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赖天子 >> 第二十一章 杀手残血

第二十一章 杀手残血

时间:2015/1/7 14:27:33  点击:1640 次
  林渺也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这酒香味极浓,仅老远闻一下,就让人感到精神大振。

  小晴瞟了林渺一眼,见他那样子,不由得好笑地问道:“动心了是吗?”林渺也笑道:“倒也不是,只是觉得很香而已。”“如果你想喝的话,不妨去尝一碗。”白玉兰见林渺如此说,不由淡淡地道。

  “那倒不用,府上不是有那么多美酒吗?”林渺否认道。

  “这大热天的,喝喝酒解解暑吧,我这酒可是用荷花高粱精酿而成,保证别无他家!”那货郎本欲自众人身边走过,但听林渺和白玉兰的对话,忙道。

  “货郎,给他们每人盛一碗!”白玉兰扭头向货郎唤道。

  “谢小姐!”白良诸人大喜,没想到白玉兰如此慷慨,他们嗅到那酒香早就忍不住了,白玉兰如此一说,正合他们的心意。

  “小姐真是菩萨心肠!”那货郎也大喜,就因为白玉兰这一句话,便让他多了一笔生意。

  林渺也不客气,只是那八名抬轿之人却不敢放下轿子,他们只盼那群兄弟快喝完来接替他们。

  “嗯,好香!”林渺对这浓浓的酒香大加赞赏,迫不及地欲喝上两口。

  “大家慢慢来,别急,这些够大家喝的!”货郎见众人纷纷抢着喝,都浪费了很多,不由得叫道。

  哪里有人会理会这货郎的叫嚷,林渺也喝了大大的一碗。入口甘冽,确实是上佳好酒,只是酒中似乎仍美中不足地带点说不出的味道,似茴香的味道,但又不全是,这种味道并不明显,若不是林渺这种刁嘴的酒鬼,只怕还品不出来。

  “这酒的味道真爽!”白良拍着林渺的肩膀,畅快地道。

  林渺点头首肯,但是他却发现白良的脸色似乎突地微微变了变。

  “好强的后劲,只喝他妈的一碗便有些头晕了!”白良怔了一下,有些迷糊地道。

  林渺一呆,他感到白良搭在他肩头的手软了下去,竟踉跄欲倒,不仅如此,那群喝了酒的家将都仿佛醉了。

  “唉,让你们不要抢着喝这么多,你们就是不听,我这酒的后劲可强了!”“你在酒里下了药!”林渺突然惊呼,似乎顿时明白了什么。

  货郎一听林渺如此说,微惊之下,骤地露出一丝狞笑,抬手“轰……”地一掌印在林渺的胸前。

  林渺惨哼着飞跌而出,这货郎的掌劲惊人!

  白良诸人更是大惊,但此刻他们根本就没有出手之力,虽然众人惊呼怒吼,但却很快地软倒在地。

  小晴大惊,调转马头便向林渺飞跌而出的方向冲去,“快送小姐走!”同时高喝。

  那八名抬轿的家丁也大吃一惊,立刻分出四人向货郎扑去。

  “嗖嗖……”一族劲箭自两边的密草丛中射出。

  小晴大惊之下,翻身落马贴地倒滚,座下之马惨嘶而倒,那四名家丁在全无防备之下尽数中箭而亡。

  小晴刚起身,蓦地觉得脖子上一寒,那货郎的刀竟已架在她的脖子之上。

  “呼……”白玉兰座下的抬椅的竹杠标射而出,直袭向密草丛。

  “呀……”草丛之中传出一声惨叫之声,白玉兰已如彩蝶一般自软椅上掠飞而出,直袭向那货郎。

  白玉兰竟也是个高手!

