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赖天子 >> 第十八章 大汉名将

第十八章 大汉名将

时间:2015/1/8 10:59:01  点击:1725 次
  林渺脸色不变,淡淡地道:“弓弩没收可以,但兵刃也要没收这岂是待客之礼?”“你们不是客人,而是可疑人物!”那卫队队长不带感情地道。

  “如果堂堂纳言大将军眼里容不下这几柄刀剑,那岂不是贻笑大方?”林渺依然没有交出身上的兵刃,他不可能将龙腾刀交出,只是不卑不亢地道。

  “大胆!”那卫队队长怒叱,众官兵长矛顿时架在林渺身上。

  “哼,我只是说实话!便是兵刃交出也不过是件小事,兵刃只是方便杀人而已,要杀人,不用兵刃也是一样!这之中只不过是看一个人的气量与胆量问题,如果两位将军认为必须交出兵刃,我绝不反对!”林渺脸色不变,镇定之极地道。

  “好,说得好!放开他们,让他们过来!”严尤悠然笑了笑,沉声吩咐道。

  官兵们忙收回兵刃,那卫队队长瞪了林渺一眼,让开了路。

  林渺不卑不亢地来到甲板之上,躬身行礼道:“小人林渺见过两位将军!”严允望着林渺半晌,似有所悟地问道:“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将军居然仍记得小的,让林渺深感荣幸,在数月前小人曾是将军手下的一名小卒!”说到这里,林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只是小人在城阳国外一战之中侥幸未死,而做了逃兵而已!”严允顿时印象更为清晰,立刻记起了在他的手下确有林渺这个人。

  林渺此刻已经卸了妆,以真面目相见,是以严允能看出来。

  严尤讶然望了林渺一眼,他当然记不起林渺,但听林渺说起城阳国外一战,便知眼前这年轻人不是在说谎。

  “你是哪个营的?”严允又问道。

  “精锐左七营!”林渺平静地道。

  严允的神色松了下来,却“哈哈……”欢笑起来,他知道,林渺绝不是在说谎,只有他训练出的精锐战士才知道精锐战士的内营如何安排。

  “原来是个逃兵!”严允有些好笑,但却很高兴,事实上在那一战之中精锐战士能活下来的并不多,而战后逃散的官兵不计其数,因此,他并不觉得逃兵有什么错。

  “本将见你神光内敛,不应是平凡之辈,你真是精锐营中的战士?”严尤突然问道。

  “不敢瞒将军,确曾是的,不过现在不是,我离军已有数月,之中周折颇多。将军应该相信,军中藏龙卧虎,何况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蒙将军之赞,林渺谢过了!”林渺不卑不亢地道。

  严尤和严允对视了一眼,不由得都笑了。

  “好一个军中藏龙卧虎,你这等人才昔日怎未能发现?”严尤赞赏道。

  “昔日是美玉未琢,发现也为顽石一块,因时而宜,随境而迁,时缘未至,自难成器,将军何需叹息?”林渺并不推却地道,同时向身后的白玉兰诸人道:“还不来见过两位大将军?”“见过大将军!”严尤和严允一听,听出白玉兰诸人为女人,不由得微讶,但是却对林渺的坦率言谈逗得起了兴致。他们发现和林渺谈话似乎颇有趣,而且,林渺谈吐极雅,又颇有道理。

  “未知将军怎会泊船于此?将军不是在竟陵吗?”林渺不由得讶然问道。

  严尤并没有回答林渺的话,只是淡淡地问道:“刘玄为什么要追杀你?”林渺心中一动,煞有其事地道:“这事说起来还与湖阳世家有关,刘玄起事以来,虽仗刘家财力,但是与朝廷相比尚显薄弱,而他乃是湖阳世家白鹤的女婿,因此,他一心想让湖阳世家成为其后援,但是湖阳世家的老太爷及白家主人白善麟却不欲助纣为虐,坚决不让湖阳世家转入战争,于是刘玄便设计与白鹤一起害死了白老太爷白鹰和白家主人白善麟,让白鹤成为白家主人,欲翁婿联手组建义军,而我正是知晓其害死白老太爷和白家主人的真相,并受主人之托救出白小姐,这才引来白家之人与刘玄的追杀,却不想在此遇上两位将军!”“哦,原来白老太爷白鹰和白善麟竟是刘玄和白鹤害死,我还在奇怪,以白老太爷和白善麟的武功,怎会突然暴毙?看来真是家贼难防!”严尤恍然,他自然听说过湖阳世家的丧事,而且他似乎对白鹰和白善麟极为了解。

