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七章 黑火之刃

第七章 黑火之刃

时间:2015/1/6 11:43:20  点击:1553 次
  “嗤……”月光破魔刃刺进了影子的身体,化成无尽烈焰真气在经脉内到处乱窜。

  这以黑火真气炼化的月光破魔刃是如此之强,月光破魔刃的强大月能全部被黑火真气所转化,形成了比黑玄所拥有的黑火神兵强逾一倍的新的黑火神兵,以月光破魔刃的形式发出。影子体内尚未形成抵抗,便全线宣告崩溃,一败涂地。

  影子站着一动未动,月刀由于缺少月能的支持像光一样消散,而他的体内却正经受着黑火真气的焚烧。

  黑玄收回另一道黑火神兵,黑火神兵回到掌心,变成一团跳跃的火苗,慢慢隐入掌心,消失不见。随后,黑玄向影子走了过来,站在了影子面前。

  黑玄看着影子木然呆滞的眼神,道:“你是我来到妖人部落联盟见到最好的对手,但你的命却太短了。”他伸出手,掩合影子睁着的眼睛,正准备吸出进入影子体内的黑火神兵,可就在这时,一团燃烧着的火焰从破体而入的伤口处跳出。

  黑玄大吃一惊,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影子本已合上的眼睛突然睁开,射出惊电一般的神芒。

  黑玄又吓了一大跳,连忙闪身后退,全身高度戒备。

  可过了半晌,影子却又没有丝毫反应。

  黑玄警惕地看着影子,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心中忖道:“难道他没有死?抑或是回光返照?不,这不可能,没有人被黑火神兵毁掉全身经脉而不死!”黑玄以精神力的延伸,进入影子体内,探察着影子的生死情况。

  令他感到震撼的是,影子体内正在打造出一种全新的经脉,而这一切正是由一段没有被黑火神兵所毁的经脉产生的巨大能量所使然。而这段经脉正在一点点地释放出来,其强大令黑玄感到匪夷所思。

  而令黑玄感到匪夷所思的不仅仅是这些,影子体内丹田最深处由于经脉被毁而自动关闭保护的人体小宇宙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也在一点点地释放月的能量。两种巨大的能量完全融合在一起,正在打造着影子身体全新的经脉图络。

  黑玄感到极为不解,以他的经验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释放这能量的是影子体内的天脉。在影子刚到幻魔大陆时,影为了唤醒影子的记忆,曾以自身的功力企图开启天脉,但却没有成功,导致她的形神俱毁。影子的经脉那一次便已毁过一次,但天脉却又重新给他续接上。但这次毁去影子经脉的是战神破天手下十大战将之一的黑玄,其黑火神兵的修为不知要比影高明多少,对影子经脉的摧毁,却无意间帮影子完全打开了蕴藏在天脉内的巨大能量。而在这股巨大能量的作用下,人体小宇宙的月能在没有经脉的一片虚无中,与天脉内的能量相互滋长,相互融合,形成了仿若天地阴阳相生相融的道理,两者融为一体。

  当黑玄的精神力不可思议地感到影子体内的经脉重新形成之时,影子眼中射出的神芒渐渐收敛淡去,大脑的思维活动重新得到启动。

  影子感到全身充满了生生不息、无穷的力量,他望向黑玄道:“谢谢你帮了我。”神情傲然。

  黑玄看到影子周身有一层似有若无的冰蓝色光晕,心中震骇,此时的影子至少拥有了昔日自己所拥有的修为。只有相当于主神级的修为,才会自然而然地散发出这种光晕。

  但黑玄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帮助了影子,他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影子傲然一笑,道:“你不用明白我的意思,只要知道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刚才的我便行了。来吧,我们再来一战。”黑玄心中虽然不解,但他知道正是自己刚才用黑火神兵伤了影子,才会有此刻的影子。

  黑玄尘封多年的战心开始在跳跃,他的表情变得肃穆。虽然影子只是站在那里,浑身的气机淡如水,但他感到了比影子先前无穷提升气机要强大数倍的压力,这种无形的压力,竟然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黑玄强吸了一口气,朗声道:“好,我倒要看看现在的你与先前的你有何区别!”说话之际,双手交合,上下幻动,左右手的掌心同时弹出一团黑火神兵,随着双手幻动的不断加快,两团黑火神兵竟然合二为一。

