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赖天子 >> 第十二章 卫道之剑

第十二章 卫道之剑

时间:2015/1/9 12:22:48  点击:1695 次
  “喜乐无间——”皇甫端那缩成一团的身影在虚空中突地暴开千万柄剑锋,如一只长满剑的硕大刺猬,而每一柄剑上都亮起数尺长的芒尾,使之有如罩在一团光环之中。

  林渺刀锋下敛,正欲出手,突地一道青影自侧旁掠进,直射入皇甫端的剑芒之中。

  “当……”皇甫端的剑影四散,身形疾跌数步,神色间显出一脸骇然。

  “师姐!”皇甫端低声惊呼。

  林渺讶然,他与皇甫端之间多了一高颀清丽绝伦的女子,一身青衣,更显其素雅,但也多了几分冷静。

  女子表情如受冰封,冰得让人不敢生出任何亲近之念,但却自有一股高高在上、令人崇慕的气度,如若神庙中供奉的女神雕像。

  “你还记得我是你师姐吗?”那女子冷然问道,口气颇有失望之意。

  “师弟怎敢一日或忘?不知师姐怎会来这里?”皇甫端神态变得恭敬,稍有些敬惧地问道。

  “师妹早知道你一直在跟着她,是以托我送这位林公子一程,你果然未出师妹所料。”女子吁了口气,语气冷得像以木棒搅桶里的冰块。

  皇甫端脸上泛起一层羞愧之意。

  “无间剑道是用来除魔卫道,用来拯救天下苍生的,是用来争儿女情长的吗?师父让你下山体察贫民之疾苦,让你寻找明君以澄清天下,你又干了些什么?”女子冷声责问道。

  “师姐,我知错了!”皇甫端“通”地跪倒在地,额间渗出一片冷汗道。

  “你太令我失望了!”女子吸了口气,声音依然冷得不带半点感情。

  林渺心中升起一丝暖意,也暗自感激怡雪,怡雪虽然走了,却让其师姐来护送自己一程,这份深情确实让他无法言谢。眼前此女的武功之高,比之怡雪和皇甫端只怕要高出许多,就刚才那有如闪电惊鸿般的一剑轻易破了皇甫端的喜乐无间,便可看出其武功是如何深不可测。

  皇甫端的武功也许并不会比林渺高多少,但林渺却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能全力以赴,他体内的气劲在刚才使出山海裂之时已外泄而出,只是被他以浩然帝炁转移到了草木之上,这才会使草木枯焦着火。若是再硬受皇甫端那记喜乐无间,只怕会立刻坏事,而这个冰美人的出现则正是时候。

  “林公子没事吧?”冰美人冷冷地问道,但言语之中却并无排斥之意。

  “谢谢姑娘出手,林渺没事,也许这之中只是一场误会,皇甫兄也并非有意的!”林渺并不想让皇甫端太难看,虽然皇甫端确实有些过分,但毕竟是怡雪的师兄,他也不想让双方真的成为敌人,尽管他可能只有二十几天的生命,但如果能少结一个敌人自然是更好,何况以皇甫端的武功,确实也不好对付。

  冰美人脸上露出一丝赞许之意,淡淡地道:“是不是误会我比你更清楚,这件事情不劳林公子费心,这一路上希望你多多保重!”林渺一怔,略带感激地道:“谢谢,我想我会的,咱们后会有期!”冰美人似乎略有怜惜,眸子之中有一丝莫名的情绪。

  林渺知道,怡雪一定将他只有二十多天的生命之事告诉了她师姐,所以这冰美人才会有如此眼神,但这冰美人却绝对是个控制情绪的高手,并没有露出任何痕迹。

  “后会有期!”冰美人也一拱手,然后转身向皇甫端淡漠地道:“我们走吧!”皇甫端望了林渺一眼,眼神间闪过一丝冷杀的光芒,一闪即逝,但却不再出任何声息地跟在冰美人的身后而去。

  林渺望着冰美人飘然而去的背影,心中却多了一丝怅然,他不自觉地想到了怡雪。他并没有问冰美人的名字,或者说根本就没有问名字的意念。他很难相信世间尚有人会如怡雪一般美丽,但这冰美人却拥有,只是与怡雪的美丽是两种不同的境界。

