟了!”那道兽轻嘶一声牛鸣,四蹄踏风直上虚空而去。

  昆仑山。

  元始天尊轩然卓立绝崖边,任罡风拂荡起宽大的道袍,发出咧咧声响。

  他看着眼前激荡翻腾的云雾,想起方才骤现即逝的熟悉而可怕的魔极力量,已千年不波的玄灵道心也禁不住一阵心悸,不由长眉紧轧,仰首长叹道:“天地间浩劫难避,众生万灵又将遭受涂炭,天意如此,你我又能如何?”

  一位身着五色盛装的绝美女子立在他身旁丈许处,长发素髻下淡眉朱唇、玉面娇容,一双炯炯凤目射出如电神芒,更兼一点神砂朱印隐现于眉目之间,透出三界无上的圣颜威仪。

  只见她在崖边思量许久,不无疑虑地问道:“自从经历跨越数千年的刑天、蚩尤二次神魔大战之后,妖宗元气大伤早已遁迹三界,魔门异族精英尽丧也平静了这么多年。照常理推测,任何魔门后起之辈都不应有方才那般强悍的魔身元能才对!”

  元始天尊面色沉重,凝神注视漫天云雾外的苍茫天地,道:“九星蚀月之象,千年难得一遇!这是否已经预示出某种征兆呢?”

  绝美女子颌首叹道:“天地伦常之奥秘,实非我等这般得窥玄机小术之辈可以把握。唯今之计,也只能召集神玄二宗的弟子,见机行事随机应变了!”

  元始天尊点点头,遥望崖前茫茫深邃的缭绕云雾,忽而淡淡道:“子牙来哩!”

  绝美女子立时心有所动,翘首往南面天际方向望去。

  果然不到片刻工夫,姜子牙驱策四不象道兽架空而来,远远便按下云头落足山间,翻身下了坐骑,快步走到崖前,恭敬地朝崖巅二人屈膝跪礼,道:“弟子姜尚拜见师尊与女娲娘娘!”

  元始天尊挥挥手,慈颜笑道:“子牙无须多礼,起来吧!”

  女娲见姜子牙神色稍显匆忙,问道:“听天尊说,你已被派往下界督察群魔,不知可曾查出些什么呢?”

  姜子牙恭敬回道:“回禀师尊、女娲娘娘,弟子明查暗访了多年,发现魔门五族各守居地,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很平静。只是……”

  元始天尊听他欲言又止,道:“只是什么?但说无妨——”

  “是!”姜子牙哪敢违逆师令,道,“魔门异族虽然并无动静,但是妖宗诸多妖物似乎不甘雌伏,匿伏四方蠢蠢欲动,尤其现在的殷商皇庭之内,淫乱不堪妖气冲天!”

  “哦?”女娲轻咦了一声,有些恍然而悟地说道,“原来子牙方才心存芥蒂不敢直言,是因为担心我袒护众妖的缘故!”

  姜子牙慌忙躬身辩解道:“弟子不敢!”

  女娲轻叹一息,道:“非是我素来偏袒天地众妖,只是因自身从修真到得道这一路走来,自问非常明白那些介乎于天地万物之间的一众灵物,体恤它们修行不易,是以从前对它们总是颇多照顾。但是既然事关万灵苍生,我又怎会一直徇私呢?”

  姜子牙闻此一说,心中感到惭愧不已,当即跪伏于地,道:“弟子知错了!”

  女娲不以为意地轻抬玉臂,柔声道:“此非常时期,子牙受命于天尊担此重任,行事谨慎思虑周全,乃天地苍生三界六道之福,何错之有?快快起身!”

  元始天尊微颜一笑,点头示意姜子牙起身。

  姜子牙这才站起身来,道:“子牙明白哩!”

  女娲踱步崖前略一思忖,皱眉道:“至于子牙刚刚所说有关于殷商皇庭之事,我认为其错还是在于殷纣,其人生性荒淫无度,才招至众妖投其所好淫乱宫闱。由此注定成汤气运黯然,当失天下。再则,天命所归,改朝换代,已势在必行,就暂且由得它们去吧!”

  姜子牙点头应声答道:“娘娘所言甚是!”说着从怀中拿出一樽玉瓶,双掌呈递向前道,“昨夜七月十四九星蚀月,朝歌城外阳明山中竟意外遭至天雷轰击,这是弟子在雷击地域附近找到的一些奇怪物事,请师尊及娘娘过目!”

  元始天尊目光一引,凌空将玉瓶平稳摄取过来,却一拨开瓶口的封符,便见到无数紫青二色的微粒瞬时自行流泻而出,漂浮在崖前虚空中,相互之间有意无意的交接触碰,仿佛引发一种力量似的,促使它们纷纷转旋而动,竟完全不受崖前凛冽罡风的吹袭,始终聚齐在数尺范围内。

  女娲抬臂轻扬玉指,玄功微溢便已摄了些许粉末至掌中,任它们在掌心数寸之内的玄法结界中转旋飘荡。细细体会其中所藏的玄机,一阵无比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但见她瞬时面色大变,眼神中投射出难以置信的迷茫神情,惊呼出声道:“归元魔璧!”