  “我也曾怀疑是有人暗害的,果然不出我所料!”严允道,旋又扭头问道:“你的话有何为证?”“小女子就是证人!”白玉兰撕下易容,蹙然道。

  严尤和严允不由觉得眼前一亮,顿为白玉兰的清丽和绝美怔了怔,但二人毕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之人,立刻定下神来反问道:“姑娘是……”“小女子正是白善麟之女白玉兰!”白玉兰福了一福道。

  “哦?”严尤和严允再无怀疑。

  “他们来了!”林渺突然道。

  严尤和严允不由得举目随林渺的目光望去,果见远处有几点火光迅速向这边蜿蜒而来。

  “哼,刘玄呀刘玄,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严尤自语地冷笑道。

  “你们不如在舱中先用茶吧!”严尤望了望一身男装,却容颜憔悴的白玉兰,微有些怜惜地道。

  “谢将军!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林渺坦然自若地道,仿佛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什么身分。

  严尤和严允都笑了笑,他们并不介意,反而更觉得亲切与轻松。

  “来人哪,带几位到舱中休息,准备茶点让贵客食用!”严允吩咐道。

  “是!”那卫队队长此刻对林渺显得极为客气,他们倒也有些佩服林渺的胆色,敢这样跟严尤大将军说话。要知道严尤可谓是朝中第一上将军,本是朝中大司马,但由于当初曾建议王莽放下匈奴的问题先对付山东的盗贼,便被昏君王莽罢了官,但后来因樊祟势大,又不得不再次请出严尤,拜为纳言大将军,其身分在军中比之五虎大将军更高,可林渺与之相谈却似乎没有半点压力。

  林渺诸人也不客气,他确实想让劳累的白玉兰好好休息一下。

  “熄掉风灯!”严尤向官兵吩咐道。

  官兵们立刻依言照办,知道将有大敌要来,两艘三桅大船同时摘下十二盏风灯,只留下舱内低暗的烛光,相较于漆黑的夜空,船上依然是一片黑暗,两艘大船便像是蛰伏于河畔的巨兽。

  与此同时,大船之上灯火突灭,渐行渐近的刘玄诸人自然不会没看到,他们也感到奇怪,不过为了追回白玉兰,他们绝不会甘心半途而退。他们追到河边,本以为林渺诸人已渡河而去,但却发现河边有蹄印向下游而行,也便追了过来,远远地便看见了几点细微的光影,由于太远,根本就看不真切,等他们跑近一些,那光影又灭了。

  “不好,刚才那光影好像是他们在渡河!”白庆猜测道。

  刘玄也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因为他并没有看见那黑暗中的大船,而在远处也无法估计那光影的高度。

  “我们快追!”刘玄道,到这时他们才发现双方的踪影,又怎肯放过?从开始到现在,他们似乎都一直没能摸到敌人的背影,总跟在其屁股后面乱转,这使他们感到极为窝囊。

  刘玄没有回平林军中,是因为他要在湖阳世家之中商量更大的事情,对于那个什么林渺,也是他必杀的目标,因为此人知道他是魔宗护法的身分,这样的人,自然不允许其活在这个世上。

  刘玄诸人再疾追数里,仿佛又看到了一点光亮,那是自船舱之中透出的微弱光亮。

  “前面有船家!”白庆道。

  “不是,是大船!”刘玄带住马缰,他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

  “灭掉火把!”刘玄沉声吩咐道。

  十几支火把顿灭,他们也知道,如果处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之下,很可能会吃亏。但是刘玄也有些惑然,如果河中所泊真的是大船的话,那会是什么人呢?若是林渺,他又是自哪里弄来的大船?若不是林渺,又会是什么人呢?如果对方故意将自己等人引向这里……会不会是一个阴谋呢?