  货郎并不意外,却并不与白玉兰交锋,而是带着小晴疾速倒退。

  白玉兰怒喝:“恶贼,纳命来!”袖间飘出一截如霓虹般的彩绸。

  “白小姐的火气真大!”一声轻笑之际,白玉兰蓦地惊觉已有一人挡在她与那货郎之间。

  “砰……”白玉兰的飞袖竟被那横插而入的人挡住了。

  白玉兰落地,微退两步,那接她一招之人却跌出了四步之多。

  “如果白小姐还要她的命的话,最好不要太冲动!”那货郎见白玉兰又再抢攻,忙呼道。

  白玉兰大怒,可是却无可奈何,小晴与她情同姐妹,她自不敢拿小晴的命作赌注,只得停手。

  “小姐!”喜儿也忙赶到白玉兰的身边,而两边草丛之中竟窜出了二十余人,所有人的箭头都指向白玉兰。

  “白小姐的武功确实令在下佩服!”说话之人正是与白玉兰交手者。

  此人年纪二十上下,颇有几分书生气,但挂在脸上那邪邪的笑容和那色眯眯的眼神却让人感到极为呕心。

  “你是什么人?”白玉兰变得极为冷静,似乎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四面相对的弩箭。

  “小姐!你快走,不要管我!”小晴大恨,她没有料到自己竟会落入这些人的陷阱之中,也大急,刚才她是关心林渺的安全,却忽视了周围的埋伏。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我们并不想伤害白小姐!”那年轻人双手操在一起,以他自以为潇洒的动作耸了耸肩。

  那四名抬轿的家丁全都护在白玉兰的身边,神情极为紧张地紧握兵刃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箭手。

  “那你们究竟想怎样?”白玉兰冷然问道,她明白,此刻若想自这些箭下逸走,绝非易事。

  “我们只是想请白小姐跟我们走一趟而已。”年轻人眼里闪着一丝怪异的神彩。

  “休想!”喜儿大怒。

  “如果你们自认为可以躲得过这些劲箭的话,那也无妨!”年轻人冷笑道。

  喜儿手中长剑一摆,却被白玉兰拉住。

  “识时务者为俊杰!白小姐是明事理之人,作无谓的挣扎是没有用的。”“至少,你得告诉我是什么人想见我。”白玉兰淡然问道。

  “想见你的人是太白先生,我只是奉命而为。告诉白小姐这么多应该够了吧?”年轻人反问道。

  “太白先生?名不见经传之辈!”喜儿不屑地道。

  白玉兰的脸色却微变,她并没有像喜儿那样认为。

  那年轻人听喜儿如此一说,顿时脸色也变了。

  “没想到你们竟是那臭道士的走狗!”小晴不屑地道。

  “你的嘴最好干净一些,否则老夫会让你再也说不了话!”那货郎狠声道。

  “哼!别人怕那杂毛,你以为你可以拿来吓得了我吗?”小晴毫无惧色地道。

  “那我就让你试……”那货郎还没有说完,却突觉脖子一紧。

  白玉兰和喜儿同时出手!

  “嗖……”所有的箭全都向货郎方向射去!这只是因为货郎的身后突然蹦起一人,这人使本来心神紧张的箭手立刻以他为目标松开了手中的弦。

  当然,这是因为每位箭手都感受到这突然蹦起之人对货郎的威胁,他们几乎来不及出口提醒货郎什么,因此只好以手中的劲箭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这突然出手之人。

  货郎手中的刀还没来得及划破小晴的脖子,全身已如电击一般僵直,惨哼之声犹未发出,他的身子已被抛出,撞向一旁放箭的箭手,不仅成了一面盾牌,更成了一种特殊的武器。

  小晴似乎早已有感此异变发生,在货郎手臂一僵之际,滚身滑至那倒地的死马之旁,不过,尽管她的速度够快,但肩头仍是中了一箭。

  出手之人是林渺,货郎绝没想到这个中了他一掌的人竟成了他致命的杀手。

  林渺半丝都不敢迟疑,身子附在那货郎的躯体之后,滚落至那曾与白玉兰交手的年轻人身边。

  那群箭手的箭势本就比较集中,只是怕误伤了货郎和那年轻人,是以只要林渺能以最快的速度脱开被箭笼罩的小范围,就不惧箭势的威胁了。

  “呀……”那货郎惨嚎之下,身体连中十箭,重重地落地。白玉兰和喜儿则以极速冲向草丛之中的箭手,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准备第二支箭时,白玉兰已然攻至他们的眼前。