  元始天尊此时闻言更是大惊失色,注视那些悬浮在虚空中的粉尘,喃喃道:“这怎么可能呢?难道这归元魔璧真是被那道天雷轰成这样的?”

  “弟子不清楚,不过这些粉尘确实是在天雷轰击过的地方发现的。”姜子牙尚属首次听闻“归元魔璧”的存在,于是倍感惊奇地问道,“归元魔璧是为何物?”

  元始天尊摇头轻叹道:“归元璧已祸延数千年!更牵涉到二次上古神魔大战,说来话长……”

  女娲凝神遥望前方,神思仿佛又再追忆到上古时期,缓缓道:

  “自从上古洪荒纪年起,神、魔、玄、妖四宗便并立于三界六道之中,因法宗、道统以及利益等诸多因素的争执,致使纠葛不断恩怨颇多。而魔妖二宗虽慑服于神玄二宗的实力之下,却始终妄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改天换地,主宰三界六道!但这一切直到魔帝刑天氏的崛起,才算真正付诸于现实——”

  “魔帝刑天氏,乃当时魔门夷方一族的宗主。不知从几时开始,此人凭借诡秘难测、莫名强大的魔能力量收服所有魔门宗族,并且号令天下万妖也俯首听命,从此与神玄二宗分庭抗礼处处为敌,甚至为了达到征服天地的疯狂目的,他逐步开始酝酿打破天地之间亘古永恒的三界六道的平衡……”

  姜子牙曾经听师尊说过有关三界六道、天地平衡的传说,当即疑惑地问道:“究竟刑天氏是如何掌握到其中奥秘的呢?”

  “这等玄法数术不可测之天机,连三界众神都无能为力,是以根本无人可知当年刑天氏是如何得知此中奥秘的!”女娲神情略显茫然,联想到数千年前的神魔乱世,不由谓然一叹道,“也没有人能知道,打破三界六道平衡后的天与地会是什么样的……”

  元始天尊随之发出一声长叹,接口续道:“子牙,这其后发生的事我都已经说与你听,故而无须再一一重复了。关于‘归元魔璧’,其实是刑天氏在伏法前唯一留给魔门的——关于天地力量之源的密匙!”

  “密匙?”姜子牙道心一震,看着那些不知名的晶体粉尘,喃喃道:“弟子记得上次师尊不是说,盘古上神已经找到天地力量的源头所在,尽管上神最终仍然无法解诀这个危机,但弟子相信,只要众神齐心合力也定当不会再让魔门得逞!”

  “谈何容易!”元始天尊苦笑道:“众神当时只能从盘古上神殒灭后仅剩的残余灵念中得知整件事的始末……于是在平定魔帝刑天氏之乱后,当时仅剩的神魔玄妖四宗力量,便围绕着‘归元魔璧’又展开了一场延续将近千年之久的明争暗斗。却等到魔神蚩尤的出现,我们才恍然大悟,其实‘归元魔璧’一直被魔门所藏匿!”

  姜子牙已然从中猜到事情的大概,惊声道:“原来魔神蚩尤之乱,便是缘自这块‘归元魔璧’?”

  “不错!”女娲细述原委道,“魔神蚩尤,是当年魔门九离一族的宗主,其人不但一身魔功盖世,而且精通机智谋略之道。他看透人心为己为私的丑陋,寻机挑衅人间界九九八十一个部族相互争斗不息,令生灵涂炭连天地都为之震惊!”

  姜子牙略作思忖,问道:“蚩尤挑衅人类自相残杀,难道对魔门有何帮助不成?”

  女娲远眺天际,静静解说道:“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生荣衰亡都是一种固有的规律,任何变化只要超出大道至理的极限,都将导致穷极必反的反噬。水火、阴阳、正邪、生死……诸如此类,皆同此理!”

  元始天尊接着说道:“三界六道的平衡便根于此,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循环更替过程,天与地同,道与玄同,法与人同!蚩尤显然悟到此中道理所在,所以千方百计让人类相互厮斗争杀,企图以此扰乱三界平衡。而与此同时,他更在实施一个惊天动地的大阴谋……”

  姜子牙惊问:“大阴谋?”

  “正是!”女娲肃然道,“魔门排名足以跻身于玄妖二宗之前,绝非虚有其表,而是因为魔门法修体系确有其过人之处。当年蚩尤引至人类部族自相残杀,便是想聚敛那些在战场上含怨而死的魂灵之体,修炼一种‘灭天绝地噩灵噬魂魔功’!”