  “我过去看一下!”白庆淡淡地道。

  “小心一些!”刘玄叮嘱道。

  白庆点了点头,这里沉寂得有些异常,或许并不是真的异常,而是那大船给人心中造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白庆领着数人策马便来到大船的近前,船上却是没有半点动静,连最初微弱的光亮也消失不见了,整艘大船便像是蛰伏在河中的巨兽,死寂一片。

  白庆也感到有些讶然,他看到的不只是一艘大船,而是两艘,两艘船都是一样黑漆漆的一片,仿佛没有一个人存在,连船头上的风灯也没了,这不能不让他感到意外。他看不出这两艘船的来头,而在这样的河面之上,停着这样的两艘大船本就是极为突兀的。

  “船上有人吗?”白庆身边的一名白府家将高声喊道。

  船上仍没有半点声息,没有人回答他们的问话,只有一些余音在空旷的河面上荡漾不休。

  白庆身边的诸人不由得都相对望了一眼,如果他们就这样沉默着绝不是办法,因为他们是来追回白玉兰的,万一把时间白白浪费在这里,让白玉兰走远,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船上有人吗?”白庆也喊了一声。

  依然没有人回答。

  “阿金,你和小齐上去看看,小心些!”白庆吩咐道。

  “是!”他身边的两人下马迅速奔至河边,跳过两丈多高的空间,跃上大船。

  白庆望着两人矫健的身影,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些年来,白府培养出来的家将还确实不差,人人都可算得上是好手。

  望着阿金和小齐消失在黑暗中,白庆突然感到一种极为不安,但他也说不清具体是因为什么。

  白庆身边的另外四名家将也同样产生了一种不安的感觉,有人提醒道:“总管,这船上好生古怪,我们还是把阿金他们唤回来,如果我们再喊无人答话的话,干脆便把这鬼船烧掉,看他们还能沉默多长时间!”“是啊,要是他们仍做缩头乌龟不答理,管他妈的是谁家的船,只要不是我湖阳世家的便烧他个七零八落!”白庆心想:“如果你真缩而不见,便是先对我无礼,也怪不得我放火烧船了!”思及此处,他不由得点了点头道:“好,把阿金、小齐唤回来。”“阿金!小齐……”白庆身边的四位家将喊了一阵,可船上杳无声息,根本就没有人答话。

  白庆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心中不安的阴影继续扩张。这两个人竟然就这样了无声息地消失了,仿佛上了船之后便化成了空气一般。

  “总管,放火吧,我看阿金和小齐定是凶多吉少,这船很是古怪!”“放火!”白庆咬牙沉声道,此时他岂会不明白,这两艘船上藏着极大的凶险,也许劫走白玉兰的人便在这船上。只是这人究竟是谁呢?若说是林渺,他不可能拥有这样两艘大船,若是别人,又会是谁呢?他当然知道这绝不是魔宗的船,而且若是魔宗的人,白玉兰绝对不会跟着一起走,除非有白玉兰非去不可的吸引力。

  “呼……”立刻有两名家将燃起火把。

  白庆心想,此刻要是有酒便更妙了,他不禁忆起了林渺当日烧毁魔宗大船时的情景,仅用了十几坛烈酒便把游幽烧得狼狈而逃。不过话说回来,林渺这个人确实是个人才,没能把他争取过来,白庆有些后悔,但在这个乱世中不允许人有太多的后悔!

  “嗖……嗖……呀……”一阵弦响与几声惨叫同时发出,还夹杂着一阵战马的惨嘶。

  白庆吃了一惊,一排密密的怒箭自黑暗之中射来,杀得他措手不及,虽然他勉强避过,但那点亮火把的两名家将却连中十余箭,倒地而亡,另两名家将也中了数箭,却非致命之伤。

  “退!”白庆低喝,损兵折将之下,他岂会不知这大船之上伏有极为强大的敌兵阵容?若他还呆在此地岂不是成了箭靶?