  那年轻人大吃一惊,林渺的速度实在太快,当他发觉之时,林渺已经滚到了他的脚下。

  “呛……”年轻人袖间滑出一道亮光。

  林渺正欲弹身而攻,但这年轻人出剑的速度也让他惊讶,而且这一剑的角度和方位几乎封锁了他所有可以进攻的方位,这使他不得不退。

  年轻人手中剑光暴涨,洒成漫天星雨,自四面飘向林渺,不让林渺有半丝喘息的机会。

  林渺的动作够快,但这年轻人的剑也绝不慢,而且剑法之精妙使人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尽管林渺的目力惊人。

  “接刀!”小晴见林渺空手几无还击之力,不由得急忙将手中的刀抛出。

  林渺心喜,迅速接刀,仅凭感觉急忙划出。

  “叮……”那年轻人的长剑绕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绞在林渺的刀身之上,蓦觉剑身一轻,林渺手中的刀竟然被绞飞,心神不由得微微一怔。

  便在那年轻人微怔之际,林渺的手掌已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破入剑网之中。

  “砰……”那年轻人惨哼一声,手腕被林渺劈了一掌,几乎骨折,手中的剑“哐啷……”一声落地。

  “砰……”林渺绝不会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紧接着一脚狠狠地踢在对方的小腹之上。

  那年轻人哪里抗拒得了来自林渺脚上的那股巨大力量?差点没五脏俱裂。

  “嗖……”林渺正欲上前,侧面一支冷箭却重重地钉入他的肩头,不禁惨哼一声飞扑向那倒地的年轻人。

  “林渺!”小晴大急,也不顾自己肩头中箭,拾起兵刃便向路边伏击的箭手杀去。

  路边的战局已是混战之势,白玉兰和喜儿及四名家丁与那群箭手杀成一团,这种近距离相搏,弓箭全无用处,同时也是害怕误伤了自己人。

  林渺一把揪住那已经没有半点还手之力的年轻人高声喝道:“你们再不住手,我就杀死这贱种!”那群欲上来围攻林渺的箭手一时犹豫了起来。

  “只要完成任务,牺牲谁都没有关系!”箭手之中突地有人高喝道。

  “给我上,只要杀了这臭小子,为柳公子报仇就行了。”一名箭手自背后拔出一根短戟,呼喝道。

  林渺见此计行不通,不由得心中暗怒,忖道:“妈的,要老子的命,老子难道还怕你们这群杂毛不成!”“看来老子今天是要大开杀戒了!”林渺一挥臂,重扫在那年轻人的脑袋之上,便听得一声颈骨折断的声音,可怜这年轻剑手连惨哼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冤死在林渺的铁臂之下。

  “杀!”那群人见林渺真的杀死了那年轻剑手,不由得都红了眼,怒吼道。

  “妈的!”林渺伸手连皮带肉地拔出射入肩头的箭,也顾不上钻心剧痛,退身竟抓起一根两丈余长、用来抬轿的粗竹杠。

  “我让你们知道老子不好惹!”林渺将长竹杠以万夫莫挡之势横扫而出,竹杠所过之处,风雷隐隐,草木尽折。

  如此声势只让那群箭手脸色都变了。

  剧痛,对于林渺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他尝过比这箭伤更痛一百倍的滋味,但他仍活了过来,那火怪和风痴的折磨已使他对其它任何痛苦没有畏惧。对于他来说,那时所受的痛苦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限,是以,在箭伤之下,他仍能使出如此狂猛的一击。

  “砰砰……”挡者披靡,无论是撞上竹杠的人还是兵刃,都如弹丸一般被弹了出去,没有人能抗拒林渺的神力。

  小晴呆住了,她本欲上前给林渺助阵,却没想到林渺会用如此长而笨的粗竹竿作兵刃,而且拥有如此强的威力。这些人便像是摧枯拉朽一般倒下、跌出,轻者骨折,重者吐血。

  根本就没有人能够逼近林渺。

  林渺微愕,这些人似乎比他想象的更不经打。他却没有想到,自己所怀的功力如何之强,尽管不会武功招式,但这挥棒的力量是何其强霸,这些人只是山寨中的一种喽啰,自然是难以抗拒了。

  林渺奋力横扫仅三下,身前便已看不到站立的人,有的已吓破了胆调头就跑,有的躺在地上只有呻吟的份,哪还有再战之力?