  “城主,你没事吧?”鬼医急忙上前抓住林渺的脉门惊问道。

  铁头也有点吃惊,地上的草木依然在燃烧,而且有越烧越旺的趋势,而这些火却是因林渺而起。

  “我没事!”林渺淡淡地道。

  鬼医的脸色数变,半晌才缓和道:“城主竟将那扩散的热毒散出体外了,这确实是个好迹象,也许不用万载玄冰,只要云梦泽的那块冰就行了,或是只要有那冰潭之水就可以散去体内的热毒了!”“啊,那太好了!”铁头和鲁青不由得大喜,照这么说,林渺是定可以有活下去的希望了,那就不用再为之担心。

  “哦,是吗?不过,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够安全地抵达那里!”林渺淡然道。他也为鬼医的判断心生希翼,也暗暗感激刘正教他的浩然帝炁。若非如此,他与高手交手,只怕早已引发火毒焚身了。

  △△△△△△△△△

  松鹤悠然止步,在路边山崖的石头之上静立着一人。

  此人负手而立,冷风中,散开的头发轻舞,与衣衫猎猎的节拍极为协调,高颀挺拔有如平原之上突起的奇峰雄石。

  那只是一种感觉,让松鹤止步的感觉。

  那人在松鹤止步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开口说了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

  “看云聚云散,品风起风止,真是有趣!”松鹤也觉得有趣,却不是云聚云散和风起风止,而是这说话的人和这突然冒出的一句让人不明所以的话。

  “你是刚自山上下来的人?”那人并没有转身,只是以悠扬而平静的语调问道。

  “不错,贫道正是自山上下来的。”松鹤淡漠地回应道。

  那人这才缓缓转过身来,显出一张古奇而别具个性的脸,高耸的鼻梁,深陷的眼睛。

  “我叫阿姆度,你便是中原正道第一高手崆峒派的掌门人松鹤道长吗?”那人不疾不徐,悠然问道。

  松鹤微微有些吃惊,此人是冲他而来的,他也听说过阿姆度这个名字,更知道此人来自贵霜,在中原已经挑战了许多高手名宿,没有败绩,但他没想到却在此时此地遇上了这个贵霜国的绝顶高手。

  “不敢,中原正道高手比比皆是,我松鹤岂敢担当第一高手之名?先生实在过奖了!”松鹤肃然道。

  “道长谦虚了,我知道中原曾经有个武林皇帝刘正,但遗憾的是如此高手却无缘相会,恨没能早二十年到中原。在武林皇帝之后,正道人物便以道长为尊,乃是武林皇帝之后的第一高手,这一点我已经过多方查证,并无虚假,是以,我想向道长挑战!”阿姆度依然是不疾不徐地道。

  “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松鹤冷然反问。

  “是别人告诉我的,不过你放心,我并不是要你立刻与我决战,我阿姆度向求公平,更不会傻得成为别人借刀杀人的工具,他们是想对付你,这才想让我们打一场,然后再拣便宜。是以,在道长没有处理好这些事情之前,我并不需要道长给我一个确切的日子。”阿姆度洒然一笑,淡淡地道。

  松鹤神色一怔,也笑了,道:“谢谢先生提醒,既然先生如此为贫道着想,如果我拒绝先生,那便太矫情做作了,不如我们在三月清明之时聚于武当山之顶吧。”“三月清明,还有二十多天,只怕不够,道长处理好这些事也需要休息,而且,我也想让中原所有人知道我们的决斗之事,在五月端午之日聚于武当山如何?”阿姆度大方地道。

  松鹤一怔,顿时明白阿姆度的意思,因为他想在所有中原高手的面前证实自己可以战胜白道第一高手,也等于是向中原武林宣战,这一推迟时间也顿使这次比武的性质改变了。

  “我在中原尚可以停留数月,道长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阿姆度淡然问道。

  松鹤明白,如果拒绝阿姆度的挑战,只可能将事情弄砸,一旁天魔门在虎视眈眈,如果此时插入一个阿姆度的话,只会使情况变得更糟。想到这里,松鹤不由淡然道:“既然先生指定在五月端午,那我们就五月端午于武当山灵鸠峰上见!”“好!五月端午武当山灵鸠峰,我等你!”阿姆度爽朗地笑了。