  几匹战马也都中箭而亡,白庆只好掠身飞退。

  刘玄在不远处望着火光一亮的刹那所射出的那一簇怒箭,却吓了一跳,吓着他的并不是那一簇怒箭,而是那艘大船。

  在火光亮起的时候,由于火把的光亮距大船极近,这使刘玄看清了那两艘大船的模样,以他的阅历,怎会认不出这两艘大船乃是军方的船只?而且是军方的战船!

  刘玄的眼力极好,虽然湖阳世家是造船的,但白庆所处的方位使他没能看到船首,而刘玄与朝廷官兵打的交道多,是以他对官兵的战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只是他不明白为何这两艘船连旗号都不挂。

  白庆有些狼狈地退到刘玄的队伍之中,愤然道:“我们以火箭烧掉这两艘破船吧!”刘玄望了白庆一眼,又望了望那两艘大船,突然很坚决地道:“我想,我们只好放弃这次行动退回去!”“为什么?”白庆和身边的其他人也都为之愕然,不知刘玄此话的意思。

  “因为这是两艘军方的战船,在它的前端包有特殊的铁皮和牛皮,而只看这型号,至少是大将军级的战船,若我没有猜错的话,船行此地的只有纳言将军严尤,或者是陈茂,如果真是他们的话,即使我们倾力而上,只怕也难讨便宜,在这两艘大船之上还不知藏了多少官兵,我们只好认栽了!”刘玄认真地道。

  “啊!”白庆吃惊地低呼了一声,他本也感到这两艘大船很奇怪,听刘玄这么一说,还真有些像。

  “他们怎会船行此地呢?”有人奇问道。

  “现在平林军、新市兵和刘寅的舂陵兵联合,宛城形势自然危急,大概只有严尤或陈茂两人才能镇住宛城,他们若是自陆路而行的话,必会惊动义军,而水路走淯水,也无法瞒过义军的耳目,所以他们便选择了这条极偏僻的水道秘密前去宛城!而义军把注意力都放在淯水和陆路上去了,却会忽略这里,严尤和陈茂果然非同常人!”刘玄赞道。

  白庆诸人半信半疑,他们很难想象在竟陵的严尤和陈茂会自这里去宛城。当然,如果真的是严尤或是陈茂在大船之上,以他们眼下的实力,根本就敌我相差悬殊,虽然刘玄武功超绝,但严尤和陈茂都是当朝绝世好手,又岂会输给刘玄?而且这两人身分特殊,身边的亲卫也都是高手林立,就是没与白久兵分两路,他们也没有胜望,何况此时?

  “他们怎会劫走小姐呢?如果他们是想去宛城,也不用如此打草惊蛇呀,这岂不是自暴身分吗?”白庆又疑惑地问道。

  “这个也正是我难以理解的地方,看他们灭去灯火、降下旗帜的架式,分明是在摆一个陷阱让我们钻进去,可是他们若是想去宛城,确没有必要在此故布疑阵,但如果说他们没有劫玉兰,为何蹄印一直延伸到此处……”刘玄的眉头皱得很紧,他确实有些不解。不过,他并不想去赌。

  “放火箭!”白庆吩咐了一声。

  立刻有人点亮了火把,他们并没有准备专门的火箭,只能把火把拆装成火箭。

  刘玄接过火把,道:“不用这么麻烦!”说话间竟将火把甩了出去。

  火把拖起一道慧星般的光亮,切开夜空准确地落向大船。

  “哚……”蓦地自大船暗处射出一支怒箭,准确无比地击中火把。

  火把在空中爆成无数零碎的火星,像烟花一般洒落江面,而那支怒箭也同时坠落。

  “嗖嗖……”一阵密集的箭雨如飞蝗般洒向白庆和刘玄诸人。

  白庆和刘玄诸人都吃了一惊,刚才那一箭展示着放箭之人超凡的功力,他们也在这当儿看清了两艘大船的模样。

  “叮叮……”箭雨虽然洒得漫天都是,但这群白家家将似乎有了准备,带马挥剑,击落了许多,但是由于夜里太暗,根本就看不见箭矢自哪个方向射来,只能凭感觉格挡,仍有数人中箭,数匹战马惨嘶而逃。