  另一边白玉兰诸人也微怔,不过,与那群箭手的缠斗也极麻烦,所以她并没有时间观看林渺的搏杀英姿。

  “你们这群小毛贼,也敢在这里撒野,今日就让你们有来无回!”林渺长竹杠一横,便向路边的坡上冲去。

  那群箭手哪里会没有看到林渺那勇不可挡的竹杠?此刻见林渺冲了上来,而白玉兰和喜儿及那四名家丁也难缠得紧,哪敢再战?大声呼道:“风紧……”待林渺冲上矮坡,这群人已经全都调头跑了。

  喜儿和那四名家丁欲追,却被白玉兰喝止了。

  “林渺……”小晴突地在坡下传来一声尖叫!

  林渺和白玉兰回头,却见一道红影如一道霓虹般飞掠而过,伴着一缕青霞幽光。

  “杀手残血!”林渺脱口惊呼,惊呼之间,不顾坡陡,飞身向那红影纵去,同时长竹杠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劈向那正掠向小晴的杀手残血。

  小晴急退,白玉兰和喜儿却呆住了,不是因为杀手残血那快捷无伦且诡异莫名的身法,更不是对小晴的担心,却是因为林渺那飞扑而下的身法。

  虚空之中,林渺竟像一只滑翔的大鹰,自坡顶到坡下那近十丈的距离加上至少有五丈高的高度,林渺竟双手抡动竹杠,不顾一切地飞扑而下,而那在空中所凝聚的气势仿佛可开天劈地,风雷大作。

  白玉兰和喜儿正是被林渺这种气势所慑,更被林渺超乎寻常的攻击所震慑。

  小晴只觉剑气已将她全身紧裹,如一只无形的大手紧揪着她的心神,无论她如何退,都始终摆脱不了来自杀手残血的死亡阴影。而且那种死亡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她知道杀手残血要杀她,这种无法摆脱的死亡阴影使她的精神几近崩溃。她没有想过世上会有如此可怕的剑招,会有如此可怕的杀手,她几乎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而也在此时,她突然感到呼吸困难,另一种沉重的压力自天降下,如一个巨大的气罩。

  “休要伤她!”林渺的巨喝惊醒了小晴,她睁眼之时,林渺带着那根竹杠,以开天劈地之势自虚空中泄下,那让她窒息的压力便是来自林渺,而并非杀手残血。

  “轰……”杀手残血的攻击步伐刹那顿住,他无法避开林渺这看似简单,却又避无可避的一击。

  小晴终于看清了这个可怕对手的面容:苍白、冷酷、瘦削,却拥有一双忧郁得让人心碎的眼睛……

  一切似乎在刹那间静止,天与地,山与水,风与人,静止在竹杠与剑相交的那一瞬间,但仅一瞬而已,天地再次变得爆烈、狂野。

  巨大的冲击力以杠、剑相交点为中心向四面辐射,泥沙飞射,草木尽折,在虚空中尚未落地的林渺竟被再次弹起,手中长竹杠的最前方丈余处断开,而后又爆成七截……

  杀手残血“蹬蹬……”连退七步,手臂与剑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凄艳的弧迹,却没入背后不见,旋又一声悲啸,在所有人都怔愕之际,如一道残虹般掠过另外一道山坡,犹如空气般消失不见。

  林渺坠落地上,一个踉跄,却以断竹杠拄地稳住身形,目光望着杀手残血所去的方向,竟显出一丝迷茫而呆痴的神色。

  小晴也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白玉兰和喜儿则匆忙赶下山坡,关心地问道:“林渺,你没事吧?”林渺这才回过神来,发现白玉兰的斗篷已经不见了,一双凤眸之中透着关切之色,心中不由得微微一荡,吁了口气道:“我没事。”随即转向小晴道:“你没事吧?”“我没事,幸亏你救了我!”小晴捂着肩头的箭伤跑了过来,感激地道。

