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十一章 启阵封神

第十一章 启阵封神

时间:2015/1/6 12:05:25  点击:1426 次
  千毅抬眼望向冷笑之人,冷冷地道:“凤泉,你的冷笑是什么意思?”被称作凤泉之人轻蔑地道:“你们当然不希望启动’祭天封神阵’,因为关在祭天台禁区内的是你们的战主破天,当然希望他破禁而出。但你们可曾为我们想过,若是祭天台禁区的封禁被破,我们身上的诅咒便会应验。我们的命运是与祭天台禁区联系在一起的,我想你们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这凤泉乃是昔日冥天手下的一名得力大将,只因后来贪恋女色,破坏族规,被冥天毫不留情地流放到了妖人部落联盟,其修为并不逊于破天昔日十大战将中的任何一人。至于其他八人,也都是由于犯了各种族规而被流放到妖人部落联盟,他们与黑玄、千毅等同为长老会成员,但相互之间却因各自效忠的对象不同,而心存芥蒂。

  凤泉的话无疑也是其他八人想说的话,只要祭天台禁区一破,他们身上被下的诅咒便会应验,那他们的生命也就宣告终结。

  千毅这时又道:“可你也别忘了,若是启动’祭天封神阵’,以妖人部落联盟地下都是沼泽泥潭的地质,巨大的震动带来的很可能是整个妖人部落联盟都陷入沼泽之中。我们虽然可以得逃,但三族部盟的其他数百万人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凤泉冷酷地道:“在没有我们之前,这里本来就没有他们,他们的先祖逃到这里,若非我们的收留,早就在幻魔大陆消失了,何以有他们今天的存在?”黑玄这时气愤地道:“这是你所说的话么?”凤泉毫不介意地道:“我只是事实求是而已。”“但他们毕竟是二百万人的生命!”黑玄暴喝道,似乎已经气到了极点。

  凤泉毫不相让地望向黑玄,冷笑道:“你也在乎生命?别忘了你当初追随破天之时是如何残杀族人的,现在为了破天,跟我谈什么二百万人的生命?真是天大的笑话!”“你……”黑玄气得不知说什么才好,脸色胀得青红。

  凤泉看着黑玄的样子,又是一阵轻蔑的冷笑。

  影子轻慢地喝着茶,听着众人的对话。他已经知道了这些人聚于一起的原因,也摸清了他们之前所存在的利害关系。他望向那独臂老人,倒想看看这独臂老人是怎样在这两者之间作出决断的,也想了解这不露声色的老者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独臂老人这时却把目光投向了影子身边的泫澈,道:“泫澈女神怎么看?”泫澈淡淡地一笑,道:“这是你们之间的决策,与我无关。我来到三族部盟,是因为紫霞,其它所有事情,我没有兴趣过问。”独臂老人目光掠过影子,重新扫过在场的长老会众人,道:“我们虽为流放者,但受神主之命镇守祭天台禁区,就是为了防止祭天台禁区哪一天发生异变,职责所在,我们必须按照神主所说的,当异变发生之时启用’祭天封神阵’,将祭天台禁区永远在幻魔大陆封灭!”“大哥!”话音刚落,纤雨、千毅、黑玄、哲野皆望着独臂老人,眼露急切乞求之情。

  “他可是我们的战主啊!”黑玄哽咽着道,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独臂老人断然道:“我的主意已定,不用再多说!”黑玄突然跳了起来,道:“我坚决不同意!如果谁启动’祭天封神阵’,我黑玄第一个与他势不两立!”说话中,左手心的黑火已然冒出,黑火神兵在掌心跳动变幻着,随时可能对人发动致命的攻击。

  千毅、纤雨、哲野也相继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齐声道:“我们都与四哥一样,坚决反对启动’祭天封神阵’,并且尽一切可能阻止任何人做这一件事!”四人凌然而立,蓄势以待。