  △△△△△△△△△

  涡水,连接狼汤渠,引黄河之水而接淮河之水,贯通南北。

  狼汤渠通黄河,连获水、涡水、颖水,使四水连为一体,这本是为了减轻黄河洪灾泛滥的做法,可后来却方便了水路通航。

  过沛郡,待到黄昏,林渺等人才从彭城赶到了涡水之畔。林渺要自汝南回南阳,须路过淮阳国,是以,必经涡水与颖水。

  涡河水流并不是太急,相比黄河、沔水和济水,尚不足以称道。

  “明天就可以赶到淮阳国了。”林渺望了望那滔滔的河水道。

  “怎么这样的一条大河没见到艄公呢?”铁头有些奇怪地道。

  “是路口就应该有渡口,怎么不见渡船?难道没人摆渡?”鲁青也感到有些意外。

  “可能是艄公休息去了。”林渺想了想道。

  “有船吗?有船吗……”铁头拉开嗓门向河对岸高声呼喊道。

  “哎,看!船在那边的芦苇荡里!”鬼医突地指了指不远处的芦苇荡轻呼了一声。

  “喂,艄公,快把船撑过来!”铁头也看见了,不由得高声呼喝道。

  “就来了!”艄公戴着深笠,不紧不慢地将船自芦苇荡之中划了出来。

  “那么小的船!”鲁青不由得皱了皱眉道。

  林渺也有点意外,那艄公划来的小船只比轻舟稍大一点,载四五个人还可以,但若要再加上四匹马,肯定要把船压沉,而且装四人四马还不知能否装得下。

  “你们都要过河呀?”艄公把船靠近岸边,打量了几人一眼问道。

  “自然是要过河!”铁头答道。

  “可是我这船小,只怕几位不能一次渡过,这马儿有些麻烦,你们哪两位先过去呢?”艄公又问道。

  铁头自然心中有数,他自己便曾是黄河边摆渡打鱼的,这种小船如果载四人四马必沉无疑,是以他望了林渺一眼,让林渺先拿主意。

  “就让我和铁先生先过河吧,主公稍后再动!”鲁青望了林渺一眼,提议道。

  林渺点了点头,他倒并不介意先行后行。

  “上船吧!”艄公叫了声。

  ……

  涡河宽有数十丈,水流甚急,沿岸有许多野生的芦苇。

  艄公划船的速度倒是挺快,来回一趟仅用了一盏茶的时间。

  鲁青和鬼医在对岸相候。

  “两位可以上船了!”艄公唤了声。

  林渺和铁头牵马小心地上了小船,马儿极不安分,它们并不习惯在船上的滋味,是以得抓紧缰绳。

  “两位坐稳了!”艄公说话间长篙在岸上一点,小船“呼……”地便驶离岸边,但却在水中打了个旋。

  “希聿聿……”两匹战马受惊,人立而起,带得林渺和铁头的身子一歪。

  “呼……嘶……”艄公头顶的竹笠竟飞旋向铁头,笠边露出的竹片有如刀锋。

  林渺大惊之际,艄公手中的长竹篙已如出水之蛟龙,直袭向他的胸口,带起的水珠破空有声。

  竹篙未至,强大的杀机已经将整个船身完全紧紧裹住。

  “鬼影子!”林渺惊呼,在艄公旋出竹笠、挥出竹篙的一刹那,那一晚的场面又一次映入脑海,他顿时也明白眼前的艄公是何人了。

  铁头也惊,这船身如此之小,想避开这如旋转的飞轮般的竹笠绝不容易。面对这竹笠,即使是他拥有铜皮铁骨,也不敢直迎其锋。

  “轰……”船体蓦地自林渺的脚下爆裂而开,林渺身侧是铁头,身后是战马,避无可避,惟有掠空而起,脚下用力之际,便已震碎小船。

  “希……”战马一声惊嘶,竹篙完全贯入马体之中,掀出一股热血。

  “嗖……”林渺身形在空中之际,自芦苇荡中竟射出数十支劲箭。