  “走!”刘玄低喝,他怎会不明白船上的人确如他所猜,事实上,他在湖阳世家中早就得到消息,说严尤和陈茂近日要去宛城,其行极密难以查探。这一刻,他一见这两艘官方战船,便已猜到一二。

  他的心思十分缜密,绝不干没有把握的事情,此刻又是敌暗我明,对方灭灯降旗明显是为了引诱自己前往并困住他。是以,即使是白玉兰在船上,他也不会傻得去做这绝没有把握的事情,而且能查到严尤和陈茂的行踪,已等于胜了一场。

  刘玄拨马一走,白庆诸人也只好跟在其后而行,没有刘玄,他们更不敢与官兵交手,何况湖阳世家还不敢公开得罪严尤和陈茂。

  刘玄竟然突地撤走,这下子倒大大地出乎船上众人的意料之外,但是如果要追的话,也难追上刘玄的快骑。另外,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全体追击,若贸然离船追击的话,立刻就会由主动变成被动,是以严尤也只能望着数百步外还未靠近的刘玄拨马就走。

  “好狡猾的刘玄!”林渺自船舱底也爬了上来,听着蹄声的远去,不由道。

  “哦,何以见得?难道你知道刘玄因何而退?”严允讶然地望了林渺一眼,奇问道。

  “刘玄之走,自然是因为两位将军的存在。”林渺肃然道。

  “因为我们的存在?难道他知道我们在船上?”严允反问道。

  严尤也饶有兴趣地望着林渺。

  “自然能够猜出一二,将军虽然降下了帅旗,灭了风灯,但别忘了,这两艘大船便是将军的标志,这包有铁皮和生牛皮的大战船只有朝中水军才有,而且如这三桅的大型战船若非结队出战,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擅自驱离水师大营的?以刘玄的眼力和阅历,他岂会不知道这两艘战船乃是新近在竟陵外大败王常军的水师快攻舰?而在竟陵,能有权让这两艘战舰远来此地的人大概只有严大将军和陈茂大将军了,而两位大将军中的任何一位都是此刻势单力薄的刘玄所惹不起的。”林渺淡淡地分析道。

  严允不由得与严尤对视了一眼,林渺说出这些话来,他们才想到自己确实是百密一疏,忽略了这一点。

  “刘玄果然精明过人,难怪能够如此投机取巧地成为绿林军的中坚人物!”严尤吸了口气淡淡地道。

  “若是他真的知道了我们的行踪,只怕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宛城才是!”严允微微担心地道。

  “至少,他仍不能肯定我们的存在。刘玄只不过是投机取巧擅耍手段笼络人心的人,若只凭他,仍不足以成大事,最可虑的应该是刘寅和刘秀两兄弟!”严尤吁了口气,平静地道。

  “何以纳言将军会如此认为呢?刘玄在江湖中的口碑极好,也是一呼百应,何以成投机取巧之人?”林渺不解,虽然他知道刘玄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此人在南阳、南郡乃至中原各地的声望却极高。

  “哼,有些东西不能只看表面,这个世道声名鹊起之人并不是每个都有真材实料,这个乱世中,伪君子比比皆是,而刘玄便是其中之一。乍看其声名确实名动一方,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只凭其耍尽手段笼络绿林便知道此人权欲过强,无真正容人之心。但刘寅却是与他截然不同的人,此人务实,虽颇清高狂傲,但其韬略智慧过人,而其弟刘秀也是文武双全的不世人才,在中原,也只有刘家两兄弟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人物。而在绿林军中,若只是平林、新市两路义军联合刘寅,根本就不足为惧,就因为有刘玄的存在!”严尤侃侃而谈道。

  “哦,纳言将军是说,刘玄绝不会让刘寅坐大,因此,势必会影响他们的战斗力,而使其难成大事?”林渺立刻插言问道。

  “年轻人倒是思维敏捷,本帅就是这个意思。绿林军中,王匡和王凤、陈牧必会迎合刘玄,因为这几个人虽勇猛颇有实力,但目光短浅,被刘玄的甜头给打动了,定不会倾向刘寅。说起来,在绿林军中真正了不起的人物便是王常!”严尤直言不讳地道。