  凤泉冷笑一声,道:“我们本就不该同时存在于这里,这一天应该早就到来了。”其他八人眼中杀机陡现,以敌视的目光投向站立的四人。

  刹那之间,空气中流动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重,形势一触即发。

  也许,正如凤泉所说,这一天应该早就到来了,只是一直以来,他们都隐忍了下来,而今天,终于是隐忍着的火山爆发时刻的到来。

  影子仍是喝着茶,对眼前即将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泫澈同样显得很平静,惟有澜蝶显得有些忧虑,自语般道:“为什么又要打呢?难道还没有打够么?”影子望向身旁的澜蝶,那忧怨的眼神突然间让他明白,其实澜蝶刚开始的天真可爱并不是装给他看的,而是装给她自己看的。或许,她只是想从中找回一些丢失了的记忆。

  那独臂老人突然暴喝道:“你们给我坐下!”所说之话,显然是针对黑玄、千毅、纤雨、哲野四人。

  四人并没有坐下来。

  黑玄转过身来,面对着独臂老人道:“大哥,你可以无视战主对我们的知遇之恩,但我们却万万不能!我们不能忘了当初是怎样败的,不能忘记其他五位兄弟的死亡!这些年来,我们虽然平静地生活在这里,但我们四人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战主重新带领我们杀回神族,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为死去的五位兄弟报仇!我们的心里滴着血,一直在乞盼着……昨晚,终于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战主即将破禁而出,我们又怎能看着即将到来的希望被无情地毁灭?不!不能!没有人可以这样做!我以我们四人的生命作出保证!”手中的黑火神兵化作一柄电光刀,破空劈下,众人所在的竹楼顿时一分为二,向两边分开倒去。

  转而,黑玄望向千毅、纤雨、哲野,大声道:“兄弟们,让我们再次并肩作战,将这些想阻止战主破禁而出的恶贼统统击杀!”暴喝声中,手中的黑火神兵暴长五尺,向凤泉等九人狂劈而去。

  黑光狂舞,刀浪怒卷。

  影子望去,只见黑玄这一刀比与他对阵时的任何一刀都要狂霸凶猛,连他都被刀气逼得有些呼吸不畅。

  未等刀势落下,凤泉身形飘动,对着其他八人厉声道:“大家一起动手!”话音刚落,闪电般攻上,衣袖开处,青光电舞,一柄碧光战刀赫然出现在手中,青光耀舞,毫不避让地迎上黑玄的黑火神兵。

  “锵……”金铁交鸣,电光四射,澎湃的真气相撞,反向席卷整个竹林。

  影子、泫澈、澜蝶同时飞退,影子倒退之时看到,惟有那独臂老人坐在原位一动未动。而千毅、纤雨、哲野此刻早已与其他八人战在了一起。

  千毅手持一柄玄铁黑剑,剑身宽且厚,这正是陪他征战一生的战剑,剑势所指,犹如开天辟地,剑气纵横。与他迎战的两人本是神族被贬之人,能够身为长老,修为自是不弱。一人以手中兵器牵引千毅的攻势,而另一人则侧身闪动,以迂回之势寻找着千毅的破绽,伺机对千毅施以攻击。千毅剑势虽大开大阖,却细腻如丝,招式并不用老,每每攻势击出,原是陷入死路,却又突然峰回路转。一时之间,剑气纵横,火星激射,却又难以立即分出胜负……

  此时,哲野双掌劈出,狂暴的真气将强攻而上的两人硬生逼退,他右手倏地张开,掌心中出现的是一柄拇指般大小的金斧,金光闪过,斧身陡然变大,金光爆闪,化作四尺余长的开天巨斧。

  瞬息之间,哲野矮小的身形高高跃起,暴喝声中,金斧以开天辟地之势朝逼退的两人急攻而上。

  斧势所及,两人连忙闪身避过。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大地颤动不已,现出一条深约二米、长及五丈的深深沟壑。