  林渺再惊,芦苇荡中竟然藏有伏兵,这是他不曾料到的。不过,这些劲箭对他并不起什么作用,他的身子在虚空中奇迹般打个折,悠然飘落岸上。

  “轰……”铁头横桨击碎竹笠,身子却随碎裂的小船坠入河水之中。

  “小子,我说过会回来找你的!”鬼影子如附骨之蛆般逼上岸来,在林渺尚未立稳身子时,长竹篙便已横扫而至。

  对岸的鲁青和鬼医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二人也大急,同时明白,这小船只是个阴谋,对方意在分散他们四人的力量,然后全力对付林渺。是以,艄公才会把他们安然送上对岸,而不给他们留下任何可以渡河的工具,使他们无法援助林渺和铁头。

  此刻虽已是春天,但河水依然冰寒之极,想游过这数十丈距离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裂……”林渺龙腾刀横划而出,竹篙应声而断,尽管竹篙之上的强裂气劲震得林渺暴退,但鬼影子也吃了一惊。

  林渺并不会错过任何机会,一退即进,面对这可怕的杀手,他惟有主动进攻,否则他只会处于完全被动的状态。

  刀芒乍射,如在虚空之中暴起一团火焰,在落霞和夕阳之下,有着无法形容的惨烈。

  刀气密密地切割每一寸虚空,让空气裂出阵阵锐啸。

  “好刀!”鬼影子眼睛亮了一下,也有些讶异林渺的刀法之精绝,但他却绝无一丝惧意,反而有一丝莫名的兴奋。

  铁头落水便迅速上岸,他的水性之好,这小小的涡河根本就不在话下。

  芦苇荡疾速分开,里面迅速划出数艘小船,显然都是来助鬼影子对付林渺的。

  铁头大惊,他自然知道鬼影子的厉害,那晚若非怡雪及时出现,林渺只怕早就死了,却没想到这人竟又阴魂不散地出现在涡河之上,还伏下这么多帮手,可以看出这次鬼影子是志在必得!

  刀锋过处,鬼影子手中的半截竹篙顿时裂成两半,但两片竹篙依然利如剑锋一般刺入了林渺的刀网之中。

  林渺身子微旋,两边竹篙擦身而过,但心神未来得及稍松之时,眼前已亮起了一团剑芒。

  剑芒自刀隙之中透入,然后扩大,将刀网挤成碎片,罩住林渺所有的视线。

  剑,来自竹篙的柄部,而刀隙则是因为林渺欲避开两片要命的竹篙才露出的,仅那么小小的一点间隙,但却没能逃过鬼影子的眼睛和攻势,这却成了林渺的无奈。

  林渺退,但他的速度并不比鬼影子快,也无法完全封堵鬼影子那似乎无孔不入的剑。

  “叮……叮叮……”仅在刹那间,林渺连连封堵百剑之多,但在退后十七步之际,鬼影子的剑自刀锋之下滑过,在他的胸前拉开了一道血痕。

  “去死吧!老鬼!”铁头却在此时赶到,大铁桨以万钧之势横扫鬼影子。

  鬼影子本欲以快打快,紧逼而上,但却也不敢忽视铁头的这疯狂一击,他的人此刻尚未上岸,只好独自面对这两人了。

  当然,鬼影子绝不在意面对这两人,只是他从不想自己杀人失手,也绝不想承担杀人失败的耻辱。对于他来说,只要是他决定去杀的人,就绝对不会在他第一次出手之后仍活着。那是一个杀手的污点,他可以花一个月的时间去研究这个被刺杀的目标,甚至可以花半年的时间去准备一切,但在他出手之后,便绝不希望是一次失败的任务。这是鬼影子的原则,也是鬼影子的自信。

  可是鬼影子在第一次出手对付林渺之后,林渺却仍活着,虽然这只是因为无忧林的人出现,但却仍不能不让鬼影子心中生出不忿。是以,这次出手,他绝不想再让林渺活下去,因此,他带来了另外的一些人。