  “你受伤了?”喜儿见林渺的肩头血流不止,不由吃惊地道。

  “中了一箭,不过没什么大碍!”林渺抛去手中的长竹杠,眉头掀了一下,似乎这才感觉到了那钻心的剧痛。

  “晴儿快给他包扎一下。”白玉兰提醒道,旋又惊道:“晴儿也受伤了,还是我来吧!”“怎敢有劳小姐?”林渺有些意外,但话音未落,白玉兰已经自喜儿手中接过了一些金创药,撕开林渺肩头染血的衣衫,丝毫不避男女之嫌地为其上药,并扯出一块纱布为其紧紧缠上。

  林渺心中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喜儿却已在为小晴包扎伤口了。

  “小姐,这些贼人全都死了!”一名家丁惊呼了一声,使林渺的注意力不由得转到现实中来。

  林渺大感意外,他知道,自己刚才绝对没有将这些人全部杀死,最多只是使这些人内腑受伤、骨折之类的,丧失了战斗力而已,这也是他刻意留下活口的缘故。是以此刻听那些家丁如此说,他不由得还真吃了一惊。

  白玉兰也微微回过神来,这还是她第一次为一个异性包扎伤口,虽然她的表情很平静,可内心同样难免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尤其自林渺的体内似乎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生机,似是张狂的热力,使得她的脸有些发烫,心在发热。

  林渺道了声“谢谢”,便赶到那些被他竹杠击倒的人身边,只见本来呻吟不断的贼人一个个都成了冰冷没有半点生机的尸体,每个人的眉心都有一条淡淡的红迹,是一串细密的血沫所凝而成。十余具尸体,十余道血痕,长宽一致,窄细如线。

  “好狠好可怕的剑法!”白玉兰深深地倒抽了一口凉气道。

  “是残血干的!”小晴无可奈何地道。

  “除了他,这里还会有谁有如此可怕的剑法呢?”白玉兰吁了口气道。

  “他为什么要杀这些没有还手之力的人呢?”喜儿不由得惑然问道。

  “杀人灭口,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这些人也许根本就不是太白顶派来的人!”林渺吸了口气道。

  “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白玉兰讶然问道,小晴也似乎在思索着某个问题。

  “首先,他们对小姐的行踪掌握得如此清楚,这是值得怀疑的一点,只看他们的准备,根本无仓促之嫌,也便是说,他们是有备而来,而且知道小姐会在这个时候去唐子乡。其次,残血为什么要杀人灭口?难道他还会怕我们知道什么吗?而又有什么重要的事是我们不可以知道的呢?如果他们是太白顶的人,根本就不怕我们知道,因为我们本已知晓了这一点。所以,他们很可能是太白顶之外的一股力量,而这股力量又害怕我们知晓。当然,这股力量绝对与杀手残血有关!”林渺肃然道。

  “嗯,可是杀手残血本身就是一个谜一般的人物,我们根本就无从查起,那这股力量我们又如何查证呢?”白玉兰微微皱眉道。

  “这个可能还得自湖阳世家内部查起了。”林渺想了想道。

  “你是说我们府内出了内奸?”喜儿讶问道。

  “林渺所说确有可能,我们应从府内查起!”白玉兰肃然道。

  林渺不再出声,却去查探白良诸人是中了什么毒。让他放心的是,这些人只不过是被一种烈性迷药使之昏倒而已。

  喜儿看林渺的眼光有些怪异,她似乎并没有忘记林渺刚才与杀手残血的那惊人一击。

  小晴看林渺的眼光也有些怪异,但却绝不是与喜儿内心所想一样,而是一种温柔且欣慰的神彩。

  △△△△△△△△△

  白玉兰在路上受到袭击之事在白家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居然有人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付白玉兰,这让白家的老太爷白鹰大为恼火。