  金光弥漫,疯狂气浪似澎湃的潮水,自两边分开。

  哲野身材矮小,灵活无比,没等避退的两人身势站稳,开天巨斧又是疾速攻至。巨斧所到之处,金光刺目,气浪翻卷,尘埃弥漫。

  纤雨此时早已脱下那宽大的黑色皮毛大衣,纤弱的身形似翩翩彩蝶来往穿梭,手中更是握有一根白色玉带,玉带似云中玉龙,翻腾飞舞,变化莫测,配以纤雨变化的身形,使与之相战的两人叫苦不迭,十分忌惮,惟有不断闪避,险险躲过,一时莫可奈何。

  惟有与凤泉相战的黑玄未战三个回合,已显颓废之势。以他之修为,与凤泉不相上下,但除了凤泉之外,与他缠战的还有另外一人。此人虽不及凤泉修为深厚,但每每当凤泉与他相战一处之时,再施以杀招,令黑玄无法放开攻势,处处受到牵制,落于下风。

  只见黑玄黑火神兵化作六尺长的火光刀接连向凤泉攻出三刀,凤泉的碧光战刀电光激射,与火光刀接连硬撼,发出赤碧相间的耀眼光芒,气浪狂涌,两人齐齐飞退之时,那早已伺机一旁之人趁黑玄去势未止,手中红缨长枪倏地暴涨出三丈,自侧面向黑玄疾刺而至。

  黑玄不得不在空中强行扭转身形,将手中六尺长的火光刀变成三尺,向红缨长枪斜砍而去。两兵交击,身形转势倒退,可另一边凤泉的碧光战刀又自后封住了他的倒退之势……

  竹林内,战浪一阵高过一阵,电光疾舞,狂风怒吼,青竹竞折之声不绝于耳,气浪排山倒海,转瞬间,又巨雷轰鸣,锵然脆响,金星四溅,如同天际流星。

  四人力战九人,时间在分分秒秒地推移。随着时间的推移,原先模糊不清的形势开始渐渐变得明朗,凭借黑玄、千毅、纤雨、哲野四人之力,长时间作战,颓势开始渐渐显现出来,他们无法在九名功力相近之人的连环进攻中保持任何优势。先前,他们所凭借的是一股势气,但长时间下来,势气自然减弱,没有人能长时间保持着最高昂的势气,特别是在久战不下的情况下!

  四人身上已是伤痕累累,破碎的衣衫在劲风中乱舞着。

  “砰……”猝不及防之下背后一脚踢来,哲野一个踉跄跌倒在地,而他的身子刚刚着地,两柄挟带肃杀刀芒之刀迎身劈下。

  哲野就势一滚,险险避过,而背上却被两道刀气割破皮肉,鲜血激溅。

  不及止血,他连忙弹地掠起,开天巨斧借势斜劈而下。可斧势尚未完全劈下,又有凛冽的破空刀气自背后攻至,他不得不收斧回劈,以保性命。

  黑玄、纤雨、千毅三人的情形与哲野差不多,狼狈不堪地在九人的攻击中闪避,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

  就在这时,只听黑玄突然暴喝道:“兄弟们,难道我们就这样败了么?就算是拼得一死,我们也要阻止他们启动’祭天封神阵’,死了,自然有战主为我们报仇!”声音朗朗,直插云霄,三人顿时精神为之一震。不错,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这么多年的等待,不就是为了这一天么?

  “我杀了你们这些王八蛋!开天辟地斧!”喝声中,哲野的开天巨斧破空劈出,劲气顿时前所未有的暴涨,金光耀满整个竹林,气势如虹。澎湃的杀伐之气顿时将围攻着他的众人逼开,没有人敢与这狂暴的一斧相拼!

  哲野胸中压抑的怨气得以宣泄,胸中顿时酣畅淋漓,快意无比。当下纵声狂呼,挥斧又向围攻黑玄、纤雨、千毅之人分别劈去。

  斧势凛冽霸道,所挟之力无人敢挡。

  四人相靠一处,负背作战,气势顿时前所未有的高涨。

  “哈哈哈哈……”四人仰天狂笑。

  哲野道:“兄弟们,让我们像当年追随战主一样,相携连手,将这些王八蛋杀得片甲不留,尸骨无存!”四人以背相依,同时攻出。

  开天巨斧挟带强劲的风雷之声,狂暴劈出。

  黑火神兵黑火焚空,热浪滚滚,刀剑枪戟随势变化,无一定势。

  玄铁战剑剑气纵横,大开大阖,睥睨天下,杀势激昂,所向披靡。

  白玉缎带飘忽不定,变化莫测,如龙腾天际!