  铁头一桨击空,鬼影子却已自虚空中反击而下,他弃林渺而攻铁头,是因为他觉得林渺并不能逃走。在他的剑锋之上,抹上了绝命的剧毒,只要破开一点皮肉,便只会是死路一条,而林渺却在他的剑下溅血了,是以他放心。

  对于杀手来说,目的便是完成任务,便是杀死目标,至于用什么手段却是无所谓。

  “山海裂——”林渺低吼,身子破空跃起,顿如一团燃烧的魔火一般,整个刀身泛起奇异的红光并散发着炽热无比的气劲,如一个爆裂的熔炉,烧沸的铁汁漫遍了整个虚空。

  鬼影子吃了一惊,林渺的刀未至,但那股炽热狂烈的刀气竟使他的皮肤生出一种焦灼的痛感,仿佛是被包裹在一层铁汁之中。他从未想过世间会有如此可怕的至阳至刚至热之气。

  地面的草木尽枯,方圆数丈之内的枯草自燃而起,更为此招凭添了几分气势。

  天空一片血红,林渺与刀化成一颗自天外太空坠落带火的陨星,以无以匹御之势直冲向鬼影子。

  “呀……”鬼影子大吼,身子在虚空之中疾换数十个方位,可是却仍无法走出刀气所罩的范围之外,只好挥刀出击。

  那正自芦苇荡之中赶出的王家高手,见林渺这一刀竟有如此可怕的威势,也为之咋舌。

  铁头也退,他知道这一刀自己难以插手,便不想成为碍事的目标。

  “当……”刀与剑在虚空相击,林渺的身子向空中弹起,却向河边飘去,身上依然似罩着一层奇异的火焰。

  鬼影子却暴退丈许,身上的衣服竟燃起火来,面色通红,但衣服之上的火焰一亮即被鬼影子的气劲震灭。

  “走!”林渺朝铁头一声疾呼,向河水之中扑去,他绝不想恋战。

  铁头顿时明白林渺之意,毫不犹豫地纵身入水,绝不给鬼影子任何挡击的机会。

  鬼影子也被林渺体内奇异的火劲冲击得气息不顺,那股奇异的热力自他的剑内游入身体,如有生命和灵性一般直冲七经八脉,他不得不以内劲化解,这便给了林渺和铁头开溜的机会。

  “想走?”林渺和铁头刚临河面的虚空,小船之上便跃起数道人影,横截林渺。

  林渺横空划出一刀,身子却向水中坠去,但脚掌却只是在浪尖上一踩,竟借水流之力又破空而起,刀锋自那拦截之人意料之外的角度疾划而出。

  那人确实大惊,他本以为林渺会沉入水中,但是林渺却又借水流之力弹起,这使他算错了角度,在空中无法换气,更没林渺那般绝妙的轻功借水浪腾起。是以,等他发现自己估计失误之时,林渺的刀已破入了他的剑网之中。

  “叮……”那人横剑,但林渺的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

  虚空之中,惟留下那人的一声绝望惨嚎和洒落的一蓬血雨,那人的断躯与林渺同时坠落冰凉刺骨的河水之中。

  鬼影子来到河边,林渺和铁头已经沉入水下,河水之中只有一片血色。

  船上的王家高手以钩铙之类的想挠钩林渺和铁头,但却只是把那两截尸身钩了起来。

  “快给我搜找!”鬼影子又惊又怒,更是忿愤不已,林渺竟又自他的手底下溜了,尽管中了他的剧毒,可是没有看到目标死在自己的眼前,他便始终无法放下心事。

  “他在那里!”船上的王家高手突地一指离船十丈外的河面,却是林渺的脑袋探了出来。

  “林渺,这次你绝逃不了,我费祥定要取下你的脑袋!”山西恶鬼一摆手中之桨,快船迅速向林渺出现的方向赶去。

  “有本事就来吧!”林渺叫了声,在小船之上众人张弓放箭之时又一次沉入水底之中。

  鬼影子也上船,向河心的林渺追去,他不相信林渺在这么长的一段水域之中会不换气。只要林渺换气,便是他出手的时候,而且如此天寒地冻的天气里,在河水之中又能呆多久?何况林渺还中了剧毒!