  白鹰对这个孙女最是疼爱,视之为掌上明珠,可是这些日子来先是伏牛山的栲栳帮欲劫持孙女,现在又是太白顶的人,这使多年不问家务的白鹰也动了杀机。

  林渺此次是救白玉兰的功臣,自是受到白家热情的欢迎。在白家这种求才若渴之际,林渺的出现,倒确实引起了白鹰注意。

  白鹰得知林渺似乎与小晴的关系很好,更是高兴,至少这样更能够拉拢这个年轻人。他亦是人老成精,知道如何笼络人心,是以他倒很乐意让小晴拴住林渺。

  当然,这只是白鹰自己的想法,林渺是否会如此想却是另外一回事。

  “年轻人,你想要什么奖赏?”白鹰亲自召见林渺,可谓是对林渺极为优待了。作为一个家丁,得白鹰如此之问,更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白鹰已经知道林渺的来历,乃是朝中的钦犯,但这一切已经不重要,反而使得白家更重视这个人。

  林渺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需要什么奖赏呢?望着这位脸如铁铸、须发斑白的老者,他犹豫地望了一下白玉兰,但白玉兰只是含笑望着他。

  “保护小姐安危是小的职责,何谈奖赏?小人无所求!”林渺肃然道。

  “呵呵……”白鹰捋须而笑,朗声道:“很好,居功不傲,你知道为什么老夫要亲自召见你吗?”林渺摇了摇头,道:“老太爷的心意,小的不敢乱猜,而且也猜不到。”“老夫见你,只是想看看你这个可以与南阳第一俊杰刘秀称兄道弟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物!”白鹰的话让林渺吃了一惊,心下愕然,忖道:“谁说我跟刘秀称兄道弟了?”“邓禹今日也来了唐子乡,此刻正在敝府作客,他听说你在这里,甚是欢喜,这些都是他说的。”白玉兰突然开口道。

  “邓禹来了?!”林渺大愕,随即大喜,竟失声反问。

  白玉兰和白鹰诸人不由得都笑了,他们倒不会怪林渺的失礼之处。自林渺的表情之中,他们可以看出林渺的身分绝没有假,而传闻邓禹、林渺、刘秀这三个人的关系特殊也绝不会有假。

  “不错,待会儿老夫便可让人带你去见他,不过,老夫很希望你能够留在我湖阳世家。当然,如果你执意要离开这里,与邓禹另行发展,老夫也绝不阻拦,毕竟,年轻人有自己的主见。”白鹰突然极为客气地道。

  林渺不由得微怔,白鹰说得竟如此直截了当,而且此话自湖阳世家老太爷的口中说出来,其分量自是更不容小觑,也让林渺感到这个老人对他所抱的期待极高极大,如果他仍要离湖阳世家而去的话,那确实对不起这位老人的知遇之恩了。

  “老太爷何说此话?蒙老太爷赏识,林渺便是肝脑涂地也要为湖阳世家出力,古人有士为知己者死,林渺一介草民,得太爷、小姐和老爷看得起,岂是不知感恩之辈?”林渺表情肃然,语态诚恳地单膝跪地道。

  “呵呵……”老太爷白鹰起身伸手相扶,欢喜地拍了拍林渺的肩头,对他似乎甚是喜爱,道:“好,以后湖阳世家便是你的家,不必自称小的之类了,待会儿和邓禹聊过之后,便让玉兰带你来见我,我有事想找你谈!”“谢谢太爷赏识,林渺知道该怎么做!”林渺诚恳地道。

  白鹰点了点头,道:“很好,让玉兰带你去见邓禹吧!”

  △△△△△△△△△

  邓禹依然是那般神彩飞扬,舌辩如簧,白府之中的许多食客及几位南阳的豪客也在客厅之中。

  林渺很远便听到了邓禹的辩论之声,他早就知道,邓禹在宛城之时便已是南阳有名的才子,与刘秀同游长安,可谓满腹经纶,文武全才,在南阳之地有很多人都极为推崇其才学。尽管他年纪轻轻,可是无论到哪里都受到上宾的礼遇,包括湖阳世家也不例外。