  林渺虽没见过王凤、王匡、陈牧诸人,但听得严尤这样一分析,心中颇为敬佩,只看严尤那谈论人物的气度,那语气的中肯,便知其能成为一代名将绝非侥幸;对敌人的评价也是那般认真而坦诚,可看出其胸怀坦荡,或许这便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要素所在了。

  “年轻人,本帅若是没有看错的话,将来你也会成就非凡,不知你是否愿意跟本帅一起继续从军?”严尤突然认真地问道。

  林渺吓了一跳,干笑道:“恕小民直言,我实不想受着种种军规的约束,虽然当日在军中学会了很多往日没能掌握的东西,但是既然我已做了逃兵,也不想再入军营了。”“就因为受不了军规军纪的约束?”严允有些不高兴地反问道。

  “当然并非这些。其实,小人很希望有一个安定的世界,过一种平静的生活,尽管这个世道已经乱得不成样子,可是在江湖之中总比在军营内更为自在,不怕将军怪罪,小人对眼下的朝廷并不喜欢,所以只好谢过将军的厚爱了!”林渺直言不讳地道。

  严尤和严允不由得眉头都皱了起来,严允甚至有些怒意,林渺居然敢当着他们的面直言抨击朝廷,他身为朝廷重臣,自是在面子上过不去了。

  半晌,严尤才对着面无惧色的林渺笑了笑,拍拍其肩膀,坦然道:“年轻人,有胆色,本帅并不怪你,因为你说的是真话!”“谢谢将军不怪之恩。”林渺也很是意外,心中更是对严尤多了几分敬意。

  “那你要去哪里呢?”严尤淡淡地问道。

  林渺心道:“就因严尤的大度,自己也不应该欺瞒。而以严尤的身分,又岂会是背后耍手段的小人?”不由道:“不瞒将军,我此刻是想上桐柏山,在那里有一寨兄弟,先到那里避一避刘玄和湖阳世家的追杀,日后的事以后再作打算,现在没有想那么远。”严尤不由得笑了,反问道:“你也学会了占山为王?”林渺不由得干笑道:“不过我绝不会骚扰百姓,滥杀无辜,也只是为了维持生计。当然,这只是眼前,以后如何发展就要另外再看了,但不管如何,我都绝不会骚扰百姓,滥杀无辜!”严允和严尤见林渺如此坦率,却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

  严尤望了林渺半晌,才道:“希望你说的是真的,本帅也相信你有一颗正义的心,大丈夫生于世,当顶天立地,为百姓谋得幸福才是。”说到这里,严尤轻轻地叹了口气,接道:“年轻人,我有一句话要送给你,希望你能牢牢地记住它!”“将军请讲,小人定当铭记于心!”林渺突然之间似乎感到严尤内心深处有一点无奈,抑或只是一些感慨,严尤的那一声叹息仿佛将一种深沉的苍桑感注入了他的心中。

  “顺民心者昌,逆民心者亡,民即天,欲图发展者,休要逆天而行,方能成事。年轻人,你且记住了!”严尤悠然道。

  林渺大愣,他不明白严尤此话是何意,这种话若是拿去劝导一方霸主或是王莽还有些意义,可是对他说这样的话却显得不伦不类,而且此话仿佛暗示当今朝廷的衰落之根源,这怎不让林渺一时摸不着头脑?

  严允也大愕,不知道严尤何以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说这样的话,而且林渺几个月之前还是他手下的一个小卒。他也和林渺一样,觉得严尤的话太过突兀,而且颇有交浅言深的感觉,不过,他从不会怀疑严尤的话有什么不对。

  严尤并不在意严允和林渺的不解,只是淡淡地道:“也许你此刻并不明白我为何要说这些,但日后你一定会明白的。好了,我是官,你是贼,官贼不能同船,我便送你到对岸去吧。”林渺这才回过神来,知道严尤是在下逐客令。不过,他也觉得没有再留在船上的必要,而严尤能以这样的态度对他,已让他感到大为意外了。