  鬼影子有点奇怪,林渺明明被其毒剑划伤,为何仍能够发挥出那超强的一击?而且在河水之中潜行那么远,这使他心中升起一丝不安。

  “哗……”鬼影子正思忖间,蓦觉脚下之船一阵狂震,自船底竟冒出一截铁桨,船体在铁桨的乱搅之下顿时四分五裂成碎木。

  “啊……”小船之上的王家好手全都在没有半点心理准备之际跌入河水之中。

  鬼影子也吃了一惊,但他却如飞鸟般惊起,踏波跃上另一只小船。

  “救命!救……”落水的王家高手,在水中挣扎着欲爬上碎木,但是却觉得水底如有怪物食体,迅速沉入水中,然后冒出一片血潮,浮上水面之时却已是一具具尸体。

  落水的家将大骇,虽然有些人会些水性,但是在水中却只能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之下求生,但是此刻水中出现了危情,他们根本就无法与铁头在水下交手,是以惟有拼命地向岸上或是靠得最近的船边游去。

  落水的六七人,却一个个地沉入水中,似乎有一只巨鳄追在他们的身后,在水中稍挣扎了几下,便沉入水中,然后就变成了一具具浮尸。

  水下的怪物速度快得难以想象,那些人拼命地向船边挣扎,可是根本就快不过水下之物。

  山西恶鬼费祥也看得心头发毛,抓起船上的绳子,向尚在水中疯了一般叫嚎的人扔去,并呼道:“抓住!”那人大喜,几乎是感激涕零,拼命抓住那根抛来的绳子,叫嚎道:“快拉!快拉!”费祥双臂一抖,那人身子“哗……”地一下离水而起,如被钩起的鱼,脱水向小船上飞来。

  “哗……”水面突地破开,一道黑光自水底闪出,如恶鱼抢食般,撞向那身子刚离水面的王家好手。

  “轰……”那名刚脱水的人一声惨嚎,身子竟拦腰而折,洒出一片凄迷的血雨,让河水再一次染红。

  鬼影子只看到一个秃头在水面之上晃了一下,便带着那黑物沉入水中,但他看清了那击断那名家将腰身的东西是一柄黑沉沉的大铁桨,正是那击碎小船的东西。当然,他更明白,水底有如巨鳄般可怕的杀人之物正是那个秃子铁头。

  费祥将那人拉上了船,但却只有上半个身子,那惨白的脸和绝望的眼神,与带血的嘴,使船上这群视杀人如游戏的人物都汗毛直竖,有的甚至开始呕吐。

  “水下是什么东西?”另外几只小船之上的王家家将和一些江湖好手也都看得心胆俱寒,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知道水下有危险。此刻水下一片血潮,根本就无法看清水中有什么东西,这只让他们想象得更是恐怖。

  鬼影子也吃惊,他的武功虽然超绝,但是若下了水,再好的武功也难以施展,如果是他在水中遇上了铁头,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他却绝不担心,因为他绝对自信不可能真的落入水中,但他身边的这些人却很难说。

  “你们谁下水把这小子给我揪起来?”鬼影子大为恼怒,大声斥问道。

  没有人敢应声,谁也不敢自信在水底下有什么能耐,尤其是看了刚才那一幕之后。

  “快划!他们一定会在对面登岸的,我们就在那边岸上等待!”鬼影子见所有人都在回避他的目光,便知道这些人都不敢下水去面对水底之人,而让他吃惊的是,那秃子在水底之下似乎根本就不用换气,可见这人的水性好极,功力也极为深厚。

  费祥见识过林渺的厉害,也尝过铁头的大铁桨,知道这两人没一个是好惹的角色,在岸上他都不敢轻言取胜,在水中自是更不敢想象了。

  鬼影子望望并行的四只小船,虽然刚才毁了一只,但绝不会影响他们的实力。有他和这四只船上的二十余名王家好手,对付林渺四人足足有余,何况林渺和铁头在冰水之中浸泡这么久,功力必会大打折扣。