  “不知邓公子对今文经学又有什么高见呢?”有人问道。

  “我在长安之时,曾听刘歆大夫谈过这样一些话,不妨说给大家听听,’往者缀学之士思废绝之阙,苟因陋就寡,分文析字,烦言碎辞,学者疲老脯不能究其一艺。信口说而背传记,是末师而非往古。至于国家将有大事,若立辟雍、封禅、巡狩之仪,则幽冥而莫知其原,犹欲保残守残,挟恐见破之私意,而亡从善服义之公心。或怀嫉妒,不考情实,雷同相从,随声是非’.我觉得这段话讲得非常精辟,今文经学派于繁琐说经的同时,甚至疲老不能究一经,抱残守缺,目光短浅,死抱着师法,拒绝进步……”“邓公子说得太武断了一些吧?难道董仲舒大宗师也是抱残守缺,目光短浅,拒绝进步吗?”一人有些愤然地打断邓禹的话道,他乃是南阳大儒董仪。

  客厅之中的许多人都知道董仪乃是董仲舒大宗师的后人,极推崇今文经学。谁都知道邓禹的话激怒了这位大儒,事实上客厅之中仍有许多人都崇尚今文经学,邓禹这番话,确使许多人听起来极为不舒服,但也有几个向往古文之经学,因此对邓禹之说大感快慰。

  “董仲舒大宗师当然不是抱残守缺、目光短浅、拒绝进步之辈。”众人正在担心邓禹如何解释的当儿,自客厅门外传来了一阵极为洪亮的声音。

  白玉兰和林渺及小晴大步行入客厅,说话之人竟是林渺。

  白玉兰本来对邓禹那一番话大为震动,却没想到身边的林渺竟然突地开口,人未入门,声音已经送了出去,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说。

  林渺与白玉兰步入客厅,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来是因为林渺的话,二来是因为白玉兰那虚掩于轻纱之后的绝世姿容。

  邓禹一见林渺,不由得大喜,立身快步相迎,竟不理白玉兰的问候,与林渺搭肩激动地道:“想不到你仍活在世上逍遥自在,也不知骗得多少人为你伤心,真是该罚三坛烈酒呀!”“本来已见到阎王的面了,但想到邓兄那里还有三大坛烈酒没喝,一不小心又活了过来,所以请邓兄那三坛烈酒不要这么快给我喝了,否则下次见了阎王就没有牵挂,那可真去了!”林渺再见故人,心怀大畅,拥着邓禹的肩头爽朗地笑道。

  白玉兰本来对邓禹未理她的问候有些微恼,可听得林渺和邓禹这有趣的对话,不由得掩口笑了起来。

  客厅之中本来气氛极为尴尬,可林渺这一句话把大家全逗乐了,便是董仪也为之莞尔。当然,这是因为林渺肯定了董仲舒的大宗师地位,算是为他先祖挽回了一些颜面,因此对林渺倒多了几分好感。

  邓禹见林渺答得有趣,也不由得哑然失笑,拉着林渺道:“兄弟便坐到我身边吧。”“恭敬不如从命!”林渺望了白玉兰一眼,见白玉兰冲他笑了笑,也便放心地坐到邓禹的身旁,只是他有些不明白,何以客厅之中聚着这许多人?

  “林渺见过各位先生,不知厅中有此盛事,贸然而至,打断诸位的话题,实是深感歉意。”林渺客气地道。

  众人见林渺与白玉兰一起出现,而又与邓禹如此亲密,虽然深感此人名不见经传,却也不敢存半点小觑之心。

  白玉兰的座位在邓禹诸人的对面,那可算是主人的席位。

  白玉兰对林渺的表现有些讶然,在这种舞文弄墨的场合之中,林渺似乎也毫不怯场,一般的武人在这种只有儒才相聚的环境中,很难应付得体,除非他自身对这类知识很有底蕴,便像邓禹那样,文武双全。相对来说,邓禹的文采比其武功要出名得多,尽管许多人说他是个高手,但仅是相对而言。可是林渺出身于市井,难道也会和邓禹那般才高八斗?这使白玉兰对林渺更是有些高深莫测了。

  事实上,白玉兰确实对林渺有些高深莫测之感,最初见到的林渺与此刻所见的林渺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林渺似乎每天都在改变,从内在的气质和气势上的变化,这种变化让人有些吃惊,可又似乎是情理之中。

  总在特别的时刻,林渺却总有惊人之举。自他仅以一招半式便击败傅宁和袁义之时起,白玉兰就发现林渺绝不简单,便是后来知道他是被朝廷通缉的林渺,是杀死孔庸的凶手之时,她也没有多少惊讶,但是在迫走杀手残血之时,林渺的表现再让她惊讶,仿佛他身上有着挥之不去的潜力……