  黑光耀闪,左右手拉开,黑火神兵幽光闪动,里面仿佛藏着一个随时可能跳跃而出的邪恶凶灵,邪异的气息阵阵散开。

  影子自若地看着黑玄,他知道黑玄已经召唤出了“黑火邪兵”。他曾听漠提及过,黑火邪兵是黑火神兵的最高境界,黑火邪兵之所以为黑火邪兵,是因为它将所有被黑火神兵所杀之人的凶戾元神以黑火真气炼化在一起,增加其凶戾杀意。而黑火邪兵每次出现必定要噬血才归,它有着兵器中最为邪恶的灵魂。

  一声锐啸,黑玄手中的黑火邪兵破空而出,赫然是一柄烈焰电火枪。

  烈焰电火枪黑火吞吐闪烁,枪芒膨胀不定,仿佛一个个封禁炼化在烈焰电光枪内的凶恶元神欲破而出。烈焰电火枪周围一丈的空气都被黑火所侵满,层层叠叠的炽热气浪向影子滚滚涌至,所过之处,草木断枝尽数焚烧。

  影子若渊亭岳峙般站立不动,身上气机敛而不发,看上去似无丝毫进攻的准备。

  “小子,接招吧!”暴喝声中,黑火邪兵破空刺出,那一个个封禁炼化的凶戾元神仿佛一下子得到了解放,自枪刃怒冲而出,带着黑火烈焰扑向影子。

  一时之间,黑火焚空,戾气蔽月。

  影子微微一笑,道:“你这是叫作自寻死路!”说话之间,那一个个凶戾元神的虚像已当头扑下,而就在即将影子吞噬的一刹那——左手月光刃破空挥出,那些带着黑火的元神虚像从中一分为二,月光刃直指紧接其后的烈焰电火枪枪头!

  “锵……”金属交鸣之声刺入耳鼓,月光刃竟将烈焰电火枪从中一分为二。

  黑火邪兵顿时溃散,黑火乱窜,一个个元神虚像露出痛苦的神情,转瞬消逝。

  黑玄胸口顿时如遭雷击,黑火真气反身自噬。炽烈真气直窜全身经脉穴位,五内俱焚,而在这时,将黑火邪兵从中撕开的月光刃又直取黑玄!眼看月光刃就要将黑玄从胸刺穿,影子真气一吐一吸,月光刃顿被硬生生的吸扯回来,回至掌心中。

  “哇……”黑玄张嘴狂吐,鲜血就像雨雾一般弥漫于虚空中。黑玄双膝颓然跪地,脸色苍白得令人害怕。

  影子走到黑玄面前,看着颓然跪地的黑玄,道:“我胜了。”黑玄低垂着头,半晌才抬起头来,叹息一声道:“是的,你胜了,我终究不能再驾驭黑火邪兵,而被你的月光刃轻易破除。谢谢你手下留情,没有杀我。”影子道:“你在召唤出黑火邪兵时已经后力不继,但你却强行而为,导致黑火邪兵自噬,我没有必要杀这样的人,你也没有必要谢我。”黑玄眼神显得极为空洞,望着夜空,道:“我以为我可以,但我终究不行,我的力量已经不到以前的三分之一,我不知自己为什么还要活在这个世上,难道等待伟大的战神重新复活,带着我们重新杀回神族,夺回那曾经属于我们的一切吗?”黑玄摇了摇头道:“这已经不可能了,我们是在等待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影子道:“但你们还会一直等下去。”黑玄一扫刚才的悲情,百感交集地望着影子,这是一句藏在他们每一个人心底的话,是他们一直拥有的不灭信念!如今却被一个外人说了出来。原来他们的心愿是有人懂的,他们所做的一切是有人可以理解的。

  “好,说得好!我们还会一直等下去!”黑玄大声地说道,然后便大笑,可笑着笑着,又狂喷出一口鲜血。

  黑玄回过一口气,拭去嘴角的血迹,朗声道:“走,我带你去见另外几个老不死的!”

  △△△△△△△△△

  朝阳走到了甬道的尽头,在他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广达数千平方的山洞,洞内炽热如火炉,热浪滚滚,六根寒冰玄铁柱呈三角分布于山洞内。寒冰玄铁柱与山体相接,而连接六根寒冰玄铁柱的赫然是赤晶寒紫链。另外,有六条赤晶寒紫链分别从六根寒冰玄铁柱中牵出,连接着最中间紫晶颜色的三角鼎炉。而在三角鼎炉的下面,是幽蓝颜色的地心烈火,此刻地心烈火正煅烧着那紫晶颜色的三角鼎炉。

  “炼神鼎!”朝阳惊呼,他自是认得那紫晶颜色的三角鼎炉正是传说中炼化元神的炼神鼎,那冒出的地心烈火是永世不灭的三味真火。相传,若是被炼神鼎封禁,再以三味真火煅烧,不出七七四十九天,任何强横凶戾的元神都必会魂飞魄散。

  朝阳没有看到那烈焰中仰天长啸的人,他相信刚才自己看到的是炼神鼎中升腾出来元神化成的虚像。如此一来,如果他所看到的是破天的元神的话,那其元神又岂会只炼化了七七四十九天?