  “轰……”众人正极力划船之时,蓦地又有一只小船船底被轰开一个大洞,河水大量向船中涌入。

  船上的几人全都大惊,慌里慌张地堵漏洞。在他们边堵漏洞边如临大敌地防突然袭击之时,邻船船边的水面突然裂开,一柄铁桨狂扫而过,那些人虽然也在紧张提防,但仍然防之不及,在这重铁桨之下,竟被扫得翻落水中,而小船也因重力不均遭水下冲击力给掀翻。

  “啊……啊……”落水之人惊呼,拼命地向翻了的船背而爬,似乎水下真有食人怪兽一般。

  “用钩挠!蠢蛋!”鬼影子大怒,呼喝道。

  船上之人顿时回过神来,但铁头却如入水游鱼一般不见踪影。

  “快上岸!”那只破漏的小船正缓缓向水中沉去,船上人惊呼,拼命地将小船向岸边倒划回去,他们可不想在河心沉入水中,而水中那煞星正是他们所惧的。

  鬼影子大怒,见这几只船上之人如此没用,而他也拿这水底的秃头无可奈何,这样下去,他这剩下的两只船根本就到不了对岸就要沉入水底了,愤然之下,喝骂道:“一群饭桶!你们死也要给我死在对岸!”“前辈,你先别生气!”费祥可是知道鬼影子身分的人,自然不敢惹他生气,不由得忙劝道。

  “哼!”鬼影子冷哼一声,不理费祥,纵身向河水中跃去。

  “前辈!”费祥吃了一惊,但一句话却给咽住了,因为鬼影子如点水蜻蜓一般,踏着波涛向对岸掠去,履波如行平地,其身法之快,让人咋舌。

  “老妖怪,我在这儿!”林渺突然也自水中探出了半个身子,举手向鬼影子招了招,在宽阔的河面之上,林渺的半截身子显得极为突兀。

  鬼影子一见,足下踢出一串水珠,直射向林渺,身子也如飞鹰般扑下。

  “哗……”河水在林渺的身边暴起,如掀起了一匹倒挂的巨瀑,浪头若山峰般直撞向鬼影子。

  鬼影子只觉得满眼凄迷,一时之间完全陷入了混沌,好像有无数柄利刃夹在这铺天而来的水幕之中向他罩至。他知道,林渺出招了,而且想与他在水中较量一场。而他却极为惊讶,林渺何以没有半点中毒的迹象?而且在这冰寒刺骨的河水之中,连功力都似乎有着极大的长进,难道说在这短短的一会儿,林渺功力便深厚如斯了?或是一开始林渺并未全力而为?

  河对岸的鲁青和鬼医见林渺两人没事,都稍松了口气,但见林渺自水中攻击鬼影子,又不由得都捏了把冷汗,他们自然听说过鬼影子的可怕,林渺又是有伤在身,又如何真能是鬼影子的对手?不过,在这冰水之中,他们多少也安心许多,这刺骨的河水对林渺不仅没有害处,反而更能镇住林渺体内的火毒。是以,在水中比在岸上对林渺更有利许多。

  “哗……”水幕在鬼影子的掌劲之下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但在水幕裂开的刹那,鬼影子却骇然发现,林渺的刀已在他身前三尺之处,强烈的刀气在刹那之间迸发出来,如怒潮般裂入鬼影子的掌势之间。

  鬼影子吃了一惊,林渺的狡猾似乎并不下于他,极懂利用各种条件来对敌。不过,鬼影子并没有真的太在意,对林渺刀锋的弧迹他看得极为清楚。

  林渺的刀并没能切入鬼影子的身体,而是被鬼影子的双掌夹住,但在此时,鬼影子却发现林渺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

  “给我下去!”林渺怒喝,整个身子的重心全倾注在刀上,并向河水之中沉去。

  鬼影子顿时明白林渺的用意,但当他意识到这一切之时,已经是身不由己,如果他想放开被夹住的刀锋,只会被林渺趁虚而入,将他重创于刀下。可如果他不放开手中的刀,那便惟有与林渺一起坠入河水之中,而在河中,却不知道林渺安排了什么毒计。

  “轰……”林渺与鬼影子双双落入水中,溅起滔天水花。

  冰寒刺骨的河水使鬼影子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虽然他有些心理准备,可是入水之后,才知道这与想象的并不完全是一回事。