  四人原本都是战神破天手下得力战将,有数以百计的作战经验,相互之间心意相通,团结默契。刚才分散作战,相互之间难有支持,现四人团结一心,舍命迎敌,声威大盛,势如疯魔。九人见状,自是不敢与之拼死相搏,气势顿时弱了三分,只是一味地交错纵横,游斗突袭,不敢与之硬接。

  四人越战越勇,一改刚才的颓败之势,形势一下子倒转了过来。

  凤泉见势立知不妙,长此以往,必会被个个击败,必死无疑。当下气运丹田,大声喝道:“大家不用怕,他们只是强弩之末,以我们九人合击之力,根本不用怕他们,他们必败无疑!”说完,首当其冲,手中碧光战刀破空挥出,迎上黑玄的黑火神兵。

  而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影子突然看到,那坐在竹椅上的独臂老人已然消失,只见青影如电闪动,冲进了战阵之中。

  影子的眼睛尚未来得及眨动一下,战阵之内,一切停止。

  黑玄、千毅、纤雨、哲野四人四背相对,面对四个方向,手中的兵器只挥出一半,便凝于空中,欲动不能。

  而那独臂老人站在四人之间,卓然而立,劲风吹动他青色的衣衫和白须。

  “好快的反应!好快的速度!”影子心中不禁惊呼,以独臂老人刚才的速度来看,已然高出了场上所有人一大截,影子没有料到他的修为竟是高深至如斯地步。

  泫澈、澜蝶微愕,她们没有想到独臂老人竟会向黑玄四人动手。

  凤泉九人更是惊诧不已,以黑玄四人刚刚逆转的优势,不明白独臂老人为何在这时动手,而且对付的是他曾经携手相战的兄弟,一时之间,九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呆望着独臂老人,满脸不解。

  独臂老人从四人中间走了出来,自四人面前绕过,道:“兄弟,对不起了,为了神主之命,为了幻魔空间,我不得不这样做,幻魔空间再也承受不起一次百年大战了!战主既已经被封禁,就应该永远被封禁,我们不能让他破禁而出。对不起!”黑玄四人眼中燃着疯狂的怒火,身上穴位被制,但脸上的肌肉仍在一点点地扭曲。他们怎么都没有料到,最终向他们动手的竟是他们视为手足的大哥!

  这让他们心中怎能不恨?他们的脸怎能不扭曲?全天下,再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他们痛苦的了。

  四人口中不能说,但心中却在不停地问着:“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这比让他们死还要难受。

  独臂老人叹息了一声,道:“我知道你们心中怪我,但我不得不为大局着想,也为你们的生死着想。战主是不可能再回来的,’祭天封神阵’必须启动。”说完,独臂老人转身面对着凤泉九人,道:“我希望诸位长老能看在老朽的面子上,饶过他们不死,待’祭天封神阵’启动之后再来给他们定罪。”九人中一身材瘦小的长老道:“大长老言重了,大长老能够明白事理,关键时刻站在我们一边,大长老所说之话,我们自是不敢不从,对大长老的高风亮节更是钦佩有加!”附和者甚众。

  独臂老人连忙点头道:“谢谢各位长老的宽容,我替他们四位谢过各位长老,只要饶他们不死,事过之后,自会以长老会的规矩对他们处以重罚。”“大长老言重了。”众长老同声道。

  此时,黑玄、千毅、纤雨、哲野四人心中的怒火,真是无处发泄,这些话听在耳中,如同千万只蝼蚁在啃噬着他们的心——想起死去的五位兄弟的仇,想起战主,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惟凤泉心中隐隐感到有些不妥,但不妥在哪里却又把握不住。

  而此时的影子,嘴角却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