  自当朝阳思忖之际,蓦地听到手中的圣魔剑发出嗡鸣之声,并且不停地颤动着,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朝阳看着手中的圣魔剑,正自不解,突然,圣魔剑红光大作,“嗖……”地一声,从朝阳手中挣脱而出,向炼神鼎飞去,直没其内。而那煅烧着炼神鼎的三味真火一下子窜得很高,将整个炼神鼎包在了烈焰中。

  幽蓝色的火苗极为张狂。

  “哈哈哈哈……”炼神鼎内突然传出一阵狂笑,笑声滔滔不绝,将朝阳一下子震倒在地。

  朝阳只感体内气血沸腾,耳鼓发胀,想运功抵抗,无奈功力尽失。

  他贴着山洞山壁站了起来,强自镇定,朗声道:“可是战神破天?”“哈哈哈……”笑声更盛,片刻过后,只听炼神鼎内有声音道:“终于让我再见到了这宝贝!”声音却是有无限凄楚之意。

  朝阳终于确定那炼神鼎内的元神是战神破天。自楼夜雨利用幻象帮他强行开启被自己封锁的有关师父梵天的记忆后,他记起了师父梵天曾对他说过的话:“这圣魔剑是昔日神族战士破天的圣物,为师将它送给你,希望你好自尊重,不要辜负它。”炼神鼎内声音所说的“宝贝”,自是指圣魔剑,这也就说明,炼神鼎内的元神是战神破天无疑。

  这时,一道红光自炼神鼎破火刺出,直冲山洞顶壁,红光之中,更有一条张牙舞爪的怒龙狂啸而出,冲破了山洞的顶壁,直窜九天云霄。

  整个山洞顿时摇晃颤抖,沙石从四壁震落飞溅。

  洞外虚空中,一道闪电直落掠下,一声霹雳炸响,洞内六根寒冰玄铁柱顿时被惊电缠绕,并沿着六根赤晶寒紫链传至炼神鼎。

  炼神鼎六道紫红惊电汇集,紫晶炼神鼎紫光大盛,地底三味真火一下子爆发。

  刹那之间,山洞被烈焰所填满,火气四撞。

  朝阳连忙连头带脚用黑白战袍紧紧包裹住,躲在一隅。

  山洞外,另一条甬道上的紫霞此刻一颗心一下子窜到了喉咙上,久久不下。她的眼前是那条横着甬道直掠而过的烈焰。

  “他怎么样了?他到底怎么样了?”紫霞恨不得立即冲过烈焰到里面去看看。

  住在妖人部落联盟中的人,以及搀扶着黑玄去见长老会人的影子,临窗弹琴的泫澈,都看到了在祭天台禁区的中间窜出的一道赤红之光,看到了赤红之光中张牙舞爪、狂啸不已的怒龙,甚至连远在辽城大将军府的无语也都看到了。

  “圣魔剑灵。”无语脸上现出不知是担心还是欣喜的神情,他认得那张牙舞爪、狂啸不已的怒龙正是传说中圣魔剑的剑灵。

  “战主,是战主的圣魔剑!”受伤极重的黑玄激动不已。

  而影子却心忖道:“看来此刻紫霞与朝阳真的没有死。”泫澈所弹的琴声戛然而止,她看着那直冲云霄的怒龙红光,脸上看不出悲喜。

  此时,在接壤着妖人部落联盟的西罗帝国南方边界城墙上,一个素衣女子翩翩而立,满头长发垂至脚跟,眉淡如烟,眼神笃定,站在城墙上却孤孑于尘世间,她也看到了那直冲云霄的红光及怒龙。而在她的身后,则站着那只有木然表情的月战。

  祭天台禁区,天地阴阳倒转之地,山洞内的炼神鼎中,朝阳看到的破天的虚像又窜了出来,凌然于烈焰当中。

  他手持圣魔剑,仰天长啸着,虽然赤晶寒紫链穿透了他的琵琶骨,脚踝不能收缩,绷得很紧,玄冰冷玉索勒至骨髓,但啸声中包含的不是痛苦,而是满腔豪情。

  “我的圣魔剑又回到我手中了,哈哈哈……”但赤晶寒紫链却越收越紧,将虚像中的琵琶骨和脚踝骨拉的“咯咯”作响,四肢头颅拉得不能再直。而另一边,玄冰冷玉索却又深入骨髓地不停收缩,将虚像又勒得不能再紧。一边极力拉开,一边极力收缩,整个虚像都变了形,但笑声却仍是不止。