  “那便先谢过将军了!”林渺坦然道。

  “希望日后还有相见之机。”严尤淡淡地道。

  “相信会有这么一天的!”……

  林渺诸人在战船相渡之下,顺利过了大河,这使得白才和苏弃诸人大感惊讶,他们怎也没有料到,堂堂纳言将军居然也会对林渺如此青睐有加,还对他们如此客气,他们确实感到异常不解,对林渺的神通广大更感到有些高深莫测了。

  事实上,连林渺也大为意外,他只能暗忖:“或许只是今天严尤的心情很好吧,不过,不管怎样,严尤确实是个值得敬佩的长者!”在船上休息了一阵子之后,白玉兰的精神好多了,同时又少了刘玄这些追兵,行路也便变得轻松,因为不再急着赶路,在离开大船之后,再行出了二十余里,他们便在一个背风的山坡之后安顿下来。

  几人燃起一大堆篝火,围坐在一起取暖。时已至冬季,夜晚霜重风寒,林渺倒担心三女身子比较纤弱,受不了这风寒之苦。由于三女出门之时不敢带太多的东西,就只收拾了一些重要的金银首饰,打了个小包便跟林渺逃了出来,这才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就连白玉兰的貂裘也未能带出来,这一刻冻得手脸发红。

  林渺脱下自己的外衣,紧紧地裹在白玉兰的身上,不无怜惜地问道:“还冷吗?”白玉兰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

  林渺也把小晴叫了过来,三人坐在一起,对于晴儿,他似乎有一丝歉意,因为这些日子太过冷落了这位聪慧而特别的丫头。

  “晴儿,我们靠近一些!”白玉兰伸手把小晴拉了过来。

  小晴并不介意,只是向林渺笑了笑。

  “什么时候能到铁鸡岭呢?”苏弃问了一句。

  “明天下午便可到达,只要到了那里,谅他们也找不到,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再作打算了。”林渺淡淡地道。

  “对了,阿渺怎会和纳言将军这样孰络?”白才好奇地问道。

  林渺耸耸肩道:“只是因为我曾是他手下的一个小兵。”“不会吧?”“那你认为会是怎样的呢?”林渺反问道。

  白才哑然,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林渺参军那是他知道的事,可是他没有理由相信,一位堂堂的大将军会对一位做过逃兵的小兵这般礼遇。他不由得悻悻笑了笑,望了林渺一眼,突地惊呼:“小姐,小心头上!”林渺一扭头,也吓了一跳,只见一条长有五尺的大蛇正自树枝上缓缓垂下,长长的红信伸缩着,白才那一声低呼,使得大蛇“呼……”地一下落向白玉兰的头顶。

  “呼……”林渺挥手一扫,正好捏住大蛇的颈部,倏然一带之下,拉过大蛇。

  白玉兰吃了一惊,抬头之际,却见林渺已一手抓头一手抓尾拉直了大蛇。

  “没想到这种天气还有这样的美味送来!”林渺赞了一声。

  大蛇似乎也是因为寒冷才靠近这火堆的,却没想到居然被林渺所抓。由于天冷,大蛇并没多大力气,身子本就有些僵直,在林渺的手中更是无法动弹。

  “好像不对!”金田义皱了皱眉,低声道。

  林渺望了望手中的蛇,那尖而扁的脑袋,细而像一根筷子的尾巴,道:“这条蛇似乎是条绝毒之物!”“不错,这似乎是传闻中的板沿青,这种蛇没有冬眠期!是属于五毒盟特养的品种!”金田义望了望这条蛇道。

  白玉兰和小晴都不敢看这张嘴大蛇的丑样,想到那条蛇刚才险些掉落自己的头上,白玉兰心中仍不免发寒,与小晴靠得更紧。

  “在这种蛇出现的地方,一定是五毒盟活动的地方!”金田义提醒道。

  苏弃也神色微变,扭头四顾,却似乎并没有什么发现。

  “五毒盟是个什么东西?”白才好像从未听说过这个组织。

  “阿渺,我们离开这里吧,这里好像很古怪!”小晴提议道。

  “是啊!”白玉兰也应和道。

  林渺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是那个什么五毒盟活动的地方,我们还是不惹这个麻烦好了,这就启程吧!”“我们又不是与他们争地盘,他们该不会也会对付我们吧?”白才不服地道。