  河水极深,水中的急流使他的力量难以完全发挥,所有灵活的身法在水中也全然不管用。这一刻,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鬼影子竟然生出了强烈的惧意。在水中这昏暗的世界里,他只觉得自己如一只被猎人围困的野兽,步步危机。

  林渺的刀似乎在刹那之间消失,而他也感觉不到林渺所存在的方位,只觉得自己处于一种绝对的险境之中,鬼影子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要赶快脱离这片昏暗的世界。

  “哗……”鬼影子拼命挣出水面,眼前一亮之时,蓦觉腿上一痛,顿时有一股血水涌出水面。

  鬼影子骇然,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由得暗恨自己居然这样笨,竟如此疏忽而给了林渺这般机会。脚上一痛之时,他慌忙用力上蹬,在水面上横移数尺,避开林渺的第二次袭击,但待他跃出水面之时,只觉脚下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绊住。

  鬼影子大骇,运足力道破水冲空而起,但才跃出水面五尺许,便自脚下传来一股强大的拉力,在他的脚上竟系着一根绳子!一端在水中,一端在他的脚上,这使他惊怒交加,林渺这一招也确实够毒,但是他却无可奈何,虽然他的武功超凡脱俗,但是他的水性却与林渺相去太远,在陆地之上,林渺绝不是他的对手,可是落入水中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鬼影子的身子受那绳子的巨大牵扯之力,再一次向水中坠落,但他却运足力道,全力向水面击去。

  “轰……”水面几乎炸开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然后鬼影子才沉入水中,他确实害怕林渺在他入水的一刹那来个偷袭,那时只怕不死也要重伤,是以他才会出掌狂击水面。

  林渺也绝不笨,鬼影子那掌劲在水下形成一股强大的冲击波,也震得他耳朵“嗡”鸣,眼前泛起一片迷茫的白色水花,使他无法看清东西,但他可以感觉得到。因为他手中牵着连接鬼影子的绳子,是以他可以清楚地感应到鬼影子的方位,而这也正是鬼影子致命的弱点。

  鬼影子入水,水中的振荡犹未停止,有死鱼翻出水面,在水中暗流激涌之间,他根本就分不清东南西北,更别说找到林渺的方位,他从没有如这一刻般清晰地感受到死亡的威胁,从没有这一刻般恐惧的感觉。河水之中,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不仅陌生,而且有着潜在的危机,因为他脚上尚系着一根绳子!他再也无法保持杀手应有的冷静,无法让自己的心神去感应周围的环境,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却丝毫没有用武之地。而便在此时,他感觉到一股锐风袭向了他的胸前!

  △△△△△△△△△

  长安。

  未央宫中日日歌舞,王莽已经有了日暮途穷的感觉,总在求仙求道等荒谬之事中渡日。

  朝中百官也皆人心惶惶,陈茂和严尤大败返回长安搬请救兵,只可惜朝中已无兵可派,且国库空虚,何以支持大军去剿灭绿林军呢?何况连严尤和陈茂都惨败,又有谁能去战绿林军、解宛城之围呢?

  王莽在这种时候却下令搜罗天下美女以供其修仙之用,其行为已让文武百官心寒,而在百官逼得没法之时,“才让大司空王邑驰传洛阳与司徒王寻发众郡兵,号’虎牙五威兵’,平定山东,得颛封爵,政决于王邑,除征用诸明兵法六十三家术者,各持图书,受器械,备军吏,倾府库以遣(王)邑,多贵珍宝猛兽,欲视饶富,用怖山东,王邑至洛阳,州郡余各选精兵,牧守自将,定会者四十二万人,余在道不绝,车甲士马之盛,自古出师未尝有也。”也只有这样,王莽才稍安己心,但是此刻天下四处皆乱,左右难为兼顾,这也使得王莽难以安寝,他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末日已经不远了?只不过是在作最后的挣扎而已。

 

 
分享到:
越南战争后美国性解放疯狂自拍照6
白雪公主
曰国风 曰雅颂 号四诗 当讽咏45
木兰辞4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3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4
中国造纸技术传入欧洲竟因唐军一次战败
“传国玉玺”下落之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