  朝阳小心地透过黑白战袍的缝隙看着那烈焰中变了形的元神虚像,身上不禁感到万分寒冷。如果此刻忍受着如此痛苦的是自己,如果自己承受着如此非人的酷刑,不知会变成怎样?能让元神保持不灭么?他心中第一次有了惧意。

  当笑声完毕,圣魔剑红光收敛时,破天仿佛连最后一点力气都用完了,炼神鼎内强大的吸力一下子又将他的元神吸了进去。

  烈焰慢慢回收,一切恢复如常。

  朝阳的头从黑白战袍中钻了出来,站起身,向前走出几步,看着炼神鼎。他想起了圣魔剑在破天手中所产生的异象,想起了那怒龙,原来自己一直都没有真正发挥圣魔剑的作用,只是把它当作一柄削铁如泥的剑器使用而已,没想到剑身中还藏着凶灵。

  朝阳又一次对着炼神鼎道:“里面可是战神破天?”半晌,里面却没有一丁点反应。

  正当朝阳欲再次开口相询之时,里面却传来凶狠的声音:“小子,你到底是谁?为何拥有我的圣魔剑?”朝阳想也没想便道:“是我师父给我的。”“你师父是谁?为何拥有我的圣魔剑?”破天斥问道。

  “他曾经告诉我,不要向任何人提起。但既然你问了,我就不妨告诉你,我的师父是梵天。”朝阳毫不避讳,当初,他正是为了忘记那段师从梵天的经历,才将这段记忆给封禁掉的,没想到被楼夜雨开启了。

  破天恍然大悟,接着哈哈大笑道:“我早应该想到了,你的师父必定是那两个恶贼之一,正是那两个恶贼抢走了圣魔剑,将我封禁于此的!你要不是那两个恶贼的弟子,又怎么可能来到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哈哈哈哈……”朝阳不想作什么辩解,只是道:“事情并不像你所想象的那样。”破天的笑声突然从中打住,接着便是急促的咳嗽声,原来却是笑得岔了气。

  半晌,只听破天又厉声斥道:“小子,那两个恶贼派你来干什么?难道见我还没死,派你来杀我,让我形神俱毁?嘿嘿,想要毁我元神可没那么容易。这炼神鼎、赤晶寒紫链、玄冰冷玉索、三味真火加在一起都不能奈我何,何况是你?!”朝阳道:“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根本没有想过要毁你元神,也根本与你所说的那两人无关,我的到来是因为一个女子,她想将我困在这天地阴阳倒转之地。”破天一阵冷笑,道:“小子,你不用骗我了,这天地阴阳倒转之地岂是人随便可来的地方?若非他们两人特许,你又怎么可能来到这里?”朝阳心中抗逆之心一下被激了起来,他冷笑一声,道:“难道什么事情都要’他’说了才算么?我便要逆’他’而为之!”破天先是一愣,随即道:“小子,你好狠!”朝阳狂傲地道:“你也不是一样么?当年你为了一人独掌神族,便设计欲将梵天和冥天除去!”破天道:“我开始有些相信你的话了,小子,你到底是谁?”朝阳道:“我是一个与命运相抗争之人,我要将自己的命运主宰在自己手里!”破天哈哈大笑,道:“你这话是我被封禁在这里听到最开心的一句,无论你是谁,我开始有些喜欢上你了。”朝阳道:“但我却并不喜欢你,在我眼中,你是一个失败者!”“哈哈哈……”破天大笑,笑到最后却有了一点凄然,道:“失败者?失败者?说得好!我战神破天的一生只是用这三个字便概括了,哈哈哈……”朝阳听着破天的笑,感到的却是他在哭。

  “我破天一生为战,一生求战,却斗志未泯,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天地阴阳倒转之地,忍受着烈焰的焚烧,闪电的袭击,既被赤晶寒紫链拉扯着,又被玄冰冷玉索勒入骨髓,成为了失败的代名词,难道我破天的一生就这样过去么?”暴喝声中,炼神鼎急剧颤抖着,拉动那赤晶寒紫链,连六根玄冰寒铁柱也不停颤动着,整个山洞则摇晃不已,细石震落。

 

 
分享到:
2面条人的故事
1面条人的故事
1怕冷的小女巫
1好沙发不怕坐
2机智的小猴
1机智的小猴
2池塘蛙声
1池塘蛙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