  “五毒盟行事古怪,不依常理,而且组织严密,行踪不定,我们还是不要惹他们为妙,这些人一身是毒,颇为头痛,要是惹了他们,难有好日子过!”金田义肃然道。

  “有这么可怕吗?……”“你就少说几句不行吗,跟在大家后面走,不会亏你的!”喜儿打断白才的话,叱道。

  白才只好悻悻地耸耸肩,他可不敢得罪喜儿。

  林渺不由得笑了,突地,他脸色骤变,那几匹战马竟腾地扬蹄惶嘶,只是苦于被缰绳束缚,挣脱不开。

  林渺甩手,一串铜钱电射而出,几根马缰在战马惊嘶之时立刻绷断。

  战马狂退几步,直奔林渺而来。

  白才和苏弃不由得暗呼:“天哪!”“蝎子!好多的蝎子!”白玉兰吃了一惊地呼道,小晴也惊退几步,靠在林渺的身边。

  林渺抛去手中的大蛇,拍了白玉兰和小晴的肩头,淡淡地道:“不要怕,没事的!”“白才,把篝火折开,用火棒在这里围一个圈!”林渺吩咐道。

  白才和苏弃一听,立刻明白林渺的意思,迅速以剑拨出火棒,在几人之间围了一圈。火苗并不高,若是他们,极易跨出火圈,但是对于群蝎来说,这些则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屏障,几匹战马也挤在其中,使火圈显得拥挤。

  “五毒盟的朋友,我们只是路过此地,还请看在武林同道的份上,让我们借一条道可好?”金田义扬声道。

  林渺皱了皱眉,却见四面皆有大蝎涌来,这火圈也不可能挡得了多久。

  “怎么办,要是他们不出来,我们岂不是要被这些毒蝎困死在这里?”白玉兰有些急迫地问道。

  “不会的,相信我!”林渺伸手握住白玉兰那冰凉的小手,肯定地道。

  “阿渺有办法吗?”小晴充满期待地问道。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林渺说话之间扎紧了裤管,大步跨出火圈。

  “阿渺,你干什么?”白玉兰急忙惊呼道。

  林渺没有答话,脚下如风,扫过之处,石飞沙扬,群蝎犹如被风暴卷起的败叶,掀得向外倒射,落地之时便已成了一堆蝎泥。

  火圈之中的白玉兰先是大惊,后见林渺过处,群蝎犹如狂风扫落叶般触击其掌风和腿下的气旋便立刻死去,甚至是喷射而开,根本就不能伤到林渺半分。

  白才和苏弃也大喜,金田义却发急了,呼道:“阿渺,这些东西不能杀,若是杀了它们,那我们与五毒盟的怨就结下了!”林渺心中有气,这五毒盟似乎有些欺人,在这深夜里放出这许多蝎子来,若不是他发现得早,只怕几匹战马已毒发而亡了。

  “五毒盟的朋友,你们若再不收回这些毒蝎,我们就不客气了!”金田义高声呼道,声音飘出极远,但是依然没有人应声。

  “很好,我就不相信杀不尽这些小毛虫!”林渺见依然没有人回答,出手更快。

  白玉兰和小晴诸人都吃惊地瞪大眼睛,在她们的眼里,林渺便像一阵风般盘绕在火圈之外,只有一片模糊的影子,而强大的气旋卷得地上的毒蝎如雪花一般向圈外狂飞,在树杆之上如爆豆般撞来撞去。

  她们不是吃惊这些蝎子狂飞乱舞,而是林渺的身法,林渺的身法在何时变得如此诡异莫测?与两个多月前的林渺仿佛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白才知道,在前往云梦沼泽之前的林渺,绝没有今日这般神鬼莫测的身法,虽然在白府门口他见林渺去追那三名魔宗使者也是极快,可是与此刻相比起来,似乎那日林渺并未尽全力。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