  小晴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林渺和邓禹身上,对于林渺的这些异常,惟有她表现得最为平静,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我倒要请教一下,邓公子刚才那番话有何立论?”董仪仍然无法对邓禹刚才的那番话释怀,旧事重提道。

  白玉兰神色也为之一肃,邓禹刚才对今文经学加以大力拼击,她倒想听听邓禹有何高见。

  邓禹淡然一笑,目光却自白玉兰扫过,再落到林渺身上,不由得悠然问道:“刚才阿渺话未说完,相信阿渺定有高论,你先说说,看我们的见解有什么不同之处。”众人不由得都感讶然,谁都没有想到邓禹竟会将这个问题推到林渺的身上,而眼前的林渺只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知道者也顶多只是知其乃杀害宛城都统之子的钦犯。不过,众人心知肚明,刚才林渺确实曾接过董仪的话题,而且此人又与白玉兰同来,应该不会是简单等闲之辈。

  白玉兰和小晴是知道林渺底细的,也不相信以林渺那出身市井身分的低层人物会对这今文经学的儒家学说有什么高深的见解。要知道,坐在这客厅之中的人物无不是满腹经纶的大儒,这些人有的是湖阳世家的客卿,有的是湖阳大儒,若是林渺的立论难以立足,只一听就知道,她们倒为林渺的处境感到为难起来。

  林渺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不由得笑了笑,自若地放下手中的茶杯,道:“我刚才听了邓兄的一番话,深有同感,虽然刘歆助纣为虐,助王莽谋逆汉宗江山,但此人确实是学识过人,见地别具一格!”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林渺的目光一丝不漏地将厅中每个人的表情捕捉了下来。

  董仪的脸色很难看,在座的也有几人神色不太自然,林渺此话分明表示刘歆和邓禹的见地是对的,也便是说今文经学抱残守缺……那几位热衷于今文经学之人闻言自然神色不自然,但谁都知道林渺话还没有说完,同时他们也不能不赞同林渺对刘歆的评价。

  刘歆之才乃是天下公认,也可算是一代宗师级的大儒,其文采可称是同代人的表率,自然没有人敢否认刘歆。同时,厅中众人对林渺称其为助纣为虐也大感愕然。

  白玉兰对林渺的话并没有多大的惊讶,只是耐心地等待着林渺说出下文。

  “在今文经学之中,百余年来,成就最高者,莫过于董仲舒大师!”林渺又道。

  董仪脸上这才有了半丝笑容,林渺对他先祖的肯定,而且说是成就最高者,这怎不让他感到自豪?

  “董大师的大一统思想实是聚古今之大成,融百家思想而成。其实,孔子、墨子、孟子都曾有过这种新的一统意识,梁襄王曾问孟子:’天下乌定乎?’孟子说:’定于不嗜杀人者能一之。’这个’一’便是大一统,只是那时仍没有董大师这般明确地提出。虽然这种思想只是迎合了帝皇掌权者,但是这也是人民的需要。惟天下一统,施政者仁,才能让百姓免受战火之灾,安居乐业。惟道德伦理一统,方能使百姓、官吏相敬相爱,和睦不相侵犯,使天下得以太平,生活得以安稳。所以我很敬仰董大师!”林渺侃侃而谈,只让所有人都目泛奇光,虽然林渺仍未完全解释自己的立论,但他从剖析别人思想入手的叙述方式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而且剖析之精辟便是那些看不起今文经学的人也无法反驳。

  林渺的评析客观而切实,又引孟子与梁襄王之对话,更说孔子和墨子也曾有过这样的意识,这话也并不假。而林渺将董仲舒比孔子、孟子诸人,使得董仪心中更是欢喜,对林渺好感大增。

  白玉兰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彩,林渺那种傲然而洒脱的神态与那深邃又似乎带有野性的眼神,让她内心莫名地为之颤动。她倒希望林渺快点说出自己的高见,同时又觉得林渺有些像某个人,可又说不明白。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