  元始天尊见姜子牙透出不解的思索神情,微笑道:“子牙,你是否在想蚩尤既然已经领悟‘归元魔璧’的奥秘,又何须如此麻烦去炼那什么魔功呢?”

  姜子牙恭敬答道:“弟子正有此问!”

  元始天尊道:“其实‘归元魔璧’极其类似于神玄二宗的净身加持法器,最大的助益便是开启体脉诸窍,力求可以达至修行的极限,然后再将修真法引植入受炼者体内,令其人以此为根基,苦修积累以求更高的境界!”

  语气稍顿,元始天尊又道:“或许魔璧之中藏有关于三界六道尽头的指示,但众所周知的是,那处境地早已被盘古上神以圣灵元真封印了将近千年。相信以蚩尤之能也尚不能将其破除,故而他以魔璧潜能为基,纳万千怨灵魂体为引,修炼这惨无人道灭绝人寰的旷世魔功,试图通过此功去破解盘古上神的封印。”

  姜子牙露出恍然而悟的神情,禁不住问道:“那后来呢?”

  女娲应声说道:“后来涿鹿一战,魔妖二宗完全败于诸神之手,蚩尤更被其后统一华夏万千部族、当时被誉为玄宗第一人的——轩辕黄帝所灭,‘归元魔璧’也被众神所收,封印于五彩神石之内。至此上古二次神魔之乱终告结束!”

  姜子牙讶然问道:“既然魔璧已被封印五彩神石内,为何现在又重现人间呢?”

  女娲闻言面现愧色,道:“这千百年来,此璧一直存放于我‘灵鸾宫’之中,今日若不是见了这些璧粉,唤起尘封千年的灵应,我一时间恐怕还不会知道,此璧竟然早已被人窃走,而且依现状来看,潜藏璧石中的魔能显然也已被人取走。”

  元始天尊神情凝重,思忖到三界从此多事,不由谓然一叹。

  姜子牙沉吟再三,又再问道:“敢问师尊与娘娘,放眼这三界六道,胆敢染指归元魔璧的,最有可能会是谁呢?”

  元始天尊道:“如果单以能力而论,能潜入‘灵鸾宫’盗走归元璧的法道高手,三界六道绝不会超出五个,这几个人或是妖中之王,或是魔中至邪,又或外道之祖等等,皆是成道于首次神魔之战,而又在第二次神魔大战中得以侥幸之辈,虽然他们销声匿迹已达千余年,但都有窃取归元璧的可能性。”

  女娲寻思片刻,接口道:“其实在三界之中,知悉归元魔璧者少之又少。若是说到试图染指者,除去天尊所说那几人以外,魔门五族自是首当其冲,只因归元璧本为魔门之物,像刑天、九离二族更是当年魔璧风波的始作俑者,故而其本族之中定然有相关解密卷籍遗留下来,所以此次魔璧元能被人从中取走,最有可能便是他们所为!”

  语罢,女娲又自一叹,道:“可惜,我们神玄二宗为此曾多次遣人潜入魔宗族地,试图窃取有关归元璧之秘的秘籍,但最终的结果都是功败垂成,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不了了之……”

  女娲摇头不语,绝艳无匹的脸庞上现出颇多遗憾的神情,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这就赶往天庭请罪,也好汇集三界诸神商讨对策,就此先行告辞了!”

  说完这番话,女娲玉掌轻扬,将汇集在崖前虚空中的晶莹璧粉一并收于掌中,然后朝元始天尊盈然告礼,娇躯轻移腾空而起,青鸾圣鸟便已凌空飞至,载着它的主人直入云霄而去,远望天际只余下一阵飘雾渺影。

  姜子牙眼望女娲离去,想到方才心中的疑问,回头问师尊道:“既然魔璧遗祸无穷,为何众神不干脆将它毁去以绝后患呢?”

  元始天尊摇头道:“也不知那璧石是何物所生,我们当时用尽方法也无法将其破灭,甚至因此激发出它潜藏的魔能,险些伤了己方的几位神将……”

  “再说,纵使毁掉魔璧,天地力量之极也始终存在。而且除了‘归元璧’之外,我们根本无法肯定魔门是否还有类似物事。所以,倒还不如将魔璧留下,只要可以掌握其中玄机,知己知彼才不会落于被动!谁知事过千年,道劫又至……”

  元始天尊又自一叹,道:“为师现在也要赶往天庭,与诸神共商应对之策。子牙,你且回返朝歌,一切顺其变化随机应变吧!”语罢,元始天尊便腾空驾雾而去。

  “谨遵师尊法旨!”姜子牙应声点头,然后目送师尊离去,也唤来四不象道兽,径直往朝歌去了。

  【第一卷终】

 

 
分享到:
十干者 甲至癸 十二支 子至亥13
李师师为何宁当妓女也不做皇妃
露珠姑娘与绿叶1
小蚱蜢2
揭秘慈禧如厕用的手纸用什么制成的
弟子规
海的女儿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